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好風如水
市長:景寔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好風如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太平廣記卷三百三十四
 瀏覽160|回應0推薦0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平廣記卷三百三十四  鬼十九 

    楊准 王乙 韋栗 河間劉別駕 王玄之 鄭德懋 朱敖 裴虯 趙佐 岐州佐史 

    楊准

    唐楊淮者,宋城人,士流名族。因出郊野,見一婦人。容色殊麗。准見挑之,與野合。經月    余日,每來齋中,復求引准去。准不肯從,忽而心痛不可忍,乃云:「必不得已,當隨君去,何至苦相料理。」其疾遂愈,更隨婦人行十余里。至舍,院宇分明,而門戶卑小。婦人為准設食,每一舉盡碗。心怪之,然亦未知是鬼。其后方知。每准去之時,閉房門,尸臥床上,積六七日方活。如是經二三年。准兄渭准曰:「汝為人子,當應紹績。奈何忽與鬼為匹乎?」准慚懼,出家被緇服,鬼遂不至。其后准反初服。選為縣尉,別婚家人子。一年后,在廳事理文案,忽見婦人從門而入,容色甚怒。准惶懼,下階乞命,婦人云:「是度無放君理。」極辭搏之,准遇疾而卒。(出《廣異記》) 

  【譯文】唐代楊准,是宋城人,士流名族。因事到荒野郊外,看到一位婦人,容貌特別漂亮。楊准引誘她引誘,與她野合。過了一個多月,每次來書齋中,婦人又總是懇求引領楊准離開那里,楊准不肯聽從。忽然楊准心痛不能忍受,就說:「一定沒辦法了,該隨你去,何至于麻煩你來照料我?」他的病馬上就好了,又跟隨婦人走十多里,到了一座房舍,院宇分明,可是門很窄小。婦人給楊准擺上飯菜,每當他一拿起碗,全都是空碗,心里感到奇怪,但是也不知道是鬼,以后才知道。每當楊准離去的時候,婦人都關閉房門,象尸體那樣躺在床上,需六七天才能活,象這樣兩三年。楊准的哥哥對楊准說:「你是人的后代,應當傳宗接代,怎麼忽然和鬼結為配偶呢?」楊准慚愧懼怕,出家穿上黑衣服,鬼就不來了。以后楊准又穿上從前的衣服,被選為縣尉,另取某人家的女兒,一年后,在廳堂辦理文案,忽然看見婦人從前門進來,臉色很氣惱。楊准恐懼,下了台階乞求饒命。婦人說:「這次沒有放你的道理。」婦人嚴斥扑打他,李准得病而死。 

    王乙

    臨汝郡有官渠店,店北半里許李氏庄王乙者,因赴集,從庄門過。遙見一女年可十五六,相待欣悅,使侍婢傳語。乙徘徊槐陰,便至日暮,因詣庄求宿。主人相見甚歡,供設亦厚。二更后,侍婢來云:「夜尚未深,宜留燭相待。」女不久至,便敘綢繆,事畢。女悄然忽患,乙云:「本不相識,幸相見招。今敘平生,義即至重。有何不暢耶?」女云:非不盡心,但适出門閉,逾垣而來。(逾字來字原缺,据明鈔本補。)牆角下有鐵爬,爬齒刺腳,貫徹心痛,痛不可忍。」便出足視之。言訖辭還,云:「已應必死。君若有情,回日過訪,以慰幽魂耳。」后乙得官東歸,涂次李氏庄所,聞其女已亡。私與侍婢持酒饌至殯宮外祭之,因而痛哭。須臾,見女從殯宮中出,乙乃伏地而卒,侍婢見乙魂魄與女同入殯宮,二家為冥婚焉。(出《廣異記》) 

  【譯文】臨汝郡有個官渠店,從店往北面走半里路左右李家庄有個王乙,因赶集從庄門經過。很遠看見一個女子年齡約十五六歲,高興地等他,并派侍女傳話。王乙徘徊在槐蔭下,到了黃昏的時候,就到庄上一家求宿。主人見著他很歡喜,飲食起居都很优厚。二更后,侍女來說:「夜還沒深,應該留下蜡燭相陪。」女人不久到了,便陳述著纏綿的情意。事完,女人默默地忽然憂慮起來。王乙說:「本來不相識,有幸蒙招相見,現在敘說平生事,情義已經這樣深重,有什麼不暢快的呢?」女人說:「不是沒誠意,只是正赶上我出去時門關閉了,我是越牆而來,牆角有個鐵把,把齒扎了腳,刺到心痛,不可忍受。」便伸出腳來讓王乙看。說完告辭回去,說:「已應必死,您如果有情,過幾天來看我,用來憑吊我的靈魂吧。」後來王乙做官東歸,途經李家庄,聽說那個女子已經死了,私下和侍女拿酒菜到殯宮外祭祀她,并且痛哭起來。過了一會兒,看見那女子從殯宮里出來,王乙就趴在地上死了。侍女看見王乙魂魄和那女子一同進入殯宮,兩個結成陰間婚姻。 

    韋栗

    韋栗者,天寶時為新淦丞,有少女十余歲。將之官,行上揚州,女向(向明鈔本作白。)栗,欲市一漆背金花鏡。栗曰:「我上官艱辛,焉得此物?待至官與汝求之。」歲余女死,栗亦不記宿事。秩滿,載喪北歸,至揚州,泊河次。女將一婢持錢市鏡,行人見其色甚艷,狀如貴人家子,爭欲求賣。有一少年年二十余,白皙可喜,女以黃錢五千余之,少年與漆背金花鏡,徑尺余。另一人云:「有鏡胜此,只取三千。」少年復減兩千。女因留連。色授神與,(與字原缺,据明鈔本補。)須臾辭去。少年有意淫之,令人隨去,至其所居。須臾至舖,但得黃紙三貫,少年持至栗船所,云:「适有女郎持錢市鏡,入此船中。今成紙錢。」栗云:「唯有一女,死數年矣。君所見者,其狀如何?」少年具言服色容貌,栗夫妻哭之。女正復如此。因領少年入船搜檢,初無所得。其母剪黃紙九貫,置在櫬邊案上,檢失(失字原缺,据明鈔本補。)三貫,眾頗異之,乃復開棺,見鏡在焉,莫不悲歎。少年云:「錢已不論。」具言本意,復贈十千,為女設齋。(出《廣異記》) 

  【譯文】韋栗,天寶年間做新淦丞。有個女兒十多歲,韋將要上任,走到揚州,女兒向父親要求要買一面漆背金花鏡。韋栗說:「我當官艱辛,哪能得到這樣的東西?等到了官府給你尋求。」一年多,女兒就死了。韋栗也不記得過去的事了。俸祿已滿,帶喪回家。乘船到了揚州,停在河岸。有個女子讓一個婢女拿錢買鏡,旁邊的人看她容貌很美麗,形狀很象富貴人家的女兒,爭著想求她買鏡。有一個少年年齡二十多歲,皮膚白皙可愛,女子用銅錢五千多買他的鏡子,少年給她漆背金花鏡,直徑一尺多。另一個人說:「有面鏡子比這面鏡子好,只要三千。」少年又減兩千,女子于是留步,戀戀不舍,心領神會,過了一會兒才告辭離開。少年有意調戲她,派人跟去著。到她所住的地方。少年進了店舖,卻只得到黃紙三貫。少年拿了它到了韋栗所乘的船上,說:「剛才有個女郎拿錢買鏡,進入這只船中,現在變成紙錢了。」韋栗說:「我只有一個女兒,死了幾年了,你所看見的女子,相貌怎樣?」少年把她的服飾容貌全說了。韋栗夫婦痛哭,女兒當初正是這個樣子,于是領著少年進入船中搜尋。最初毫無所得。她的母親剪了紙錢九貫,放到旁邊的桌子上。再翻檢查看時,少了三貫錢,大家很奇怪。就又打開那棺材,看見鏡子在那里,沒有不悲歎的,少年說:「不談論錢吧。」把他的本意全都說出來,又贈送錢十千,給那女子設齋。 

    河間劉別駕

    河間劉別駕者,常云:「世間無婦人,何以适意?」后至西京通化門,見車中婦人有美色,心喜愛悅,因隨至其舍,在資聖寺后曲。婦人留連數宵,彼此兼暢。劉侯不覺有異,但中宵寒甚,菌衾累重,然猶肉不煖。心竊怪之,后一日將曙,忽失婦人并屋宇所在,其身臥荒園中數重亂葉下,因此遇痼病。(出《廣異記》) 

  【譯文】河間劉別駕,常常說:「世間沒有婦人,哪里能适合心愿?」後來到西京通化門,看見車里有位婦人很有美色,心里喜歡愛戀地,就跟隨到了她的房舍。在資聖寺后曲折隱秘的地方,婦人逗留幾夜,兩個人都很歡暢。劉侯不覺有些奇怪,只是半夜特別寒冷,蓋幾重錦被,身體還是不暖和。劉侯暗自奇怪。後來有一天,天要亮時,婦人和所在的房舍忽然都不見了,他的身體躺在荒園中幾重亂葉下,因此患了痼病。 

    王玄之

    高密王玄之,少美風彩,為蘄春丞,秩滿歸鄉里,家在郭西。嘗日晚徙倚門外,見一婦人從西來,將入郭,姿色殊絕,可年十八九。明日出門又見,如此數四,日暮輒來。王戲問之曰:「家在何處?向暮來此?」女笑曰:「兒家近在南岡,有事須至郭耳。」王試挑之,女遂欣然,因留宿,甚相親昵,明旦辭去。數夜輒一來,后乃夜夜來宿。王情愛甚至,試謂曰:「家既近,許相過否?」答曰:「家甚狹陋,不堪延客,且與亡兄遺女同居,不能無嫌疑耳。」王遂信之,寵念轉密。于女工特妙,王之衣服,皆其裁制,見者莫不歎賞之。左右一婢,亦有美色,常隨其后。雖在晝日,亦不復去。王問曰:「兄女得無相望乎?」答曰:「何須強預他家事?」如此積一年,后一夜忽來,色甚不悅,啼泣而已。王問之,曰:「過蒙愛接,乃復離去,奈何?」因嗚咽不能止,王惊問故,女曰:「得無相難乎?兒本前高密令女,嫁為任氏妻,任無行見薄,父母怜念,呼令歸。后乃遇疾卒,殯于此。今家迎喪,明日當去。」王既愛念,不復嫌忌。乃便悲惋。」問明日得至何時,曰:「日暮耳。」一夜敘別不眠,明日臨別,女以金縷玉杯及玉環一雙留贈,王以繡衣答之,握手揮涕而別。明日至期,王于南岡視之,果有家人迎喪。發襯,女顏色不變,粉黛如故。見繡衣一箱在棺中,而失其所送金杯及玉環。家人方覺有異。王乃前見陳之,兼示之玉杯與環,皆捧之而悲泣。因問曰:「兄女是誰?」曰:「家中二郎女,十歲病死,亦殯其旁。」婢亦帳中木人也,其貌正與從者相似。王乃臨柩悲泣而別,左右皆感傷。后念之,遂恍惚成病,數日方愈。然每思輒忘寢食也。(出《廣異記》) 

  【譯文】高密王玄之。年少俊美有風彩。做蘄春丞,俸祿已滿回到鄉里。家在城西。曾經有一天黃昏時,從屋里出來斜靠著門外,看見一個婦人從西面來,將要進入城中。她的姿色艷麗絕世,年齡約十八九歲。第二天出門又看見她,象這樣有數次,天色晚了就來。王玄之戲謔地問她:「家在哪里?一到天黑就來這里。」婦人笑著說:「我家很近在南岡,有事必須要到城里。」王玄之試著挑逗她。婦人就很快活,于是留下來住宿,兩人很親熱。第二天婦人告辭離去,隔幾夜就來一次,後來就夜夜來住。王玄之情愛至深,試著對她說:「家既然離這很近,答應我過去看看行不?」回答說:「家很狹窄簡陋,不便請客人去,況且我和亡兄的女兒同住,不能沒有嫌疑。」王玄之就相信了她的話,寵愛惦念越加密切。因為她的針線活特別好,王玄之穿的衣服,都是她裁制的,看見的人沒有不歎賞的。婦人身邊有個婢女也很漂亮,總是跟在她后面,雖然在白天,也不離去。王玄之問道:「亡兄的女兒莫非是期望我什麼吧?」婦人回答道:「何必強行干預別人家的事呢?」就這樣過了一年。後來有一天夜晚她忽然來了,臉色很不高興,啼哭完了,王玄之問她,她說:「過去蒙你愛怜接納,竟要離去,怎麼辦?」于是嗚咽不停。王玄之惊問緣故。婦人說:「能不難為我嗎?我以前本是高密令的女兒,嫁給任氏為妻。任沒有品德慢怠我,父母可怜我,召我回去。後來就得病而死,殯葬在這里。現在家里辦喪事,明天應該去。」王玄之既然已經愛戀她,不再猜忌她,就悲傷起來,問她明天能到什麼時候。回答說:「日落時吧。」一夜敘別沒有睡覺。第二天要分別時,女子用金鏤玉杯和一雙玉環留贈給王玄之,王玄之用繡衣贈答,握手揮淚而別。第二天到她們說的迎喪時刻,王玄之在南岡觀望,果然有她家里的人前來迎喪。揭開襯帘,那女尸的容顏未變。妝束象原來的樣子。看見一箱繡衣在棺材中,卻丟失了所送的金杯和玉環!家人才察覺有些特別,王玄之就上前述說了這件事,同時給他們看玉杯和玉環,都捧著它悲傷哭泣,于是問她的家人:「兄弟的女兒是誰?」回答說:「是家中二兒子的女兒,十歲就病死了,也殯葬在她旁邊。」她的婢女就是殯帳中的木頭人,它的容貌和那女子身邊的侍女相似。王玄之到靈柩前悲泣而別,左右的人都很悲傷。王玄之後來常想念她,于是恍惚成病,幾天才好,然而每每想起她就忘了吃飯睡覺。 

    鄭德懋

    滎陽鄭德懋,常獨乘馬,逢一婢,姿色甚美,馬前拜云:「崔夫人奉迎鄭郎。」鄂然曰:「素不識崔夫人,我又未婚,何故相迎?」婢曰:「夫人小女,頗有容質,且以清門令族,宜相匹敵。」鄭知非人,欲拒之,即有黃衣蒼頭十余人至曰:「夫人(曰夫人原作日未入,据明鈔本、陳校本改。)趣郎進。」輒控馬。其行甚疾,耳中但聞風鳴。奄至一處,崇垣高門,外皆列植楸桐。鄭立于門外,婢先白。須臾,命引鄭郎入。進歷數門,館宇甚盛,夫人著梅綠羅裙,可年四十許,姿容可愛,立于東階下。侍婢八九,皆鮮整。鄭趨謁再拜。夫人曰:「無怪相屈耶?以鄭郎清族美才,愿託姻好。小女無堪,幸能垂意。」鄭見逼,不知所對,但唯而已。夫人乃堂上(堂上明鈔本作上堂。)命引鄭郎自西階升。堂上悉以花罽荐地,左右施局腳床七寶屏風黃金屈膝,門垂碧箔,銀鉤珠絡。長筵列饌,皆極豐潔。乃命坐。夫人善清談,敘置輕重,世難以比。食畢命酒,以銀貯之,可三斗余,琥珀色,酌以鏤杯。侍婢行酒,味極甘香。向暮,一婢前白:「女郎已嚴妝訖。」乃命引鄭郎出就外間,(間原作門,据明鈔本改。)浴以百味香湯,左右進衣冠履珮。美婢十人扶入,恣為調謔。自堂及門,步致花燭,乃延就帳。女年十四五,姿色甚艷,目所未見。被服粲麗,冠絕當時,鄭遂欣然,其后遂成禮。明日,夫人命女與就東堂,堂中置紅羅繡帳,衾褥茵席,皆悉精絕。女善彈箜篌,曲詞新異。鄭問:「所迎婚前乘來馬,今何在許?」(許原作詐,据明鈔本改。)曰:「今已反矣。」如此百余日,鄭雖情愛頗重,而心稍嫌忌。因謂女曰:「可得同歸乎?」女慘然曰:「幸託契會,得侍中櫛。然幽冥理隔,不遂如何?」因涕泣交下。鄭審其怪異,乃白夫人曰:「家中相失,頗有疑怪,乞賜還也。」夫人曰:「适蒙見顧,良深感慕。然幽冥殊途,理當暫隔。分離之際,能不泫然。」鄭亦泣下。乃大醼會,與別曰:「后三年,當相迎也。」鄭因拜辭,婦出門,揮淚握手曰:「雖有后期,尚延年歲。歡會尚淺,乖離苦長。努力自愛。」鄭亦悲惋。婦以襯體紅衫及金釵一雙贈別,曰:「若未相忘,以此為念。」乃分袂而去。夫人敕送鄭郎,乃前青驄,被(被原作故,据明鈔本改。)帶甚精。鄭乘馬出門,倏忽復至其家,奴遂云:「家中失已一年矣。」視其所贈,皆真物也。其家語云:「郎君出行后,其馬自歸,不見有人送來。」鄭始尋其故處,唯見大墳,旁有小塚,塋前列樹,皆已枯矣。而前所見,悉華茂成陰。其左右人傳崔夫人及小郎墓也。鄭尤異之,自度三年之期,必當死矣。后至期,果見前所使婢乘車來迎。鄭曰:「生死固有定命,苟得樂處,吾得何憂?」乃悉分判家事,預為終期,明日乃卒。(出《宣室志》) 

  【譯文】滎陽鄭德懋,曾經獨自騎馬,遇到一個婢女,容貌非常漂亮。婢女來到馬前拜見說:「崔夫人奉迎鄭郎。」鄭郎惊訝地說:「從來不認識崔夫人,我又沒結婚,什麼緣故迎我?」婢女說:「夫人的小女兒很有姿色,況且都是清門令族,許配給你是很合适的。」鄭郎知道她不是人,想要拒絕她,立即有穿黃衣服的十多個男僕到來,說:「夫人催鄭郎進去。」上前就拉著他的馬,跑得很快,耳邊只聽到風響。不久到一個地方,高牆高門,外面都栽植一排排的楸桐。鄭郎站在門外,婢女先說話。不一會兒,命令領鄭郎進去。經過幾道門,館樓很壯觀。夫人穿著梅綠羅裙。年齡約四十左右,姿容可愛。站在東階下,侍女八九個,都穿著鮮艷整齊。鄭郎再次拜見,夫人說:「別怪我委屈你,因為鄭郎出身名門望族才貌雙全,愿意託付聯姻為好。小女不能主動,希望您能對她表示愛意。」鄭郎被她逼迫,不知道怎樣答對,只好如此而已。夫人就在廳堂上讓人領鄭郎從西階上來。堂上全都是花毯舖地,左右的人布置腳床七寶屏風黃金屈膝,門上垂有竹帘,銀鉤珠絡,長筵列饌,都極其豐盛清潔。夫人就讓鄭郎坐下,夫人善于清談,敘說布置的情況,世人難以相比。吃罷命令上酒,用銀器盛著約三斗多,琥珀色,用鏤杯斟酒。侍女行酒,味道非常甜香。到晚上,一個婢女上前說:「女郎已妝扮完了。」就讓人帶領鄭郎來到外面的廳里,用百味香水沐浴。左右的人送來衣帽鞋珮,十個漂亮的婢女扶著他進花堂,盡情戲謔,從廳堂到門,走到花燭跟前,就請鄭郎進入帳內。那女子年齡十四五歲,容貌非常漂亮,前所未見,穿著艷麗,在當時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了。鄭郎于是非常高興,而后就拜完婚禮。第二天,夫人讓女子與鄭郎到東堂。堂中放著紅羅帷帳,被褥、坐墊、席子,都極其精美。女子善彈箜篌,曲詞新穎特別。鄭郎問她,迎婚前我騎來的馬,現在在哪里?」回答說:「現在已經返回去了。」這樣度過了一百多天。鄭郎雖然情愛很深,可心里卻稍有懷疑,于是對女子說:「能夠和你一起回去嗎?」女子悲哀地說:「有幸托身投合在一起,能陪伴侍奉你,陰曹與世間本來是相隔的,不合你的心愿該怎麼辦?」于是聲淚俱下。鄭郎覺察到她的怪異,就告訴夫人說:「家里丟失了我,很有疑心,感覺奇怪,請求讓我歸還吧。」夫人說:「剛才蒙你看重,非常感激欽慕。然而陰間有特殊的道路,理當暫時分離,分離的時候,能不悲痛嗎?」鄭郎也流淚了,就安排盛大宴會,與女子告別說:「三年后,必當迎接你。」鄭郎就拜謝告別。婦人出門,揮淚握著鄭郎的手說:「雖然有后會的日子,還須延續年月,歡聚的日子還是太少了,分離的日子痛苦漫長,望你努力愛惜自己吧。」鄭郎也很悲悽,婦人用貼身的紅襯衫和一雙金釵贈給鄭郎作別,說:「你不要忘記我,用這些作為紀念。」于是分袖而去。夫人命人送鄭郎,鄭郎就上前騎上青驄馬,馬的披帶很精美。鄭郎騎馬出門,很快又到了自己的家。奴僕就說:「家里丟你已有一年了。」看他帶回的東西都是真的,他家人告訴他說:「郎君出門后,你的馬自己回來了,沒見有人送來。」鄭郎開始尋找他的住過的地方,只看見一座大墳墓,旁邊有座小墳墓,墳前有一排樹,都已經枯死了。可是以前所看見的,都是茂密成蔭的樹林,他附近的人告訴說這是崔夫人和他的孩子的墳墓。鄭郎尤其奇怪,自己過了三年的期限,一定該死了。後來到了日期,果然看見從前所使的婢女騎馬來迎接他。鄭郎說:「生死本來自有定命,只要能夠安樂,我又有何憂慮?」就全都吩咐了家事,預感到終期已到,第二天就死了。 

    朱敖

    杭州別駕朱敖舊隱河南之少室山。天寶初,陽翟縣尉李舒在岳寺,使騎招敖。乘馬便騁,從者在后,稍行至少姨廟下,時盛暑,見綠袍女子,年十五六,姿色甚麗。敖意是人家臧獲,亦訝其暑月挾纊。馳馬問之,女子笑而不言,走入廟中。敖亦下馬,不見有人。遂壁上觀畫,見綠袍女子,乃途中睹者也,歎息久之。至寺具說其事,舒等尤所歎異。爾夕既寐,夢女子至,把被欣悅,精氣越泆,累夕如此。嵩岳道士吳筠書一符辟之,不可。又吳以道術制之,亦不可。他日,宿程道士房。程于法清淨,神乃不至。敖后于河南府應舉,與渭南縣令陳察微往詣道士程谷神。為設薯藥,不托蓮花,(托蓮花明鈔本作施葷饌。)鮮胡麻饌。留連笑語,日暮方回。去少室五里所,忽嵩黑云騰踊,中掣火電。須臾晻昧,驟雨如瀉。敖與察微從者一人伏櫪林下,旁抵巨壑。久之,有異光,與日月殊狀。忽于光中遍是松林,見天女數人,持一舞筵,周竟數里,施為松林上。有天女數十人,狀如天仙,對舞筵上。兼有諸神若(神若原作若異,据明鈔本改。)觀世音。終其兩舞,如半日許。曲終,有數人狀如俳优,卷筵回去,便天地昧黑,復不見人。敖等夤緣夜半,方至舍耳。(出《廣異記》) 

  【譯文】杭州別駕朱敖過去隱居在河南的少室山。天寶初年。陽翟縣尉李舒在岳寺,派騎兵招敖來。朱敖便騎馬馳騁而去,跟從的人在后面。剛走到少姨廟下,當時是盛夏,看見一個穿綠袍的女子,年齡十五六歲,容貌特別漂亮,朱敖料想是別人家的奴婢,也惊訝她暑天還穿著棉衣,就騎馬上前問她,女子笑著卻不說話。走進廟中,朱敖也下馬,沒看見有人,就欣賞壁畫。看見綠袍女子,就是道上遇到的那個,歎息很久,到了寺廟,把剛才的事都說了。李舒等人尤其惊歎詫異。那天晚上已經睡了,夢見女子來到。他就抓著被子非常興奮。精氣越來越溢失,幾天晚上都是這樣。嵩岳道士吳筠給他寫了一張符菉避邪,不行;吳筠又用道術控制,也不行。有一天,朱敖借宿在程道士房里,程對道術虔誠,神竟然沒到。朱敖後來在河南府應舉,與謂南縣今陳察微到道士程谷神那兒去,程道士給他們配了薯藥,不托蓮花,鮮胡麻饌,留連笑語,日落才回去。離開少室山五里左右,忽然嵩岳黑云騰涌,空中雷電閃閃,不久暗淡無光,驟雨如瀉。朱敖微察隨從的人趴在柞樹林中,旁邊鄰著深溝。過了很久,有一种奇異的光,與日月特別象,忽然在光中內現出遍是松林的景象,看見幾個天女,拿著一張舞席,方圓竟達數里,散放在松林上。有幾十個天女,狀如天仙,對舞在席上,同時有各种神象觀世音,始終伴著那兩個人舞蹈,好象半天左右,曲子結束,有幾個人形態象歌舞藝人,卷起舞席回去,天地隨之昏暗,又不見人。朱敖等人攀附向上到半夜,才到房舍。 

    裴虯

    蘇州山人陸去奢亭子者,即宋散騎戴顒宅也。天寶末,河東裴虯常旅寄此亭,暴亡,久之方悟。說云:「初一人來云:『戴君見召。』虯問戴為誰,人曰:『君知宋散騎常侍戴顒乎?』虯曰:『知之。』曰:「今呼君者,即是人也。』虯至見顒,顒求以己女妻虯,云:『先以結婚,不當再娶。』顒曰:『人神殊道,何若也?』虯言『已适有祿位,不合為君女婿。』久之,言相往來。顒笑虯不可屈,乃釋之,遂活也。」(出《廣異記》) 

  【譯文】蘇州山人陸去奢房子,就是宋散騎戴顒的房子。天寶末年,河東裴虯常旅居此亭,突然死去,很久才醒悟過來,說:「剛才一個人來說:『戴君要召見。』我問戴君是誰,那人說:『你知道宋散騎常侍戴顒嗎?』我說:『知道。』那人說:『現在召呼你的就是這個人。』我到那看見戴顒。戴顒請求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我。我說:『我已經結婚,不能再娶。』戴顒說:『人與神道德不同,何必苦自己?』我說『已經有适宜的祿位,不該做您的女婿。』這樣言語問答了很久。戴顒明白我不能屈從,就放了我,于是我就活了。」 

    趙佐

    趙佐者,天寶末輔國子四門生。常寢疾,恍惚有二黃衣吏拘行至溫泉宮觀風樓西,別有府署。吏引入,始見一人如王者。佐前拜謁,王謂佐曰:「君識我否?」佐辭不識。王曰:「君聞秦始皇乎?我即是也。君人主于我家側造諸宮殿,每奏妓樂,備極奢侈,誠美王也。故我亦如此起樓以觀樂。」因訪問人間事甚眾。又問佐曰:「人間不久大亂,宜自謀免難,無久住京城也。」言訖。使人送還。(出《廣異記》) 

  【譯文】趙佐,天寶末年教國子監的四個學生,,常常臥病,恍惚有兩個穿黃衣服的小吏拘捕他走到溫泉宮觀風樓西面。旁邊另有個官府,小吏領他進去,才看見一個人象皇帝一樣。趙佐上前拜見,皇帝對趙佐說:「你認識我不?」趙佐說不認識,那人說:「你聽說過秦始皇嗎?我就是。君主在我家旁邊建造諸宮殿,每次彈奏妓樂,極盡奢侈,實在是美王。所以我也象這樣建筑樓閣來觀賞舞樂。問了許多人間的事之后,又告訴趙佐:「人世間不久要大亂,應該自己設法免除災難,不要長久住在京城。」說完,派人送還他回去。 

    岐州佐史

    岐州佐史嘗因事至京,停興道里。忽見二人及一無頭人來云:「王令追己。」佐史知其鬼,因問:君在地下,并何職掌?」云:「是捉事。」佐史謂曰:「幸與諸君臭味頗同,能相救否?事了,當奉萬張紙錢。」王人許諾:「期后五日,若不復來者,即是事了。其錢可至天門街燒之。」至五日不來,吏乃燒錢畢,因移居崇仁里。后京中事了,西還岐州,至杏樹店,復逢二人,問:「何所來?」頃于舊處相訪不是,所處分事已得免,勞致錢賤地,所由已給永年优復牒訖。非大期至,更無疾病耳。」(出《廣異記》) 

  【譯文】岐州佐史曾經因事到京城,停留在興道里,忽然看見兩個人和一個無頭人來說:「閆王命令追捕你。」佐史知道他們是鬼,就問他們在陰間一起做什麼官。回答說:「是捉事。」佐史對他們說:「有幸和你們做同樣的事,能救救我嗎?事后,必當送給你們萬張紙錢。」那二人答應了,約定五天后,如果不再來,就是事成了,那紙錢可送到天門街燒掉。到了第五天沒來,佐史就燒完紙錢,于是移居到崇仁里。後來京中事了,向西歸還到岐州,到了杏樹店,佐史又碰見那兩個人,問他們從哪兒來。他們說剛才在老地方訪問你們沒遇到,所處罰的事已經免除,煩勞送錢到陰間,請求給以長壽优待的書簡已寫完,不是死期到臨,再不會有疾病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872&aid=714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