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湘已(韓瑀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創單篇】翱翔天際之-新年快樂
 瀏覽625|回應0推薦1

elle06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雲雀


除夕夜的前一天,金皓薰約翱翔天際的旗下藝人,在七點的時候來趟公司,領取所謂的新年紅包。

一邊等待人員到齊的同時,金皓薰和莉鈴也閒不得的,開始佈置著公司,張貼充滿喜氣的春聯,及放置招財的物品。

林立翔和紀翔見狀後,自告奮勇地動手幫忙。

紀翔手裡拿著一小張紅色四方行的春聯,上頭的字是由招財進寶所組合成的一個字,看著字,想起中國有種文化,好像是將文字貼倒反,及代表到來的意思。

他低頭看了眼手中的春聯,再抬頭看了下欲張貼的地方,拿起春聯,將背面的黏膠保護紙撕去,對準欲張貼的地方,倒過字直接貼上。

張貼完,紀翔面帶得意,看著眼前方正的春聯。瞧,貼的多正,不斜不歪,多好。

「喂!紀翔,你貼反了吧!不識字嗎?」林立翔從他後方走出,提著一桶冰冷的水,瞬間澆熄他的得意。

林立翔毫不留情地一把撕下春聯,將字導正,再貼回原處。「這種字沒人倒著貼好嗎,不懂就別裝懂。」後面的喃喃自語,一字不差地落入紀翔耳裡。

紀翔面皮一抽,鐵青著臉色,瞪著他。「膽敢再多罵一個字,信不信等會,我手中的另一張會貼在你臉上?」語氣要脅著,手更晃了晃另外一張的招財進寶春聯。

他直瞪著那張春聯裡的字,招財進寶,當他是招財貓嗎?還想貼在他臉上,是想害他被人笑死嗎?

那凶狠的模樣,也讓林立翔暗自退了一步,論蠻力他比過過紀翔,還是別和他硬碰硬,但是……也不能輸的太難看。

手一伸,不知從哪也拿出一張小春聯,上面寫著個春字。「你敢貼我,那我也把這貼在你臉上,春倒、春到,說不定還能多發幾個春。」語畢,也學起紀翔,將春聯秀在他面前,更晃了下。

「林〜立〜翔!」不經意說出的語言,著實惹火紀翔。「你欠揍是嗎?不用等一下,我現在就直接把這字貼在你臉上!」咬牙切齒地,一手緊握成拳,喀喀的聲響同時自手指關節裡傳出。

林立翔一怔,而後略微慌張地又退了幾步。「你……你不會真的想貼吧?」嚥了下口水。「別以為只有你會這麼做,我也會。」說到最後,也沒了些說服力。

「那來啊,別以為我會怕你。」說著,更捲起袖子,作勢要抓住他。

林立翔見狀,咬緊牙,心一狠,決定先來個先發制人。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去,迅速將手中的春字,倒貼在紀翔額頭上,再轉身,就要逃離。

還以為能逃得掉,誰知紀翔的動作,比他所能想像的,還來得快,手一伸,一把拎住他的後領,逃脫不了。

「挺大膽的嘛。」意外地,原本該暴怒的口氣,卻異常平靜。他抬手,將貼在臉上的春聯撕下,語氣冰冷。「大膽的下場,你想知道嗎?」

林立翔一怔,驚愕地開始掙扎。「抓著我做什麼?,放開我!」死命地再動了動,仍無法逃離紀翔的魔掌。

紀翔不再說話,冷著一張臉,就要把手上的東西往他臉上貼。

林立翔嚇的抬手擋住,一時間讓他無法得逞。

兩人爭吵打鬧著,引來金皓薰的目光。他先是一怔,接著視線掃過紀翔手中那微皺的春聯,眉頭跟著皺起。

「喂,那是拿來貼的,不是讓你們用來玩的好嗎?」走近他們,出聲制止兩人的打鬧。

兩人順著聲音望去,看見金皓薰正無奈著表情,看著他們。

紀翔頓時停止動作,林立翔奮力地再掙扎了一下,成功逃脫魔爪。

「薰,是他說要把春聯貼在我臉上,都是他。」一得到自由,他迅速躲在金皓薰的背後,直接來個惡人先告狀。

再一次,紀翔被他的話給挑起怒火,額上青筋爆出,雙眼死瞪著他。「有膽你再說一次,不打得你滿地找牙,我就跟你姓!」

林立翔聞言,閉上嘴,脖子縮了縮,繼續躲在金皓薰背後。正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但小人已揚言要動手,那他這君子當然得乖乖閉上嘴,不想討打。

金皓薰無奈地嘆了口氣。「別玩了,他們都到了,先來發紅包吧。」轉身,走向會議桌,擔心被打的林立翔,一見靠山離開,自是跟著走,說什麼都不願讓紀翔逮到機會來揍他。

今年公司賺的不少,因此金皓薰給的紅包也不少。

發完紅包,大夥紛紛拿出紅包裡的支票觀看,一看,也讓上面的數字給驚嚇到。

「十萬!?」關古威一臉的不可思議,看了看手中的支票,再看著金皓薰。「皓薰,你確定沒給錯吧?」有時多個零、或少個零,都能讓人不敢置信上面的數字。

金皓薰笑咪咪道:「沒錯、沒錯,去年多虧你們,才能讓公司賺進不少錢,理所當然的,給你們的紅包自然是不能少啊。」這點觀念他還有的,就是不能虧待旗下的藝人。

「金大哥,你客氣了。」歐怡青笑得燦爛,眼底裡有的,是對他的佩服。「若不是你辛苦的幫我們接通告,我們也無法賺到這麼多啊。」

不同於大夥的開心,紀翔的臉色仍然難看。冷眼掃過林立翔手上的紅包,冷漠道:「薰,不該給他吧,這傢伙什麼事情都沒做,給他太浪費了。」眼神瞪著林立翔,挑明就是在說他。

此話一出,明顯要將戰火轉移陣地,但林立翔決定不隨著起舞,無論如何都得先保住小命不可。

此時,金皓薰臉上的笑容依然存在,只是多了些無奈。

「沒關係嘛,反正立翔也是我們的藝人啊,給他也無所謂。」

紀翔頓時啞然,但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看著手上的紅包。

「其實,不收這紅包我無所謂。」紀翔忽地低喃,像是在說給自己聽,卻也像是在說給他聽。

驀地,紀翔抽出紅包裡的支票,直接塞進金皓薰的褲子口袋裏。「我不想要錢,我想要別的東西當紅包。」溫柔的視線對上金皓薰,直勾勾地瞅著他。

金皓薰單純地睜著大眼,回問:「那你想要什麼東西?」據他所知,紀翔該有的都有,應該不欠什麼吧。

紀翔嘴角揚起笑容,將空的紅包袋放在他胸口上的口袋。「我比較想要你來當紅包禮物。」露骨的對話,讓在場的某些人臉色泛紅,不得已,只好裝作有事的離開曖昧現場。

他說的自然,聽得金皓薰滿臉通紅,低喃:「沒人這樣收紅包吧……」

紀翔的做法,讓一旁的林立翔也想如法炮製。他將紅包塞回金皓薰的手裡,微微一笑。「我也要換,我要換一天一夜的折價券,來當成是你給我的紅包。」笑得開心,腦海裡開始想著一天一夜的行程,好久沒兩個人一起出去玩了,念書時期愉快的旅遊,總讓他回味無窮。

「他是不會和你出去的,你最好死心,也別太囂張!」紀翔再次對他下了警告,揍人的慾望正蠢蠢欲動。

林立翔大膽地朝他做了個鬼臉,再躲回靠山的背後。

紀翔閉上眼,深呼吸幾口氣,努力試著平緩內心被激起的怒火,再睜眼,怒意已少了許多。一把拉過金皓薰,手纏上他的腰,深情的眼神凝視著他,溫柔道:「願意和我一起回穆勒家過年嗎?」

金皓薰通紅著臉,羞赧地微低著頭,正想點頭答應時,林立翔也勾住他手臂。「薰,過年期間,我們找一天出去玩吧,玩個一天一夜,就你跟我。」臉上浮起開心的笑容,開始想像著。

「不行!」紀翔凶狠著臉,開口替他回絕。他可不許他的人單獨和別人出去,要出去玩,只能和自己出去。

霸道的行為,讓林立翔感覺到不快,不滿道:「什麼不行,以前我們就很常一起出去玩,現在當然也行。」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總之我說不行就是不行!」語氣強硬,回答的極快。

「你──」

兩人持續爭執時,大夥卻突然地走至他們面前。

「我們先回去囉,新年快樂。」異口同聲地喊出,愉快地朝他們揮揮手,轉身離開。

三人一怔,金皓薰率先回神地一手勾住一人的手臂,朗聲道:「肚子餓了,咱們先去吃飯吧?順便找黎華來?」後面的話,是刻意說給林立翔聽。

林立翔像被轉移注意力,直覺回答:「好啊,我也開始餓了。」

「我無所謂。」紀翔無所謂聳肩表達意見。他是不太餓,但金皓薰想吃,他就陪。

金皓薰拉著兩人,走出門外。「吃飽喝足,開心的過明天的除夕夜。」語氣一頓。「總之,新年快樂。」無裏頭的話,讓對立的二人噗哧一聲笑出,笑著答道:「新年快樂。」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709&aid=3237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