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失去主文的回應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本文已被刪除
 瀏覽6,010|回應4推薦1

天马行空-荷兰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俠隱

本文因「文章是我的,想删」,已由 天马行空-荷兰(bobfengchen) 於 刪除。
 回應文章
累牘影射說教,大可不必!!
    回應給: 天马行空-荷兰(bobfengchen) 推薦1


文俠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作妓女,自有掙錢的心酸,除非生來超愛操,沒甚賤的,嫖客較之稍賤,寫嫖的趣事,喬裝風流再假慈悲,足堪賤中之賤。看你文字利索,寫了中東華人妓女ABCDE的報導性散文題材,旁敲當地時空背景,也頗有閱讀趣味,為文者自命不凡,當是賤中極品,一下來了三篇,哇!感觸這麼深;頗有自暴癖?

常到各國出差?說說操作異邦女子的素材,是不是平衡報導幾下,更為痛快?

我不跟你假道學,俠隱年輕時更橫,夜店把妹靠手腕,用錢買春確實不值得吹法螺。男人魅力不夠,不想打手槍,當然用買的,怎麼買是你家的事,跑到這裡累牘影射說教,大可不必!!

看你文采豐逸,論些別的,可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61545
刪文置於此
推薦0


文俠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天马行空-荷兰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2003 年的 3 月,我有事去卡塔爾的首都多哈。 這是個半島國家,微小的。

中國人知道她可能因為她舉辦過 2006 年的亞運。其實,她更像個歐洲國家。大家知道美軍第七艦隊是在夏威夷,管亞太防務。美軍第五艦隊就在卡塔爾對面的巴林,管中東防務。當然,美國人在這里有什么好防的?說穿了,就是維護石油線和嚇唬伊朗這樣的不听話的東西了。大家可能不知道,起碼我知道的時候不知道的是:美軍進攻伊拉克的總指揮部就設在多哈。

我十几號到的,幸好很早就訂好了酒店,而且是我經常下榻的 Oasis Hotel & Beach club ,就是海邊渡假村的意思。酒店本來不新,也不是很大,但是清靜,很有家庭气氛,最重要的是,里邊的酒吧還帶中餐館,有兩個中國妹子做服務員呢。嘻嘻。 清靜現在就沒有了,全是美軍軍官們。還有什么英國的,澳大利亞的那些跟進的國家的軍官。沒有閒的房,也沒有閒的地方。游泳池,酒吧,健身房什么的全都是人。多哈港更加繁忙,船進船出的;不遠的軍用机場等于是炸開了窩。雖然美國給薩達姆 48 小時的時間,讓他選擇一個政治庇護的國家,就放他一馬,避免戰爭。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么緊張進行的軍事行動,不可能是拿來嚇唬人的。那樣的話,太貴了。

戰爭會帶來很多戰爭觀光客。許多人,尤其是中東經濟共同体的人,成群結隊跑過來看熱鬧。最恨伊拉克的是科威特,其次是沙地阿拉伯,全都來了,就看薩達姆是怎么死的。所以,街上,店里,哪里都是談戰爭的人。當然中東人也很顧面子,不是《古蘭經》里說:天下信徒是一家嗎。所以每天報紙,包括半島電視都是在罵美國人,說圣戰必胜,阿拉護佑的話。

本來去中東最好是自己開車。因為汽油太便宜了,路太好開了,而且,別忘了,中東人,包括外來的計程車司机,在下午 1 點到 4 點之間不會出來給你服務的,統統去睡覺。我這次就碰上這個問題:飛机場的車全給人包了。

車成了問題,女人不成問題。

中國人就是聰明。尤其是妓女們,別的發生了什么,她們不管,這邊有生意了,她們就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從中東各地集聚到多哈。她們不能隨便跑到酒店去拉客人,只能是在街頭轉,還有几家酒吧鬼混。多哈管的比別的地方嚴。警察看見妓女多半要來赶的。跟阿聯酋不同。但是妓女們的簽證是一個月一簽的,多哈還只能是兩個星期呢。就是說在這邊做妓的一定要流動,否則沒有簽證。最近才知道,迪拜有一家航空公司,放一架小飛机,說好了起飛的時間,讓客人們出了移民局,上了,等上一個小時,說不飛了。客人們又可以回到移民局重新申請簽證。這家航空公司被戲稱為:世界最安全的航空公司。

妓女雖然是流動,如今都流到了此地。可是,街上還真的看不到一個呢。不行。本人不做好事,就渾身沒有力气。只有找有經驗的計程車司机,他們包你帶到目的地。 原來到的是一個平民百姓的住家。當然沒有別的百姓,就是一大群中國的花朵了。有人問我為什么老是喜歡嫖中國的姐妹們。愛國呀。不是說,月是故鄉明嘛。

花朵雖然多,采花的更多呢。美國人,本人就有本領看得出來,不用說話的。十有八九都是他們。這讓我想起當年抗日的時候,那支美國‘飛虎隊’到了昆明,昆明女人高興的那個勁。當然人家是來幫你抗日的,你也‘為國捐軀’,算是對等了。現在人家來打薩達姆,你也去捐軀,唉。不說了。

等了很久,一個 E 吧,來跟我搭訕。她是福建的。福建是個好省。她來這里? 她一直搖頭。好是好人好,不是人人好。我就走過從福州去福清的路,一路都是別墅什么的,非常豪華。可是,就是沒有一棟是 E 的,要不 E 來找死呀。

錢是給了。可是讓我排隊,而且是在這么擁擠的屋子里,跟這些大兵們?不成。就是不成。E 來的時間不長,或者每個人都是這樣說的了。她反正不知道我住的酒店有中國菜館。更不知道還有中國妹。一听興趣就上來了。也不管生意了,就要跟我走人。 好呀。

E 看上去有點害臊,說一句,底個頭,似乎臉上還有羞澀的紅暈。要不,她下海的時間真的不長;要不,她天生就是害臊的女人。在中國這种人是傳統的賢妻良母。中午 1 點半了,我們回到飯店。一進中餐館,說已經不能訂餐了。也行。那只有回到房子里,要客房訂餐服務,就是多花几個冤枉錢。
E 訂了什么麻婆豆腐和魚,我還沒有開始訂,看見電視上在跳新聞。是 CNN 台。只見一團煙霧在上升。再一听,原來,戰爭已經打響了。不是 48 小時還沒有到嗎?美國人才不管這個呢。 等到午餐送上來的時候,我才意識到,糟了。

我回阿布達比的机票是 22 號,因為我 24 號還要去曼谷呢。
奇怪的是,畫面就是停止在這團煙霧里。沒有別的。搞了半天,才知道這是美軍空襲的,而且是有目標的空襲。后來明白原來美軍以為薩達姆此時就在此地,放了几顆准向的導彈。接下來呢?分析家們都在吵來吵去,有說馬上開打的,有說還不會。吵歸他們的事,我有自己的事呢。
我知道万一戰爭全面打開了,多哈的飛机場一定被封。這畢竟是美軍大本營和總指揮部呀。薩達姆一定會反擊,第一顆導彈就會打回這里。因為打美國本土的導彈他還沒有呢。

讓 E 吃她的中餐,我抓起電話就要航空公司。改票公司不答應,臨時訂票可以,而且馬上就有位子,不過一小時就得飛,半小時就得報到。幸好我的飯店离飛机場近。沒有二話。
E 怎么辦?
她真的敬業。听說我就要走了。馬上停下來,就要脫褲子。
這是干嘛?我問。
我們做愛吧?她說。還是底著頭。

我現在的選擇是:像兔子一樣,或者狗一樣,快速上了她;或者像豬一樣,快速吃了我的餐;或者從從容容的問飯店要車,去飛机場。
我選擇了后者。
她呢?我深深吻了她。
等我打好行李,她給我一張紙條,說上面是她的電話號碼,下次來她無論如何都要加倍補上,而且,把嫖資也還給我。
送出去的嫖資,潑出去的水。我哪里可以收回來。她的紙條我拿了。
接下來怎么辦?
我告訴她反正飯店的付賬是信用卡,而且我是常客,不用算清,他們自己可以搞定的。但是,今天的飯店費是算了的,如果喜歡,她可以住一個晚上。
不知道她不相信我,還是別的,她不肯住,要一起走。可是外面沒有計程車了。

我只好跟飯店說好,送我去飛机場以后,再把她送回去。她很高興。一路幫我拉行李,還真像我的好妹子。拉到飛机場,她還依依不舍,向我招手。 等到她不見的前一秒,她還在招。
那几年,我把多哈的門檻都跑爛了。而送我去飛机場,向我招手的,她還是第一個。

到了阿布達比,我給她打了個電話,她很高興听到我的聲音,說車的确幫她送到了家。問我什么時候再去多哈。
我還不能亂答應她。
因為我看見阿聯酋机場上的銀幕上在跳: Cancelled , Cancelled , Cancelled ,全是去多哈的,巴格達的飛机。

好險。
不是去找她,我還會在別人那里,昏昏不知呢。我 22 號回阿聯酋的飛机也會泡湯,而我去曼谷的事也會泡湯。下次,是該她加倍補我,還是我該加倍補她呀?

附:一下是‘天下縱橫談’刪掉敝文的理由:

本文因「宣揚中國的黑暗面,其心態特殊,不合本市宗旨。」,已由 YST(YST2000) 於 2008/10/12 05:55刪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61534
刪文置於此
推薦0


文俠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天马行空-荷兰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阿布達比(Abu Dhabi)是阿聯酋的首都,也是聯合酋長國最大的一個。首都的概念不是中國首都,好像万方之心,這只是一個象征性的。其實七個酋長國誰都管不了誰。如果說迪拜人會做生意,有世界觀,阿布達比人還很講究生活品質呢。

環境搞得好,綠油油的不像沙漠,花花草草的更像丰腴的草原。他們現在在設計一個新城市,5 万居民,全部用太陽能來發電,整個環保城。 

嚴格來講阿布達比是沒有紅燈區的,是不允許的。當然中東人說嚴格,只是對《古蘭經》而言,別的,算了。 

我本來喜歡住Grand Hotel,是在一條商業大道上。一個巴基斯坦的朋友惡意把我安排到法國人開的 Novotel。這個王八蛋把我從飛机場接過來,送進Novotel,給我鑰匙,就匆匆走人了。

打開房間一看,一個塊頭大約178 75 公斤的俄國女人坐在那里。想,不好意思,開錯了門。還來不及退出去,被她一手攔住。你不是某某某先生嗎,某某某不是你的朋友嗎?是呀。沒有錯。那就沒有錯了。她就是我的。起碼是某某某送給我的見面禮。我當然可以說:去你的。或者,心領了。 

可是不成。伊斯蘭人好客,也最不喜歡人家不領情。 

領了,收了,打發了。 

搞到晚上1點,不能睡。問問服務員,知道原來Novotel是阿布達比唯一的飯店帶有夜總會的地方,就是2 樓,不過不是走飯店的正門,而是另外開門的。 

走到那里。燈光很亮,如同白晝。 

人更多。 

這是不正常的。因為雖然是1點,外面的气溫還是28度左右,而且濕度接近100%。就是說,你站著不動,不到一刻鐘,包你全身濕透。 

再一看,這里只有兩种人:嫖客和妓女。 

有些不好意思的嫖客,問他干什么,他會說:逛逛。喂,這里沒有夜市,逛什么。有沒有不好意思的妓女?還真的有。而且,真的不好意思,就是中國的一些妓女。她們三三兩兩,挂著包,好像聊天一樣,慢慢散步,看上去挺有閒情逸致的。為什么散步?原來是要走到不那么光亮的地方,跟不那么勇敢的嫖客談生意。不久,我發現,有一宗生意一直談不攏,而雙方的溝通不是那么順暢,我就走了過去,自告奮勇當免費翻譯。這個C女人很領情,就一手挽著我,讓我咬過好价錢。嫖客是印度人。不是什么商人,是同樣來打工的,而且是普通工的年輕人。四個印度人,要2 個中國女人,嫖資不能超過150CD 耳語很久,總算答應了。可印度人反悔了,說最多出100. 這等于咬了個半价的半价。C不能答應。這宗買賣告吹。 

C跟我聊天,說是浙江來的。看她模樣總有個三十吧。漂亮嗎?見仁見智。不過,絕對沒有我認識的AB的一半。可是,C很溫情,起碼我的印象是這樣。就是說很体貼人。上海話說一白遮三丑。照我說,一体貼遮百丑。手,當然不能給她挽過沒完沒了的。可是要甩她,還真的不容易,或者不忍心。結果是她提議,讓我把她帶進夜總會。原來飯店的客人的确可以帶一個女人進去,免費的。別的人還得付50 DM的門票。 

算是我英雄救美一次好了。 

我大膽地攙著CD,把客房的鑰匙咬在嘴上,讓保安明白,本爺是Novotel的客人呢。 

Boss,’保安攔住了我們。一听這話,我心里就發麻。直直翻譯,他在稱我老板呢,不是很風光的事嗎?不對。中東人家稱你Boss 或者 Chef 一類的,你就等著他后面的要求了,百分之百准。果然,他憨厚一笑,說,哎呀,我的老板來了,歡迎都來不及呢。只是。。。 

我當然明白了,不讓他說下去,故意大大方方去拍拍他的肩膀,夸獎他:好樣的,好樣的。君前程万里啊。 

不過關。他算是被忽悠了。可他不傻。他指著旁邊的保安說:我的兄弟今天生日了,老板。。。 

我就好笑。 

想我當年做窮學生的時候,就帶老外到處忽悠。老外問收多少錢,我一定說:有朋自遠方來,能不悅乎?金錢如何跟友誼手連手?老外很感動。等到完了。我一定要過生日。反正我娘也不在旁邊,他們哪里可以證實。結果次次丰收。最多的一次搞了75美金。不知道如何用,拿去換了外匯券,又拿去黑市換了人民幣,越換越多,都可以買部最好的自行車。這個竅門是誰教的?說出來不好意思,就是我的一個美國老師教的。他是波士頓人,把自己的中文名字翻譯成:怒黑河。他怒他的,我學我的。挺不錯的。 

今天是陰溝里翻船?就翻一次,也無妨。 

我掏了50 塊,那些保安就歡呼了,一路把我們保到樓上。 

我跟C D說,好人做到這里了。其他的你們自己去吧。她們千恩万謝,各自找生意去了。 

我自己去酒吧,跟几個英國佬聊上。就問到他們的性取向。 

俄國和東歐的最好,北非的其次。他們的意見就是這樣。中國的呢?其中一個說:有的還不錯。一個月上一次中國的,換換口味。問題在哪里?他說,不會叫床,姿勢不地道,拘謹,英語不過關,情趣就打折扣了。問給多少,他說,沒有一定,一般一宿一百美金。 

中東一百美金算什么?很難回答。 

正宗的阿聯酋人不工作,坐吃。外籍勞工的月工資大概是250美金,一般都是建筑工呀,農工呀,打掃除呀。高級飯店服務員,或者阿布達比飛机場免稅店就有好几個中國姑娘,都是本科的,可以掙350美金。廚師,酒吧(Barkeeper)等可以掙550美金。可是歐美的專業人士的工資,比如會計師,工程師,經理等可能是8千美金。不要說沒有老婆的,就是有,誰的老婆愿意來中東受罪?所以妓女是必要的。 

順便回應一下本文第一部分的一個看客的意見:妓女賤,嫖客更賤。我尊重她的觀點,這里沒有正确不正确的說法。我只是想說:做妓是全世界最古老的職業,國際性的職業。沒有選擇去做妓的,我只能說:同情,理解并且鼓勵。因為滄海桑田,誰說得清楚,人,沒有個過不去的坎呢。還是讓我們用愛心去看待那怕是看不慣的事和人吧。 

聊了很久的天。英國佬都看中了自己的目標了。我也該睡我的大覺去。可是,走到門口,C回來了。看她很疲倦,很憔悴,就是那么大的鎂光燈也照不出她臉上的一絲血色。我攤攤手,她搖搖頭。 

明白了。我帶她去酒吧,給她要了一杯可樂。她一口气就灌進去了。 

D呢?她說也還沒有結果,還在努力。不過夜總會要搞到早晨6點,所以說上上絕望了。那C自己呢?她說絕望了。今天絕望了。 

我還是那句話:天無絕人之路。 

她同意。說很難,但是有可能碰到歐美的嫖客,那就是一晚一百美金呀。 

正好跟我剛剛听的吻合。 

我對她有了三分好感。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老覺得她很面熟,很面善。她可能就是跟我同桌的同學,我的鄰居,我阿姨的孩子呀。雖然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雖然她穿的衣服總讓人感覺不很舒服,雖然她的眼神老是有一种捉摸不定,忽悠其中的味道,雖然Novotel飯店里面就有一家中餐館,服務員是個漂亮的湖南妹,答應下班來陪我玩呢,雖然我已經被那個俄國女人‘歡迎’了個死不去,活不來,雖然。。。 

我拉著她的手,說:跟我去吧。 

第二天,我被電話吵醒了,才知道有個約會。 

該死。 

匆匆忙忙沖個澡,穿上衣服,就要出門了。 

偶爾回頭一看,啊,還有她呢。 

她的睡相很好看,頭發半掩下顎,一只手扶著胸,一只手枕著頭,我這邊的床單搞得像狗窩,她那邊跟原來的一樣整齊,而她的那邊才占了整個床的三分之一。原來睡的時候,睡著的時候,她都沒有忘記照顧我這個無恥的嫖客。 

我不幸的同學,我可伶的鄰居,我苦命的妹子呀。。。 

我在信封里放了一百美金,外面再放了一百DM,上面寫:小妹,謝謝你,請笑納。我有事出去了,不要等我。 

我回來的很晚。 

鑰匙在柜台里,床被重新鋪過。不同的是:我的冰箱上有一大堆新鮮的荔枝,旁邊是一個飯店的信簽,寫得歪歪扭扭的几個字:謝了,大哥。這是小妹的一點心意。小妹今天不來煩你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61523
佩服佩服
推薦0


funeas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反共反到您这个份上也算是人才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306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