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blackmoon
市長: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blackmoo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甚麼樣的刑罰是可以接受的?
 瀏覽1,139|回應4推薦9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Lingzi
little sophia
金城王
fen22179
sunism
嘟嘟.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貝馬
愛玩的猴子...休息中

這篇文章本來應該是要放在黑月的「死刑好不好?」的論壇,在那裡,格友們的想法都很有見地。我只想換個角度思考來問:「甚麼樣的刑罰是可以接受的?」

 

首先,不管我們贊成死刑或是不贊成,我們都接受一個前提,就是:「刑罰是必要的」。這個前提當然是可以討論甚至是可以質疑的,但我們在此先肯定它。接著,讓我們模擬從「廢除死刑」的角度出發,提出第一條原則:

 

原則一:任何刑罰都不得剝奪一個人的生命權。

 

我們先把它當成是不得違反的最高綱領,不管一個人多麼兇殘地剝奪其他人的生命,我們的法律體系也都不能剝奪他的性命。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採「報復論」(retributionism)的立場,最大的報復也不得上及處死。

 

但光是這條原則似乎不夠。萬一國家權力允許監獄對受刑人的肉體施暴,怎麼辦?好,讓我們再提出第二條原則:

 

原則二:任何刑罰都不得製造一個人肉體上的痛苦。

 

所以除了不得攻擊受刑人的身體外,還要保障監禁環境的衛生等種種條件。有了這兩條原則,我們是否可以再進一步提出第三條原則:「任何刑罰都不得製造一個人精神上的痛苦」?我想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同意。一來,「精神上的痛苦」有太大的模糊空間,更何況基本上被監禁本身就是精神上的痛苦。二來,如果不製造任何痛苦,那麼就毫無「刑罰」可言了。任何形式的刑罰一定伴隨著或多或少的痛苦。所以我們只能保留前兩條原則。

 

接著我們得面對受害者家屬以及社會大眾的憤怒以及對「公平性」的質疑。有人會覺得,無期徒刑的痛苦遠遠無法償還犯罪者的罪行。如果我有權力執行一種刑罰,我會說服受害者家屬說,有一種無期徒刑「比死刑更痛苦」,但是我又不能違反上述兩條原則。甚麼刑罰呢?很簡單:

 

讓受刑人甚麼都不用做。但是,完完全全與他人隔絕。

 

也就是說,受刑人與外界完全隔離,沒有電視廣播,沒有報紙,沒有電腦,不能寫信,不能收信,不能會客。三餐會定時從窗口送進來。這樣,直到死為止。

 

如果犯人精神崩潰而自殺,監獄與這個社會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如果有人譴責這種無期徒刑簡直與剝奪其生命權的死刑沒兩樣,這樣與抵觸第一條原則無異。那麼我會辯駁說:我並沒有剝奪其生命權,我只是「不提供其生存意志」。「剝奪」和「不提供」是不一樣的。前者是扣除原則,後者是添加原則。如果也有人指控我對囚犯的精神施虐,我也可以辯駁說:我並沒有干擾囚犯的心理,相反地,我提供了絕對的平靜。

 

這樣問題就好玩了,從人權的角度來看,我可能是在利用生命權的最底線原則,而在製造一個人的痛苦,同時也滿足了我們的報復。我會跟受害者家屬說,一旦這個壞蛋槍斃了,你們的報復感就在那一刻消失了,仇恨也被淘空了。可是如果一想到這個壞蛋雖然還沒死,但正在無時無刻受這種完全隔離的精神酷刑,那是比監獄更可怕的地獄,你們反而心理會好過一點。

 

當然,這裡有某種主觀認定和修辭策略。搞不好犯人並不會有太大的痛苦。另外一個問題是,如果採取「矯正論」的立場,無期徒刑的意義在哪裡?一個永遠與外界隔絕的人,把他(她)變成好一點的人,對社會一點意義或助益都沒有。對一個終生監禁的人,告訴他(她)繼續活下去是有意義的,這是哪門子的生命意義?或許有人會說,只要對受刑人有意義,就是有意義。這個論點的確是合理的,我也接受,因為這堅守了「效益論」(utilitarianism)的平等原則:「每一個人算為一個,沒有人可以超過一個」。

 

所以,這種刑罰可以在維持受刑人的生命權的同時,卻又讓他(她)喪失求生意志。是不是很棒的處罰?維持其生存權,變成了一種弔詭的狀態。事實上,黑月的某段話或許也透露了相似的立場:

 

「舉個例子,目前奧地利正在開庭審理一件轟動全世界的案子,亦即,一個父親把親生女兒關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24年,跟她生了7個小孩,說實話,如果判他死刑,我的憤怒之心還真覺得太便宜他了,我認為處罰這個今年73歲的父親,最佳的方式是關他到老死。我的意思是,死刑不一定能達到最好的懲罰效果,見仁見智」。

 

(補充:其實這種刑罰確實存在,但都是「非人權」國家。台灣在白色恐怖期間也有這種囚禁形式,而且牆壁都鋪了一層厚厚的海綿,為了防止囚犯撞牆自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607806
 回應文章
生跟死,是超乎人力之外的神聖之事
推薦3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sunism
Lingzi
翔任

以下是我對翔任部落格的文章[交出生命權]
(http://blog.udn.com/diotima/3851254#reply_list)
的回應,把它轉載於此,只是想對''死刑''的思考做一個心路歷程的紀錄:

親愛的翔任,其實我根本不想參與有關''死刑''之辯論,對我來說,廢止死刑是人性朝著光明走去的必經之道,因此,我有意識地選擇了歐洲作為我的居住地,在這裡,如果人們討論如何懲罰極度惡性之徒,其基本出發點是無期徒刑,沒有人會去想到死刑,而人們能夠處於如此水平的共識,不是因為這裡沒有惡徒,不是因為這裡沒有犯罪行為,而是在於人們對於''殺''的進一步覺醒,歐洲人由於兩次大戰的人類大死亡,終於痛下決心,跨出''殺''的道德藉口,人類社會只要把''殺''跟道德連在一起,總是可以使人殺得理直氣壯。

今日台灣大多數贊成死刑的人,就是如此理直氣壯,我老是聽到的千篇一律的說法就是:死刑不可廢除是為了受害者相關的人,以及加害者相關的人。

這也是為甚麼我特別提到樓下13介紹的林義雄家人慘案影片及林奐君的文章(註:請見翔任文章裡的13回應。),林奐君是真正的受害者,在命案發生之後最初幾年,年輕的她,也曾有報復的想法,但是,今日成長的她,卻改變了報復的想法,她今日是一個真正傳播愛的傳教人士(我個人不信任何宗教,但是我對這種擁有真正愛心的宗教信徒無限敬仰!),我想,如果當初她有機會親手殺死兇手,或是有機會贊成對受擒之兇手行之以死刑制裁,今日的她豈不後悔?豈不感到良心不安?

我發覺高呼報復者其實是社會群眾,社會群眾不說是自己贊成死刑,而藉口說是受害者及受害者家人想要惡徒被處死,因為用這樣的藉口可以使自己感覺是執行 正義的道德之士,其實這是借刀殺人,理直氣壯。

受害者及受害者家人的心靈創傷豈是用殺死惡徒的方式可以療癒的?而且把死刑當作是為了受害者及受害者家人才不得不執行的,這等於是讓受害者及受害者家人承受第二度心靈負擔,今天喊殺的群眾,有沒有想到,也許受害者及受害者家人會在許多年後改變報復的想法,而想以另一種與''殺''無關的方式解決他們與加害者之間的''債務''?因此我認為大多數旁觀的群眾才是真正想要死刑的人,而不見得是當事者,給自己戴上正義王冠之群眾,其實是自私的。

有時我甚至覺得,這種群眾喊殺的心理就像是在看一齣電視劇一樣。

另外你提到的猶太教,我認為這是不公平的說法,住在歐洲的猶太人從來沒有因為猶太聖經的教義而反對死刑,我個人不歸屬任何宗教,因此我對所有宗教都採取尊敬的態度,而且贊成死刑或反對死刑,無須跟宗教有關,任何一個人都不願被殺死,這是最基本的人性,甚至連一隻動物都不願被殺死,因此何須把宗教扯進去,以台灣為例,我好像有一個感覺,大概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贊成死刑吧?而這多數群眾贊成死刑跟宗教有關嗎?當然不是。

最後,''保有死刑的國家比較可恥?還是廢止死刑卻對外發動侵略戰爭的國家比較可恥?''人類社會難道就只有這兩種模式嗎?今日人類尚無法放下武器停止用戰爭的方式解決爭執,這並不表示人類社會將來不能進步到無戰爭的文明狀況,而 今日人類尚無法停止戰爭的事實,並不能拿來作為支持死刑的藉口,這可是兩碼子事啊。

生跟死,不是人可以用任何理論產生影響力的,所有的理論只是在滿足生到死之間的猶疑,但是,生跟死,是超乎人力之外的神聖之事,如此簡單而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906454
中國人的古老夢想
    回應給: 翔任(diotima) 推薦7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Lingzi
little sophia
金城王
fen22179
sunism
嘟嘟.
翔任

1) 在奧地利,以這個73歲老頭為例,在審判期間,各相關專家也被邀
請在庭上舉出各行專業評鑑,其中當然包括了心理專家。

這個老頭不僅被判無期徒刑,他還被判必須接受心理治療,意思就是,
他假釋出獄的可能性加倍受阻。也因此,被判必須接受心理治療,並
不表示他特別受優待,而是,他出獄的希望更加渺小了。

2) 人性是極其複雜的,我想,沒有任何科學能夠證明,某個人是所謂
的''蓄意冷血'',或是某個人是絶對的神聖,我的意思是,只要是人,
就沒有絶對的善或絶對的惡,每個人的靈魂裡都混了一些光跟一些陰
影。由於某些外在因素,會促使一個人發揮更多善的成分,或是發揮
更多惡的成分,也因此,這個如何促使一個人發揮更多善的成分的外
在因素,就成了當今社會學的一大課題,至於如何透過改變基因來影
響一個人的行為,我想,這還得等待一大段時間才會有成果吧。

3 ) 關於自殺,只要一個犯人在監禁期間,他就沒有自由自殺,這跟在
學校裡或一個團體裡一樣,每個人的自殺企圖都會受到其他相關人的
阻擋,因為自殺或是成全他人自殺,在人類的社會裡基本上被視為是
不道德的行為,尤其是在信仰基督教的文化裡。

4) 在歐洲,以奧地利為例,整個系統不是開始於犯罪行為之後的補救
工作,亦即如你文中所說的輔導犯罪心理以及投注關懷給受害者家屬,
一個理想的社會型態,應該是避免犯罪行為的發生,這才是最需要投
下大心力大財力的一個大項目,以台灣為例,我總有一個感覺,大家
只是拼命罵社會治安,壞人惡不可赦,殺死還不能洩憤等等,可以說,
大多數人把全心貫注在社會系統的後半部,但是只要一提及社會系統
的前半部,大家就說,我又不是當政者,哪有力量影響社會型態,事
實上,一個天性已經具備了較多邪惡成分的人,處在一個讓他有很多
機會去增加他邪惡成分的環境裡,你想,死刑嚇阻得了這樣的人嗎?
殺了這樣的人,只是暫時滿足了無力的社會感,但是根本解決不了基
本問題,亦即,如何建立一個中國人的古老夢想''桃花源'',在''桃花源''
裡,人性的邪惡成分可以被減到最小,而邪惡成分本就極小的人甚至
可以成為近乎聖人。

當然最後還得補充一句,在奧地利,對受害者本人的投注不會少於犯
罪者,以這個老頭案件為例,受他迫害的女兒及子女所得到的關懷,
例如改名換姓、隱密居住、長期對受害者及其六個子女的心理治療、
六個子女的教育問題以及生活費等等,都包括在關懷範圍裡。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609935
又是悖論~
    回應給: blackmoon(blackmoon) 推薦7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Lingzi
little sophia
金城王
fen22179
sunism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愛玩的猴子...休息中

真糟糕,讀哲學的翔任好像是專門製造悖論的思考機器呢

黑月的回應裡頭有很多可以繼續討論的話題。我先指出一個可能小說家黑月比較會感興趣的。黑月提到文明的監獄系統還得負責照料好囚犯的心理,把罪犯當病人來治療。如果犯人有自殺傾向,那麼還有諮商。萬一有個殺人犯,而且是蓄意冷血的殺人犯,遭監禁之後絲毫不需要心理輔導,因為他「很快樂」,完全「心理健康」很「樂觀地活下去」。所以獄方人員根本不用擔心他會自殘。簡單來說,他「毫無悔意」。那麼,以我們的「正常心理」或良知來看,他是「有病」的,是需要懺悔內疚的。他這種「健康」我們無法接受。因為我們似乎接受的是一個「贖罪」的靈魂。

於是,有個心理諮商師或是牧師、神父之類的都好,開始對他上一系列完整的課程,把他「再教育」為有人性的,有罪惡感的人。結果是成功的,他突然良心重新被挖掘出來,領悟到自己犯下的罪行有多深,於是懊悔不已,不斷譴責自己,以致於屢屢自殺而被獲救。這時,我們認為他精神狀態是「有病」的,處於極端的危險。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會不會變成:精神醫師、神職人員又要開始輔導他,不用這樣恨自己恨一輩子,要原諒自己,他的生命是值得活下去的,即使,他被判無期徒刑,一輩子都在牢中度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真的很弔詭。另外一個問題是,如果社會真的為了一個罪犯投注那麼大量的人力物力來輔導他,我在接受之前,會先反問:那麼投注在受害者家屬的精神輔導的社會資源有多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609891
自由的代價就是讓邪惡也有存在的機會
    回應給: 翔任(diotima) 推薦7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Lingzi
little sophia
金城王
fen22179
sunism
愛玩的猴子...休息中
翔任

這個73歲的老頭在第一審被判了無期徒刑,雖然他的律師積極要為他上
訴,他卻毫無鬥志地接受了這個判決。

我想,他自己心裡也很明白,他在這個社會已經失去了立足之地,也因
此留在監獄裡可能反而比較容易過活。而事實上,即使他被判三十年,
他活著出監獄的日子也非常渺茫。

但是他關在監獄裡真的比較容易過活嗎?也不見得。

在監獄裡頭,犯人之間也有一個小型社會,他們也分了很多等級,而其
中最下等的就是強暴或殺害兒童的犯人,意思就是,這個73歲老頭在監
獄裡頭將受到其他犯人的嘲弄、欺侮、凌辱,也因此監管為了預防發生
這樣的事,必須把73歲老頭與其他犯人隔離。

另外,心理專家認為73歲老頭可能會自殺,因此監管必須特別挑一個可
靠的犯人跟他同住一房,這個同住犯人必須一方面不會排斥老頭,二方
面必須隨時留意老頭是否有自殺的企圖。

同時,法院規定必須對老頭進行心理治療,當然,老頭有朝一日因心理
疾病痊癒而獲假釋的機會等於零,但是,他的心理治療病歷史卻能提供
給犯罪心理學一個病例研究,也未嘗不是好事。

而如果他真的嘗試自殺,他肯定會被關進一間橡皮牆的隔離室。沒有一
個監管喜歡他的監獄裡有犯人自殺,也因此,這種有自殺傾向的犯人總
是會受到特別處理。


當然,監獄裡有醫務室、餐廳、圖書館、健身房……, 犯人也可以看電
視,可以申請在監獄裡工作。換句話說,建造一棟監獄,關一大群犯人,
肯定要花掉國家許多錢。

但是我們人類的文明正是如此進展的,我們已經無法走回頭路,像從前古
代一樣,一個人犯罪,全家族一起陪死,或是隨獄卒高興,可以隨意欺凌
犯人,或是數百個人扔盡大坑裡一次就活埋掉……。

我真的相信,人類的文明是無法走回頭路的,就像我相信人的靈魂會一世
世的往上提昇一些。

最近奧地利的國家劇院正在上演一齣舞台劇,歌德的浮斯特,有一個德國
哲學教授針對此劇描寫的有關人性裡存在的邪惡性質,很簡單地說了一句
話:“自由的代價就是讓邪惡也有存在的機會。”

到底我們該如何用一個平均性的制度來達成最大限度的自由呢?這個問題
似乎自有人類文化以來,從來沒有停止過讓哲學家、社會學家絞盡腦汁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60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