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單篇】情人節-紀薰
 瀏覽493|回應0推薦2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夜殘軒
小雲雀

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即將到來,繼上一次聖誕節的交換禮物,林立翔食髓知味,打算在情人節這日,再玩上這麼一回。

一樣是送禮,可送法確有些不同,為了怕再有人把禮物通通搶走,決定在這次定下個新規定。參加者同樣的四人,每人得準備三份禮物,不限禮物內容。

這麼一來,也不用擔心某人會搶走禮物,更不用怕會拿到不該拿的東西。

下了決定,打算在等會去吃早餐的時候,說出這件事。

「不行!」

「好啊。」

餐桌前,金皓薰和紀翔一聽見這決定,兩人和上次一樣的反應,異口同聲說出這答案。

瞧,同樣的情景,同樣的對話,多眼熟。林立翔帶笑的表情,也不多說什麼,只朝金皓薰笑道:「你不要參加也無所謂,薰會參加就好。是吧?」眼中完全忽視紀翔的存在。

「薰!」紀翔帶著怒氣的口吻,逼問式地問著。「你不會想答應他那蠢主意吧?」

「挺有趣的啊,你不喜歡嗎?」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他看。

紀翔咬緊牙,暗自咒罵一聲。又用這種眼神看他,難道不曉得他會因此而招架不住嗎?堅持著意志,恨恨地咬牙聲明:「我不會答應這什麼互送禮物的蠢事。」看著他。「也不准你送給他們!」

臉上笑得開心,一切仍然如林立翔所料,同樣被回絕,同樣阻止金皓薰答應,可是……

金皓薰的臉上帶著濃濃的失望,雙眼仍持續盯著紀翔。「真的不能嗎?」

「……」

再繼續盯著不放。

「該死!」憤恨地拍了下桌子。「參加就參加。」不過是多準備兩份禮物,沒什麼。

最終,仍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屈服於金皓薰哀求的視線。

林立翔撇過臉賊笑,還真是一切都在掌握中,可真多虧了金皓薰極想玩這互送的遊戲,才能讓此事順利達成。表明著是送情人節禮物,可其真正意義……就有待商榷囉。

※※※※※※※※※※※※※※※※※※※※※※※※※※※※※※※※※※

為了能在下午的時間各自和另一半出去,他們決定在早上互送禮物,而地點則是和上次一樣,選在紀翔的家。

客廳裡,在沙發上,大家拿出自己的禮物,由林立翔率先發送自己所準備的禮物。意外地,除了黎華拿到一盒東西之外,金皓薰和紀翔各自拿到一個外表精緻的紙袋,薄薄的ㄧ個,不太能猜到裡面裝的是什麼。

金皓薰興奮地拿出紙袋裡的東西,是張很別緻的情人節卡片。

「立翔,這是你自己做的,對吧?」金皓薰一眼看出那是親手做的卡片,就如同往常一般,若真只送卡片,ㄧ定親手做,絕不在外頭買。

林立翔笑咪咪地,朝他道:「沒錯,可花了我不少時間,你得好好保存喔。」注意著他打開卡片的那一刻,等待驚人的結果發生。

一打開,在金皓薰沒注意的情況下,ㄧ張照片飄落下來,掉在他的另一側。

頓時,林立翔嘴角揚起賊笑,笑看著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掉落的照片上。

金皓薰是離照片最近的人,ㄧ看見內容,臉瞬間乍紅,手迅速伸出緊緊壓住相片,再以最快的動作將相片夾回卡片中。

「那是什麼?」紀翔見他反常的舉動,攏起雙眉,看著他那紅透的臉頰。

「呃……」語氣瞬間變得結巴,一雙眼埋怨地飄向林立翔。

「是照片啊。」不待他回答,林立翔接話將答案說出。

「相片?」一臉的不解。

「生……生活照!」金皓薰慌忙說出,拿著卡片的手悄悄移至身後,這種照片,千萬不能讓紀翔看見。

「生活照?」神情更顯疑惑。「我看看。」身過手,就要拿他背後的東西。

金皓薰見狀,神情更顯慌張。「別!沒什麼好看的。」連忙擋住他欲伸過來的手。

這舉動,讓紀翔瞬間明白照片有古怪;不顧外人在場,一個反身將金皓薰壓在身下,抓住他的手,輕鬆拿到他手上的東西,再起身直接翻開卡片。

「哇!等等!」雙手一得到自由,紅著臉撲向紀翔,想取回那卡片,可才ㄧ有動作,就見到他已看著裡頭的照片,瞬間身子僵硬地,緩緩退回原來的位子。

看著照片,紀翔的臉越變鐵青,銳利的視線射向一旁的林立翔。「這照片是怎麼一回事?」冰冷的聲音,含帶著殺人的意味。

面對著冷酷的臉,林立翔不為所動,持續帶笑著。「就你看到的那樣啊。」

「什麼叫我看到的這樣?」幾乎怒吼出聲。

呃……似乎玩得有些過頭了,面色一抽,笑容已有些僵硬。「就剛好看見薰趴著睡覺啊,所以才想到拍起來。」乾笑幾聲。「這用來當情人節禮物,很特別啊。」

「哪裡特別了!?」一把丟下卡片,粗魯地將照片撕毀,直接丟進桌底下的垃圾桶,惡狠狠地再瞪著他。「下次敢在拍這種照片,就別怪我真得把你碎屍萬段!」

林立翔尷尬地笑了笑,撇過臉悄悄扮個鬼臉。下次當然不可能再拍同樣的照片,要拍也得拍些別的。

此時的黎華,只淡笑地看著一切。那照片早在昨晚他就已看過,不過就是林立翔趁金皓薰在睡著時,偷偷嘟著嘴假裝要親他,旁人一看,都知道那是惡整的照片,可看在紀翔的眼裡,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眼見爭鬥稍稍解除,黎華擒著那一貫地淡笑,說道:「現在換我給禮物。」從身旁拿出了三個盒子 其中一個稍大且比較精緻的盒子是交給林立翔,而另兩個較小、較普通且長得一樣的盒子,則給金皓薰和紀翔。

兩人拿過盒子,好奇地打開,發現裡頭什麼都沒。

「這是……」兩人納悶地看向黎華。

「小盒子。」語氣頓了下,再補充道;「讓你們用來裝戒指的。」

聞言,兩人的臉色頓時有了些變化,一人的神情更為疑惑,另一人則再次變得鐵輕。

忽略那鐵青的臉,只看著那疑惑的人,好心地解說。「說不定你們哪天會有想把戒指拿下來的時候,到那時,就能先暫時放到這盒子。」講解完畢,兩人的臉又再次有些改變。一人變得尷尬,一人則開始黑著臉,再次併發出殺人的視線,對著黎華。

「你們是來找碴的嗎?」寒冷著聲音,不帶一絲感情。

危險的語氣,讓一旁的金皓薰倍感緊張,連忙出言想打斷紀翔的怒氣。「那個……來看我所準備的吧。」從旁拿出三個小盒子,分別送給三人。

林立翔率先拆開包裝,裡頭是用巧克力製作成他的模樣,小巧的人物,可愛極了。

「哇!好可愛!」秀著手中的巧克力移至黎華面前。「華,你看,很像我耶。」

寵溺的眼神回視著。「嗯,很像也很可愛。」隱約能猜出自己的禮物是什麼,拆開後和想像中一樣,同樣是巧克力製作而成的小人物,而上面的人則是自己。

「這可花了我不少時間呢。」笑看著他們滿意的表情,花再多時間都值得。

一旁的紀翔也拆開屬於自己的禮物,仍同樣是巧克力製作而成的兩個小人,一個金皓薰,另一個則是象徵自己的人物。一樣的小型人物,可唯一不同的,是紀翔的那兩個小人物,牽著手緊緊握在一起,模樣煞是可愛。

一早到現在,脾氣猶如三溫暖般的紀翔,撇開了另他腦充血的怒氣,深情款款且感動地看著金皓薰。「你昨天一整晚在廚房,就是為了做這個?」雖然還有做那兩人的禮物,但他很能忽視那兩人的存在,只當金皓薰是為了自己做準備。

「是啊。」紅著臉,靦腆地笑著。

「紀翔,借我吃一下你的。」

仍處在感動之際,林立翔忽地說出這句話,手更伸過去想拿他手上的禮物。

紀翔兇惡的臉再次浮現,毫不客氣打掉他伸過的手。「搞什麼?不會吃你自己的嗎?」

「我捨不得吃嘛!」一臉無辜,偷偷甩了下被打疼的手。

「你自己的就捨不得,別人的就無所為?」

「你的大上很多啊,就當可憐我,撥一些分我吃嘛。」學著金皓薰睜大雙眼看他,但可惜這招完全失效,因他只對金皓薰有感覺。

「不好意思,我並不想可憐你。」冷冷地回應,打算將巧克力再放回盒子裡,小心收好。

狠狠的拒絕,讓林立翔感受到些小打擊,抿著嘴,不滿地咕噥道:「哪有這麼小氣的……」

瞬間,情況又變得有些尷尬,再一次為了打破這情況,金皓薰不太自然地乾笑著,看著紀翔。「翔,換你發禮物給大家吧。」終於剩最後一個了,再不結束,心臟恐怕會無法繼續承受這高低起伏的氣氛。

拿出放置於身旁的禮物,拿出其中兩個半扔在桌上。「給你們的。」再拿出另外一個特地準備的禮物,交給金皓薰。

「信?」金皓薰看著紀翔給他的東西,接過後稍微翻看了下,和一般的信封沒什麼兩樣。

林立翔自桌上拿過禮物,一個交給黎華後,一個則由自己打開看到底裝得是什麼。

拆開後的那一刻,林立翔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你……」神情怪異地看著他。「怎麼會想送這個?」拿出包裝紙下,那裝著西裝領帶的盒子,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怎麼會送這個啊?」自黎華手中拿過那正準備要拆的禮物,和自己收到的一模一樣,只差別在顏色不同。

「我和華都不帶領帶,難道你不曉得?」眼神變得納悶,滔滔不絕地繼續說出。

「……」

「要送也得送些經濟實惠的啊,怎麼會想到送這個?」

「……」

「你看,現在就算給我們,之後也不會有用到的一天,這不就跟白買一樣?」持續繼續念著。

不識相的叼念,再度招來紀翔的怒氣,「不要是嗎,我能收回來。」從未見過收人禮物還當面挑三揀四,真是夠了。

打開信封,金皓薰看著裡頭裝得是張飛往維也納的機票。「翔……這是……」皺起眉,不解地看著他。

「我們現在什麼也不缺,也想不出該送什麼來表達我對你的心,所以打算送你一個沒有過的東西,帶你到維也納,在那舉辦屬於我們倆的婚禮。」

金皓薰瞬間愣住,神情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在……求婚?

「你願意和我攜手步入禮堂,共度下半輩子嗎?」雙眼深情款款凝視他,

「我……」雙眼蒙上霧水,感動得說不出話。

「當然願意啦。」林立翔帶著所拿到的禮物,和黎華同時自沙發上站起,輕拍了下金皓薰的肩。

「林~立~翔!」瀕臨崩潰邊緣,恨不得一把捏死他!

「別氣、別氣,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們馬上走。」求婚這種大事,還是別有外人在場比較好,藉此故意找理由離開,也不會太過奇怪。

這次不待紀翔回話,拉著黎華以最快速度離開,將空間留給屋內的那對情人吧。

眼角噙著淚水,金皓薰直勾勾地看著他。「你真的……」從未想過這件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畢竟所選擇的另一半和常人不同,有些常人會有的,他可就不一定會得到,例如婚禮。可紀翔卻要把這不可能化為可能,這簡直就像在作夢……

「你願意嗎?」紀翔溫柔地看著他,拭去他眼角的淚水,耐心等待他的回答。

金皓薰二話不說,一把抱住他,眼眶的淚水順勢流下。「我願意。」

聞言,紀翔抱緊他,嘴角漾起幸福的笑容,任他在自己的肩上流著淚。這次定下了一輩子的約,若他願意,下輩子亦或者是下下輩子,要再結這情緣也願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315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