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泛綠網友聯誼會
市長:吱吱喳喳  副市長: K. K. Taiwan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泛綠網友聯誼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今年中國企業違約創紀錄 達1300億元人民幣
 瀏覽1,218|回應7推薦4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搞甚麼飛機?
馬屁
真实
倩倩花瓜

今年中國企業違約創紀錄 達1300億元人民幣

2019-12-27 13:38

中國企業違約規模在今年底已達1300億元人民幣,打破去年1220億元人民幣的紀錄。(資料照,法新社)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企業違約規模今年飆至新高,根據彭博數據,在今年底已達1300億元人民幣,打破去年1220億元人民幣的紀錄,外界關注,中國政府要如何制定政策,來應對這些大型民營和國有企業越來越嚴重的財務危機。

《金融時報》報導,中國化工、紡織等行業的領軍企業,在近幾年一直有著財務壓力,除了民營企業外,中國各地方政府控制的國有企業和集團在今年也面對前所未有的財務壓力。近期,天津物產集團(Tewoo)的違約衝擊市場,一些投資人對此感到震驚,因為他們以為這種高知名的國有企業,會獲得當局的全力支持。

民營部門的違約主要是在嚴重依賴影子銀行融資的企業中,過去2年時間,該領域的信貸管道明顯緊縮。惠譽(Fitch)聯席董事張榕容(Rowena Chang)本月在報告中稱,實力較弱的影子銀行融資管道減少,可能導致信貸事件和違約增加,特別是再增長放緩背景下,私人企業狀況恐特別嚴重。

中國今年越來越多大型企業出現國內債違約,在過去5年內迅速擴張,像是2017年在美國開設甲醇工廠的山東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之一,而山東如意(Shandong Ruyi)雖然避免了本月中3.45億美元的債務違約,但公司仍難以管理2015年至2018年間的巨額債務。

專家們目前關注中國當局將在新的1年給予國企多少支持?獨立研究機構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萊特(Logan Wright)和艾倫(Allen Feng)本月在報告直言。中國地方政府官員可能盼望明年會有針對地方債的新救助,但目前的債務水準實在太高了。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02190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05483
 回應文章
中國企業又多了1300億元人民幣的爛債
推薦0


馬可仕很無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習皇帝功業驚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971660
習地稱帝
推薦1


咪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馬圓圓

中國好慘

比八國聯軍 庚子賠款還慘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959997
服務業受打擊 中國失業狀況恐比SARS時期嚴重
推薦0


綠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武漢肺炎》服務業受打擊 中國失業狀況恐比SARS時期嚴重

2020-01-31 20:27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中國服務業中眾多中小企業,已為應付疫情而無限期暫停營運,其收入恐因此降低,並導致租金等支出壓力上升,在中國經濟依賴國內消費,和服務業佔該國就業人口超過一半的狀況下,武漢肺炎對失業人口數的衝擊,恐比SARS時期更嚴重。(歐新社)

〔財經頻道/綜合報導〕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專家估計,中國第一季GDP和上季相比最慘恐將減半,中國服務業中眾多中小企業,則已為應付疫情而無限期暫停營運,其收入恐因此降低,並導致租金等支出壓力上升,在中國經濟依賴國內消費,和服務業佔該國就業人口超過一半的狀況下,武漢肺炎對失業人口數的衝擊,恐比SARS時期更嚴重。

《南華早報》今(31)報導,武漢肺炎疫情恐加劇中國的失業率。報導指出,在2003年的SARS期間,中國的就業人口中,服務業僅佔29%,但該數據在2019年,因中國經濟更依賴國內消費,而增長至超過一半。且在SARS疫情最嚴重的時期,中國約有800萬人失業,但隨著中國產業向服務業轉向,新興的網路叫車、送貨等服務,吸收了許多因產業結構調整而失業的年輕勞工。

據報導,武漢肺炎對失業人口數的衝擊,恐比SARS時期更嚴重,原因除春節假期因應疫情而延長,使服務業承受收入降低、假期工資上漲、租金負擔增加等壓力外,也包括中國的就業情勢,在疫情報發前就很脆弱。如中國當前出於未付薪資的勞資糾紛,和消費者糾紛皆日益增加,據《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CLB),2014年至2019年間,服務業和零售業勞工的抗議活動,在中國所有勞工抗議活動中的比例,從9.7%升至23%,同時工廠工人抗議的比例,從41%降至不足15%。

CLB指出,中國服務和零售業的勞工薪水通常較低、工時較長,且突然失業的風險也高。據CLB數據,去年中國各地至少發生40起勞方議活動,其中大部分的案情為健身房關閉後未付工資,而勞方抗議活動在2018年為15起、2015年僅為1起。另據公司註冊數,去年中國約有1.2萬個補習中心關閉。

除了服務業,甚至中國職業足球運動員,也在去年就未付工資發起抗議,如中國足球甲級、乙級聯賽有多支球隊發生欠薪問題,其中乙級聯賽的保定容大足球俱樂部,約已欠薪9個月。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05382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95892
稱帝崛起元年
推薦1


馬家為甚麼都是美國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俞ck

歷代昏君都差不多一個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08681
2020:撞向中國經濟的「灰犀牛」
推薦3


俞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馬家為甚麼都是美國人?
人間有情
真实

2020:撞向中國經濟的「灰犀牛」

z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在中國西南省份貴州獨山縣影山鎮,一座「天下第一水司樓」高99米,屹立在群山間毫不遜色。

今年6月,新華社記者還用無人機航拍水司樓,稱其為「水族人民的文化符號和智慧的象徵」。僅僅兩個月後,中國紀檢監察報通報了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被免職,他主導的這座水司樓立刻被批評為「形象工程、政績工程」。輿論風向隨之急轉,「天下第一水司樓」成了「天下第一爛尾樓」。

這座樓背後的發展邏輯也令人咋舌,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人民幣10億元,潘志立卻瘋狂舉債投資打造大型景區和高爾夫球場,被免職時留下400億債務,大部分債務年利息超過10%。這意味著獨山縣即使每年把所有財政收入用來還債,還不夠償還利息。

水司樓背後隱藏的舉債發展邏輯,似乎成了中國宏觀經濟在微觀層面的一個極端表徵。

圖片版權XINHUAImage caption"天下第一水司樓"是全木質框架榫卯結構建築,申請了三項吉尼斯世界紀錄。而獨山縣是中國的國家級貧困縣。

中國經濟高速發展40年後累積了不少問題,債務尤甚。因此每到歲末年終,很多西方經濟學家都會發出唱衰之聲。但每次卻不得不承認低估了中國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手段和調控能力。

然而這並不妨礙他們在下一年繼續唱衰,因為中國經濟的隱疾並未消除,甚至有所加重,只是遲遲未爆發。

2019年即將過去,懸而未決的問題始終沒變;2020年,中國經濟會擺脫陰霾,還是碰壁擱淺?

衝向中國的「灰犀牛」

「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今年伊始,這句話流行於中文互聯網。有人說,它挑明瞭中國經濟潛藏的重大危機;反駁者認為,這是用文字遊戲來販賣焦慮。

今年將盡,這句話的前半句似乎已成為現實。

年初,中國的官方媒體組織了一場以「預見未來」為主題的影響力峰會。曾任中金公司CEO的前中國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卻給出了令人不安的「預見」。

「現在投資的規模非常大,在建工程175萬億,這還是2016年的數字。這170多萬億是什麼意思?是當年GDP的2.3倍左右。這個數字在2002年的時候是1.1倍。這個比例太大了。」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張茉楠曾撰文表示,中國投資的迅速增長主要來自銀行信貸,而「投資—債務—信貸」正在形成一個相互加強的風險循環。如果產能擴張是建立在信用擴張基礎上,產能危機就必然會引起非常大的金融風險和壞賬風險。

簡言之,規模龐大的投資背後是規模龐大的債務,如果投資的產出不利,造成債務違約,傳導至銀行體系,造成整個經濟的系統性風險。

建築工地圖片版權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為應對金融危機,中國2008年啟動大規模刺激計劃。

陷入債務危機的獨山縣不是孤例,從政府到企業,中國債務違約的風險已非暗流湧動,越來越顯見於經濟數據之中。

惠譽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民營企業債務違約數量已大增至歷史紀錄高位,前11個月,民營企業發生人民幣債務支付違約達4.9%,高於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惠譽估計中國境內企業債務規模達到19萬億人民幣。

長達40年的高速發展,讓中國的資產價格不斷上漲,無論企業還是居民,都進行大量的投機性貸款。一旦資產帶來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利息,結果只能進行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式融資。發生在獨山縣的恰恰是這一幕。

此時的金融體系像一個內部翻滾的壓力鍋,隨時可能頂開蓋子,全面爆發危機,然後進入漫長的金融去槓桿時期。30年前發生在日本的恰恰是這一幕。

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對此有精妙的分析,因此崩潰發生剎那被稱為「明斯基時刻」。

早在2017年,「警惕明斯基時刻」就出現在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的講話中。然而,它會不會到來,何時到來,以何種方式到來?沒人知道。

從債務危機到金融風險

今年夏秋之際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讓外界幾乎窺見了危機的蔓延。

5月24日,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被央行及銀保監會實行聯合接管,為20年來首例。路透社稱這一事件揭開了中小銀行風險的「潘多拉之盒」。

8月,錦州銀行披露財報,不良貸款餘額近300億元。中國媒體財新報道,該行董事長張偉隨即外逃美國,飛機起飛前一刻被攔截,12月19日張偉罹患癌症離世。

10月,河南的伊川農商行原董事長康鳳立被調查,該銀行將破產的消息瘋傳,引發儲戶擠兌。為了穩定局勢,伊川縣甚至調來資金,壘成現金牆。

僅一周後,遼寧省營口沿海銀行再次遭到擠兌。營口也有樣學樣,通過壘"現金牆"的方式安撫儲戶。

一連串中小銀行危機,背後是違約率上升造成的流動性緊張。路透社形容,「資金危機幽靈徘徊不去」。

中國的經濟危機是否會在2020年,以這個幽靈的突然現身而展開?

灰犀牛圖片版權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灰犀牛在遠處,觀察者卻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來,定會讓你猝不及防。因此「灰犀牛」指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最終造成重大危機。

「經濟危機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長時間才會到來,然而一旦到來,發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美國經濟學家多恩布什如此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經濟危機。

由於之後多次經濟危機都符合這種「漫長醞釀,一夜爆發」的特徵,後世稱其為多恩布什法則。

22年後,經濟學家米歇爾·渥克出版《灰犀牛》,書中引用多恩布什法則,提出「灰犀牛」的概念,形容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三年之後,即今年初,這個詞進入了中國官方語境。習近平告誡一眾省部級官員提高警惕,防範「灰犀牛」事件。

沃克也頗為驕傲地在她的個人網站介紹自己的作品,「中國第一暢銷的英文書——一本正在影響中國未來規劃和政策的書」。

中國似乎逐漸對潛在的危機充滿警惕。諷刺的是,「灰犀牛」是指發生危機的風險顯而易見,但是由於不作為或少作為,直到犀牛衝至眼前,任何補救已來不及,最終被撞翻在地。

那麼,中國是否已經到了躲無可躲的地步?

被打臉的諾獎得主

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格曼1996年成功預言亞洲經濟危機,因此爆紅,並在2008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克魯格曼再次預言時,目標指向中國。2011年,克魯格曼撰文,列舉所觀察到的中國經濟:巨額基建投資、房價高企、債務激增,「展現出經濟泡沫的所有典型特徵」,因此有理由擔心一場金融和經濟危機將在中國發生。

談及中國經濟,媒體熱衷於報道中國不斷下滑的GDP增速,但GDP增速放緩的原因卻難有全面分析。克魯格曼看到徵結,指出中國的深層問題,但他忽視了中國政府對經濟干預的能力之強,手段之多,效率之高。

克魯格曼圖片版權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克魯格曼認為中國經濟具備經濟泡沫的所有典型特徵。

克魯格曼所說的泡沫從2008年中國推出「四萬億」計劃開始膨脹,逐漸展現出很強的後遺症。

然而2014年到2017年,中國政府通過房地產去庫存,讓整個房地產產業鏈的債務轉化了城鎮居民的住房貸款,化解了地產商和銀行的債務壓力。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削減過剩產能,讓能源和原材料價格復蘇,一眾大型工業企業利潤上升,還債壓力驟減。

2017年底中文互聯網廣為流行一篇文章,闡述了中國處理潛在危機的這一邏輯,並隱晦地表示政府在把累積的金融風險轉化到居民身上,以排掉前路的雷。文章起了個《世間已無明斯基》的標題,暗指中國政府的雷霆手段和調配效率,使「明斯基時刻」不會發生在中國。

克魯格曼正是忽視了這點,因此他預言的經濟危機,在過去八年一直沒有發生。

但克魯格曼並不死心,今年他再次撰文,指出中國經濟的高度不平衡——極端高企的投資與國內消費的不平衡,而中國對外順差早已大不如前,高到不正常的投資隱藏巨大的風險。

2019年,「灰犀牛」的威脅再臨,不過克魯格曼學乖了,他沒再把話說死。八年之後,中國會真的遇上大麻煩,還是用非常手段壓制危機?

「老實說,我不知道。」

改革與變數

另一些經濟學家則更願意給出藥方。2019年的達沃斯論壇上,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副教授金刻羽表示,外界過度沉溺於關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高負債,這些只是症狀,真正問題在於金融系統如何使資金流到經濟體中生產力更高的部分。

在中國,投資和信貸大多給了國有企業,以及有政府兜底的城投公司(比如獨山縣案例),而非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只好用利率更高的影子銀行,形成「擠出效應」。

這種資源錯配,使資金流向低效率領域,進一步加大了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一旦經濟不景氣,企業利潤難以償還利息,將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金刻羽認為,根本上,問題在於要打通儲蓄和投資之間的管道,讓資本流向合理的領域,釋放私營部門和科技領域的遲來的潛力和推動力。資金注入更有效率的地方,使違約風險降低,經濟將進入更良性的循環。

「我們總是可以說經濟在長期是向好的,但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這種預期是不會實現的。」

特朗普與習近平圖片版權GETTY IMAGES

中國不是毫無知覺,除了用行政手段分散風險,近年來中國政府還實施一系列的去槓桿措施,消解債務風險,硬生生承擔GDP增速的下滑。

讓中國決策者沒想到的是,美國在此時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不斷白熱化的關稅升級,使中國不得不托底經濟,而暫緩「去槓桿」。

2019年兩會,中國政府宣佈,財政赤字率擬按2.8%安排,比此前一年預算中的赤字率高0.2個百分點,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加快實施一批重點項目,完成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運投資1.8萬億元等。

「去槓桿」幾乎變成了「加槓桿」。

在外部的打擊和干擾下,中國還能用非常手段處理眼前這頭「灰犀牛」嗎?或許我們借用克魯格曼的話比較明智——老實說,真不知道。

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風險被分散但未被消除,威脅是真實的。

經濟危機未必會發生在2020年,但世間真的再無明斯基了嗎?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business-50915704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07929
崛起元年
推薦2


俞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可樂好喝
馬家為甚麼都是美國人?

債務連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07141
中國企業又多了1300億元人民幣的爛債
推薦4


路人的爸爸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馬家為甚麼都是美國人?

馬屁
俞ck

小習真是英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6706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