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意商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資本主義與自由
 瀏覽1,078|回應1推薦5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可愛小孩
筆記阿本
張爺
拙拙
Chocola

最近Chocola在看的一本書............


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利曼(M.Friedman)代表作《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  這是一本沒有數學符號、沒有任何幾何圖形的「敘述性」著作。弗利曼將各個社會中都常見的十二個重要問題以淺顯之文字、流利的文筆提出精闢的分析, 這本早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書,是弗利曼根據其在一九五六年的一系列演說內容結集而成,據此推算各篇文章正是弗利曼壯年期精力充沛、生產力達到頂峰時的傑作。

  本書所論述的十二項問題大都正在台灣萌芽,這些課題都圍繞在「政府」角色的如何扮演,這也正是台灣當前政權輪替後政府之主要困境所在。癥結在正確觀念的無法生根,而政府是主人,人民是僕人的迷思,還深印在國人心中,如何導正?我們可在弗利曼這本書的導論和第一、三章找答案。金融自由化、WTO衝擊、教育自由化、職業證照、勞資關係諸課題的迷思,也可在本書有關章節中尋得迷津。此外,社會正義、公平、社會福利是近幾年台灣各界熱烈推動的理念和措施,這些看似增進人民福祉,實際上卻可能引領我們走向「奴役」之路的迷思,弗利曼在本書的第十、十一和十二章中提出破解之道。

本書特色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句話得以風靡全球,無疑歸功於有「20世紀最偉大的自由經濟學家」美譽的傅利曼,也突顯出他在公眾中享有極高的聲譽。

  十二個歷久彌新的問題

  本書所論述的十二項問題,大都正在台灣萌芽,這些課題都圍繞在「政府」角色的如何扮演,這也正是台灣當前政權輪替後,政府之主要困境所在。

  「知識有兩種,一種是亙古不變的,一種是與時俱變的。」吳惠林說:《資本主義與自由》就是前者。本書非但沒有過時之虞,還會有愈陳愈香的魅力。

  ●英文版銷售超過50萬本,已發行18種語言。
  ●《倫敦泰晤士報文學評論增刊》評選為「戰後最有影響力的一百部著作」之一。

  我們怎樣才能利用政府的潛力,同時避免它對個人自由的潛在威脅呢?在這本經典著作中,密爾頓.傅利曼完整陳述了他那非常有影響力的經濟哲學。其中指出競爭性的資本主義體系不僅是達成經濟自由的一種安排,也是政治自由的一個必要條件。

  這是一本深入淺出的益智讀本,英文版已銷售超過五十萬本,已經被譯成十八種語言出版,而且種種跡象顯示,隨著時間的推移,它越來越有影響力。

作者簡介

傅利曼

  傅利曼於一九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在美國紐約州的布魯克林出生,念高中時,父親去世,家中經濟狀況下滑,想念大學就得自力更生,幸運的是,傅利曼獲得一筆獎學金,再以各式各樣的零工籌措學費,就這樣辛苦的在一九三二年畢業於路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傅利曼在讀大學期間,由於想成為一名保險精算師,一開始主修數學,後來才對經濟學產生興趣。大學畢業後,傅利曼進入芝加哥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此時曾受教於范納(Jacob Viner)、奈特(Frank Knight)、舒爾茨(Henry Schultz)、明茲(Lolyd Mints)、賽蒙斯(Henry Simons)。碩士畢業後,由於舒爾茨的推薦,傅利曼進入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此時受教於霍特林、米契爾、克拉克等教授。

  傅利曼在求學期間,曾在一九三五至三七年在美國自然資源委員會(National Resources Committee)工作,主要從事消費者預算研究設計。這方面的工作成果也成為他日後出版《消費函數理論》(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的兩個主要組成部分之一。

  一九三七至四○年間,傅利曼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非全日制講師,同時兼任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研究人員。在國家經濟研究局,主要協助顧志耐研究專業人士的所得。他們的研究結果就是《一九二九至三六年間的專業開業者的所得》這本著作,也成了傅利曼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論文。

  一九四○至四一年,傅利曼擔任威斯康辛大學經濟學客座教授;一九四一至四三年,在美國財政部賦稅研究局工作,主要研究戰爭時期的稅收政策;一九四三至四五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戰爭研究處擔任統計科副科長;一九四五至四六年擔任明尼蘇達大學副教授。傅利曼雖然早已完成博士論文,但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遲至一九四六年才獲得哥倫比亞大學頒發的博士學位,並於同年赴芝加哥大學擔任副教授;一九四八年升任教授,直至一九七七年退休。在芝加哥大學任教期間,傅利曼與史蒂格勒一起開展了芝加哥經濟學派。

  在教學研究工作之外,傅利曼還從事大量的社會活動及學術交流,包括:一九五七至六九年擔任《經濟計量學期刊》編輯;一九六四年擔任高華德(Barry Goldwater)的總統競選顧問;一九六六至八四年,每三個星期為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針對時事寫一篇文章,並從此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一九六七年擔任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客座教授,同年擔任美國經濟學會會長;一九六九至七一年擔任尼克森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委員;一九七○至七二年,擔任蒙貝勒蘭學會(the Mont Pelerine Society)會長;一九七七年退休後,轉赴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任高級研究員;一九八○年與其夫人蘿絲.傅利曼(Rose Friedman)製作了一個十集的電視連續節目《自由選擇》(Free to Choose),也讓他的知名度更加攀升。

  傅利曼的工作得到了人們的肯定,這可從他獲得的一些獎項及榮譽得以印證:他曾獲得美國、日本、以色列、瓜地馬拉等國大學的多項榮譽博士,也曾榮獲羅塞(P. S. Russel)服務傑出經濟學教授。他是當代自由放任、政治經濟學最有力的代言人,芝加哥學派在其領導下聲名大噪。一九五一年得到克拉克獎、一九七六年榮獲諾貝爾獎、一九八八年獲得美國國家科學獎,以及同年獲頒的總統自由勳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譯者簡介

謝宗林

  學歷: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經濟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譯作:《國富論》 、《道德情感論》、《資本主義與自由》

名人推薦

  朱雲鵬   《金磚四國》作者
  吳惠林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洪德生    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
  馬凱       經濟日報總主筆
  黃仁德    政治大學經濟學系主任

  「本世紀唯一的經濟學家。」

-《財星雜誌》

  「密爾頓.傅利曼是我國最傑出的經濟學家,以非凡的分析能力和高超的專業技巧聞名於經濟學界。他的見解總是富含啟發意義,獨到、勇敢、精闢,尤其是──刺激。」

-Henry Hazlitt,《新聞週刊》

  「直到十或十五年前,人們才終於看出密爾頓.傅利曼的真正份量: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

-Robert J. Samuelson,《華盛頓郵報》


尋王之盟支持者,巧克力妹兒小魔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050927
 回應文章
吳惠林的書評
推薦3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可愛小孩
張爺
Chocola

《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這本1962年面世的經典著作,其2002年版的中文譯本,日前在台灣出版,基於以下五點理由鄭重推薦:

第一,各國債務危機是否會再掀起「二次風暴」,以及各國救市政策退場是否引發「二次衰退」,此刻正沸沸揚揚。這些其實都聚焦於「政府的角色是啥?」這個關鍵課題,而2006年底去世的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密爾頓.弗利曼(M. Friedman)這本書就提供絕佳的答案。
第二,這本書不但「禁得起時間考驗」,且越陳越香,50年前弗利曼針砭的12個問題,經半世紀,尚無人能真正超越或推翻,甚至於問題還變本加厲。借用譯者的話:「既然政府干預的成績是這麼難看,為什麼不僅舊的干預很難移除,而且新的干預還紛至沓來?為什麼發達於自由主義傳統的國家會越來越傾向社會主義式的政府干預呢?」
弗利曼引述19世紀英國法學家與憲政理論家戴雪的話幫他回答。簡單的說,就是人民只看到國家干預對特定團體帶來直接、立即與顯而易見的好處,不顧漸進、間接與遠處看不見的害處,加上個人自助的信念減弱。而這也肯定是近20年來台灣在歷次民主選舉的浪潮中,之所以逐漸往溫熱式的社會主義漂移的根本原因。

中國經濟成功崛起

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曾說:「國家不會一下子就毀了。」問題是,如果人民大多不思自己負責與自助;記不住政客與官員可能不是稱職的、疏忽職守的,甚至偶爾是腐敗的;只要求國家賦與近利,不顧他人和下一代的負擔;如果人民大多是這樣的自私卸責與短視不智,國家遲早焉能不毀?本書提供我們深思的論點。
第三,
馬政府急促與對岸簽署ECFA,主因應看上中國經濟的崛起,而這次全球金融海嘯和經濟大衰退,也似乎凸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成功,於是所謂「北京共識」的專制經濟模式,或「國家資本主義」抬頭並在埋葬市場經濟的聲音非常響亮,這很危險且很難說清楚、講明白,更不易駁斥的說法,這本《資本主義與自由》正好可用來解惑。
第四,英國在2010年5月13日「政黨輪替」,以保守黨為首的聯合政府上台,被認為是全歐洲政壇向右轉的最新例證。目前中間偏右的政黨或聯合政府都在西歐大國佔上風,包括德、法、英與義大利。波蘭、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已是右派當權,至於南歐伊比利半島的西班牙與葡萄牙,當家的社會黨正竭力抵擋保守派反對黨的步步進逼。
歐洲為何會有向右轉現象?政治專家分析,一個理由是左派政黨已向中間靠攏,有時甚至吸收右派的政策理念為己有。另一個理由則是要削減赤字就只能削減支出,沒有其他辦法,也因此意識形態變得不管用。譬如在希臘與西葡執政的社會黨人士,受限於歐元區規定,只能推嚴苛的撙節措施來降低膨脹的公共赤字,與保守派政黨沒有兩樣。
或者可以說,各國政府採用「印鈔救市」拉拔經濟,其實不被人民所認同,而金融海嘯和經濟蕭條也不被認為是市場失靈或資本主義失靈,反而是大政府或政府干預經濟失當所致。果若如此,更有必要從弗利曼的這本《資本主義與自由》經典書籍,獲得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的正確認知。
第五,翻譯很難,翻譯經典書更難,但這本《資本主義與自由》卻獲得最有資格詮釋自由經濟的謝宗林先生翻譯,他將弗利曼的觀念正確地轉譯給讀者。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050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