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123長短篇
市長:張爺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123長短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張爺 SAY SO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一灘血故事及訟案的倫理問題
 瀏覽3,111|回應6推薦3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Rebec
早早安(顏俊家)
筆記阿本

引用文章分享慈濟在一攤血事件中表現的整理  / 也談「一攤血」 

               對聲明的看法 / 法官的心證

               看不出自保的理由  /   傳信、傳奇與德行(一攤血故事的幾個剖面)

               正是以道德為依歸

「法律是最低的道德」這句話人云亦云,卻會導出一項相當荒謬的意涵:這暗示著:當一個人犯了法,他就連「最低的道德」都沒有!

這種法律基礎的道德觀,實在不知嚴謹的道德思考為何物!爰針對一灘血訟案,做個簡單的「道德思考」示範:

當慈濟再說這個故事的時候,從未指名道姓,甚至沒說出確切發生地點,而鳳林這家醫院終於曝光,其實是記者私訪查證的結果。那位說出「莊醫師」三個字的關鍵人士正是李滿妹,最無法迴避法律責任又最弱勢的李滿妹。這就是為什麼李滿妹必須在法庭上自保,而慈濟最後選擇承擔法律後果的原因。

當然這件事造成傷害,慈濟當然不能說毫無責任,但我們應該全盤審視一灘血故事的公義性:
一,既然一灘血故事造成該醫生的傷害是因緣偶合、不期然也無法控制的結果,就很難說證嚴的動機不純良,存傷人之故意。
二,復次,問故事行銷的效益:如果以一則真實案例的傳播可以勸募醫院慈善基金,造成大多數人更高的福祉,那麼這種行為堪稱道德上的善。
三,換句話說,無論從「存心」面還是「效益」面,慈濟的一攤血故事傳播在道德上都難有重大疑義。
四,民事判賠的關鍵在於「保證金」名目。但這八千元收費不論叫不叫作保證金,都是醫療行為的「前金」,這已構成保證金的實質。試問現今大家去就診是否有先行付費的?更何況是一筆巨額費用!因此「保證金」名目不管有沒有誤傳,卻不是莊醫師名譽受損的原因,醫療前的巨額收費行為是事實,莊醫師子女以司法硬幹,索求賠償,才是置長輩名譽於不顧。


以上原載尋王之盟。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3927
 回應文章
35載舊事重揭 仍痛徹心扉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bec
筆記阿本

◎35載舊事重揭 仍痛徹心扉 

 

     慈濟原本很刻意淡化「一攤血」事件衍生的效應。而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在積極收集證據過程中,循著塵封已久的歷史軌跡卻一意外尋出一攤又一攤痛徹心扉的血和淚。

     過去,證嚴法師每每道出一攤血的故事,總是還掛念著,當時那位難產的原住民婦人,是否還健在?日子過得好嗎?豈料,三十五年後,真相大白了,卻這般讓人鼻酸。

     一攤血事件發生時,抬著陳秋吟到診所求救的,共有四位壯丁:她的先生潘宛老、養子潘武雄、表弟和鄰居陳文謙。

     目前,這些人只有陳文謙還健在。包括他和陳秋吟的家屬,至今仍都只懂母語和日語,不易溝通。最近,證嚴法師遭遇的「一攤血」官司事件,他毫無所悉。但透過翻譯,他還能清楚回想當時的狀況,並能明確指出,當時所到的診所,位於鳳林火車站附近。

     陳文謙指出,當時,抬著陳秋吟到診所,大家全都累癱了,一切交由陳秋吟的先生潘宛老與醫生溝通,其餘人則不知不覺在診所門口打瞌睡,不過,依稀還聽得到潘宛老頻頻操著日語向醫生求情,還聽到陳秋吟痛苦的呻吟。

     當時,陳秋吟需要大量輸血。以當時的幣值計算,每CC鮮血的成本,至少四元。陳文謙無法明確指出保證金的確切數目,而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筆龐大的數字,他們根本繳不起,只好抬著陳秋吟回家。可是,一行人走到光復一帶,她就嚥氣了;大家也累壞了,乾脆就地歇了一天,隔日才繼續抬著屍體回豐濱。「是我親眼目送姊姊出門求醫。當時,她只簡單蓋著一塊麻布,坐上竹椅,就給抬到城裡去。」陳秋吟的妹妹強調。(轉載自91.12.10中時晚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4034
一攤血/漢人只顧打官司 沒人在乎原住民的苦痛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bec
筆記阿本

(2003/09/07 17:48)記者許允/台北報導

37年前,一場因診所沒收到保證金,而拒救難產婦女,而在診所地板上留下一攤血的事件,在今天,被訴諸於公堂的原因,是證嚴法師與莊姓醫師的後代為「保證金」一事的爭執,而真正在事件中犧牲的原住民婦女-陳秋吟(原住民名稱-力行),卻從無人真正了解她與她家人心中那股無法抹滅的痛。

7日下午2時,由力行的後代家屬-張翎與當年抬力行就醫的族人等,在台北紫藤蘆舉辦一場「還原一個被遺忘的痛,悼念陳秋吟記者會」,希望藉此機會,讓大家真正了解整件事情的真相,並且希望大家聽聽被害者家屬的心聲。整個會場莊嚴肅穆,全場阿美族人以原住民悼念儀式齊唱安魂曲。

當初抬著力行(一攤血事件中的原住民婦女)前去求診的阿公陳文謙說:「最受傷的我們,有誰跟我們道歉?只要我還在,發生過的事實就是真哩,我要講、我要說!那段抬著力行的路,好像昨天才走過一樣,是那麼的清晰,如果莊醫師的孩子能體會當年我們所經歷的痛,他們的想法就不是這樣子了。我們沒有一定要怎樣的對不起,或者是任何的道歉,哪怕是輕輕的握手,給我一個微笑,吃一顆檳榔,喝一杯酒,我們就知道你的心意了。」

陳文謙阿公強調,他們沒有怪過莊醫師,他們的悲傷和眼淚已經埋下了寬恕和不仇恨的心。阿美族部落頭目說:「我們阿美族很窮,沒有錢看醫生,只能求助於我們的巫師,巫師如果也幫助不了,只好將生病的人交給祖先。祖先帶走了力行,我們用哭聲和不捨換來縫補傷痛的傷痕。」

單方面掩飾傷痛的心,似乎對他們說是不夠的,也許只有還原被遺忘的痛,知道對方是在意的,傷痛才能真正撫平,世間才會有真正的公理。如今,力行的後代家屬-張翎與當初抬著力行前往鳳林求診的陳文謙阿公,道出事實與他們的心聲。

他們要還原被遺忘的痛,並且得到應有的尊重,更希望大家能多關心原住民,不要漠視他們的生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4030
邊緣化! 「一攤血」原住民婦女後代:醫師見死不救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bec
筆記阿本

(2003/09/07 19:52)記者許允/台北報導

當民眾都在討論一攤血的「保證金」一事,究竟是誰對誰錯時,卻遺忘了當時事件主角原住民婦女力行(漢名為陳秋吟女士)的生命受到的漠視,37年後的今天,力行的後代家屬-張翎決定站出來,為阿姨大聲說話,為原住民被邊緣化叫屈,並且將一攤血事件還原,讓社會大眾除了對此事的訴訟關心,能對原住民更加尊重與愛護。

想起這段傷痛的記憶,張翎難掩心裡的悲傷說:「力行是我的阿姨,第一次聽到她的故事是我母親說給我聽的。母親一直不願意再提起這件傷痛的往事,母親說:『因為我們原住民沒有錢,繳不出那個保證金,力行阿姨就因為這樣不被醫治而離開了。』我當時心裡這樣想著,為何我們的生命可以那麼被輕視,渺小的令人不在乎?聽完故事後,我因為無奈和惋惜,想將力行阿姨當年的痛,讓每個人都知道。」

然而,當張翎想要更深一點了解事情原由,母親及家人不願再提起此事,只因深怕當初的傷痛會再次加深,張翎說,母親說那是被遺忘的痛,時間會慢慢將它隱藏修復。也許時間能帶走一切傷痛的記憶,但卻帶不走力行當年事件所引觸一般社會對原住民的價值與態度,張翎表示,力行的故事,正代表著所有原住民有過的且同樣的痛。

張翎說:「莊醫師有錯,我們從未提起,但力行阿姨不被醫治的事實,也是真實發生的事。我不知道這個社會公理何在,難道好的人就是要被欺負嗎?如果37年前的那天力行阿姨被救治了,我們一世心存感恩,但事實並非如此。」

37年後,傷痛再度被提起,他們將心拉寬,用寬厚的愛去填補那些有過的痛,現在,只希望得到一個有「愛」的道歉,那不是要原諒誰,而是讓他們感受有人在乎他們。

張翎強調:「事實不該因時間被遺忘,錢可以再賺,生命是挽回不了的,因為醫師見死不救,力行阿姨就這樣跟祖先走了。如果我們不出面將事情說明白,也許整件事情將會被愈抹愈黑,或者是因為時間而被淡忘,社會應該還給原住民一個公道,從古至今,原住民都是被歧視、被漠視,人跟人之間不是應該互相尊重嗎?我們也要特別感謝證嚴法師,總是幫我們說話,因為事實就是事實,永遠都不會改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4009
一攤血/證人陳文謙:「好像昨天才抬著死掉的力行回家」(2003/09/07 18:18)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bec
筆記阿本

記者許允/台北報導

為了讓大眾更了解「一攤血」事件原由,為了將整件事情還原,不讓該是事實的不是事實,非事實的卻成了事實的錯誤繼續,當年抬著力行(一攤血事件中的原住民婦女-陳秋吟)到花蓮鳳林求醫被拒的陳文謙阿公,決定忍著心裡的悲痛,再勇敢的回憶那一條,漫長又看不到希望與盡頭的回家之路。

「一攤血」事件的表面是證嚴法師與莊姓醫師家屬的訴訟案件,但其實事件裡,深藏著令人痛心且終生難忘的故事,以及原住民不公平的被漠視生命。在那個大時代裡,原住民求醫時,一定得繳交保證金,沒有保證金的,只能求助於族裡的巫師,若巫師無能救治,也只能等待祖先將患者帶走。

也許是往事不堪回首,當陳文謙阿公要開始敘述當年情景時,他的眼框泛紅,低下頭頻頻深呼吸,現場沉默了數分鐘,那種痛,似乎深烙他的心底,彷彿歷歷在目,一切昨天才發生……。「37年前的那天,力行他丈夫跑來我家叫我,說力行好像難產,請我和他一起抬著力行去找醫生,我們走了4個小時,在一顆大樹下休息,但力行不斷痛的哭嚎,接著走了將近8小時才到鳳林,這一路上力行的丈夫一直對她說:『到了鳳林那邊就有醫生,你就可以好了。』只是到了鳳林……。」

陳文謙阿公皺起眉頭,一陣沉默過後,他接著說:「我當時在診所旁邊休息,看見力行他丈夫來來回回的與醫生進出診所,最後一趟走出來,是低著頭,哭著對我說:『醫生說沒有保證金,不看力行。』一直到現在,我依然清晰記得,他哭著抱著力行的無奈和無力。回程的路上,那種痛和失望,像針在扎心口一樣,力行哭喊的聲音愈來愈微弱,一路上我們都不敢停下來休息,只想趕快將力行送回去給巫師看。」

「才走到一半,還不到光復的途中,力行的丈夫大聲的嘶吼:『力行走了!力行走了!』我們將力行放下,她的丈夫邊哭邊叫著:『不要睡著!不要睡著!快起來,我們就快要到家了!』但,力行還是跟祖先走了。

「那天開始下雨,下得很大,我們連夜一直趕路,路上不再有任何聲音,回到家已經是隔天清晨,我們的眼淚和難過,又再一次被在家等待的家人激起。哭聲伴著雨聲,我仍舊沒有忘記。」陳文謙阿公突然激動的哭訴著:「原住民就該受這種苦嗎?這個故事只剩下我最清楚,如果我走了,就再也沒有人知道真相了。」滿臉的淚痕與無奈,這段傷痛的記憶,對陳文謙阿公來說,似乎永遠都揮散不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4000
「一攤血」訟案後續發展總回顧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bec
筆記阿本

「一攤血」訟案後續發展總回顧

弘誓院訊65期 / 編輯室

一、92.8.6 一攤血刑事訴訟終結,駁回原告上訴

溫富振╱花蓮報導

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有關「一攤血」被控誹謗案,歷經一年多官司纏訟,花蓮高分院六日以自訴人莊汝貴醫師已無意識表達能力,欠缺訴訟能力,駁回上訴,證嚴法師無罪確定。

一審,花蓮地方法院判決被告證嚴法師、李滿妹無罪。證嚴法師部分因慈濟一攤血故事之書籍,未提及一攤血之發生地點;李滿妹參加記者會主要是單純就慈濟所傳述的一攤血故事作見證,她主動發言內容並未談及一攤血之發生地點,在媒體私下採訪時,雖說出「莊醫師」三字,但未指明莊醫師的名字。 

自訴人莊汝貴的子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花蓮高分院審理,法官張健河86以不符法定上訴程序為由,判決駁回上訴,不得再上訴。

(轉載自92.8.7《中國時報》)

二、92.8.22 「一攤血」民事庭,法官烏龍判案

92.8.24 苦難見證人召開記者會

  對於「一攤血」民事官司,花蓮地方法院於824判決:一攤血這件事是事實,當時原住民因為沒有八千元而未獲醫治也是事實。此案至此應該已是真相大白,但該院卻判決證嚴法師因轉述「保證金」三個字,而應民事賠償原告一百零一萬元,被告律師感到不解、訝異與遺憾,基於澄清最完整的事實,將依法提起上訴。 

  法庭所提供的新聞資料中顯示,本案法院如此判決的用意在於促成雙方日後和解的空間,但既已還原一攤血事實,卻又在「保證金」三個字上改變判決結果,為追求和解而犧牲判決正確性,令人不可思議。

  8月24日下午三點,慈濟基金會於台北靜思書軒舉行記者會,由慈濟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居士主持,邀請「一攤血」見證人李滿妹母女二人、昭慧法師、劉振瑋律師與聶齊桓律師,表達對此判決的看法。

劉律師與聶律師皆對判決內容就法律觀點,提出嚴重之質疑。何居士強調,證嚴法師不是不願和解,但是醫師家屬要求證嚴法師說「一攤血故事並非事實」,法師認為事實真相不容抹煞,所以礙難照辦。

李滿妹女士強調,她當日確實有看到一攤血,而且告知證嚴法師,這是因付不出保證金而被抬回去的原住民產婦所流下的一攤血,所以她不解何以說真話也要被判敗訴。現場並播放當日扛抬陳秋吟女士之原住民陳文謙先生,老淚縱橫憶述往事之錄影帶,在場人士極受震撼。昭慧法師之發言,一方面對民事判決誤導輿情,醫師家屬洋洋得意,而原住民血淚故事卻被刻意遺忘,表達深切之不滿,倡議要為「一攤血」受害人陳秋吟女士立碑紀念。其次亦提醒醫師家屬,不要忘了當初的承諾:「假如父親真有見死不救情事,則願意向國人公開道歉」,請醫師家屬遵守諾言,向國人公開道歉。(昭慧法師發言稿〈疼惜陳秋吟,樹立紀念碑〉,詳見本期本刊頁2526

本次記者會受到極大的重視,各家電子媒體悉數出動採訪,TVBS、中天、三立、東森等四家新聞台並以SNG車作現場全程直播,各家電視台的晚間新聞都詳細播報記者會經過。

三、92.9.7 「一攤血」原住民受害人家屬召開記者會

97日,「一攤血」原住民受害人家屬於台北市新生南路紫藤蘆茶館召開記者會,由原住民作家撒可努先生擔任主持人,當年扛抬受難產婦陳秋吟女士之陳文謙先生現身說法,他提起三十七年前陳秋吟因鳳林診所醫師拒醫而於回途溘然長逝的往事,依然忍不住老淚縱橫。陳秋吟之姪女張翎小姐為只會說阿美族母語的陳文謙擔任翻譯,並於談述母親(陳秋吟親妹妹)因姊姊難產過世而產生的深刻哀戚時,也感傷哭泣。原住民頭目曾榮華老先生亦從花蓮前來台北赴會,證實當日原住民多有因保證金交不出而無法受到醫療照顧之情事。

當日有十四家媒體採訪,TVBS全程現場直播。當晚及翌日之重要媒體,多作大幅報導。此中報導最為詳盡的是97日晚間的網路電子報《東森新聞報》,字字血淚,深刻感人,並附有記者會新聞照片數張。請讀者直接上網閱讀該報許允先生所撰之三則新聞:

邊緣化! 「一攤血」原住民婦女後代:醫師見死不救http://www.ettoday.com/2003/09/07/91-1509803.htm

一攤血/證人陳文謙:「好像昨天才抬著死掉的力行回家」

           http://www.ettoday.com/2003/09/07/91-1509781.htm

一攤血/漢人只顧打官司 沒人在乎原住民的苦痛http://www.ettoday.com/2003/09/07/91-1509753.htm

四、92.9.9 昭慧法師召開座談會討論「上訴VS.不上訴」

99日下午,弘誓文教基金會於福華飯店403會議室召開「上訴VS.不上訴?還原歷史真象,慰藉苦難心靈」座談會,探討「一攤血」民事判決內容,以及慈濟該不該上訴的問題。本次會議由昭慧法師主持,與會來賓有司法界元老賴浩敏律師(萬國法律事務所負責人)、資深醫療法律專家王成彬律師(成大醫院法律顧問)、抗SARS名醫葉金川教授(前健保局總經理、慈濟大學教授)、金恆煒先生(文化評論家、資深媒體工作者)與江燦騰教授(宗教學者)。相關內容,詳見昭慧法師著〈她一人吞下了這盞苦杯〉,本期本刊頁3741

五、92.9.13 昭慧法師拜會證嚴法師,討論上訴不上訴

913日下午,昭慧法師赴花蓮靜思堂,向證嚴法師關切民事案是否上訴之議題。晤談經過詳見昭慧法師著〈她一人吞下了這盞苦杯〉,本期本刊頁3741

六、92.9.17 證嚴法師公開聲明:決定不上訴

917日上午,證嚴法師正式發布公開聲明,決定放棄上訴。是日《中時晚報》與《聯合晚報》均於頭版與內頁大幅刊登法師之公開聲明以及相關新聞。此一公開聲明,本期本刊已全文轉載(頁3436)。

下午,慈濟基金會召開說明會,由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主任擔任主持人,說明「不上訴」之決策考量;李念祖律師依法律觀點表達對判決內容與法官心態之質疑。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居士談述這三十七年證嚴法師一路走來,因不收保證金、國際賑災等等作為,而引起醫界與外界的種種攻訐,依然無怨無悔的心情。講到深刻感人處,林碧玉潸然落淚,在場記者多人亦感動得紅了眼眶。

本次記者會,各家電子媒體與平面媒體均前來採訪,其中民視還出機全程實況轉播。翌(18)日各報均大幅刊載相關消息,各方對證嚴法師此一決定,有高度之讚許。《中國時報》社論〈以大悲憫化解世間仇怨〉,以弘一大師「悲欣交集」的感受來回顧整個過程,對證嚴法師之大悲大願,極表推崇,並感歎原住民受苦者家人應該有最大的聲音,出來為受苦者說一句話。然而卻成了無聲的人,連說話、上法院的機會都沒有。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3989
傳信、傳奇與德行(一攤血故事的幾個剖面)
推薦1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說李滿妹法庭內證詞係為自保,我當然沒證據,只是對他反覆表現進行心態揣摩。但shouminc認同他法院的證詞難道沒有任何主觀揣想?這種考驗證人記憶力和膽識的問題很難水落石出。

有關一攤血故事對慈濟或證嚴公信力損傷與否,就要看我們關注哪個層面,要問宣傳瑕疵是否搖撼了慈濟行願的價值。

這故事裡頭,八千元是真,原住民被請出醫院後死亡是真,一攤血當然也是如假包換,這就足以構成一個道德課題,關於醫事倫理的課題。至於「保證金是或不是」,也僅剩下考據意義,卻與「同情心」無關。不妨礙我們對整個個案的道德思考。

譬如目蓮救母的「傳奇」參雜了更多想像與虛構,這戲折子一再傳唱,並不影響佛學勸孝的本色。

這就是我強調「保證金是或不是,又有什麼差別!?」的原因。這不是話術~~將問題層次釐清就不會誤解了。

以上原載【尋王之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567&aid=3243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