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華黃埔論壇
市長:Abr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華黃埔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破解國共內戰之謎 失去的勝利 ( 二) 石齊編輯
 瀏覽309|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國際上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從英美法西方民主國家、德日義三國反共軸心到南鄰新崛起的中國,提到蘇俄都是咬牙切齒,欲滅此朝食而後快。而在二次大戰期間,史達林竟能先與德日結盟,又與宿敵英美結盟,終而在戰後稱霸歐亞,允為地緣政治之奇譚。在如此高超的地緣政治大師面前,杜魯門與他的新外交團隊只是毛頭小子。即使杜魯門有時被蘇聯激怒而有意討價還價,他的爭執也顯得非常無釐頭。例如,他曾經要求蘇聯同意美國在千葉群島設置空軍基地,這個十分怪異而不可能實現的要求在史達林的一頓激烈斥責與反要求在阿留申群島建立同質基地之後偃旗習鼓。

在杜魯門上台之初,美國的外交政策正因為《雅爾達密約》與《德黑蘭協定》而陷入至為難堪的局面,不僅世所矚目的波蘭問題無法突破,在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義大利乃至西班牙的戰後政略也是處處被動。在歐洲問題焦頭斕額之際,《雅爾達密約》在遠東所造成的問題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杜魯門乾脆順水推舟,逼迫中國犧牲。Jg45年6月15日,杜魯門一反羅斯福之欲語還休之愧疚姿態,訓令駐華大使赫爾利將雅爾達密約內容直接面呈蔣公,並粗暴說明美國新政府的態度:

蘇聯為參加對日作戰所提以上各種要求,羅斯福總統在雅爾達會議時曾同意予以支持,杜魯門總統現仍同意支持。謹此奉達,並希遵照為荷。

其實,如此粗暴的為虎作倀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正是因為杜魯、門在外交上的無能,美國並沒有發現國際關係的巨大變化。在日本投降前夕,雅爾達密約其實已經成為蘇俄的巨大陰謀。

五、史達林

杜魯門之所以必需強迫蔣公接受《雅爾達密約》,是因為馬歇爾告訴他攻佔日本本土至少還要再造成50萬美軍傷亡,而他的軍事幕僚估計此次作戰將持續一整年。為了讓前線美軍在1945年返鄉渡聖誕節,杜魯門需要蘇俄儘速參戰。

然而,在1945年7月初,也就是日本投降前一個月,裕仁天皇就已經確定求和停戰方針。鈴木政府表面上雖然仍在堅定高呼本土決戰,但卻已暗中依照天皇旨意開始向同盟國接洽求和,而且日本人也非常清楚自己已經沒有多少討債還價的空間,他們在談判中所能爭取到的條件將不會比無條件投降好多少(註4)。

然而,日本政府在外交試探上卻擇友不智,他們所選擇斡旋和談的中間人正是當時遲遲不願對日宣戰的蘇俄。就在蔣委員長被迫派行政院宋子文院長規率代表團到莫斯科與史達林談判的同時,日本駐俄大使佐藤尚武正積極與蘇俄政府接洽,希望蘇俄能出面安排日本與中美英盟國的談判。

也就是說,日本政府早在美國投下兩顆原子彈的.一個月之前就已經決定投降。美國人既不需再多打一年仗損失50萬子弟兵,也不用擔上率先使用原子武器的罵名,更不需要犧牲中國去拉蘇俄參戰,就旎夠在談判桌上勝利結束太平洋戰爭。

然而,遲遲不對日本宣戰的史達林並不願意見到日本投降,他唯一的理由就是蔣委員長還沒有批准雅爾達密約。

美國之所以繼續施壓要求中國接受雅爾達密約,卻只是為了促使蘇俄參戰。日

本此時若是率爾投降,讓美國無需再對中國施壓妥協,蘇俄在戰後的東亞極有可能完全無利可圖。於是史達林把日本大使的洽降談判硬是給壓了下來。有趣的是,史達林與蘇俄外長莫洛托夫拒絕接見佐藤大使的託詞之一,就是他們正在與中國代表宋子文會談。

面對蘇俄的糢糊推拖,急不可待的日本政府決定派前首相近衛文磨公爵作為特使,攜帶天皇的親筆信親自赴俄,讓俄國人知道日本謀和的誠意。但是在佐藤大使請見史達林與莫洛托夫準備通知近衛來訪消息時,他們兩個卻托詞躲開了日本大使,這次的理由是他們正要參加波茨坦會議。7月13日,佐藤大使終於見到蘇俄的外交部次長,並面交日本政府懇請蘇俄斡旋和平的文件。史達林又拖了5天,才讓蘇俄外交部次長洛佐夫斯基慢吞吞地照會佐藤大使,不著邊際地宣稱日皇通電沒有具體提議,蘇聯政府也「不明瞭」近衛公爵的使命,因而無法答復日本政府的請和要求。

就在佐藤大使繼續致力於讓俄國人「明瞭」日本的求和意圖時,中美英3國在7月26日聯名發表了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報》,但是蘇聯政府既沒有列名《波茨坦公報》,也不具體回應日本的求和試探。被史達林玩於指掌間的日本人完全不得要領,他們甚至一廂情願地誤判史達林已經代日本向中美英3國提出和談條件,而《波茨坦公報》則是中美芙同盟國在得知日本和談條件之後的首次回應!所以《波茨坦公報》並不是氣勢洶洶的哀的美敦書,而是同盟國對日談判討價還價的第一步。

史達林決不能讓日本順利投降。因為就在日本接洽求降之際,中國與蘇俄的談判已經瀕臨破裂。

中蘇談判之所以破局,主因是史達林的得意忘形。既然有兩任美國總統的背書,史達林認為對中國的談判勝券在握,於是他自己又在雅爾達密約之外加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新主張,諸如他想軍事佔領旅順口以南100海哩以內的島嶼(意即佔領長山列島以封鎖整個渤海),又想將雅爾達原本約定為自由港的大連進一步納入蘇俄的軍管。而最讓談判雙方苦惱的,是史達林又天馬行空地提出戰後蘇俄應該得到「戰利品」的要求一即使當時蘇俄根本還沒參戰一而當宋子文要求史達林具體提出戰利品內容的時候,史達林卻又顧左右而言他。史達林的饕餮吃相引爆蔣公的憤怒,蔣公曾親自召見蘇俄駐華大使彼得洛夫予以斥責:「除非將我國政府看作一個沒有常識的政府,否則這種要求(佔領旅順口以南100哩內島嶼)是決不可提出來的。」即使是急於犧牲中國的杜魯門,對史達林新一波的漫天開價也有些看不過去,尤其是與美國利益相牴觸的佔領大連。

作為中國政府的變相抗議,主持對蘇談判的行政院院長兼外交部部長宋子文在7月17日返國並辭去外交部部長兼職,中國與蘇俄的談判已經實質停頓。如果日本在這個關鍵時候順利投降,蘇俄在東亞的野心勢將完全落空。於是史達林必需壓下日本的洽降,和用杜魯門對蘇俄參戰的急切心理讓美國人再次出面把中國逼回談判桌。

事實證明史達林的策略完全成功,杜魯門的確幫著史達林又把中國拖回談判桌,杜魯門在回憶錄中自陳:

我去波茨坦有很多原因,但在我的思想中,最迫切的是要得到史達林個人重申俄國參加對日作戰的決心…,我密切注意俄國和中國的談判。儘管中俄的談判拖了很久,我們還是希望我們的兩個盟國能夠達成協議。史達林曾經說過,除非中俄達成協議,俄國將不會對日作戰,為此我敦促蔣介石恢復莫斯科談判。

於是杜魯門在7月24日語帶威脅地致電蔣公,要求他趕緊將宋子文派回莫斯科的談判桌,以免中國還要再進一步吃虧:

余曾請閣下執行雅爾達協定,但余未曾請閣下作超過該協定之讓步。如閣下與史大林對雅爾達協定之正確解釋意見不同,余望閣下設法使宋氏回返莫斯科,繼續努力以達到完全諒解。

而就在杜魯門威脅蔣公的3天之前,日本外相東鄉茂德訓令佐藤大使,急切地要他進一步照會蘇方日本懇切要求結束戰爭:「近衛特派使者使命是奉天皇意旨,請求蘇聯政府盡力斡旋和平以結束戰爭……。」

既然美國人肯愚蠢到繼續為史達林出力,把中國逼回談判桌,史達林就更不想讓日本投降了。在波茨坦宣言公佈之後,史達林繼續無限期拖延對日宣戰的時間,也繼續無限期拖延日本委托求和的外交試探。在美國投下原子彈之前,佐藤轉達的求和試探從來沒有得到蘇俄政府的具體反贖,而此時已經做好「無條件投降固屬難堪,但結果也只能落到接近無條件投降」心理準備的近衛文磨也從來未能成行。史達林唯一願意積極投注心力的大事,就是在談判桌上操刀痛宰中國。於是傻呼呼的日本人從7月上旬一路等到8月8日的子夜。

8月8日是蘇俄外長莫洛托夫指定與佐藤大使見面的時間。當終於等到莫洛托夫的佐藤大使急切地要詢查盟國對日本投降條件的進一步回應時,莫洛托夫卻毫無預警地突然對他宣讀蘇俄對日宣戰的照會。

也許是出自對美國與英國的嘲弄,在《波茨坦公報》於7月26日宣佈之後,史達林瀟灑地在28日的會議中對杜魯、門與英國新任首相艾德禮公開日本政府的求和聲明,並且告知這兩位在國際關係領域還屬新手的盟國領袖,他已經代為拒絕日本的洽降提議。新手上路的杜魯門向史達林致謝,因為他已經得到報告,東京的廣播電台將《波茨坦公報》斥為「不值得考慮,荒唐而無禮」,所以他認為日本委托蘇俄謀和之舉明顯只是緩兵之計。

既然美國總統愚蠢到寧可相信日本為了鞏固民心而作的廣播宣傳,而不願追問日本究竟想經由蘇俄提出什麼樣的和平條件,美國仍然需要蘇俄參戰。於是中國必需回到史達林的談判桌上,為了杜魯門的愚蠢作壯烈的自我犧牲。

事實上,日本此時經由佐藤大使向蘇聯所提出的和平條件,只是一個體面的下台階:「避免無條件投降的方式,只要名譽和生存得到保證,寧願在廣泛的妥協條件下結束戰爭。」

也就是說,日本在實際條件上已經到了什麼都可以談的程度,而日本也的確做好所爭取到條件比無條件投降好不了多少的心理準備。事實上,日本的和談底限不外乎保存天皇,不要讓日本徹底亡國。而這也是同盟國的受降底限。在日本無條件投降之後,同盟國既沒有讓日本一嚐亡國之痛,也沒有廢止其天皇政體,只是為日本制定了一本不得再度武裝的新憲法。

因為杜魯門的愚蠢,美國承擔了率先使用原子武器的惡名,中國被重新逼上談判桌,而已經決議求和的日本也得不到投降的機會。

為了讓中國知道厲害,史達林加重了在新疆的侵略腳步,在1945年l月底佔領伊

寧之後,「東土」偃旗息鼓長達牛年,但在宋子文院長返國之時,東土卻不失時機地「恰好」在莫斯科的中蘇談判瀕臨破局的7月再度起事,大鬧北疆。當宋子文在會議中要求史達林停止軍援新疆叛軍之時,史達林在中國代表面前裝瘋賣傻。他堅定否認蘇俄在新疆事變中的責任,宣稱蘇俄絕對沒有提供一槍一彈給新疆的叛軍,他甚至告訴宋子文,新疆叛軍的武器也許是從中國本土甚至印度得來的!

經由北疆的烽火再起,史達林的心意準確無誤地傅達給蔣公。不達到壓迫中國同意雅爾達密約的目的,他絕不會善罷甘休,必要時不惜訴諸武力,就從新疆開始!

就在抗戰勝利,薄海歡騰之時,蘇俄西犯新疆,東假對日宣戰之名入侵東北熱察綏蒙,橫掃已經投降的關東軍。而急於結束太平洋戰爭的美國卻態度曖昧,甚至為虎作倀,將中國逼上喪權辱國的談判桌。就在這一刻,蘇俄對中國的侵略符合美蘇兩大強國的共同利益。如果蔣公的處置稍有問題,冒然激起反蘇情緒甚至對俄戰爭,勢將同時開罪東西兩大強權。

很難想像中國與蘇俄開戰將是什麼樣的結局。當年蘇俄紅軍的T-34橫掃了半個歐洲,而中國卻連腳踏車都做不出來。蔣公手裏唯一足以抵抗蘇俄的籌碼就是利用中美同盟。只有拉住美國,讓史達林明白侵略中國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才有可能制止蘇俄的野心。然而,在《雅爾達密約》的談判中,美國卻成為史達林的急先鋒,務求中國一彈不發接受彷彿戰敗國的屈辱條款而後已。在抗戰勝利的8月,西路是新疆北部的三區動亂,東路是綏遠、熱河、察哈爾與東三省的蘇俄大軍。史達林毫不保留地向蔣公展示他對華作戰的實力。中國在軍事與外交上已經陷入絕境。

而就在這最艱難的時刻,中共也鬧了起來。

六、中共

日本剛剛投降,急不可待的蘇俄已在整個中國北境再次燃起烽炯。蘇俄的大舉進軍讓中共極度振奮,狂喜的中共高層相信這將是蘇俄援助中共奪天下的開端。在得知日本投降與蘇俄入侵之後,1945年8月ll日,在抗日戰場上蟄伏長達3年的中共由朱德出面,以延安總部的名義頒佈延安總部命令第2號與第3號,這是延安在日本投降之後第一個具體的戰略方針,反映出中共完全依附蘇俄的戰略構想(註5):

延安總部命令第二號(1945年8月ll日3時)

為配合蘇聯紅軍進入中國境內作戰,並準備接受日滿敵偽軍投降,我命今:

一、原東北軍呂正操所部由山西綏遠現地向察哈爾熱河進發。二、原束北軍張學思所部由河北察哈爾現地向熱河遼寧進發。三、原東北軍萬毅所部由山東河北現地向遼寧進發。四、現駐河北熱河遼寧邊境之李運昌所部即日向遼寧吉林進發。

延安總部命令第三號(1945年S月ll日9時)

為配合蒙古人民共和國軍隊進入內蒙及綏察熱等地作戰,並準備接受日蒙敵偽軍投降,我命令:

一、賀龍所部由綏遠現地向北行渤。

二、聶榮臻所部由察哈爾熱河現地向北行動。

雖然蘇俄的援助是中共奪取大陸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在日本投降之際,中共對蘇俄的殷切盼望卻只是一廂情願。即使相關史料眾多,但卻很少有人龍注意到當年蘇俄與中共關係之惡劣。

蘇中兩共交惡的主因來自中共的消極抗戰。在德國進軍蘇俄之時,蘇俄急盼經常自稱是「抗戰主力」的中共能改變一貫游而不擊的消極戰略。中共若能在華北的抗日戰場發動主力攻勢,牽制此時很有可能乘機北進的日軍,蘇聯就能夠避免被德日兩面挾擊的危險。然而,一貫游而不擊的中共卻在蘇俄危急存亡的關頭依然故我。在蘇俄的呼籲最急切之時,毛澤東幾乎完全停止對日作戰,而將精力用在「整風」與「搶救運動」之黨內整肅,以及打擊國軍的「反頑」作戰。

中共如此不講道義的作法引起了俄國人的憤怒,抗戰時期史達林派駐延安的監軍,共產國際駐中共聯絡員彼德.弗拉基米洛夫對中共的消極抗戰有入木三分的描寫(註6)。在弗拉基米洛夫筆下,中共"低估了蘇聯的軍事力量,過高估計了德國人的戊就。因此他們得出了蘇聯可能會戰敗的結論,從而拒絕由八路軍和新四軍對日作戰。他們暗示,他們的觀點又一次證明,不惜任何代價保存實力的理論是正確的,看來甚至不惜背信棄義。」

在抗戰最艱難的年代,弗拉基米洛夫奔走於中共各根據地,親身觀察到的中共消極抗戰保存實力的貞相。共區普遍游而不擊,而將力量用在抓內奸的內部肅反。延安邊區種鴉片販賣,各地共軍汲汲於對日佔區走私做生意。弗拉基米洛夫在1942年5月到延安工作,在他監視中共的4年之間,中共根本不願對日作戰。在此期間,中共最大的抗日「戰績」是在美軍觀察團駕臨延安時大肆作假丑表功,以求巴結美援。而據弗拉基米洛夫報告,這些向美國人展示並大幅提升中共國際形象的煌煌戰報,都是任意灌水編造的產物!

因為中共在蘇俄最危急的關頭表態是如此惡劣,史達林在入侵東北之初壓根就不想援助中共坐大,他甚至想讓中共像法國或義大利共產黨一樣向政府交槍了事。在進軍東北之時,史達林完全不理睬中共,而另行準備了一支由蘇俄訓練多年的中韓部隊「蘇聯紅軍步88旅」,作為配合蘇俄佔領東北與韓國的偽軍與偽政府。這支只有4個營的小部隊對東北戰局發揮了深遠的影響。步88旅的主力是周保中所率領的原東北抗聯第2路軍,他們對東北的豐富地理人文知識成為蘇俄能迅速佔領東北的關鍵。作為酬報,蘇俄讓周保中搶佔當時的偽滿國都長春,鞏固了日後中共賴以為內戰後方的北滿根據地。

雖然在史達林對中共的政策轉變之後,周保中部被併入中共,並沒有發揮紅步88旅建立偽政府的功能,但是這支蘇俄偽軍卻在韓國大放異采。紅步88旅第l營營長的名字是金日成,他在蘇俄的協助下開創的北韓金家兩代王朝持續至今。

雖然史達林擺明了不理睬中共,但是中共卻必需依賴史達林才能打天下。於是中共在1945年下半年戰略部署的主要方針就是不顧難堪,死乞白賴地儘量把部隊往北開,希望造成既成事實,以得到蘇俄的援助。即使蘇方曾派代表到延安通知中共高層不要北上擾局,延安的中共中央卻依然堅持將其熱臉貼上蘇俄的冷屁股。不管俄國人願不願意,中共就是吃定了史達林不至於對中共開火,硬是要巴結上去。

延安從各地抽調出來直接搶運東北接受蘇俄援助的共軍多達10萬人(大多是徒手),其他部隊也儘量北靠或建立與東北的水陸交通線,以便接收蘇援與蘇俄的掩

護。他們高唱著全球共產黨統一的《國際歌》,扛著紅旗開進東北,擁抱莫明其妙的俄軍。毛澤東甚至一度想把中共的大本營遷到熱河省會承德,以便就近依靠蘇俄(註7)。

就在毛澤東前往重慶參加和平談判期間,中共中央進一步具體策定「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完全放棄了抗戰後期進軍長江以南爭奪地盤的戰略,將長江以南散佈在浙東、蘇南、皖南與廣東的共軍全部收縮回長江以北,將山東的共軍主力海運到東北接受蘇俄提供的裝備,並且以全力在蘇俄紅軍撤退之前「完全控制熱察兩省,發展東北我之力量並爭取控制東北。」(註8)

在這蘇聯全線入侵,國難當頭的時候,興高采烈北進與俄軍「會師」的中共的下一步行動究竟是什麼?

雖然中共堅定自稱自己是「民族主義者」,但是在蘇俄與日本簽訂《日蘇互不侵犯條約》之時的一則軼事,卻證明滿口「民族統一戰線」的中共在必要時能夠將蘇俄的利益置於中國利益之上。

1941年4月13日,日本與蘇俄簽訂了《日蘇互不侵犯條約》,蘇俄不但承諾在中日戰爭中保持中立,甚至承認偽滿洲國,以換取日本對外蒙獨立的承認。《日蘇互不侵犯條約》違背了1937年8月簽訂的《中蘇互不侵犯條約》,對當時正艱苦獨立抗戰的中國無疑是一大打擊。蘇俄的背盟之舉遭到全中國輿論的一致抨擊’國民政府也提出抗議,聲明「中國政府與人民對第三國間所為妨害中國領土與行政完整之任何約定決不能承認。」

然而,中共卻在此時挺身而出,大張旗鼓地為蘇俄嚴正辯護。是年4月15日,重慶新華日報的社論《論蘇日中立條約》,讓群情激憤的讀者們跌破眼鏡:

這次蘇日條約中附帶的宣言提到偽滿及外蒙古人民共和國的事’這不是蘇日過去的關係上久已存在的事實。張鼓峰諾門坎戰鬥時蘇日軍隊便是在蘇聯滿洲及外蒙古邊境地方作戰的,所以以後停戰及劃界委員會也是有外蒙古人民共和國及偽滿代表參加的。現在這個宣言一方面是結束了過去這個有關滿蒙的挑釁,另一方面也便是保證了這兩方面的今後安全,這絲毫不能也沒有變更中國的領土主權。尤其是蘇聯聲明不侵犯「滿洲國」之領土,只是在說明蘇聯不以武力侵犯滿洲,不能即解釋蘇聯已正式承認偽滿之獨立的國家地位,更不能解釋可以妨礙我們收復東北……。

3天之後,由毛澤東親自起草的《中國共產黨對蘇日中立條約發表意見》,更是將蘇俄承認偽滿洲國之舉捧成救贖世界的壯舉!

蘇聯根據其一貫和平中立政策,於4月13日與日本簽訂了中立條約,這是蘇聯外交政策的又一次偉大勝利。這個條約的意義,首先在於鞏固了蘇聯東面的和平,保證了社會主義建設的安全發展。而蘇聯的這種和平與發展,也即是全世界勞動人民與被壓迫民族的利益……。

中共的奴態連一些他們自己的外圍團體也看不過去。抗戰前因為被國府逮捕而大名鼎鼎的救國會七君子就曾聯名致信史達林抗議,一時間使中共的處境非常尷

尬。在中共建政之後,七君子之中領頭寫公開信的王造時因「歷史反蘇反共」飽受折磨,終而在交革中被鬥死獄中。

然而,中共大舉北進的危機並不僅止於口水戰。歷史證明,深深依恃蘇俄的中共可以為著蘇俄利益將槍口對準自己的同胞。在1929年蘇俄入侵東北的中東路戰爭中,滿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中共曾經結結實實地幫俄國人打了一回中國人。日後成為中共元帥的葉劍英與劉伯承在蘇俄遠東軍參謀部親自參加蘇軍對華作戰的參謀作業,日後戌為中共外交部長的伍修權在蘇軍中擔任戰地宣傳工作(他鼓動老百姓搶掠政府糧倉,用示蘇俄對華人德意),日後成為毛澤東親信秘書的師哲是當年蘇俄於中東路戰後整肅境內華人的格別烏幹將,而被中共捧為東北抗日英雄的周保中則加入國際旅,直接參與對滿州里的攻勢,為著蘇俄利益痛擊自己的中國同胞(註9)。

在中共的大力幫助下,知己知彼的蘇軍在黑龍江戰線大獲全勝。是役東北軍部署在札蘭諾爾至滿州里國防線的守軍步15旅與步17旅先後覆沒,步17旅旅長韓光第將軍與兩位團長壯烈殉職,步15旅旅長梁忠甲被俘。張學良不得不簽署喪權辱國的《中蘇伯力會議議定書》,承認蘇俄在中東鐵路的權益。而在中東路戰爭中,被蘇俄侵佔的黑瞎子島領土問題則成為中蘇邊界的懸案,一拖80年,直到2008年才以中共與俄羅斯各佔一半解決。假使蘇俄進軍新疆與東北之意在於對中國發動真面目戰爭,中共會不會重新打起中華蘇維埃的鐮刀斧頭旗與史達林肖像,擔任蘇俄侵略中國的急先鋒?

貳、壯士斷腕一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1945年9月9日,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在南京代表中國戰區統帥接受日軍投降。9月10日,陸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冷欣將軍飛返重慶,向蔣公呈獻日軍降書,八年抗戰在此時正式宣告勝利結束。而就在這表面上勝利光榮的一天,北部國境的危機卻達到最高點。蔣公在強顏歡笑接過日本降書的同一天,於日記悲憤策定必要時將暫時犧牲新疆以確保收復東北的慘烈戰略(註10):

甲、(俄國)在引起新疆問題,轉移我對東北之注意力,以貽誤我接收東北之時機;乙、彼以新疆問題為口實,不履行交還東北之義務;丙、以此威脅我中央,暗助共匪交涉;丁、至助長哈匪多佔地盤,以為將來造成事實,以償其侵新之野心,則尚在其次也。由此決定對此之方針:(一)新疆即使淪陷,只可暫時忍受,不能立即作積極之抵抗;(二)外交與宣傳只作應有與合理之表示,而不加以剌激,勿使其有所籍口;(三)對新疆政治與宗教之改革則作積極之準備,此時應以全力接收東北與各省市軍政為第一要務也。

蔣公在抗戰勝利的一刻對蘇俄入侵的處理方案與他在抗戰前飽受批評的對日戰略幾乎如出一轍。在外敵洶洶進逼,而本國國力尚遠不如敵人之際,蔣公的戰略是務實出發,暫時忍辱退讓,安內攘外’以爭取建軍備戰的時間。

時空於抗戰勝利之際彷彿倒流8年,回到了抗戰軍興之前政府被譏諷為「不抵抗」的屈辱歲月。「和平末到根本絕望時期,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此時的新疆正彷彿14年前被日本侵佔的東北三省,此時的東北則彷彿當

年危在旦夕的華北。抗戰八年的勝利換來與戰前雷同的危難,只是此時在北境張牙舞爪的侵略者,由膽大無腦的日本換為深沉陰驚的蘇俄。

今天已經很少有人知道抗戰勝利之時曾經有過這麼一段危局。因為就在蔣公定下必要時放棄新疆決策的半個月之後,北方的漫天烏雲突然間一掃而空,風晴雨霽。東西兩線的170萬俄軍驟然停下侵略腳步,一場即將板蕩中原的危機就在一般民眾全無覺查的不動聲色之間被蔣公輕輕化解,成為罕為人知的秘辛。

在新疆,叛軍在9月上旬掠取三區全境之後,史達林繼續鞭策他的偽軍加重侵略力道。波里諾夫率領新疆民族軍轉鋒南下,直指新疆省會迪化,並迅速突破國軍部署在烏蘇至精河間的薄弱防線。烏蘇縣城在激戰後失守,精河守軍暫45師進退失據,在撤退中全軍覆沒。在全疆人心惶惶之際,蔣公嚴令死守迪化,當時坐鎮迪化的第八戰區司令長官朱紹良上將也已經慷慨宣示與城共存亡。在迪化,所有堪任作戰的人員全部被動員守城,包括中央軍校第九分校、中央警校第三分校與新疆省訓練團的學員生、地方警察以及由迪化附近各縣臨時招募的哈薩克族自衛隊。蔣公緊急抽調青海的回族騎兵騎5軍馳援北疆,並指派能力卓越的郭寄矯將軍入新,在距離迪化130公里的瑪納斯河部署最後防線。

9月15日,新疆民族軍推進到瑪納斯河一線,並試圖爭奪瑪納斯大橋。國軍焚橋拒戰,北疆戰局到了最後關頭!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的一刻,氣勢洶洶的波里諾夫卻突然停下兵鋒,屯兵於瑪納斯河西岸開始構築工事與對岸的國軍對峙。

當時親自在瑪納斯河前線擔任第一線防務的新46師第l團第l營營長張大軍回憶道:「自從46師開赴第一線後,河西的敵人沒有怎樣作大的進攻,僅是一種小接觸。在戰爭的觀點上說,這不算是作戰,而是相互的游擊以爭取時間,這樣一直遷延到該年的10月……。」

在此同時,東北的局面也驟然開朗。一向喜歡透過美國人傳話的史達林於8月:30日召見美國駐蘇大使哈利曼,要他經過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向蔣公遞來第一束橄欖枝。史達林非常清楚蔣公心中最為焦慮之事,在與美國大使的談話中,他向美國人打了包票,俄軍不但會尊重中國對東北的主權,如約退出東北,而且史達林還明言絕不會乘機與中共會盟侵略華北(註ll):

史言,蔣委員長曾懼紅軍進入張家口及北平區域,並與共黨聯合。彼已向蔣主席保證俄人無意佔領上述城市……

在史達林與美國大使談話的同時,侵入東北的俄軍謹慎地將其兵鋒挹留在山海關以北。進掠察哈爾與熱河的蘇蒙聯軍雖然協助中共攻下了長城以南的張家口,讓史達林的承諾打了個折扣,但俄軍於其後的行動卻也能謹慎地遵守不越過長城一線的默契。在負責熱察綏3省作戰的第十二戰區司令長官傅作義派聯絡官與蘇蒙聯軍接觸時,蘇軍代表清晰陳明其作戰區域「只限長城線以北地區」(註12)。

為了避免被熱切的中共直接拉進國共內戰,蘇俄甚至主動將長城線上的偽滿熱河省與錦州省(遼西走廊)移交給中共,在俄軍與國軍之間建立起緩衝區,以免與當時正振旅北上挺進東北的國軍正面交鋒。10月9日下午4時,東北行營副參謀長董彥平將軍的專機在長春大房身機場降落,代表中國對東三省的接收作業正式開始。

這峰迴路轉的驚喜轉折,來源於蔣公能窺破美蘇的根本利害,而在外交上壯士斷腕的決心。

一、上兵伐謀

蘇俄在8月9日的倉促參戰打亂了史達林先逼中國妥協而後對日本宣戰的如意算盤。依據《雅爾達密約》,美國之說服中國接受蘇俄要索的義務以蘇俄對日宣戰的前提,蘇俄的長期按兵不動(甚至遲遲不願在口頭上對日宣戰),也就是等著蔣公在美國的壓力之下同意簽約。但是在日本投降的可能性明顯因為廣島長崎原爆而大增之後,同時玩弄中美日3國的史達林卻在一夕之間失去了時間優勢。他必需搶在日本投降之前參戰,以免被取消戰後於東亞搏奕的參賽資格。於是他只好放棄先行逼迫中國讓步的設想,在中國代表簽約之前先行對日出兵。

日本在8月10日,也就是蘇俄出兵東北的第二天宣佈求降。當然,飽受史達林玩弄的日本人這一次不會再經由蘇俄轉達他們的求降照會。8月10日上午7時,日本政府將求降照會電傳其駐瑞典公使岡本與駐瑞士公使加瀨,訓令兩位公使經由瑞典與瑞士兩個中立國向同盟國傳達其求降照會(在照會的第一段,含恨忍辱的日本政府還不忘憤怒指出,他們早在數週之前就已經請蘇俄出面斡旋求和)。在10日夜間,日本同盟通訊社又對世界廣播其請降照會。

經由國際廣播,日本的投降照會在第一時間傳達到同盟國。在收聽到日本廣播之後,美國政府立即以國務卿貝爾納斯之名撰成回應日本請降之照會(貝爾納斯照會),並在正式答復之前先發給中、英、蘇3國徵詢意見。而在收到日本求降廣播以及美國徵詢盟國對貝爾納斯照會意見的電報之後,氣急敗壞的史達林在一個小時之內安排了與中國代表團的會晤。緊急開始的深夜會談長達兩個牛小時,依據宋子文與新任外交部部長王世杰在10日午夜的報告,史達林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中國「願否續談訂約事」。

中國代表團的態度讓乎史達林喜出望外,宋子文不但告以願意繼續談判,而且還希望儘早簽約。當中國代表團告以願意續談之後,鬆了口氣的史達林一反常態,自動將他於雅爾達密約之外諸多亂七八糟的新要求一概取消,以期談判能儘快完成(註13)。在兩個半小時的深夜會談結束之後,史達林才讓幕僚連夜寫稿,正式回復美國對日本投降照會的意見。

依照《杜魯門回憶錄》,美國在美東時間8月10日7時33分收到東京電台廣播的投降照會。考慮到夏令時間與時區問題,日本廣播投降聲明的時間應為東京時間10日20點33分左右,即中原標準時間10日19點33分與莫斯科時間14點33分。美國在美東時間14點擬定對日本回復,並立即致電各同盟國徵詢意見,此時即莫斯科時間之10日20點左右。而依據宋子文報告,史達林與中國代表團會晤的時間為莫斯科的夜間21時。宋子文與王世杰報告指出,史達林的緊急會議長達兩個半小時,即會議於莫斯科時間10日深夜23時半左右結束。而史達林對美國照會之正式回復在莫斯科時間8月ll日子夜2時。也就是說,史達林在收到美國徵詢意見的照會之時,他的當下反應就是找中國代表團,並在一個小時之內與中國代表團會面。在得到中國代表團肯定的答復之後,史達林才開始草擬回復美國的電報,在3個小時之後回復美國。由此足見,史達林對於對日作戰的唯一考量,就是戰後能否得到《雅爾達密約》的利益。

換言之,就是蔣公願不願意簽字。

3天之後,附帶承認《雅爾達密約》各項犧牲中國利益條款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在莫斯科簽字。國民政府同意外蒙舉行獨立公投,中長鐵路由中蘇共管,大連開為自由港以及旅順口海軍基地由中蘇共同使用。而同意這些不平等條款的對價條件則是得到蘇俄不作進一步侵略中國的承諾。包括蘇俄政府尊重中國對東三省的主權,對新疆事變採取不干涉中國內政原則,以及蘇俄之任何「道義上與軍需品及其他物資之援助」只提供給中央政府。

當然,最後一條並不代表國府希望從蘇俄取得任何「援助」。據當年主持擬定對蘇談判條款的中央設計局秘書長熊式輝將軍回憶,這個條款主要目的在要求蘇俄變相承諾不支援中共。

日本投降的喜訊沖淡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屈辱,割讓外蒙並沒有引起國內輿論大嘩,而此時正對蘇俄搖尾乞憐,急欲取得蘇俄援助大打內戰的中共對《雅爾達密約》的實現自然也是噤不敢言,不致於乘機發動輿論撻伐政府。於是蘇俄就在不動聲色之間,將類似於戰敗國的屈辱強壓於一個位列同盟四強的戰勝國。

表面上看起來,蔣公的退讓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內得到具體回報。蘇俄的所有承諾不是跳票就是打了折扣:大肆搶掠的俄軍百端阻撓國府接收,拖了整整10個月才撤離東北。國府對東北的部份接收純粹是靠武力打出山海關才得以實現;蘇俄對國民政府自然不會有任何援助,而他們在撤離東北之前已經悄悄扶助中共在東北坐大,甚至放手讓中共架走了國府派到俄軍佔領區接管政權的省主席(吉林省代主席王寧華氏於1946年4月於長春被劫持。王主席抗節不屈,死於中共的佳木斯監獄):而在俄軍撤出東北之後,賡續不斷的秘密援助更使國共兩方軍強弱易勢,終而造成大陸全面淪陷;在新疆,蘇俄雖然故作姿態,出面「調停」自己扶植的偽軍,但蘇俄的「調停」卻遲了足足一個月。

北疆最激烈的作戰發生在《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簽定之後,在這一個月之間’蘇俄不但不自制,反而變本加厲。9月7日(即中蘇條約簽約後的第3週),蔣公收到蘇俄轟炸機轟炸烏蘇守軍的報告,眼見自己的讓步並沒有遏止蘇俄明目張膽的侵略,蔣公一時間大受剌激。他在日記中寫道:

俄機轟炸烏蘇消息,始甚驚駭憤激,繼則依據理智研究,漸臻平定,最後乃一本理處之,而以禍為福,即禍兮福所倚也。(註14)

雖然史達林在簽約之後有意繼續混水摸魚,但是蔣公的抗俄方略卻從另外一條間接路線不動聲色地逐漸奏效。

蔣公忍辱同意雅爾達密約,無疑為美國人省了不少麻煩。雖然俄國人參戰的時機頗讓杜魯門不齒,但是中國利益的犧牲卻是美國白紙黑字的承諾。而在日本迅速投降之後,不甘心平白犧牲的中國必然不會同意雅爾達密約,這就使美國對蘇俄處於自毀條約的不利態勢。杜魯門在戰後東亞地緣戰略的第一要務是防止蘇俄勢力南下。如果美國在東亞的外交處境因為雅爾達密約而陷入被動,此時已進軍東北的蘇俄必然乘機推翻勢力範圍的默契而大起要索,繼續要求共管韓國與日本,甚至會如同建立波蘭政權般先斬後奏。而國府出人意外的迅速妥協則為美國搬開積極主導戰後東亞局勢的絆腳石,使美國得以放手積極主導東亞的戰後格局,這無疑是蔣公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321&aid=558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