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紫戀紀薰
市長:小雲雀  副市長: 夜殘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紫戀紀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暮商將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長載】九郎 二 (紀薰)
 瀏覽518|回應0推薦0

小雲雀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九郎 楔子 (紀薰)

 

二、


一杯一扇,又是個日銜半規之時。

何子蕭翹首西望,已近一個時辰。

昨日那白衣男子的身影深烙入心。懊恨著自己當時驚痴,竟忘了與那男子搭上三言兩語。

如今傻傻地侯著,希望有些渺茫地等他今日再從門前經過。

愈漸昏冥的天色,遠山已溶於青黑一片之中。何子蕭攏了攏薄薄的袍子。

只怕那人是不會來了……

 
 
 
目力盡處突然多出個影子,正朝著這邊移動。何子蕭手中的瓷盞也被狂喜地放開,碎在了地上。

不是昨天的青年又是誰,依舊面色清冷,風姿卓然。踩著暝色暮鼓,就這麼向這邊翩翩而來,恍若謫仙。

待行至門前,何子蕭壓定了心神,作出個淡定從容的笑容,摺扇輕搖,吟哦瀟灑:

“扶醉倚籬門,痴俟踏暮人。何來復何去,今宵共金樽。”

那人毫無反應。就要擦肩而去。

何子蕭再也控制不得,一把牽住那人的衣袖。白衣男子終於回頭,蹙眉望他。


“這位公子……”他連話都說得困難,“天色已晚,山精鬼怪出沒的時候,你再往前去只怕危險。不如在寒舍歇息一宿,如何?”

“不勞掛心。”那男子想掙開袖子,卻被子蕭拉得更緊。

“公子……在下見公子器宇不凡,定是人中龍鳳,風流名士。不知可否借步,與在下小酌一二?”


何子蕭熱誠地望著那人,被他灼灼的目光一刺,驀然面紅心跳,不能自已。


那人遲遲才答:“不必了。我今日有要事,無暇飲酒。”

“公子……”子蕭猶在糾纏,認死了不放手,倔強地……竟似在撒嬌一般:“只一杯,一杯就好。”


白衣男子長歎一氣,點了點頭。

 
 
 
黢黑夜重,月濃風驟。梢頭牆角,宿鳥鳴蛩。燈影煌煌,將那美入畫中仙的身影投在窗格上。

那男子話極少,一問一答。不見絲毫情緒波動。

琉璃盞中的清醴到他手裏也像變成了玉液瓊漿。檀唇輕抿杯盞,脖子上喉結稍一鼓動,也驚得何子蕭快完全失了平素的淡定。


何子蕭擠了笑問道:“公子從哪兒來?”

“外祖家。”三個字,脆生生,乾巴巴的答案。

“那,公子往哪兒去?”

“家去。”兩個字,又是乾脆果決的回應。


何子蕭點點頭,微顫著給那男子斟滿琉璃。

男子仰頭,頸部一道好看的弧線,一杯又盡。站起身稱要告辭。

何子蕭挽留再三,那人去意已決,分毫不讓。子蕭只得送了他出去。

不知是不是下意識地,子蕭是挽了那人的手,將他領出門。那人也不推拒,只是面上淡淡的,不見什麼表情。

子蕭刻意放慢步子,只盼能多留他一時一刻,叫自己的指尖多觸及那人的香紈衫袖。


臨到別時,千言萬語堵在心口,也只得說了一句:“他日路過時,千萬乘空來我這小坐,可好?”


男子漫不經心地點頭應了,轉身離去。紈袖在子蕭手中一滑,手裏便又空空,一絲淡香,一點溫度尚留。何子蕭急忙攥緊了拳頭。

白色的身影隱入夜裏,早霜地翻二更風。何子蕭又癡癡望著,鬢髮也被夜風擾亂。

他這才記起一事,恨不得擂自己三拳:與那人對坐良久,卻忘了問那人名姓住家,真真懊惱。

 
 
 
從此,何子蕭開始了他的等待。他對友人說,自己已入相思。日復一日,等著那日頭西落,暮郊野外,那人悠然而過。

 
 
 
人生

這天的拍攝後第二天便是拍攝別人的戲份,金皓薰和紀翔有一天的假期。

離開片場前,王瑞恩對這兩個主演吩咐道“你們要多溝通,培養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紀翔不動聲色,金皓薰拍拍胸脯保證道:“這個沒問題,我和紀翔都認識多久了。”

紀翔不想說心情很亂,每分鐘對戲都像是煎熬,只是現在還是開始,到真正拍到二人感情戲時一定會更難受。明明自己想避著皓薰,甚至於跳槽到純真年代,可現在不但幾乎天天能見面,還同吃同住,差不多到了自己能忍受的極限。好不容易有一天假期,正要上車,卻見金皓薰在那邊招手,再小跑著過來。


“你來做什麼?”紀翔又蹙眉。

“呼……我沒開車來。這樣,你載我回翱翔天際可以麼?”

“蕭依莉呢?不叫她來接你?”

“呃……依莉她有通告。況且,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皓薰額上滲出一點汗水。


紀翔打開車門,偏偏頭示意他上車。

車窗緊閉著,車內空調開得很大,副駕座上那人似乎很放鬆的樣子。

兩人都已卸下了濃妝,紀翔忽然覺得戲裏戲外的落差有點讓人無法接受。戲裏的恩愛分明,戲外卻轉眼睽離。不是自己的錯,也不是他的錯,男人跟男人之間,在他眼裏也許只是可以義結金蘭,卻萬萬到不了生死相許的一步。而自己要的不是什麼友誼,而只是兩情相悅。既這樣要不到,還不如一開始就不爭,省得日後見他與別人雙宿雙飛,自己落得個晚景淒涼。他希望他幸福,為了這個和自己隱藏的嫉妒之心,他可以選擇放手和成全。

只是他現在心中一把怒火,自己為了他在逃躲,他卻不知好歹追著自己。就連這個荒唐的同志電影,居然也沒腦子地接了下來。


皓薰打破了沈默:“紀翔,我總覺得我們之間配合有問題。比如今天我牽你你幹嗎老躲啊?會NG的……”

紀翔差點沒被問得臉色一綠,嘴上只說:“我認為黃九郎不應該被姓何的牽著,不行嗎?還是說,你很想牽我呢?”

“唉,你又來了,總這樣信口胡說,也沒個真假。”

“真的怎麼樣假的又怎麼樣?”

“我……不知道……”眼見溝通無效,金皓薰真想舉起雙手對他投降。


外面街道的燈火一下一下掃進車窗,彼此的臉被映得忽明忽暗。


紀翔開車目視前方,壓下聲音問:“金皓薰,你為什麼要接這部電影?”

“啊?”皓薰愣了一下,摸摸腦袋說:“我不接的話,公司沒有其他可用的藝人了啊。況且王瑞恩的面子,我多少要買的。”

強壓住心中的怒火,紀翔又問:“你知不知道這是同志電影?”

“……這個……知道啊……”

“那你還……”紀翔簡直為他的單細胞氣壞了,“你是忘記了當年八卦記者怎麼寫我們的吧?”

皓薰嘿嘿一笑,撓撓頭:“我也是想對自己的事業有個突破嘛!……而且緋聞都澄清了那麼久了。何況,這次我也是看主角是你才放心接了的。”


……

紀翔很想別過臉去,那個笨蛋,他也許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何況,這次我也是看主角是你才放心接了的。”皓薰的確是這麼說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紀翔感覺皓薰一定懵懂地想挽回什麼,皓薰自己可能也不明白。也許是一份友誼,皓薰對這份友情寄託的信任是絕對的,他絕對信任著紀翔。只是紀翔不需要。被信任的感覺讓自己有些欣慰,只是愛呢?他可曾愛自己?若是沒有,就請不要再用這種曖昧的表達。紀翔不需要一個如水上浮漚的希望。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種甘心飲鴆止渴的人。

那種患得患失拖泥帶水粉飾太平的苦澀,叫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人生如戲,知道戲劇結局的人笑得暢快,哭得淋漓。不知道結果的每一步都如行獨木,其中辛苦飽嘗,前方風揉雨藉還無可估量。

他倒寧願在真實的戲裏,知道結果,或喜或悲已經註定,不用花心思與天搏與地鬥,安心等待結局那天就好。看,多麼省心。至少在戲裏,何子蕭愛過黃九郎。

 

 九郎 三 (紀薰)
 

 
作者:暮商將離

其他暱稱或筆名:小離

原文出處:想神秘網址以後補上網址。


目前看到的文排版跟原文不一樣,另有改過錯字。

之後會請小離檢查,如有問題會再改。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