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市長:趙健  副市長: O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愛情是一雙充滿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從中拉出
 瀏覽1,781|回應0推薦0

黎星晴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愛情是一雙充滿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從中拉出
作者:黎星晴
物質能填滿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滿你的空虛嗎
“慕總,那《夢》的女主角就由我來出演了。”我走下床,邊穿衣服邊對仍然躺在床上正昏昏欲睡的慕總說。
“當然。”他漫不經心聲音懶洋洋的回答道。
慕總是《夢》這部電影最大的投資人,最近我的演藝事業陷入低谷,而《夢》這部電影是根據同名暢銷小說改編的,本來就已經有讀者基礎的暢銷小說將要拍成電影關注度已經很高,票房是一定有保證的,而我出演它的女主角是一定會再次紅起來的。
我之所以有機會成為《夢》的女主角就是靠我的經紀人聯繫慕總取得他的支持,而取得他的支持的方法就是與他發生關係。
我神情淡漠的走出慕總的別墅。這對於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我已經習以為常了。況且我認為靠身體來取得自己想要的名利也是很正當的,雙方都是自願的,這只是一個公平的交易。而且演藝圈內的很多女藝人也都是這樣做的。
我邊在自己新款限量版LV包裏尋找車鑰匙,邊走出了別墅的大門。忽然我發現我的紅色法拉利敞篷車旁邊停著一輛很眼熟的黑色賓士。
賓士的門打開了,走出了一個身穿紅色黑格翻領T恤的男子。
是程峻宇,他怎麼會在這裏?我的心裏既震驚又恐慌還有一些羞辱的感覺,我也不這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們只不過是在一家畫廊裏因為欣賞同一幅畫作偶然認識的,之後互相留了電話,偶爾聯繫,在一起吃過幾頓飯而已,認真算起來我們只是半陌生的朋友,這件事情如果被他知道了又能怎樣,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何嘉,你怎麼會在這裏?”程峻宇眼神淩厲的質問道。
“我來和慕總商討一些關於即將開拍的電影《夢》的事情。”他的語氣另我很不舒服,仿佛他猜到了什麼一般, 但我表面上還是微笑著,語氣儘量自然的回答。
“你與他有什麼可以商討的?慕風只是電影的投資人又不是導演,再說你若真想與他商討電影的事可以去他的辦公室,為何要來他的私人住所?”
從程峻宇的的提問來看我可以確定他已經猜到了我與慕風發生了關係,我本來還可以撒一些類似我與慕風以前在其他電影也合作過他很欣賞我的演技所以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朋友這一次正好趁著合作《夢》來聚一聚這樣的謊言,可是在他淩厲的目光的注視下,我忽然覺得喉嚨乾澀無法說出口。
於是我只能呆呆地看著他,保持沉默。
我們沉默的對視著,世間萬物仿佛都靜止了一般不再存在,只有風從我們的身邊穿過。
沉默背後隱藏著如火山即將爆發般的巨大能量,現在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表面,氣氛緊張的一觸即發。
“那你又怎麼會在這裏,難道你跟蹤我?”我終於忍不住先說道。
“這麼說我的猜想是正確的了。”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下了這樣一個結論。
我僵硬的站著,抿緊雙唇,心在這一刻空洞的可怕。
“說,我的猜想是正確的嗎?”程峻宇忽然沖過來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劇烈的搖晃著又問。
他的臉因為極度的憤怒而扭曲了,眼睛迸射出如兇猛野獸般的光芒,他用力地抓著我的肩膀不停地搖晃著,仿佛已經失去了理智瘋掉了一般。
我的肩膀巨痛著仿佛就像是要碎裂了一般,我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他,害怕極了。我用雙手去掰他抓著我肩膀的雙手,想掙脫開他。
“放開我,你弄痛我了。”
“你不回答,那麼就是我猜得沒錯了,那麼朋友說的關於你的傳言也都是真的了。”說完,他停止了搖晃,緩慢的放開了我。臉上的表情由瘋狂轉變成了巨大的悲痛。
我雙手交叉捂住還在疼痛的肩膀,眼神惶恐地看著他。
“好,既然這樣,那你跟我來。”他忽然收起了他的脆弱,沉聲說。眼神絕望而又瘋狂。
他抓起了我的手腕把我向賓士車的方向拽去。
“你要帶我去哪?”我疑惑的問。
“放心,我也會給你錢的。”
我忽然意識到了他將要對我做什麼,我開始費力地掙脫他抓著我的手。
“你在掙扎什麼?我也很有錢,我不會比他們給你的少。”他突然轉過頭來,又抓住了我的肩膀,眼睛逼視著我的眼睛說。
“我不需要。”我甩開了他抓著我的手,說。
“為什麼你可以和他們做的事情不可以和我做?”他再一次抓住了我的肩膀吼道。然後他把我抱了起來繼續向賓士車的方向走去。
“放開,快放開我!”我絕望的掙扎著,雙腳在空中無力地踢蹬著。
忽然我看到了他的臉,便毫不猶豫地伸出手向他的臉抓去,我能感覺到我的指甲陷入了他的肉裏,有溫暖的黏稠的液體流入了我的手指。
他終於放開了我,但我也因此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手臂和膝蓋傳來劇烈的疼痛。
我看見他痛苦的捂住臉,過了一會兒,他對我說:“何嘉,你不感覺很累,很空虛嗎?名利對於你來說真的就那麼重要?物質可以填滿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滿你的空虛嗎?”
說完,他就轉身獨自上了賓士車。
我依然保持著剛剛摔下來的姿勢,呆呆地看著賓士車發動然後漸漸走遠直到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物質確實無法填補我的空虛
半晌,我慢慢地坐了起來。雙手抱住膝蓋把自己蜷縮成小小的一團。
我忽然感覺很冷,不是因為天氣,而是因為心,由內而外的冷。我開始微微地顫抖了起來,接著眼淚忍不住從眼眶中滑落,然後我大聲地哭了出來。
我哭了,我驚奇的發現我竟然哭了。我真的哭了嗎?曾經我以為除了演戲我再也不會哭泣,我以為我的心早已麻木冰冷,再也不會被任何事情所觸動。
我哭了嗎?我又哭了嗎?我真的哭了嗎?
曾經事業幾次陷入低谷我都沒有哭,曾經在網上被人罵賤,說成是花瓶我也沒有哭。
這一次我真的哭了嗎?
可是為什麼我會哭呢?
絕望的感覺拽住了我,它如黑洞一般吸去了我對這個世界所有美好的記憶。
我覺得所有的希望都消失了,覺得世間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值得留戀了。這一刻,我真的很想死掉。
但是幾分鐘後,我還是站了起來,開車回到了家中。

推開門,屋內是我最喜歡的摩登風格的裝潢,高調而奢華。
我的唇角輕輕揚起。我有什麼錯?我只不過是利用我的身體得到我想要的東西而已,我根本就沒有錯。
這個世界是虛偽的,利用身體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又有什麼錯?這只是一種交易,兩個人都是心甘情願的,憑什麼就要受到指責?
我不需要聽他們的。
我走到視窗,拉上窗簾,打開水晶吊燈,放了一曲舒緩的音樂,拿出紅酒倒入高腳酒杯,坐在沙發上緩慢的喝著。
我是一個有品位有格調的人,我懂得如何享受生活,他們的話語根本就妨礙不了我的高雅。
“何嘉,你不感覺很累、很空虛嗎?名利真的對於你來說就是那麼的重要嗎?物質能填滿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滿你的空虛嗎?”
我的耳邊忽然又響起程峻宇對我說過的話。
“誰說物質不能填補我的空虛?”我尖叫著大聲喊,聲音在空曠的房間內回蕩。
我把高腳酒杯向對面的牆壁狠狠砸去,清脆的響聲後是散落在地板上的無數碎片。
我走到衣帽間,一件件地撫摸著我所擁有的衣物。它們都是名牌,製作精良且款式新穎。它們都是我的最愛,我的寶貝。我又蹲下來拉開抽屜,取出裝滿首飾的盒子,輕輕地打開盒蓋,鑽石項鏈、鑽石耳環、鑽石戒指,它們在柔和的燈光下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它們的價值是兩百萬,由知名珠寶設計師設計的。
可是看著看著我卻哭了,心中酸酸的感覺越來越濃,它們已經無法給我帶來絲毫的安慰,程峻宇說的沒錯,物質確實無法填補我內心的空虛。
其實我一直都很害怕寂寞,很害怕黑。尤其是我現在一個人住,晚上我都是要開著燈,打著電視才能睡著。


我決定相信愛情
《夢》開拍了,我順利地出演了裏面的女主角。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程峻宇了,有時候會突然很想他,非常的想見到他,剩下的時間其實也在想他,只不過感覺淡了些而已。
我覺得這種感覺很熟悉,我曾經好像也這樣思念過一個人。然後我想起來了,這是戀愛的感覺,難道我已經愛上他了?
其實我一直都對他有好感,但是偶爾我也會對其他的一些男人有好感。這些感覺都不夠強烈,都沒有我對愛過的那個人的感覺強烈。
直到現在我都只愛過一個人,那已經是遙遠的學生時代的事了。他叫方傑,長得很帥,學習也很好,是我們班的學習委員。我們很有緣的從高中到初中都是同學,我在第一次見到他時就對他很有好感,直到初三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比如:見不到他時會瘋狂的想念,平時也會經常的想到他,上課時經常會不自覺的偏頭看他,就連夜晚睡覺時也會經常夢見他。我覺得這應該就是愛情,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他了。到了高中我們在一起了一段時間,後來因為他愛上了別的女孩子提出分手而結束。我可以確定從他提出分手我決定放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不愛他了,然而從此以後我卻沒有再愛上別人。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再也沒有遇見過一個令我感覺如此強烈的男人。另外我也不相信愛情,我認為愛情終有一天會變得平淡。而且我從來都沒有嚮往過婚姻,我討厭平凡平淡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轉眼《夢》開拍已經有一個月了,但是對於程峻宇的思念還是像往常一樣強烈。
我真的已經愛上他了。
還有那天他最後說的話總是在我的腦海中閃動徘徊。
這些天我的心情總在低谷,我發現我已經無法再像從前一樣拼命拍戲然後再瘋狂購物,用物質帶來的短暫安慰來生活了。我也不能再因為名氣,因為別人的讚美和誇獎而滿足了。忽然覺得這些都是無所謂的,別人的看法與我無關,穿什麼用什麼都一樣。現在對於我來說真正重要的只有程峻宇,我開始瘋狂的渴望和他在一起,想與他組建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覺得平凡平淡的生活不再令我無法接受。
經過程峻宇對在慕總別墅外遇見我的反應來看他應該是愛我的,可是經過了那次相遇,他看到了我的本質之後他還會繼續愛我嗎?
現在每天拍完戲就算再疲倦我也會去我們相識的那家畫廊,期待著能在這裏再次遇見他,可是這一個多月內我一直都沒有再遇見他。
每一天離開畫廊我的心情都是灰暗的幾近絕望,每一次充滿希望的走進畫廊直到希望破滅,我的心仿佛都像是碎裂了一般。
終於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再也受不了那種失望的空虛空洞的感覺的折磨。我決定不再這樣等下去了,我要直接去找他。

我直接開車去了天偉公司,我知道程峻宇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
在天偉公司員工的幫助下我成功的找到了他的辦公室。
我輕輕的敲了一下門,心中是忐忑不安的。
“請進。”
我聽到了程峻宇威嚴又不失禮貌的聲音,我熟悉的低沉渾厚令我思念了一個多月的聲音。
我推開門,走進了他的辦公室。他的臉已經看不出被我曾經抓過的痕跡,我松了一口氣,因為我一直都在擔心我已經使他的臉留下了痕跡。
程峻宇看到是我,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是你?你來這裏做什麼?”
“我來這裏是想告訴你物質真的不能填補我的空虛,還有我愛你。”
“你愛我?”程峻宇揚眉,又說:“哼,你說你愛我,怎麼可能呢?”
“我是真的愛你,真的。你讓我發現名利並不是生活的意義,你讓我發現平凡而平淡的生活其實才是最幸福的。你讓我渴望擁有一個家庭。”
“你愛我?像你這種人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叫愛?你是戲拍不下去了,想要找一個可以讓你繼續舒服生活的男人吧。”程峻宇用輕蔑的口吻說,眼神裏滿是嘲弄。
“既然你這麼想那我也就沒有什麼話好說了。”我轉過身,心底一片絕望,眼淚再一次滑出了眼眶。
“不要走。”
程峻宇從背後抱住了我,幾滴溫暖的液體落在了我的脖頸處,我意識到那可能是眼淚。難道他哭了?我驚訝的想。
“何嘉,不要走,我愛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經有多愛你了,在不與你見面的這些日子裏除了工作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我告訴自己不要再想了,那種女人不值得愛,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沒有辦法控制住我自己,我依然在想你。你不知道有很多次我都快要忍不住給你打電話了,有很多次路過那家畫廊我都想進去看看能不能再遇見你,有很多次我都想直接去找你。
其實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我可以利用我的錢來給你舒適奢華的生活,把你留在我的身邊。即使這段感情是虛假的又怎麼樣呢?我心甘情願的被你利用。”
我轉過身來,擁抱住他,說:“其實雖然我最近都很少接戲,可是我並不缺錢,我攢了很多錢,畢竟我曾經大紅過,而且一些低成本的電影、電視劇都非常歡迎我去參演,還有參加一些活動也能使我賺錢,所以我不用擔心失去生活來源,所以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利用你來維持生活。我之所以不擇手段的爭取出演《夢》,是因為我想再紅起來。就如你所說的物質填補不了我的空虛,我想用名氣來填補我的空虛。可是現在的我發現名氣也無法填補我的空虛,從前的我不甘心平凡平淡的生活,而現在的我因為你而發現原來只有平凡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我是真的愛你的程峻宇,真的想與你組建一個美滿的家庭。”
說完,我捧住了他的頭吻住了他的唇,他回吻我,我們激烈的相互親吻,連空氣仿佛都燃燒起來一般變得火熱。


愛情是一雙充滿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從中拉出
“拍完《夢》我和我的公司的合約也到期了,我準備不再續約,不再演戲,到時候我們就結婚好不好?”在程峻宇公寓的沙發上我靠著他的肩膀我們一起看電視時,我問。
“好。”程峻宇回過頭然後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回答道,聲音和眼神裏都是溫情與寵愛。
我發自內心的笑了,在他的聲音與眼神還有承諾中我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那明天晚上我帶你去見我的父母。”
“好。”我回答道,聲音裏儘是喜悅,幸福的感覺滿溢在我的心中。
可是第二天程峻宇忽然告訴我他暫時不能帶我去見他的父母了,我問他為什麼他沉默了半天都沒有說話。半晌他才說:“何嘉,我不想瞞你,確實出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放心我會解決的。”我猜想一定是他的父母不同意我們結婚,我的心情開始低落,我害怕我的猜想是正確的,便沒有再繼續追問。
但是我的猜想果真是正確的,就在今天下午它便得到了驗證。《夢》的片場裏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對方的聲音低沉渾厚且略帶威嚴,從聲音上來看應該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語氣和程峻宇的非常相像,他約我在晚上8:00到天偉董事長辦公室見面,沒錯,他就是程峻宇的父親程家硯。
晚上8:00,我準時到達了天偉公司董事長辦公室。
程家硯穿著西裝,端坐在他的辦公桌上。他眼神淩厲的注視著我,讓我想起了當日在慕總門外等我的程峻宇。
“那裏是300萬,你拿走吧,之後就不要再去糾纏程峻宇了。”
“伯父,我是真的愛程峻宇的,不是為了錢。”我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
“何小姐,你以為我不清楚你的真實面目嗎?我的幾個朋友都認識你,你為了名利曾經和他們都發生過關係不是嗎?如果你只是一個普通的演員,甚至是一個普通家庭毫無家世地位的女孩,你們要結婚,我都會開心的贊成並祝福你們,可是你曾經都做過什麼事情你心裏應該是清楚的,總之我是不會同意你們結婚的。”
“人都犯過錯。”我平淡的說。
“真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如果程峻宇依然堅持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把他趕出天偉。何小姐,我勸你還是趕快放手吧,你不會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利益的。”
“沒關係,名與利對於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對於我來說重要的只有程峻宇,我只想與他共同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做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過著簡單的生活。我想名與利對於他來說同樣也不會是重要的,因為他曾經問過我‘物質能填滿你的欲望,那它能填滿你的空虛嗎?’我想我們現在的心態應該是一樣的,我相信我們在一起一定會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一段幸福的婚姻。”說完,我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峻宇,不要再抱有什麼期待或幻想了,你父母是不可能接受我的。今天我見到你父親了,他的態度很強硬。”回到了程峻宇的公寓,我直截了當的對他說。
程峻宇聽到後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我又說:“峻宇等《夢》拍完我和我的公司解約我們就離開這裏吧,我們可以去國外找一個小鎮住下來,然後你可以在那裏找一個公司上班,我可以在家裏打掃房間。我們還可以生幾個孩子,我們會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的。”
“何嘉,你真的確定你願意過那種生活嗎?”程峻宇有些懷疑的問。
“當然。現在那種生活是我最大的期盼,不用每天再面對這麼大的壓力,不用再與那麼多人爭鬥,我也已經不是那個追求名利貪慕虛榮的何嘉了。現在它是我的夢想。”
程峻宇聽完後擁抱住我,他的身體因為興奮竟然有些微微的顫抖。
“它也是我的夢想啊,何嘉。從很久以前便是。”


尾聲:
加拿大萊普小鎮上並不華麗但是卻整潔溫馨的140平米的小房子中我正在打掃衛生,程峻宇已經出去上班了,他在本地的一個小型企業裏做部門經理。我們來這裏已經有1年多了,生活就如我們期待的那般平靜平淡而又幸福。
現在的我真的很後悔曾經有過的那一段骯髒的往事,現在的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個世界並不虛偽,出賣身體不僅僅是一種交易那麼單純,它褻瀆了人類的情感。
我發現愛情是一雙充滿力量的手,能把陷入泥沼的人從中拉出。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0292&aid=4862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