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神州行
市長:萬點落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神州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谈古论今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国逐渐变成“家族式共荣圈”
 瀏覽496|回應0推薦0

萬點落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中国逐渐变成“家族式共荣圈”
[ 作者: | 来源:采集所得 | 时间:2008-03-24 17:33:58 | 浏览:39次 ]
(2004-02-16 09:49)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官本位的等级社会,权力架构属于纵向的等级制,权力高于一切、大于
一切,权就有一切,官大一级压死人。围绕着朝廷或中央这个最高最大的特权核心,形成了大
大小小重重叠叠形形色色数不胜数的特权组织、特权圈子、特权集团,我把这些围绕权力产生
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称为特权共荣圈。它们以权力为核心,以心腹、亲信、幕僚、秘书
、司机、下级、亲人、亲戚、朋友等等为半径,结党营私,官官相护、互相勾结、互相利用、
互相包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方有难,八方呼应。其中又以血缘关系、"裙带关系"组成
的家族式特权共荣圈表现得尤为"封建"和无耻:官场靠血缘维持,社会靠"裙带"组构。

于是,中国人民有幸不断欣赏到一幅幅"近亲繁殖"式的官场的"升迁图",并且充分领教什么
叫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得道者"的老婆、儿女乃至近亲远戚七
大姑八大姨,也都程度不同地沾了"仙气",成为升天的鸡犬,或夫荣妻贵,父贵子富,打虎亲
兄弟,上阵父子兵,把公款国库变成私款家库,把单位变成"家天下",或拉帮结派,攀亲结党
,官亲相护,亲亲相助,以保证自己的领导地位,或分工不同,腐败一致,以亲戚往来为借口
开展贿赂活动。

如辽宁阜新的"毛家军":辽宁省阜新市原公安局长毛景祥,在职期间将128个亲友安排进
公安队伍,人们畏惧地称阜新市公安局为"毛家军",称公安人员为"毛家警察";

如海南万宁有"叶家军":叶东雄任万宁市工商局局长不到3年,就接收安排了近200人,他的
亲属达20多人。叶东雄的亲兄弟、堂兄弟、儿媳妇、女婿等人,在其任职不到2年的时间内,
就通过各种造假手段安插进了工商系统;湖南蒋艳萍有"蒋家帮":弟弟蒋绍文窝藏、转移赃物
,妹妹蒋兰萍及其情夫吴有恒行贿,蒋艳萍母亲行贿;

如宁夏有"周家军":宁夏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人事劳动厅厅长周文吉,在职期
间非法将自己的亲属录用为国家干部。周文吉的妻子马美英大字识不了几个,被同心县水利局
录用为干部;长子通过海原县人劳局违规转干当上了警察;大儿媳在同心县财政局办了录干手
续;女儿7月份高中毕业,8月份招工,9月份录干,并调入银川市社保局,当了个拿干部工
资的打字员;次子在大学读书时就录了干,一毕业就调入自治区公安厅,当了名执法警官。在
周文吉任职期间,共有15名亲属被先后录干;

在宁夏同心县,还发生过5岁孩童吃上"皇粮"的事。同心县县委书记马某,先将长女转为国
家干部,后将次女转干并把转干时间提前一年,接着将还在电大上学的长子转了干,致使其毕
业调进组织部工作时已经是吃了一年"皇粮"的老干部,次子还是高二学生时,就被"招工"进了
商业局,一年便转干又调进了县劳动人事局。在县委书记"模范"行动的影响下,全县突击"提
干"成风…。

上述事例都是得道者已失道、鸡犬们多落网之后,从官方媒体公开报道中随手选取的。从近
年来落网的大小贪官案例中可见看出,几乎所有的大贪官的子女都在经商,而且无一例外地大
获成功,大发横财。略举几个大贪为例: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为其经商的儿媳妇易某一贯提
供诸多便利,支持纵容其"放手经商",放手倒卖工程项目,使其非法获利2180多万元;广西壮
族自治区原副主席刘知炳,利用职权,为其女儿经商大开绿灯,使其非法赢利,在其女儿刘芳
因参与柳州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骗税案被司法机关调查期间,又多次为其开脱,干扰司法机关
办案;河北原省委书记程维高,放任纵容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大发横
财;沈阳市原书记慕绥新的女儿、女婿,借用父亲权力,几乎垄断了沈阳广告业和建筑业,获
取巨额收入…。

云南巨贪李嘉廷的小儿子李勃和别人说到他的职业选择时曾说过:"身在侯门,不当革命接班
人就当商人。" 从已发案例看,省部级贪官配偶大多是同犯、子女则全部经商。这种父子(女
)、夫妻式利益共同体、权力共荣圈特别普遍,在官场上到中央下到乡村,"酒债寻常行处有
",可谓是无权不特、有官皆圈。能够曝光的,仅仅是冰山之一角、九牛之一毛而已。事实上
,大多数还没有落网的省部级以上或以下的的官员,其子女有几个不在利用老爹或老妈的招牌
从政界商场谋取私利?

据文化先锋网一份《1995年档案:关于中国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透露:地、厅级干部
子女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八十八点七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七以
上。省、部级或以上的干部子女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专业不对口
的,占百分之九十一以上。在第一代、第二代革命老干部的七百三十多名子女中,除了一百五
十七名担任党、政、军部门领导干部外,其他五百余名都在工商、金融、外贸领域担任领导职
务,但专业对口的仅五十三名。其中高干家属、子女拥有财产的情况:一万五千多名地、厅级
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二千五百亿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他们在香港、海
外的财产,平均每人拥有财产一百六十万元人民币;…。该《报告》还透露了高干子女在中资
机构工作的情况、冀、川高干及家属拥有房产情况、高干子女公派留学未归者众多等,无不触
目惊心!这些还是九五年的情况,而今腐败早已与时俱进啦。

有时候,特权共荣圈外围的"鸡犬"比核心"得道者"更恶劣可憎。大大小小当上了"人民公仆"
的核心当然是威势赫赫、气焰冲霄、权大于法、厉害无比,但他们毕竟要考虑到官声舆论社会
影响,腐败起来,会表现得更有水平和层次些,作起恶来,不敢太嚣张外露不会太低级低劣。
鸡犬们则往往只管奋勇沾"公仆"之光、尽情享特权之利,少了些拘束顾忌(有些简直就毫无顾
忌)、装神装圣,多了些恣肆张扬、忘形妄为。哈尔滨的宝马杀人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婆婆得了副省级之大"道",儿媳苏秀文自然也成了仙,没文凭没工作又何妨,照样开宝马。
一个农妇刮了一下她价值百万的宝马车,她跳下车骂道:"信不信我敢撞死你"然后上车,干脆
利落将农妇撞死了,顺便将旁观十二人撞成重伤。相信任何无法无天的"得道之人",表面上都
不敢表现得如此恶形恶状。

苏秀文出了事,后面得道之人的神通立即就暗地施展开来了,让人们看到了权大于法、以权
代法的事实。尽管很多专业人士、交通部门的专家及出租司机都提出了置疑:根据现场的情况
及宝马车的性能,若非故意,是很难发生如此重大事故的,但交警部门仍然作出了肇事司机"
精神溜号(法学新术语?),操作失误"的认定,最后依法处理结果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
期徒刑二年,还缓刑三年---等于没判。

狐假虎威,狐比虎更骄狂;狗仗人势,狗比人更凶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比人更疯狂
。媒体就报道过黑龙江一位夫人对拦截她的交警大声警告说"我丈夫是黑政法委的,你敢动我
,整死你"。多么威风多么猖狂呵。当然,比起一些或商或仕或商政通吃的首长的公子们来,
这类"鸡犬"就显得素质不高见识不广水平有限得很了。省政法委官员的夫人,副省级领导的儿
媳的牌子,不拿去搞权钱交易拉官场皮条玩空手道,却拿来吓吓人、撞撞农妇玩儿,未免大牌
小用了(或许,这两位贵夫人不会仅仅拿此大牌吓人撞人玩儿,只是其中黑幕,外人无人得知
吧)。

对于官亲危害,纪晓岚早就法眼洞察,将其列为封建社会四大民害。"其最为民害者,一曰吏
,一曰役,一曰官之亲属,一曰官之仆隶。是四种人,无官之责,有官之权。官或自顾考成,
彼则惟知牟利,依草附木,怙势作威,足使人敲髓洒膏,吞声泣血。四大洲内,惟此四种恶业
至多。"(《阅微草堂笔记》卷六《滦阳消夏录(六)》)

吴思在《血酬定律》一书中更是一针见血:血酬的暴利使社会各阶层的人,以成为暴力集团
中的一员为人生的首选目标,无数人的聪明才智浪费在科举考试和攀附关系上,人力的物非所
用使物质生产缺乏智力支持。而且,即便不是暴力集团中的成员,想的都是怎样利用暴力集团
进行合法抢劫。

一个皇帝、大官危害有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危害无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危害有
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身边和圈子里的"吏、役、亲属、仆隶"们危害无限,各级权力共荣
圈危害有限,无数家族式共荣圈危害无限也。亲属复有亲属、"仆隶"又有"仆隶",盘根错结无
穷无尽。以官场为中心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中国特色的特权共荣圈,以家族式共荣圈影响最恶
、危害最烈,只要手中有一点小权,只要与权力沾一点亲带一点故,都有机会贪污腐败、索贿
受贿、谋私枉法、为非作歹。我泱泱中华遂以排山倒海之势堕落成腐败大国、道德小国。

面对这样金字塔式的纵向权力架构,纵然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回避制度,有效,也有限,上有
政策下有对策故也;纵然塔顶出几个圣君贤臣,有效,也有限,盖大大小小重重叠叠的特权关
系网家族共荣圈太多了,在上者鞭长莫及、少数清官杯水车薪也。如此下去,升斗小民何以享
受经济、社会发展之成果,国家又何以摆脱落后贫穷、暴力循环之命运?呜呼。唯有改官本位
、党本位为人本位、民本位,改自上而下的分封制为自下而上的选举制,改纵向的等级制为横
向的权力相互制衡,才是根治特权关系网家族共荣圈之类政治恶疾的大法。只是,"改"起来难
于上青天,盖体制中人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大都也是权力、利益和家族共荣圈的圈中人,
要他们主动改革,不啻于要他们自废武功、自断手腕也。

东海一枭2003、12、30
(2004-02-16 09:49)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官本位的等级社会,权力架构属于纵向的等级制,权力高于一切、大于
一切,权就有一切,官大一级压死人。围绕着朝廷或中央这个最高最大的特权核心,形成了大
大小小重重叠叠形形色色数不胜数的特权组织、特权圈子、特权集团,我把这些围绕权力产生
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称为特权共荣圈。它们以权力为核心,以心腹、亲信、幕僚、秘书
、司机、下级、亲人、亲戚、朋友等等为半径,结党营私,官官相护、互相勾结、互相利用、
互相包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方有难,八方呼应。其中又以血缘关系、"裙带关系"组成
的家族式特权共荣圈表现得尤为"封建"和无耻:官场靠血缘维持,社会靠"裙带"组构。

于是,中国人民有幸不断欣赏到一幅幅"近亲繁殖"式的官场的"升迁图",并且充分领教什么
叫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得道者"的老婆、儿女乃至近亲远戚七
大姑八大姨,也都程度不同地沾了"仙气",成为升天的鸡犬,或夫荣妻贵,父贵子富,打虎亲
兄弟,上阵父子兵,把公款国库变成私款家库,把单位变成"家天下",或拉帮结派,攀亲结党
,官亲相护,亲亲相助,以保证自己的领导地位,或分工不同,腐败一致,以亲戚往来为借口
开展贿赂活动。

如辽宁阜新的"毛家军":辽宁省阜新市原公安局长毛景祥,在职期间将128个亲友安排进
公安队伍,人们畏惧地称阜新市公安局为"毛家军",称公安人员为"毛家警察";

如海南万宁有"叶家军":叶东雄任万宁市工商局局长不到3年,就接收安排了近200人,他的
亲属达20多人。叶东雄的亲兄弟、堂兄弟、儿媳妇、女婿等人,在其任职不到2年的时间内,
就通过各种造假手段安插进了工商系统;湖南蒋艳萍有"蒋家帮":弟弟蒋绍文窝藏、转移赃物
,妹妹蒋兰萍及其情夫吴有恒行贿,蒋艳萍母亲行贿;

如宁夏有"周家军":宁夏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人事劳动厅厅长周文吉,在职期
间非法将自己的亲属录用为国家干部。周文吉的妻子马美英大字识不了几个,被同心县水利局
录用为干部;长子通过海原县人劳局违规转干当上了警察;大儿媳在同心县财政局办了录干手
续;女儿7月份高中毕业,8月份招工,9月份录干,并调入银川市社保局,当了个拿干部工
资的打字员;次子在大学读书时就录了干,一毕业就调入自治区公安厅,当了名执法警官。在
周文吉任职期间,共有15名亲属被先后录干;

在宁夏同心县,还发生过5岁孩童吃上"皇粮"的事。同心县县委书记马某,先将长女转为国
家干部,后将次女转干并把转干时间提前一年,接着将还在电大上学的长子转了干,致使其毕
业调进组织部工作时已经是吃了一年"皇粮"的老干部,次子还是高二学生时,就被"招工"进了
商业局,一年便转干又调进了县劳动人事局。在县委书记"模范"行动的影响下,全县突击"提
干"成风…。

上述事例都是得道者已失道、鸡犬们多落网之后,从官方媒体公开报道中随手选取的。从近
年来落网的大小贪官案例中可见看出,几乎所有的大贪官的子女都在经商,而且无一例外地大
获成功,大发横财。略举几个大贪为例: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为其经商的儿媳妇易某一贯提
供诸多便利,支持纵容其"放手经商",放手倒卖工程项目,使其非法获利2180多万元;广西壮
族自治区原副主席刘知炳,利用职权,为其女儿经商大开绿灯,使其非法赢利,在其女儿刘芳
因参与柳州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骗税案被司法机关调查期间,又多次为其开脱,干扰司法机关
办案;河北原省委书记程维高,放任纵容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大发横
财;沈阳市原书记慕绥新的女儿、女婿,借用父亲权力,几乎垄断了沈阳广告业和建筑业,获
取巨额收入…。

云南巨贪李嘉廷的小儿子李勃和别人说到他的职业选择时曾说过:"身在侯门,不当革命接班
人就当商人。" 从已发案例看,省部级贪官配偶大多是同犯、子女则全部经商。这种父子(女
)、夫妻式利益共同体、权力共荣圈特别普遍,在官场上到中央下到乡村,"酒债寻常行处有
",可谓是无权不特、有官皆圈。能够曝光的,仅仅是冰山之一角、九牛之一毛而已。事实上
,大多数还没有落网的省部级以上或以下的的官员,其子女有几个不在利用老爹或老妈的招牌
从政界商场谋取私利?

据文化先锋网一份《1995年档案:关于中国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透露:地、厅级干部
子女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八十八点七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七以
上。省、部级或以上的干部子女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专业不对口
的,占百分之九十一以上。在第一代、第二代革命老干部的七百三十多名子女中,除了一百五
十七名担任党、政、军部门领导干部外,其他五百余名都在工商、金融、外贸领域担任领导职
务,但专业对口的仅五十三名。其中高干家属、子女拥有财产的情况:一万五千多名地、厅级
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二千五百亿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他们在香港、海
外的财产,平均每人拥有财产一百六十万元人民币;…。该《报告》还透露了高干子女在中资
机构工作的情况、冀、川高干及家属拥有房产情况、高干子女公派留学未归者众多等,无不触
目惊心!这些还是九五年的情况,而今腐败早已与时俱进啦。

有时候,特权共荣圈外围的"鸡犬"比核心"得道者"更恶劣可憎。大大小小当上了"人民公仆"
的核心当然是威势赫赫、气焰冲霄、权大于法、厉害无比,但他们毕竟要考虑到官声舆论社会
影响,腐败起来,会表现得更有水平和层次些,作起恶来,不敢太嚣张外露不会太低级低劣。
鸡犬们则往往只管奋勇沾"公仆"之光、尽情享特权之利,少了些拘束顾忌(有些简直就毫无顾
忌)、装神装圣,多了些恣肆张扬、忘形妄为。哈尔滨的宝马杀人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婆婆得了副省级之大"道",儿媳苏秀文自然也成了仙,没文凭没工作又何妨,照样开宝马。
一个农妇刮了一下她价值百万的宝马车,她跳下车骂道:"信不信我敢撞死你"然后上车,干脆
利落将农妇撞死了,顺便将旁观十二人撞成重伤。相信任何无法无天的"得道之人",表面上都
不敢表现得如此恶形恶状。

苏秀文出了事,后面得道之人的神通立即就暗地施展开来了,让人们看到了权大于法、以权
代法的事实。尽管很多专业人士、交通部门的专家及出租司机都提出了置疑:根据现场的情况
及宝马车的性能,若非故意,是很难发生如此重大事故的,但交警部门仍然作出了肇事司机"
精神溜号(法学新术语?),操作失误"的认定,最后依法处理结果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
期徒刑二年,还缓刑三年---等于没判。

狐假虎威,狐比虎更骄狂;狗仗人势,狗比人更凶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比人更疯狂
。媒体就报道过黑龙江一位夫人对拦截她的交警大声警告说"我丈夫是黑政法委的,你敢动我
,整死你"。多么威风多么猖狂呵。当然,比起一些或商或仕或商政通吃的首长的公子们来,
这类"鸡犬"就显得素质不高见识不广水平有限得很了。省政法委官员的夫人,副省级领导的儿
媳的牌子,不拿去搞权钱交易拉官场皮条玩空手道,却拿来吓吓人、撞撞农妇玩儿,未免大牌
小用了(或许,这两位贵夫人不会仅仅拿此大牌吓人撞人玩儿,只是其中黑幕,外人无人得知
吧)。

对于官亲危害,纪晓岚早就法眼洞察,将其列为封建社会四大民害。"其最为民害者,一曰吏
,一曰役,一曰官之亲属,一曰官之仆隶。是四种人,无官之责,有官之权。官或自顾考成,
彼则惟知牟利,依草附木,怙势作威,足使人敲髓洒膏,吞声泣血。四大洲内,惟此四种恶业
至多。"(《阅微草堂笔记》卷六《滦阳消夏录(六)》)

吴思在《血酬定律》一书中更是一针见血:血酬的暴利使社会各阶层的人,以成为暴力集团
中的一员为人生的首选目标,无数人的聪明才智浪费在科举考试和攀附关系上,人力的物非所
用使物质生产缺乏智力支持。而且,即便不是暴力集团中的成员,想的都是怎样利用暴力集团
进行合法抢劫。

一个皇帝、大官危害有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危害无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危害有
限,无数中小皇帝中小官僚身边和圈子里的"吏、役、亲属、仆隶"们危害无限,各级权力共荣
圈危害有限,无数家族式共荣圈危害无限也。亲属复有亲属、"仆隶"又有"仆隶",盘根错结无
穷无尽。以官场为中心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中国特色的特权共荣圈,以家族式共荣圈影响最恶
、危害最烈,只要手中有一点小权,只要与权力沾一点亲带一点故,都有机会贪污腐败、索贿
受贿、谋私枉法、为非作歹。我泱泱中华遂以排山倒海之势堕落成腐败大国、道德小国。

面对这样金字塔式的纵向权力架构,纵然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回避制度,有效,也有限,上有
政策下有对策故也;纵然塔顶出几个圣君贤臣,有效,也有限,盖大大小小重重叠叠的特权关
系网家族共荣圈太多了,在上者鞭长莫及、少数清官杯水车薪也。如此下去,升斗小民何以享
受经济、社会发展之成果,国家又何以摆脱落后贫穷、暴力循环之命运?呜呼。唯有改官本位
、党本位为人本位、民本位,改自上而下的分封制为自下而上的选举制,改纵向的等级制为横
向的权力相互制衡,才是根治特权关系网家族共荣圈之类政治恶疾的大法。只是,"改"起来难
于上青天,盖体制中人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大都也是权力、利益和家族共荣圈的圈中人,
要他们主动改革,不啻于要他们自废武功、自断手腕也。

东海一枭2003、12、3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516&aid=332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