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宗教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從大漢沙文到大福佬沙文
 瀏覽2,986|回應14推薦5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幕影
文俠隱
筆記阿本~ 毛筆攤(二)

Chocola

台灣老移民以閩客為主體,考其實,閩客固然族群之間頗有區隔甚或閒隙,但兩造族群史淵源相似,實則為「難兄難弟」:在台閩人自稱「河洛人」,粵若稽古,係五胡亂華時陸續南遷至閩粵一地定居的漢人,很不巧,某些客家族群報告也稱客家人係來自中原地區「純血漢人」。

閩客老移民的「大中原思維」,從好的方面看是「慎終追遠」,壞的方面,任何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族群史往往醞釀著排他性。「大中原思想」和「漢族中心論」是中國人的集體潛意識,教邊陲之地不得不附麗中原,並以漢化為榮。這固然顯示漢文化的某種優越和強勢,但那種漢文化霸權主義所走私販賣的血統高貴論,卻是既不科學也不高貴。

怎說它「不科學」呢?──既然老移民的先人曾歷中國史上三度大規模遷徙,由北而南,一代復一代,輾轉遷移到一處又一處的客居地,迄今綿延逾千年,更由唐山渡台灣,再歷四百年,那麼這些流民祖先們填飽肚子都來不及了,又有哪個族群會發神經捍衛其遺傳的...嘖嘖...「純淨」呢?

血統純淨論的成立可能需要某種考古文物證據支持~~譬如說:上頭書寫著「大漢陽具崇拜」六個字的「貞操帶」。

事實上,當前科學證據證實:台灣老移民無論閩客,其基因實與中國東南的越族最相近,來自中國北方的「漢族基因」只佔百分之二十。不過,也正因這百分之二十,足見留台閩客族群的中原遷徙說不無根據:譬如方今福建省「晉江」一地,就是中原移民為思念晉王朝而命名。

這麼說來,無論是沙文還是反沙文,殖民或反殖民,統獨論述若執迷於血緣主義──試圖由血緣來構成國家觀念,或者試圖由血緣來排斥成為一個國家──採用片面科學證據來鋪陳利己的主張,終將是一葉障目而不見泰山,勢必淪為非理性的一丘之貉,並顯現知性與品味的雙重低落。

撇開基因學研究報告不談,在台灣,客家「漢族純血」說其實是用來與「福佬」區隔的政治操作。據說,就是國民黨在背後搧陰風點鬼火者。原因是,台灣的閩語族群佔大多數,「外省統治階級」的國民黨刻意鼓勵此說,藉以強化客家優越,分化閩客,甚至挑撥閩客對立,使客家票成為國民黨囊中物。

幾個月前我在〈尋王之盟〉曾提過老國民黨「拉客打閩」的手段

朱一貴事件的失敗起於閩客內鬨,但決定關鍵確實是客家庄和清軍圍攻朱軍所致。事後清廷還褒獎這些協助清軍有功的「義民」。「義民廟」之「義」是從清廷的角度來說的,但從反清陣營而言,反倒是「不義」之舉了。

清廷相準台灣閩客族群的嫌隙,積極拉攏客籍,挑起內鬨是清廷的一貫策略。這項成功案例成了歷史教材,遂由老國民黨「外省政權」所沿用。

這種陽謀是有樣學樣,至今深藍乃至泛紅的群眾也跟著「拉客打閩」,上行下效,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類此伎倆比較接近基層黨部在地方上的選舉操弄,而不似「高層授意」(至少牴觸國民黨的表面政策)。唯獨可悲的是,這種意識已經在某些具有邊緣認同特質的泛藍次族群之間深度發酵,讓族群失落感與排他性轉為成離間閩客的強烈動機

若謂不然,讓我們回想馬政府經濟部所創發的ECFA漫畫說帖,竟然虛擬「南部/閩南人/低學歷/得過且過/說大話」的負面人物「一哥」,藉以對立「北部/客家人/EMBA肄業/精通多種語言/見解客觀」的人物「發嫂」。說帖草案表列如下:

夠「天才」吧!?

這幅集南北對立,閩客分化,學歷歧視等刻板印象之大成的「文創傑作」,活脫是深藍醬缸思維的產物。縱然馬政府小心翼翼地,避免重蹈老國民黨的回頭路,然而黨國官僚體制的陳痾卻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與「黨產」同樣拖累改革的「意識型態惡靈」仍不時在作祟!

再如去年的「范蘭欽事件」,幕後主人公郭冠英先生祖籍貴州,屬於族,儘管生就為邊陲之民,先生裝模作樣的中原霸權心態卻還是牛上了天。有件事應該提醒先生:貴州古稱夜郎,「夜郎自大」是一句「主國」所固有的沙文成語,正好可以迴向給滿紙荒唐言的「范蘭欽」。

回頭談國民黨的閩客分化論述。

前些時候有一位新黨的朋友寫了篇文章,指控台灣老移民(指的是「福佬」)以台灣的主人自居,故意稱後到的粵籍移民為「客家人」。其實「客家」一詞並非在台的閩人所創,早在客家人來台之前,大陸的客家人就以「客」自居了。將「客家人」一詞說成是「福佬」為排斥外來者而發明,乃是顛倒史實。然而這種對於歷史的竄亂與捏造,以訛傳訛的族群分化論述究竟所為何來?又符合誰家的利益呢?

查「客家」一詞主要是源於中國大陸東南各省的「土客」之分。循名責實,「客籍」是遷移到客居地的移民,反之在地人則稱為「主籍」,或者土著。

每一地墾荒史都有先來後到之分,台灣除原住民以外,一般以為漢移民以閩籍為先鋒,粵籍居次,閩粵以外之各省殿後。因此沿海沃土既為閩人所佔,粵人(客人)後到自然會面臨經濟利益的矛盾,於是雙方爭地爭水源,各自為生存所需,又怎能據此渲染為「某某沙文」?

君不見美國西部拓荒史,不也多見據地稱雄,亂黨四起,公然駁火的局面?所謂天高皇帝遠,同樣歷史條件下,何只閩、客移民彼此會掄刀動槍,同為閩省的彰、泉人馬,不也是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再者,一般以為客家移民只佔台灣人口的十分之ㄧ,「福佬」超過七成,然而在華語世界裡,客語人口數尚且超過閩語人口,只不過台灣客家移民逐漸被「福佬」所同化,稱為「福佬客」,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客籍人口數偏低的錯覺。譬如李登輝本來是客家人,早先幾代就已經「福佬化」,乃至於無法通曉客語,而只能說台語了。又「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先生的籍貫註記為福建,實則為客家人。諸如此類的「福佬客」,還真不知凡幾呢。

卻有好事者居心叵測,將此族群同化和融合的自然演變改頭換面,說成:「客家人因為備受『福佬』壓迫,有些人竟「喬裝」成「福佬」,弄到最後連客語都忘了。」真是說書連個唱本兒都懶得準備,他嬤的天方夜譚鬼打架!

至於台灣老移民對原住民的「壓迫」算不算「大福佬沙文主義」呢?請這些歷史大話先生頭腦清醒一點:那叫「大漢沙文」,不叫「大福佬沙文」。何況當荷蘭人來台欺負原住民,騙取原住民土地時,在當時為數不過幾萬,以閩人為主的漢人還曾協助原住民呢!

又有人說,真正的台語是原住民的土語,把福建話當作台語就是大福佬沙文。這問題應從幾個方面來分說:

一,漢人移民之初,「福佬」講「河洛話」(「福佬話」是誤寫),客人講「客語」,固無所謂「台語」的概念。既無所謂「台語」概念,又哪有誰家的沙文主義可言呢?

又河洛話是目前仍保留上古漢語(古夏言)的僅存漢語,可以說漢語的活化石;河洛話又稱「古文古詩」為「漢文漢詩」,可見「河洛人」(「福佬」)以「漢」自居。那麼,假設早期台灣移民果真有強迫推銷「河洛話」之實,要講「沙文主義」,也只能說是「大漢沙文」。

二,其後「台語」概念逐漸興起,係就「閩語」的地方分布而區分。閩語有泉州話、漳州話和福州話,甚至有潮州話,腔調互有參差。既然,為何獨不許「台灣話」呢?

三,當「閩語作為台語」的概念逐漸興起時,閩語在台灣未嘗強行推廣,更不曾制定為官話,其普及完全是順乎自然。那麼將閩語命作「台語」容或有商量空間,又怎談得上「大福佬沙文」呢!

因此把閩語當作台語,實為歷史發展水到渠成的現象,合乎自然也合於學術,根本談不上「大福佬沙文」!

真正的「大福佬沙文」,是將「能否操閩語」當作一種「台灣認同」的識別符號。而這完完全全是21世紀前八年裡,陳水扁黨羽的政治操作,哪會是台灣老移民所能幹下的事情呢?

簡言之,「大福佬沙文」是道道地地的現代產物,不存在於台灣移民史中。此意識之萌芽或許偶發於方寸之間,惟其落實卻僅在陳水扁主政的瘋狂八年。

後記

「河洛人」是閩籍移民的自稱,而「福佬」是粵人對閩人的稱呼,略帶貶義,至於「福佬人」則是「河洛人」的錯誤書寫方式,鑄詞不合語法,為現代鄙俚不文之輩所樂用。

查「福佬人」與「河洛人」的台語音讀不同,台語「福」字白話是入聲,與通行的口語發音有根本之別,而且詞首的入聲也沒有轉音的規則可循。至於「佬」字,則是廣東話的人稱輕慢語,「佬」為人字部,後頭續個「人」字純為畫蛇添足,廣東話也沒這種說法。

因此粵人稱閩人「福佬」,猶如上海人稱台人為「台巴子」。

客語所保留的中原古音,依據漢語學者考證,係接近中古(隋唐)時代的洛陽音。而閩語除中古音之外,更保留古夏言,為中原韻書所無,因此推定河洛人的族群遷移史更早於客人。陶淵明〈桃花源記〉就說,「避秦之禍」的武陵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這早於客家移民史的武陵移民者,莫非是秦伐六國時河洛難民的一支?

然而,河洛話越是接近上古漢語,河洛人的血緣反而越遠離「河洛」(黃河洛水一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36125
引用者清單(1)
2011/05/02 01:14 【尋王之盟】 國父是客家人麼?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方言的保留
推薦3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文俠隱
腦蟲
Chocola

我不清楚台灣客語發音閩南化的問題,不過語言的同化是自然現象。兩岸交流多年之後,許多原本有地方特色的遣詞用字成為兩岸共通流行語,原因無他,因為語言的本質就是溝通和達意,只要詞語有足夠的力量,就能不脛而走。

我發現一些韻文用北京話無法讀出正確韻腳,但用客閩語言都可以:譬如入聲。可見從語言學角度,閩客方言很有保留價值。但一種語言一旦長久淪為方言,又不加以學術和文學的提煉,這種語言的應用價值就會更加惡化。

化學元素「鋰鈉鉀銣銫砝,氦氖氬氪氙氡」人名「托爾斯泰」等在音譯之初就是以國語發音為準,用方言音來讀當然會比較不容易。但另一方面正因為北京話音帶有胡音(譬如捲舌音),在音譯西文時會比閩客方言更方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628854
語言同化的問題
推薦1


腦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雖然對於客家語在兩岸三地的逐漸消亡有點不捨,但是還是想說--除了人口規模對比的落差之外,客家音韻逐漸同化於閩南音韻的現象,也許還有其他因素作用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628719
廖萬隆的純血笑話
推薦1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通婚說遭議 廖萬隆澄清道歉

2011-05-16 新聞速報 【中央社】

 因原住民通婚議題引發爭議的中國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今天出面澄清,從未對原住民不禮貌,也不反對原漢通婚,都是誤解,並向民眾、國民黨、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等道歉。

 媒體報導,廖萬隆對原住民與他族通婚發表看法,引起原住民抗議。

 廖萬隆下午在國民黨籍立委廖國棟陪同下,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媒體詢問有關提及「很多原住民是雜種」一事,廖萬隆表示,絕對沒有,關愛與關心原住民朋友都來不及,怎麼會罵?原住民是他的朋友,怎麼會對原住民不禮貌?這都是誤解,如果因此產生對大眾的不安,他非常抱歉。

 廖萬隆指出,「把這個話套在我身上,我從來沒有講這句話」,若有訪問他的人,可以把原音從頭到尾不要剪接拿出來,「絕對可以接受公評」。

 廖萬隆說,他覺得很委屈,特地從大陸趕回來;他昨天晚上到12時才看到電視,一直重播、一直反覆講,「好像我廖萬隆犯了滔天大罪,很不好,很不道德」。

 廖萬隆表示,若大家誤解,對他的語言產生不悅,那他當然要一併道歉。

 至於是否對國民黨帶來困擾,廖萬隆表示,自至始終沒有傷害黨,也沒有傷害族群感情,他是善意的;他不是政治人物,為何這個議題會被操作,他感到遺憾,也對國民黨、黨主席及立委廖國棟感到非常對不起。

 記者在會後追問,電視台日前錄到的聲音似乎有「雜種」2字;廖萬隆說,講了5分鐘的話,沒有指名道姓針對原住民說原住民是怎麼樣,可以把原音拿出來聽,絕對不可能,絕對沒有說原住民一定是怎麼樣的。

 廖萬隆稍早宣讀聲明稿指出,5月4日在國民黨中常會發言,是希望鼓勵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孫大川,多做一些原住民文化語言保存的政策,並鼓勵原住民與原住民結婚,對於原住民朋友在各領域的傑出表現應該加以重視發揚,這樣的心意卻因為極少數媒體斷章取義及電話訪問錄音剪接,引發誤解風波,他深表遺憾。

 廖萬隆指出,主席馬英九當時即刻裁示,「我們不能限制通婚自由戀愛,除此之外確實應該要做一些文化保存和傳承的工作」。

 廖萬隆說,不反對原住民通婚,他向所有原住民朋友澄清報告,如果有因為極少數媒體的斷章取義而造成誤解,或對他所敘述言論有所不悅,他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


原民雜種說 廖萬隆道歉不認錯

2011-05-17 中國時報

 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日前在中常會上提議,政府應立法禁止原住民與他族通婚,隨後又在接受電子媒體訪問時疑似說出:「現在有很多原住民已不是純種是雜種。」引發原住民強烈不滿。廖萬隆昨天出面,先為「言論遭媒體斷章取義,造成原住民不悅」致歉,隨後卻又改口聲稱自己沒有錯,不知道該怎麼認錯。

 針對廖萬隆言論,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在第一時間即表達不同看法,亦對廖的發言不表認同,文傳會主委蘇俊賓認為廖發言不妥,要求他出面公開說明及道歉,否則不排除祭出黨紀。

 廖萬隆表示,自己中常會上的發言,原意是鼓勵原民會努力保存原住民文化及語言,鼓勵原住民之間通婚,用意在於避免文化及語言流失,絕對沒有對原住民不禮貌的意思。至於是否失言稱原住民「雜種」,廖萬隆僅強調接受電訪的錄音遭到剪接。廖萬隆雖然宣稱自己沒有惡意,也願意為言論遭誤解,向不悅的原住民致歉,但面對媒體不斷追問,是否願意認錯時,廖萬隆竟不滿地說:「我又沒有錯,怎麼認錯?」

 廖萬隆強調,因為自己是客家人,看著客家文化一天天流失,才進而關注原住民文化存續問題,「因為原住民比較好控制、比較好安排,是非常偉大的台灣遺留文化。」

鄧鴻源/教(台北市)

【2011/05/17 聯合報】讀者投書

中國人向來就是「雜種」(HYBRID),因為春秋時代楚國(今湖北)已是外邦了。五千年歷史中,有五胡亂華,有外族統治,各族通婚是常態,哪來的「純種漢人」?

台灣人亦然,許多人在不同朝代或年代,從中國、東南亞,甚至世界各國而來,就連純種的平埔族人,現在也沒有多少人。尤其近年來外籍新娘日益增多,那麼原住民是否純種,有那麼重要嗎?

其實近百年來,美國與歐洲各國人民,甚至皇室,也都是各種民族血統交融,尤其美國,早已經是民族大熔爐。

從優生學角度看,沒有雜種的民族,下一代品種日差,將會逐漸沒落;有雜種的民族,反而可以生出優秀下一代,醫學與新聞上已有許多相關證明與報導。

總之,真正保留文化的作法在語言、風俗、技藝,不在血液裡。廖萬隆的說法暴露自己的無知,應該為自己失言公開道歉。


純種血緣論 當心踩地雷!

  • 2011-05-17
  • 中國時報
  • 【廖經庭/桃園(博士生)】 讀者投書

 日前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在中常會中提議,立法「禁止原住民與他族通婚」,甚至在接受訪談又說「很多原住民是雜種」,筆者以為廖萬隆說法並不恰當。

 首先,吾人應釐清何謂「原住民」的問題,若要判斷某族群成員時,「血緣」固然是判別的依據之一,但根據過往的歷史經驗發現,「血緣」絕對不是判別一個族群的最主要依據,通常仍須搭配語言、風俗習慣或歷史記憶等條件,才能真正理解或界定自己的族群。

 其次,「純種」之說也不符合台灣多元價值觀。十九世紀末西方新帝國主義倡議「白種人負擔」思維,主張白種人進化程度優於黃種人與黑種人,藉以合理化其向外殖民侵略行為,甚至在希特勒時代發生屠殺猶太人事件,一切皆導源於某些人士自以為「純種」的思維。

 由此觀之,「血緣」定義若未拿捏清楚,甚至被刻意扭曲,都可能是族群仇視的根源。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628636
藍營要有一兩個阿扁那種才能的人(但不要他的貪腐)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0


shoumin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張爺也不必替福佬族群做啥辯護啦。外省本省族群的區分在早期並非沒有,但逐漸在交流後逐漸消弭。綠色的沒事就拿這出來提一提,不管居心如何,就必須要擔負著有人會師法其道還諸其人之身的狀況出現。

   至於藍營要有一兩個阿扁那種才能的人(但不要他的貪腐),也就不至於到現在都一敗塗地亂七八糟了。連DPP在2008被趕下台後,還讓他的影響力暨續在政壇跟社會上胡搞瞎搞而且愈益囂張。

    至於閣下在大漢沙文主義跟大福佬沙文主義上大做文章其實大可不必。終究,福佬族群還是大漢族群的一個分支,別因為今天PRC跟ROC以及台灣內部一堆想搞台灣國傢伙的現實狀況而來講這種議題,這只不過讓人感覺到是在玩將中國人跟台灣人換個說法的文字遊戲而以! 
    
     但是閣下在維護福佬族群的心意個人頗為尊重,但祖先的歷史上之事時行為用不著替他抹粉,倒是可引以為鑑,將精力放在如何消弭因政治紛爭所引發族群的問題做努力,才是正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949489
藍色的阿扁們
    回應給: shouminc(shouminc) 推薦0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張爺說你抱著族群懷恨之心,是個簡單的描述。根據的是我所見的事實:Shouminc以仇視福佬為樂。

如果Shouminc認為這是一種人身攻擊,可見Shouminc對福佬的仇視連自己也引以為恥。

哈哈  那就知恥近乎勇吧

你儘管罵阿扁~~但在族群態度上,S先生與阿扁沒兩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943837
多謝謬讚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0


shoumin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說不過就轉成指名道姓的「人身攻擊」這就是正港台灣人的做法吧!反正用你表現來指你剛剛好。

   我shouminc可沒那麼大的能耐挑起族群仇恨,若師法者就是那些所謂的正港台灣人從昔日至今日大喊「中國豬滾回中國去」的做法而已,閣下在論述上說不過,就露出昔日綠色網軍大做「人身攻擊」的無賴嘴臉來,只不過是一種「自曝其短」的動作而已!

   阿扁的八年執政,證明了正港台灣人水準不如他支持者口中的「外來政權」,而讓這些支持者這大感狼狽,於是乎就想和和稀泥,而舉起分裂族群是罪惡失德大旗來蒙混遮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942913
「懷恨族群」不屬於哪一省:只是異類
    回應給: shouminc(shouminc) 推薦2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山下阿哥
Chocola

無論是原住民,福佬,客家人,還是外省人,我都不會罵「野蠻」。「野蠻」的都只是一小撮人,所以我用「次族群」來代替「(四大)族群」。

但這一小撮野蠻人總是要依托某個族群來煽動族群對抗,滿足他自私的仇恨心。自己醜陋不說,偏要拖整個族群下水。
即便是希特勒當年,德國民眾的反猶主義也只限於局部。私下挽救猶太人生命的故事不可勝紀。

比方說吧,當年美麗島事件,暗地為美麗島案首腦奔走說項的,是余紀忠和李煥,這是「外省政權」裡的開明派。shouminc的和他們不能同日而語,個人失德是無法讓整體外省人蒙羞的:

張爺是非分明,僅把shouminc這種「懷恨族群」視為與外省人無關的華人社會異類。

PS 在台灣,本省外省的區分早在陳儀時代就普遍流行了,而這種區分方式在早期大陸各省都是司空見慣。更何況,本省外省本質上是一種「統派區分」,shouminc卻要怪誰呢?搞不清楚狀況還亂扯一通。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61683
罵自己嗎?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1


shoumin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深藍不肖生

你在罵福佬野蠻嗎?拉客打閩是你所說,但區分本省外省可是在於其先,閣下所言拉客打閩只是師其法而已!

只不過,閩客之間的歷史情仇只要稍一點燃,從閣下之前所言來看,似乎有一定的效果。

但這效果得看DPP跟那堆自認為正港台灣人操作族群議題暨格下是否忍不住再拿出來講而定。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61648
文明與野蠻
推薦1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shouminc說「拉客打閩能在基層發酵,就可知兩個族群之間的傷痛有多深?」

一小撮邊緣認同者怎能代表「基層」呢?傷痛又怎麼會是仇恨呢?分明是一小撮邊緣認同者仇恨心,又豈能美名為「族群傷痛」?

「族群傷痛」和「次族群仇恨」是兩種境界。那些真正懂得「族群傷痛」的文明人是不會參與「拉客打閩」的野蠻小動作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57999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5


shoumin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台湾闹的從不是民主而是皇民
CiCiCi
俠客巡
『講真話』
深藍不肖生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如此而已!

誰叫綠營喜歡一天到晚拉本省打外省,而他們口中的本省在歷史的紀錄中又那麼得不成材,且又與人結下深仇大恨!。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56936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