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詩與美的對話
市長:映彤  副市長: 淘氣麗莎翎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詩與美的對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詩論詩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詩-第十二堂課
 瀏覽682|回應1推薦4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閉口
文達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映彤

●第十二堂課

 

情詩的寫法千變萬化,有時也會用到「鋪陳」的技巧。

什麼是鋪陳呢?簡單的說,就是不「一語道破」…,慢慢堆疊出文字和意象,把想說的東西留到最後,或者把謎底隱藏在整首詩的宏觀中。

 

情詩為了達到令人感動的目的,經常要用鋪陳的手段,累積文字感動的情節或力量,以達到最後的高潮和共鳴;散文詩更是經常都要用鋪陳的手法來營造氣氛,這樣的寫法經常令沒有耐心的讀者半途棄甲逃跑,無法領略詩的真意。請先看這首陳先發的散文詩。

 

 

【丹青見】/陳先發   

榿木,白松,榆樹和水杉,高於接骨木,紫荊鐵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著向上,針葉林高於闊葉林,野杜仲高於亂蓬蓬的劍麻。如果湖水暗漲,柞木將高於紫檀。鳥鳴,一聲接一聲地溶化著。蛇的舌頭如受電擊,她從鎖眼中窺見的樺樹高於從旋轉著的玻璃中,窺見的樺樹。死人眼中的樺樹,高於生者眼中的樺樹。被製成棺木的樺樹,高於被製成提琴的樺樹。 


   2004年10月

 

 

本篇文章來源於 中國藝術批評 轉載請以鏈結形式注明出處 

網址:http://www.zgyspp.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500

 

這首詩到底要表達些什麼?乍看之下,都是些很無聊的描述句,唯一的共通點是「高於」兩個字。

 

事實上,這兩個字是這首散文詩的「詩眼」,同時也是「詩鍊」。詩人為什麼無聊到在那邊比較什麼高於什麼?什麼在如何的情況下,又高於什麼?這到底是在幹什麼?

這首詩裡有太多的「隔」了!

作者把一堆林木樹種的名字(專有名詞)一一羅列,互相比較它們的高度:「榿木」、「白松」、「榆樹」、「水杉」、「接骨木」、「紫荊」、「鐵皮桂」、「香樟」、「野杜仲」、「劍麻」「柞木」、「紫檀」,最後才帶出了「樺木」。

如果不是森林系的高材生,可能唸完這些樹木的名字就沒趣地逃走了…(真是眼睛和心靈都受傷,又不是在看學術論文?!)

 

但這就是詩人的「鋪陳」,如果只是讀了這些就被作者打敗了?那你就沒機會「苦盡甘來」,嚐到一首好的散文詩的甜果。

這些林木的名字有沒有其他可能的指涉呢?湖水暗漲漲的是什麼「水」?鳥鳴在「溶化」些什麼?蛇的舌頭如何受電擊?是在暗喻什麼?無厘頭地突然出現的「她」是誰?為什麼要窺視樺木?為什麼又和旋轉著的玻璃門中的樺木比高低?為什麼是樺木不是其它的樹?這樣鏡頭無意義的跳接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提了這麼多問題,你能體會多少?

 

最後兩句最經典:

死人眼中的樺樹,高於生者眼中的樺樹。被製成棺木的樺樹,高於被製成提琴的樺樹。原來所有前面的贅言冗語的鋪陳,都是為了成就這樣諷刺的生死和價值(高度)的比較級對比?真是令人驚聳的詩句呀呀呀 


試想,如果不是前面如土石流般雜亂挑戰讀者耐心極限的鋪陳,如何能把最後這兩句堆疊到令人咋舌的高度和千軍萬馬的張力? 

藏在字裡行間,詩的內裡到底是要說什麼呢?詩人就是具備了繆思之眼,能從普普的事象之中媒合或聚集了意象的符徵,轉化為一種更特殊的氛圍和意義。也可以說,詩人把內裡的情感解構為一堆有意義符號,讀者則逆向再把所有的意義和符徵黏合,重新生成自己的定義和感受。 


樺樹只是樺樹,其實並不為任何目的而存在。但在詩人為它付予了新的意義。死人已死,如何能看得見甚至比較樺樹的高度?但詩人藉由死人(已躺下,已逝去)之視角而襯出樺樹高度的差別,樺樹的意義其實不在高矮,而在由生到死的差異。(死和高是衝突的字詞)最後的「提琴」,顯然是為了帶出除了生與死的感概,還有高貴、奢侈、生活品質?…等等生活樣貌的差異。然而這些衝突的現象和思考竟然都能用樺樹來突顯和表達?無怪乎陳先發能從上百萬的對岸詩人中被評出為中國十大詩人了。 


但是詩本是比較上最精短的文體,我常說詩是「用最少的文字表達最多的東西。」鋪陳往往是背其道而行,如果用得不好?反而成了長篇累牘令人不耐,所以可以說,成也鋪陳敗也鋪陳,只有適得其所的鋪陳才能讓一首詩成就最高的張力。比如吹一個汽球,到底要吹進多少氣?才能讓汽球到達膨脹的臨界點?這得靠經驗和學習才能做到的。 


以下再錄同作者的另一首詩,請大家細細體會:如何去鋪陳情和景,如何擇用名詞或動詞,氣氛是如何形成的呢?學會了鋪陳,可別一味的把詩寫長寫繁,忘了詩最吸引人的特質─精緻。好比你栽了一棵樹,如果不把繁枝冗葉修剪一翻,那也只是一樹無序的崢嶸罷了。 


【懷人】/陳先發 

每日。在樹下撿到鑰匙。以此定義忘卻。又以枯枝猛擊湖水,似佈滿長堤的不知不覺。  

踏入更多空宅。四顧而生冠冕。還記得些什麼?驀然到來的新樹梢茫然又可數。 二十年。去滬郊找一個人。青丘寂靜地撲了一臉。而我,斑駁的好奇心總慣於長久地無人來答―― 

曾幾何時。在你的鞍前馬後。年青的體用輕旋。一笑,像描繪必須就簡,或幾乎不用。 空宅子仍將開花。往復已無以定義。你還在那邊的小石凳上,仍用當年舊報紙遮著臉。

 

作者的話:

終於把許諾的【情詩的十二堂課】完成了。我也不知道有幾個人在看?也不知道看的人獲益了多少?

 

這十二篇談詩的文章其實還談不上詩論,反而是一種平易近人的入門詩學,因為當初就是看了新聞台寫詩愛詩的人這麼多,但真的有很多人有心卻無力,往往不得其門而入,所以希望儘可能的把自己對詩的體會和大家交流,用詩交朋友。

 

我最大的心願是美化人心,希望借由詩的洗滌使更多心靈善美,如果大家都因詩潛移默化的教育而改變,這個社會也會更詩情畫意,更美麗動人!

 

●    陳先發一九六七年生,現居合肥,被中國詩社網路選入中國十大詩人。(1999-200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4867436
 回應文章
至少我會看
    回應給: 映彤(breeze30) 推薦1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達

重複看

再想想

不過  會希望有人為我開刀

我好像有一點知道

一些技巧  功夫要到達卻不容易

還好我是平凡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4867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