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心的家
市長:瑋晟  副市長: 手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心的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夫妻的心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你永遠是我的半杯水
 瀏覽310|回應0推薦1

瑋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手長

老婆說:親愛的,我就是你的半杯水,我要你活著,活著就有希望。
2002年中秋過後,我和辦公室的趙小寧去省裏參加行業會議,結束後連夜往回趕,為的是參加第二天單位的會議。

因為睏倦,夜深路黑,車至高速公路的一段下坡彎路時,一頭鑽到了路邊的深溝裏,幸好有樹檔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儘管如此,我的重傷仍然沒能倖免,大腿骨折,全身多處血肉模糊,撕裂一般疼痛……

經過搶救,儘管我脫離了危險期,但情況不容樂觀。

災難突然襲來,讓毫無心理準備的我,萬念俱灰。

陶昌瑩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我根本不知道,疼痛使我時而清醒,時而迷糊。

她以為我睡著了,所以和醫生討論我的病情時,沒有隱瞞我。

陶晶瑩小聲問醫生:我老公傷勢最壞的結果會怎樣?

醫生說:只怕他余生都會在輪椅上度過,並且性功能將會有障礙。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大了,也就是說我的事業,前途,還有作為男人的尊嚴將徹底毀於一旦。

不有什麼比這更殘酷的?

我發瘋般撥掉輸液的針頭,對醫生大聲嚷道:我不治了,求求你們讓我去死吧!

陶晶瑩和醫生同時轉過頭來看我,陶晶瑩衝過來死死抓住我的手臂。

我動彈不得,看著醫生把護士喊來,病房裏一霎時亂成一團。

我甩掉陶晶瑩的手:別假惺惺的!

陶晶瑩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她咬住嘴唇,一直咬出血,但並沒有回言。

我和陶晶瑩是2001冬天結婚的。

那時她還在我們單位工作,有一天下班後,我聽到她的辦公室隱隱傳來哭聲,就推門進去,問她為什麼。

她不肯說,我不耐煩地說:你再不走,我就把你鎖在辦公室裏。

她擦了一把眼淚說:我父親得了肝癌,沒有錢做手術,我到處借錢,可沒有人肯借給我,怕我還不上。

我覺得她很孝順,人都會遇到個坡坡坎坎的事兒,於是了惻隱之心,想都沒想就說:明天你到我辦公室裏來拿。

她抬起頭驚訝地看著我,眼淚從她睜大的眼睛裏一顆一顆滾出來,我伸手擦掉她臉上的淚,她沒有拒絕。

她的柔弱與無助,擊起了我心中的愛意,我覺得她需要我的保護和愛,所以毫不猶豫地把打算結婚用的老本借給了她。

後來陶晶瑩一直沒有還上那筆錢,直到我和她結婚時,儘管我是真心愛她的,可我一直懷疑她是因為還不上那筆錢,嫁給我是為了報恩。

結婚前,我跟她說過:如果你不愛我,就不用嫁給我,那筆錢也不用還了。

但陶晶瑩最後還是選擇了嫁給我。

婚後儘管很甜蜜,但陶晶瑩是個生性內向的人,什麼事兒都喜歡放在心裏,從不跟我說,我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她是因為不不上那筆錢而嫁給了我?

還是因為愛我而嫁給我?

這成了我心中的死吉。

按常規,丈夫慘遭不幸,任何一個女人都會無法接受,至少會哭得暈厥過去,可陶晶瑩硬是一滴眼淚都沒掉,相反臉上還挂著淡淡的微笑,一個勁兒地說:沒事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她的冷靜讓我覺得可怕,覺得心涼。

哪怕我不是他的丈夫,只是一個陌路的人,我的慘狀她也不該無動於衷。

她的冷靜愈加證實了我心中的想法——她不愛我,這個想法比身上的傷更讓我疼。


出車禍後,陶晶瑩辭了工作,一直留在醫院裏照顧我,給我煲湯,想方設法搭配營養餐,給我洗澡擦身,給我讀書講故事。

夜裏,我睡著了,她就握著我的手,坐在床邊陪我。

應該說,她盡了一個妻子所有的本分,甚至做得很好,但因為我受車禍的打擊,人變得暴躁而不可理喻,對人生充滿了絕望。

陶晶瑩煮了好幾個小時的湯,晾好了端給我,我看都不看一眼,一下子就潑到地直。

陶晶瑩並不惱,好脾氣地蹲在地上,把瓷片揀起來,不小心割了手,血流出來,花一樣洇紅了紙巾。

然後,她拿來拖布,把地擦乾凈。

她看著我說:是不是湯鹹了,不合你的口味?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覺得這個女人深不可測。

那天,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陶晶瑩把輪椅推過來,並且喊了兩個小護士過來幫忙,費了很大的勁把我弄到輪椅上,然後她推著我出了病房,乘電梯到樓下。

我問她去哪,她看著我笑笑,並不說話。

我悲哀地覺得自已像案板上的肉,到了任人宰割的份兒上。

我做夢也沒想到,陶晶瑩送我去看趙小寧。

對於趙小寧,我的內心充滿了愧疚。

這個女孩純凈得像一潭湖水,我卻利用她喜歡我這點,來報復刺激陶晶瑩,故意讓陶晶瑩知道,看看她的真實反應。

當別人告訴她時,她卻淡淡地笑,充滿自信地說:不會的,他只喜歡我。

陶晶瑩的自信讓我大為惱火。

儘管我和趙小寧只發乎于情,止乎于禮,並沒有做過出軌越界的事情,但她卻被我連累,我的良心深感不安。

住院以來,我一直想去看看她,但面對陶晶瑩,我卻說不出口,只能從別人的嘴裏聽到她零星的消息。

好在趙小寧傷得比我輕,用不了多久就會出院,讓我多少感動一些安慰。

回病房的路上,我心中很不是滋味,費很大的勁才對她說了聲:謝謝!

陶晶瑩停下來,蹲在我的身邊,握著我的手說:別說謝謝,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兒。因為我相信如果是我遭遇人生的劫難,你同樣不會棄我不顧,你會理解我,幫助我,比我做得更好!

聽了她的話,我忽然覺得自已很小氣,眼睛酸澀的,很難受,我問她:晶瑩,你不會恨我吧?

陶晶瑩笑了:怎麼會呢?你做的事兒都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

我把陶晶瑩攬在懷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年來的誤解,委屈全都煙消雲散。

  

漸漸地,我的心情平靜下來,終於敢正視身體殘疾這一事實,並且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在醫生的指導下加強身體鍛鍊,但情況卻一直沒有明顯好轉。

我有些心灰意冷,自暴自棄。

那天陶晶瑩去買東西回來,我沉吟了半天,對她說:我們離婚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陶晶瑩想了想說:可以,但必須等你的傷全都好了,否則我的良心會不安的,希望你成全我。

我忽然有一絲感動。

陶晶瑩的意思是說,我的傷如果治不好,她是不會離開我的。

可醫生說我作為男人的命根子將會有障礙,很有可能再也給不了她幸福了。

一個男人如果能給予女人幸福,還自私地佔有著這個女人,那他還是人嗎?

我的身體殘了,但我的心靈還是健全的。

我堅決地說:不行,我要離婚。

陶晶瑩有些調破地說:那你就想辦法先把身體治好,這是我惟一的條件。

陶晶瑩對我說:我打聽到北京的一家醫院能夠治好你的病,我帶你去好不好?

我說不去,她說:你想想,治好了就可以離婚了,你不會是想反悔了吧?

其實我的內心是矛盾的,我不希望陶晶瑩離開我,但也不忍心拖累她,看著她一天比一天憔悴,我心裏很難受。

我不忍斷掉陶晶瑩的希望,所以任由她折騰,去了北京一家著名的醫院。

2003年秋天,我終於在北京治療痊癒,我是用自已的雙腿走回家裏的,可是到了家,我就傻了眼,屋子裏走對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說這房子早在一年半前就賣給他們了,一年半前剛好是我出車禍半年以後。

我看看身邊的陶晶瑩,忽然明白了,這房子被她賣了,她用房款為我看了病。

我哽咽著說:對不起,晶瑩,現在連家也沒了。

陶晶瑩並不配合我的情緒,笑嘻嘻地說:我等你以後給我買更大的房子,這小房子我早就住膩了。

我一把抱住陶晶瑩,眼淚忍不住落下來。

我重新回到原單位上班,領導說:你真幸運,有一個那麼好的老婆。

她是我看到的最堅強的女人。

我把你出車禍的事告訴她時,她立刻就暈了過去,醒過來後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我提心她到醫院會影響你的情緒,不讓她去,誰知她到了醫院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非但沒有哭,並且還帶著笑容的我慚愧地說:我還以為她是因為不愛我才沒有掉眼淚呢!

領導拍了拍我的肩膀:傻小子,好好珍惜吧!

回到家,我故意嘆著氣對陶晶瑩說:那年你父親得了肝癌,你找我借錢,眼淚嘩嘩地流,怎麼我出車禍,你一滴眼淚也不流呢?

陶晶瑩佯裝生氣不理我,我嘻皮笑臉地糾纏她,她說:我只是想,如果連我都絕望了,你不是更絕望?

所以我不能哭,起碼不能在你面前哭。

一個人最難戰勝的就是自已。

我想起一個故事,是說一個人在沙漠上行走,如果有半杯水,他會想,我只有半杯水,還是我還有半杯水呢?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態。我還有半杯水,說明我至少還沒有絕望,只要給了自已希望,就還有機會。

親愛的,我就是你的半杯水,我要你活著,活著就有希望,不是嗎?

我從來不知道陶晶瑩還有這麼多的細密的想法,看來要了解她還要多花點心思。

陶晶瑩嘆氣:唉,可惜有人的身體康復了,就要和我離婚了。

我跟她耍賴:反正我沒有說過。

老婆,你永遠是我的半杯水,是我的希望,是我的幸福,我要把你喝到肚子裏。


誠致邀請加入『心的家』

http://city.udn.com/10211

健康 慈善 幸福 美滿 南區推廣咨詢 陳睿志 0929120243(台哥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411&aid=308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