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泛綠網友聯誼會
市長:吱吱喳喳  副市長: K. K. Taiwan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泛綠網友聯誼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分析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天龍神鳳(上)
 瀏覽170|回應0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天龍神鳳

這處佔地近千平方公里,裡面到處都是罌栗園和嗎啡、海洛因製造工廠,此地為全球最大毒梟的大本營!好幾國聯軍的坦克、戰機圍剿這個毒梟,毒梟裡不但也有機槍、大炮還擊,且這個毒梟好像還從外星飛碟那裡得到什麼新奇武器,毒梟陣地裡面不斷發出許多要命的電光,聯軍的坦克和戰機凡遭電光照射皆即刻爆炸,毒梟竟用這些電光將數國聯軍的坦克、戰機全部摧毀!聯軍遭此慘敗,這個全球最大毒梟成為全世界無人能消滅的武裝犯罪組織!

這時天空中出現一架世上從未出現過的藍色超快速飛車,飛車小巧玲瓏,頭尖尾平斜,尾部左右各一噴火管,車身左右各有一翼,在空中輕快的急奔,飛到那個全球最大毒梟的上空,毒梟陣地裡又出現許多電光射向飛車,但這飛車卻不怕電光,電光摧不毀飛車,毒梟陣地裡又射出火箭攻擊飛車,但飛車裡也射出電光,將攻擊飛車的火箭摧毀;飛車終於降落在毒梟陣地裡,一男一女從飛車裡面出來;男的一身黑服,黑長袖緊身上衣還戴著黑手套,並穿著緊身黑長褲和黑色長靴,腰束黑皮帶;女的就如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一張威武貌美無敵女超人的臉孔,身穿白色長袖襯衫和黑色短裙,祇是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二人一出飛車,毒梟裡的嘍囉們立即朝他倆開槍並衝向他倆,但他倆身上都發出神奇的淺黃色光罩,子彈打不進光罩裡面,他倆都不必攜帶武器,兩人的手指都能發出電光,嘍囉們被電光擊中必死,二人手指發出的電光殺死許多圍攻二人的嘍囉;二人又還都能飛天,他倆皆雙腳一蹬,就一起飛到三公尺高的半空中,從半空中向地面上的嘍囉射出電光,又射死更多嘍囉;嘍囉們也拿出電光槍向他們二人射出電光,但電光也射不進他們二人身上的光罩,且二人還能在半空中快速不定的飛來飛去,又一會兒落地奔跑一會兒躍入半空中飛行,嘍囉們的子彈和電光還射不中他倆。

經一番追逐,男女二人和這群毒梟的嘍囉們終於近身格鬥了,男女二人皆身手矯健,二人拳腳都快捷威猛,數百嘍囉都被打得東倒西歪;在此武裝戒備極其森嚴的毒梟陣地裡,此男女二人竟如入無人之境,朝毒梟的總部衝去,阻攔二人的毒梟嘍囉都被這二人殺死,逼得毒梟還要出動裝甲戰車和直升機圍攻此二人,但此二人身上發出的光罩竟還都能阻擋火箭和炮彈攻擊,且此二人手指發出的電光更還都能摧毀裝甲戰車和直升機!二人又一會兒地面奔跑一會兒躍入半空中飛行,還在半空中和數百架直升機空戰,二人在半空中更同時對付空中數百直升機和地面數百裝甲戰車;無論在半空中飛行還是在地面上奔跑,毒梟的直升機和裝甲戰車都不停的朝二人頻頻發射電光、火箭、炮彈,但都射不進二人身上的光罩內,且二人飛行和奔跑的速度都極快,電光、火箭和炮彈還都擊不中二人,而二人手指發出的電光卻是頻頻擊落毒梟的直升機並頻頻摧毀毒梟的裝甲戰車!經一番激烈戰鬥,空中所有直升機和地面所有裝甲戰車都被二人手指發出的電光全部摧毀!這二人看起來像是赤手空拳一樣,卻連裝甲戰車和直升機都對付不了此二人,二人就衝進了毒梟總部,最後此二人手指不僅都能發出電光,且二人手指還都能噴火,二人各用自己手指噴出的火焚燒毒梟總部,毒梟總部裡還有彈藥房,火一燒到彈藥房,整個總部就爆炸了!

數國聯軍消滅不了的全球最大毒梟,竟被這一男一女將之全部摧毀!此事件成了震驚全球的大新聞,這對男女向全世界宣稱他們是天龍神鳳,男的名叫百里強,女的名叫慕容英;從此以後,天龍神鳳舉世聞名、威震全球!

天龍神鳳既成了全世界家喻戶曉的大名人,國際航運組織遂來電請求天龍神鳳去印度洋打海盜,印度洋上有一個海島上面全是海盜,由於自古海盜都以骷髏作為自己的徽誌,因此這群海盜就將他們所盤踞的島取名為骷髏島;印度洋上很多航行船隻,常遭骷髏島的海盜船侵襲洗劫,損失不少人命和財物,各國海軍艦隊護航這些船隻,但骷髏島海盜船竟也能發射像外星飛碟一般的電光,各國海軍艦隊也都遭海盜船的電光擊沉!許多國家又組聯軍圍攻骷髏島,但島上海盜當然同樣擁有如外星飛碟的那種可怕的電光,聯軍戰艦和軍機又遭電光摧毀得全軍覆沒!天龍百里強和神鳳慕容英二人遂都奇怪,怎麼這麼多武裝犯罪集團都有像外星飛碟那樣的新奇武器?二人的玲瓏飛車在海上就變成了玲瓏快艇,他倆一會兒飛行在空中,一會兒航行在海上,到了離骷髏島兩百多海浬遠時,為避免島上雷達偵測,就改在海上航行,逐漸往骷髏島接近。

但骷髏島四周亦有很多海盜船巡邏,二人這艘飛車變成的快艇左邊出現兩艘海盜船,右邊也出現一艘海盜船,這三艘海盜船從未見過這麼奇怪的快艇,就都毫不留情的向快艇開炮,快艇亦發出電光還擊,不僅擊毀三艘海盜船發出的炮彈,還連三艘海盜船都擊沉了!但這一海戰的爆炸聲又驚動了其他的海盜船,於是許多海盜船都圍過來攻擊這艘快艇,二人乾脆再將快艇變成飛車飛起來,飛行在空中以電光掃射海盜船,海盜船一艘一艘的被飛車電光炸毀,雖然海盜船也向飛車發射電光和炮彈,但飛車不怕電光,炮彈很多也被飛車的電光摧毀,能擊中飛車的炮彈也都在距飛車周圍一公尺範圍內自行炸毀,原來這飛車周圍一公尺範圍內有團微電波構成的隱形防護網。

在這麼多海盜船的攻擊阻擋下,飛車還是飛上了骷髏島,百里強和慕容英下了車,二人身上再發出淺黃色光罩阻擋子彈和電光,二人又都用手指發出電光攻擊島上海盜;他倆一如上次在毒梟陣地裡戰鬥一樣,二人一會兒躍入半空中飛行一會兒在地面上奔跑,二人手指都不停的射出電光攻擊海盜,與海盜也有近身格鬥,二人施展出的拳腳功夫,海盜都無人能招架,被二人打得東倒西歪;這島上海盜沒有裝甲戰車和直升機,但有大炮和機槍,可是百里強和慕容英身上發出的光罩,無論電光、子彈、炮彈都射不進光罩內,且二人無論在地面奔跑還是在半空中飛行都速度極快,機槍和大炮都很難擊中他們二人,海盜的機槍和大炮擊不中百里強和慕容英,而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手指發出的電光則將海盜的機槍和大炮一一摧毀;最後骷髏島也遭到和上次的全球最大毒梟同樣的命運,百里強和慕容英又將整個骷髏島全部摧毀了!

天龍神鳳又第二次創下轟動全球的戰績,二人在全世界的威名又更大增!於是又有更多人請求天龍神鳳再去滅其他很多武裝犯罪組織,結果短短五個月,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連滅近百個武裝犯罪組織,令全世界所有的犯罪集團和幫派都對天龍神鳳聞名喪膽!

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仍是全副武裝,百里強穿著黑長袖緊身上衣,祇是沒有戴手套,黑色緊身長褲和黑色長靴,腰束黑皮戴,慕容英一樣是長袖白襯衫黑短裙和黑色高跟鞋;二人進入一個非常新奇的科學基地裡,二名警衛帶領二人穿過許多各式各樣新奇的機器,許多工作人員操作這些機器;最後警衛將二人帶進一間辦公室,辦公室裡戴著眼鏡嘴巴上唇留著短鬍鬚穿著西裝坐在電腦桌後操作電腦的是一位霍博士;警衛退出辦公室,霍博士請二人坐下,二人就在電腦桌前坐下與霍博士面對面談話,霍博士開口稱讚二人道:

「嗯!你們兩位都是傑出的戰士,我研發設計的新裝備,你們都能將其功能和威力完全發揮出來;你們滅掉全球最大毒梟、骷髏島海盜,還有許多武裝犯罪組織,贏得全世界的崇敬,我真高興我所製的新裝備給對人了!」

百里強乃自謙回讚霍博士道:

「謝謝博士給我們這麼好的裝備,其實今日世上最大英雄不是我倆,是博士您!沒有博士的裝備,單憑我倆哪有可能這麼厲害?博士的這些裝備祇有外星人才造得出來,在地球上祇有博士一人能造出這些裝備;全球最大毒梟、骷髏島海盜和那麼多武裝犯罪組織,其實是博士發明的新裝備滅掉的,不是我倆滅掉的。」

霍博士不好意思的再稱讚二人道:

「百里先生你太謙虛了,我造的這些新裝備也祇有你們二人才能發揮它的功能和威力,如果換別人來用,祇會糟蹋我的研發成果,很可能裝備的功能和威力發揮不到一半,就人死了,裝備也報銷了;所以你們二人真的是全球最傑出的戰士!」

這時,慕容英提出疑問道:

「博士!那全球最大毒梟和骷髏島海盜怎麼也有跟我們差不多的武器呢?」

霍博士沉思片刻猜想答道:

「嗯!五年前我這裡有位總工程師名叫Humphrey,他離職時還帶走這裡百餘工作人員,後來他和跟隨他離職的那群人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慕容英再問道:

「博士,您是說那名總工程師自己製造這類武器給犯罪集團?」

霍博士立即嚴厲答道:

不可以瞎猜!我是因為想不出這些犯罪集團從哪裡來的這些怪武器,我們學科學的遇到問題都是以假設、求證、證明三個步驟去尋求解答;妳問的這個問題,我想不出第二種假設,但唯一的假設也祇是假設,沒有經過求證還是不能隨便亂說。

這時,百里強拉起左手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錶,又從衣領內掏出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再對霍博士道:

「博士!您給我們的玲瓏飛車神奇威風無比,在戰鬥中縱橫無敵;我們身上就祇這兩件寶貝,我們整個人就都是所向無敵的武器人了,博士的發明真是既精巧又厲害!」

慕容英也隨之拉起她左手白襯衫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錶,並也從衣領內掏出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對百里強道:

「強哥!我們有了這兩件寶貝就成了無敵超人了,這樣說才威風嘛!什麼『武器人』?聽起來好像我們變成行屍走肉的機器人一樣。」

霍博士依著慕容英的話,稱讚二人,並向二人講解這兩件寶貝道:

「慕容小姐說得真好,你倆真是舉世無敵的無敵雙超人!你們無論是開啟手錶還是開啟項鍊墜子,手錶裡或項鍊墜子裡都會發出電網遍佈你們全身,但你們卻不會觸電,反而可以隨心所欲操控自己身上的電網;要發強力電光、要噴火,將電力轉化成火噴出,都可隨意操控,且還可以利用電網反重力,離開地面飛起來;其實這電網不該稱為電網,應該稱為神奇綜合能量網,它是結合電力、重力、熱力、反熱力各種能量的一種能量網,你們還可以用這種能量將水結冰,將各種東西冰凍起來。」

聽霍博士之言,二人都點點頭,都覺得自己得到了兩件極為稀奇又極為奇妙的寶物,霍博士繼續提醒道:

「嘿!你們兩個切記,在戰鬥時,手錶是正常用的武器,項鍊是備用武器,是防手錶在全身運動中掉落,還有項鍊墜子可當備用,項鍊墜子的威力比手錶稍差一點,所以祇能當備用;但最重要的一點,手錶和項鍊墜子絕不可以同時啟用,因為這兩個同時啟用會彼此互相攻擊互相摧毀,結果手錶和項鍊都炸掉了,人也炸死了,不但危險而且要命,這種錯誤絕不可以犯!」

百里強有感而言並提問道:

「嗯!博士說得是!那種會要命的注意事項我們一定萬分小心!喂!博士!我想冒昧問你一個奇怪的問題,博士能發明這麼多新奇武器,博士有沒有見過外星人?」

霍博士哈哈大笑答道:

「哈!哈!哈!……有關外星人的新聞傳說太多了,外星人祇不過科技比地球先進,地球人類科技不斷進步,將來也能跟外星人一樣造出奇異武器和用具;我並沒接觸過什麼外星人,都是憑科學原理和各種定律研發新武器、新裝備,並不是哪個外星人教我發明的。」

天龍神鳳的玲瓏飛車竟然還可變形,百里強和慕容英上車後,不僅將車身左右兩翼收起,車頭還由尖頭變成一般轎車前面的引擎箱,車尾噴火管收起,上翹的車尾竟下降成一般轎車後面的行李箱,玲瓏飛車變成一般轎車駛在郊區公路上;轎車行駛過一段漫長的公路,來到一處綠茵草地,草地上十幾株杉樹分散在草地各角落;二人下車,百里強仍是一身黑服但沒戴手套,慕容英也仍是長袖白襯衫黑短裙和黑色高跟鞋,二人在草地上邊散步邊聊天,百里強道:

「英妹!我們很難得這麼悠閒在一起玩樂。」

慕容英道:

「是啊!我們天天在一起,可是天天都不能這麼愉快的閒聊。」

百里強直接表達心中感情的問道:

「英妹!妳說我們是不是一對戰鬥情侶?」

慕容英亦爽快的點點頭開心的答道:

「嗯!我倆天天在一起這麼久,早就彼此互相愛戀;強哥!我等你問我這句話等很久了。」

百里強驚喜的再問道:

「哦?既然等很久了那怎麼不倒追我呢?」

慕容英竟更大膽的答道:

「強哥!你當我是個害羞的女孩呀?你若再不問我這句話,我就會倒追你。」

兩人正要開開心心的談情說愛,突然兩人身上都自動發出淺黃色光罩,二人都驚覺意外,緊接著很多電光和子彈都射向二人;霍博士給這二人的裝備竟然還有自動警衛系統,當有人偷襲這二人,二人身上的電網會察覺,並自動發出防護光罩;果然十餘名穿著墨綠色防護衣頭戴墨綠色防護盔眼戴防護墨鏡的歹徒,他們繼續向百里強和慕容英發射電光和子彈;百里強急忙從褲袋內取出手套戴上,原來百里強在戰鬥時才會戴上手套,平時是不戴手套的;然後百里強和慕容英手指都發出電光朝歹徒還擊,可是這群歹徒身上的防護衣也是能抵擋電光攻擊的,雙方互相攻擊,誰也打不倒誰,百里強就厲聲斥問道:

「你們是誰?為何攻擊我們?」

其中一名歹徒答道:

「我們是從骷髏島逃出來的,你們兩個毀了我們的骷髏島,我們要找你們兩個算帳!」

百里強再回斥道:

「好!原來是骷髏島殘存沒死的海盜,那今天就把你們通通收拾乾淨!」

雙方繼續互相攻擊,仍是誰都打不倒誰,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就改從手指噴火,但這群殘存海盜身上的防護衣竟還能防火;電光和火都被防護衣阻擋,二人就衝向這群海盜,於是雙方又是近身格鬥,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拳腳功夫可真的是世界第一,這跟霍博士的裝備沒有關係,這群海盜餘孽可以穿上和天龍神鳳一樣的超科技裝備,但以拳腳搏鬥,全都不是天龍神鳳的對手,十餘殘留海盜全都被百里強和慕容英打倒在地上;霍博士說他二人身上的電網還可以冰凍物體,這些海盜身上既有不怕電光和火的防護衣,二人手指就射出冰氣,將十餘名海盜身體都冰凍在-180,由於氣溫極低,這些海盜身體周圍的水氣都結成了冰,每個海盜身體都包在厚厚的冰殼裡,海盜們被打倒在地還擠成一堆躺在地上,所以包裹海盜們的冰殼也是一整片大冰塊覆蓋這群海盜,這群海盜沒被電光射死,也沒被火燒死,卻被寒冰凍死、悶死了。

慕容英因這群骷髏島殘存的海盜而很疑惑的問道:

「強哥!骷髏島竟然還會殘留這幾個海盜,那全球最大毒梟和那些被我們消滅的武裝犯罪組織,會不會也有殘留的歹徒沒死?」

百里強點點頭答道:

「嗯!很有可能,我們滅了那麼多犯罪組織,每個犯罪組織又都那麼多人,殘留不死的歹徒一定還很多人。」

被天龍神鳳滅掉的這些犯罪組織,果真還有殘留沒死的歹徒仍在作怪,一個名叫Bartholomew的歹徒,他就是全球最大毒梟的殘存分子,他現在整天身上都穿著深褐色防護衣手持電光槍到處劫色;人家子彈打不穿他的防護衣,他的電光槍殺死很多人,大家都阻止不了他,他就一次又一次將一個又一個的女子抓走,已有百餘女子被他抓去淫辱,淫辱完之後還殺掉,成為一個恐怖的淫魔!Bartholomew淫辱了這麼多女子就變得更加得意,他不但要找天龍神鳳報全球最大毒梟被滅之仇,且還說神鳳慕容英長得那麼美,他最想玩神鳳的身體;百里強和慕容英聽到這事,當然就都想去除掉Bartholomew這個淫魔,但Bartholomew既然說想玩慕容英的身體,慕容英就想單獨向Barth- olomew挑戰,慕容英乃對百里強道:

「強哥!Bartholomew這個淫魔既對我想入非非,我倒想看看他有什麼本事玩到我的身體?我想自己一人單獨找他;他現在祇有一個人,不用我們兩個一起對付他,天龍神鳳一起是同時大戰很多人的。」

百里強點頭同意道:

「嗯!他這種鼠輩還單槍匹馬,真的是祇要妳一個去就夠了,不過妳還是要小心應付,不要輕敵。」

慕容英就單獨一人與Bartholomew大戰,慕容英身上有防護光罩,Bartho- lomew身上穿著防護衣;慕容英手指射出的電光打不進Bartholomew身上的防護衣,火也燒不著他的防護衣,Bartholomew電光槍射出的電光同樣打不進慕容英身上的防護光罩,二人就展開近身格鬥;Bartholomew的拳腳功夫竟然不輸慕容英,二人一番激烈打鬥仍勝負難分,慕容英先稱讚Bartholomew一番再另約地點挑戰道:

「好功夫!怪不得你的毒梟被炸毀你能活著逃出來,你想玩我身體就到George Hotel,我在George Hotel 315房等你。」

說完,慕容英身體躍入半空中,立即飛得不見蹤影;Bartholomew身上沒有飛行裝備,就祇能慢慢走到George Hotel。到了George Hotel尋找315號房,在315號房門外按電鈴,慕容英從房間裡面開門請Bartholomew進去;Barthol- omew進了315號房內並關上房門,慕容英微笑望著剛進門的Bartholomew並同時脫掉高跟鞋打赤腳;慕容英白嫩嫩的兩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每根腳趾頭都纖纖玉嫩,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皎潔的白玉;赤著腳的慕容英隨即坐在地上,屁股和腳底朝向Bartholomew,頭向後轉望著Bartholomew,其姿勢就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完全一樣;慕容英兩腿都修長白嫩,兩腳腳底更是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如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Bartholomew色瞇瞇的雙眼盯著慕容英的雙腿和兩腳腳底,並輕佻的問道:

「喔!我看到了舉世聞名天龍神鳳的神鳳的腳了,神鳳的腳好白好嫩,如此大名鼎鼎的神鳳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完全一樣?」

315號房對面是314號房,百里強在314號房內,又拿出一件霍博士發明的法寶,是一塊綠色塑膠板,這板子背面就是一塊平平的板面,前面四周鑲著一道凸起的邊框,這板子竟還可以伸縮,由兩個手掌大小拉到一張長方形書桌大小,再一啟動開關,就祇看到四周邊框,邊框裡面的板子不見了,而出現315號房慕容英和Bartholomew的鏡頭!這件寶貝叫做神奇視窗,是個可以利用空間彎曲將遠距離的景物拉到眼前視窗裡面觀看,且還可以穿過視窗進入景物地點的新奇發明,可是從視窗進入景物地點後,就不能再從景物地點回視窗外面來;百里強看著視窗裡慕容英和Bartholomew二人的舉動,但慕容英和Bartholomew卻看不到百里強,因為在慕容英和Bartholomew315號房內,是我們這個立方世界外另一個空間的開口,將慕容英和Bartholomew二人影像顯示在百里強的神奇視窗上。

慕容英面露挑戰的微笑對Bartholomew答道:

「你這個淫魔一進門就大飽眼福了,天龍神鳳中神鳳的腳都被你看到了,還看到神鳳的腳長著五根腳趾頭,你一定很想把神鳳一口吃掉,是吧?」

Bartholomew色瞇瞇的坐到慕容英的腳邊,伸出手摸慕容英的雙腿,又再摸慕容英的兩腳,兩腳都從腳背摸到腳底,邊摸邊說道:

「神鳳的腳摸起來真嫩,我竟然能看到神鳳的腳,又還能摸到神鳳的腳,這雙都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竟然是威震全球舉世聞名的神鳳的腳。」

說完還將慕容英的一腳拿起來,用舌頭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看著自己腳底被舔,竟更開心的微笑,對Bartholomew道:

「你現在不但看到了神鳳的腳,且還摸到了神鳳的腳,又還舔到了神鳳的腳,今天真是給你大享艷福!我這個神鳳竟還很高興自己被你這個淫魔白佔那麼多便宜,還更要給你繼續白佔便宜。」

慕容英和Bartholomew二人一切舉動和對話,314號房的百里強在神奇視窗前都看到了,也都聽到了;自己心愛的女孩身體被個淫魔如此侵犯,這心愛的女孩竟還十分開心的跟侵犯自己身體的淫魔嬉鬧,他看了非但不生氣,且還感覺很有趣的繼續觀看。

Bartholomew舔過慕容英的腳底,將慕容英的腳放下,慕容英仍繼續保持現在最頂上那張照片的姿勢;Bartholomew再用手指摳慕容英腳底給慕容英搔癢,慕容英癢得哈哈大笑,Bartholomew就取笑道:

「現在我不但看到了神鳳的腳、摸到了神鳳的腳、舔到了神鳳的腳,還摳到神鳳的腳底給神鳳搔癢,縱橫全球無敵手的天龍神鳳中的神鳳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且神鳳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原來還怕癢。」

慕容英聽了卻開心的回應道:

「神鳳的腳白白的被你看到,白白飽了你的眼福,你還取笑神鳳;不過你取笑神鳳正是因為你對神鳳的腳感覺很稀奇,神鳳反而很高興被你取笑;再繼續給神鳳腳底搔癢吧!神鳳很喜歡自己腳底被搔癢,感覺癢得很過癮。」

Bartholomew就再給慕容英腳底搔癢,慕容英又是癢得哈哈大笑,但慕容英的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張得更開,又更開心的笑道:

「哈!哈!哈!……真是癢得好過癮喲!再繼續給我搔癢,我還想再被搔得更癢,還想再更過癮一點。」

於是Bartholomew搔慕容英的腳底就愈搔愈凶,慕容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心裡更開心,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Bartholomew就感覺很新奇的道:

「這個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的神鳳還真不是個普通人,腳底怕癢還這麼喜歡被搔癢,愈癢還愈更想被搔癢,普通女孩早就把腳縮起來不給人家碰了。」

Bartholomew再拿起慕容英的一腳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就翻身背朝上趴在地上,並舉起兩小腿抬高兩腳腳掌,讓Bartholomew舔她的腳底;Bartho- lomew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轉頭往後看,看Bartholomew舔她自己的腳底,邊看邊微笑,愈看愈高興自己腳底被舔;Bartholomew也愈覺得慕容英腳底好嫩,愈舔愈起勁。

314號房的百里強看著視窗裡的慕容英和Bartholomew二人這麼親熱,仍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更覺得有趣,更開心的繼續看下去。

Bartholomew感覺像是吃到鮮嫩可口的嫩肉,就挑逗慕容英道:

「神鳳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腳底好嫩好好吃喲!」

慕容英忍不住笑道:

「呵!呵!我被你逗弄得感覺真好笑,老是說我的腳長著五根腳趾頭,神鳳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神鳳的腳豈不成了畸形腳?威震全球的天龍神鳳中的神鳳如果兩腳畸形,那我這個神鳳才要苦惱呢!所以神鳳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神鳳才更高興!還更謝謝你說神鳳的腳底好嫩好好吃,更要把自己好嫩好好吃的腳底再給你多吃幾口。」

Bartholomew繼續舔慕容英的腳底,之後又撫摸慕容英的雙腿,慕容英翻過身,屁股著地雙腿伸直坐在地上,Bartholomew就由摸慕容英雙腿後面變成摸慕容英雙腿前面,慕容英雙腿後面和前面都一樣白嫩嫩,Bartholomew都愈摸愈喜歡摸;Bartholomew邊摸慕容英雙腿邊看慕容英雙腳;剛才慕容英擺著現在最頂上那張照片的姿勢,Bartholomew看到的是慕容英的腳底,現在才看到慕容英的腳背,Bartholomew睜大雙眼,緊緊盯著慕容英兩個白嫩嫩的腳背,又細心的瞧著慕容英兩腳每一隻腳的五根腳趾頭,慕容英兩腳大姆趾的兩片腳趾甲皆皎白如玉,Bartholomew愈看愈喜歡看,撫摸慕容英雙腿的手就往下移,撫摸慕容英的兩腳,Bartholomew邊摸慕容英的兩腳邊調戲的道:

「神鳳真的不是普通人,神鳳的腳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但神鳳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卻比普通女孩的腳要白要嫩,這麼白這麼嫩的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就不是普通腳了。」

慕容英更忍不住的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麼會逗弄我,這回我被你逗弄得開心死了!你還在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就是因為我的腳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所以我才成為神鳳;我們天龍神鳳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假如我的腳是雙畸形腳、是雙怪腳,誰會選我當神鳳?」

Bartholomew這回把手伸進慕容英黑短裙裡面了,但慕容英仍面帶微笑的嘲諷道:

「真是個淫魔!我這裡面才是你最想玩的地方。」

Bartholomew嘻皮笑臉的問道:

「我手伸進妳這裡面,妳感覺如何呀?」

慕容英不在乎的答道:

「你繼續再往裡面伸呀!我不怕被你侵犯,你就是摸進我內褲,摸到我那個地方,我一樣笑咪咪的跟你聊天。」

Bartholomew的手就更往慕容英裙子裡面伸,314號房的百里強看了就將手伸進神奇視窗內,用力拍打Bartholomew的後腦勺;「啪!」好響的一聲,Ba- rtholomew回頭,百里強的手早已收回視窗外了,Bartholomew驚呼問道:

「是誰打我?」

慕容英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一臉嘲笑表情裝蒜答道:

「沒人打你啊!」

Bartholomew仍然疑惑的問道:

「剛才打我頭『啪!』的一聲好響,妳沒聽到嗎?」

慕容英繼續裝蒜答道:

「哪有什麼聲音?你是遇到鬼了還是神經錯亂了?」

Bartholomew還是不信的再問道:

「妳真沒聽到打我的聲音?」

慕容英裝蒜裝得更像的答道:

「怎麼可能?這房間這麼小,除我們兩人外,哪裡還可以再躲個第三人?根本沒地方躲,他打你我們怎麼都看不見?難道是這房間鬧鬼了?」

Bartholomew仍一臉疑惑,但無法解釋剛才遭遇的事,祇好「咦?」的一聲就不再說什麼,他的手繼續往慕容英黑短裙裡面伸;他那隻淫手還真的摸到慕容英的內褲,並往內褲裡伸,摸到慕容英的私處,就興奮得摸個不停,慕容英竟更開心的微笑道:

「果真是個淫魔!你最想的就是玩我這個地方,但我是天龍神鳳中的神鳳,被你這個淫魔欺負了,一點也不害怕;神鳳被淫魔欺負,神鳳卻很開心,現在神鳳一邊被淫魔欺負,一邊非常開心的跟欺負自己的淫魔聊天。」

Bartholomew邊摸慕容英的私處邊開心的呼道:

「哇!我連神鳳的這個地方都摸到了,這真是天大的艷福啊!」

慕容英也微笑的道:

「好!神鳳這個地方都摸得到,真是太難得了!摸到這麼不容易摸到的地方,應該好好多摸幾下;神鳳也很高興自己這裡被摸,神鳳這裡愈被你摸,神鳳愈要把自己這裡再給你多摸幾下。」

Bartholomew摸慕容英私處愈摸愈起勁,314號房的百里強又將手伸進視窗,再用力拍打Bartholomew的後腦勺,被打的Bartholomew這回很確定的呼叫問道:

「真的有人打我!打我的聲音那麼響,妳沒有聽到嗎?」

慕容英還是嘲諷裝蒜的答道:

「你又來了!除非這房間鬧鬼,不然你真的是神經錯亂了。」

Bartholomew有些不高興的質疑問道:

「妳一定知道有人打我,故意跟我裝蒜?」

慕容英不承認的反駁道:

「那人在哪裡呢?這房間還有地方藏人啊?」

Bartholomew被慕容英反駁得無話可說,他不再摸慕容英私處,雙手捧著慕容英的臉,用嘴跟慕容英接吻;慕容英竟很樂意跟Bartholomew接吻,也伸出雙手摟住Bartholomew的背,Bartholomew兩手亦伸到慕容英後頸摟住慕容英,二人互相愈摟愈緊,愈吻愈起勁,愈吻愈親密;Bartholomew雙手改按慕容英的雙肩,伸出舌頭舔慕容英的臉,慕容英的臉被舔,面露非常開心的微笑,現出一副要將自己的臉再給Bartholomew多舔幾下的表情。

慕容英和Bartholomew彼此互相對望,又彼此互相微笑,Bartholomew再伸手想解慕容英上衣胸前鈕扣,慕容英將Bartholomew的手撥開,立即出拳攻擊Bartholomew,二人都站起身來,雙方又展開一場格鬥!二人拳腳功夫都不相上下,彼此陷入激烈纏鬥的僵局;Bartholomew在打鬥中掏出電光槍,慕容英身上發出防護光罩,並將Bartholomew掏出的電光槍一腳踢掉;慕容英打赤腳踢出的威力絲毫不比穿高跟鞋踢出的威力小,堅硬鐵製的電光槍,沒穿鞋白嫩嫩的赤腳用力一踢,電光槍被踢掉,沒穿鞋的赤腳踢了竟然既沒傷也不痛!二人繼續拳腳相搏,一番激戰之後,慕容英赤腳的腳趾頭拔掉了Bartholo- mew防護衣衣領上的鈕扣,再伸手將鈕扣裡的拉鍊往下一拉,慕容英動作極快,Bartholomew雙手來不及阻擋,但慕容英手指朝Bartholomew外露的胸膛射出電光時,Bartholomew又已將拉鍊拉上;Bartholomew動作也不會比慕容英慢很多,所以二人拳腳功夫乃在伯仲之間;二人纏鬥繼續陷入僵局,又經一番激鬥,慕容英再用腳趾頭拉下Bartholomew防護衣的拉鍊,手指趕緊朝Bartho- lomew外露的胸膛射出電光,終於將這個淫魔除掉了!慕容英打赤腳,腳趾頭竟發揮了威力,如果是穿著高跟鞋與Bartholomew大戰,可能Bartholomew的防護衣仍無任何損壞,二人依然陷入僵局,勝負仍難以分出;慕容英竟因為打赤腳,用腳趾頭贏得這場格鬥的勝利!

此時百里強也從對面314號房過來,雙手還捧著神奇視窗,慕容英對百里強微笑問道:

「強哥!你剛才在你房間用這個視窗偷看我和這個淫魔胡鬧在一起的事啊?」

百里強答道:

「我是天龍妳是神鳳,神鳳挑戰淫魔,天龍豈可不看?況且現在我們還成了一對戀愛的情人,自己的情人挑戰淫魔,就更不可以不看啦!」

慕容英再問道:

「你的情人把自己身體給淫魔這樣玩,還跟淫魔這麼親熱,你不生氣啊?」

百里強微笑的再答道:

「妳是向他挑戰,又不是真的跟他親熱,而且我知道妳一定能戰勝他,他吃不掉妳,害不倒妳,所以我看妳故意把自己身體給他玩,我還愈看愈有趣呢!」

慕容英也微笑起來再問道:

「哦?既然不生氣還愈看愈有趣,那你為何伸手過來打他?」

百里強再答道:

「呵!我是在戲弄他,他把手伸進妳裙子裡,還伸進妳內褲裡那樣摸妳,妳自己都不在乎,還很開心的跟他談笑,我還用得著生什麼氣?我就是因為覺得太有趣了,才打他的頭戲弄他,看他鬧笑話的樣子。」

慕容英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問道:

「喂!強哥!剛才如果你整個人穿過視窗到我這裡,就不能再從視窗回去了,但你祇伸隻手過來打他,手又怎麼能收回去呢?」

百里強反問道:

「那妳先說這視窗是利用什麼造出來的?」

慕容英答道:

「利用空間彎曲啊!我們的世界是縱、橫、豎三個軸的立方世界,也就是三軸空間,但宇宙不是祇有縱橫豎三軸,宇宙是有很多軸的多軸空間,是多次方世界;這視窗就是將我們的立方世界在四次方世界裡彎曲,將我們的三軸空間在四軸空間裡彎曲,就好像一張紙,上面有兩點距離10公分,我們把紙張彎起來,紙面上距離10公分的兩點也會碰在一起。」

百里強接著講解道:

「嗯!就是這樣!所以剛才我在我的房間裡開視窗,我房間裡當然有塊平面在這視窗上,因為剛才這視窗在我房間裡嘛!而我開了視窗,也在妳房間選了一塊平面,選了一塊可以看到妳和這淫魔在一起的平面,將這平面套在我視窗上,和我房間裡在這視窗上的平面碰在一起,就像妳剛才說的紙張上的兩點碰在一起一樣。」

慕容英再問道:

「嗯!那這又怎麼解釋你整個人穿過視窗過來就不能再回去,祇伸一隻手過來還可以再收回去呢?」

百里強再答道:

「這跟剛才我可以從視窗上看到妳,妳卻不可以看到我同一個道理;因為我的視窗除了我房間在這視窗上的平面和妳房間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外,四軸空間也有一塊平面套在這視窗上,我是透過四軸空間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再透過妳房間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看到妳的,而妳眼睛祇能看到縱橫豎三個軸裡面,也就是祇能看到這三軸空間裡的東西,第四軸妳看不到也找不到,所以妳剛才就是望著妳房間裡套在我視窗上的平面,妳還是看不到我的視窗,還是看不到我。」

慕容英接著說下去並再問道:

「是啦!所以我剛才就是走到這房間套在你視窗上的平面,但我怎麼走都離不開縱、橫、豎三條軸線,無法往第四軸線上走,所以走不到你那邊的視窗,但你可以穿過你的視窗到我這裡,可是你整個人過來之後,就變得跟我一樣,回不到你那邊的視窗了;那我現在要問的,你祇伸一隻手過來,那隻手為什麼就能再收回去呢?」

百里強再答道:

「因為祇伸一隻手過來,我的手掌在妳房間打他腦袋,我的手腕還在我那邊視窗外,我的手掌和手腕穿過四軸空間套在我視窗上的平面仍連在一起,所以我的手掌可以在第四軸線上移動,再穿過四軸空間套在我視窗上的那塊平面收回去;但我整個人穿過來後,四軸空間套在我視窗上的平面不在妳房間,在我房間的視窗上,所以我整個人穿過來後,就不能再回去了。」

慕容英聽懂了,就講出自己的心得道:

「哦!我懂了!原來就是四軸空間套在你視窗上的平面,人在視窗旁就能接觸到四軸空間套在視窗上的平面,離開了視窗就離開了四軸空間套在視窗上的平面;你的手伸過來還能再收回去,就是因為你的手不僅是接觸,且還穿過了四軸空間套在視窗上的平面。」

百里強同意慕容英這番心得道:

「說得沒錯!就是這道理!」

慕容英懂了這個問題,就不再談這個問題,她想到另一個問題問道:

「喂!這個淫魔死了,不要將他留在房間裡,你開視窗找一個地方,我們將他從這視窗扔到別的地方去好不好?」

百里強打開視窗,找到一片大海,慕容英看了就道:

「對!就把他扔進海裡!」

百里強再將視窗鏡頭往下移道:

「我們再看看海裡面的世界。」

視窗裡面看到的就全是一片海水,慕容英看了道:

「這海景不好!沒有五彩繽紛的魚類和珊瑚礁。」

百里強道:

「妳不是要把這個死人丟進去嗎?找那麼漂亮的海景,破壞海底景觀。」

慕容英贊同百里強的話道:

「嗯!對!丟個死人就祇能丟在這裡才不破壞海底生態。」

百里強再對慕容英講解道:

「妳看!這海水流不出視窗外面,不會流進我們房裡,但我們待會兒卻可以將這死人扔進這海裡,就是因為四軸空間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在我們這裡不在海裡,現在海裡雖有一塊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但海水就是流到那套在這視窗上的平面,海水也祇能在縱、橫、豎三個軸線範圍內流動,不能流向第四軸線,所以海水接觸不到我們的視窗,流不進我們的房間,但這個死人我們卻可以從這視窗將他扔進海裡。」

慕容英隨之道:

「嗯!這我已經懂了!那我們趕快把這死人扔掉吧!」

百里強請求道:

「好!那妳到視窗後面扶穩視窗,要不然等下扔他,他的身體碰到視窗邊框,視窗會移動,就不好扔了。」

慕容英到視窗後面,視窗後面還是一塊平平的板,慕容英感覺新奇的道:

「這視窗前面看在海裡面,後面看卻祇是一塊板。」

百里強應聲道:

「是啊!這視窗本來就是邊框鑲在板上嘛!一開視窗,視窗將別處景物移到視窗框內,但視窗邊框還是鑲在板上,所以前面要關閉視窗才能看到板,後面不管視窗開著關著,本來就是一塊板,當然還是一塊板。」

慕容英在後面扶著視窗,百里強將Bartholomew的死屍塞進視窗,從視窗扔進海裡;這一扔,竟有海水飆出視窗外,慕容英看到了就奇怪的問道:

「咦?海水不是流不出來的嗎?怎麼還會有海水跑出來呢?」

百里強猜想答道:

「這一定是沾在他身上的海水從他身體通過視窗出來的。」

慕容英贊同道:

「嗯!祇有這種可能。」

Bartholomew的屍體扔進海裡後,百里強又關閉視窗,再將神奇視窗縮成兩個手掌大小,收進後褲袋裡;慕容英也從房間內桌上衛生紙盒裡抽出幾張衛生紙,將剛才從視窗飆出留在地上的海水擦乾。百里強就問慕容英道:

「我們現在已是相愛的情侶,妳剛才讓那個淫魔玩妳的身體,我卻都還沒碰過妳一下。」

慕容英竟十分爽快的答道:

「那現在就換你來玩我身體啦!」

說著就坐在地上,又擺出現在最頂上那張照片的姿勢,屁股和腳底都朝向百里強,臉向後轉望著百里強,並面帶微笑的對百里強道:

「強哥!剛才那個淫魔最先給我腳底搔癢,現在你也來給我腳底搔癢吧!」

百里強就學剛才Bartholomew的動作,先摸慕容英的兩小腿,邊摸邊道:

「英妹!原來妳這麼喜歡自己腳底被搔癢,可是我剛才在視窗看他是先摸妳的小腿和腳,然後還舔了妳一隻腳底,再過來才是給妳腳底搔癢。」

百里強學Bartholomew摸慕容英的兩腳,也是從腳背摸到腳底,又邊摸邊挑逗的問道:

「剛才那個淫魔問妳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是啊!如此威名赫赫舉世無敵的神鳳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慕容英更覺好笑的大笑回答並反問道:

「哈!哈!哈!……哎呀!開心死了!開心死了!今天一直都有人逗弄我,我被逗弄得開心得不了!強哥!我是神鳳你是天龍,你跟我一起全球聞名舉世無敵,又還天天都跟我在一起,怎麼還會看到我的腳這麼稀奇?」

百里強答道:

「是啊!我天天都跟妳在一起這麼久,竟然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妳的腳,妳說這不稀奇嗎?」

慕容英亦有同感的道:

「嗯!說的也是,我倆天天在一起這麼久,可是我倆天天都是全副武裝的相見,我從沒看到你不穿衣服不穿鞋子的樣子,你也從沒看到我不穿衣服不穿鞋子的樣子,竟然到今天現在我才第一次在你面前打赤腳。」

百里強有些不太苟同的道:

「嘿!妳一個女孩子敢說這種話,妳說不穿鞋子倒還可以,什麼不穿衣服?我們怎麼可以不穿衣服見面?」

慕容英忙辯解道:

「強哥!你誤會了,我不是說全身脫光光不穿衣服,我是說我沒見過你穿短袖短褲,沒見過你的手臂和腿,你也沒見過我穿短袖,沒見過我的手臂,現在你看到我的腳了,但還是沒到我的手臂。」

百里強道:

「既然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妳的腳,那我要好好欣賞一下妳的腳。」

說著,百里強也拿起慕容英一隻腳,舔她的腳底,慕容英又看著自己腳底被舔,也愈看愈高興;百里強將慕容英的腳放下來,慕容英也仍然是現在最頂上那張照片的姿勢,百里強興奮的道:

「剛才那淫魔說妳腳底好嫩好好吃,妳的腳底真的是好嫩好好吃。」

慕容英又忍不住笑道:

「哈!哈!哈!……強哥!謝謝你的讚美!我太高興了!那我的腳一定真的很嫩,舔過我的腳的人都說我的腳好嫩好好吃,那我真高興我有這麼嫩的一雙腳。」

百里強又問道:

「我舔妳的腳跟那淫魔舔妳的腳,妳有什麼不同感覺呀?」

慕容英答道:

「我剛才是向他挑戰,現在是真的跟你親熱,剛才我把自己身體給他玩,看他有沒有本事把我吃掉,現在你愈玩我身體我愈喜歡你,你要把我吃掉,我就給你吃掉,還會特別把我自己餵給你吃掉,以後還會一輩子都跟著你。」

百里強表達自己想法道:

「英妹!我倆這麼相愛,當然該好好親熱一番,可是說把妳吃掉,這可不能亂來,我還是認為有些親熱舉動祇有成了夫妻才可以做。」

慕容英頗為感動的道:

「嗯!強哥!你很守分寸,女孩就該跟個守分寸的男孩在一起,將來無論成親或分手,才都不會吃虧。」

百里強也給慕容英腳底搔癢,慕容英又癢得哈哈大笑,百里強再問道:

「英妹!妳是喜歡我搔妳的癢還是喜歡那個淫魔搔妳的癢?」

慕容英答道:

「當然是喜歡你搔我的癢嘍!我剛才是向他挑戰,現在是真的跟你親熱嘛!不過剛才被他搔癢我也很高興,現在被你搔癢我更高興!」

百里強乃道:

「好!妳這麼喜歡被搔癢,我就多搔妳的癢!」

百里強繼續給慕容英腳底搔癢,慕容英一邊癢得哈哈大笑,一邊贊同百里強的話道:

「哈!哈!哈!……對!多搔我的癢!謝謝你要多搔我的癢!哈!哈!哈!……你愈多搔我的癢我愈要請你再多搔我的癢!哈!哈!哈!……」

百里強也感覺很新奇的問道:

「英妹!妳怎麼這麼喜歡自己腳底被人搔癢?妳將來要是嫁給我,是不是天天都要我給妳腳底搔癢?」

慕容英很高興的點點頭答道:

「是呀!將來如果嫁給你,我最希望我的腳底天天都被你搔癢,我的腳底被你搔癢一輩子,我也愛你一輩子。」

百里強再拿起慕容英的腳,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又翻身背朝上趴著,兩小腿也舉起抬高兩腳底,讓百里強舔她兩腳底,她頭也往後看百里強舔她的腳底,邊看邊道:

「強哥!你把剛才那個淫魔玩我身體的經過再重演一遍吧!」

百里強問道:

「英妹!剛才那淫魔玩妳身體,妳是不是覺得自己沒被玩夠,還要再被我玩一次?」

慕容英答道:

「強哥!我倆已是相愛的伴侶,你還這麼愛我,雖然我剛才是向那個淫魔挑戰,但我還是覺得你這麼愛我,我還把自己身體給那個淫魔玩,對不起你,同時我倆既是相愛伴侶也該親熱一下,我把自己身體給那淫魔玩卻不跟你親熱,實在說不過去。」

百里強再問道:

「那剛才那個淫魔舔妳腳底,妳現在要我再多舔妳幾下是不是?」

慕容英點點頭答道:

「嗯!剛才那個淫魔怎麼玩我,現在我不但也讓你怎麼玩我,且還要讓你玩我玩得更多,要跟你多親熱,因為你愛我我也愛你,所以我要跟你親熱更親熱,好好跟你親熱個過癮!」

百里強就繼續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更高興的看自己腳底被舔,百里強舔慕容英的腳底舔著又道:

「哈!妳這好嫩好好吃的腳底,這下我要痛痛快快的吃個過癮!」

慕容英高興極了的笑道:

「嘻!嘻!我真高興我有這麼嫩的腳底,我腳底愈被你吃我就愈覺得我的腳底好嫩,我也就愈高興我的腳底被你吃。」

百里強再繼續舔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果真腳底愈被舔愈高興,嘴都笑得愈開心,更想自己腳底再被多舔幾下;然後百里強也是摸慕容英的雙腿,慕容英同樣翻過身來,屁股著地雙腿伸直坐在地上,百里強亦由摸慕容英雙腿後面變成摸慕容英雙腿前面;百里強也是邊摸慕容英雙腿邊看慕容英兩腳,之前看慕容英兩腳腳底都覺得慕容英兩腳腳底好白好嫩,現在看慕容英兩腳腳背,慕容英兩腳腳背同樣是白嫩嫩的,百里強隨之讚美道:

「妳的腳底好嫩好好吃,腳背又好白好嫩好好看,怪不得剛才那個淫魔那麼喜歡看妳的腳。」

慕容英更開心的笑道:

「哇!我有這麼嫩這麼美的一雙腳,我實在太高興了!既然我的腳這麼嫩這麼美,剛才我把我的腳給那個淫魔看,現在更要把我的腳給你多看幾眼,要不然我會覺得對不起你。」

百里強又取笑的問道:

「英妹!我還是要學那個淫魔問妳,大名鼎鼎的神鳳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慕容英又忍不住的嘻笑答道:

「呵!呵!強哥!我們現在是一對情侶了,你喜歡跟你作伴的女孩的腳是一雙畸形怪腳嗎?你這個天龍也是經過嚴格挑選出來的,如果你的腳是一雙畸形怪腳,人家會選你成為天龍嗎?」

百里強隨之道:

「嗯!回答得真好!我剛才在視窗看妳跟那淫魔在一起,也聽妳說了,妳說就因為妳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所以妳才成為神鳳。」

慕容英亦接著道:

「這就對了嘛!因為我的腳沒有畸形,我全身都健全,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地方畸形,這還祇是成為神鳳的第一要求,後面還有很多訓練和測驗,我都一一過關,才能成為神鳳;你這個天龍也是這樣通關過來的,你祇要看看你自己是怎麼成為天龍的,就知道我是怎麼成為神鳳的,那你對我神鳳的問題,在你自己天龍身上不就有答案了嗎?」

百里強再取笑道:

「那妳也是腳底怕癢又喜歡被搔癢才成為神鳳的。」

慕容英又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強哥!謝謝你!我又被你逗弄得好開心,我不但喜歡腳底被搔癢,又很喜歡被人逗弄,謝謝你這麼逗弄我;我成為神鳳並沒受過什麼怕癢不怕癢的訓練測試,你成為天龍應該也沒人管你怕癢不怕癢,所以我成為神鳳跟我腳底怕癢沒有關係。」

百里強的手到慕容英裙子下緣,他立即收手道:

「不行!這個不能學那淫魔,我手不能伸進妳裙子裡。」

慕容英道:

「你手伸進來呀!照樣學他呀!」

百里強拒絕道:

「不行!情侶不是夫妻,還是要守分寸。」

慕容英又感動的道:

「嗯!強哥!你為人端正,行為守分寸,所以我才喜歡上你;可是剛才我給那淫魔玩的,現在不給你玩,我會覺得對不起你。」

百里強回斥道:

「但妳並沒對不起我呀!妳祇是向他挑戰,又不是跟他淫亂,我一直在視窗上看著妳跟他所有的舉動,還一直聽妳跟他之間的對話,從頭到尾我完全都不介意,妳又耿耿於懷什麼?」

慕容英更為感動的道:

「強哥!你人太好了!嗯!剛才你要守分寸,我卻不守分寸,我真是該死!讓淫魔的手伸進我裙子裡、內褲裡玩我那個地方,之後還要你也把手伸進來玩我那裡,所以今天我最該死!今後我會更加愛你,對你更好,向你彌補我今日之罪過。」

百里強慰撫道:

「英妹!妳今日挑戰那個淫魔、除掉那個淫魔,是值得獎勵的一大功績,妳怎麼反而感覺自己罪惡呢?不管妳怎麼讓那淫魔玩妳身體,都是妳向那淫魔挑戰,那些全都沒有罪惡!現在我是在跟妳親熱,就因為妳仍是純潔善良的女孩,所以我仍然喜歡妳,要跟妳親熱;既要跟妳親熱,尤其跟妳這麼純潔善良的女孩親熱,那當然要分清楚親熱與侵犯的界線;沒超過某個限度是親熱,我們彼此相愛,當然要多多親熱,愈親熱感情愈好,感情愈好就愈更要親熱;但是超過某個限度就變成侵犯妳了,妳這麼純潔善良,又這麼真心愛我,我怎麼可以對妳心懷不軌,對妳無禮侵犯呢?」

慕容英自我解釋道:

「強哥你說得對!我祇是因為你對我太好,我太喜歡你,才會覺得讓那淫魔玩我身體對不起你,但我對自己挑戰那淫魔的事,我還是認為我自己做的全對,從頭到尾都是他對我非份妄想,我雖把自己身體給他玩,但我一點都沒犯淫,都是向他挑戰;事情就是這麼微妙,對你我感覺對不起你,對這場挑戰,我又欣喜自己除掉那個淫魔贏得挑戰勝利。」

百里強再道:

「嗯!英妹!妳欣喜自己除掉淫魔挑戰勝利就對了!妳這麼真心愛我,哪裡有對不起我?反而以妳這麼純潔守身,竟敢這麼大膽的挑戰那個淫魔,我對妳這般膽識才萬分敬佩呢!」

百里強也雙手捧著慕容英的臉,感覺慕容英的臉很嫩,於是挑逗的問道:

「英妹!妳的臉好嫩喔!真是又白又嫩的美女臉,那個淫魔摸妳臉怎麼沒說妳的臉又白又嫩?」

慕容英欣喜的嘻笑答道:

「嘻!嘻!強哥!謝謝你的讚美!那個淫魔祇是沒有讚美給我耳朵聽,但他直接讚美到我臉上了。」

百里強再問道:

「所以他摸妳臉、吻妳臉,妳很開心是不是?」

慕容英答道:

「他欣賞我、讚美我,我怎會不開心呢?反正我又不會被他吃掉,就大膽的給他『讚美』嘛!他『讚美』我,我都那麼開心,現在你來『讚美』我,我當然更開心嘍!更希望你給我更多的『讚美』!」

百里強興奮的道:

「好!剛才妳把妳的臉給那淫魔摸、給那淫魔吻,現在妳要把妳的臉給我多摸幾下、給我多吻幾下,在這裡這麼說就對了!」

慕容英仍想向百里強作彌補的道:

「強哥!那我的臉要給你多摸很多下、給你多吻很多下,要好好跟你親熱個夠,我讓那淫魔的手伸進我裙子裡的事,也要從這裡向你彌補。」

百里強糾正慕容英的話道:

「不要再想那淫魔的事啦!現在就是我倆親熱,跟那淫魔完全無關!」

百里強和慕容英二人接吻,慕容英雙手伸到百里強背後,緊緊摟住百里強,百里強雙手也伸到慕容英背後摟住慕容英,二人愈吻愈親熱,彼此也愈摟愈緊;百里強把嘴離開慕容英,但慕容英仍緊緊摟著百里強,向百里強請求道:

「強哥!再繼續吻我嘛!跟我多親熱幾下嘛!」

百里強答應慕容英的請求,二人繼續擁抱相吻,彼此愈吻愈熱烈,他倆竟然這樣擁吻了五個小時!百里強對慕容英頗為感激的道:

「英妹!謝謝妳跟我這麼親熱。」

慕容英回應道:

「這樣我才沒有對不起你。」

百里強再用舌頭舔慕容英的臉,慕容英更開心到極點的表情道:

「強哥!舔我的臉也舔久一點,我真高興你跟我這麼親熱,我心裡更愛你。」

百里強又因為慕容英的幾次請求,舔慕容英的臉又舔了三小時,百里強感覺很新奇的問道:

「英妹!妳竟這麼喜歡自己被人玩樂?」

慕容英答道:

「我把自己給淫魔玩樂卻不給你玩樂,那怎麼對得起你?」

百里強說接下來的事道:

「那淫魔接下來就是想解妳鈕扣脫妳衣服,妳就跟他打起來了。」

慕容英就對百里強道:

「但你現在解我鈕扣,我會讓你解,因為我知道你解我鈕扣不會脫我衣服,祇是會把手伸進我衣服裡。」

百里強表示道:

「但我不僅不會脫妳衣服,且也不會解妳鈕扣,不會把手伸進妳衣服裡。」

慕容英又請求道:

「強哥!你就解我鈕扣嘛!你不脫我衣服,祇是將你手伸進我衣服裡,那也祇是跟我非常親熱,也並沒有逾越分寸啊!」

百里強稍作猶豫,還是解了慕容英胸前鈕扣,將手伸進慕容英衣服裡面,慕容英又雙手伸到百里強背後緊緊摟住百里強,感覺很溫暖的道:

「強哥!我真高興你跟我這麼親熱!」

百里強伸進慕容英衣服裡的手,摸著慕容英胸部下方和肚腹,又將手往後伸,摸慕容英的背,慕容英愈被摸愈高興,更緊緊摟住百里強;百里強的手更伸進慕容英胸罩內,摸慕容英的乳頭,慕容英更快樂極了的將已摟得緊緊的百里強再摟得更緊更緊的道:

「哇!強哥!你對我太好了!謝謝你!跟我這麼親熱,我更要愛你一輩子!」

百里強卻趕緊將手從慕容英的胸罩裡抽出,再從慕容英的衣服裡抽出,對慕容英道:

「英妹!我們這樣已親熱到極點了,不能再親熱下去了。」

慕容英感覺有些掃興的道:

「強哥!我跟你親熱得興緻正高,你忽然中斷了。」

百里強道:

「我們祇是情侶,最親熱祇能到這樣,要再親熱點,就祇有結婚成為夫妻了。」

慕容英對百里強更有好感的道:

「強哥!你這麼守分寸,我好幸運我遇對人了,也喜歡對人了,我更要好好珍惜跟你的感情。」

慕容英又恢復現在最頂上那張照片的姿勢,給百里強看她的腳底,百里強再用手指摳慕容英的腳底,慕容英又癢得哈哈大笑,心中更歡喜的道:

「哈!哈!哈!……還是腳底被搔癢最快樂!」

百里強心有所感的道:

「我們天天在一起這麼久,好難得今天才能這麼親熱,尤其今天竟然才第一次看到妳的腳。」

慕容英贊同的道:

「是啊!彼此這麼相愛又天天在一起這麼久,早就該這麼親熱了;喂!強哥!我們結婚吧!結了婚愛怎麼親熱就怎麼親熱,就不必守那麼多分寸了。」

百里強驚異的道:

「嗄!英妹!我還沒向妳求婚,妳倒先向我求婚。」

慕容英道:

「誰向誰求婚不都一樣嗎?能相愛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

百里強提到一件新事情道:

「英妹!要結婚又得先打贏一場戰鬥了,又有一個武裝集團擁有跟我們差不多的武器,還會發射太空船,比全球最大毒梟和骷髏島海盜的武力更強得多!」

慕容英聞之而道:

「那我們又是天龍神鳳了,天龍神鳳又要出動了。」

百里強道:

「天龍神鳳的神鳳不能打赤腳啊!」

慕容英立即站起來,走到自己脫掉的高跟鞋後,再穿上高跟鞋道:

「我們立即出發吧!」

--後面劇情請待續集--



本文於 修改第 1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933&aid=5710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