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阿嬤後援會
市長:八旬阿嬤~請政府還我公道  副市長: Ree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阿嬤後援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淺談性侵女童案之司法自省
 瀏覽717|回應0推薦7

multipotentwoma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大香蕉
朵貓
zoo19
小莉沙拉
shamejudge
voni-瑜亮
Reed

  筆者曾在「一杯濁水中的一滴清水」一文提及在校時民事訴訟法教授給我們的操守教育,該文正好呼應近兩個月來的司法醜聞。不過,該文因應種種司法醜聞主要談的是司法人員的人格操守,對於司法人員的專業素養則未多予著墨。沒想到繼正己專案後,又爆出性侵女童輕判案件,輿論譁然一發不可收拾,逼得我也看不下去,不寫篇文章心裡就不痛快。

  其實,早在前輩一畝桑田回應該文時,我即以此案為例回覆他。前輩引用自由心證概念,提及我國「初審判死刑,終審判無罪」的匪夷所思現象。其實,這也牽涉到上級法院法官的態度。我們的最高法院很喜歡發回更審,而且往往更一審之後,還有更二審、更三審…一個刑案往往要拖個數年或十幾年才能定讞,距離犯罪時間越久就越難保全證據發現真實。更何況上級法院一再發回就是不認同下級法院的看法,下級法院是很有可能在壓力下改判。這又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當初回覆時未提及,特此補充。


  不過,我的回覆卻引來 James 的再次回應。我想或許是因為他有一對漂亮又可愛的雙胞胎女兒,所以特別有同理心,特別義憤填膺吧!


  記得大一時,刑法教授就在課堂上再三強調,他要把我們教成懂得解釋立法精神的「法學家」;而不是只會使用法條的「法匠」。當時才剛學法律,還不能深刻體會其意涵。如今此新聞事件,讓我真正見識到「法學家」和「法匠」間的差異。而且匪夷所思的是受過法學訓練的莊法官,其「法感」竟不如一般社會大眾,只能說她是十足的法匠吧!

  據報導,此引起群情激憤的性侵女童案發生於今年二月六日,三十歲的林姓被告,在高雄縣甲仙鄉圖書館,見六歲女童獨自玩耍,乃抱住女童以手指插入女童下體而性侵得逞。檢方調查後依加重強制性交罪將他起訴,並求處七年十個月重刑。但高雄地院一審判決卻將重點放在女童未反抗,故認被告未違背女童意願性交,而變更起訴法條,改依刑罰較輕的合意性交罪判刑三年兩個月。於是引起網友在 facebook上連署要求將承審法官免職,我回覆 James 時已有十五萬人連署,前幾天聽說又累積至二十七萬人連署。

  平心而論,法官自有一定的任免程序,且有獨立審判的職權,原不該由民粹來決定其去留或判決結果,否則,法院將如何運作?英美法系的陪審團成員尚且要經過冗長的篩選過程方能產生,不採陪審團制度的我國又豈能因一般社會大眾的壓力就改變判決結果?但是這次真的要感謝這些有正義感的網友,是他們引起社會大眾的輿論,造成司法當局的壓力,迫使司法界徹底檢討法官的素質,並作出回應及補救措施。

  也就是說,莊法官並不會因連署人數不斷激增而免職。不過,網友的造勢引起各界廣泛討論法官法及加強法官實務訓練之省思。更重要的是,最高法院最後終於以召開刑庭會議來回應,並經過一番激辯後作出決議。

  本案主要爭點在於應適用刑法第 222 條加重強制性交罪(高雄地檢起訴法條),還是刑法第 227 條合意性交罪(高雄地院一審判決)。

  刑法第 221 條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該法條規定了強制性交罪的基本構成要件,也就是被告必須以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性交才能成立本罪。實務上,即使親蜜如夫妻,性愛本是天經地義的事。但若妻不願配合,夫卻霸王硬上弓,一旦妻對夫提出告訴,夫仍是會吃上官司要坐牢的唷!

  刑法第 222 條接著又規定,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犯之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此法條顯係對未滿十四歲之未成年人特別加以保護,故而加重前條之刑罰。前述性侵女童案,檢察官就是以本法條起訴被告,但莊法官就是認為女童未反抗,而認定被告未違背女童意願性交,故前條的基本構成要件不成立。既然前條的基本構成要件不成立,自然不能適用本條加重其刑罰至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於是,莊法官變更起訴法條,選擇適用刑法第 227 條規定,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條之立法精神原係未滿十四歲之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即使心甘情願做愛做的事,也要認定被告犯了刑法第 221 條強制性交罪,所以法定刑同為三年~十年有期徒刑。簡單來說,對未滿十四歲之未成年人為性交,雖和同強,刑度也相同。而這也就是 James 在上述回應裡提到的概念。

  因此,高雄地院最初仍託辭判決引用法條並無錯誤,反歸咎於立法不當,直說此爭議有待修法解決。可是即使適用第 227 條,其法定刑為三年~十年,只要不超過十年,依然可以判到七年以上。為何卻判三年兩個月,只取最輕刑度象徵性的加兩個月?似乎不論如何就是要輕判。

  再談到最大的爭議點是女童的意願,試問那位格友家裡有六歲的小孩懂性?對六歲的幼童怎麼會需要討論是否違反其意願呢?法條不可能鉅細靡遺地規範到所有行為細節和狀況,法律人應秉持立法理由去解釋法條才對。特別是六歲幼童對陌生人那種突如其來的舉動,根本就不明白代表著什麼。就連成年人突然遇到不懷好意的性侵,都會在事後不斷回想,躲起來難過羞愧好幾天才決定是否提告或找人談談。我們又怎能期待六歲幼童當場懂得反抗呢?性侵六歲幼童當然要解釋成係違反其意願,這種常識難道需要法條逐一規範嗎?

  在輿論壓力不斷擴大下,兒少及婦女團體亦群起激憤,最高法院終於在本週召開刑事庭會議依據早期的立法理由作成決議,以統一實務見解。亦即凡是性侵未滿七歲幼童者,一律以刑法第 222 條加重強制性交罪論處有期徒刑七年以上重刑;性侵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則仍須實際探究是否違反其意願。可見只要能適當地解釋法律,也不是非修法不可。只是法界裡有不少傲慢的法匠,倘若他們的態度不改變,法律再怎麼修改都無濟於事,他們依然會咬文嚼字地適用法律,這才是令人擔憂的問題。目前該案檢方已經提出上訴,但願未來在二審,法官能引以為鑑,受本次最高法院刑庭決議的拘束,還給被害人一個公道,也給社會大眾一個交代。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