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華人文化Data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毛澤東的神像怎麼還掛在天安門上?
 瀏覽26,932|回應165推薦15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5)

ray35
少林和尚
笑臉書生
田園火雞
NetSpider
shouminc
可愛小孩
早早安(顏俊家)
Nobody
文俠隱

more...

一個人是不是客觀上大家認同的偉人,在死前這一段日子的言行與想法,可以讓想為他定義的人增加了很多觀察點,來過尋王社群的大陸人,有不少比例還是很崇拜這個老毛的,甚至還有「迷亂」到說:毛澤東就是「王道」? 真快笑死人了~~~

Chocola個人「深刻」的認為,只要毛澤東的神像還掛在天安門的城樓上,大陸的人民就永遠無法真正醒來,大陸人甚至無法受到任何有足夠知識與理性的世界公民的對等尊重。下面有篇文章,我個人相信八成以上,分享給大家~~~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精選:最後的日子(張戎)

仇恨、失意、自憐,籠罩著毛澤東最後的日子。這些早就在他的性格裡躁動的情緒,在生命臨近終結時,由毛賦以特殊的表現方式。他喜歡六世紀庾信的〈枯樹賦〉,為一度繁盛的大樹枯萎凋零感懷傷情。按詩人的原意,大樹所以沒落,是因為在移植中傷了根本,作者藉此感慨自己飄零異地的身世。但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毛對註釋詩文的學者提出異議,說大樹的遭遇“不是移植問題”,“是由於受到了急流逆波的沖蕩和被人砍伐等等的摧殘所造成的”。以樹喻人,毛當然想的是自己。幾天前,鄧小平和他的同盟者剛逼著他屈辱地當眾認錯,說“我犯了錯誤”,取消了針對他們的政治運動。用江青的話來說,鄧等人是在 “欺負主席”。

而毛在一九七六年七月還不得不放鄧回家。就在這時,他讓秘書把〈枯樹賦〉給他讀了兩次,然後自己開始背誦,用微弱、吃力不清的聲音慢慢地背,句句都是傷感之情:“……前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淒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這是毛一生中所讀、所聽的最後一首詩詞。

在大限將臨的歲月裡,毛痛恨的不只是鄧,周恩來也在其中。早在一九四一年,毛曾寫過九篇痛罵周恩來等人的文章,語言尖酸刻薄,毛一直不便發表它們。一九七四年六月,毛不得不讓周做了第一次手術。他由於自己病重而不敢把周逼狠了,唯一洩憤的方法是重讀那九篇文章。毛死前一個月,又讓人把這些心愛之作讀給他聽,回味宣洩的快感。

毛在“九篇文章”中對當時的盟友劉少奇曾稱讚有加。重讀時毛把對劉的讚詞從文章中全部劃掉。

重讀這些文章,毛腦子裡或許還轉著文章攻擊的主要物件王明。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王明死在莫斯科。四十年代,毛曾想毒死王明,後來不得不放王明移居蘇聯。據赫魯雪夫和王明的兒子王丹之說,毛還下過一次手,結果王明沒死而他兒子的愛犬被毒死了。王明對於毛是一顆定時炸彈,他不時做反毛的對華廣播,文革中還計劃飛返中國,在新疆建立根據地,以圖推翻毛。這個計劃由於蘇聯不支援而未實行。

從四十年代中毒以後,王明就不斷生活在病重、病危之中,最後幾年,生命更似一縷游絲。他的內臟全被腐蝕壞死,到後來甚麼都不能消化,一點點東西,要嚼三、四個小時,算一頓“飯”。

毛幾乎所有從前的同事都已魂歸西天,多數的死同他有關。然而,這些死對他都有些“美中不足”。王明死在他鞭長莫及的蘇聯。劉少奇、彭德懷死了,毛不敢公諸於世。周恩來的死激起天安門廣場大示威。林彪逃出了國境,差點就安然無恙,而且留下一道擺脫不了的暗殺他的陰影。鄧小平呢,還活著,享受著天倫之樂。

毛自我感覺是個失敗者。幾十年苦苦追求也沒能稱霸世界。原子彈有了,可是“有彈無槍”,已有的導彈能把它準確地射過邊境就不錯了。鉅額投資的中國軍工產品質量差得一塌糊塗,而且浪費奇大,效益奇低。毛一九七五年接見海軍負責人時伸出小指頭,萬般遺憾地說:“我們的海軍只有這麼大!”毛會見基辛格時,扳著指頭數著說:“世界上只有兩個超級大國。我們落後。美國、蘇聯、歐洲、日本、中國、我們是倒數第一。美國、蘇聯、歐洲、日本、中國──你看看。”福特總統訪華時,毛對他說:“我們只能放空炮”,“罵罵人”。

一九七四年,毛生前最後一次努力要爭做世界領袖。這次毛仰仗的不是軍事實力,而是中國人民的貧困。他重新劃分“三個世界”,把貧困作為“第三世界”的定義,這樣一來他便是當之無愧的第三世界領袖。毛的確被恭維為第三世界領袖,但享有此稱號的人不少。第三世界並不聽命於毛,毛也沒起甚麼領導作用。就像一位美國外交官所說:“是與不是有甚麼兩樣呢?”

即使毛培植起來的人也拒絕接受他的領導。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一九七五年奪權沒有毛的援助是辦不到的。導致柬埔寨人口四分之一死亡的波爾布特掌權後來見毛,毛誇獎他的奴隸營式的統治,說: “你們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一舉消滅了階級。”住在中國享福的西哈努克親王被毛送回柬埔寨,在軟禁的環境裡給紅色高棉作招牌。儘管毛給了波爾布特無窮的好處,波爾布特卻完全不領情。親毛的柬埔寨領導人克.米(KeoMeas)被拷打致死,檔案上這樣寫著:“這條可憐蟲的死是罪有應得。你這個腐朽的雜種,竟膽敢說柬埔寨共產黨是在毛的影響之下。”

在世界舞台上,毛能抓住的只是一個模糊的光環。尼克松的女兒朱莉(Julie)來訪時戴著一枚毛像章,她後來寫道:“他的反應簡直像個孩子,興奮得不由自主地緊緊抓住我的手。”為了持續保持知名度,毛見外國政要一直見到臨死前三個月。可這些會見有損他的領袖形象。泰國領導人說他們進房時毛在“打呼嚕”。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描繪道:毛說話哼哧嘟噥,頭歪倒在沙發背上。從當時拍的照片上可以看到,毛臉如蠟像,兩腮下墜,口角流涎。一九七六年五月底,毛看到他接見巴基斯坦總理布托(ZulfikarAliBhutto)的照片後,再不見外國人了。

毛因未能實現做世界領袖的雄心而傷感。他的傷感不是為他的國家和人民。為追逐他的夢,為鞏固他的權力,他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造成七千萬人在和平時期死亡。對此毛沒有表示過任何遺憾。他心頭只有自己。毛後期很愛哭,任何使他聯想到征服中國的輝煌──像看宣傳電影中中共軍隊進北京──和現在的失意,都能教他淚飛頓作傾盆雨。他身邊工作人員常見他“激動得淚如泉湧”。自我憐憫,這就是毫無憐憫之心的毛澤東臨終前最強烈的情緒。毛這時喜歡的古典詩詞,抒發的都是英雄豪傑“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感情。這份感情使他與全世界的“壯志未酬”的大人物認同。其中最顯著的是因水門事件下台的美國總統尼克松。毛一而再、再而三對他表示同情。尼克松離開白宮不久,毛托菲律賓的馬科斯夫人給他帶話,問候他,請他來中國。尼克松的女兒和丈夫戴維.艾森豪威爾第二年來華受到驚人的熱烈歡迎。毛對朱莉說:“馬上給你父親寫信,說我想念他。”朱莉回美國後,中國駐美聯絡人員告訴她說,毛“把你看作一家人”。這樣的話,毛一生中大概沒有對第二個外國人說過。

1976 年2月24日,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再度來訪。為了此行,毛派了架波音七○七,載上外交部的禮賓司長,專程到洛杉磯去接他。這個姿態也是聞所未聞的,特別是中國飛機很有可能被扣下,做為中國沒收美國在華財產的抵押。與尼克松重逢時,毛以茶代酒,跟尼克松碰杯。尼克松走時,毛步履艱難地陪他到門口,無限惆悵地同他告別。毛就是把尼克松接來道別的,為尼克松上演的文藝節目裡,毛特意安排了他心愛的古典詩詞演唱,其中有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懷古〉:“念往昔,繁華競逐。歎門外樓頭,悲恨相續。”有薩都剌的〈百字令.登石頭城〉:“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傑。”有張元干的〈賀新郎.送胡邦衡謫新州〉,裡面更歎道:“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難訴。”

對尼克松,這些都是對牛彈琴,他聽得枯燥無味,疲倦已極。毛是在為自己抒發感情──儘管他不在場。

毛的傷感情懷還有一個寄托者,他就是被毛趕到台灣的蔣介石。為了防止蔣捲土重來,毛屠殺了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八十九歲高齡的蔣介石死在台灣,臨終留下遺言,棺材不落土,要等到共產黨垮臺後葬到大陸去。令人想不到的是,毛澤東私下為他舉行了一場個人的追悼儀式。

那天,毛只吃了一點點東西,沉默莊嚴地把張元干的送別詞〈賀新郎〉的演唱錄音放了一天。這首詞只有幾分鐘長,反覆播放便形成一種葬禮的氣氛。毛時而靜靜地躺著聽,時而用手拍床,擊節詠歎,神情悲愴。詞裡寫道:

目盡青天懷今古,
肯兒曹恩怨相爾汝!

這兩句意思是:你我都是胸懷古往今來和國家大事的人物,不是那些卿卿我我談論兒女恩怨私情的人。毛在跟蔣介石談心。

詞的最後兩句,原文是:“舉大白,聽〈金縷〉”,表示滿腔悲憤,無可奈何,只能借飲酒寫詞聽唱來消愁。為蔣介石送葬後幾天,毛仍唸唸不能釋懷,下令把這兩句改為“君且去,不須顧”,重新演唱錄音。這一改,使送別的意味達到高潮,送朋友流亡外地變成了生離死別。毛向蔣介石做了最後的告別。

尼克松、蔣介石都是被推翻的,在毛生命的最後歲月裡,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衣索比亞海爾.塞拉西皇帝他只見過短短的一次,沒甚麼交情。可是,皇帝被軍事政變趕下台,一九七五年死在監獄裡時,毛著實傷心了一番,不斷說:“做得好好的一個皇帝,為甚麼要把別人推翻呢?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呢?”

正是這種擔心,驅使他對鄧小平等人暗示:別動他,盡可以在他死後清除江青一黨。毛只求自己生前不出事,對他死後天塌地陷毫不關心。毛沒有指定“接班人”。

毛其實根本就不相信他打的天下會長久。死前他只有一次對為他管事的華國鋒等人說了幾句關於未來的話。未來在他腦子裡是“動盪”,是“血雨腥風”,是“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毛沒有留下任何遺書,也沒有向任何人交代遺言──儘管足足有一年,他知道自己死期已近,有充裕的時間預備遺囑。

毛生命的最後幾個星期在中南海內一所其貌不揚的房子裡度過。房子是專為他修的,可以防地震,只有代號,叫“二○二”。一九七六年七月底,北京被近鄰唐山市的一場七.八級特大地震所震撼。毛身邊工作人員把他匆匆抬進那裏。

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數多達數十萬,官方說二十四萬,非官方估計是六十萬。如果中國當局接受國際援助的話,傷亡本可以大為減輕,但毛政權對外國援助一概拒絕。在北京和其他城市裡,千百萬人睡在露天,“四人幫”控制的媒體卻號召人民“在廢墟上批鄧”。

九月二日,江青要出北京,來徵求毛的許可。毛先說不同意,後來她又要求,毛便答應了。三天後,毛突然喪失神志,江得到通知立即返京。這時毛床邊有以華國鋒為首的政治局成員晝夜值班,回來後的江也參加,但站在毛的床後,因為毛一清醒看見她,就顯得煩躁反感。毛的兒女一個也不在身邊。

九月八日,毛從昏睡中醒來,喉嚨一陣咯咯咯響,他想說甚麼話。在毛身邊十七年的理髮師兼服務員周福明把一支筆塞進毛的手中,毛的手抖了半天,在理髮師舉起的紙上艱難地畫了三條歪歪扭扭的線。喘息了一會兒,他又慢慢地抬起手,吃力地在木板床上點了三點。理髮師猜到了毛要甚麼,原來是毛要看日本首相、自民黨總裁三木武夫的消息。毛從來沒見過三木,對他也沒甚麼特殊興趣,此時對三木的掛念,緣於自民黨內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要把三木趕下台。

關於三木的材料拿來了,毛的女友兼護士孟錦雲用手托著給毛看。毛看了幾分鐘,昏迷過去了。這份關於又一個政府首腦將要倒台的材料是毛最後的讀物。

不久,毛聲音微弱地對孟說:“我很難受,叫醫生來。”這是毛說的最後一句話。以後他再也沒從昏迷中醒過來。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十分,毛澤東死了。他的腦子直到臨終都保持清晰,清晰地轉動著一個念頭:他自己,和他的權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031
 回應文章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誰在中國的網頁上“孜孜不倦地刪除”她作品。
推薦2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張爺
Chocola

禁書作者張戎:互聯網讓審查更易扼殺異見

 

20140527

(南早中文網訊)在中國被列為禁書的《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作者張戎表示,互聯網讓審查變得更容易,審查者無需費力就能找到異見者并拔掉(維生)管子。張戎曾透露,如果大陸當局願意,她可以接受有關慈禧的新作被刪節并在內地出版。

現居倫敦的華人女作家張戎的兩本著作,包括前述的獲獎作品《鴻》和一本毛澤東傳記都在中國被列為禁書,國際上的書迷則把她的作品逐頁掃描并上載到互聯網分享。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張戎在英國文學盛會海伊文學節Hay Festival)上表示,現在有一支龐大的(審查)軍隊在中國的網頁上孜孜不倦地刪除她作品。人們,熱情的讀者,將我的書掃描到網上,很多在中國人讀到了。但現在有一支龐大的審查軍隊孜孜不倦地刪除著這些文本。

當被問到互聯網是否幫助她傳播有關其著作的消息時,張戎表示,互聯網同時讓審查者的工作變得更加簡便。他們可以直接拔掉(維生)的管子

《鴻》敘述了張戎、其母及其外祖母三代女人的人生故事。這本書已經被翻譯成了至少37種語言,賣出了超過1000萬冊。書中記錄了張戎親歷的其父母在文革時期遭受折磨、她做紅衛兵時接受的洗腦教育、被強迫勞動以及運動後的幻滅。

文學節上有人問到她的著作的影響。張戎表示:有人試圖阻止我回去。我媽媽還住在中國。她不能到處去,所以只能依賴她的孩子們回去看她。

張戎表示,現在她只被允許每年返回她的家鄉數週,探訪年邁的母親。

張戎透露,英國外交部門和《鴻》的讀者都有為她提供幫助。可以回國探親的條件是,她不能參加任何會議,也不能宣傳自己的書籍或接受媒體採訪,即便是較大型的聚餐也不能出席。我的書被禁了,我的名字仍然是個敏感詞。

她現在還不知道她的最新著作,一本有關慈禧太后的傳記,是否也會被封禁。

張戎去年11月到香港宣傳慈禧的傳記時接受《紐約時報》採訪透露,1993年,大陸有出版社提出可以出版《鴻》的刪節版,刪掉明確提到毛澤東的語句,到了排好版、校對結束之後,忽然有命令稱不准出版。

張戎當時表示,如果大陸方面只是希望刪掉有關慈禧的新書中有關毛澤東的內容,她可以接受。

去年12月,中國中央重點新聞網站光明網上出現一篇來自愛歷史的文章,介紹張戎有關慈禧的新書。文章中提到,有關誰為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奠定基礎的問題,根據中國共產黨的官方立場,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毛澤東。但毛澤東傳記作者之一、暢銷書<>的作者張戎在她的新書中給出了另一個答案:慈禧。

張戎曾對《紐約時報》表示,慈禧之後,中國再沒有出現像她一樣有影響力的女性,中國仍然需要婦女解放運動。

現年62歲的張戎原名張二鴻,生於四川宜賓,父母都是共產黨幹部,文革時她曾是紅衛兵,26歲時到英國留學,在約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是中國建國後首位獲得英國大學博士學位的中國公民。其夫何梨岱是俄國歷史專家,畢業於牛津大學,毛澤東的傳記是夫婦兩人的合著。


尋王之盟支持者,巧克力妹兒小魔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5105447
陳雲說的~~~(網路抓 po )
推薦1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在一次會議上,中共元老之一的陳雲講了一句話來評價毛澤東一生的功與過。他,毛澤東是建黨他有份,建國他有功,治國他無能,文革他有罪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4159039
我相信~~~
    回應給: tgs(tianyashequ) 推薦2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少林和尚
張爺

tgs說 :  老實說我只是個屁民,連共產黨都不是,相不相信隨大家。


我相信tgs是個屁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82832
呵呵
    回應給: 少林和尚(shaolingmonk) 推薦1


tianyasheq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剿灭台湾叛乱团体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刚来台湾的论坛写上的,但不知道怎么删掉。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就像大多数台湾人内心有另一种想法一样,难道有这种想法不可以吗?不是民主自由吗,在说本人比较克制的,内心的想法放一边,愿意理性的和任何人探讨交流。我以前刚刚登陆台湾网站不会用,上面的台北是天然就有的,并没什么,我博客里以前也写过东西,但后来被我删掉了,因为太老了,不必过敏,我一直是用简体字发文的,以前也在别的论坛呆过,该有人认识我,说我有什么背景的,你们太大惊小怪了,老实说我只是个屁民,连共产党都不是,相不相信随大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82466
這是一個甚麽奇怪的部落格
推薦2


少林和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Chocola
笑臉書生

tgs-----部落挌,建於2009年5月5日

名稱是:剿灭(滅)台(臺)湾(灣)叛乱(亂)集团(團),中华(華)人民共和

http://blog.udn.com/tianyashequ/detail

人們不禁要問:誰是叛亂集團?如何剿滅?

明明是不會繁體字的大陸人建立,却佯稱"台北人",它又幹了些甚麼呢?

歷經九個月,一篇反映自已真實思想的文章沒有寫過,却窜到尋王之盟,張贴一批歌頌毛澤東,颂揚大陸社會主義好,多麽有成績的偽造文章!這是個甚麽人,扮演什麼角色,人們很容易辨別出來了

善良的臺灣人啊,你們要警惕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81904
话题到此为止好了
推薦0


tianyasheq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日常生活里没人会谈到什么毛泽东,或者准确的说是很少提到,经常是开玩笑的样子说毛爷爷那时怎么样,对现在压力大和腐败等等进行调侃。没错,绝大部分大陆人不恨毛泽东甚至崇拜他,这是个事实,在这一刻你们不觉得你们活脱脱的全部变身成民进党,要对老蒋进行鞭尸和清算,换了你们觉得不觉得很烦和没事找事情,两岸讨论就该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想想人家为什么这么想的,尤其是到现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这么认为,因为过去祖辈的仇恨或者价值观不同,偏执的认为一定要清算还有鞭尸才算是反省,我认为民进党应该天天闹蒋介石的事情,把陵寝拆了,挫骨扬灰,三天小反省,五天大反省,你们台湾才算是你们标准正常的。如果意见不同,就认为人家是偏执的民族主义,中国人稍微富裕点,多用了点石油,就是疯狂掠夺人家的石油,要用原子弹来轰。呵呵,这样的你们连你们仇视的愤青都不如,愤青还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你们只是为了美国和欧洲的利益,因为中国多用他们的油了,祝你们好运,到此为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81134
~~~
推薦0


廣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過去掛的是  蔣中正的像,自從被共匪打敗逃到臺灣後就換成毛澤東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80067
陳破空以厚黑學那本書切入來看共產黨
推薦6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少林和尚
廣慶
笑臉書生
幕影
張爺
Chocola

2月20日綠色逗陣金恆煒訪問陳破空
http://blip.tv/file/get/Happyradio893-20100220165.mp3

陳破空以厚黑學那本書切入來看共產黨,將厚黑學做政治上的詮釋,十分貼切!

陳破空講到他老爸,從高喊毛主席萬歲到後來六四之後徹底清醒,而所謂文革,是在玩弄人的「原罪」,讓每個人心懷愧疚而在心底匍匐於毛主席,那樣的剝除人之所以為人的尊嚴,而我認為這才是陳爸爸之後醒悟的原因。

至今共產黨對於文革依然是「全面肯定」,因為鄧小平在文革中受害才改口「文革有一點小錯誤」,其實指的是鄧小平。

不反省歷史錯誤,不追究政治人物責任,那等於告訴後代,這樣扭曲的人格與思考與政治制度,全部都是對的--如今中國內部的崇拜毛澤東那樣的變態心理,正是體現了在歷史上法西斯主義不被全面反省而後引發的、目前還在擴大的法西斯漩渦。

米洛塞維奇因為鼓動種族仇恨「種族清洗」阿爾巴尼亞人,最後國際法庭判處米洛塞維奇無期徒刑(歐洲沒有死刑,剛剛忘了),而米洛塞維奇因為心臟病發死於海牙監獄,之後塞爾維亞新任總統因為國際壓力一一交出當時屠殺阿爾巴尼亞人的戰犯。

如果塞爾維亞人不那麼做,那麼危急到的,是塞爾維亞自己的民族價值以及民族命脈的延續。

陳破空說民族主義是中共唯一的救命稻草,在絲毫不反省六四不反省文革的扭曲民族記憶與人格裡,即便正常的、出於天性的民族主義,也被中共扭曲成只要批評政府就是不愛國的法西斯國家主義、偏激民族主義。貪污是這個國家政治長期病入膏肓的根本體現,治不了的,而軍備上的瘋狂與搶奪非洲澳洲石油的瘋狂,是要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如同當年日本,若非兩顆原子彈,清醒不了。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77901
還在毛?
    回應給: tgs(tianyashequ) 推薦3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文俠隱
少林和尚
Chocola

我怎麼討厭毛你又怎知呢?你以為我會幼稚到光看那些表面的經濟數據而已麼?

您怎不想:正因為1949時中國工業化程度低,創造數十倍的工業產值成長率反而容易?您怎不想,1949到今天為止,中國人有多少比例和多少時間過過真正的好日子?

目前七十大城市居民一般收入買得起房子麼?能買幾平方米?上海深圳算有錢的了,但市民的購屋痛苦指數還高於台北,我看,在可見的未來,這種購屋痛苦指數在大陸城市只有越加惡化。上海人收入十年內可能還趕不上台北,但房屋平均單價已經相當接近。長期來看您會認為宏觀調控有屁用?這種畸形發展苦的永遠是人民,爽的永遠是高官和財閥。

你也許會說這又不是毛造成的,那我告訴你,這卻是毛種的惡因:若非這麼極端的實施一黨專政及土地國(黨)有化,人民無權監督,從太子黨到諸位政協首富們不會那麼好撈,資源也不會集中於少數人。

中國目前有許多省份賣地套現佔省收入的一半,這種政府還真是好當,先搶人民的地再透過財團賣回給人民,開發利益是政商雨露均霑,而老百姓永處於惡性循環裡被剝削的一端。

這種爛體制就是毛造成的,積重難返知道麼?中國富了,你富了沒有?如你富了,怎麼富的?有多少人能有同等機會一起發富?你的二奶能富麼?你的司機呢?類似這些話我當面問過好幾個大陸人,以及為共產黨說話的台商,他們都對現況心知肚明,卻都默然不語。

毛澤東是個精神不正常的領袖:嗜殺‧自私‧反覆‧寡信.....他開了一家精神病院,卻不知自己才是個頭號病患,老毛堅持做院長,又喜怒無定,愛憎無常,長把病友當醫護,反覆折騰,倒使醫護病入膏肓。「思想改造」就是毛家醫院的「精神治療」,目的是將還算健康的國人弄成集體譫妄,沒發神經的也只好佯狂。

PS 毛援助第三世界國家美其名曰反帝國主義,實際上是在搞代理人戰爭,手段跟美帝沒兩樣,而且這些國家的處境比親美政權更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73327
你怎么讨厌我就是怎么讨厌的
    回應給: 張爺(soros) 推薦2


tianyasheq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Chocola
張爺

因为港台反毛的书一大堆,我可以接触到,而且港台人生活水平比中国高,很自然的想法,但后来我接触过的书更多,发现以前港台那些书还有那些跑到外边写文章的人全是在乱写,而且我研究过经济学,发现二战后拿日本,台湾和香港的发展跟中国比根本不公平,因为二战后台湾香港日本的起点就比中国高很多,要详细比较我就不比了,自己可以去查那时候人均发电量,钢铁产量,基础设施和文盲率等核心指标,我就拿日本来说,日本二战后虽然被美国轰炸过,但实际损失并不严重,日本的二战后的人均钢铁产量中国2000年才超过,日本战后教育水平比中国90年代后期还高,那时候中国几乎全是文盲,但日本早就普及了教育各级还能造航空母舰,根据另一种经济发展指标HID来比较,中国1949年只和日本1860年相当和台湾1911年相当,HDI叫人类发展指数,是比较GDP,人均寿命,基础设施,医疗水平等一系列指标来衡量的,更客观,现在中国的HDI相当于台湾1988年,日本1967年的水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871463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