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華人採集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回家好難一個中國間諜的辛酸史
 瀏覽1,159|回應3推薦1

天马行空-荷兰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1989年,中國經歷了一個不凡的春秋。
這一年,沒有什么地方可去的總理李鵬,決定去一個人家攔都攔不住他的地方,叫尼泊爾。
實在是攔不住,所以他去了。
結果,正如尼泊爾王室的擔憂。
他人一走,民主的火就燒起來了;燒掉了二百四十多年政教統一的喜馬拉雅印度教王國。1990,她民主立憲;2008年,王室被廢除,成了共和國。 

這是世界大背景和歷史縱深的背景。 

在這個大的后面和表面,浮現了一些微小的畫面。
這其中的一個人,就拼在這幅小圖畫里。
他,就叫馬經元。
青海湖邊人,伊斯蘭,真名真姓。
為什么我一反寫紀實文的原則,不用字母或者化名代替,而大膽地在這里把他暴露無遺?
看下去,有答案。 

有信伊斯蘭而豬肉吃得比我凶的人。
馬,特別喜歡吃肉;但是,從來不碰豬肉。
他自稱是一個國營單位的大車司机,走過了那一年的風風雨雨,窮途末路,流亡到了尼泊爾。
老家還有一個老婆,兩個孩子。
老婆他不大提起,孩子好像是他最大的驕傲。
儿子給他打水洗腳,女儿給他穿襪子。
這是他的口頭故事。
講起來挺神气的,挺幸福的。
听的人,一不小心,就開始同情他,甚至非常感動。
因為,不只是他的故事,就連他講述的口气,語气,停頓都處理得非常微妙。
這個才能他有。
一部分是天生的,一部分應該是訓練的。 

很快,馬認識了一個老鄉,青海的回民,一個在加德滿都呆了几十年的老華僑。這個華僑叫海牙,听上去跟荷蘭一個城市的名字一樣。
怎么寫,不知道。
從來就沒有看見過他的中文文件。
回民是一家,更何況,親不親,故鄉人。
馬落腳在這里。
從這里馬進了一步,一大步,認識了另一個回民華僑,叫丁先生。
丁,七十高齡,是資深的台灣國防部情報局的特務頭子。
通過丁,馬的聯絡网撒了出去。
网進了台灣蒙藏委員會的王先生,台灣安全局的郭先生。
這些人,當然都是地下的,不過是正式的。
中國大使館當然有所耳聞,可是,沒有細節。
這些需要補充,而補充需要人力。
這個人力,可以合理地怀疑,就是馬。 

就在中國經歷了那個難忘的春秋之后,李鵬出訪尼國的前夕,尼國和西藏這條路,曾經是抗戰時期的‘駝峰’補給線,成了今天不多的活路之一。
許多在大陸路不好走的人,通過這條線,出國了,進一步奔向大世界。

其中有兩個人,走了同樣的路,卻沒有成功。
這兩個人正好就碰到了馬。
一個是武漢大學的研究生,一個是湖北大學的本科生,都是經過了那場洗禮的人。
巧的是,他們同時見到了我。
是在剛剛開張的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署的代表室。
我做翻譯。
代表是一個日本女人,中年了,很熱心。
不到一個下午的問話,他們就取得了聯合國頒發的臨時居留。
就是說,這兩個年輕人,沒有身份;可是,尼國警方不可以為難他們,因為他們在聯合國的庇護之下。
可惜,我當時還有很多的事在忙,沒有更多的時間去幫助他們。
這以后,就是他們跟馬的‘結識’。 

李鵬出訪的前兩天。
那是一個傍晚,冬天。
外面還有日光,不過很弱,很模糊。
那個日本代表請求我,幫她一個忙。
找到這兩個學生,并把他們轉移到一個郊外的房子去。
我是騎摩托車去的。
到的時候,正好他們都在房間。
我說,講不清楚了。跟我走人。
信任我不是問題。
兩個人匆匆忙忙跟我走下了一道長長的,窄窄的樓梯。
一出門,我就開動了車,讓他們一起擠到后面。
挺難受,但是最好。
這一帶街道很窄,人太多,小車根本就走不動。摩托車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武大的又跳了下去,說忘了拿包。
我沖他大叫,金包銀包都可以不要了,現在不是考慮包的時候。
可是,他的脾气_,就是不听,朝里邊沖。
我不敢熄火。
不到一分鐘時間,這個小伙子把包拿出來了。
看上去挺沉的。 

接下來的路線,我的腦子里早就印好了。
不是一條,是几條,是選擇。
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已經遲了。
這條街有三個口,前后和右手邊。大約三百米長。而右手邊的分支离我最近,是拐進另外一條小巷。
但是,從三個不同的口,同時沖過來三隊人。
憑印象,應該不少于六十個。
這些人,看上去全部是訓練有素的便衣。
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沖。
油門踩到頂,我開始沖刺。
只是不到几米,還來不及加速的時候,我的車被人控制了。
所有的人被帶進客棧。
那兩個學生很快就被便衣帶走了。
帶人的人出示的證件是:CID,就是刑警。
那個時候沒有手机,只有電台。
而我手頭什么都沒有。
沖到聯合國,那位熱心的日本女人一听,癱在沙發里。 

很快,正式的公文去了尼國的內政部,也去了中國大使館。
尼國內政部否認知情;中國大使館推得更加干淨。
換句話,這兩個活生生的人,瞬間,在人間蒸發了。
經過很久的調查,包括巴黎派來的有關國際机构,我才明白。
原來,這兩個學生,真的在計划什么。
是要在李鵬到來的那天,把他做靶子。
因此而受到牽連的人很多,包括當時的達賴喇嘛駐尼國代表巴覺澤仁。
他被捕了。
(他現在是駐東京代表。寫了一本很好的書:《Nature of All Things》,向有机會的朋友推荐。)
据說,兩個人去他那里,要槍。
那個武大學生最后一秒鐘都不肯放棄的包,到底是什么?
不得而知。
但,就是那個包,毀了兩個人。
當時的疑問是,這兩個人接触了誰?
結果發現,華人里面,除了我,還有一個,就是那個馬。
這個發現很遲,太遲。 

于此同時,台灣軍情局決定在尼國成立一個小組,代號是‘山海作業’。
山海就是指西藏和尼國。
大家知道,喜馬拉雅是很新的一個從海底崛起的山脈。
是這樣來的。
山海作業的目的是打通一條大路交通線。
進錢,進人,進消息;出人,出消息。
就這樣。
馬,因為海牙和丁先生,成了最早的骨干之一。
幸好,他不識字;起碼,他自稱不識字。
否則,組長都是他的了。
加進這個小組的還有我前面寫過的YWM等等。
知道這個小組的人很少,很少。
包括很有能力的中國大使館,都在黑地里摸。
當時有一名《文匯報》駐尼國記者,是個南京人。
是常駐。但是,享受外交待遇。
也就是說,他的工作不是搞新聞,而是間諜。
他的任務,沒有別的,就是要搞清楚這個小組的存在。
有意思的是,同時有一個《華聲社》的常駐記者。
他的任務也不是新聞,而是指導這個小組作業。
在國際新聞記者碰頭會上,他們一杯來,一杯去,每個字都听得懂;就是每一句話,都有玄机。
因為一個很偶然的机遇,馬插足小組的事成了歷史。
這個《文匯報》記者的任務就更加艱巨了。
這中間有些很有趣的事,我只能寫到這里。

我后來無聊的時候,用這個素材寫過一部小說,出版了。
有人讀,沒有人相信,雖然,這是基于事實創作的。
文學的意思也就在這里。
一個作者有全世界最大的豁免權。
他可以叫一個人死,而毫不負責。
可惜的是,因為這權利太大,他寫歷史文學或者國內說的報告文學的時候,讀者,也會當成虛构小說來讀。 

今天的中國也在學國際,搞解密。
不過,如果這個密牽涉到某個政党的利益,或者顏面,這個密,就永遠解不開。誰解了,誰倒霉。
不像美歐等國,最高机密七十五年一定要解;絕大机密五十年之內解;基本机密,几乎事情一過,就解。
那是因為公民知情法,新聞自由法可以和國家机密法抗爭的結果。
這個法,中國不學,學不得。

穩定,穩定。 

回到馬。
如果他真的是當年的所謂受過洗禮的人,是自稱的工人領袖,骨干,他的后路基本是移民。
可是,這個好像不是他的目的,也從來不見他去努力。
他接触了那兩個學生,結果學生到了霉。
他進入了山海作業小組(好像是形式上的几個星期),結果山海作業就不得不重新改組。
他游走于台灣地下組織;游走于尼泊爾和印度;游走于藏,回,漢這些海外的敏感民族。 

這些,我早就沒有興趣了。
我感興趣的是,他這個人。
他算得上是個高原的漢子。
高高的,瘦瘦的,顴骨很高,很突出。
因為傳統的伊斯蘭教,男孩都要割去包皮。
他會吹:本人沒有包皮的負擔,房事可以長你們一倍。
有一次,Y不服气,跟他去妓院比試,結果馬一敗涂地。
還不服气,還比;還是一敗涂地。
馬是個有經驗的嫖客,他的經驗自己總結為:熱,濕,柔。
就是說,他馬某去一模,發現那個熱乎乎的,濕滋滋的,軟綿綿的,就是好的。因為他自己從來不寫東西,所以把人家耳朵說麻了,好讓人家幫他記下來。
我就幫他這個忙,看他能不能成為孔夫子。
他一頓可以吃下兩公斤的牛肉,用手去抓,只要醬油,別的不用。
他笑起來很滑稽,你看見他笑,一定會跟著笑。
他說話也滑稽。
用青海腔,說的比相聲還好听。
所以那個丁先生,快入土的時候,因為年輕老婆找他麻煩,明知馬是個大問號,還是請他去說笑。
笑到快八十了,才雙腳一蹬,照他們青海話說:球朝天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馬,后來既不再出第三國,也不回家,困在尼泊爾。
他那個應該存在,而且一直引以驕傲的儿子和女儿呢?
如果說,他健康的時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能理解。
可是,到了后來,他患了癌症,已經是風燭殘年了,他很希望回到家;
可是,他就是不能回。
因為他的成績不好?
因為他的殘余价值?
因為一個永遠不能解密的密?
我知道有些行業很無情,有些很絕情,有些根本就是非人的。
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當他奄奄一息的時候,怎么他的病床邊,就只有我寫到過的W先生? 

W那天去看他,是個下午,太陽燦爛。
他還翻身起來,說:
剛夢見你小子。
還說了一句:
操你媽的。
完了,又躺下去了。
再也沒有醒過來。
他活了三十多年。
他被火葬了;骨灰被推進旁邊的河里。
這條河,流入印度洋。 

青海湖,是青藏高原托起來的一塊海,所以有這個怪怪的名字。
那個海,早年就是印度洋。
馬的老婆,孩子,馬的親人。。。都在青海湖。
而馬,還真的是回家了,回到了青海湖的源頭,那浩瀚的印度洋。
不敢想象,這中間沒有一种愛,一种力量,去支撐他,去度過那睡著了也要掙著眼睛的歲月。
更不敢想象,馬有這么愉快的個性,這么好的口才,這么堅韌的毅力,卻選擇了這條极具艱辛和挑戰的路的后面,沒有一個更偉大,更神圣的動机。
可是,千禧年后,我看到的,只有那個已經被中共統戰了的王先生。
在青海老家是如何逍遙自在,取了第四房水汪汪的老婆。
而這個馬,誰記得,他曾經存在過。 

曾經滄海難為水,回歸滄海水不再吧。 

嗚呼哀哉,我來悼念他好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97074
 回應文章
可以寫些文化或政治評論嗎?
    回應給: 天马行空-荷兰(bobfengchen) 推薦1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俠隱

您的文筆應該是相當好的,有空也可以評論別人的帖子,這樣互動不是比較有趣嗎?也許您有自己的習慣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97255
不好意思
推薦0


天马行空-荷兰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系統問題,說不能發表,結果發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97238
最近來了些怪文~~~
    回應給: 天马行空-荷兰(bobfengchen) 推薦0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您是有毛病啊?同樣的文章貼三次,怕別人看不到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97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