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solarism
市長:sunism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solarism】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美國人給中國人飯吃或中國人給美國人飯吃——我認識的在美台灣人
 瀏覽88,868|回應68推薦98

GR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8)

吐嘈王
亓官先生
人民戰士
艾爾思
flying104
雲遨遊
Hash
bluemood
屁啦!
流落矽谷一匹狼

more...

這將是一堆小故事。一堆還不好擺,只好分成幾小堆。

題目有點非主觀故意的標題黨,我並不想也沒能力分析論述中美在吃飯問題上的恩怨情仇和趨勢方略。累人的事情我不幹,講講故事最輕鬆。這題目其實是個典故,正來自一個在美台灣人編的故事。

這個台灣人我不認識,只是讀過不少他的小說和散文。他叫周腓力,祖籍四川,是學歷史還是新聞的我記不清了。他原是美軍駐台灣基地的翻譯官,在 1970年代台灣移民潮的時候隨大溜帶著一家去了美國。在美國屢次失業,生活無著,一咬牙拿出全部積蓄開了間服裝店。夫妻倆帶著倆孩子苦苦支撐到生意漸好之後,又買下了旁邊的一家漢堡鋪。

他在台灣時衣食無憂,自在懶散;到美國後終日勞碌,反倒開始擠時間寫東西了。周腓力寫小說小有名氣之後,他的一位朋友寫文章提到過他在漢堡鋪是怎麼幹活的:客人來吃東西他就在鐵板上煎肉餅烙麵包,一旦得點閒,就趕緊抓起筆來寫呀寫。

凡在國外淒慘混過的,都能明白他為什麼這麼拼命寫東西:那種倒苦水的衝動是不可遏制的;更重要的,在那種境遇下,人總要做點什麼有挑戰性又有趣的事情,讓本人覺得自己沒有廢掉,也找點樂子。

周腓力倒苦水的方式挺特別,絕無自傷自憐,反倒毫不留情地調侃自己的困窘,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那視角就如同一個沒心沒肺的孩子覺得在地上掙扎的一隻受傷螞蟻極為有趣。周腓力是文科底子,行文反倒隨俗自然而不矯揉造作酸文假醋,這是好功力;更可貴的是他與生俱來的幽默感——四川人嘛, 有人說過,四川話本身就是一種幽默。

他本人及其小說到底如何有趣可觀,從他一篇散文中記述的一件事可略見一斑。他服裝店進了一批中式女棉襖,覺得洋女人會喜歡,沒想到銷路不好;於是他在櫥窗上貼了一條廣告:你有多大的胸脯,我就有多大的棉襖!從此店裡見天擠滿了大胸洋婆子們。

我的這個標題,就是抄了周腓力小說《洋飯二吃》。小說中,主人公失業在家愁眉苦臉,正巧一位物理博士朋友也丟了飯碗,於是兩家人聚在一起商量;主人公靈機一動:不如我們湊錢開家飯館吧?博士夫婦一拍大腿:對!美國人不給我們飯吃,我們就給美國人飯吃。

我準備講的這些故事,也正是我的一些熟人的在美點滴。他們有和我一樣來自大陸的,也有來自台灣的,還有來自香港的;有吃美國人飯的,也有給美國人飯吃的。既然標題源自在美台灣人,就從在美台灣人講起。

二之一、Mike

2000
年,我在硅谷一家小公司上班。公司老闆是1980年代初親屬移民來美的東北裔廣州人,在美國讀了大學和碩士,進當時挺紅火的3Com公司做到了什麼Manager,然後拿到了一筆台灣人的風險投資開了這家公司。

公司專為硅谷的硬件生產商提供產品測試方案。我進公司後被分到一個項目組,項目組為一家微波器件公司設計製作產品測試台,就在那家公司就地幹活。我在其中負責寫軟件, 台灣人Mike是電子工程師,司職測試台部件的製作和組裝。另有一位從外邊請來當顧問的洋婆子微波專家Karen,加州大學伯克利的博士,籌劃測試方法。

Mike
看上去50左右,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大陸人見了台灣人,照例都要問問人家祖籍哪裡,Mike回答就是台灣。一開始只知道Mike就是Mike,不知道他姓啥。後來看到了他的名片,姓Hsu。我問他是不是姓蘇?Mike說不是,姓許。

測試微波器件挺麻煩,信號頻率都是GHz級的,普通儀器測不了,要用VNAVector Network Analyzer),還要用電腦控制VNA什麼時候加信號和加什麼信號、什麼時候读數據和讀什麼數據,然後計算分析得出結果。項目初期大多是Karen和我在折騰這些,Mike倒沒太多事。

那家微波器件公司挺遠,而Mike從家裡去那公司必經我的住處,所以Mike上班會順路接上我一起。Mike已婚,但無兒無女,下班不用急著回家,要是Karen抓著我開小灶加餐,他就在一邊上網看笑話,要不就和老婆嘮電話,電話接通後的問候總是一句國語:“副總統還好嗎?”——那時陳水扁和呂秀蓮剛當選。我們忙完了,他再搭上我一起回去。

去那公司單程半個來小時,每天就有一個多鐘頭在車上聊天。總的來說,Mike和我滿聊得來,天南海北的很是愉快。可分別來自兩岸,常聊著聊著就聊到台灣的統獨。每到這個時候,我總滿心希望能在Mike身上啟發出一些心向祖國的苗頭,但最後終於意識到自己很天真——Mike對我們祖國的態度是仇視、感覺是恐懼,這可不是我能改變得了的。我想是由於他真的擔憂,每談及可能的戰爭,Mike反倒是一貫地嘴硬,總說“你們共軍的空軍就那麼十來架蘇凱27(俄羅斯戰機Su-27),要打台灣還真不行”云云。我聽了一般顧左右而言它,Mike待我不錯,凡事都照顧我這小老弟,我不願起爭執壞了交情。

有一次Mike又這麼說,我忍不住回了一句:“就台灣這麼個島,大陸要真想打還會打不下來?”Mike呆了一陣,說:“那美國一定會出兵的。”大陸人鑑於慘痛歷史,最聽不得帝國主義軍事干涉,加上我也是年輕氣盛,立刻無名火冒三千丈,衝著Mike嚷嚷:“你以為美國是台灣的爹、會為了兒子拼命呀!”Mike也炸了,啞著嗓子喊:“早著吶!早著呐!就憑你們共軍那些破銅爛鐵!別想啦!”

項目還沒做完,Mike找到了更好的工作。那年頭找工作太容易了,常常一下就拿到兩、三個offer,都不知道該挑哪個好;你要是能介紹個朋友進公司,還可以拿一份介紹費。泡沫呀!

他要走的時候,我祝Mike前程似錦,Mike說了聲謝謝,我們握了握手。

二之二、單律師

2001年我去了加拿大,9年後又回到了美國。

有些公事涉及法律文書,需要請個律師諮詢辦理。中國人對美國法律挺發怵的,還是找個華人律師好溝通。於是從華人超市弄了一堆中文報紙,有花錢買的也有免費拿的,照著上邊的律師廣告一個個打電話詢價。

聯繫了兩、三個附近的,都挺貴,200300美金一小時,還都要先交訂金才能詳談(詳談要付錢的),有一位的訂金開價達3000。再往遠一點找找看吧。離我100英里的城市Tampa有位律師姓單,此姓大陸北方並不少見,音“善”。

電話打過去,從聲音不太聽得出年齡籍貫,感覺像三十來歲江浙人。對方報價100美金一小時。價錢便宜,倒把我閃了一下,就把我們想做什麼細說了一遍,問能不能估計一下做完到底要多少錢。單律師說這類文書就算出點小反复500塊也一定封頂,但照我們這麼簡單的情形估計250塊就差不多了……我問到要是星期六或星期天有問題想問他能不能打電話,一般律師週末除非有人進了大牢通常不理的;單律師說:“我跟你說,我在廣告上留的電話就是我的手機,地址就是我家。你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問”。最後我要了他在州裡的律師註冊號,以便上網查查他的資歷。這是行規。

上網一查,單律師2008年才法律博士畢業拿到本州律師證。沒經驗又不在外邊租辦公室,難怪便宜。我們這案子應該是個律師就能辦,就是他了。於是發了封Email問他可不可以星期六見面商量商量文書具體內容,照100塊一小時付錢。單律師回信約下午5點在Tampa一個麵包店見面,特意註明只喝咖啡不吃飯。

星期六帶著老婆開了2個小時車,到了麵包店先買了咖啡再找了張衝門的台子坐下等。5點鐘一位亞洲人推門進來,瘦瘦的戴著眼鏡,一頭白髮剪得很短,看上去大概有60了。這是單律師嗎?那人和我們對了下眼,徑直走了過來——店裡就我們仨亞洲人。

我們起立寒暄,單律師一臉嚴肅,嘴角往上稍挑了挑。老婆說:“我去給您買杯咖啡,您要什麼樣的?”單律師一把攔住:“我不受這一套!我自己來!”

單律師轉身去買咖啡。我和老婆小眼瞪大眼愣了半天:“他這是客氣?還是職業操守?”

坐下來談公事。單律師的頭腦可不像他的面孔那麼僵硬,我單純敘事,他就能立刻把握其中所牽扯的人情關竅,一點不勞神我再解釋。嘴裡說著手上畫著把整套事情撕捋順溜,又一項項把條款掰扯清楚,我一看表,只用了半個來小時。

這一通交道打下來,發現單律師嚴肅老實得其實十分有趣。我也早聽出他不是江浙口音,而是不太明顯的台灣腔,就問:“單律師是台灣人吧?”老單說是。我又問他在美國多久了,他說1978年就來了。他當時已在台灣讀完了物理碩士(哪個學校我記不清了,只記得他說在新竹,應該是交大或清華),來美國讀博士。可物理博士沒讀下去(什麼原因他沒說),改學商業。畢業後考上了CPA(美國註冊會計師,不好考的),但不願意給別人打工,就自己做上了生意。先開加油站,做了兩年賺不到什麼錢,就轉手了;又開飯館,這次真賠了,關門大吉。我心想給美國人飯吃也落不著什麼好。

老單收起了創業的心,考進了美國郵政局,吃上了半碗皇糧(美國郵局算是半個政府部門)。直到現在,老單仍是郵政局的全職員工。老單說:“我這個年紀,已經不可以沒有這份工作了。郵局待遇不錯,也穩定,退休金更好。”

我奇怪:“那您為什麼又想起考律師了呢?”單律師說當年需要辦移民,一般都要找律師,可他硬是自己給辦下來了;後來想,自己既然有這方面的能力,為什麼不利用起來給自己賺點錢呢?於是開始修法律課程,斷斷續續,到2008年才拿到律師執照。

又問起單律師的家庭。老單有一兒一女,都已讀完書做著份不錯的工作;太太也在郵局工作。我說:“那您一點都不缺錢花呀?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做兼職律師呢?”老單說:“大家都勸我和太太有空就去周遊世界,可我怕人一閒下來身體就不好了。我父親就是,退休後幾年就過世了。”

我趕緊順桿兒爬到了例牌的祖籍問題:“您父親是哪里人?”老單說父親是山東濟南人,國軍老兵,1949年到了台灣。難怪,《隋唐演義》裡的單通單雄信就是位山東好漢。我又問:“大陸還有親戚嗎?”老單說:“父親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濟南,只他一個人去了台灣。後來台灣可以給大陸輾轉寄信了,就照原先的地址給他姐姐寫了封信。後來才知道舊房子早就拆了,信是幾經周折才送到的——中國人辦郵政就是比美國人辦得好!”我心想這可不是中國郵政辦得好,是黨的政策好。

最後又回到公事問題:“單律師您有正常工作,那麼我們要是有事讓您及時處理怎麼辦?”單律師說:“我在郵局的工作是送信。你只要提前一天告訴我,我就可以通知同伴把我的線路包下來,一般都沒問題。”我吃了點驚:“您一個會計師加律師去送信?”老單說郵局早就要給他升職,但他非常清楚自己管人極不在行,還是自己管自己最自在。“經過這麼多挫折還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那就沒救了。”

這時已是6點多,我問單律師是不是收一個半小時的錢,老單說收一個小時的。又說:“以後你們不管是打電話還是見面,只要我沒說‘從現在開始要收錢啦’,你們就不用給我準備錢。正式文書我回去準備,多少錢做完了再說。”

最後的結果呢,由於我控制不了的原因,這份文書最終沒讓單律師做。可電話我們卻沒少給單律師打,還又見了一次面。單律師始終沒說過“從現在開始要收錢啦”。

接下文《 美國人給中國人飯吃或中國人給美國人飯吃——我認識的在美大陸人之陸同學》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用君之心,行君之意。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554509
 回應文章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也許這正是最寶貴、最巧妙的部分吧
    回應給: GRY(getarealyou) 推薦45


kiroto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5)

置入性馬廣告
倩倩花瓜
Cross
弼馬溫
node
超級女神
悠悠的
rapitor
遠洋
大同寶寶

more...

把最崇高的立憲精神與最赤裸裸的利益結合,把In God We Trust與徹底的人性結合,讓國家的利益完全與庶民的利益完全結合,這才會讓所為立憲精神真正被實現吧?

中華民國從立憲開始,就有一批特殊利益階層,這批特殊利益階層的利益與見解永遠與最廣大的人民利益相牴觸,這點從江國慶案的荒唐明顯的被揭露出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36190
試答女神美眉
    回應給: 超級女神(Queen666) 推薦52


GR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2)

搞甚麼飛機?
娜娜可
燦燦
人民戰士
弼馬溫
flying104
跑跑卡丁車
超級女神
悠悠的
rapitor

more...

Sunism市長說過,將“國民有權擁有武器”寫入憲法,是民主先賢們留給美國的維持國體的殺手鐧之一。非常有道理。

但這一定要結合美國的歷史和傳統來看。把這樣的規矩放在其他國家,大概都會反受其禍。事實上,就算美國,在某種程度上也“正受其禍”——槍支成了罪犯手中的利器。

所以美國各州都有自己的槍支法,對這種權利做某種程度的規範和限制。一般來說,人口稠密經濟發達的大州,槍支法相對較嚴,比如加州和紐約州。可這兩個州一個在西岸一個在東岸,所以女神美眉說東西岸對槍支的態度有別,我還真不曉得美國是不是有這樣的傳統。願有研究的朋友教我。

由於自由的武器買賣,美國民用槍支的數量大大超過其軍用槍支,其民用槍支市場成了各大軍火商爭搶的肥肉,各類槍支協會也富得流油。據說,這就是為什麼代表資本家利益的共和黨不支持限制槍支。

一端是高尚的憲法,另一端是骯髒的政治;一頭或許是虛偽的高調,另一頭可能是真實的利益...

所以,女神美眉的問題,看似簡單,實際上挺不簡單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27660
請問GRY大哥~
    回應給: GRY(getarealyou) 推薦34


超級女神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4)

兔兔~
路人的爸爸
跑跑卡丁車
Tenwhaei
rapitor
大同寶寶
反貪腐反造神
大國民
我愛克拉克
人民真的最大?

more...

好像是西岸的比較討厭槍,東岸的比較喜歡

共和黨的比較愛武器,民主黨的比較討厭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27191
台灣式的民主只是兩個封建集團在努力演民主大戲而已
    回應給: NDU(NDUc) 推薦38


我愛克拉克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8)

哥哥是座山
快樂小鴿子
娜娜可
pafei
悠悠的
rapitor
大同寶寶
反貪腐反造神
大國民
人民真的最大?

more...

其實離真正的民主精神還很遠

台灣留美留歐的很多,我就不信這麼多人都沒看出西方民主的精髓,只是老百姓好騙好呼攏,那就給張選票騙騙人說你看你看我們民主了喔,你們要滿意喔...

結果曹興誠跑了,台灣一流的醫護科技人才不斷外流....其實任何制度都沒那麼神,就現狀讓人民安居樂業,向前看把能透視未來營造機會的人才歸心而已,這兩件事情都做不到就別演甚麼民主大戲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25579
各位的討論相當有見地
推薦41


NDU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1)

大風起兮
弼馬溫
flying104
東北風
大毛愛洗澡
Tenwhaei
★★★★★
悠悠的
大同寶寶
大國民

more...

海外新僑與老僑也有很大的不同了;現在更積極參與社區活動、也不再對政治上的問題吝於表態。GRY與sunism提到了全球列強利用吸納人才、創造一個是和研發人員生活環境的細膩手法,非常值得崛起中的中國注意。畢竟中興以人才為本,人才才是真正的領先指標,所謂的GDP與軍力,都是落後指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12153
「永遠不要相信你的政府」與國家寶藏
推薦59


sunis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9)

朵貓
走~
艾爾思
悠悠的
rapitor
遠洋
大同寶寶
大國民
CMOS
平議

more...

不好意思,才看到兄台對俺猜測的回應 ^_^

要先謝謝GRY與紫氣精闢的討論。

GRY揭露了一個美國之所以成為超強的原因;在表相的民主選舉與法律制度以外。知己知彼,這個題目是很值得深入討論的。

美國為甚麼要讓槍枝合法化?歷經了很多治安事件、校園槍擊案與瘋子殺人事件,這個共識在美國還是無法撼動,為甚麼?

「永遠不要相信你的政府」是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說的,類似這樣「煽惑革命」的說法,幾乎是美國建國先賢的共識,只不過,這麼「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理論,美國建國先賢們顯然不願意讓他只停留在理論階段。除了憲法對總統職權的重重綑綁限制、州政府自治、基督教文明與自由主義的反政府傳統、憲法第一修正案、與成天胡說八道毫無底線的深喉嚨第四權以外,美國建國先賢顯然對權力的擁有者還是不能放心。於是,設計了一個佛曰不可說的終極武器,不僅如此,還讓他如虎添翼。

在「性惡」的西方哲學思維裡;不論是希臘文明或是「原罪」的基督教文明裡,「諸神」的貪、謓、痴根本是個「其理至明」的必然,比起伊底帕斯情節與猶大的故事,現在每天發生的社會新聞與台灣選舉伎倆根本就是小兒科。於是,這個維繫國家免於腐敗、極權、崩潰最後存亡關鍵的憲政手段,在共濟會與清教徒先賢的密謀下,成為美國立國的共識。自此之後,美國掌握權力的人沒有一個是日子好過的;除了繁複的監督機制、與督促的力量以外,還要面對這個終極恐懼與終極監督。

我個人猜測:富蘭克林或華盛頓一定很懊惱剛出生的美國沒有中國「彼,可取而代之」、「翻天覆地慨而慷」的傳統,或是希臘城邦裡永遠都存在的節制力量。

這樣的設計,差強人意,但是足夠讓美利堅合眾國超強百年了。

我們呢?

不過照GRY的論述----“你要是有了槍,沒準哪天發起脾氣來就一槍把我給斃了!”、“The Big Foot take it it ?”類似這樣凡事抗議、凡事懷疑、「永遠不要相信你的政府」的精神;中華民族之所以可以混那麼久,這種從家庭就為單位的憲政節制機制、「虎媽」精神,「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傳統,說不定正是中華民族得以存續五千年而不亡國滅種的「國家寶藏」(National Treasure)之一啊。

 

   


Innocents Betrayed


「我自願以自己為偉大試驗的題目,證明一個政府如果得民心,站得正,即使輿論醜化他,也打不倒他。」
註:美國第三任總統傑弗遜( Thomas Jefferson)曾被罵作小偷、邪教徒、偽造文書、籌假錢、導人不義、離經叛道、霸佔孤兒寡婦者等等指控,與他的同志們宣稱他喪失原則、被棄理想後宣布脫黨等等重大事件,但他卻尊重以對。最終贏得了廣大人民的愛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07618
GRY對是事情的看法深入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43


第三象限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3)

小小水電工
丁丁真的是人才
秋聲
zippo
公爵大人的媽
艾爾思
大國民
人民真的最大?
layout
AI8080

more...

美國之所以是強國,背後的原因是很多元的,台式的民主並沒有人家背後蘊含真正的文化基礎,這一點需要更多各位深入的討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05648
GRY老哥说的是正道!
    回應給: GRY(getarealyou) 推薦53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3)

ღ電子猴ღ
人民覺醒救國
花花啾啾
太平小公主
大同寶寶
大國民
CMOS
Uath
史巴克船長
人民真的最大?

more...

GRY老哥说的是正道!

参与政治,获得权力,掌握资源,建立舆论影响力是根本的东西!

保持尚武精神,充实华人的文化内核,保持传统美德的同时积极广结善缘也是必要的精神准备!这点尤其尤其值得注意。

华人近现代来,有几次大的悲剧无不与“不参与政治,缺乏尚武精神,过于迷信经济力量,缺乏必要警惕”有些关系——当然,华人种族近代以来整体上在世界上不强大也是背后的重要原因。

就二战后的种族经营上看,我很佩服犹太人的经验。不知道海外华人与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有无研究与改善的必要。

就个人而言,我还是感觉不能完全放心美国的种族环境——毕竟美国缺乏真正的国家灾难历史的考验——只有落难了,才知道这个国家的文化与民性是否有真正的“仁”与“韧”的精神!

此外,98年的印尼之祸,小弟印象极为深刻。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惨烈!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05484
那要看怎麼個“泛”法
    回應給: 紫气东来(cool17909) 推薦55


GR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5)

秋聲
Panzerlied
ss77
波波是一隻熊
遠洋
大同寶寶
反貪腐反造神
大國民
CMOS
Uath

more...

在美國,持槍屬於公民的一種權利,以運動休閒為目的的有關武器收藏和射擊狩獵的俱樂部和協會多如牛毛。這裡Wal-Mart的體育用品櫃檯,啥樣子的獵槍都有。

但相信紫老弟也不會把這些歸為“泛武裝”,那也太泛了。這些組織也不可能擔負起保護族群整體利益的責任。

至於美國的白人民兵,起源於美國西部那無法無天的荒蠻時代看莊護園的家丁和維持治安的民團。離開這一傳統來談論這種“泛武裝”是沒有意義的。而一旦這種組織敢於公然抵抗法律,是會被政府剿滅的。記憶中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發生過這種事情。美國政府幹這種事不見得比中國政府手軟。

順帶說一句,在美國有一個挺大的組織叫『救世軍』(Salvation Army),成員都穿著“軍裝”,官銜也是“將軍”之類。但那是宗教組織,和“武裝”沒有關係。

但我同意華人應該借美國的尚武之風恢復一下古老的尚武精神,加強基於個體的自我保護。當年洛杉磯的黑人騷亂中,華人店鋪無一倖免,但韓國人的雜貨店很少遭搶,因為棒子們都拿著槍在那裡看著,老黑闖進來就當頭給一炮。

但老中多視藏槍為不祥。我有位朋友有兩把手槍,算是異數。另一位朋友羨慕得要死,也想買一把。他老婆跳起來抗議:“你要是有了槍,沒準哪天發起脾氣來就一槍把我給斃了!”

總之,“武裝自衛”值得提倡,但“武裝護族”就不會是主流和常態了。正如上一帖說的,華人應該多多參與政治、回饋社會並與其他族群交流,讓別人了解和認同自己的文化傳統。只有這樣,海外華人才能真正活出安全感,同時自然成為中國軟實力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05428
呵呵,所谓的泛武装组织在美国不稀奇。
    回應給: GRY(getarealyou) 推薦50


紫气东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0)

秋聲
同胞
大同寶寶
反貪腐反造神
大國民
CMOS
Uath
史巴克船長
人民真的最大?
layout

more...

呵呵,所谓的泛武装组织在美国不稀奇,美国在这个方面的自由确实是真的。

我听说白人中间有各种民兵组织。我还听说“路边社消息”——在美国南部,比如说德州和亚利桑那州(白人有些地方是少数裔了),有些白人武装,已经可以公开抗税——而联邦政府只能“打酱油”,采取忽略的态度。

传说美国存在类似“美国志愿后备军人协会(United States Army Volunteers Reserve Association)”之类的泛军事化民间社团(这个据说是华人的)——白人的更是典型了。GRY老哥要是认真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应该比小弟这种“路边社”的有条理的多。

美国枪迷们,狩猎迷们组建的团体那就更多了——这些也是小弟说的泛武装组织的别一种形态——这种组织和平时期当然是民间爱好团体,一但有事就是极好的武装自卫组织!

我的看法是,为了避免19世纪美国排华时华人被屠杀的教训,万一美国社会发生动荡的情况,必须有能力能自卫——那么组织在美华人组织民间自卫机构很有必要。

我不是说要建立反抗美国政府或者分裂美国的那种叛乱武装,这个差别很大的。偶们自己不希望自己的国家有这种武装动乱,我当然也不希望美国有这种事情。

国内的发展当然是光明与黑暗并存,偶这种在大陆生活的对于这个问题很了解。

不过,原则上讲,现在的中国是在持续改善——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不辩证的看到正确与错误的两方面,都是不客观的。

偶们中国人有时比较“二元论”——不是极好,就是极坏。大陆也有一种舆论把西方说成天堂,也有这种舆论的对立面把大陆说成“好得很”。

这两种偶都是保持距离。

至于有一部分想移民美国的大陆人会有各种考虑(比如他们想象中的“西方政治正确”,他们也想快点融入西方主流),也许也有各自的际遇(不排除一部分人真是有失望的地方)——这其中部分大约是不会说大陆“好得很”的——这可以理解。

不过很多移民单纯是事业,生意或者其他正常生活考虑,这样的移民对世界的认知会平和客观很多的。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483&aid=4605043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