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blackmoon
市長: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blackmoo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十歲,已經離婚了
 瀏覽748|回應2推薦9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little sophia
sunism
蝸居客
約定(十三月)
等候者
ok9
陽光驛站
嘟嘟.
翔任

在阿拉伯葉門共和國,有一個小女孩,她的全名叫娜鳩德.默汗默得.阿里(Nojoud Mohammed Ali),當她八歲那年,她失業的父親把她許配給一個三十歲的男人。

娜鳩德一再對父母表明,她寧可與小朋友在院子裏玩耍,而不願嫁給這個三十歲的男人。

可是,無人理會她的意願,結婚之後,她的丈夫雖然同意,她可以繼續留住父母親家中,直到她滿十八歲,但是他隨時可以把她抓入房裏施以強暴。

於是在結婚兩個半月以後,八歲的娜鳩德決心離家出走,她直接跑到當地的法院大樓尋求協助,一個女律師碰巧在法院裏見到她,聽了她的申訴,問道:"你告訴我的故事是真實的嗎?" 娜鳩德說: "是真實的。" 女律師又問道: "那你打算怎樣?" 娜鳩回答道: "我要離婚。" 於是這個女律師接下了娜鳩德的離婚案件,完全免費。而負責處理此案件的法官把娜鳩德帶到自己家裏暫時居住,直到案件結束後她可以改住到親戚家裏為止。

娜鳩德的女律師不僅向法院提出離婚申請,同時也提出對娜鳩德父親與丈夫的控告。但是根據葉門法律,新娘最低年齡為十五歲鄉下例外之規定,娜鳩德父親與丈夫並沒有觸犯法律,也因此無法處罰他們。

由於法官對娜鳩德的同情,批准她的離婚申請,但是依據伊斯蘭教法之規定,如果女方提出離婚申請,必須付給男方賠償金,因此娜鳩德必須付給丈夫約五百美金的賠償費,這筆費用由支持娜鳩德基金會代付,娜鳩德終於達成離婚願望,年紀十歲。

娜鳩德在協助下,出版了一本書,書名為: 我,娜鳩德,十歲,已經離婚了。

附註: 請參閱與本主題相呼應之黑月部落格文章: 十歳,已經離婚了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297005
引用者清單(2)
2009/02/22 00:06 【blackmoon的部落格】 十歳,已經離婚了
2009/02/22 00:04 【blackmoon的部落格】 十歲,已經離婚了
 回應文章
歸納於"人權主義:名下的:女性主義"
    回應給: 翔任(diotima) 推薦4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little sophia
sunism
等候者
約定(十三月)

很多人一聽到"女性主義" 這個名詞,馬上就聯想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上半期的女權運動,當時女權運動會進行得那麼激烈,是因為男人制定的法律極不公平地壓制女性,尤其在兩次大戦期間,健壯的男人都被徵調上戦場,婦女必須負起賺錢養家的任務,因此真正在維持戦時經濟體制的都是婦女,可是等到戰爭結束,婦女必須把工作職位讓給需要工作的男人,於是又被遣送回家做家庭婦女,這當然引起已經嚐到獨立滋味的婦女的極端不滿,也因此才會有那麼激烈的女權運動。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物質文明較發達的地區,男女不平等的情況當然已經改善很多,但是在物質文明較落後的地區,婦女依舊受歧視迫害,娜鳩德只是一個小例子,其他的例子,例如在非洲有很多年輕女孩被迫行割陰唇之手術儀式,因為非洲男人認為,沒有陰唇的女人沒有性慾望,也因此不會背著丈夫在外頭沾花惹草,在沒有使用麻醉劑以及缺乏衛生條件的情況下施行此項手術, 真是既殘忍又危險!另外有些地區採用石頭活埋的方式來懲罰偷情婦女。

再舉一個令人驚訝的例子,瑞士是一個富饒、無政治波動、無戰爭破壞的美麗小國,但是令人無法相信的是,直到數年前瑞士國會才通過了一條法律條文的修改,這條老條文規定,瑞士有結婚配偶的婦女,必須得到丈夫的同意才可以在銀行開自己的帳戶!!!!

我平日幾乎不使用 "女性主義" 這個名詞,而代之以"人權主義",因為我認為,凡是涉及鄙視、迫害、不公道、不正義........等等都應歸納至"人權主義"之名下。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298633
美名之路
推薦5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little sophia
sunism
悠˙夢(enjoy my life)
約定(十三月)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之前翻過一本書<美名之路>,是巴基斯坦(?)女子受暴的控訴。基本上伊斯蘭國家很多法律是沿襲一千年前部族形式的習俗,時移境遷,留下許多問題,更何況許多男人是打著聖典和部落制度的名號,行暴力之實。當然其中問題很棘手,包括多元價值vs現代啟蒙、女權主義vs宗教傳統,這也是翔任很感興趣的問題,只可惜目前相關的書與報導我還讀得太少,不太敢討論此問題。感謝黑月提供的平台,趁這個機會,我也想多瞭解、閱讀一些。但不管有多少的立場與辯論,一個受苦的生命是活生生的事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1162&aid=3297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