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詩與美的對話
市長:映彤  副市長: 淘氣麗莎翎翎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詩與美的對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詩論詩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苦難與簡樸--楊 風
 瀏覽1,037|回應1推薦5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Sir Norton 放逐週五夜
淘氣麗莎
~奇異果~
葉莎
映彤

轉貼文章

     
對我來說,興起寫詩的動機,都是在感情受到重創的情況下。我一向認同俄國文豪托爾斯泰(Leo Tolstoy)所說,文學應該負起社會責任。因此,認同包括詩作在內的文學活動,都應該和苦難的社會相結合。但實際上,我的詩作大都是傾訴兒女情長的風花雪月之作。其中,同志戀情的發酵,是我寫作的主要動機。不管是四十年前大學時代,發表在學生雜誌(台灣大學《大學新聞》)的作品,或是二、三十年前發表在《笠》詩刊的一連串作品,乃至近兩、三年來的詩作,都離不開這一主題。

苦難,往往是同志戀情的命定結局。苦難因此也成了我詩作的特色。印度詩人泰戈爾(R. Tagore)說過:「世界以痛苦吻我靈魂,卻要求報以詩歌。」(《漂鳥集》167)也許,這正是我停不下寫詩這支筆的原因吧!

在真、善、美的三分法中,儘管詩中有真有善,但畢竟屬於美的範疇。特別像我這樣的抒情詩,美更顯得重要。因此,詩中詞藻的選擇、意象的經營,乃至強烈的音樂性,成了我的重要詩觀。

我承認受到中國唐詩絕句(特別是五言絕句)簡短、隱約、含蓄的影響,更深受禪詩所強調的「平常心是道」的影響,乃至受到同樣出自禪門的日本「俳句」的影響。因此,簡短、隱約、含蓄,以及素樸、自然,是對詩作的自我要求。

2007/7/22    發表於現代詩人協會Blog

http://www.wretch.cc/blog/modernpoets


千峰映月竟無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3853350
 回應文章
分享楊風的作品
推薦5


映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淘氣麗莎
Sir Norton 放逐週五夜
映彤
~奇異果~
葉莎

水芙蓉


拂過眼簾
那行腳僧的長衫
漂揚
眸裡那顆珠黑
於焉綠了起來

我打鄉間小徑
走過
溪河潺潺
臘月的雪還白
而芒花
二月落盡

早已說過
香荷不會紅在春寒
戀情雨下
無根

我艣艣的船歌
是個錯誤
即使禪音嘹亮
挽不回
依然
你那漂泊的
流勢

2010/2/1  楊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9&aid=3853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