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大陸台商交流平台
市長:洛杉基  副市長: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大陸台商交流平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客大陸行(四)】:「阿姨」,台商太太們的最愛
 瀏覽1,503|回應0推薦0

洛杉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早年的台灣,許多隨著國民政府來台的政府高官或資本家,家裡還習慣保有「佣人」,供那些穿著旗袍的官夫人、富太太們使喚。那時候甚至還有用「下女」來稱呼「佣人」的。這種封建階級意識的稱呼,一直到好多年後,台灣開始注重平權,才停止使用。

近幾年到大陸工作居住,初次聽到一般人使用「阿姨」來稱呼家庭保姆,感覺既親切又人道,覺得真是個顛覆中國階級意識的重大社會革命。

「阿姨」又稱「保姆」,現在在大陸可是最夯的行業,也是一般中產階級、外商夫人、台商太太們不可或缺的左右手。在英文裡,也已經出現「Ah Yi」這個字,為外籍人士用來統稱中國籍的「house keepers」。

「阿姨」因為工作內容與性質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名銜:

「清潔阿姨」,只負責清潔;「煮飯阿姨」只負責買菜煮飯;也有照顧嬰兒、小孩的「保姆阿姨」,照顧老人的「看護阿姨」;因為工作長短分為「鐘點工」阿姨,與「全職」阿姨。

一般白領、粉領上班族,沒有時間與體力清潔房子,就會請鐘點工阿姨來幫忙收拾打掃房子 (或大陸人所說的「搞衛生」)。經濟情況較好的家庭,包括台商、外商太太,全職阿姨則是家裡不可或缺的幫手。

筆者住在上海這段時間,常聽到台商太太們聚在一起聊天,不是抱怨生活單調、食物種類有限、就是蔬菜水果太少等等,特別地懷念起台灣的美食、小吃以及一年隨四季變化的各式水果。但是一談起「阿姨」,則讓每個台商太太,眉飛色舞,讚不絕口,覺得有了「阿姨」的存在,總算是對她們在異鄉「吃苦受累」的一個最大補償。

有了阿姨,不但有人可以幫忙到環境不佳的傳統市場去買菜,自己也不用再去洗衣燒飯;吃完了飯,先生、太太可以翹著腳看電視,再也不用去收拾洗碗。這些在台灣無法負擔、享受不起的特殊待遇,在大陸可是價廉物美,幾乎人人用的起。而對各地方城市也創造了不少作機會,有其是那些「下崗」失業在家的女性,幫助不少。

在上海,鐘點工阿姨的費用,行情價一個鐘頭約六元人民幣左右。全職阿姨以上海本地人最貴,一個月七百(上下班)到一千元(住家裡)人民幣左右,其次為會燒菜的外地阿姨,沒有經驗的外地阿姨,則價格較低。逢年過節,額外的紅包是一定少不了的。為了因應外商需求,上海也有專業阿姨訓練班,除了教導基本英文外,還要訓練她們理解老外的飲食起居、衛生習慣等等。這種略通外語的阿姨,自然是所有費用裡最高的。

由於一般台灣人的口味都喜歡少油、少鹽,台灣菜的料理方法也比較不一樣,所以曾經在台灣人家中當過阿姨數年的,都會變得十分搶手。常有些台商工作幾年後準備打包回國,幾個認識的朋友們一定立刻來打聽他們的阿姨,是否可以轉讓。尤其已經會做幾道台灣菜的阿姨,那更是奇貨可居。

我們在上海期間,前後用了好幾個阿姨。第一個阿姨小史,是個上海本地人,特別能幹。她每天還得撘車從別的區來工作,問她說為什麼不就近找個人家當阿姨,還要跑這麼遠,她說她不想讓親友看到她在當阿姨,沒有面子。上海人好面子,連當阿姨的,都不例外。因為是本地人,可以幫我們處理許多需要與本地人接洽的事,如修理水電之類的雜事,可以得到較快較好的服務與合理的價格。因為這個阿姨料理我們晚中餐,所以我們也可以品嘗到地道的本幫菜。她平時只負責做我們家的菜,回家是不做菜的。她說自己家裡的晚餐,都由她上海老公來料理,她回家時,家裡的飯菜都已經做好擺在桌上了。小史做了兩年之後,她的女兒嫁了個有其錢人,不需要她再出來當阿姨,就回家享清福了。

離開前,她介紹了她的妹妹來接班。熟人介紹,當然要比陌生人可靠的多了,所以我們毫不考慮就答應了。小史妹妹也很能幹,但是做的菜,就沒有她姊姊做的好吃,但是她老公在醫院工作,我們有什麼病痛看醫生,她就可以托關係幫我們找到好醫生,而且都不用排隊等候。碰到能幹的上海阿姨,確實替我們帶來不少方便。這是我們覺得十分慶幸的地方。後來這個阿姨也因為投資房產、股票,家裡經濟條件有了改善,一年之後也辭職不幹了。不過與我們一直維繫很好的朋友關係,需要看病的時候,還是免不了要去麻煩她。

第三位阿姨小陳是個四川人,與她先生一起到上海打天下,兩個小孩留在老家由父母照顧。小陳刻苦耐勞,手腳勤快,不但一天兼兩個差,週末還幫朋友作生意。她老公則是好吃懶做, 做事總是高不成低不就,三天兩頭就回家當米蟲。小陳拼命賺錢,老公又幫不上什麼忙,讓我們很為她叫屈。小陳做菜喜歡放辣,不然她認為根本沒有味道,她做的麻婆豆腐,可算是一絕,白吃不厭。逢年過節才回老家的她,總會帶些帶有辣味的四川香腸回來請我們品嘗,特別好吃,至今仍然回味無窮。

我們知道她生活較為困苦,老婆經常會把穿不下的衣服送給她,或把不用的手機送給她,兩個人結成了姐妹般的情誼。最後我們決定要搬回台灣定居,她一邊掉淚,一邊幫我們打包,臨走前,依依不捨,哭紅了雙眼。回國一陣子,偶爾還會收到她發來問候的手機簡訊。

從這些阿姨身上,我們看到了中國女人的堅韌,與吃苦耐勞的傳統美德。人與人之間,其實無分貴賤,不分大陸人、台灣人,只要將心比心,以誠相待,都是可以超越地域及背景的差異,成為好朋友的。

衷心祝福這些有緣作伴,陪我們度過數個寒暑的阿姨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73&aid=2964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