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華人文化Data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毛澤東的神像怎麼還掛在天安門上?
 瀏覽26,987|回應165推薦15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5)

ray35
少林和尚
笑臉書生
田園火雞
NetSpider
shouminc
可愛小孩
早早安(顏俊家)
Nobody
文俠隱

more...

一個人是不是客觀上大家認同的偉人,在死前這一段日子的言行與想法,可以讓想為他定義的人增加了很多觀察點,來過尋王社群的大陸人,有不少比例還是很崇拜這個老毛的,甚至還有「迷亂」到說:毛澤東就是「王道」? 真快笑死人了~~~

Chocola個人「深刻」的認為,只要毛澤東的神像還掛在天安門的城樓上,大陸的人民就永遠無法真正醒來,大陸人甚至無法受到任何有足夠知識與理性的世界公民的對等尊重。下面有篇文章,我個人相信八成以上,分享給大家~~~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精選:最後的日子(張戎)

仇恨、失意、自憐,籠罩著毛澤東最後的日子。這些早就在他的性格裡躁動的情緒,在生命臨近終結時,由毛賦以特殊的表現方式。他喜歡六世紀庾信的〈枯樹賦〉,為一度繁盛的大樹枯萎凋零感懷傷情。按詩人的原意,大樹所以沒落,是因為在移植中傷了根本,作者藉此感慨自己飄零異地的身世。但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毛對註釋詩文的學者提出異議,說大樹的遭遇“不是移植問題”,“是由於受到了急流逆波的沖蕩和被人砍伐等等的摧殘所造成的”。以樹喻人,毛當然想的是自己。幾天前,鄧小平和他的同盟者剛逼著他屈辱地當眾認錯,說“我犯了錯誤”,取消了針對他們的政治運動。用江青的話來說,鄧等人是在 “欺負主席”。

而毛在一九七六年七月還不得不放鄧回家。就在這時,他讓秘書把〈枯樹賦〉給他讀了兩次,然後自己開始背誦,用微弱、吃力不清的聲音慢慢地背,句句都是傷感之情:“……前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淒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這是毛一生中所讀、所聽的最後一首詩詞。

在大限將臨的歲月裡,毛痛恨的不只是鄧,周恩來也在其中。早在一九四一年,毛曾寫過九篇痛罵周恩來等人的文章,語言尖酸刻薄,毛一直不便發表它們。一九七四年六月,毛不得不讓周做了第一次手術。他由於自己病重而不敢把周逼狠了,唯一洩憤的方法是重讀那九篇文章。毛死前一個月,又讓人把這些心愛之作讀給他聽,回味宣洩的快感。

毛在“九篇文章”中對當時的盟友劉少奇曾稱讚有加。重讀時毛把對劉的讚詞從文章中全部劃掉。

重讀這些文章,毛腦子裡或許還轉著文章攻擊的主要物件王明。一九七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王明死在莫斯科。四十年代,毛曾想毒死王明,後來不得不放王明移居蘇聯。據赫魯雪夫和王明的兒子王丹之說,毛還下過一次手,結果王明沒死而他兒子的愛犬被毒死了。王明對於毛是一顆定時炸彈,他不時做反毛的對華廣播,文革中還計劃飛返中國,在新疆建立根據地,以圖推翻毛。這個計劃由於蘇聯不支援而未實行。

從四十年代中毒以後,王明就不斷生活在病重、病危之中,最後幾年,生命更似一縷游絲。他的內臟全被腐蝕壞死,到後來甚麼都不能消化,一點點東西,要嚼三、四個小時,算一頓“飯”。

毛幾乎所有從前的同事都已魂歸西天,多數的死同他有關。然而,這些死對他都有些“美中不足”。王明死在他鞭長莫及的蘇聯。劉少奇、彭德懷死了,毛不敢公諸於世。周恩來的死激起天安門廣場大示威。林彪逃出了國境,差點就安然無恙,而且留下一道擺脫不了的暗殺他的陰影。鄧小平呢,還活著,享受著天倫之樂。

毛自我感覺是個失敗者。幾十年苦苦追求也沒能稱霸世界。原子彈有了,可是“有彈無槍”,已有的導彈能把它準確地射過邊境就不錯了。鉅額投資的中國軍工產品質量差得一塌糊塗,而且浪費奇大,效益奇低。毛一九七五年接見海軍負責人時伸出小指頭,萬般遺憾地說:“我們的海軍只有這麼大!”毛會見基辛格時,扳著指頭數著說:“世界上只有兩個超級大國。我們落後。美國、蘇聯、歐洲、日本、中國、我們是倒數第一。美國、蘇聯、歐洲、日本、中國──你看看。”福特總統訪華時,毛對他說:“我們只能放空炮”,“罵罵人”。

一九七四年,毛生前最後一次努力要爭做世界領袖。這次毛仰仗的不是軍事實力,而是中國人民的貧困。他重新劃分“三個世界”,把貧困作為“第三世界”的定義,這樣一來他便是當之無愧的第三世界領袖。毛的確被恭維為第三世界領袖,但享有此稱號的人不少。第三世界並不聽命於毛,毛也沒起甚麼領導作用。就像一位美國外交官所說:“是與不是有甚麼兩樣呢?”

即使毛培植起來的人也拒絕接受他的領導。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一九七五年奪權沒有毛的援助是辦不到的。導致柬埔寨人口四分之一死亡的波爾布特掌權後來見毛,毛誇獎他的奴隸營式的統治,說: “你們取得了偉大的勝利,一舉消滅了階級。”住在中國享福的西哈努克親王被毛送回柬埔寨,在軟禁的環境裡給紅色高棉作招牌。儘管毛給了波爾布特無窮的好處,波爾布特卻完全不領情。親毛的柬埔寨領導人克.米(KeoMeas)被拷打致死,檔案上這樣寫著:“這條可憐蟲的死是罪有應得。你這個腐朽的雜種,竟膽敢說柬埔寨共產黨是在毛的影響之下。”

在世界舞台上,毛能抓住的只是一個模糊的光環。尼克松的女兒朱莉(Julie)來訪時戴著一枚毛像章,她後來寫道:“他的反應簡直像個孩子,興奮得不由自主地緊緊抓住我的手。”為了持續保持知名度,毛見外國政要一直見到臨死前三個月。可這些會見有損他的領袖形象。泰國領導人說他們進房時毛在“打呼嚕”。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描繪道:毛說話哼哧嘟噥,頭歪倒在沙發背上。從當時拍的照片上可以看到,毛臉如蠟像,兩腮下墜,口角流涎。一九七六年五月底,毛看到他接見巴基斯坦總理布托(ZulfikarAliBhutto)的照片後,再不見外國人了。

毛因未能實現做世界領袖的雄心而傷感。他的傷感不是為他的國家和人民。為追逐他的夢,為鞏固他的權力,他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造成七千萬人在和平時期死亡。對此毛沒有表示過任何遺憾。他心頭只有自己。毛後期很愛哭,任何使他聯想到征服中國的輝煌──像看宣傳電影中中共軍隊進北京──和現在的失意,都能教他淚飛頓作傾盆雨。他身邊工作人員常見他“激動得淚如泉湧”。自我憐憫,這就是毫無憐憫之心的毛澤東臨終前最強烈的情緒。毛這時喜歡的古典詩詞,抒發的都是英雄豪傑“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感情。這份感情使他與全世界的“壯志未酬”的大人物認同。其中最顯著的是因水門事件下台的美國總統尼克松。毛一而再、再而三對他表示同情。尼克松離開白宮不久,毛托菲律賓的馬科斯夫人給他帶話,問候他,請他來中國。尼克松的女兒和丈夫戴維.艾森豪威爾第二年來華受到驚人的熱烈歡迎。毛對朱莉說:“馬上給你父親寫信,說我想念他。”朱莉回美國後,中國駐美聯絡人員告訴她說,毛“把你看作一家人”。這樣的話,毛一生中大概沒有對第二個外國人說過。

1976 年2月24日,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再度來訪。為了此行,毛派了架波音七○七,載上外交部的禮賓司長,專程到洛杉磯去接他。這個姿態也是聞所未聞的,特別是中國飛機很有可能被扣下,做為中國沒收美國在華財產的抵押。與尼克松重逢時,毛以茶代酒,跟尼克松碰杯。尼克松走時,毛步履艱難地陪他到門口,無限惆悵地同他告別。毛就是把尼克松接來道別的,為尼克松上演的文藝節目裡,毛特意安排了他心愛的古典詩詞演唱,其中有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懷古〉:“念往昔,繁華競逐。歎門外樓頭,悲恨相續。”有薩都剌的〈百字令.登石頭城〉:“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傑。”有張元干的〈賀新郎.送胡邦衡謫新州〉,裡面更歎道:“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難訴。”

對尼克松,這些都是對牛彈琴,他聽得枯燥無味,疲倦已極。毛是在為自己抒發感情──儘管他不在場。

毛的傷感情懷還有一個寄托者,他就是被毛趕到台灣的蔣介石。為了防止蔣捲土重來,毛屠殺了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八十九歲高齡的蔣介石死在台灣,臨終留下遺言,棺材不落土,要等到共產黨垮臺後葬到大陸去。令人想不到的是,毛澤東私下為他舉行了一場個人的追悼儀式。

那天,毛只吃了一點點東西,沉默莊嚴地把張元干的送別詞〈賀新郎〉的演唱錄音放了一天。這首詞只有幾分鐘長,反覆播放便形成一種葬禮的氣氛。毛時而靜靜地躺著聽,時而用手拍床,擊節詠歎,神情悲愴。詞裡寫道:

目盡青天懷今古,
肯兒曹恩怨相爾汝!

這兩句意思是:你我都是胸懷古往今來和國家大事的人物,不是那些卿卿我我談論兒女恩怨私情的人。毛在跟蔣介石談心。

詞的最後兩句,原文是:“舉大白,聽〈金縷〉”,表示滿腔悲憤,無可奈何,只能借飲酒寫詞聽唱來消愁。為蔣介石送葬後幾天,毛仍唸唸不能釋懷,下令把這兩句改為“君且去,不須顧”,重新演唱錄音。這一改,使送別的意味達到高潮,送朋友流亡外地變成了生離死別。毛向蔣介石做了最後的告別。

尼克松、蔣介石都是被推翻的,在毛生命的最後歲月裡,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衣索比亞海爾.塞拉西皇帝他只見過短短的一次,沒甚麼交情。可是,皇帝被軍事政變趕下台,一九七五年死在監獄裡時,毛著實傷心了一番,不斷說:“做得好好的一個皇帝,為甚麼要把別人推翻呢?怎麼會落到這個下場呢?”

正是這種擔心,驅使他對鄧小平等人暗示:別動他,盡可以在他死後清除江青一黨。毛只求自己生前不出事,對他死後天塌地陷毫不關心。毛沒有指定“接班人”。

毛其實根本就不相信他打的天下會長久。死前他只有一次對為他管事的華國鋒等人說了幾句關於未來的話。未來在他腦子裡是“動盪”,是“血雨腥風”,是“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毛沒有留下任何遺書,也沒有向任何人交代遺言──儘管足足有一年,他知道自己死期已近,有充裕的時間預備遺囑。

毛生命的最後幾個星期在中南海內一所其貌不揚的房子裡度過。房子是專為他修的,可以防地震,只有代號,叫“二○二”。一九七六年七月底,北京被近鄰唐山市的一場七.八級特大地震所震撼。毛身邊工作人員把他匆匆抬進那裏。

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數多達數十萬,官方說二十四萬,非官方估計是六十萬。如果中國當局接受國際援助的話,傷亡本可以大為減輕,但毛政權對外國援助一概拒絕。在北京和其他城市裡,千百萬人睡在露天,“四人幫”控制的媒體卻號召人民“在廢墟上批鄧”。

九月二日,江青要出北京,來徵求毛的許可。毛先說不同意,後來她又要求,毛便答應了。三天後,毛突然喪失神志,江得到通知立即返京。這時毛床邊有以華國鋒為首的政治局成員晝夜值班,回來後的江也參加,但站在毛的床後,因為毛一清醒看見她,就顯得煩躁反感。毛的兒女一個也不在身邊。

九月八日,毛從昏睡中醒來,喉嚨一陣咯咯咯響,他想說甚麼話。在毛身邊十七年的理髮師兼服務員周福明把一支筆塞進毛的手中,毛的手抖了半天,在理髮師舉起的紙上艱難地畫了三條歪歪扭扭的線。喘息了一會兒,他又慢慢地抬起手,吃力地在木板床上點了三點。理髮師猜到了毛要甚麼,原來是毛要看日本首相、自民黨總裁三木武夫的消息。毛從來沒見過三木,對他也沒甚麼特殊興趣,此時對三木的掛念,緣於自民黨內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要把三木趕下台。

關於三木的材料拿來了,毛的女友兼護士孟錦雲用手托著給毛看。毛看了幾分鐘,昏迷過去了。這份關於又一個政府首腦將要倒台的材料是毛最後的讀物。

不久,毛聲音微弱地對孟說:“我很難受,叫醫生來。”這是毛說的最後一句話。以後他再也沒從昏迷中醒過來。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十分,毛澤東死了。他的腦子直到臨終都保持清晰,清晰地轉動著一個念頭:他自己,和他的權力。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031
 回應文章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一群傻X
推薦1


乱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曉鉞

台湾人自己糊里糊涂,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还“大陸的人民就永遠無法真正醒來”,一个充斥着井底之蛙的小岛,一群愚蠢又顽固的愚人,台湾不败亡那是天理难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570
想诋毁毛泽东,你们就死了这个心思吧!
推薦0


china202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你们这些没有骨气的泛蓝人士,早把中华民族顶天立地,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与内涵扔的干干净净,你们还能愿意去尝试理解这8个字所赋予的内涵吗?

还是搞几首毛泽东的诗句让你们欣赏一下吧!

                咏蛙 1909年       时年毛泽东16岁

独坐池塘如虎踞,     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    哪个虫儿敢作声。

赠父亲          1909年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七古(残句)1916年

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

贺新郎  别友                      1923年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沁园春 长沙                  1925年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天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采桑子  重阳              1929年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廓江天万里霜。

十六字令 三首        1934年

山, 快马加鞭未下鞍。 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山, 倒海翻江卷巨澜。 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山, 刺破青天锷未残。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忆秦娥   娄山关          1935年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七律 长征   1935年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念奴娇   昆仑            1935年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556
互相清算的結果
推薦0


zhwaaa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綜合訊)台灣組成的奧巴馬就職典禮慶賀團,因為“誰大誰小”擺不平,突然間一團變三團嗎?傳出因為外交部宣佈,立法院長王金平擔任團長,造成有人不滿,突然分裂成別是代表政府、國民黨與民進黨的3個團出席祝賀,在民進黨的部份,團長是呂秀蓮,國民黨的團長則是立委蔣孝嚴。

  台灣TVBS報道,對此,是否攪在分裂,鬧出國際笑話?國民黨立委蔣孝嚴面對詢問,他表示這一切都是外交部的安排。

  國民黨立委蔣孝嚴:“我想3個團,到了紐約華府,活動大部份都是一起,3個團的產生,我想我是奉命行事,原來王金平院長是團長,我擔任副團長,呂秀蓮女士是顧問的身分,現在變成3個團,真正的原因可能要問外交部,請外交部說明比較精準一點。”

  蔣孝嚴表示,在出席美總統奧巴馬的就職活動時,都還是會一起行動,但是因國民黨跟民進黨各自有僑團方面的活動,所以可能不方便參加對方政黨活動,因此才會有分團行動。

  台灣外交部長歐鴻鏈也做出說明,表示因為政黨各自活動的行程“喬不攏”,所以才會做出拆團的決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456
一群傻蛋
推薦0


zhwaaa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你們台灣人就是很無聊,整天拿歷史來清算,歷史固然重要,可未來更重要,在台灣你們把蔣介石拿來清算,228事件也不知被你們炒作了多少回,有必要這樣嗎?對你們有好處嗎?自己清算還不過癮,還要清算大陸共產黨,別以為你們生活在自由媒體下就以為你們看問題就很全面,自己獨醒大陸人都在昏昏欲睡,要是真的那麼清醒就不會被阿扁騙了8年,也別以為崇拜老毛的人都是消息閉塞的人民,死了7000萬人的大陸人民居然還崇拜老毛,要不就是大陸人有病要不就是數字有問題.知道7000萬是個什麼概念嗎?拿著一本書就當寶,把蔣介石孫中山或者歷史上的其它所謂的偉大人物全部拿到陽光下暴曬你看他們是不是好人,所謂的歷史人物生活當中就不要放屁嗎?放屁一樣會臭,他們就不需要和女人做愛嗎?把做愛場面拍下來公開放他也一樣是三級片,共產黨好不好我們暫且不要說,但國民黨搞不過共產黨可是鐵的事實,而且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也沒有勝出的希望.要是真的如此憎恨共產黨那就學民進黨不要和共產黨來往,把大門對大陸關閉.在這種扭曲的思維之下,看你們都做了什麼事,一方面期盼大陸觀光客,一方面又把大陸觀光客當賊來防,真的把大陸人當傻冒兒啊!說實話你們的這種思維方式真的是害人又害己,就算是共產黨政府送再多大禮給你們都是沒用的.再看看你們在島上都做了什麼,什麼正名運動,去中國化運動,實為損人又損己,人民隔閡越深就越傷害台灣,看看共產黨做事多聰明,明明是走資本主義可他從來就不承認,和共產黨一比就看出你們是一群只會做表面文章的傻蛋.

一定有人會生氣,在此先道歉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282
毛澤東的神像怎麼還掛在人民幣上?
    回應給: Chocola(jennyc122) 推薦0


傌偀仇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毛澤東的神像怎麼還掛在人民幣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206089
頁/共1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