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詩與美的對話
市長:映彤  副市長: 淘氣麗莎翎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詩與美的對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詩論詩學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情詩-第七堂課
 瀏覽1,099|回應0推薦5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濯雨
映彤
文達
桑妮絲 Sunniss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情詩-第七堂課

 

現代詩既然是從古詩一路傳衍又加上西方詩歌刺激而產生,當然古詩詞不乏新詩的養料。向古人古詩詞學習必定是有好處的。不過醜話我得說在前頭,新詩貴在語言的創新,情詩要在傳情,切不可食古不化把舊東西拿來當寶或炫耀,也不能老是掉書袋,那就矯枉過正索然無味了。

 

古詩有那些值得學習的?那可方便得很!如果你把一本唐詩三百首背得滾瓜爛熟?頂多再看一些蘇軾李後主李清照,浸淫日深,寫詩時想要不引用都難!(不過還是要忍著…)

寫詩幹嘛要食人牙慧呀?當然是要創新!自己寫出來的才是「新詩」嘛!所以我說那是「養料」,說粗魯一點,你吃進去米飯菜疏,拉出來的當然不可以還是米飯菜疏,當然是把它的精華/神經過過濾吸收掉,即使最後拉了出來,都要有自己獨特的「味道」,那才叫獨立的「詩風格」。

 

談到古詩詞,李商隱是古詩人裡面最「不要臉的」(其實是最不假仙的),寫了最多的「肉麻」情詩。他的情詩不管質或是量,同時代的古人幾乎無出其右。如果要寫好情詩,用功的同學可以把他的詩從頭到尾背一背,保證讓你「如沐春風」。所以,在這裡不能免俗的,非拿來一首他的詩來談一談不可:


【錦瑟】   /李商隱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看吧!讀到了最後兩句,就讓你想到了瓊瑤?沒錯,我看「鴛鴦蝴蝶派」教主瓊瑤一定修煉過「商隱大法」,難怪她的連續劇迷死這麼多當時的小姐歐巴桑…

廢話少說,這裡不是要賣弄古詩,別忘了這是「新詩教室」,我們要的不是老東西,只是要把這青菜水果拿來放到果汁機攪碎或榨一榨,再過濾,留下營養的維他命C,頂多再留些美容養顏的果膠而已。那麼就來動手「蘇活」吧!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情的起處,還不是因為青春的消逝?一邊彈著古箏,說不定還一邊流目屎呢~

●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鬼扯!幹嘛還把皇帝老子扯進去?不就是說醉生夢死,情不得志嗎?

●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這兩句的學問就大了,不過簡單的說,不就是:前句寫望景生情,後句憶緋側纏綿嘍~

●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這句太簡單了,不用解釋。

 

看看李商隱,這老頭兒果真厲害,能用這麼華麗浪漫的文字,把普通的情感寫得這麼美!其中的每一句都已成大家瑯瑯上口的名句。尤其是第三句,至今還引起多方論戰,論戰的內容不是今天的主題,我要各位看的是想像力是如何的無遠弗屆地嚇人:滄海/明月對淚珠…相輔相成又相對!想想這三者的關聯和物性吧!藍田/日暖/對玉生煙?用那景象來回憶女人的肌膚之溫暖柔美怎能不令人歎惋呢?

 

當然情詩寫得好的古詩人不只李商隱一個,不過從比例上看,這是個不能跳過的肥料場,要想寫好情詩,就該多跟咱李詩人多學學才行。學的重點:1.想像(聯想)力2.用字遣詞3.運鏡(想像的情景跳脫方式)

 

如果說愛情,不止是古詩,其實(宋)詞的情份比詩還濃,這大概要怪詞帝和帝后李煜(後主)和李清照吧?

其實詞是更接近新詩的文體,詞又叫「長短句」壓韻卻不求整齊的字數。如果講求字數和韻腳的律詩和絕句是被五花大綁的端莊美女,那詞就是只穿著三點式或布料少的美人兒…說到這裡,說不定有人會責問我:那新詩豈不是蕩婦在裸奔嗎?去,去,去!誰說新詩是裸女了,我是想說,新詩就像披著薄紗若隱若現的魔女,只有具慧眼的讀者才能看穿她迷人的「魔鬼身材」!

 

廢話少說,來看看詞中的情愛吧:

 

李後主描寫宮廷豪華生活的詞中《玉樓春》是一個代表作:

 

《玉樓春》

 

曉粧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風簫聲斷水雲閒,衝按《霓裳》歌徹遍。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欄杆情未切。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尤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看看吧!文字的傳承是多麼長遠?前面如玉生煙的,不就是「明肌」嗎?風呀,水呀,花呀,月呀,雲呀,這些都是情愛文字的對景生情的傳統意「象」,看到「拍欄杆」了嗎?原來欄杆、小樓和情愛的關聯是自古就有的傳承呢!看到了「燭」會不會想到李商隱的「蠟炬成灰淚始乾」?看到「馬蹄」是不是想到了鄭愁予「達達的馬蹄」和「過客」?原來文化不只是生活的傳承,其實也是文字用詞的傳承呀!

那麼也來看看古代女人的情愛吧:

 

《聲聲慢》/李清照 

 

尋尋覓覓, 

冷冷清清, 

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 

正傷心, 

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 

憔悴損, 

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 

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 

怎一個、愁字了得!

 

基本上詞是配曲來給平民百姓娛樂用的,所以更接近白話和口語,也就和新詩更接近了,這闕詞可以說已經到了白描口說的地步,可是為什麼膾炙人口令人傳誦不已呢?原來就是李清照這小妮子鬼靈精怪,在詞首用了「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這連續七組的疊字,真是膽子夠大,標新立異…各位同學,我沒騙你吧?這就是創新!


作品要引人注目且令人難忘,當然要有「特色」,相信看過這闕詞的人非常非常多,但是是不是都會背?那可不一定…不過,如果我說肯定能把前面這十四個字背得滾瓜爛熟,你該不會反對吧?由此可知,建立特色也是情詩可用的招術之一,在前文你看到拙作【愛情】,那種調侃的旁寫方式,也是一種「作怪」的特色;管管的搞怪詩,也是一種特色。情詩不一定要溫柔委婉,只要能「正中下要」,不管你要用那一種表現方式都行。

 

我要再強調一次,古詞詩是養分,新詩不要拾人牙慧,如果要引用名詞名句,也要用得有自己的「屎帶兒」!如果整篇詩只是掉書袋來故作風雅?那是不值一哂的。

 

既然是新詩教室,總不能只談古詩詞,這堂課也要貼一兩首有名的情詩來欣賞一下:

 

【野獸派】  /夏宇

  

20歲的乳房像兩隻動物在長久的睡眠 

之後醒來  露出粉紅色的鼻頭 

試探著  打呵欠  找東西吃  仍舊 

要繼續長大繼續 

長大  長 

大  

 

  【微 悟】  /林泠  

     ──為一個賭徒而寫  


  在你的胸臆,蒙的卡羅的夜呀

   我愛的那人正烤著火


  他拾來的松枝不夠燃燒,蒙的卡羅的夜

   他要去了我的髮

    我的脊骨……

 

這兩首詩這麼短,為什麼會引起注目?當然就是因為它的「語言魅力」…

夏宇還是一本自己女性主義先驅的姿態,毫不隱晦作做地放膽書寫,真善美是詩的三個最高存在價值,為了「真」還有什麼好作做的?我看連男人也沒法子寫乳房寫得這麼…呃~理直氣壯吧?

除了超級的駕馭文字特色和自信,也可學習一下夏宇這首詩的斷句和排列,尤其是最後是如何「長大」的。

 

筆者也曾寫過一首比較「腥羶」的詩,不過可沒有這麼「理直氣壯」:

 

【自慰】/路痕

 

他每晚必在稿紙上

擠出些精液

雖然不曾找到一顆

饑餓的卵子雖然總是

成為翌日陽光下之

曝屍…

 

他喜歡靈感在孤獨中被

強暴的快感,喜歡

當稿子揉成卵狀溢出

濃腥的詩味

 

雖然,

他的受精卵從未著床

也沒個人樣。

 

關於第二首詩,林泠的【微悟】。

你不妨先唸三遍:蒙的卡羅的夜呀蒙的卡羅的夜呀蒙的卡羅的夜呀…

再想想鄭愁予「達達的馬蹄」和大漠吧!再想想瘂弦「如歌的行板」吧!余光中的「鄉愁」吧!蒙的卡羅的夜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呀?

原來蒙地卡羅是有名的賭城,所以詩人的情人是個賭徒,看得懂這首詩的「情意」嗎?不懂的同學可以留言討論。

當然,這首詩最驚心動魄的,當然是最後一句:

 

他要去了我的髮/我的脊骨…

 

是你還能忘了這首詩嗎?嗯~

情詩一定要柔美溫柔嗎?

林泠還真有個人語言(顫慄)的特色! 


●夏宇


本名黃慶綺民國45年生,廣東省五華縣人,本名黃慶綺,筆名童大龍等。國立藝專影劇科畢業,曾任職出版社及電視公司,十九歲開始寫詩,曾獲第二屆時報文學獎散文優等獎,「創世紀」創刊三十週年詩創作獎。第一屆中外文學現代詩獎,現寓居法國,著有詩集《備忘錄》、《腹語術》、《摩擦.不可名狀》等。夏宇的詩富於機智,語言具新鮮感,別具一格。1984年自費出版的詩集《備忘錄》,從送打、編排、開本到封面設計一手包辦,只印製了500本,1985年即告絕版。但至今《備忘錄》的盜版影印本,仍不斷在人們手中轉印、流傳......第二本詩集《腹語術》,同樣也是自費出版,詩人羅智成形容那是『抵抗現實的書』,第三本詩集《摩擦·無以名狀》則是由《腹語術》中,所有的文字一塊塊剪下,重新拼貼而成的,這種一再顛覆傳統,挑戰語言的極限的創作方式,正是夏宇的人和詩,令人著迷的神秘力量。

●      林泠


本名胡雲裳,一九三八年生,廣東省開平縣人。童年在西安和南京渡過,來臺後居處基隆。國立臺灣大學化學系畢業,美國佛吉尼亞大學博士,現任職美國化學界,主持藥物合成研究。筆名有李薺、若瀾、雲子。曾獲中國文藝協會「詩人節獎」。著有詩集《林泠詩集》、《在植物與幽靈之間》。 


  林泠第一首〈流浪人〉發表於一九五二年六月出版的《野風》,當時是以「若瀾」作為筆名。一九五三年開始,在「新詩」週刊和《現代詩》季刊,以「林泠」為筆名,發表詩作。作品散見於「藍星周刊」、《藍星詩選》、臺大《青潮》詩刊、《創世紀》、《南北笛》。詩人早慧,寫作年齡極早,與白萩同被譽為天才詩人。覃子豪批評林泠早期詩作「純任自然,毫無造作的痕跡,詩句像提煉過了的口語,內容深刻,情感凝鑄,甚至帶一點兒冷峻」。羅行認為她的詩,給予人「純真質樸的感受」,有著渾然天成的「清新雋永的意境和興味」。

  一九五八年林泠畢業赴美,寫作量頓減,她自述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八一年間她完成學業,結婚生子,進入工業界,負責跨國公司的研發。著作泰半是科學論文、專利或法人文案,直至一九八二年才集結她早期作品,由洪範出版《林泠詩集》。她說「忙碌」是寫作斷層的主要原因,「也是唯一的原因」。沉寂二十餘年後,二○○三年,林泠出版第二本詩集《在植物與幽靈之間》。這本詩集大量地以人物為作寫作對象,寫給三哥、女兒、父親、母親、懷念恩師等等,處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網絡。洪淑苓認為《林泠詩集》有著令人著迷的童話氣質、溫軟光燦的愛情;但在《在植物與幽靈之間》裡,隨著人生閱歷增長,呈現了更多樣的生命的異象,思考人類習性和命運,也嚴肅而多面。

 

千峰映月竟無言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484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