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三十五
 瀏覽437|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三十五  鬼二十 

    浚儀王氏 章仇兼瓊 李林甫 陳希烈 楊國忠 李叔霽 新繁縣令 姚蕭品 梁守威 

    浚儀王氏

    浚儀王氏,士人也。其母葬,女婿裴郎飲酒醉,入冢臥棺后,家人不知,遂掩壙。后經數日不見裴郎,家誣為王氏所殺,遂相訟。王氏實無此,舉家思慮。葬日恐在壙中,遂開壙得之,氣息奄奄,以粥灌之,數日平復。說云,初葬之夕,酒向醒,無由得出。舉目竊視,見人無數,文柏為堂,宅宇甚麗。王氏先亡長幼皆集,眾鬼見裴郎甚惊,其間一鬼曰:「何不殺之?」妻母云:「小女幼稚仰此,奈何欲殺?」苦爭得免。既見長筵美饌,歌樂歡洽。俄聞云:「喚裴郎。」某懼不敢起。又聞群婢連臂踏歌,詞曰:「柏堂新成樂未央,回來回去繞裴郎。」有一婢名穠華,以紙燭燒其鼻准成瘡,痛不可忍,遂起遍拜,諸鬼等頻命裴郎歌舞。饑請食,妻母云:「鬼食不堪。」命取瓶中食與之,如此數夜。奴婢皆是明器,不復有本形象。(出《廣異記》) 

  【譯文】浚儀王氏,是個讀書人。他母親下葬的時候,女婿裴郎喝醉了,進入墳墓躺在棺材后面,家里人不知道,就掩埋了墳墓。過了幾天,不見裴郎。裴家誣告被王氏殺了,就打起官司。王氏實在沒干這事。全家思索。下葬那天,裴郎可能在墓穴里。就打開墳墓找到裴郎。裴郎氣息奄奄,用粥喂養他,幾天后康復。他說剛埋上那晚,酒就醒了,沒辦法出來,抬起眼睛偷偷一看,見人無數。精心修飾的柏木殿堂,屋子都非常美麗。王家先死之人,老幼都聚集在一起。眾鬼看見裴郎,非常吃惊。其中一個鬼說:「怎麼不殺了他?」丈母娘說:「小女還小,要仰仗他,怎麼能殺了他呢?」苦苦相爭,得免一死。裴郎看見了隆重的筵席,美酒佳肴,歌舞歡樂,十分融洽。一會又聽到有人召呼裴郎,他害怕不敢起身,又看見群婢連臂跳踏歌舞。歌詞是:「柏堂新成樂未央,回來回去繞裴郎。」有一婢女名叫穠華,用紙燭燒他鼻子成了瘡,痛不可忍,就起身一一揖拜。群鬼頻頻讓裴郎歌舞。裴郎饑了,想吃東西。丈母娘說:「鬼的食物不能吃。」叫人拿瓶中的食物給裴郎,這樣過了幾天,奴婢們其實都是紙木所扎的隨葬品,但現在已經不是本來形象了。 

    章仇兼瓊

    唐天寶中,章仇兼瓊為劍南節度,數載入朝。蜀川有張夜叉者,狀如狂人,而言事多中。兼瓊將行,呼而問之,夜叉云:「大使若住蜀,有無涯之壽。若必入朝,不見其吉。」兼瓊初甚惶懼,久之曰:「安有是耶?」遂行。至漢州,入驛,墮馬身死,獨心上微煖。彭州刺史李先,令洛陽尉馬某送藥酒罨藥兼起居。洛陽去漢州五十里,奉命便行。至漢州入驛到兼瓊所,忽然顛倒而卒。后兼瓊乃蘇,云地下所由,以馬尉見。馬氏亦死,便至其家,家人惊異,云:「适爾奉命,還何處也?」不言,視天太息。其妻再問:「儐從何在?又不把笏,何也?」馬殊不言。遽揮使去,因流涕言:「已代章仇大使死。适于地下苦論,地下所由并為他無如之何?自念到官日淺,遠客孤弱,故還取別。」舉言悲號,又謂其妻曰:「無苦,我代其死,彼亦當有深恤。無憂不得還鄉。但便爾倉卒,死生永隔,以此為恨耳!」言訖不見。子等初猶恍然疑之,尋見床舁尸還。兼瓊翌日還成都,賻馬氏錢五百萬,敕敕彭州賻五百萬,兼還四年秩祿云。(出《廣異記》) 

  【譯文】唐天寶年中,章仇兼瓊為劍南節度使。幾年后入朝。蜀川有個叫張夜叉的,形狀象狂人,所言多中。兼瓊將要起程,召來他卜問。夜叉說:「大人若住在蜀地,有無邊的福壽。若一定入朝,不見吉祥。」兼瓊開始很害怕,時間長了就說:「怎麼一定會有這樣的事呢?」就出發了。到了漢州進入驛站,從馬上掉下來死了,只是心口還有一點熱氣。彭州李刺史,讓洛陽縣尉馬某送去藥酒,兼管喂藥和生活起居。洛陽離漢州五十里,馬某接到命令就走。到了漢州驛站兼瓊的房前,忽然倒地死了。後來,兼瓊蘇醒過來,述說了陰間的經歷,因為馬某才得免一死。馬某已經死了,就回到他家。家人很惊奇。說剛才奉命而行,為什麼回來了?馬某不說話,仰天長歎。他妻子又問:「隨從在哪兒?又不拿著笏版,為什麼?」馬某還是不說話,就揮手讓他走。馬某流著眼淚說,「我已經代替章仇節度使死了,剛才在陰間苦爭了一番,我這一切經歷,也都是為了章仇大使,沒有什麼辦法啊!自己想到做官時間短,孤苦力弱,所以回來告別。」說完悲痛哭號。又對他妻子說:「不要愁苦。我代他死,他也能有豐厚的撫恤,不必憂慮不能還鄉。我突然地死了。死人和活著的永遠隔閡,這是遺憾的事。」話完不見。孩子們開始還恍然惊疑,過了一會就看見尸體始回來。兼瓊第二天返回成都。給馬家治喪費五百萬,又下文讓彭州給五百萬。并且代給四年的俸祿。 

    李林甫

    唐李林甫為相既久,自以為陰禍且多,天下頗怨望,有鬼災,乃致方術士以禳去之。后得一術士曰:「相國豪貴久矣,積怨者亦多矣。為禍之基,非一朝一夕之故。雖然,庶可免者,朝夕之禍也。」林甫曰:「若之何?」術士曰:「可于長安市,求一善射者以備之。」林甫乃于西市召募之得焉。自云嘗廁軍伍間,以善射稱,近為病,他無所知。林甫即資其衣食,月計以給。后一夕,林甫會宴于庭,燕趙翼侍。度曲未終,忽然中絕。善射者異而聽之,無聞矣。乃默籌曰:「夜未闌,忽如是,非有他耶?抑術士之言耶?」乃執弓失,踰垣以入伺之。忽見垣之南,有一物墮而下,又一人逾來,善射者一發中之,乃惊去。因至林甫長樂之地,見歌者舞者噤而不能囀其喉,屹而不得翻其袖,寂寂然若木偶狀者。因視垣南墮下之物,即一囊而結者。解其中,有數百簽,皆林甫及家僮名氏也。于是以名呼,一一而應。遂宴飲如初。其明日,術士來,且賀:「以賴此人,不然幾為所禍。乃負冤而死者也。明公久專機要,積戾萬狀。自茲十稔,乃非吾之所知。」其后林甫籍沒,果期十年也。(出《宣室志》) 

  【譯文】唐朝李林甫當宰相已經很久了,自己知道壞事太多,天下怨聲載道,必有災禍,就想找一個術士祈禱免除。後來找到一個術士。術士說:「相國身為豪貴這麼久了,積怨的人很多,這是災禍的原因,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雖然這樣,也可以免除朝夕的災禍。」李林甫說:「怎麼辦?」術士說:「可在長安城里找一個善于射箭的人准備著。」李林甫就從西市招募來一個。他說曾經當過兵,以善射著稱。最近因為其他原因無所适從。李林甫就資助他吃穿,按月付給。後來有天晚上,李天甫在庭院宴請賓客,燕人趙翼做侍衛。一曲未了,忽然中途停止。善射的人感覺異常就靜聽動靜。沒有人來,暗思道:「沒到晚上,忽然這樣,莫非有事?果然照術士說的那樣嗎?」就拿著弓箭,跳牆進來等待。忽然看見牆的南邊有一個東西掉下來,又有一個人走來。善射的人一箭射中了他。他就惊慌地逃走了。善射的人回到李林甫玩樂的地方,見唱歌跳舞的都閉著嘴不能出聲,站立著不能動彈,無聲無息,象木偶似的。看南牆掉下來的東西,是個口袋,系的地方已經打開了,里面有幾百個竹簽,都是李林甫和家僮的姓名。于是,他就按名呼叫,一一答應,就繼續宴飲如初。第二天,術士來賀。說:「全仗善射的人,不然,幾乎造成災禍。自己含冤而死。明公長期主管機要大事,積累的罪過上萬,此后十年,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後來李林甫死的時候,果然相隔十年。 

    陳希烈

    陳希烈為相,家有鬼焉。或詠詩,或歌呼,聲甚微細激切,而歷歷可聽。家人問之曰:「汝何人而在此?」鬼曰:「吾此中戲游,游畢當去。」或索衣服,或求飲食,得之即去,不得即罵。如此數朝,后忽談經史,鬼甚博覽。家人呼希烈侄婿司直季履濟命與鬼談,謂履濟曰:「吾因行,固于此戲,聞君特諭,今日豁然。有事當去,君好住。」因去。(出《紀聞》) 

  【譯文】陳希烈是宰相。家里有鬼,有時吟詩,有時唱歌。聲音非常細微、激切,但卻清楚。家人問他說:「你是什麼人?怎麼在這里?」鬼說:「我在這里游玩,玩完就走。」有時索要衣服,有時索要飲食,得到就走,得不到就罵。如此幾天。後來鬼忽然談起經史,知識非常淵博。家人召出陳希烈的侄婿司直季履濟,讓他和鬼談。鬼對履濟說:「我因為出來行走到這兒游戲。聽到您的教誨,今天豁然明白。有事該離開了,您保重。」就離開了。 

    楊國忠

    唐天寶中,楊國忠,權勢薰灼,朝廷無比。忽有一婦人詣宅請見,閽人拒之,婦人大叫曰:「我有大事,要見楊公,爾何阻我!若不見我,當令火發。盡焚楊公之宅!」閽人懼,告國忠。國忠見之,婦人謂國忠曰:「公為相國,何不知否泰之道?恥公位極人臣,又聯國戚,名動區宇,亦已久矣。奢縱不節,德義不修,而壅塞賢路,諂媚君上,又亦久矣。略不能效前朝房杜之蹤跡,不以社稷為意,賢與愚不能別。但納賄于門者,爵而祿之。大才大德之士,伏于林泉,曾不一顧。以恩付兵柄,以愛使牧民。噫!欲社稷安而保家族,必不可也!」國忠大怒,問婦人曰:「自何來?何造次触犯宰相,不懼死罪也?」婦人曰:「公自不知死罪,翻以我為死罪。」國忠怒,命左右斬之。婦人忽不見。國志惊未已,又復立于前。國忠乃問曰:「是何妖耶?」婦人曰:「我實惜高祖太宗之社稷,被一匹夫傾覆。公不解為宰相,雖處佐輔之位,而無佐輔之功。公一死小事耳,可痛者,國朝自此弱。幾不保其宗廟,胡怒之耶?我來白于公,胡多事也?今我卻退,胡有功也?公胡死耶?民胡哭也?」言訖,笑而出,令人逐之,不見。后至祿山起兵,方悟「胡」字。 

  【譯文】唐天寶年中,楊國忠權勢薰天,朝中沒人和他相比。有個婦人到楊宅請見楊國忠。門人攔住她。婦人大叫說:「我有大事,要見楊公。你為什麼阻攔我,若阻攔我,就讓起大火,燒掉楊公的住宅。」門人害怕,告訴了國忠。楊國忠會見了她。婦人對楊國忠說:「你是相國,不知否泰之道嗎?你位極人臣,又聯上了皇親國戚。名震宇內,已經很久了;奢侈放縱不加節制,道德仁義不加修養,而堵塞納賢的道路,諂媚皇上,也已經很久了。一點不能效仿前朝房、杜的蹤跡,不以國家大事為重,賢和愚不能區別,只從門中收受賄賂,封官進爵。有才德的人被殺害在林泉,曾經不止一次。因為有恩惠就交給兵權,因為喜愛就讓他役使百姓。噫!想要國家安定,想要保住你的家族。一定不能這樣了!」楊國忠大怒,問婦人說:「你從哪兒來?為什麼冒犯宰相?不怕死罪嗎?」婦人說:「你自己不知死,反過來判我死罪。」國忠怒,命令衛兵殺她,婦人忽然不見了。國忠惊訝未己,婦人又站在他面前。國忠問道:「你是何方妖怪?」婦人說:「我實在珍惜高祖、太宗的江山,被一個匹夫葬送。你不懂怎樣當宰相,雖然處在輔佐的位子上,卻沒有輔佐的功勞。你死是小事,可悲的是,國朝從此衰弱,幾乎不能保住宗廟。胡討厭你。我來告訴你胡要鬧事了。現在我退回去,是胡的功勞。你因胡而死,老百姓也因胡而哭。」說完笑著走了。楊國忠讓人追她,沒見著。後來安祿山起兵,才知道「胡」字的意思。 

    李叔霽

    唐天寶末,祿山作亂。趙郡李叔霽,與其妻自武關南奔襄陽,妻與二子死于路,叔霽游荊楚。久之,祿山既据東京。妻之姑寡居不能自免,尚住城中,辛苦甚至。役使婢洛女出城采樵,遙見犢走甚急,有紫衣人騎馬在后。車中婦人頻呼洛女既近,問:「識我否?」婢惊喜曰:「李郎何往?娘子乃爾獨行。」妻乃悲泣云:「行至襄陽,叔霽及兩兒并死于賊。我緣饑餒,攜小兒女嫁此車后人。」遂與洛女見姑。哭畢,問:「姊娣何在?」「姑言近在外。」曰:「此行忽速,不可復待。」留停半日許,時民饑,姑乃設食,粗糲無味。妻子于車中取粳米飯及他美饌,呼其夫與姑餐。餐畢便發。臨別之際,謂曰:「此間辛苦,亦合少物相留,為囊繼已前行。今車中唯有一疋半絹,且留充衣服。深以少為恨也。」乾元中,肅宗克復二京,其姑與子同下揚州。月余,叔霽亦至,相見悲泣,再歎其妻于客中因產歿故,兼小兒女相次夭逝。言訖又悲泣。姑初慚怍,為其侄女為賊所掠。及見叔霽情至,因說其事。云所著裙,即此留絹也。叔霽咨嗟而已。吳郡朱敖,嘗于陳留賦中識一軍將,自言索得李霽婦云。(出《廣異記》) 

  【譯文】唐天寶末年,安祿山作亂。趙郡人李叔霽和他的妻子從武關南逃襄陽。妻子和二個兒子死于途中,叔霽長期游歷在荊楚一帶。安祿山已經占据了東京洛陽。妻子的姑姑寡居在家不能逃難,還住在城里,非常辛苦,讓婢女出城砍柴。婢女遠遠地看見一個牛犢走得很快。有個穿紫衣服的人騎馬跟在后面。車中有個婦人連聲召呼她。等婢女走近了,她問婢女:「認識我嗎?」婢女惊喜地說:「李郎去哪兒了?娘子怎麼獨行?」妻子就悲痛地哭著說:「走到襄陽,叔霽和二個兒子都死在賊兵手里。我因為饑餓,就帶著孩子嫁給了車后面的人。」就和婢女一起去見姑姑。哭完問道:「兄弟姐妹們在哪兒?」姑姑說:「最近他們在外面。這次出來急,不能過多停留。」待了半天,妻子餓了。姑姑就准備了飯。粗米飯沒有味道。妻子就從車中拿出稻米飯及其它好吃的東西。召呼她丈夫和姑姑來吃。吃完就走了。分別之際,對姑姑說:「這地方太辛苦。我只能以一點東西相贈。因為行李盤纏走在前面。現在車中只有一疋半絹,先留下來做點衣服。太少了,非常遺憾。」乾元年中,肅宗收復二京。她姑姑和兒子一起去揚州。一個月后,叔霽也來了。見面都很傷心。惋惜他妻子在途中因生產而死。小兒女也相繼夭亡。說完又哭了。姑姑開始因侄女被賊兵擄掠失去貞節而慚愧,等見到叔霽情真意切,就說了那件事。說身上穿的裙子就是她留下的絹做的。叔霽歎息不已。吳郡人朱敖,曾在陳留城的賊兵中認識一個軍將。他自己說過搶到了李叔霽的妻子的話。 

    新繁縣令

    新繁縣令妻亡,命女工作凶服。中有婦人,婉麗殊絕,縣命悅而留之,甚見寵愛。后數月,一旦慘悴,言辭頓咽。令怪而問之,曰:「本夫將至,身方遠适,所以悲耳。」令曰:「我在此誰如我何?第自飲食,無苦也。」后數日求去,止之不可,留銀酒杯一枚為別。謂令曰:「幸甚相思,以此為念。」命贈羅十疋。去后恒思之,持銀杯不舍手,每至公衙,即放案上。縣尉已罷職還鄉里,其妻神柩尚在新繁,故遠來移轉。投刺謁命,令待甚厚。尉見銀杯,數竊視之。令問其故,對云:「此是亡妻棺中物,不知何得至此?」令歎良久,因具言始末,兼論婦人形狀音旨,及留杯贈羅之事。尉憤怒終日,后方開棺,見婦人抱羅而臥,尉怒甚,積薪焚之。(出《廣異記》) 

  【譯文】新繁縣令的妻子死了,讓女工做喪服。有個婦人,相貌極其美麗。縣令喜歡就留下她。她很被寵愛。幾個月之后,一天早晨,她臉色凄慘、悲傷、言語哽咽。縣令感到奇怪就問她,她說:「我丈夫要來了。我將要遠行,所以悲痛。」縣令說:「我在這里,誰奈我何。只管吃飯,不必苦惱。」過了幾天,婦人請求離開。縣令阻止不了,她留下一枚銀酒杯作告別禮物,對縣令說:「承蒙您很想念我,把這個當做紀念吧!」縣命贈給她錦羅十疋。她離開后。縣令總是想念她,拿著銀杯不離手。每到公衙,就放在桌案上。有個縣尉已經停職回了家鄉。他妻子的靈柩,還在新繁,所以遠來移靈。投書拜見縣令。縣令待他非常熱情。縣尉看見銀杯,幾次偷偷地觀看。縣令問他原由。回答說:「這是我死去的妻子棺材中的東西。不知什麼原因到了這里?」縣令歎息良久,就詳細地告訴了他前后的事情,還描述了婦人的音容笑貌及留杯贈羅的事。縣尉生了一天氣。後來打開棺材,看見婦人懷抱錦羅躺著。縣尉非常憤怒,堆些柴草燒掉了棺材。 

    姚肖品

    姚肖品者,杭州錢塘人。其家會客,因在酒座死,經食頃乃活。云初見一人來喚,意是縣家所由。出門看之,便被捉出。至北郭門,有數吏在船中。捉者令品牽船,品云:「忝是緒余,未嘗引挽。」遂被捶擊,辭不獲已。力為牽之,至驛亭橋,已八九里所,鬼不復防御。因爾絕走得脫也。(出《廣異記》) 

  【譯文】姚肖品是杭州錢塘人。家里宴請客人,他就在座位上死了。過了一頓飯的功夫才活過來。說開始有人來召呼他,好象是縣衙的差人。出門一看,就被促去。到了北郭門,有幾個衙役在船中。抓他的人讓他拉纖。姚肖品說:「我是世家子弟,不曾拉過纖。」就被捶打。堅辭不能脫身,就拼力為他們拉船。到了驛亭橋,走了大約八、九里路,鬼不加防備,他就快跑得以脫身。 

    梁守威

    唐肅宗時,安史之黨方亂。邢州正在賊境,刺史頗有安時之志。長安梁守威者,以文武才辨自負,自長安潛行,因往邢州,欲說州牧至州西南界,方夜息于路旁古墓間,忽有一少年手攜一劍亦至,呵問守威曰:「是何人?」守威曰:「我游說之士欲入邢州說州牧,命立功報君。」少年曰:「我亦游說之士也。」守威喜而揖,共坐草中,論以世亂。少年曰:「君見邢牧,何辭以說?」守威曰:「方令天子承祧,上皇又存,佐國大臣,足得戮力同心,以盡滅丑類。故不假多辭,邢牧其應聲而奉我教也,可謂乘勢因時也。」少年曰:「君如其一,不知其二。今太子傳位,上皇猶在。君以為天下有主耶?有歸耶?然太子至靈武,六軍大臣推戴,欲以為天下主。其如自立不孝也,徒欲使天下怒,又焉得為天下主也?設若太子但奉行上皇,而征兵四海,力剪群盜,收復京城,唯撫而輯之,爵賞軍功,亦行后而聞之,則不期而大定也。今日之大事已失,卒不可平天下。我未聞自負不孝之名,而欲誅不忠之輩者也。欲安天下,寧群盜,必待仁主得位。君無說邢牧,我若可說,早已說之。」守威知少年有才略,因長歎曰:「我何之?昔劉琨聞天下亂而喜,我今遇天下亂而憂。」少年乃命行,詣一大林,乃達曙,至林下。見百余人,皆擐甲執兵,乃少年之從者。少年索酒饌,同歡話而別。謂守威曰:「我授君之一言,君當聽之。但回長安,必可取爵祿也。太子新授位,自賤而貴者多矣。關內亂之極也,人皆思治愿安,君但以治平之術教關內諸侯,因依而進。何慮不自立功耶?」守威拜謝而回,才行十步已來,顧之不見。乃卻詣林下訪之,惟見壞墓甚多。(出《瀟湘錄》) 

  【譯文】唐肅宗時,安史結伙作亂。邢州正處在賊兵控制境內。州牧大有安于現狀的心情。長安人梁守威,自負文武才辨過人,從長安偷偷出來去邢州,想游說州牧。到了邢州的西南部,這天晚上在路旁古墓間休息。忽然有個少年手提寶劍也來到這里,斥問守威說:「你是什麼人?」守威說:「我是游說之士,想去邢州游說州牧,讓他立功報答皇上。」少年說:「我也是游說之士。」守威高興地向他行禮。倆人一起坐在草中,談論當世的亂事。少年說:「你見到州牧,用什麼話來說服他呢?」守威說:「現今天子登基,太上皇還在。凡輔佐國家的大臣,完全應該戮力同心來消滅丑類。所以無須多說,邢州牧就能馬上聽從我的勸告,可以說是因勢利導啊!」少年說:「您知其一,不知其二。現在太子登基,太上皇還在。您以為天下有主了嗎?有歸宿了嗎?但太子登基靈武,六軍和大臣都擁戴他,想把他當成天下之主。這如同自己樹立了不孝的名聲。只能激起天下的憤怒,又怎麼成為天下之主呢?假如太子只尊奉太上皇,四海出兵,拚力剪除群匪,收復京城,安撫賊兵,犒賞軍功人員。實施之后,天下知曉,這樣不久天下就安定了,現在大勢已去。終不能平定天下了。我不曾聽說誰身負不孝之名,卻想殺不忠之輩。這樣想安定天下,平息群盜。一定要等到仁主繼位。你不必游說邢州牧,我若能說,早已經說服他了。」守威知道少年有雄才大略,就長歎一聲,說:「我去哪兒呢?昔日劉琨聽說天下大亂而高興,我現在遇到天下大亂而憂慮。」少年請他到樹林。到天亮時才走到林中。看見了一百多人,都身披戰甲,手執兵器,是少年的隨從。少年要來酒菜,和守威話別。對守威說:「我贈您一句話,您應該聽從:回長安去,一定能得到官做。太子剛繼位,從貧賤升到權貴的人多了。國內很亂,人們都希望得以治理,得到安寧,你只以整治平定天下的道理告誡國內諸侯,循序漸進,你何愁不能立功呢?」守威辭謝而返。才走十幾步,回頭一看不見了。就到剛才去的林中找他,只見很多毀壞的墳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4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