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六
 瀏覽325|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四十六  鬼三十一 

    李俗坊民 太原部將 成公逵 送書使者 臧夏 踏歌鬼 盧燕 李湘 馬震 劉惟清 董觀 錢方義 

    利俗坊民

    長慶初,洛陽利俗坊,有民行車數兩,將出長夏門。有一人負布囊,求寄囊于車中,且戒勿妄開,因返入利俗坊。才入,有哭聲。受寄者因發囊視之,其口結以生綆,內有一物,其狀如牛胞,及黑繩長數尺。民惊,遽斂結之。有頃,其人亦復,曰:「我足痛,欲憩君車中,行數里,可乎?」民知其異,乃許之。其人登車,覽囊不悅,顧謂民曰:「君何無信?」民謝之,又曰:「我非人,冥司俾予錄五百人,明歷真、虢、晉、絳,及至此。人多虫,唯得二十五人耳。今須往徐泗。」又曰:「君曉予言虫乎?」患赤瘡即虫耳。車行二里,遂辭有程,不可久留,「君有壽,不復憂矣。」忽負囊下車,失所在。其年夏,諸州人多患赤瘡,亦有死者(出《宣室志》) 

  【譯文】長慶初年,洛陽利俗坊,有百姓推車數輛,將要出長復門。有一個人背著布袋,要求把布袋寄存在車里,并且告戒不要亂打開。于是返回利俗坊,才進入,聽到有哭聲。接受寄存的人就打開口袋看,那袋口用繩子打著結,里面有一個東西,那形狀象牛的胞胎,牽扯黑繩長幾尺。那人吃惊,立刻收起打上結。不久,那放布袋的人又來了,說:「我腳疼,想在你的車中休息,走幾里,行嗎?」人們知道他奇異,就答應了他。那人上車,看了口袋很不高興,回頭對車主說:「你怎麼不守信用呢?」那人謝罪。又說:「我不是人,冥司派我收錄五百人,我走遍了真、虢、晉、絳幾個州,才來到這里,人多虫,只得到二十五人,現在要到徐泗。」又說:「你明白我說的虫嗎?患赤瘡就是虫啊。」車走了二里,就告辭登程:「不能久留,你有壽命,不用擔憂了。」忽然背著口袋下車,失去蹤影。那年夏天,各州有很多人患赤瘡,也有死的。 

    太原部將

    長慶中,裴度為北部留守,有部將趙姓者,病熱且甚。其子煮藥于室,既置藥于鼎中。勾火。趙見一黃衣人,自門來,止于藥鼎旁。挈一囊,囊中有藥屑,其色潔白,如麥粉狀,已而致屑于鼎中而去。趙告其子,子曰:「豈非鬼乎?是欲重吾父之疾也。」遂去藥。趙見向者黃衣人再至,又致藥屑鼎中。趙惡之,亦命棄去。復一日晝寢,其子又煮藥,藥熟而趙寤,遂進以飲之。后數日,果卒。(出《宣室志》) 

  【譯文】長慶年間,裴度做北部留守,有個部將姓趙,有病發高燒很厲害。他的兒子在屋里煮藥,已經把藥放到鼎里,點著了火。趙看見一個穿黃衣的人從門進來,停在藥鼎旁,拿著一個袋子,袋中有藥末,那顏色潔白,象麥粉的樣子,旋即把藥末放到鼎里而離去。趙告訴他的兒子,兒子說:「莫非是鬼嗎?這是要加重我父親的病。」就去掉了藥。趙看見先前的黃衣人又來了,又把藥末放到鼎里。趙討厭它,又讓把藥扔掉。又一天趙白天睡覺,他的兒子又煮藥,藥煮好而趙睡醒,于是給他喝了,過了幾天,果然死了。 

    成公逵

    李公顏居守北都時,有部將成少儀者,其子曰公逵,常夢一白衣人入曰:「地府命令我召汝。」逵拒之,使者曰:「冥官遣召一屬龍人,汝既屬龍,何以逃之?」公逵紿曰:「某非屬龍者,君何為見誣。」使者稍解,顧曰:「今舍汝歸,當更召屬龍者。」公逵惊寤,且以其夢白於少儀。少儀有卒十余人,常在其門下,至明日,一卒無疾而卒。少儀因訊其年,其父曰:「屬龍。」果公逵之所夢也。(出《宣室志》。) 

  【譯文】李公顏駐守北都的時候,有個部將叫成少儀。他的兒子叫公逵。曾經夢見一個穿白衣的人說:「地府命我召你。」逵拒絕他。使者又說:「冥官派遣我召一個屬龍的人,你既然屬龍,憑什麼逃脫?」公逵欺騙說:「我不屬龍,你為什麼誣陷我?」使者稍稍緩和,看著他說:「現在放你回去,應該另召一個屬龍的。」公逵惊醒,并且把他的夢告訴少儀。少儀有士卒十多人,常在他的門下。到了第二天,一個士卒無病而死。少儀于是打聽他的年齡,他的父親說:「屬龍。」果然是公逵夢到的。 

    送書使者

    昔有送書使者,出蘭陵坊西門,見一道士,身長二丈余,長髯危冠。領二青裙,羊(明抄本「羊」作「髽」,下同。)髻,亦長丈余。各擔二大瓮,瓮中數十小兒,啼者笑者,兩兩三三,自相戲樂。既見使者,道士回顧羊髻曰:「庵庵。」羊髻應曰:「納納。」瓮中小兒齊聲曰:「嘶嘶。」一時北走。不知所之。(出《河東集》) 

  【譯文】從前有個送書信的使者,出了蘭陵坊西門,看見一個道士,身高二丈多,長長的胡須,高高的帽子。帶領兩個穿黑裙子的人,梳著羊髻,也高一丈多,各挑著兩個大瓮。瓮里有幾十個小孩,哭的笑的,三三兩兩,互相戲樂。看見了使者,道士回頭看羊髻說:「庵庵。」羊髻答應說:「納納。」瓮里的小孩齊聲說:「嘶嘶。」立刻向北跑,不知去向。 

    臧夏

    上都安邑坊十字街東,有陸氏宅,制度古醜,人常謂凶宅。后有進士臧夏僦居其中,與其兄咸嘗晝寢。忽夢魘,良久方寤,曰:「始見一女人,綠裙紅袖,自東街而下。弱質纖腰,如霧瀠花,收泣而云:『聽妾一篇幽恨之句。』其辭曰:「卜得上峽日,秋天風浪多。江陵一夜雨,腸斷木蘭歌。』」(出《河東記》) 

  【譯文】上都安邑坊十字街東,有個陸氏宅院,樣式古怪,人們常說這是凶宅。後來有個進士臧夏租賃住在那里,和他哥哥都曾在白天睡覺,忽然做惡夢惊叫,很久才醒。說:「方才看見一個女人,穿著綠裙紅袖,從東街而來,體弱腰細,象霧蒙花,停止哭泣而說道:『聽我一篇幽恨詩句吧。』那詞是:『卜得上峽日,秋天鳳浪多。江陵一夜雨,腸斷木蘭歌。』」 

    踏歌鬼

    長慶中,有人於河中舜城北(「城北」原作「成死」,据明抄本改。)鸛鵲樓下見二鬼,各長三丈許,青衫白褲,連臂踏歌曰:「河水流溷溷,山頭种蕎麥。兩個胡孫門底來,東家阿嫂決一百。」言畢而沒。(出《河東記》) 

  【譯文】長慶年間,有人在河中舜城壯鸛鵲樓下看見兩個鬼,各高三丈多,穿著青衫白褲,挽著臂膊踏歌道:「河水流溷溷,山頭种蕎麥。兩個胡孫門底來,東家阿嫂決一百。」說完就沒有了。 

    盧燕

    長慶四年冬,進士盧燕,新昌里居。晨出坊經街,槐影扶疏,殘月猶在。見一婦人,長三丈許,衣服盡黑。驅一物,狀若羝羊,亦高丈許。自東之西,燕惶駭卻走,婦人呼曰:「盧五,見人莫多言。」竟不知是何物也。(出《河東記》) 

  【譯文】長慶四年冬天。進士盧燕。住在新昌里,早晨到坊北街。槐樹影子搖擺,殘月還在。看見一個婦人。高三丈多,穿的衣服全是黑的,驅赶一個東西,樣子象公羊,也高有一丈左右,從東向西去。盧燕惊恐往回跑。婦人呼喊道:「盧石,看見人不要多說。」竟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李湘

    盧從史以左僕射為澤潞節度使,坐與鎮州王承宗通謀,貶歡州,賜死於康州。寶歷元年,蒙州刺史李湘,去郡歸闕。自以海隅郡守,無台閣之親,一旦造上國,若滄海泛扁舟者。聞端溪縣女巫者,知未來之事,維舟召焉。巫曰:「某乃見鬼者也,見之皆可召。然鬼有二等,有福德者,精神俊爽。往往自與人言:貧賤者,氣劣神悴,假某以言事,盡在所遇。非某能知也?」湘曰:「安得鬼而問之?」曰:「廳前楸樹下,有一人衣紫佩金者,自稱澤潞盧僕射,可拜而請之。」湘乃公服執簡,向樹而拜。女巫曰:「僕射已答拜。」湘遂揖上階,空中曰:「從史死於此廳,為弓弦所迫,今尚惡之。使君床上弓,幸除去之。」湘命去焉。時驛廳副階上,唯有一榻,湘偶忘其貴,將坐問之。女巫曰:「僕射官高,何不延坐,乃將吏視之?僕射大怒,去矣。急隨拜謝,或肯卻來。」湘匍匐下階,問其所向,一步一拜,凡數十步。空中曰:「公之官,未敵吾軍一裨將,奈何對我而自坐?」湘再三辭謝。巫曰:「僕射回矣。」於是拱揖而行。及階,巫曰:「僕射上矣。」別置榻。設裀迂以延之。巫曰:「坐矣。」湘乃坐。空中曰:「使君何所問?」對曰:「湘遠官歸朝,伏知僕射神通造化,識達未然。乞賜一言,示其榮悴。」空中曰:「大有人接引,到城一月,當刺梧州。」湘又問,不復言。湘因問曰:「僕射去人寰久矣,何不還生人中,而久處冥寞?」曰:「吁!是何言哉?人世勞苦,萬愁纏心,盡如燈蛾。爭扑名利,愁胜而發白,神敗而體羸。方寸之間,波瀾萬丈,相妒相賊,猛如豪獸。吾已免離,下視湯火,豈復低身而臥其間乎?且夫据其生死,明晦未殊。學仙成敗,則無所異。吾已得煉形之術也。其術自無形而煉成三尺之形,則上天入地,乘云駕鶴,千變萬化,無不可也。吾之形所未園者,三寸耳。飛行自在,出幽入明,亦可也。萬乘之主不及吾,況平民乎?」湘曰:「煉形之道,可得聞乎?」曰:「非使君所宜聞也。」復問梧州之后,終不言,乃去。湘到京,以奇貨求助,助者數人。未一月,拜梧州剌史。竟終于梧州,盧所以不復言其后事也歟?(出《續玄怪錄》) 

  【譯文】盧從史以左僕射做澤潞節度使,犯了與鎮州王承宗合謀的罪貶到歡州,賜死在康州。寶歷元年,蒙州刺史李湘,離郡回京城,自己認為是邊遠的郡守,沒有台閣的親屬,一旦回到京都,就象在滄海里飄流的扁舟。聽說端溪縣有個女巫,能知未來的事,派人請她來。女巫說:「我是能看見鬼的,見到了都能召示。可是鬼有兩等,有福德的,精神俊爽,往往自己與人說話;貧賤的,氣勢低劣精神憔悴,借助我而說事情,全在于所遇到的,不是我能知道的。」李湘說:「怎麼能得到鬼而問他呢?」女巫說:「廳前的楸樹下,有一個穿紫衣佩帶金飾的,自稱澤潞盧僕射,可以跪拜而請他。」李湘就穿著公服拿首簡牘,面向大樹而跪拜。女巫說:「僕射已經答拜。」李湘于是拱揖上台階。空中說道:「從史我死在這廳里,被弓箭所殺害,現在還厭惡它,你床上的弓,希望除掉。」湘讓去掉。當時驛廳副階上,只有一張床,湘偶然忘記那貴客,要坐下問他。女巫說:「僕射是高官,為什麼不請他坐,當做差吏對待他。」僕射大怒,走了。李湘急忙跟隨跪拜謝罪,又誠懇地請他回來。李湘匍匐下台階,問他去的方向,一步一拜,共計幾十步。空中說:「你的官職,赶不上我軍中的一個副將,怎麼面對我而自己坐下?」湘再三說明謝罪。女巫說:「僕射回來了。」于是拱揖而走,到了台階,女巫說:「僕射上來了。」別處擺放了坐床,放上坐墊請他坐。女巫說:「坐下了。」湘才坐下。空中說:「你要問什麼?」回答說:「我是邊遠的官吏回朝,知道僕射神通造化廣大,知道未來,乞求恩賜一言,明示那榮升與困頓。」空中說:「大有人接待引荐,到京城一個月,就能任命為梧州剌史。」湘又問,不再說。湘于是問道:「僕射離開人間很久了,為什麼不回到人生中來,而長久處在寂寞的冥府?」說道:「唉,這是什麼話,人世間勞苦,萬愁纏心,都象飛蛾扑燈,爭名奪利,愁到極點而頭發變白,精神頹敗而身體瘦弱。內心里,波瀾萬丈,互相嫉妒互相仇視,凶猛得象巨大的野獸,我已經幸免脫離向下看如湯似火的人間,難道再低身而生活在那里嗎?再說根据那生與死,陰間陽間沒有什麼兩樣。學仙成敗,就沒有什麼差別。我已得到煉形之術,那術從無形而煉成三尺之形,那麼上天入地,乘云駕鶴,千變萬化。沒有不可以的。我的形還沒有煉圓滿,只有三寸罷了,飛行自由自在,離開陰間到陽間,是可以的,皇上也赶不上我,何況平民呢?」湘問:「煉形之道,可以聽聽嗎?」回答說:「不是你應該聽的。」又問梧州之后的事情,終究沒說,就離去了。湘到京城,用奇貨求人幫助,幫助他的有幾個人。不到一個月,官拜梧州剌史,最後死在梧州,這就是盧不再說他后事的原因。 

    馬震

    扶風馬震,居長安平康坊。正晝,聞扣門。往看,見一賃驢小兒云:「适有一夫人,自東市賃某驢,至此入宅,未還賃價。」其家實無人來,且付錢遣之。經數日,又聞扣門,亦又如此。前后數四,疑其有異。乃置人于門左右,日日候之。是日,果有一婦人,從東乘驢來,漸近識之,乃是震母,亡十一年矣。葬于南山,其衣服尚是葬時者。震惊號奔出,已見下驢,被人覺,不暇隱滅。震逐之,環屏而走。既而窮迫,入馬廄中,匿身后牆而立。馬生連呼,竟不動。遂牽其裾,卒然而倒,乃白骨耳。衣服儼然,而體骨具足。細視之,有赤脈如紅線,貫穿骨間。馬生號哭,舉扶易之,往南山,驗其墳域如故。發視,棺中已空矣。馬生遂別卜,遷窆之。而竟不究其理。(出《續玄怪錄》) 

  【譯文】扶風的馬震,居住在長安平康坊。正在白天,聽到扣門聲,前去看,見一租驢的小孩說:「剛才有一個夫人,從東市租我的驢,到這進入宅院,沒給租錢。」他家确實沒有人來,暫且付錢打發他走。過了幾天,又聽到扣門聲,也是如此,前后多次。懷疑這里有特異情況。就安排人在門的左右,天天守候。這一天,果然有一個婦人,從東乘驢來,漸漸走近,認出了她,是馬震的母親,死了已經十一年了,葬在南山,她的衣服還是安葬時穿的。馬震吃惊地哭著跑出來,已經看見她下驢,被人發覺,沒有時間隱滅。馬震追她,繞著屏風跑,不久實在沒法,進到馬廄里,藏身在后牆站立著。馬生連續喊叫,竟然不動。于是拽她的衣襟,突然倒地,是白骨罷了,衣服依然如故,而尸骨完整無缺。細看它,有赤脈象紅線,貫穿在骨間。馬生號啕痛哭,抬扶整理好尸骨。到南山查驗那墳如舊。打開看,棺材里已經空了。馬生就另外選擇,變受地方落葬,而最終也不明白其中的奧妙。 

    劉惟清

    陰北把關,南御并山濱濟,空闊百里,無人居。地勢險厄,用兵者,先据此為胜。迄今天陰日暮,鬼怪往往而出。長慶三年春,平盧節度使薛苹遣衙門將劉惟清使于東平,途出於此。時日已落,忽於野次,遙見幕幄營伍,旌旗人馬甚眾,煙火極遠。惟清少在戎旅,計其部分,可五六萬人也。惟清不知。甚駭之。俄有輜重鼓角,部隊紛紜,或歌或語,宣言競進。惟清乃緩轡出於其中。忽有衣 者徒行叩惟清,將奪馬。惟清與之爭,因躍馬絕道,而 者執之愈急。惟清有膂力,以所執鐵鞭棰其背。 者不甚拒,良久舍去。惟清復路,則向之軍旅已過矣。夜闌,方及前驛,會同列將渾釗,自滑使還,亦館於此。聞惟清至,迎之,則惟清冥然無所知。眾扶持環視,久之乃寤,遂話此事,不二三日,至東平,既就館,亦不為他人道。先是東平有術士皇甫喈者,落魄不仕,衣 藍縷,眾甚鄙之。一日,惟清出游,喈於途中遙指曰:「劉押衙。」惟清素衣(「素」下明抄本無「衣」字。)未識,因與相款。(「款」原作「疑」,据明抄本改。)喈曰:「本恐他人取馬,故牽公避道,奈何卻以鐵鞭相苦?賴我金鎧在身,不爾,巨力堅策,豈易當哉。」笑而竟去。惟清從人辭謝,將問其故,喈躍入稠人中,不可復見。后四年,李同捷反於滄景,時大下兵皆由平陰以入賊境,豈陰兵先致討歟?(出《異聞錄》,明抄本作出《集異記》。) 

  【譯文】陰北把關,南邊山連著山直到水邊,空曠開闊百里,無人居住,地勢險要,用兵的先占据這就能取胜。到現在天陰日晚,鬼怪常常出來。長慶三年春天,平盧節度使薛苹派衙門將劉惟清出使到東平,路經這里,當時太陽已落山。忽然在野地里,遠遠看見軍營帳篷,旌旗人馬很多,煙火很遠。惟清年少就在軍旅中,估計那部人,能有五六萬人。惟清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很害怕。一會兒有輜重鼓角響起,部隊紛紛行動,有的唱歌有的說話,喧鬧前進。惟清就拉著韁繩輕輕在那里經過。忽然有一個穿喪服的步行來叨問惟清,要奪他的馬。惟清和他用力爭奪,于是躍馬跑出道外。而穿喪服的抓著韁繩更緊。惟清有體力,用拿的鐵鞭連打他的背部。穿喪服的人不特別抵抗,很久才舍掉離去。惟清重新上路,就朝著那些人馬走過的地方奔去。夜深,才到達前邊的驛站,會見同列將渾釗。渾釗從滑地出使回來,也住在這里。聽說惟清到來,去迎接他,可是惟清象睡覺似的什麼也不知道,大家扶持環視他,很久才醒,于是說了這件事。不過兩三天,到達東平,住在館里,也沒對別人說。從前這東平有個術士叫皇甫喈,落魄不當官,穿著草鞋破衣服,大家都很鄙視他。一天,惟清出去游玩,喈在路上遙遙指著說:「劉押衙。」惟清平素不認識,就和他應答。喈說:「本來怕別人奪取你的馬,所以引你躲避道邊,怎麼卻用鐵鞭打我,靠我金鎧在身,不然的話,巨大的力量堅硬的鞭子,難道容易抵擋嗎?」笑著竟然離開。惟清跟從那人辭謝,要問那原故,喈跑到稠密的人群中,不能再看見。過了四年,李同捷在滄景反叛。當時天下的兵,都由平陰而進入賊境,難道陰兵先來討伐了嗎? 

    董觀

    董觀,太原人,善陰陽占候之術。唐元和中,與僧靈習善,偕适吳楚間。習道卒,觀亦歸并州。寶歷中,觀游汾涇,至泥(「泥」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補。)陽郡。會于龍興寺,堂宇宏麗,有經書千百編,觀遂留止,期盡閱乃還。先是院之東廡北室,空而扃鐍,觀因請居,寺僧不可,曰:「居是室者,多病或死,且多妖異。」觀少年恃氣力,曰:「某愿得之。」遂居焉。旬余夜寐,輒有胡人十數,挈樂持酒來,歌笑其中,若無人。如是數夕,觀雖懼,尚不言于寺僧。一日經罷,時已曛黑,觀怠甚,閉室而寢。未熟,忽見靈習在榻前,謂觀曰:「師行矣。」觀惊且恚曰:「師鬼也,何為而至?」習笑曰:「子運窮數盡,故我得以候子。」即牽觀袂去榻,觀回視,見其身尚偃,如寢熟。乃歎曰:「嗟乎?我家遠,父母尚在,今死此,誰蔽吾尸耶?」習曰:「何子之言失而憂之深乎?夫所以為人者,以其能運手足,善視聽而已。此精魂扶之使然,非自然也。精魂離身故曰死,是以手足不能為,視聽不能施,雖六尺之軀,尚安用乎?子寧足念。」觀謝之,因問習:「常聞我教中有(明抄本「中有」作「有中」)陰去身者,誰為耶?」習曰:「吾與子謂死而未更生也。」遂相與行。其所向,雖關鍵甚嚴,輒不礙,於是出泥陽城西去。其地多草,茸密紅碧,(「碧」原作「密」,据明抄本改。)如毳毯狀。行十余里,一水廣不數尺,流而西南。觀問習,習曰:「此俗所謂奈河,其源出於地府耶!」觀即視其水,皆血,而腥穢不可近。又見岸上有冠帶褲襦凡數百。習曰:「此逝者之衣,由此趨冥道耳。」又望水西有二城,南北可一里余。草樹蒙蔽,廬舍駢接。習與觀曰:「與子俱往彼,君生南城徐氏,為次子。我生北城侯氏,為長子。生十年,當重與君捨家歸佛氏。」觀曰:「吾聞人死當為冥官追捕,案籍罪福。苟平生事行無大過,然後更生人間。今我死未盡夕,遂能如是耶?」曰:「不然,冥途與世人無異。脫不為不道,寧桎梏可及身哉!」言已,習即牽衣躍而過。觀方攀岸將下,水豁然而開,廣丈余,觀惊眙惶惑。忽有牽觀者,觀回視一人,盡體皆毛,狀若獅子,其貌即人也。良久謂觀曰:「師何往?」曰:「往此南城耳。」其人曰:「吾命汝閱大藏經,宜疾還,不可久留。」遂持觀臂,急東西指郡城而歸。未至數里又見一人,狀如前召觀者,大呼曰:「可持去,將無籍。」頃之。逐至寺。時天以曙,見所居室有僧數十,擁其門,視己身在榻。二人排觀入門,忽有水自上沃其體,遂寤。寺僧曰:「觀卒一夕矣。」於是具以事語僧。后數日,于佛宇中見二土偶象,為左右侍,乃觀前所見者。觀因誓心精思,留閱藏經,雖寒暑無少墮。凡數年而歸,時寶歷二年五月十五日。會昌中,詔除天下佛寺,觀亦斥去。后至長安,以占候游公卿門,言事往往而中。常為沂州臨沂縣尉。余在京師,聞其事于觀也。(出《宣室志》) 

  【譯文】董觀是太原人,善于陰陽占卜之術。唐朝元和年間,與僧人靈習友好。一同到吳楚一帶去,靈習在路上死去,觀也回到并州。寶歷年間,觀到汾經游覽,到了泥陽郡,在興龍寺會見僧人。興龍寺堂宇宏偉壯麗,有經書數千百編。觀就停留在這里,打算都閱讀完再回去。原來這院的東邊廊房的北屋,空著而且上著閂鎖。觀于是請求居住,寺僧不同意,說:「住在這個屋,大多有病有的死去,又多妖怪。」觀憑著年少氣壯,說:「我愿得到它。」于是住在那里。過了十多天夜間睡覺,就有胡人幾十個,帶著樂器拿著酒,歌舞歡笑在那里,好象沒有別人。象這樣幾個晚上。觀雖然害怕,還沒有對寺僧說。一天念完經,天已經昏黑,觀疲勞到極點,關門睡覺。尚未睡熟,忽然看見靈習在床前,對觀說:「師傅走吧。」觀吃惊并且憤怒地說:「你是鬼,為什麼到這來。」習笑著說:「你的生命已到盡頭,所以我來侍候你。」就拽著觀的袖子離開床。觀回頭看,看見他的身體還躺在那里,象睡熟了,就歎息道:「唉!我家離這兒很遠,父母還在,現在死在這里,誰來遮蔽我的尸體呢?」習說:「為什麼你說得這麼失望,擔憂得這麼深重呢?那成為人的原因,是因為能運動手腳,善于看和聽罷了,這都是精魂扶植使它這樣,不是天然的;精魂離開身體所以叫死,因此手腳不能運動,看和聽不能實施,即使是六尺的軀體,還有什麼用呢?你還值得想念嗎?」觀感謝他,于是問習道:「曾經聽說我教中有能隱去體的,誰能夠這樣做呢?」習說:「象你我這樣死了但尚未托生的就是。」于是就和靈習一塊走了,他們一路上,關卡雖然很嚴,但于他們也并無阻礙。于是出了泥陽城向西走去,那地方有很多的草,重迭繁密花紅碧綠,象毳毯的樣子。走了十多里,一河寬不到幾尺,向西南方向流去。觀問習,習說:「這就是俗話所說的奈河,它的源頭出在地府。」觀就看那河水,都是血,腥臭味不可接近。又看見岸上有冠帶褲衣共有幾百件。習說:「這是死人的衣服,由這奔向地府的道路。」又看到河西有兩座城,南北距離能有一里多,被樹木遮蔽,房屋相連接。習對觀說:「和你一起往那里去,你降生到北城的侯氏家,做長子。降生十年后,應該重新和你舍棄家園回到佛門。」觀說:「我聽說人死應當被冥官追捕,考察登記他的罪福,如果平生做事行為沒有大的過錯,然後再降生到人間。現在我死不到一個夜晚,就能如此嗎?」習說:「不是這樣,冥府和人間沒有差別,倘或不做不說,難道手銬腳鐐能到你的身上嗎?」說完,習就拽著衣服跳過河。觀正要攀附岸邊將要下去,河水豁然而開,寬有一丈多。觀惊恐惶惑,忽然有人拽他。觀回頭看見一人,整個身體都是毛,樣子象獅子,他的面貌是人。好久對觀說:「師傅要到哪里去?」回答說:「往南城去呀。」那人說:「我讓你閱讀大量藏經,應該赶緊回去,不可長久停留。」于是抓住觀的胳膊,急忙向著郡城的方向往回走。沒走幾里,又看見一人,樣子象先前招呼觀的,大叫道:「可以帶回去,還沒有注冊。」一會兒,就到了寺院。當時天已經亮了,看見所住的屋里有幾十個僧人,擁塞著他的房門;又見自己的身體在床上。二人推觀進門,忽然感到有水從上澆灌他的身體,于是就醒了。寺僧說,「觀死一夜了。」觀于是把這事詳細地告訴了寺僧。過了幾天,在佛殿看見兩個土制偶象,是左右的侍者,是觀先前看見的。于是觀發誓專心致志,閱讀藏經。即使是嚴寒酷暑也沒有稍微的懈怠,共計幾年才回家。當時是寶歷二年五月十五。會昌年間,皇帝詔令為除天下佛寺,觀也被排斥離去。後來到長安,以占卜游說于公卿人家,說的事情往往說中。曾經做過沂州沂縣尉。我在京城,聽到關于董觀的這些事情。 

    錢方義

    殿中侍御史錢方義,故華州剌史禮部尚書徽之子。寶歷初,獨居長樂第。夜如廁,僮僕從者,忽見蓬頭青衣數尺來逼。方義初懼,欲走,又以鬼神之來,走亦何益,乃強謂曰:「君非郭登耶?」曰:「然。」曰:「與君殊路,何必相見?常聞人若見君,莫不致死,豈方義命當死而見耶?方義家居華州,女兄衣佛者亦在此。一旦溘死君手,命不敢惜,顧人弟之情不足。能相容面辭乎?」蓬頭者復曰:「登非害人,出亦有限。人之見者,正氣不胜,自致夭橫,非登殺之。然有心曲,欲以托人,以此(「此」原作「死」,据明抄本改。)久不敢出。惟貴人福祿無疆,正氣充溢,見亦無患。故敢出相求耳。」方義曰:「何求?」對曰:「登久任此職,積效當遷,但以福薄,須人助。貴人能為寫金字金剛經一卷,一心表白。回付與登,即登之職,遂乃小轉。必有后報,不敢虛言。」方義曰:「諾。」蓬頭者又曰:「登以陰氣侵陽,貴人雖福力正強,不成疾病,亦當有少不安。宜急服生犀角、生玳瑁,麝香塞鼻則無苦。」方義至中堂,悶絕欲倒,遽服麝香等并塞鼻,則無苦。父門人王直方者,居同里,久於江岭從事,飛書求得生犀角,又服之,良久方定。明旦,選經工,令寫金字金剛經三卷,令早畢功。功畢飯僧,回付郭登。后月余,歸同州別墅。下馬方憩,丈人有姓裴者,家寄鄂渚,(「渚」原作「注」,。据明抄本改。)別已十年,忽自門入,徑至方義階下,方義遂遽拜之。丈人曰:「有客,且出門。」遂前行,方義從之,及門失之矣。見一紫袍象笏,導從緋紫吏數十人,俟於門外。俯視其貌,乃郭登也,斂笏前拜曰:「弊職當遷,只消金剛經一卷。貴人仁念,特致三卷。今功德極多,超轉數等,職位崇重,爵位貴豪,無非貴人之力。雖職已驟遷,其廚仍舊。頃者當任,實如鮑肆之人。今既別司,復求就食,方知前苦,殆不可堪。貴人量察,更為轉金剛經七遍,即改廚矣。終身銘德,何時敢忘。」方義曰:「諾。」因問丈人安在,曰:「賢丈江夏寢疾,今夕方困。神道求人,非其親導,不可自已,适詣先歸耳。」又曰:「廁神每月六日例當出巡。此日人逢,必致災難。人見即死,見人即病。前者八座抱病六旬,蓋言登巡畢將歸,瞥見半面耳。親戚之中,遞宜相戒避之也。」又曰:「幽冥吏人,薄福者眾,無所得食,率常受餓。必能食推食,泛祭一切鬼神,此心不忘。咸見斯眾暗中陳力,必救災厄。」方義曰:「晦明路殊,偶得相遇。每一奉見,數日不平。意欲所言,幸於夢寐。轉經之請,天曙為期。」唯唯而去。及明,因召行數僧念金剛經四十九遍,及明祝付與郭登。功畢,夢曰:「本請一七,數又出之。累計其功,食天廚矣。貴人有難,當先奉白。不爾,不來黷也。泛祭之請,記無忘焉。」(出《續玄怪錄》) 

  【譯文】殿中侍御史錢方義。是從前華州剌史禮部尚書徽的兒子。寶歷年間,獨自住在長樂府第。晚上上廁所,僮僕跟隨,看見一個頭發散亂的穿黑衣的人只有幾尺逼近。方義開始害怕,想要跑,又以為鬼神來了,跑又有什麼用。就勉強對他說道:「你莫非是郭登嗎?」回答說:「是」方義說:「和你是不同的路,何必相見?曾經聽人說如果看見你,沒有不死的。難道是我命該死而看見你嗎?我家住華州,姐姐出家在這里,一旦突然死在你的手里,命不可惜,想到做弟弟的情誼還不完備,可以容許我當面告辭嗎?」蓬頭的人又說:「我不想害人,出來也有限,人看見我的,正氣不足,自己到達死亡,不是我殺的。然而我有心事,想要把這個托付于人,因此好久不敢出來,只有你福祿無邊,充滿正氣,看見我也沒有禍患,所以敢出來和你相見。」方義說:「有什麼相求?」回答說:「我很久擔任這個職務,積極效力應該升遷,只是因為福氣淺薄,必須有幫助,你能給寫金字金剛經一卷,誠心表白,回付給我,我的職務就能小小的轉遷。以后一定報答你,不敢說謊。」方義說:「好吧。」蓬頭人又說:「我用陰氣侵犯了你的陽氣,你雖然福分體力正強盛,不能得病,也能有少微的不舒适。應該立刻服用生犀角生玳瑁,用麝香堵塞鼻子就沒有痛苦了。」方義到達中堂。煩悶到極點要倒地,立刻服用了麝香等藥物并堵塞鼻子,就沒有痛苦了。父親的弟子王直方,住在同一個里,長久在江岭做事。飛快送信給他求得生犀角,又吃了,好久才安定。第二天早晨,選擇經工,讓他們抄寫金字金剛經三卷,讓他們早點抄完。抄完后招待僧人,回付郭登。一個多月后,回到同州別墅,下馬正在休息,有個姓裴的老人,家住鄂渚,分別已經十年,忽然從門進入,直接到方義階下。方義就立刻拜見他。老人說:「有客人,請出門。」就在前邊走,到了門口老人就不見了。看見一個穿紫袍拿著象笏的人,前導隨從穿紅紫色衣服的差役幾十人,在門外等候。低頭看那相貌,是郭登。郭登收起笏板上前拜道:「卑職要升遷,只需金剛經一卷,你的仁義想法,特意送給三卷,現在功德極高,越級升遷幾等,職位崇高重要,爵位高貴豪邁。無不是你的大力相助。雖然職位已經迅速升遷,那廚房依舊,短時間還對付,實際象咸魚店的人,現在離開舊司,再去就餐,才知道以前的痛苦,幾乎不能忍受。你能體量明察,再給反復念金剛經七遍,就能改變廚房,終身銘記你的恩德,什麼時候敢忘記呢?」方義說:「行。」于是又問老人在哪里。回答說:「善良的老人在江夏生病,今晚正困窘,神道求人,不是他親自引導,不能自己前來,剛才來後先回去了。」又說:「廁神每月六日照例應該出去巡查,這日人遇見他,一定招致災難,人看見他就死,他看見人就生病。先前的八座有病已六旬,說我巡完將要回去,看見一半臉面。親戚之間,傳遞應該互相回避的。」又說:「冥府的差役,福分薄的多,沒有地方得到食品,通常挨餓,一定能吃的慷慨施舍給他們。廣泛祭示一切鬼神,這心意不會忘記。都被這眾鬼神暗中出力,一定能救災禍。」方義說:「陰陽路不同,偶然相遇,每次相見,多日不平靜,心里想說的,希望在夢中,反復念經要求,天亮就開始。」答應后離去。到天亮,就召集行敬僧人念金剛經四十九遍,到天明祝告給郭登。念完經,夢見郭登說:「本來請念一個七遍,數量又增加了六倍,累計那功德,吃天廚了。你要有難,應先奉告,不然的話,不來騷扰,廣泛祭示的要求,記住不要忘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5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