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方總統競選辦公室
市長:方總統候選人的官方網站  副市長: 方正平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方總統競選辦公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兩岸及國際局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年後看64
 瀏覽1,492|回應0推薦4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臥龍先生
Happybeggar
方總統候選人的官方網站
方正平

引用文章20年後看64
延伸閱讀:
回首二十年──為「六四」二十週年作
這樣的民主值得台灣人驕傲嗎?(二)──民主的厚度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20年後看64】

20年前64天安門事件發生時,我正在外島服役。當夜,在中山堂裡,我哽咽著對全連弟兄們說:給我一個傘包、一條槍,我願意空降到天安門和學生們一起戰鬥。

儘管我不是傘兵,不會跳傘;一條槍,一個人,天曉得能做什麼事,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哽咽是真心的。

20年後,我還是不曉得,一個人、一條槍回到天安門能改變什麼,但是20年足以讓一個小娃兒長成一個熱血青年,自己這20年來總該長點智慧,應該可以把64看得更透徹些,也來分享一番。

以黃仁宇大歷史的史觀來看,中共建政後發生的一連串大事,都有其偶然性和必然性。真的,把歷史的尺度拉大,死亡人數不過是個統計數字,從中國信史開始,有人說中共建政後這幾十年是中國人最好的年代,此言或許不假,但也太冷酷了,我的年歲和智慧還不到那境界。

那我就從這幾年上街頭抗扁的經驗再加上讀的幾本書,再試著來詮釋64。

※為什麼會開槍

幾個毛娃兒坐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會礙著中南海的統治嗎?說粗一點,餓死那些王八羔子,誰鳥你呀!有必要開坦克車進去輾壓嗎?有必要開槍嗎?

學生不是文革時的武鬥,沒槍沒砲的,連64當夜的攻擊也不過是就地取材、石頭、磚塊、汽油彈,還有就是搶自鎮壓部隊或當地軍警的槍枝,如果要套台灣的標準,那叫做“先鎮後暴”了。

這麼多國家發生寧靜革命、顏色革命,怎麼都沒開槍,到了中國人的地界卻開起槍來,是解放軍比較殘暴,還是中國人天生殘暴?似乎解釋不通。

※中南海的權力危機

在舊作這樣的民主值得台灣人驕傲嗎?(二)──民主的厚度中提到「脆弱的強權 在中國崛起的背後」,書中就有對64當時的中南海權力運作背景做說明。

當時鄧小平已經是第三度復出,是中國真正的領導人,但與鄧小平同時期的元老很多人還健在,有實質的影響力。當蘇東波風潮吹到國內,老人們當然會怕自己辛苦建立的江山就此瓦解,人心浮動是必然的。再加上鄧小平搞改革開放,難免有些死硬派不是滋味,存在黨內的左右路線之爭從未止息過(其實到20年後的今天似乎仍有路線爭議,套台灣的說法,民進黨永遠有深綠的版塊)。當然也不排除少部份野心份子對高位的妄想,只等時機趁勢而起。

這一切在5/4紀念胡耀邦的學生自發性集會之後,進入一個完美的引爆點。持續一個月的學生靜坐,全國各地發生串連,中南海出現了李鵬所代表的強硬派和趙紫陽所代表的懷柔派。

學生手無寸鐵不可怕,軍隊整整一個月在觀望該聽誰的,這才可怕。鄧小平是要賭上自己在軍中的實力,和懷柔派站一邊跟強硬派對幹,或是和強硬派站一起把學生幹掉?只有一件事很確定,拖得越久,鄧小平自己越有可能被幹掉!無論是被學運學生或被李鵬背後的勢力。

當年的學生是臨時性的聚合,民氣可用是沒錯,但廣場上的學生連管治北京市都成問題了,更別說是接管政權。鄧小平有毛澤東那種神格化的民間威望嗎?他能一聲令下喚起群眾追隨打倒黨、政體制嗎?特別是這群毛娃子初接觸西方民主自由洗禮,鄧小平自己都可能成為鬥爭的對象,他要冒險像毛澤東一樣再號召一次政治運動嗎?至此,鄧小平的合理選擇似乎已經很明顯了。

倘若鄧小平當年有絕對的威望,憾事就不會發生;倘若當年學生懂得做面子給趙紫陽,中國不只沒有64慘劇,說不定今天又是一番新氣象。這麼多倘若,都只是倘若,歎!

※64的血沒白流

現在不少人事後諸葛,用這20年中國大陸的飛速發展來反證當年鎮壓學生是對的,64學生是罪有應得。是這樣嗎?

鄧小平在64鎮壓之後,迅速指派江澤民接任總書記,並隔代指定胡錦濤接班,仍舊堅持改革開放政策;反觀這些強硬派李鵬、楊尚昆等並沒有撼動鄧小平地位,甚至沒排入接班序列中,是因為64事件而不孚眾望?或黨體制自然運作結果?再待個20年或許有更多文史資料可以證明。

再者,64之後儘管大量封鎖信息,但中共及鄧小平本人應當瞭解到,共產黨統治的威脅不再是外國的反動、反華勢力,而是國內的民變騷亂。中共一方面更積極地防範群眾事件,另一方面也專心以經濟發展籠絡人心,從此確定了共產黨的路線走向國民黨政黨輪替前的“開明專制”,就這點而言,當年學運的血沒有白流。

※平反64根本問題

20世紀以後資訊傳播無遠弗屆,統治者無法再像秦始皇般焚書坑儒來擦滅歷史,凡發生過的便不會被遺忘。我們唯一可以確認的是64一定會被大量、反覆地研究,並得到它應有的歷史定位。

平反之說,可以說是因64相關活動而被起訴/放逐者,一切公民權利的回復;也可以是共產黨的公開道歉、補償;更可以是追究當時下達並執行鎮壓命令者的政治或法律責任。

法律責任部份,有待大陸法律專家才能斷定。其餘道歉、恢復權利乃至死難者的慰撫金等等,都在中共現政權轉念之間而已。特別是共產黨現在比建政以來任何時期都更有自信心,統治權力更為穩固。

權力穩固從哪個地方看出?不只是金融海嘯後與美國平起平坐而已,更來自國家已經邁入制度化經營管理。去年512川震,溫家寶總理一怒摔鋼盔,對軍隊撂狠話,就可看出解放軍已經完全由黨控制,不再是某某元老、某某人的勢力,20年前鄧小平的困境已經不是新一代領導人的問題。

何以在信心高漲之際,共產黨不願對64展開一次全面而開放的探討?若說中共不把64當成問題,就不必每年一到64就如臨大敵般管制天安門廣場和網路言論;若說64問題無解,只能壓制,也太小覷了中共自己。

個人以為深入探討64,最後不免會會面臨到這樣的問題:當年的64悲劇可以避免嗎?可以防止類似的悲劇未來再發生嗎?而這兩個問題最終不免都會導引到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合理性。

※借鏡中國歷史

國民黨在台灣創造過輝煌的經濟奇蹟,但是再怎麼令人緬懷,最終還是失去執政權8年。經濟上的成功,導致人民要求的標準更高;過去的成功不保證永遠的執政,甚至可以說是過去的成功導致國民黨失去政權。

改革開放讓中國大陸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有可能發生貧富差距大到重新產生階級對立;也有可能讓更多人富起來,譬如說產生了5億的中產階級,此時的中國人民還會接受一黨專政嗎?

自古皇帝建立朝代莫不希望萬歲萬歲萬萬歲,但沒有一個朝代辦得到,同樣地,共產黨也辦不到。

如果說64事件能對中國有什麼啟發,莫過於:當中國民間部門力量茁壯、勃興到足以與共產黨抗衡,甚至超過黨的力量時,共產黨開始為政黨輪替做準備了嗎?

※個人的感想

經過20年,已經可以“儘量”客觀地分析事件,但再怎麼客觀,也無論當初的時空環境必定會導向武力鎮壓,個人還是無法接受任何政權對和平集會的人民開槍。

只希望經過20年的時空變遷,大家都能更寬容看待64不只是掌權者要對受害者寬容,同樣地,受害者本人及親屬也能寬容和寬恕。當然,我不是當事人,是沒資格置喙的;甚至,因為有64二字,可能也無法讓更多中國人看到這篇文章,我還是期待看到寬容。

從今天起,希望20年後,中國已然從64的糾纏中脫身。

人民力量組織 方正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833&aid=3484720
引用者清單(1)
2009/06/15 00:19 【cfang0606 的網誌】 20年後看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