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華黃埔論壇
市長:Abr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華黃埔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破解國共內戰之謎 失去的勝利 (一) 石齊編輯
 瀏覽584|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破解國共內戰之謎 失去的勝利

第一部 國軍自毀長城之路 霍安治 著 老戰友工作室

國魂系列

編者序

國共內戰,發生於60餘年以前,此一重大歷史事件的結果,導致了現階段海峽分裂分治的局面。在遙遠的年代中,本議題曾經一度是臺灣的禁忌話題,但隨著80年代中期解嚴以後,大量的中共出版品的解禁,一時間湧現了眾多的「反面」文獻,遂供給了研究者頗眾的材料,能夠讓其悠遊於國共內戰的戰史之中。

只是在這樣一種百花齊放的多元環境之下,對於國民政府/國軍、乃至蔣介石在大陸時期的相關歷史題材上,卻出現了一種很奇特的現象,頗值得玩味。在臺灣曾經一度以反共作為惟一與最高價值標準的國人,竟然拋棄了長久以來所灌輸予他們的國民黨方面的歷史論述,而亳無保留的接受了中共方面對於這段歷史的詮釋。詳究其原因,此肇因於一時間大量前所未見之相反文獻資料的湧現,使得關注者眼界大開,而對於戒嚴時期臺灣實施思想管制與一言堂教育的一種反動情緒,很多人便順理成章的認為,以前國民黨戒嚴時期思想教育下所塑造的歷史論述不可信,而對岸彼方的說法才是真切的史實!

這種對於中國近現代歷史的一種偏頗認知的現象,自然還受到一個當下事態發展的深切影響,那就是解嚴以後的國民黨,曾一度偏執於狹義本土化的窠臼,致力於揚棄1949年以前國民黨統治全中國的史實記錄,企圖抹殺一切在大陸上的歷史痕跡,不再關注中國近現代史的詮釋,因而任由中共方面的描寫說法橫行臺灣出版界,大家形成了一種共識,要看中國近現代史的出版文獻,當以簡體字書為首選!久而久之,國民黨傳統的論述被視為敝屣,而中共的說法被奉為圭臬!

就是在這樣一種氛圍之下,霍安治先生的著作才越顯得意義非常。霍安治先生雖出生於臺灣本土,是為外省第二代子弟,惟其因工作與家庭關係,長年居住大陸內地,其寫作生涯係在大陸時期展開,而採用的資料,除了來自兩岸之歷史檔案文獻,還有眾多的前國民黨將校在中共官方指示下所撰寫的「文史資料選輯」,對此稍有認知者皆知,《文史資料選輯》每位作者創作之時空環境,皆由不得其以真實記史的精神與態度從事,而必然需加入抹黑國民黨/國軍之負面內容,還要一定程度的自我批判,這在與中共相關之議題時尤然;換言之,就研究環境而言,霍安治先生可以說是處在一個充斥中共論調的世界之中。

然而霍安治先生卻能夠在如是的創作環境中,堅持臺灣的本位立場,不輕易人云亦云,盡可能從客觀之史料與主觀的政治文宣所交相混淆的大量文獻中,小心求證、撥絲抽繭、搜尋真相,不但起到了匡正視廳、撥亂反正的作用,更可貴者是霍安治先生以國府/臺灣的立場與歷史視角,來描寫、詮釋國共內戰之歷史事件,使在臺灣的國人得以在中國歷史長河中找到自我的定位與價值評判。

本書是霍安治先生繼廣受好評的《軍事指揮官張靈甫》之後的又一大作,內容主要探討國民政府為何在抗戰勝利後,在國力與聲望如日中天之際,如何在短短三年中輸掉了繼之而來的國共內戰。霍安治先生仍然秉承其史料蒐整豐富的傳統,對此一歷史事件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解答。研讀完此書,或許您不見得全然認同霍安治的觀點,但本書必然會提供給您一個全新的視野與面向,去省思此一對近現代

中國歷史發展具有關鍵影響作用的歷史事件。

老戰友工作室軍事文粹編輯部

第一部國軍自毀長城之路

目次

前言....................................................................................................l

第一章 錯誤的敵人........................................................................5

壹、勝利聲中的新恥...............................................................6

貳、壯士斷腕---中蘇友好同盟條約......................................18

參、新的敵人............................................................................28

肆、和平!和平!...................................................................43

伍、明天早上就打吧!---毛澤東的內戰大戰略................48

第二章 拙劣的整軍---國軍戰力的毀滅......................................53

壹、1945年之兩階段裁軍.......................................................55

貳、1946年之第二期兩階段整軍...........................................61

參、整軍的物質衝擊---從步槍子彈談起.............................73

肆、整軍的心理衝擊...............................................................85

第三章 匪諜就在你身邊---保防戰力之毀滅.............................99

壹、差勁的匪諜......................................................................100

貳、自毀長城的復員整軍.....................................................105

參、張聖才的故事..................................................................113

第四章 地方武裝之復員---反共雄師的毀滅............................117

壹、反共急先鋒.......................................................................118

貳、「頑」軍...........................................................................119

參、鳥未盡而弓藏...................................................................121

肆、李朗星部的故事...............................................................128

伍、裁軍聲中的奇葩---王三祝將軍......................................l28

陸、逝去的反共英雄...............................................................135

第五章 偽軍之編遣-反共態勢的毀滅........................................141

壹、悲劇的起源---東北戰略優勢之錯失.............................142

貳、道德與現實的差距---懲治漢奸與解散偽軍.................145

第六章 軍隊國家化---總體戰資源的毀滅..................................153

壹、政黨退出軍隊---軍中特別黨部的取消.........................154

貳、軍隊政工組織的改組.......................................................158

參、不得其門而入的總體戰...................................................169

第七章 消滅共匪的最後機會---1945年底的的半年剿匪計劃..175

壹、漳河戰役---發動內戰的最後機會...................................176

貳、曇花一現.............................................................................192

第八章 有限戰爭.............................................................................211

壹、戴之奇師長.........................................................................212

貳、目標錯置的國家戰略下的美國仙丹---重裝軍..............215

參、蔣公的自我反省.................................................................219

言前

在戰爭這樣的危險事務中,發源於一種慈悲精神的錯誤是最為嚴重的。若有一方不怕流血而對於武力作不顧一切的使用,而其對方則較有顧忌,則他就一定會居於優勢。於是前者就居於主動,而後者則被迫居於被動。

克勞塞維茨《戰爭論》

60年前的國共內戰是一個巨大謎團。自稱「小米加步槍」的共產黨究竟如何打敗國民政府的「800萬美械部隊」,讓戰勝日本的百戰雄師兵敗如山倒,在短短4年之中將整個大陸捲入赤潮之中?

作為失敗的一方,親歷驚人變局的老一輩在不可思議的慘烈失敗中消沉,不願意輕易去揭動不堪回首的往事,而正史的說法,卻又難以使人信服。在播遷來臺之初,政府雖然標榜明恥教戰,但對於大陸失敗的真正原因,總是欲言又止。因為直批根本原因,必然動搖最高統帥蔣公之權威。所以早年於大陸失敗的總結,史料雖然豐富翔實,結論卻不能深入根本原因。

例如,在正史的總結中,大陸失敗的主因常被片面地推到美國人頭上。愚蠢的老美總是褊袒中共,不但派馬歇爾來華胡亂調處一通,迫使政府頒下錯失消滅共匪良機的三次停戰令,而且還在內戰最激烈時刻中斷美援。到了大勢難挽之際,老美還發表《白皮書》,將政府亂罵一氣推卸責任,瓦解了風雨飄搖時代的民心士氣。當然,這樣的說法僅只呈現了事實全貌的一部分。沒有美援,國軍難道就打不了仗?明知共產黨能夠利用停戰喘息整補坐大,蔣公為什麼還要屈從美國人的意願下令停戰?打仗是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當年國府也是堂堂四強之一,怎能把反共戡亂的戰略主導權交給美國人,讓美國人的無知影響戡亂大局?難道沒有美國人幫忙,政府自己就打不倒萬惡共匪?

即使有勇氣正視這段敏感歷史,有志於發掘失敗原因的志士,在來臺初期風雨飄搖的時代,不免要遭到白色恐怖的干擾。於是國共內戰成為禁忌,在我們的成長階段,幾乎沒有機會認真接觸這段歷史。

攸攸60載,到了本土化的今日。大眾所樂於回溯的歷史,僅止於「臺灣人悲情」,連中國都成為外國,除少數有識之士,臺灣怕已經少有神智正常的人願意將時間投入國共內戰的深研之中。於是對國共內戰這段歷史的「詮釋權」,就被志得意滿的共產黨給全盤接收了。

然而,共產黨對國共內戰的詮釋卻是荒腔走板的無限意淫。中共把國共內戰稱作「人民戰爭」,而共產黨就是人民的化身,反對中共就是「與人民為敵」。於是,代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與「官僚資本主義」的國民黨「反動政府」既然與人民為敵,自然難逃竄退海隅的下場。

無限意淫的口舌之快尚在其次,在4年之間一舉赤化大陸的巨大成功讓共產黨陷入不可救藥的自我膨漲,理直氣壯地撕去內戰期間的民主偽裝。既然共產黨宣稱他們一黨是人民的化身,讓人民化身之一黨專制獨裁有何不可?於是,一個美其名為「人民民主獨裁」的布爾什維克式集權獨裁怪獸就堂而皇之地成為中國大陸的新統治者,而且這個怪獸無意改變戰爭年代的暴虐鬥爭本質。中共建政60年以來,其暴虐

鬥爭血跡殷然,但是所有暴政都能用國共內戰的巨大紅利輕鬆償付。從一舉餓死3,000萬農民的人造大飢荒,中共自稱「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到格達費引為榜樣的天安門事件,兩三代的苦痛悲憤都無法憾動這隻集權怪獸,只因為這隻怪獸是60年前國共內戰的勝利者。

由此可知,在塵埃已定的今日,對國共內戰重啟調查,不僅是一種單純的冷門歷史趣味,更富有積極而豐沛的時代意義。

要釐清國共內戰成敗的根本原因,首先我們要注意到,國共內戰是一場怪異的戰爭。

1947年5月16日,與華東共軍血戰近一年的整編第74師在孟良崮全軍覆沒,師長張靈甫將軍率5員將校慷慨自戕。然而,在此同時,大後方中共的活動盛地重慶卻上演了一場盛情招待共產黨的怪劇。在國共內戰於1946年盛夏全面爆發的半年之後,一貫不積極干涉共黨活動的重慶警備司令部終於下手,整頓起陪都日漸囂張的共產黨。重慶警備司令孫元良將軍下令,所有在陪都的共黨人士,都要來警備司令部「登記」。

經歷過戒嚴時期的老一輩,不免要對「警總」之名聞而色變。按照常理,在你死我活的反共戰爭年代,重慶警備司令部對「登記」在案的共產黨自然不可能客氣,一定要把所有白色恐怖的陰暗能量儘情釋放出來。該關押的要立刻砸上腳鐐,打入政治犯的單人地牢;該刑訊的要馬上架上老虎凳,沒日沒夜大刑伺候;該公開槍斃該秘密活埋絕不能手軟,寧可誤殺一百,不可漏殺一個。這才是一個認貞打仗的架勢!

然而,孫元良將軍卻做了件難以理解的怪事。對這些到警備司令部「登記」的共產黨,孫司令不但不抓人不殺人,而且還把這些人全保護起來。主辦登記作業的警備司令部參二科科長回憶道:「我們為了絕對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沒有孫元良的親筆批條,外人一律不准會見,避免發生意外。」(註l)

要如何處理這些被「絕對保證人身安全」的驕客呢?孫司令放下身段,謙謙徵詢起這些敵人的意見。而能夠配合警備司令部號召前來登記的共產黨,都是身份已經暴露的人員。當不成地下工作的匪諜,自然有不如歸去之意,於是中共代表提出要回延安。而孫司令也從善如流,同意將此時被警備司令部登記保護起來的兩百多個共產黨人員安安穩穩地送往延安。

然而,共產黨卻不識相地甩起態來。重慶警備司令部的第一個送客方案被共產黨在四川地下工作的大領導,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吳玉章拒絕,因為原訂計劃是派卡車送這些共產黨到延安。吳書記對此提出嚴正抗議,由重慶到延安,一路道途險阻,又要通過戰區,搭乘卡車自然難求旅途舒適,送客規格不免太差!

於是孫司令大筆一揮,改以最高禮遇的昂貴規格送客。重慶警備司令部調來3架運輸機,燒著在美國軍火禁運之時軍中急缺的航空汽油,將這些敵人穩穩當當地從空中送到延安!

這可是戰時!正在與共產黨打仗!哪一國的警備司令會在前線打的你死我活的時候對敵人這麼優禮殊遇呢?

但最難堪的還在後頭。為了表示東道主熱忱,孫元良盡了最大誠意。他不但安排了舒適快捷的空運,讓這些共產黨能輕鬆飛躍他們挑起內戰造成的危險戰區,而且還精心為每個上飛機的共產黨提供美味糕點一包,以排遣空中旅途之無端寂寥。在禮送中共人員到機場之時,孫司令甚至親陪吳玉章同乘一車,以示友善。然而,

孫司令心裏卻很清楚他運走的是敵人。因為擔心延安方面會翻臉不認人,見飛機而起賊心,孫司令暗中指示3架運送共幹的運輸機不可以同時降落,必需在前一架確定起飛安全離開延安之後,第二架才能落地。如此安排,即使延安方面恩將仇報,拍留昂貴的運輸機,也只能招一架。

而由孫司令親自禮送上機的吳玉章也沒讓他省心。在這位四川省委書記風光上機之前,已經在四川各地留下了充足的人員成立中共的潛伏組織,這些潛伏人員一面繼續在祉會上煽風點火反政府,一面積極聯絡四川的失業軍人與袍哥準備籌組反政府游擊隊(註2)。

為什麼國共內戰會成為如此怪異的戰爭?為什麼在抗戰勝利之際軍力居於壓倒性優勢地位的國民政府會在短短4年之內丟掉整個大陸?

這要從抗戰勝利之際蔣公罕為人知的一念之差說起……。

《前言註釋》

(註l)見王新鈿,〈中共駐渝人員返回延安的經過〉,《金牛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

(註2)張友漁,〈八年烽火憶山城〉,《重慶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

第一章 錯誤的敵人

(俄軍在哈爾濱照片)

史達林在日本投降的前一天對日宣戰,不費吹灰之力獲得了二次大戰後在東亞情勢的發言權,也種下大陸赤化的嚴重後果。圖是蘇聯紅軍進佔東北第一大城哈爾濱。

60年來,中共的宣傳論調一口咬定蔣公是「消極抗日,積極反共」(近年來其官方論述已自動將前者取消),一心一意挑起內戰。所以蔣公要在抗戰勝利之後繼續爭取美援,而於重慶進行的國共和談不過是個緩兵之計。其實,這種論調真是高抬了他們自己的身價。

在抗戰勝利之際,蔣公的確積極爭取美國的軍事合作,準備再大打一仗。但是他整軍備戰的頭號敵人並不是正在蠢蠢欲動的中共,而是蘇俄!

壹、勝利醫中的新恥

1945年9月2日,軍令部部長徐永昌上將在密蘇里號戰艦代表中國接受日本投降,抗戰勝利結束。中國在國際上躋登四強之列,而國內一觸即發的內戰陰霾似乎

也消瀰有望。在蔣公的溫情呼籲下,原本於日本宣佈投降時態度桀傲的共產黨似乎改變了意在必戰的政策,在鎂光燈前表現出和平誠意。就在6天之前,毛澤東應蔣公邀請前來重慶談判,下機伊始,這位在共區唯我獨尊的獨裁者突然忘情振臂,激動高呼「蔣委員長萬歲」,連喊3聲方止。連毛澤東都有如此激情表演,一個和平、統一而榮耀的中國似乎已然在望!

然而,對蔣公而言,這一天卻是屈辱的時刻。就在徐永昌將軍於密蘇里戰艦簽署受降書的同一天,蔣公在9月2口的日記中沉痛寫道:

雪恥的日誌不下十五年,今日我國最大的敵國日本已經在橫濱港口向我們聯合國無條件投降了。五十年來最大之國恥與余個人歷年所受之逼迫與污辱至此自可渝雪淨盡。但舊恥雖雪,而新恥又染,此恥不知何日可以渝雪矣。勉乎哉。今後之雪恥乃新恥也,特誌之。(註l)

什麼是蔣公的新恥?

一、新疆

今天已經很少有人知道,就在抗戰勝利的一刻,中國已經被美蘇兩大強權聯手逼入地緣戰略的絕地,幾乎瀕臨於再次抗戰的邊緣。

就在徐永昌將軍簽宇受降的同一天,新疆傳來阿勒泰(阿山)區作戰全面失利的消息。阿山地區的最後一個據點承化縣城(今阿勒泰市)被蘇俄指揮的「新疆民族軍」攻陷,新疆戰局急轉直下,三區叛軍的主力旋即南下進逼國軍在烏蘇、精河一線的薄弱防線,省會迪化(今烏魯木齊)震動。

當時在新疆稱兵作亂的叛軍自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簡稱「東土」,其後繼者即為今日經常在新疆暴動反共的「東突」。66年前的「東土」變亂雖然被中共頌揚成「三區革命」,但是今日的「東突」卻被今日的中共定位為恐怖份予。不過反國府的「東土」與反中共之「東突」大有差異。今日熱衷「東突」的反抗軍主要來自新疆第一大族維吾爾族,雖然聲勢浩大,但是缺乏可靠外援,成不了氣候。而「東土」卻以新疆第三人民族哈薩克人位於新疆北部的幾個部落為主,其起源只是因為徵集軍馬.而引發的局部小動亂,從來沒有形成足以號召全疆各族回民的聲勢,甚至連哈薩克人都不大支持東土,但足卻在一夕之問驟然坐大,幾乎攻下省會迪化。

勢力微弱的東土之所以能在北疆迅速坐大,套句今天中共發言人的口頭禪,完全是因為「外國敵對勢力操弄」所致。名義上由少數哈薩克族起事的「三區革命」,實際是由當時坐鎮哈薩克斯坦(時屬蘇聯)首府阿拉木圖的內務人民委員會(KGB前身)首領,俄共政治局排名僅次於史達林的第二號領導貝利亞(LavrentiyPavlovichBeria)直接指揮。一反干涉他國內政這種醜事必需秘密進行的國際慣例,貝利亞在三區事變之初就將蘇俄的指揮操作堂而皇之擺上檯面,一夕起事的三區叛軍不僅使用蘇俄的武器,配戴紅軍的軍階,由蘇俄的戰機公開入境掩護,而且三區政府由親俄人士組成,叛軍總司令由紅軍的現役將領擔任,甚至連東土最初於伊寧起事稱變的日期(1944年ll月7日),都恰恰選在蘇俄共產黨最神聖的紅色十月革命紀念日!

簡言之,所謂的「東土」政府或「新疆民族軍」,就是完全由蘇俄指揮的傀儡政府與偽軍。如果從嚴定義,蘇俄已經構成了不宣而戰的戰爭行為!

二、東北

在北方國界,蘇俄的入侵則是師出有名。1945年8月6日,美國在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在得知原爆消息之後,對出兵日本一貫態度曖昧的史達林突然180度大轉彎。在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次日,史達林下令蘇俄遠東軍在8月9日發動攻勢,以免被取消戰後東亞勢力版圖重新分配的參賽權。8月8日,蘇俄政府正式對日宣戰。8月9日,美國在長崎投下第二顆原子彈。而蘇俄就在第二顆原予彈震驚全球的同一天出兵東北。

8月10日,即蘇俄出兵東北的次日,日本透過中立國瑞士與瑞典照會盟國求降,東京電台在當天晚間廣播,公開宣佈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請降。也就是說,從蘇俄出兵東北到日本請降,其間不過24小時。

就在這一日之戰中,窺伺我國北疆百餘年的俄國兵分4路全線出擊,西起綏遠熱河察哈爾,東至大興安嶺黑龍江,170萬紅軍的鐵蹄毫不客氣地橫掃已經收到日本政府求降廣播的關東軍。

進軍東北的蘇軍一共有80個步兵、騎兵與裝甲師;6個步兵旅、40個戰車旅;戰車5,500輛、飛機3,800架與各式火砲30,000門。這支龐大的部隊約佔當時蘇軍總兵力的15%,規模遠遠超過同期的侵華日軍。如此雄厚的兵力足以一舉顛覆半個中國!要知道,侵華日軍(不含關東軍)在中國戰區投降時的兵力為33個師團、l個戰車師團、3個飛行師團、41個獨立旅團與l9個獨立警備隊,總兵力也不過是1,283,200人、戰車383輛、火砲12,446門與各式戰機1,068架(其中堪用僅有291架)。這還是包括當時駐防在北越與臺灣的日軍兵,力總合。

站在蘇俄的立場來說,在東北用兵其實是很費力氣的。視歐俄為本土的蘇俄稱其東亞領土為「遠東」,遙遠而遼闊的西伯利亞大草原只有少許居民,交通僅能依靠西伯利亞鐵路,難以長期供養一之龐大的軍隊。在蘇俄向西伯利集中兵.力之前,東北當面的遠東部隊最多時只維持在30到40個師。也就是說,在日本投降前一天侵入東北的龐大部隊大部份都是從歐洲戰線調動東來的,蘇軍必需以西伯利亞鐵路將如此龐大的兵力以及其所需之軍需給養逐一轉運到西伯利亞。而對蘇俄而言,橫越西伯利亞的大規模軍事運輸是非常艱難的。在二次大戰時期,蘇俄雖然有安全的北太平洋航線,美國船團大可由西雅圖出發,將租借軍火就近運到西伯利亞的海蔘崴(蘇俄沒有對日宣戰,日本不致於襲擊援俄船團),但蘇俄仍必需依賴遠在北冰洋的莫曼斯克港接收半數以上的盟國軍援,讓盟軍船團穿過德國U艇狼群密佈的大西洋,足見當時的遠東陸運在俄國人眼中之艱辛。

然而,蘇俄以如此艱難的大規模軍運集結起來的170萬大軍,其當面敵人關東軍卻只有24個師團又ll個獨立旅團。雖然關東軍在表面上也有70萬兵員,但其中大部份卻是以戰力低落的預備役人員編成的新師團。如果蘇俄的戰略目標僅止於攻略東北’大可不必費力集結如此巨大的兵力。尤其是當時蘇軍的火力與機動力較諸當面日軍均佔壓倒性優勢,又擁有完全空優,而其當面的關東軍則大多是些高齡的預備役人員,完全不是敵手。

為什麼俄國人要在不易用兵的遠東卯足全勁,集結起如此巨大的兵力?

俄軍的進攻路線區分為4路,馬林諾夫斯基元帥(MarshaⅡRodionMalinovsky)率領的後貝加爾方面軍出滿州里,麥茨列科夫元帥(MarshallMeretskov)率領的遠東第l方面軍出綏芬河,普爾卡耶夫上將(GeneralPurkayev)率領的遠東第2方面軍渡黑龍江出佳木斯,這3路主力大軍都集結在黑龍江至烏蘇里江一線的北面國境,攻略目標為東三省境內的關東軍。然而,第4路俄軍的進擊方向卻引人疑竇。

在4路指揮官之中最瞭解中國北方邊境的普利耶夫(Pliyev)上將原為蘇俄遠東軍總司令,他所率領的蘇蒙聯軍擔任蘇軍的右翼,但是這個右翼卻遠離蘇軍在黑龍江的主戰場,而集結在1,500公里之外的外蒙。其攻擊方向則指向長城一線的內蒙草原,顯然溢出了單純攻略東北的戰略目標!

普利耶夫上將的小型兵團由外蒙的東戈壁省出發,越過內蒙沙漠與大草原經寶昌、多倫、化德、商都、張北直逼長城,深入華北。在張家口,蘇蒙聯軍擊潰了當面正在撤退之中的日軍駐蒙軍,將張家口市區交給中共接收。此時俄軍距離北平已經不到150公里!

動員如此巨大的兵力,又以偏師深入內蒙草原直趨北平,史達林的真實企圖是否僅及於東北?蘇俄的裝甲軍團會不會越過山海關,揮師南下糜爛華北草原,甚至直下黃河,進出中原?

三、雅爾達

蘇俄在新疆與東北的兩路入侵還不是蔣公最大的夢饜。史達林之所以搶在日本投降之前一日對日宣戰,除了攫取東北利權,扶植親俄勢力與增加對華談判籌碼這些小利益之外,其實還有一深沉目的,那就是促使《雅爾達密約》生效,從而鞏固其於戰後東亞的國際地位。

《雅爾達密約》關於東亞的部份原名是”Agreement Regarding Entry of the Soviet Union into the War Against Japan”,直譯為《關於蘇聯參加對日作戰之協議》。也就是說,唯有蘇俄如約參加對日作戰,《雅爾達密約》的東亞部份才會生效。如果蘇俄沒有趕在日本投降之前宣戰,這個遲到1946年才對外公佈的密約(在東亞權利部份)在法理上是沒有拘束力的。

《雅爾達密約》是俄國自彼得大帝以來的地緣政治的終極夢想,俄國唯有取得不凍港才能繼續拓展其勢力。在歐洲,雅爾達密約確保蘇俄在戰後能暢通無阻地享有博斯普魯斯海峽、巴倫支海與波羅地海的不凍航道。而在蘇俄從未參戰的東亞,雅爾達密約則為蘇俄取得大連及旅順兩個不凍港,以及通往這兩個不凍港的中東鐵路及南滿鐵路(抗戰勝利後合稱中國長春鐵路)。

其次,蘇俄要建立巨大的戰略緩衝區。在歐洲,蘇俄強分波蘭,佔領東德,將中歐諸國與南斯拉夫納入勢力範圍,確保在下一場歐洲大戰中不至於重蹈被西方來敵長驅直入的覆轍;在宿敵日本,俄國取得共同托管韓國的權利,佔領庫頁島與至今爭議不息的千葉群島,對日本作出進攻態勢,足以確保自日俄戰爭起俄國在遠東的劣勢在戰後完全翻轉。

而對中國,蘇俄之攫取外蒙足以確保中國在數十年之間不敢正覷北疆。外蒙是一把鋒銳的尖刀,直指中國脆弱的北方國防線。外蒙東制東北,扼遼西走廊之喉吭,

西臨俄國視為禁臠的浩瀚新疆,南逼只有古老長城為屏障的華北平原。從外蒙邊境跨越內蒙大草原進軍北平,不過500公里。蘇俄只要將其聯結西伯利亞鐵路的環貝加爾湖鐵路再延伸進外蒙古,一路修到外蒙東境,俄國部署在歐洲的主力就能在一週之內挺進到紫禁城前,重演500年前也先蒙古軍直下北京九門的土木堡之變!這種壓倒性的優勢足以使新近躍居四強的中國在蘇俄前直不起腰。在中國代表團於莫斯科據理力爭的時候,史達林曾坦告經國先生蘇俄之必取外蒙,「完全是站在軍事的戰略觀點」(註2)

新疆、東北、旅順、大連、外蒙、中東鐵路……,其實在抗戰勝利之際,中國的地位比之戰前並沒有改善多少,只是摩拳擦掌的侵略者從日本改成蘇俄而已。所以蔣公要在日記之中悲憤大呼舊恥雖雪,而新恥又染!

然而,蘇俄的一連串進逼還不是當年蔣公最大的壓力。蔣公最大的壓力事實上來自美國。因為蘇俄的一連串猛烈進逼,竟然是由美國人打前鋒的!

四、美國

在雅爾達密約之中,有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協議:

協議中關於外蒙與上述港口(大連、旅順)與鐵路(中東鐵路,通往大連之南滿鐵路)諸點,必需徵得蔣委員長之同意。依據史達林元帥的提議,羅斯福總統將會採取行動以獲取蔣委員長之同意。美英蘇三強之領袖已同意在日本被擊敗之後,毫無異議地滿足蘇俄之要求!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agreement concerning Outer-Monogolia and the ports and railroads referred to above will require concurrence of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ck. The President will take measures in order to obtain this concurrence on advice from Marshal Stalin. The Heads of the three Great Powers have agrced that these claims of the Soviet Union shall be unquestionably fulfilled after Japan has been defeated.)

也就是說,雅爾達密約裏蘇俄所提之所有犧牲中國利權的主張已然鐵板定釘。即使密約也有必需取得蔣委員長同意的禮貌性但書,但是三強元首卻已然共同保證中國利益的犧牲必需「毫無異議」地被執行,所以不管沒有與會的蔣公有何意見,他對這些喪權辱國的條款非同意不可,完全沒有一絲轉寰的空間。而向蔣公具體交涉,迫使中國領袖對此一在抗戰勝利後喪權辱國條款非同意不可的最困難使命,竟然不需由俄國人親自出手,而是由美國的總統一力承當!

也許是出於嘲弄,這份由俄方起草的協議竟然還常而皇之地寫明羅斯福之交涉出自史達林的授意,讓美國在對中國交涉解釋之時完全沒有另尋理由的空間。堂堂美國的元首形同接受史達林命令的奴才,為史達林的骯髒差事跑了一趟腿,而史達林卻根本不需要弄髒自己的手。當中國的代表團被美國逼上莫斯科的談判桌時,史達林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將《雅爾達協議》扔到中國談判代表宋子文的面前,並告以「你談問題是可以的,但只能拿這個東西做根據,這是羅斯褔簽過字的。」

羅斯褔本人對雅爾達密約是至為痛悔的。據駐美人使顧維鈞在華盛頓外交界聽來的軼事,在當時病勢口漸沉重的羅斯褔在雅爾達會議時已然精神恍惚,才會在史

達林的壓迫下鑄成如此怪異的錯誤。在他於同年4月突然去世之前,羅斯福不但迴避其說服蔣公的義務,而且對雅爾達密約的內容諱測莫深,他甚至有意聯合英國將密約再扳回來。當蔣公聽到風聲,急派駐美大使魏道明謁見羅斯褔直接查問之時,羅斯褔乾脆耍起滑頭,避重就輕地告訴中國大使在雅爾達根本沒有什麼大事。外蒙只是「維持現狀」,主權仍屬中國;南滿鐵路只是為了增進效率而由中美蘇三方派鐵路專家共同進行提高鐵路效率的「業務管理」,中國的主權更不成問題。至於中國政府認為絕不可接受的旅順租借與大連開為自由港的問題,羅斯褔向魏道明拍了胸膛,此事由他負責向史達林要求「無須太急」,沒什麼了不起的(註3)。

在對魏大使承認有雅爾達密約一事之後,羅斯福直接電蔣公通報此事,並婉轉地要中國從自身利益出發,去同意雅爾達密約。但密約中最為慘烈的外蒙獨立仍然被刻意淡化,至使蔣公誤判外蒙問題的嚴重程度,而誤認為雅爾達密約中對中國主權傷最嚴重一項為旅順租借問題。

在一個月之後,羅斯褔總統去世。在選舉中草根起家的美國新任總統杜魯門與羅斯褔不一樣。他在國際事務上是東南西北分不清楚的(這位新總統在當參議員的時候曾經提出援助納粹德國也是一個選項,引起美國輿論大嘩)。於是對《雅爾達密約》,新手上路的杜魯門也不願節外生枝。即使他有意捥回,他也沒有這個垢力。波蘭問題就是個著例。

在雅爾達密約中犧牲最大的並不是中國,而是因《雅爾達密約》被盟邦一筆犧牲,在勝利前夕再嚐亡國之痛的波蘭。在二戰初期德國與蘇俄共向瓜分波蘭之後,波蘭成立了一個流亡政府。這個避居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不但有英美各國的正式外交承認,而且由流亡政府指揮的自由波蘭部隊也配合英美盟車轉戰於歐洲、中東與北非每一個戰場,可以說是同盟國的忠實盟友。然而,波蘭流亡政府對二戰之初與德國聯手夾擊波蘭的蘇俄自然至為痛恨,而卡廷森林慘案與華沙起義也進一步加劇波蘭對蘇俄昀新仇舊恨。

在盔甲上加裝天使羽翼的波蘭騎兵與俄國打了幾百年的仗,虔信天主教的新波蘭又與消滅宗教的蘇聯政權水火不容。史達林要經營歐洲,必需先下手為強,以免重蹈1920年波蘇戰爭的覆轍。為了防止波蘭在戰後成為一個仇蘇的國家,《雅爾達密約》規定在當時已經淪入蘇俄鐵蹄之下的波蘭本上另組新政府,而將與英美攜手奮戰4年的波蘭流亡政府一筆勾消,而羅斯褔居然也答應丁這個條件。

當杜魯門接下這個燙手山芋之後,他對如此離譜的條款頗不滿意,於是他改提出一個很不現實的補救方案,希望把波蘭流亡政府併入蘇俄傀儡政府。但是他的愚蠢方案自然是兩面不討好。史達林壓根不理睬杜魯門,而波蘭流亡政府的成員更不可能傻乎乎地徒手回到波蘭,讓史達林把他們迭進下一個卡廷森林。於是杜魯門的補孜方案成為空談,英美同盟國不得不完全屈從於蘇俄的要索,正式承認波蘭的傀儡政府,而徹底背叛了設於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自由波蘭部隊也在英美的壓力下解散。於是,一個英美的忠、實盟邦在一瞬之間被自己的同盟國亡了國。

雖然《雅爾達密約》與杜魯門的後續政府對一個在大戰期間併肩作戰的同盟國有如此慘烈的影響,但是在擔任總統之後,杜魯門對波蘭問題其實是沒有什麼慨念的。依據杜魯門回憶錄,他直到擔任總統才開始逐漸瞭解波蘭問題與雅爾達密約的相關細節。如此重大的決策交給這麼一位在外交上不識之無的元首與新手外交團隊,史達林或者要偷笑了。史達林是地緣政治的黑帶高手,在二次大戰之前,蘇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321&aid=558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