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WEeeeeeeeeARt仁彩
市長:寶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高中職【WEeeeeeeeeARt仁彩】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開心愉快的 :)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花葬 
 瀏覽1,150|回應1推薦0

gotocm2000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超喜歡恐怖故事說.可是每次都怕到晚上睡不著..

話說最近不知道為甚麼常常覺得心跳的很快.真的很可怕

加上之前不知道為甚麼.我站起來的時候裙子已經在小腿上面了

好險那時候是國防課都沒有人發現(應該.而且燈暗暗的)

說到這我覺得打字的時候也有點可怕

有時候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他卻一直不改

真的很令人感到不悅特別是

有時候打錯到有點不高興那個英半還要出來參一咖

你們可以理解嗎?有時候半夜我想要打字或幹嘛之類的

會出現一些恐佈的字眼

舉例.

我明明想打的是使人...他卻一直已為是死人.(當然我知道使要捲舌這只是舉例

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我在沒有捲舌的那一列瘋狂的找嗎..我可沒有喔.)

想快點多打幾個字讓他變回來

就狂按Shift可是卻怎麼都打不出中文

還有一次阿我去找美惠老師時在我轉身要離開時

他竟然說:"ㄟ....那個美云等一下...!"

老師你會不會太殘忍...難道有了美云就沒有我了嗎.....

節約能源也不是這個省法...

....嗯.

那就回歸正題吧我只是想轉貼個恐怖故事充實一下仁彩的內容

沒想到前言就打了這麼多.其實在

"我超喜歡恐怖故事說.可是每次都怕到晚上睡不著..

話說最近不知道為甚麼常常覺得心跳的很快.真的很可怕......"都還滿可愛的說

我想因為看了標題而點進來的人大概在看到第3行就覺得我是白痴就把他關掉了吧

哈哈..

《花葬 上篇》

  清晨的空氣醒在淡淡的茉莉花香中,某村鐵路巷的人們在驚訝中紛紛醒了過來,街頭巷尾的人全聚在一起,三姑六婆的討論著今天的不尋常。

  「哪來的茉莉花香味?」有一個婦人率先提出疑問。

  「我們這裡根本沒有茉莉花!」另一個聲音嚷了起來。

  「拜託!現在咱們這個莊仔正在大鬧旱災,三年了,一滴雨水攏無,很多植物攏嘛乾死了,連石頭縫中要蹦出一叢雜草都很難,更何況是一株茉莉花?」說話的是一胖婦人,夾雜著一點台灣國語,沒仔細聽還聽不太懂。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原本寧靜的清晨氣氛炒的熱絡起來,卻仍舊歸納不出什麼結論。放眼望去,整個鐵路巷頭至尾乾裂的土地上,真的連棵雜草的影子都看不見,柏油路面都被太陽照的冒出熱氣。那麼,到底打哪來的茉莉花?眾人不禁納悶起來。

  「我知道!是小茉姊姊回來了!」一個童稚的聲音在眾人沉默的片刻突然響起,語出驚人的,讓眾人的臉瞬間變的慘白。

  「露露!你麥歐北共,囝仔郎烏耳抹嘴,你愛知歐北說話是會打屁屁的……」說話台灣國語的胖婦人一把揪住她的孫子,慘白的臉努力的想對其他人擠出歉疚的神色,怎奈有點徒勞無功。

  「真的啦!我才沒有亂說話!昨晚,小茉姊姊有說要回來看我們呢!我好高興喔!還以為她在騙我,沒想到是真的,她沒說謊。」名喚露露的小男孩,拼命掙脫他阿媽的牽制,率先往前跑去。

  「如果不信,可以到阿柿阿媽的房子去看看,小茉姊姊說要回那裡的……」他邊跑還邊回頭的叫喊。

  「喂……露露啊!你嘎哇蹬來!那邊毋通過去啦!」胖婦人的臉由白開始轉綠,因為她孫子跑的方向,正是阿柿的家。只是,阿柿早在三年前就已死去,獨自死在那棟孤零零的房子內。

  她死後將近一星期才被人發現,發現的原因,還是因為她家附近每到深夜就會閃爍著不尋常的青光,眾人驚覺不對勁才鼓起勇氣一起到她家找她的,沒想到……

  這是一股眾人不願想起,也很有默契避免提及的往事。若不是今天的氣氛太不尋常,以及小男孩無心的說出,她們也許早就遺忘了此事。

  故事的起頭要追溯回幾十年前,當她們和阿柿還是十七、八歲,亭亭玉立的少女時期……

  當時的阿柿是村中公認的大美人,自十三、四歲開始就有少年仔猛追她,但她一概看不上眼;直到十八歲那年,竟發生了她與鄰村的男孩發生不尋常的曖昧關係,進而未婚懷孕的大醜聞。當時造成多大的轟動啊!阿柿的父母親因而在這個村中抬不起頭來,尤其在他們這條鐵路巷中,更是街頭巷尾傳的難聽至極……

  因為承受不了過大的壓力,阿柿他們兩人於是相約私奔至大城市,過著沒有人指指點點,品頭論足的自在生活,從此,也就沒了他們的消息。

  關於阿柿的流言,也就在一年一年流逝的時光中,逐漸淡去,也只有在茶餘飯後,大家閒聊時才會把它當成笑話的偶爾提及。

  直到十五年後的某一天,阿柿突然帶著年僅十五歲的女兒回到村子,一切過往的風風雨雨才又重新被翻出來大肆炒作,而且有更大的規模。

  流言總是無中生有的,所謂「三張女人嘴,造就一座菜市場」,大家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欲罷不能──有人說阿柿前後共生五六個兒女,但都不幸夭折,只剩下大女兒存活;有人說那個男人賺了許多錢開始花天酒地,在外面愛上了一名酒家女,於是拋棄了阿柿母女……總之,版本紛雜,也沒有證據求得誰對誰錯,反正就是男人拋棄了阿柿,孤苦無依的阿柿於是才又帶著女兒回村子的老家居住,至少還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但,有家可歸又如何?阿柿和女兒在村中一直抬不起頭來,一直受村人的冷言冷語,更甚者連阿柿自己的女兒也輕視她,說當初阿柿若沒生下她,也不會害得她落到這種沒臉見人的地步。

  阿柿的女兒名喚采秀,和年輕的阿柿一樣是個大美人,所以很容易引來年輕小夥子的注意,但,他們通常也只是「遠觀而不敢褻焉」,畢竟,采秀不是個出身正規好人家的女兒,他們的父母不會答應讓采秀進他們家門的,說會褻瀆了自家祖先。

  於是,采秀的青春年華就這樣蹉跎了大半,她好恨她母親阿柿,甚至一度有想逃離這個村子的念頭。直到二十歲那年,一外地來的年輕人來此地投宿,瘋狂的和采秀相戀,他知道了采秀的情況後,不斷的慫恿采秀和他私奔,還說若采秀繼續留在這個村子,肯定鬱鬱而終的……

  愛一個人是盲目的,於是采秀收拾了些簡單的行李和那男子趕搭夜車離開了村子,只留下簡單的幾個字,說她找到她的幸福,她不會再回來了,也不會重蹈母親的覆轍,她會和這男人結婚,生下他們的小孩,有他們溫暖的家……

  因采秀製造出來的第二的私奔事件,在阿柿身上又掀起了另一波話題,她更是沒臉出家門,終日以淚洗面……

  「哎呀!歹竹出歹筍喔!」

  「有其母必有其女啦!」

  「上樑不正下樑歪啦!」

  「……」

  當阿柿真正身為人母時,才終於體會到當初害她父母蒙羞以至在村中沒有臉見人,原來是一件非常不孝的事,心中的難受不是簡單的文字三兩筆就能帶過的。那時候有聽說父母已離開村子,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健在?

《花葬 中篇》

  約莫又過了三年,原本即將平息的事件,又因一外地來的中年婦人而引起了騷動。那婦人抱了一個襁褓中的嬰兒來找阿柿,說是有人棄之在她家門口,還留了一筆錢及一封長信,她於是才照著信上的地址找到此地來,似乎,這嬰兒是阿柿的孫女……

  原來,那男人在玩膩了采秀的身子後便棄她而去,甚至,那男人還隱瞞了早已有家室的事實。彷彿晴天霹靂般,采秀哭的死去活來,但仍於事無補。更糟的是,她竟然發現自己懷孕了!本想以此作為威脅要他負責的藉口,無奈他死都不承認他認識采秀,還將她趕了出去。走投無路的她,於是只能選擇先拿掉孩子,她不願生下來的孩子將來和自己一樣讓人瞧不起。

  她找到一家工廠,自食其力的存了一些錢,溫飽她的三餐及每月的房租。不久,工廠的主管喜歡上她,說要納她為妾;有了上回的教訓,她對任何男人一律敬而遠之,不再相信任何甜言蜜語。但,他一再對她示好,一再向她保證他是與眾不同的,甚至在一次大型聚會中她喝醉了酒,由他單獨送她回家照顧了一夜也沒有亂來,於是,她開始相信這個男人對她是真心的,接著,她不再排斥他的追求,最後,他們也開始了肉體的親密關係……

  意外的發現,懷孕是四個月後的事了,她告訴他,他只是愣了一下,而後便安排她離職,並買了一些補品要她安養身子,還答應說馬上要辦理結婚手續。她陶醉在甜蜜的幸福中,直到時間一過便是兩個月,待她驚覺不對勁再去找他時,竟發現廠址已遷移,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留下……原來,她又被騙了!被騙的十分徹底!而六個月大的孩子,也不能再冒險拿掉,她這次只能選擇生下這個無辜的小生命。

  她對人生已失去了活下的信心,於是她選擇放棄生命。她希望阿柿在看完這封信後,能幫她撫養這個孩子,還有,她對不起阿柿,她希望阿柿能原諒她的無知。

  看完信的阿柿,早已經淚流滿面了。瞧著懷中睡的正香甜的小嬰兒,她不禁要怨嘆著老天,為何對她總是那樣的不公平?難道,這是對她的報應嗎?報應她當初對父母的不孝?

  阿柿獨自扶養了這個小嬰兒五年,並因庭院種滿了茉莉花而替她取名為小茉。小茉自小就非常活潑,討人喜愛,連皆不甚喜愛阿柿的鄰居,對這天真無邪的小茉,根本擺不出臉色。而且,也管不住同年齡的孩子,會玩在一起的天性,索性的也只能放任而去;但,每當看到阿柿自家門走出,便會故意喝令自家小孩回家洗澡吃飯。阿柿一直都知道她們是故意的,她只能心疼著什麼事都不知道的小茉。

  小茉真如其名,也非常喜愛茉莉花。每當晨昏,總會看她小小的身影,提著和她相較下,顯得有點過大的水桶,穿梭在茉莉花叢間。院中的茉莉花因為有她的細心照料,長的又高大又漂亮,油綠的葉叢中泛著點點白光,煞是好看。而且香味蔓延在大街小巷,清香的空氣讓人聞了也跟著清爽舒服了起來。

  小茉最喜歡穿著白色的洋裝,烏黑的長髮在風中飄揚,像隻美麗的花蝴蝶,飛舞在茉莉花叢間。同年紀的小孩都非常喜歡她,尤其小男孩,背地裡常為了她的事而爭風吃醋,還大打出手……

  美麗的女人,永遠都是萬惡的根源,即使在她還很小的時候……

  小茉成為阿柿的唯一親人,也是阿柿的一切生活重心,看著小茉一天一天的成長,也一天一天的越來越漂亮。阿柿她不知道高興還是擔憂,她現在只能由衷祈求上天,饒過小茉吧!她這輩子受的折磨已經夠多了,她相信她已沒有力氣再受任何的打擊。

  生命的轉輪怎麼運行,不是一般人所能操縱,就像風中的殘燭何時會熄滅,也沒有人會曉得。快樂的時光總是不長久,阿柿的命運彷彿注定就是那麼不順遂……翌年,死神的鐮刀無情的砍了下來,小茉慘死於酒後駕駛者的車輪下。那時她正和一群小孩子在巷口玩耍,猛然發現一輛車子,像失控野馬般的衝進巷子內,她來不及警告,只能快速的將同伴推開,自己卻因躲避不及而……

  她的血濺上了攀出圍牆的茉莉花,紅花綠葉,顯得有點對比分明。一隻漂亮的花蝴蝶,從此香消玉殞……

  阿柿哭得死去活來,甚至還幾度暈厥。巷中的人因小茉的勇敢犧牲,救了自家的孩子而不好意思再對阿柿冷言冷語,於是紛紛抱著複雜的心情,想登門安慰並說些什麼。但阿柿一概將她們轟出大門拒不見客,連來做筆錄的警察,也難逃「請吃掃把」的「禮遇」。後來,還是大伙兒東拼西湊的才完成了作筆錄的工作。

  阿柿的脾氣變的陰沉暴躁、起伏不定,每到深夜總會由她屋裡傳來一陣陣的哀淒的哭聲,聞者不得不為之心寒……

  就連不知情的人,若在這下了火車經過此巷時,聽到泣音無不是雞皮疙瘩掉滿地,還以為這棟房子在鬧鬼呢!

  阿柿不久生了一場大病,幾乎無法下榻而行。懷抱著歉意的人家,會好心的送來藥品和補品,但她仍一律拒絕。她撐著身體勉強坐直了起來,冷然的說著:「為什麼妳們不再東家長西家短的了?為什麼不再說這一切,都是我當年自作孽不可活的後果?再說啊?怎麼不說了?就因為小茉救了妳們的孩子,妳們就不好意思了嗎?少假惺惺了!別以為這樣做,能彌補些什麼!妳們還是一直看不起我,不是嗎?我寧可病死,也用不著妳們的假好心……出去!通通給我出去!」

  阿柿自己熬草藥,病情時好時壞的拖了一年多,但因整日足不出戶,再加上鬱鬱寡歡的,又過了一年,終於不治死亡。

  沒人知道她何時死的,只知發現後的法醫推斷,應該死亡有一星期之久了。但,很奇怪的,她的屍體竟完全沒有腐爛的跡象,面容彷彿睡著了那般的安祥,令人不可思議,更令人毛骨悚然了起來……

  眾人將她的屍體抬出屋外,在警察確認沒有他殺的嫌疑、純屬自然死亡後,便封了這間房子,不許任何人進出。很多人都沒發現,她躺著的地板上,刻了些歪歪斜斜的字,沒有人注意到……
《花葬 下篇》

  「露露啊!嘎哇蹬來啦!」胖婦人追上她的孫子,在幾乎要捉住他的同時,她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阿柿家的院子,居然開滿了茉莉花?一株株鮮翠欲滴的茉莉花叢,像在宣告著什麼似的,在艷陽下恣意的展現她的容顏。尾隨而來的眾人,也無一不看傻了眼,全愣在當場。雙腳就像被釘住了似的動彈不得。

  這是什麼時後發生的事?有人在惡作劇嗎?要不,為何乾旱了三年的土地,還能長出這麼茂盛的茉莉花?

  露露小小的身影已奔進大門,那腐朽的木門上,封條有剛被撕下的新痕跡。眾人面面相覷,汗毛皆豎直了起來,有人已經開始冒冷汗……

  難不成……難不成,露露所說的「小茉回來了」,是真的?但,小茉死有五年之久了,怎麼可能起死回生?這又不是神話故事……

  「露露啊!你緊出來啦!這間厝抹清棄啦!」胖婦人在木門外擔心的伸長了脖子,拼命往屋內望去。但,很奇怪的,原本該是雜草叢生的庭院,怎現下是如此的整潔乾淨?就好像從前小茉還活著的時候,拿著一支過大的掃帚,努力的打掃庭院一般……

  「阿媽!阿媽!快來看啦!我們村子的旱災,是阿柿阿媽下的詛咒。」露露趴在地板上喊著,木製的地板雖破舊,卻被擦的一塵不染。房間的四周也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窗戶被推開來,陽光斜斜的射了進來。一室明亮,不似先前印象中的陰沉;吹進屋內的風是涼的,帶有清淡的茉莉花香味,不再是悶熱難耐的熱風。

  一干人小心翼翼的走進,這曾經彷若夢魘般存在他們心中的不祥房子,一瞬間,她們有掉入歷史洪流的錯覺……

  找到露露所在的房間,沒有人敢再往前踏出一步,因為,那正是阿柿死去的地方。

  「露露!那裡……緊過來,毋通趴地那……」胖婦人神經質的輕嚷著,牙齒都打著顫兒。她沒膽在此大聲造次,心中的那抹疙瘩仍在,怕驚動阿柿及小茉的亡魂。

  因為,村中人後來決定將她們的骨灰移回,讓她們能長眠於此。

  「阿媽!妳來看啦!這『除非』的後面,是不是還有字啊?看不清楚啦!如果知道的話,搞不好旱災就能解除了。」露露拼了命摩擦地板,還一邊呵著氣。

  胖婦人遲疑的看看週遭的人,大家都用一種鼓勵的眼神看著她。眾命難為,她只好一邊嘴中念著阿彌陀佛,一邊在胸前不斷畫十字架,一步一步像赴戰場般抱著慷慨就義的神情。

  露露的心是純潔的,而胖婦人和其他人的心,早已駐進魔鬼,所以她無法坦然自在的處在這屋子中。

  或許,當年的愧疚與不安,仍清晰的烙印在心中吧!因為,露露也是那場車禍發生時,和小茉玩在一起的小孩。他尚不大會走路,小茉可能因無法推開他,於是當撞擊聲響起,大家皆衝出家門時,露露正從小茉的懷中爬了出來,哭得非常傷心。小茉用她的生命,換得露露的毫髮無傷,若不是小茉,死的是露露……

  胖婦人走近後,露露指給她看……

  我恨我的命運……

  我詛咒這個村莊……

  未來不久的日子裡……

  將會發生一些可怕的變化……

  除非……除非……

  ……

  胖婦人看的膽戰心驚,冷汗直流。站在房門口的眾人,也感染了她的氣氛,開始不安的有隨時準備逃跑的動作。

  「除非……」的後面尚有些不甚清楚的字,她瞪大眼拼命想瞧出些端睨。在一個揉眼後,奇蹟似的,字慢慢浮現出來……

  除非……除非……

  小──茉──回──來

  「小茉回來!」

  「小茉回來?」

  露露與胖婦人同聲叫出,一則興奮,一則驚恐。

  小茉雖是露露的救命恩人,胖婦人的確也是心存感激,但畢竟小茉已死了,她可不希望見到小茉化身為鬼,要她親口道謝吧?

  眾人被她們祖孫兩一喊,當下沒命似的拔腿就往外衝。

  「喂……」胖婦人直嚷嚷著,但沒有人肯回頭搭理她一句。

  突然,胖婦人抬頭看見牆上被風吹動的舊日曆,猛然想起今天是六月十五日!不會吧?今天……今天……

  今天正好是小茉死亡的五週年忌日,而也正是阿柿死亡的三週年忌日,沒仔細去記它,原來小茉和阿柿竟是同月同日死啊!

  難不成,小茉的亡魂真的回來了?
  那麼,是不是意味著這場長達三年的旱災,就要結束了?

  「轟隆……」遠方的天空響起了一記悶雷聲,彷彿呼應胖婦人似的。

  「阿媽!天空的雲變多了耶!天也轉暗了,可能會下雨喔!」露露看著窗外興奮的大喊,「阿柿阿媽的詛咒結束了!小茉姊姊回來救我們了!就像那時候……她救了我一樣……」露露的聲音,沒由來著沉默了下來……

  胖婦人嚇了一跳,她一直以為年幼的露露,根本不記得有過這麼一回事,原來他從不提及並不代表他早已遺忘。幼小的他,當年的哭泣,是為了小茉而哭,而非自身受到驚嚇。原來,他的內心深處,竟隱忍了這麼大的傷痛……

  「露露……」胖婦人喚他,露露回過頭,兩行清淚已掛上雙頰。

  「阿媽!」露露奔進胖婦人懷中,她心疼的擁緊露露。這幾年來,露露從不曾哭過,今天……今天竟……

  「小茉姊姊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我能感受的到……她要阿柿阿媽別生氣了,原諒我們了……」露露開始嚎啕大哭,而窗外,正好也一滴滴的下起了雨。先是小雨,接著是傾盆大雨。

  才一踏出阿柿家的眾人,聽到雷聲驚訝不已,紛紛抬起頭來看天。不久,豆大般的雨珠打在身上,很痛,但感覺好好……三年了!第一次淋到雨。

  更多人衝出屋外,像瘋了似的任大雨拼命的狂澆身上。

  「下雨了耶!」

  「下雨了!」

  「哇……」

  「……」

  乾裂的土地慢慢回復濕潤,像魔法般的,地面開始冒出青色的草芽,並拉高長大。枯死的樹木也發出了嫩芽,過沒多久,茂盛翠綠的樹綴滿了沿路的巷道。百花也在瞬間齊開放,尤其是茉莉花,不只阿柿家的庭院裡有,整條鐵路巷全見著它的蹤影。

  淡淡的花香……

  「小茉姊姊,她就是那些茉莉花呀!」胖婦人牽著露露嫩稚的手,一起從阿柿家走了出來。然而,露露也用著他嫩稚的手,指著開滿街巷的茉莉花,對胖婦人說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472&aid=3055997
 回應文章
推薦0


lavi7911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茉稍微讓我聯想到小默

不過阿...

有點可怕的感覺..

八卦造就的悲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8472&aid=308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