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方總統競選辦公室
市長:方總統候選人的官方網站  副市長: 方正平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方總統競選辦公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反毒專欄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毒癮暗潮、全台洶湧
 瀏覽1,200|回應0推薦7

李仲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龍女CHANG, HSIU-FEN
sunism
高梁58度
方總統候選人的官方網站
方正平
Happybeggar
李仲于

作者:吳琬瑜、謝明玲、丁嘉琳(採訪)  出處:天下雜誌 405 2008/09

台北監獄技能訓練班裡,理著平頭、穿著白汗衫、藍褲子制服,腳踏藍白拖鞋,幾十名受刑人低著頭,專心地學裁切國民領的襯衫;隔壁的西點教室裡飄出陣陣核桃糕的香味,受刑人爭先將手上新出爐的鳳梨酥,熱烘烘地交到訪客手上。

這些人裡,有近四成是煙毒犯,而且他們的回監率高達八成。助長了台灣各地監獄人滿為患,二萬多的煙毒犯,也使台灣的每十萬人入獄者高達二五五人,比日本的四五人、韓國的一三五人高出甚多,僅次於美國的七百人。

監獄裡,估計有七成以上的人口是因吸毒和販毒,衍生殺、搶、偷等社會案件而入獄。

「各類犯罪中,毒品都扮演一種穿針引線的角色,」前警政署長,現任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說。

毒品,是治安沉痾的源頭。

犯罪學裡,常把毒品稱做萬惡淵藪。沒錢買毒的毒癮者,常迫於發癮的渴求與痛苦,衝動犯罪。以海洛因成癮者來說,一天的藥費就要五、六千元,很多人一個月花上二十萬稀鬆平常。

台大醫院雲林分院院長黃世傑自從到雲林工作後,看到很多毒癮患者偷電纜、偷水溝蓋,打破車窗偷錢,和家人要錢起爭執、傷害家人,只為了一點小錢買毒品。

查閱聯合新聞網電子資料庫,光在今年七月一個月,與毒品直接相關的新聞、或有毒品前科的社會新聞案件就有約九十五件,平均一天有三件。這尚不包括未經報導曝光或未遭逮捕的。

而去年年中大減刑後,一位更生人在毒癮發作時,將正在騎自行車的台大副教授謝煥儒痛毆致死,譁然的全國民眾才發現,原以為在他處黑暗角落的毒品問題,可能在你我身邊,隨時發生影響。

節節敗退的鴉片戰爭

台灣為毒品耗費的成本驚人。光吸毒者的戒治(包括勒戒所、戒治所與監獄),一年就要花五十一億,占法務部年度預算近五分之一,這還不包括調查局緝毒的預算,還有治安危害的社會成本,及衍生疾病的醫療成本。

一九九三年,甫上任的法務部長馬英九集結檢調警、海關全力緝毒,成為高喊「向毒品宣戰」的第一位法務部長。那時候,吸毒人口估計只不過將近十萬。

『反毒』這場戰爭非贏不可,而這也是一場長期才能見出勝負的抗爭,」馬英九在當時接受媒體訪問時說。

然而,台灣卻在這場長期抗戰中節節敗退。

時隔十五年,當時的「小馬哥」就任「馬總統」,但現在全台吸毒人口,據估計已升到二十萬到四十萬之間;也就是全台灣每約一百二十到六十人中,就有一人吸毒。

到底吸毒的人有多少?由於政府機構事權分散,無資訊整合,新上任的法務部長王清峰四處追問後承認,「這是一個黑數。只知道很嚴重。」

十五年來,台灣不曾用心檢視毒品問題的全貌,但這逐漸擴大的拼圖上,若正視任何一角透露出的訊息,都會感受到情況已急速惡化到必須立即行動。

前年,台灣查獲二○九公斤的海洛因,以每一次吸食十毫克計算,就可供近九成的台灣人吸食一次。

二○○一年,台灣K他命首度進入緝毒量排行榜前五名,五年後的二○○六年,這數字劇烈成長一一八倍。

去年,調查局、海巡署和警政署共破獲三十六座毒品製造工廠,更創下歷年之冠。

 毒潮引爆愛滋危機

毒品圈流傳著一句話「一日吸毒,終身戒毒」。當舊的成癮者難以戒除,新人又不斷加入吸毒圈,社會毒癮人口只有像不斷擴張的龍捲風,席捲各階層。

更令人擔心的是,台灣的毒癮問題交叉嚴重的愛滋病傳染。二○○五年,海洛因靜脈注射成為台灣愛滋病毒大流行的途徑,總新增愛滋人口比前一年暴增二.二倍,七成是吸毒者交互感染。毒品問題,成為蔓延全國的公衛問題。

「我們才忽然發現,『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區隔,其實其薄如紙,」國家衛生研究院精神醫學與藥物濫用研究組主任林克明說。

毒品漩渦更無孔不入地快速席捲年輕單純的孩子。

青少年最常使用的第三、四級毒品這幾年大舉入侵。以K他命來說,二○○一年它首次進入毒品緝獲量前五名;僅五年,就已經超越所有傳統毒品,成為二○○六年所有毒品查緝量第一名。

吸食人口年紀愈來愈下降。管制藥品管理局局長簡俊生曾驚訝地發現九歲國小學生用毒的案例,也曾聽過家長說,小孩和朋友講電話說母親節快到了,要買點「衣服」和「褲子」,還感到欣慰;卻沒想到他買的是K他命(褲子)和搖頭丸(衣服)。

毒品行銷E化,小孩有台電腦,就能連上毒品和毒品原料銷售的網頁,網頁上還有教導製造K他命的步驟;暑假年輕人經常流連的舞廳、夜店,更常是燈一打開,就盡是被倉皇丟在地上的搖頭丸。

搖頭丸七彩繽紛,甚至標著「LV」、「香奈兒」;或印上鑽石、星星、米老鼠圖案。教育部軍訓處處長王福林說,有學生拿著藥丸跟老師說這是感冒藥,老師也無從分辨。

從低階、不易成癮毒品開始吸食的年輕人,一不小心就會「升級」,沈淪昂貴而難戒除的一、二級毒品海洛因和安非他命,這就是犯罪學中所談的「門道理論」(Gateway Theory)。

但台灣目前對吸食K他命等三、四級毒品,並沒有任何法律處分。

吸毒人口年輕化

「現在的年輕吸毒者,幾乎就是未來成年的吸毒者,」新店戒治所所長,也是犯罪學博士張伯宏說。

從年輕就開始的毒品生涯,殘害的是精華的青壯時期。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任束連文就發現,毒品初犯年紀集中在二十到二十九歲;而毒品死亡個案,男性集中在三十七歲、女性則集中在三十三歲左右。

吸毒、販毒的案例,也從黑暗角落、社會邊緣人故事,成為一齣齣就在你我身邊真實上演的沈痛戲碼。

白領階級、純樸的農漁民和涉世未深的年輕女孩,都有可能染毒。

染毒的可能是走過身邊的白領上班族。在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二○○五年對於全國藥物濫用首次的大型調查中發現,月薪四萬元以上的人,使用毒品人口比月薪一萬五以下者,高出一.八倍。

阿洋是一家外商高科技公司的主任,因吸食海洛因進入看守所,觀察勒戒兩個月後,又被判定延長為一年的戒治。還沒轉入戒治期,就全身出現黃疸,緊急轉入台大醫院急診時,三十七歲,就爆發猛爆性肝炎過世。

阿洋還有個同鄉的高中同學是室內設計師。他月收入六到八萬,沒有人看得出他年輕時就開始吸食安非他命,後來也開始使用海洛因。雖然後來成功戒了毒,卻也花了上百萬、賣了車子,還得強迫自己與家人分開,遠走東莞重新開始。已經戒了四年的他,現在看到東莞街上有人兜售毒品,想到戒毒時全身發癢、流淚流涕無法控制的痛苦,還是恐懼得快步走開。

原來被認為純樸的農村,也不能倖免。

戴著細框眼鏡,看起來還有點像學生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精神科醫師簡意玲文靜瘦削。原來的她對精神分裂症、憂鬱症有興趣,從沒想過自己會和毒癮患者有關係。但後來,她調派雲林分院負責美沙冬門診。

美沙冬門診是針對海洛因患者的治療。聞來有點櫻桃味的的美沙冬其實是二級毒品,患者每天到醫院喝了定量的美沙冬後,就能緩解毒癮發作時的戒斷症狀,並減少感染罹患血液傳染疾病的機會,如C型肝炎、愛滋病。一天七、八十元的費用,相較於動輒上萬元的海洛因治療費,對患者及其家屬的經濟都是一大抒解。

每週有兩天早上,簡意玲在門診和毒癮者一對一碰面,了解他們喝下美沙冬後毒癮還會不會犯、有沒有副作用,劑量是不是剛好。

她一開始很害怕,以為自己會遇到凶神惡煞或牛鬼蛇神,或者刻滿刺青的黑道大哥;但當她開始門診,卻發現個案有當地賣滷味的小販、有種甘藷的農夫。

「我覺得這題目很重要。真的很想知道怎麼幫他們,」困惑而不忍的她對記者急切地說,甚至想和記者一同去拜訪毒癮個案。

一日吸毒,終身戒毒

年輕的女孩也可能因為再簡單不過的原因染毒。

穿著牛仔長裙和運動短上衣的小美有一雙美麗的眼睛,看起來就像天真爛漫的大學生。兩年前一次經痛,男朋友要她抽一口海洛因當止痛藥。

「我就抽一口,一口而已哦,身體就完全不會痛,輕飄飄的,」她都不知道,只吸一、二次就可能上癮。

小美曾試過私人診所療程;政府開辦美沙冬門診後,每天過了中午後,她也會到位於昆明街的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喝美沙冬。從邊門進去,上到三樓,天花板很低,狹長的走廊擠滿了二、三十位等候喝藥和門診的患者,許多人戴著安全帽不想被認出。突然間,兩名患者起了口角,三、四名警察馬上趕到,原來就狹小的空間顯得氣氛更加緊張。

儘管一直都在接受治療,才二十四歲的小美,卻好像已經認定一生都會和毒品為伍。事實上,不少人認為,美沙冬只是「替代」海洛因,儘管控制了愛滋人口,但一旦開始喝,就可能得一輩子都要喝,可能美沙冬都成癮了,還是沒戒掉海洛因。

「剛開始的時候都會想說,沒關係,我們自己可以控制得了,一定可以戒掉怎樣的。可是走到這邊來,就知道那不太可能,」小美說。美麗的眼睛裡,看不出是絕望還是認命。

毒癮犯抓了又放,放了又抓

毒品像是侵蝕社會的慢性病,台灣卻一直沒學會怎麼面對它。

「以前我們太強調對供給面的處理。所以認真查毒品,一直查、積極查,成效非常好,越查越多,」前法務部長施茂林說。過去重毒品的供給面,對毒品需求面的抑制卻沒有同等的重視,也就是如何讓舊的吸毒人口戒毒、以及加強拒毒宣導,減少新人加入。

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也發現,過去毒癮犯只是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很多基層的警察對這樣的現象充滿挫敗感。

而很多毒癮者想戒毒,卻不知道到哪裡找資源、該怎麼跳出來。

阿洋吸食海洛因時,遍尋不著協助,只能忍著毒癮發作時強烈嘔吐,拿自己去撞牆壁。最後他受不了,只有打了針後,把車橫在派出所門前,車窗車門全部打開,手上還拿著針頭,要求被抓,以最極端的方式,求得一個解脫。

現存的戒治途徑,成效也不明顯。

從一九九三年開始,毒癮患者的再犯率就節節升高,從一九九三的二三%升到去年的七五%。也就是說,走出矯治機構的四個人當中,就有三個人會再回來。

「台灣在毒癮戒除工作上,說真心話,就是沒有效果,」法務部長王清峰七月中出席一場海洛因防制座談會時直言不諱。

自謙是外行人的她上任三個月以來,努力學習相關知識,發現毒癮戒除問題的關鍵,和她過去專注努力的性侵害案件很類似,在於有沒有「包裹式(Package)的服務」,也就是後段家庭和就業等更生系統的銜接。很多毒癮者和家庭嚴重疏離,出獄了也沒有社會和家庭的保護傘,避免再陷入毒癮泥淖。

因此,獄所流行這樣的笑話:收容較多毒品犯監獄附近的雜貨店,刑警如果要業績,就到那裡等。因為人犯出來了,就在那裡打電路聯絡藥頭。出獄後沒人接他,能去哪裡?只有找以前的同伴。

而如果自行到醫院戒毒,住院七到十天就要三萬元,原來就經濟困窘的毒癮者很難負擔;而且只除「身癮」沒除「心癮」的結果是,走出醫院大門的第一天,就又回去找藥頭。

「到底是毒品可怕?還是空虛可怕?」去年香港導演爾冬陞拍的毒品寫實電影「門徒」中,飾演警察臥底於販毒集團的吳彥祖,貫穿電影最初和最後,都問了這句台詞。

不只緝毒,更要戒毒

美沙冬門診開始後,也有民間團體注意到,要讓這批過去都隱身在黑暗角落的人,找到銜接的下一步。「接下來做的東西,社會層面的supporting system(支持系統)要出來。好不容易有些力量出來了,很多配套應該來做,」希望工作坊負責人陳宜民說。

希望工作坊派出社工人員到美沙冬門診進行團體諮商,找出想改變、要找工作的毒癮者,為他們申請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幫助他再進入社會。也有許多宗教團體投入,協助戒毒工作。

這幾年,政府機關的思維也有很大的改變,從只關注「緝毒」,轉而平衡重點到「反毒」和「戒毒」。四月初,立法院更三讀通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的第二十四條修正案,正式將美沙冬治療法制化。海洛因毒癮犯在美沙冬治療期間,可得緩起訴處分。

吸毒者,在台灣被視為腦部受到侵害的病人。只是,吸毒者愈治愈多,對社會造成的傷害愈來愈大,因毒犯罪的新聞也天天佔據版面。

「我們知道問題很嚴重,」王清峰說,「但問題不用掩蓋,我們要攤在陽光下透明,共同面對和解決。」

毒品漩渦席捲你我。十五年後,對毒品的長期抗戰,現在才要重新起跑。         

醫學觀點—毒為何易成癮,又戒不掉?

毒品最可怕的,是會「綁架」腦中的酬償中樞(reward center),讓酬償的因果關係被扭曲。

台北市立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任束連文舉例,譬如認真唸書考第一名,為了上台領獎,很快樂。所以行為上,人會努力唸書,以能上台領獎;可是如果施打毒品就能有同樣的快樂,就不用努力唸書了。

成癮性最高的毒品如海洛因,甚至可能打一、兩次就會成癮。成癮後會產生耐受性,造成需要更大量的藥物,才能得到同樣的效果;否則就會造成身體和心理的痛苦。「因此大部分的人一上癮之後,不是為了追求快樂,而是為了避免戒斷的痛苦才會繼續,」國家衛生研究院副院長何英剛表示。

更可怕的是,研究已經指出,長期使用藥物會讓報償系統的構造與功能發生變化,這會讓成癮者在停藥後數年甚至數十年後仍回頭用藥,就像電腦檔案「建檔」,一搜尋關鍵字就會出來一樣,極淺的動機與勾子就足以讓他們重蹈覆轍。

「記憶的系統已經被改變,所以好幾年好像完全好了,但有時情境一來,不知不覺就覺得突然間很想要用藥,」國家衛生研究院精神醫學與藥物濫用研究組主任林克明說。因此,毒癮者在矯正機構內裡不太會分派到廚房,因為看到味素、味精、麵粉,都容易聯想起吸毒的情境,而有再使用的衝動。---------------------------------------------------------

販毒者  為暴利鋌而走險

販毒者,可能就是四周看來正常的一般人。

海巡署署長游乾賜發現走私方法日新月異,檢警也發現,這幾年,藥頭或毒梟開始以重利誘惑沒有前科或沒有基本法律概念的醫生、學生、台商運送毒品。

「不是有前科的人才會販毒,沒前科的販毒才不容易被查到,」調查局緝毒中心專家說,「現在的販毒走私,是『百家爭鳴』。」

前年,檢警掀開一批進口車的底盤,竟發現裡面夾藏了兩百五十公斤、市價上億的K他命。背後主導者是坐擁千萬豪宅、土城市的耳鼻喉科醫生羅仕嘉。因為想成為德系名車Smart的專屬代理商,他在被捕的時候竟說,因此「想變得更有錢」。

這幾年,往來大陸、東南亞的台商也常被吸收,為利鋌而走險。

台商一來對東南亞、大陸情勢夠瞭解,也能和當地販毒集團搭上線;二來沒有販毒背景,是販毒集團最喜歡吸收的低風險運毒者。警察大學校長侯友宜觀察,生意不順的台商,最容易被吸收。

八月初,一名三十二歲、大學畢業的台商因為在珠海經營泡沫紅茶店失敗,因為用錢孔急,被販毒集團以二十萬的代價,誘惑從珠海挾帶了兩公斤的安非他命闖關,被判八年半。

○四年,味丹第三代企業少東楊世銘藉在越南做生意之便,用一包包的小章魚裡面挾帶價值八億的海洛因磚回國,從高雄漁港上岸,準備運送到林口再用大量的水沖章魚,把海洛因取出來。結果楊世銘被抓,判了無期徒刑,雲林家鄉父老都不敢置信。

過去由香港黑幫轉手進台灣的毒品,現在很多都跳過香港,由台灣人直接到金三角、大陸東南省份提貨。

愛滋專家、陽明大學教授陳宜民觀察九五年的毒癮愛滋大爆發,發現引起這次愛滋大流行的新病毒,就是曾在廣西、香港出現過的愛滋病毒,和毒品傳輸路線高度相關。

一個在台灣最早出現的毒癮愛滋個案在台南告訴陳宜民,他曾經到雲南吸毒,因為「大陸毒品比泡沫紅茶還便宜」,而且那邊毒品質純、價格又低,如果能成功帶回來,就是一本萬利。(文/謝明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833&aid=3036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