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張爺 ~~ 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宇昌案的集體謊言
 瀏覽1,660|回應0推薦4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文俠隱
Rebec
Chocola
田園火雞

宇昌案是典型的栽贓。

在此之前,我一直相信馬英九各項操守縱使未必及格,但不至於觸犯最起碼的底線:相信他尚不至於道德沉淪,但自去年下半年宇昌案開始,這個人動用國家機器和黨機器,對選戰對手作鋪天蓋地的抹黑,在電視公開政見辯論會上,以低水準的胡亂提問,就宇昌案不斷汙衊對手蔡英文的名節,譏嘲他「要進廚房就別怕熱」,態度蠻橫而無恥,在我心目中馬──作為一個民主國家領導人──已經徹底失格。

昨日(2012-8-14)特偵組將宇昌案偵結,曰「查無不法」。我的感想同蔡英文幾乎一模一樣:既不驚訝也不感欣慰。

歷來總統大選投票我從來沒錯過,而且我一向投給藍營候選人,但正因為馬政府用這種下三濫招數選舉,正因馬團隊在案情偵結後仍持續作無恥的發言,我不但這回沒去投票,在馬英九主席任內,我也不會再投給國民黨。

以下將過去與網友就宇昌案的相關答辯予以彙整、修訂並補充。

§ 南華生技從未擁有TNX-355授權,唐南珊也不可能將新藥免費奉送

謠言稱,2006年,Tanox總裁唐南珊原來想透過南華生技的蛋白質藥工廠投資案,將新藥免費技術轉移給我政府,卻為總統府生技顧問何大一否決,爾後反而繞個大圈子向Genentech公司取得授權,成立宇昌生技,然而授權金光前金就費一千五百萬美元。

事實上,南華生技的實收資本額僅新台幣250萬(經濟部登錄有案),也無增資紀錄,一年之後便告解散,草草收場,絕無能力,也看不出任何意圖去購買愛滋新藥的授權。實則唐南珊是一面和Genentech談併購,一面盤算分拆公司資產,試圖將Genentech比較不重視的產品線(即愛滋新藥TNX-355)向第三人兜售。中華民國政府是他最初想合作的對象,而高育仁的歐華創投是由政府轉介,充當引進外資技術的育成公司。一般所謂技轉,都是有要價的,即便是工研院技轉給政府出資公司,同樣得收費。此技術轉移費用可能是實質的金額,也可能以股作價,甚至兩者並行。邱毅等人聲稱南華生技竟然可以無償取得國外公司的新藥授權,簡直癡人說夢

其次Tanox在美是NASDAQ掛牌上市公司,股權分散至社會一般大眾,唐南珊根本無權將公司資產免費贈予我政府──唐南珊若膽敢如此,他等不到公司被併購身價爆漲,就會以背信罪遭起訴──高育仁等人說法之不合常識,蓄意汙蔑後來成功的宇昌投資案,由此可見一斑。

§陳文茜(2012-1-1在中天電視)說對生技創投的減稅幅度大於生技產業

陳文茜宣稱生技產業條例係蔡英文主導通過,而其中產業優惠之減稅幅度,生技創投又優於生技產業本身,而這就是蔡英文要疊床架屋設置台懋生技創投來控股的原因

事實上,生技條例只規範生技公司之減稅,對生技與生技創投公司暨未加以區別,也未嘗予以混同。因此,蔡英文所參與的台懋生技創投案(然該公司實未成立)是否能符合生技條例減稅資格,端看該創投公司能否被認定為生技公司,而縱獲減稅,其減稅之幅度也只能等同於一般生技業者。

此外,一般創投公司根本享受不到減稅優惠,換言之,台懋生技創投的最佳減稅機會也僅能以符合生技條例享受等同於一般生技產業的減稅優惠,相對於宇昌生技公司,絕無額外減稅空間

陳文茜自稱看過「蔡英文主導」的生技產業條例,而且堅稱這「一張A4紙就寫完」的十三條「寫得很爛」,接著他狂轟一個根本沒設立的台懋創投的減稅額度,這些精細的指控至少證明名陳文茜「識字」,然而,我們也都「識字」,「識字」的我們在生技條例中,卻根本尋不著陳文茜所言之鑿鑿的「創投」關鍵詞。

這就是這位政媒兩棲動物栽贓不打草稿,犀牛皮移植臉皮上的金鐘罩功夫

§陳文茜(在中天電視)說何美玥膽大妄為在2008年3月18日選前急著批文通過台懋的資金申請,然而下屬(未明言姓名級職)覺得不妥始終不敢撥款

事實上國發基金對投資標的(新成立公司)的撥款有程序限制,就是民間資金必須依規定先到位,國發基金才能投入。台懋創投的民間資金無法募集成功,不合國發基金投資規定,國發基金當然無法參股。陳文茜編造的故事是一石二鳥,連著栽贓何美玥與蔡英文。可惜這種低劣謊言連劉憶如都無法替他圓。

繼上開謊言破功,陳文茜吃定庸眾的健忘,終於(2012-1-1在中天電視)翻改前詞,然而復以民間幕資不成功為由,含沙射影的說(台懋創投募股案)其中有弊。

這哪是合理懷疑,而是是典型語言暴力:總之先射箭再畫靶,亂箭射死蔡十八。

§宇昌生技從營收為零,淨值每股5.65元,這樣一家虧損而無營收的公司,蔡英文居然可以將股權以11.5元出售,獲取1980萬的暴利(稅前),別人(別的股東)都來沒賺錢,蔡英文家族先賺?

那些人云亦云的接力口水、跟風式批評,除自我昭示其財經盲流的身份之外別無涵義。然而首開此論者居然是邱毅──一位曾在大學任教的經濟學專家。這一連串的批評現象正是「懂的故作不懂,不懂的硬裝懂」,流感似的接棒祭出「假揭弊、真口水」、連篇累牘、只為吞沒真相的選戰病毒式行銷。

談到公司估價乃至公司股權收購,沒有人會僅依據財報淨值來議價的。去年底,我以此一觀點質問聯網異言堂某位寫手,這位寫手自稱開公司又接政府標案,彷彿自己多有資格評論似的,但我從他的反應確定他是連財報都不會看,基本財經常識都不具備的口炮企業家。

我說,尹衍樑向蔡英文收購的價格是每股11.5元,而在此之前半年,尹衍樑向統一國際的收購價格是10.5元,這叫參考價:這收購價格也顯然高出淨值甚多,難道統一集團也涉弊麼?兩年之後(2010),宇昌生技(當時已改名中裕新藥)以每股16元上興櫃公開發行,至今股市走軟各股交易價格紛紛下滑,該公司股價一路以來不但從未跌破承銷價,甚至常保20元以上的鐵板支撐價格。近期該公司受到政治面衝擊,股價還高達30以上,而宇昌(中裕)財報淨值在五元上下游走的情況始終未曾改變

由此觀之,尹衍樑統一家兩次股權收購堪稱成功。玩笑的說,每股11.5元價格絕對是尹衍樑的「暗爽價」:被「利益輸送」的哪是蔡英文?明明是尹衍樑自己哩!

尹衍樑是公開挺馬,悠遊於兩岸政界的紅頂商人,儘管政治上明顯壓寶國民黨,就股權收購一事純粹在商言商,更拒絕順著藍色爽民們作違情違理違背事實之論(說這交易價格有問題,或者圖利了誰),他只淡然的說:價格合理!後來他也用同態度向特偵組作證,並說明這個定價方式符合業界常規

那些認定交易價格過高的揭弊專家的投資眼光,難道還比尹衍樑更精準?他是傻瓜你最聰明?

蔡英文敗選後,宇昌生技(中裕新藥)股價居然還能逆勢走堅,且維持至少40元以上(今年最高價80元),表示興櫃投資人根本不鳥這些紛紛擾擾的白爛政論:在投資人眼中,宇昌生技的價值非常清楚。

在股票市場之外我們可以舉其他例子。

2005年彰銀14億特別股標售,時每股淨值15.85元,民營台新金控以每股26.12元,溢價64.79%得標。相較於標售當日公開市場收盤價18.6元,溢價幅度也達40.43%。

若比照宇昌案藍營的評價標準,公營的彰化銀行這種被視為「天價」(*註一)的溢價標售是誰的弊案?誰的貪污?誰的不當利得?馬英九上任這麼久了,聯合報社論是不是該同理要求彰銀將溢價吐還給台新金控?

當年聯合報社論將扁政府「天價標售公營銀行增資股」等同於「賤賣國產」(*註二)!怎麼蔡英文同樣以溢價出讓宇昌股份,你還嫌太貴!?

這種此一時而彼一時、昧著良心、標準因人而設的浮議,我藍營同胞們居然爭拾餘唾,毀人名節,還自以為樹立甚麼「態度」與「道德」風範哩!

註一*「天價」一語乃大昌證券研究報告用詞,或許還google得到。

註二*〈二次金改的三不與三要〉(2005-10-4聯合報社論)

後記

宇昌生技的主要產品項仍在臨床實驗階段,這種新藥公司財報的檢視重點自不在於營收獲利,而在於技轉合約的期限,以及臨床實驗的進程,而宇昌(中裕)公司財報的無形資產一項,針對專利授權是用取得成本逐年攤提價值耗損來登載的,換句話說,儘管隨著研發的躍進,其專利授權的市場價值明顯提升,但在財報登錄上,無形資產卻是逐年逐季降低,換句話說,財報並未反映允當價值。

生技新藥公司財報這種情況同所謂「資產股」有點類似,很多擁有大片閒置廠房的老公司都已數十年未資產重估,股票投資人若死板板的觀察其財報淨值及營收獲利,在房產牛市期間必失之交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858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