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軍事迷休閒小棧
市長:Luke-Skywalker  副市長: 塔頂的鋼鐵鯊魚燉奶(冷眼看人生)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軍事迷休閒小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國際陸軍戰力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軍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 保命防護服分4等級
 瀏覽74|回應1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002090115.aspx
國軍化學兵扮演防疫要角 保命防護服分4等級
最新更新:2020/02/09 16:53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9日電)國軍化學兵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扮演防疫要角,陸軍33化學兵群也投入任務,而化學兵防護服共分為A、B、C、D等級;其中又以A為最高級、採內循環呼吸系統;昨天前往麗星郵輪「寶瓶星號」消毒的官兵,則是著C級防護服,並搭配N99防疫口罩。

麗星郵輪「寶瓶星號」昨天停泊基隆港,國防部配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派遣33化學兵群前往執行消毒任務,並攜帶2組輕型消毒器、2具氣體消毒機、2具背負式消毒器。

軍方人士指出,陸軍第33化學兵群駐地在桃園,扮演北台灣核生化及防疫消毒工作的重要角色,而化學兵穿著的防護衣,則區分A、B、C、D四個等級。

D級防護服不含任何呼器,為一般的工作服,含手套、安全鞋、安全眼鏡、頭盔;C級防護服則是定義為使用口罩、防毒面具就可防護的等級,但仍必須穿著防護衣及其他必要裝備,例如執行禽流感、登革熱勤務等,便是穿著C級,昨天前往寶瓶星號消毒的化學兵,也是穿著C級搭配N99口罩。

若有污染物質恐影響呼吸粘膜系統,則必須穿著B級防護服,並同時攜帶供氣式的空氣呼吸器,以避免吸附汙染物質。

軍方表示,當遇到強酸、強鹼或者高污染物質的場合,就必須要著全包覆式、內循環,選配有救命器、通訊系統、內冷卻器材的A級全罩式防護服。 例如民國92年爆發SARS疫情,雖然是飛沫傳染,但因傳染能力強,化兵群就是穿著A級防護服前往高風險區域消毒。

除此之外,青年日報日前也披露化學兵裝備。由中科院研製的「99式核生化偵檢車」,艙間內配置正壓防護系統,提供280Pa上下的氣壓環境,有效全面阻隔外來的有毒物質入侵。

而車內人員可利用MR170化學遠距遙測偵檢器,對5公里範圍內的8種化學戰劑、58種毒化物進行監測作業,並根據偵檢作業結果,逐一投放標示器,標示污染區範圍,提供各部隊污染迴避、後續消除作業的依據。

此外,如果說99式核生化偵檢車是大腦,「MD-105重型消除車」可說是偵消營最強而有力的手腳,全車不僅具備抗紅外線塗裝,可載重3500公升水量(2000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針對輻射落塵、生物病原體、化學毒化物等有害物質,進行道路等大面積消毒。

特別的是,車內鍋爐系統,可結合車邊沐浴或緊急沖淋洗眼器,對執行人員進行除污作業,為災後復原提供衛生及安全的作業環境。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6823155
 回應文章
曾進和平醫院抗煞 17年後搖身指揮官築起防疫堡壘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4030034.aspx
曾進和平醫院抗煞 17年後搖身指揮官築起防疫堡壘
最新更新:2020/04/03 09:57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3日電)國軍化學兵是這次武漢肺炎防疫要角之一,其中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挺進和平醫院,17年後,他再度臨危受命,帶領化學兵築起台灣防疫堡壘。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台灣雖有確診病例,但因嚴密防疫作為獲得各國高度肯定,而有如此成效,除各部會把關,國軍化學兵扮演關鍵角色。

軍方統計,截至目前,化學兵已執行首批武漢台商返台、麗星郵輪寶瓶星號下船者接駁車輛消毒、鑽石公主號旅客包機返台接駁消毒、第二批武漢台商返台,滯留中國湖北台灣民眾類包機下機消毒、營區預防性消毒等任務。

特別的是,駐地在桃園龍岡的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帶隊挺進重災區和平醫院消毒;當年只是上尉連長的他,17年後的現在,已是上校,再次帶領三三化兵群執行任務。

李煜森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17年來,他一直在化兵部隊,期間雖然不曾再有類似嚴重疫情,但因日本發生福島核災,台灣每年也有登革熱疫情、水災,國軍仍不時關注核生化等災害,為的就是在承平時期做好萬全準備。

李煜森回憶,17年前SARS期間,他與同仁挺進和平醫院消毒,當時和平醫院已封院近一個月,在未知情況下他與同仁完成地形勘查、入內消毒,讓和平醫院得以重新恢復營運。當年政府對於SARS相當陌生,導致醫療體系處於摸索階段,許多醫療院所封閉、封院。

17年後,因應疫情的相關準備有顯著進步,例如武漢肺炎疫情去年底在中國爆發後,化學兵訓練中心在台灣疫情尚未嚴峻、也就是今年1月15日就辦理防疫消毒講習,並在過年期間完成編組,才能在春節連假結束就投入任務。

談到執行任務,李煜森說,官兵穿好防護服後,針對手腕、胸前拉鍊及腳踝等與防護服的接縫處,會以膠帶綑綁密合,除了免除病菌趁虛而入,也因為官兵執行任務時會背負10至30公斤的裝備,透過膠帶綑綁避免在操作裝備時造成防護鬆脫,「這樣的SOP,其實是在當年SARS期間就已制定,一直沿用迄今。」

對於目前裝備與當年的差異,他說,消毒藥劑含有「氯」等有毒氣體,若官兵長時間吸入,輕則過敏、重則對身體造成傷害,因此這次任務期間,選配具有能吸附氯的呼吸裝備,再加上N95以上等級的防護措施,確保官兵安全。

李煜森強調,許多人以為脫卸裝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作業完的脫卸程序才是最重要環節,因為手部碰觸臉很容易感染,因此官兵都戴兩層手套,褪去第一層手套後,鄰兵會協助酒精雙手消毒,這時才會褪去臉罩,避免殘留手上的病毒趁虛而入,最後再將第二層手套褪去。

「讓我感動的是,這次很多官兵寧願利用休假時間加入任務,為的是不想在這次防疫上缺席。」李煜森說,當年與他一起挺進和平醫院的同仁,大多都是義務役官兵;17年後的今天,軍隊組成已都是志願役,存在的價值就是備戰。

李煜森表示,雖然官兵執行任務時的擔心在所難免,但藉由平常反覆的訓練,讓他們對於每次的出勤都相當有自信,也信任同伴、上級長官的指令,期望能夠與政府部門一起付出,減緩疫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9263&aid=693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