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尋王之盟
市長:文俠隱  副市長: Choco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國際萬象【尋王之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失去主文的回應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本文已被刪除
 瀏覽5,406|回應26推薦3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深藍不肖生
雇貓
麥芽糖

本文因「發表完後,自己也有了更好的想法,感謝大家的閱讀^^」,已由 信仁君(wordfighter) 於 刪除。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原始VS文明
    回應給: 雇貓(goocatgoocat) 推薦3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雇貓
深藍不肖生
Chocola

雇貓所謂的人情之常就是歧視麼?歧視性文字可以因為「人情之常」而得到原諒麼?我不能同意這種看法。

生氣和怨懟可以說是人情之常,不過基於這種「人情之常」而公然對特定族群表達歧視卻是另一範疇的事,我們並非三歲小兒,公領域發言上應當拿捏分寸。

族群歧視也許是原始社會的「人情之常」,卻是現代文明社會的「禁忌」。

大家都讀過幾本書,知道什麼是文明什麼叫作落伍,勇於承擔公民責任、抉擇進步的觀念才是王道。

PS,小弟並不年輕,只是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70302
引用者清單(1)
2008/08/05 02:24 【尋王之盟】 抱歉再抱歉
歧視與適應
    回應給: 雇貓(goocatgoocat) 推薦3


transpe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文俠隱
張爺
Chocola

人是群體的動物,所以歧視是一定存在的,因為人必須靠著歧視去把我群與他群區隔開來,否則人類反而無法經營群體生活。

這樣的論點乍看可能覺得有點怪,但你仔細想想就明白了,之前我推薦過的「隱藏的邏輯」裡面對此有很詳細的說明,在博客來這本書只賣237元,建議可以看看。

我部分同意你說的「一個人書讀多了,道理知道得多,能反省,歧視這個對人的態度大體上是不應該存在的」,不過我認為教育最多可以把一個人的歧視劣根性弱化為「偏見」,不太可能完全消滅,因為這除了人類本性的問題,還涉及到安全性的問題:人類從經驗中學習「趨吉避凶」,所以在遇到一個新的環境或新的人時,會用過去的經驗來投射,如果要一個人完全拋掉過去的分類方式來面對未來,他可能面臨到更大的危險。

 

人有歧視的劣根性不足為奇,在不同文化與不同時空歧視的對象也迥然不同,例如對於老人的歧視、對女人的歧視、對年輕人、對殘障、對智障…。比較奇特的,是一個社會集體對於單一對象的歧視,以及某些人對於他群極度的歧視,而且這種歧視最終導致社會瓦解。剛好,納粹黨幾種條件都符合,所以特別成為研究的對象。而另一個極端,則是對於所有本質不同的人,都透過扭曲的價值來一視同仁,在二十世紀初期,這些人號稱是共產主義,在本世紀,則自詡為左派。(你在指責我跟鴨湯是希特勒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想到,到底誰才是用有色眼光看待別人?)

 

鴨湯兄特別歧視垃圾人口,我則是歧視流氓無產階級,我們的交集其實不多,僅有的交集應該是「左派蛋頭」或者「學院左派」。(所以我跟他絕對不是Y君所說的王哥柳哥,而且我認為他也不知道王哥柳哥stand for what)

鴨湯是真心愛中國的,因此他知道什麼美國威脅、日本威脅都是小事,中國自己家裡面人山人海的垃圾人口才是中國的大患。當然,這樣的話太不中聽,以致落的被評為「反中思想和作踐中國人的言論與【天下】的宗旨格格不入」。

我比較接近你說的「適應」,我認為垃圾人口有可能是你的兄弟,甚至有可能是你的父母或子女:

約瑟夫的彩衣和舜與瞽叟這兩組故事一直是我感到非常有興趣的,在完全不同的歷史文化背景下,有兩組像得不得了的神話,而且還傳遞了非常類似的核心價值。

會造成這個現象我推測有兩種可能:

1.      人類不但在基因上是在很晚近才開始分化的,連文化也是,所以這兩個故事其實是同源的。

2.      人類社會有很類似的內在價值,不論在那個地方都會搞出一樣的故事。

垃圾人口的出現不只是在你的政治、社會、經濟生活中,基於人類對於基因與遺傳的不瞭解,更多時候你會發現垃圾人口出現在你的家庭生活裡面。而這兩個故事都是在告訴我們,當你不幸遇到了智能不足又乖張跋扈的父母或兄弟時,該去怎麼面對的道理

 

而且我認為他們通常跟氮氣一樣是穩定而無害的存在,我們要避免的,是他們在某種情況下形成的自毀能力,而這種觸媒,就是流氓無產階級:

 

在馬克思眼中,農民跟氮氣是差不多性質的東西,這些綁在土地上的人,絕對不會搞革命。過去中國歷史裡說的「農民革命」,其實是對農民極大的誤解,會搞革命的是與土地分離的流氓無產階級,不是農民。

而單靠流氓無產階級也搞不成革命,一定要跟墮落貧窮化的的資產階級與布爾喬亞相結合,這隻無產又失業的大軍才能構成社會的摧毀力量。過去中國以及所有農業社會的歷史循環,差不多都是循著這一個同樣的模式。

 

當然,也因此我們似乎都沒有因為既然身為中國人,不論中國變怎樣都要跟著一起去死的情操,鴨湯希望到時要賠款時,別把他那一兩白銀算進去,我則是有難不死,出亡不送。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70040
兩三評二蔣與台灣皇民的關係始末與垃圾人口
推薦0


深藍不肖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兩蔣在台灣四十年,基本上是推動「反共復國」的教育、以「民主、自由」的三民主義信念,來對抗對岸的毛共中國共產黨。國府在國共內戰戰場失利,蔣的眾多親信、將領們成了共產黨在國民黨內臥底與通風報信的匪諜、成了投共份子;因此,蔣的敗退遷台時,當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蔣的「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草繩」,據聞當時遷台人員份子確實複雜,思想 政治不同傾向、親共或匪諜份子混雜其間;蔣的嚴重"恐懼"、“不安全感”與“不信任感”,於是採取了全面清黨、全面抓匪諜的腥風血雨「白色恐怖」、造成當時遷台的黨政軍、公教人員,人人自危,當時蔣確實殺了不少外省人;須知,二蔣的個性,一直是對「外省人」心狠手辣,一旦發現有不忠於老蔣的外省人,即殺無赦;但是對於台灣本省籍的人士,卻採取了高度的懷柔政策,對本省籍的一般平民人士 非常的仁慈。

這個具有日本情、出身於日本軍事教育系統的老蔣,本身就跨於中華文化與日本情之間,自然對台灣在二戰後既存的一批台籍“皇民青年”知識份子與非知識份子(已徹底日本化、效忠日本祖國) 了解的程度,絕不下於當今的「專家們」。當時的老蔣對台籍“皇民青年”,是採取制壓 (非鎮壓) 的手段。戰後台灣既存的台籍“皇民青年”極思推翻蔣氏政權、回歸日本祖國蠢蠢欲動(也就是今日的深綠台灣阿公」);老蔣為消弭日本奴化台灣、鄙視祖宗(支那)、搗毀祖宗的思維毒素,在台大力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及孔孟聖賢的教育;同時藉此 也可對抗當時的毛澤東所領導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

基於當時的時空政治背景與國共內戰失敗的慘痛教訓、為穩定當時岌岌可危的台灣,集中力量對抗當時毛澤東企圖血洗台灣的進犯,於是「忠誠」就成了老蔣的“第一優先考量”。因此啟用當時具有中國背景、或者是具有中華文化教育背景的台籍人士"忠誠性考量"原則,提拔台籍人士,如連震東、辜振甫、謝東閩等等人物出線。

老蔣、陳誠的土地改革、完全棄置不用當時台籍皇民青年 知識份子 富農子弟出身,同時為防止他們任何可能的復國蠢動、以及皇民思想散播,於是採取了制壓 (非鎮壓)的手段。二蔣基本上的政策目標是贏得了台灣主體 - 廣大的台灣農民、捨棄了台灣少數的富農人口、皇民青年知識份子、成全了當時台灣的多數人口。

台灣皇民青年醉心於東亞大日本國的強盛興起、狂熱於日本皇民煉成,已完全日本化與效忠日本祖國化,在台灣光復後遽失光榮勝戰的日本祖國,悲慟萬分!甚至有台籍皇民青年為日本戰敗『破腹自殺的』;在明治維新 數百年後,日本已躍升為世界級的強國當時,中國卻自滿清王朝以來一直是個東亞病夫、不思長進;中國在二戰對日抗戰與國共內戰後,已被徹底摧毀 滿目瘡痍,是為典型的『亂世』 - 官箴敗壞、貪污、腐敗、盜匪、宵小、軍隊素質低劣、裝備落伍。除此之外,中國(含國民黨)的一切與強盛先進的大日本國相比,“相形見拙”完全無法相比。台灣皇民青年在痛失日本祖國,以及在老蔣數十年的制壓下、防止皇民(思維)擴散蠢動,皇民青年對國府 蔣介石、國民黨恨之入骨,因為是國府讓他們失去了願以身殉、肝腦塗地的大日本祖國,六十年以來一直在搞台獨、企圖推翻中華民國、回復日據時代、回歸日本祖國。

深綠的共同特徵】是:“痛恨國民黨入骨、同時將自己推向仇恨痛苦的深淵、緊抓國府二戰亂世破敗落後的現象與大日本國的強盛先進相比較,當成仇恨 自我吞噬的最佳藉口慰藉與正當性的理由、同時排斥中華文化的祖先教育、堅持躲在自己設下的『日治文化意識 亡國仇恨的殼中』永遠也不肯出來。這也是目前台灣處處可見的深綠日本祖國文化意識 深綠者的反應:『深惡國民黨、痛恨蔣介石、不承認中華祖先』”。

如:前親民黨副主席 台灣醫界出身的張昭雄先生;記得當時國親兩黨議論國親合併議題時,張昭雄的直接反應回覆是:寧願退出親民黨職,打死也不會加入「國民黨」的國親合併。

如:台灣長老教會 深綠仇恨型的領導人物, 廣泛的教導台籍教徒歌頌仇恨、歌頌台獨建國。

如:耳熟能詳的 即使是『小蔣時代』,或是『已全民直選的時代』,仍然隨處可見、隨處可聽到深綠散播到一般民眾的陳腔濫調八股結論:「國民黨是貪污腐敗的政黨」。其實在亞洲四小龍的小蔣時代,他所帶領的政府部會級的財經專業團隊,卻是「非常的廉能」,事實的真相反而與深綠所散播的偏執正好相反。

如:本欄的 Damn M 先生,曾明告一位泛藍的網友說,他以前一直在內心裡瞧不起這位網友,以為他支持國民黨;一天,這位泛藍的網友表明他從未加入過國民黨、甚至嚴拒被勸說入黨, Damn M 先生主動對這位泛藍的網友表明,他非常覺得意外,也從新對他有了不同的正面性評估;但不論位泛藍的網友對嚴拒被勸說入黨的原因,但Damn M 先生對此直接的反應結果 就等於是“穿邦”「洩漏」了 Damn M 先生的出身家庭背景 應是(深)綠家庭背景。

【註:【深綠族】分為:“高等知識份子” 背景與“非高等知識份子” 背景。相反的,深綠高等知識份子的修養 (如:不潑婦罵街 勝過俺),反而常常高人一等。如:張昭雄先生、 Damn M 先生】

◎ 借用鴨湯 II 先生的千古淬鍊的名言

最近十幾年,很多心理學研究發現,人的政治思想往往是外界塑造的。家裡是民主黨,小孩也很可能是民主黨。

對那些 99% 以上的庸人而言,他們生在什麼國家,受什麼教育,就不可能脫離『一樣的“結論”』(一樣的意識形態)


改成“全世界 也包含台灣” 99%的 都是廢物人口!(這些人能力低落,不懂思考,見識又非常淺薄) --- 完全正確!

如果他們生在台灣,搞不好就是台獨
{99%『一樣的“結論”』(一樣的意識形態)}

生在日本,也許就會緬懷太平洋戰爭。

{99%『一樣的“結論”』(一樣的意識形態)}


生在美國,大概就會整天窩在電視機前面看FOX。
{99%『一樣的“結論”』(一樣的意識形態)}

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不會為自己的「信念」「戰鬥」。

如果他們有點格,早就加入 PLA 了。日本的自衛隊沒人想加入。美軍也是最窮困的小孩才會進去。PRC要是真能解決大多數的窮人問題,PLA 有一天也會招不到人。那些罵美國的毛派游擊隊,永遠都只會在網路上緬懷抗美援朝戰爭,剪貼自己不知道出處的廢話。





本文於 修改第 7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9325
適應與歧視
    回應給: 張爺2.0(soros) 推薦0


雇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說「Damn M的經驗落差說(問題老是出在彼此記憶的差異)值得您參考」,OK,我讀了,覺得跟天下亂打那裡的那個Damn M不大一樣,至你你希望我參考的我早就在很多別人的文章裡參考過了,而且必要或合適的時候我也可以寫一篇差不多的。

你說「人不能只活在自己侷限的悲情經驗世界裡,然後同氣相求,以偏概全的做出族群論述。」這話當然對,我一向是這個態度。

你說「照你們的邏輯,我有理由對眷村(族群)反感囉?我有理由歧視誰囉?」Yes,你可以有,如果你的心胸比較窄或者你很窮,因為不過是一輛腳踏車的事。事實上你是照你的想頭去"看"我的邏輯,你照你所解出的我的邏輯來舉事反詰我,打歪了,你不妨放空自己,再想一想我那篇文字是不是容許你這樣舉事反詰。我也舉個例,坦白網友說:「在本人常年經歷北美洲的人權法律經驗,閣下顧貓應已初步觸犯“族群偏見仇恨罪”!至此深感閣下被綠營“長年洗腦毒害”的省籍仇恨情結,看來YST禁妳的網論 省得解釋再教育妳 真不為過啊!呵呵呵~~」我對他那麼簡單清明的回應他完全讀歪了,我一個家族與國民黨毫無瓜葛恩怨的因歷史因道德而反共的以出生地臺灣為故鄉的外省人怎麼會和我的閩南裔同學朋友有什麼省籍仇恨情結呢?排除"中國共產黨文化"的文化中國就是我的認同,坦白網友大概心急,心裡東西太多,一時眼花了。其實一個人書讀多了,道理知道得多,能反省,歧視這個對人的態度大體上是不應該存在的。

你說「心胸放寬一點,看這個世界不要投以有色眼光,看自己的委屈也不要刻意放大。無論如何,大家都是同胞,歧視不能被合理化。」這話完全正確,我一向是這個看法。

我強調人情之常,但我沒有提人"最好"或"應該"怎麼樣"以便"怎麼樣。你好像相反。

我當初回應你,為信仁君開口,是因為你有些話我覺得說得太重,比方「對你很失望」和「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我最後說「不過這裡的重點應該是在信仁君是不是就一般人的標準而言確實在這些事情上在這些方面表現很差有待改進。」,就是這個我覺得你話說得太重的意思。

你說你從小到大什麼朋友都交,沒發生過什麼省籍問題。那是你適應得好,我講的是"適應"作為一個情況和過程,不是講原因,也不提個人因素。那是"適應"問題。從上網談論政治攻詰異己的角度出發,就比較不容易從"適應"這個比較冷靜也比較寬容因此也比較容易解決困難和紛爭的角度來看這個省籍問題。我對信仁君有很大的同情,這是設身處地的代入。真正的代入是用他的心去感覺去反應去思考,然後你會感覺到他的痛苦和快樂以及他的成功和失敗。

你和信仁君看來都很年輕,三十左右吧,我不是眷村的,不過對眷村當然也不能說不熟,我比你們大二十歲的臺灣經歷跟你們不一樣,我覺得你們都OK,我不認為你們有互相指責或指點的必要。

這樣算是回完了吧。



它是雇狗我是雇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917
因為以前交流過~~~
推薦3


Chocol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Chocola
文俠隱
張爺

看到鴨湯先生還是打聲招呼, 表達一下,Chocola 雖然用刪除線表達了很多地方不同意, 沒刪線的以及劃重點的, 基本上不反對!<<<以上純粹個人看法


如果要講屬性,我覺得自己可以接受前面所定義的「左統」,就是馬上解散 ROC,全體投奔 PRC。我認為台灣有些地方已經成了無法管理的社會,我很樂意放棄自己一票,只要剩下的兩千多萬廢物也不能投票,我就能安心睡覺。對我而言,台灣特區的護照的價值不會變低,只會變高。因為台灣的經濟實力還可以支持類似香港特區護照的待遇。以後的中國搞不好還會有上海發的護照,方便上海的高收入人口經營國際貿易。中國永遠不可能均富,因為中國太大了。但是富起來的地方,絕對可以得到很好的國際利益。

對我而言,「左統」不是問題。但是中國憤青啥事都不做,整天只想台灣,這才是問題長遠來看,台灣根本是中國的負債。如果我真的愛中國,我覺得台灣獨立,對中國或許好處還多一點。至少台灣獨立就是財務獨立,以後台灣怎麼搞垮自己,不會損害中國。

如果你們看過我寫的東西,就知道我反的是憤青。這些人能力低落,不懂思考,見識又非常淺薄。中國最大的敵人是這些廢物。如果他們乖乖當民工就好。千萬別說話。當一個論壇變成憤青的愛國專賣店後,我要不然是火大了繼續吵下去,要不然就走。所以對我而言,走也是好事。寫什麼屁都不能讓我賺錢,我為什麼要免費教育那些智商在 85 以下的人?我為什麼要跟這些人槓上,誰知道他們會幹什麼壞事?

YST 沒做錯。要是我有自知之明早點離開,還少犯幾個小人。像我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該住嘴的人,被雙節棍趕出去是給我個下台階。

最近十幾年,很多心理學研究發現,人的政治思想往往是外界塑造的。家裡是民主黨,小孩也很可能是民主黨。對那些 99% 以上的庸人而言,他們生在什麼國家,受什麼教育,就不可能脫離一樣的結論。所以台灣有統派、有獨派,但是兩邊最後多半都接受某種程度的「台灣優先」、「台灣意識」,很少人會跟 YST 一樣講「左統」。YST 是跳出 99% 的那種人。但是聚集在愛國專賣店裡的顧客,可能 99% 以上,還是 99% 的廢物人口。如果他們生在台灣,搞不好就是台獨。生在日本,也許就會緬懷太平洋戰爭。生在美國,大概就會整天窩在電視機前面看FOX。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不會為自己的「信念」「戰鬥」。如果他們有點格,早就加入 PLA 了。日本的自衛隊沒人想加入。美軍也是最窮困的小孩才會進去。PRC 要是真能解決大多數的窮人問題,PLA 有一天也會招不到人。那些罵美國的毛派游擊隊,永遠都只會在網路上緬懷抗美援朝戰爭,剪貼自己不知道出處的廢話。


尋王之盟支持者,巧克力妹兒小魔女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828
回雇貓
推薦1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Chocola

Damn M的經驗落差說(問題老是出在彼此記憶的差異)值得您參考

人不能只活在自己侷限的悲情經驗世界裡,然後同氣相求,以偏概全的做出族群論述。

我雖非眷村長大,但是對眷村相當熟悉。因為住家附近到處都是。小學三年級時第一次被圍堵,就是在眷村。那眷村已經拆除,改建大安森林公園。

差不多在我小學五六年級時,我的腳踏車被竊,我帶著妹妹到處去找,結果在眷村裡找到,兩個成人正蹲在巷尾拆卸車體....

照你們的邏輯,我有理由對眷村(族群)反感囉?我有理由歧視誰囉?
錯了!這種負面想法壓根兒沒在我的腦海出現過。
我的第一個結拜兄弟,姓王,就是在基隆眷村長大的孩子,而且我們結拜還是我主動找他的。

從小到大我什麼朋友都交,沒發生過什麼省籍問題。班上有誰是客家人大家都知道,因為客家同學聚在一起時喜歡講客家話,自然而不扭捏,也沒人投以異樣眼光。

至於本省籍的朋友,我說過當兵時的例子。但我再說得更詳細一點:

我的交際手段雖然不高明,但他們「台」,我就比他們更「台」,他們好用三字經打招呼,我就嘻嘻哈哈的用五字經回敬。結果他們說,張爺是本連最會罵髒話的大專兵。~~言下之意覺得張爺很上道!!

那是部隊裡很自然的粗鄙文化,又有什麼好計較和歧視的呢?

心胸放寬一點,看這個世界不要投以有色眼光,看自己的委屈也不要刻意放大。無論如何,大家都是同胞,歧視不能被合理化。



引用文章恐有未洽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816
這些憤青
    回應給: 鴨湯 II(ducksoup2) 推薦2


Nobod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Chocola
張爺

這些憤青不就是共產黨養大的嗎?思想箝制的環境,為什麼是你想去投奔的地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632
因為亂碼問題一改再改
推薦0


UDN 的㊣綠鋼管又出來屠殺鴨湯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的系統有蟲。所以我貼的東西後來變成亂碼。發生的技術原因後面解釋。

如果要講屬性,我覺得自己可以接受前面所定義的「左統」,就是馬上解散 ROC,全體投奔 PRC。我認為台灣有些地方已經成了無法管理的社會,我很樂意放棄自己一票,只要剩下的兩千多萬廢物也不能投票,我就能安心睡覺。對我而言,台灣特區的護照的價值不會變低,只會變高。因為台灣的經濟實力還可以支持類似香港特區護照的待遇。以後的中國搞不好還會有上海發的護照,方便上海的高收入人口經營國際貿易。中國永遠不可能均富,因為中國太大了。但是富起來的地方,絕對可以得到很好的國際利益。

對我而言,「左統」不是問題。但是中國憤青啥事都不做,整天只想台灣,這才是問題。長遠來看,台灣根本是中國的負債。如果我真的愛中國,我覺得台灣獨立,對中國或許好處還多一點。至少台灣獨立就是財務獨立,以後台灣怎麼搞垮自己,不會損害中國。

如果你們看過我寫的東西,就知道我反的是憤青。這些人能力低落,不懂思考,見識又非常淺薄。中國最大的敵人是這些廢物。如果他們乖乖當民工就好。千萬別說話。當一個論壇變成憤青的愛國專賣店後,我要不然是火大了繼續吵下去,要不然就走。所以對我而言,走也是好事。寫什麼屁都不能讓我賺錢,我為什麼要免費教育那些智商在 85 以下的人?我為什麼要跟這些人槓上,誰知道他們會幹什麼壞事?

YST 沒做錯。要是我有自知之明早點離開,還少犯幾個小人。像我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該住嘴的人,被雙節棍趕出去是給我個下台階。

最近十幾年,很多心理學研究發現,人的政治思想往往是外界塑造的。家裡是民主黨,小孩也很可能是民主黨。對那些 99% 以上的庸人而言,他們生在什麼國家,受什麼教育,就不可能脫離一樣的結論。所以台灣有統派、有獨派,但是兩邊最後多半都接受某種程度的「台灣優先」、「台灣意識」,很少人會跟 YST 一樣講「左統」。YST 是跳出 99% 的那種人。但是聚集在愛國專賣店裡的顧客,可能 99% 以上,還是 99% 的廢物人口。如果他們生在台灣,搞不好就是台獨。生在日本,也許就會緬懷太平洋戰爭。生在美國,大概就會整天窩在電視機前面看FOX。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不會為自己的「信念」「戰鬥」。如果他們有點格,早就加入 PLA 了。日本的自衛隊沒人想加入。美軍也是最窮困的小孩才會進去。PRC 要是真能解決大多數的窮人問題,PLA 有一天也會招不到人。那些罵美國的毛派游擊隊,永遠都只會在網路上緬懷抗美援朝戰爭,剪貼自己不知道出處的廢話。

======

我用 Google 搜尋 "鴨湯 II",想找一篇我以前引用的資料出處,然後就看到文章,覺得還是該寫個回應。誰知道用 Google 搜尋就是造成亂碼的開端:

聯合報有簡體跟繁體的版本,還有自動轉換的功能。Google 傳給我的網址是簡體內容,繁體顯示的網址。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設計。但是我用 Big5 字碼貼文的時候,聯合報會把 Big5 當成 GB,再多跑一次轉換程式。出來的結果就完全變成亂碼。

Google 給的網址:http://gb.udn.com/b5/city.udn.com/forum/index.jsp?no=57666

正常的繁體網址:http://city.udn.com/57666/2966402

這就是為什麼我剛開始貼,怎麼貼怎麼都變成亂碼的原因。如果像平常一樣從 Big5 編碼的地方進入,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是我已經不太看這裡了,按 Google 給的網址,就搞成這個樣子。

呵呵。我是抓蟲的專家。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問題老是出在彼此記憶的差異
推薦3


transpe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張爺
文俠隱
Chocola

首先從一篇有趣的評論說起:

 

中國時報    A18/時論廣場           2008/08/01

《希望拼圖》問題,總出在彼此記憶的差異

【郝明義】

….上個星期北京《新京報》報導攝影家劉香成,在版面上用了一張劉香成的照片引起轟然大波,比較有解釋。那張照片名為〈傷者〉,是幾個人推著板車上的人急急前行。今天三、四十歲以上的人,相信瞄一眼照片就看得出那是六四的場景。也因此,傳出大陸官方甚為震怒,要把《新京報》嚴厲處分的消息。其實,報紙上每一個版面都有編輯和記者的署名,誰有膽子偷渡這種事情。想來,還是選照片的編輯很年輕,如同那個初識勒腰帶滋味的人的可能大些。你以為他必然知道的事情,真不見得。

 

我記得張爺在天下城第一次發聲,是在Y君痛批我是「虛偽可惡的閩南人」、「大學唸的是魔術系」的那篇(其實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他這樣的說法到底是在褒獎還是痛批),結果不到24小時,張爺就被Y君列為黑名單。Y君之所以要這麼快速的「處理」張爺,當然是因為他知道張爺在聯網是實力派人物,跟我這種nick改來改去的nobody不同。另外一點,是因為我也就自動閉嘴了,所以他連舉黃牌的機會都沒有。

我自動閉嘴的原因,跟郝明義這篇的邏輯有點相似,而同時我也跟信仁君有同樣的疑問:這實在是令我驚訝,開始好奇想要了解YST這個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出生環境,因為真的很怪異,思想的怪異是其次,他會編個謊言來製造不存在事實的理由將人趕走,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

 

我的背景跟Amy Tsai有點類似,不過我的母語是在台灣比客語更強勢的閩南語,因為我從會說話就是國台語雙聲帶,人家說什麼語言,我就說什麼語言,一點政治意識都沒有機會產生。更嚴重的是,我沒住過眷村,家庭沒有軍公教背景,甚至沒有幾個這樣的親友,所以我從來沒有感覺到省籍問題的嚴重性,也所以我要老到上了高中,才發現我的歸類屬性是「外省人」,因此而跟Y君有著嚴重的記憶落差。同樣的,這樣的記憶落差也出現在張爺跟信仁君身上。

跟出身南部眷村,從事軍職又面臨中年轉業危機,而省籍問題讓他的危機又變成真實的人比起來,我感覺我的運氣實在太好,也覺得實在沒必要再多說些什麼,所以我就選擇閉嘴了。(直到忍不住跟鴨湯兄貧嘴,可惜,連他這種也是南部出身的外省人,竟也被歸類為獨台,想想真恐怖…)

我想,大家的經驗都有點落差是正常的,就跟我一再跟真相大哥報告的,(我覺得坦白大哥跟他的風格好像,不知道是不是孿生兄弟啊?)時代已經變了,不要再毛共長毛共短了,因為即使在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內,「毛」共都是比長毛象還罕見的絕種動物,我們把毛共當全民最大黨來說笑可以,要認真來討論,實在沒有必要。

因此,我認為對於Y君這樣的朋友,讓他在虛擬世界有個地盤可以發洩,對於整體社會應該是健康的。如果沒有經濟大恐慌,那些一戰的退伍老兵總是需要在慕尼黑的啤酒館鬼叫一下,否則威瑪政府可能要花更多錢找精神諮商師來處理這些一戰的後遺症。至於電老大與電小二是否也是基於這個想法,或是基於聯手對抗愛新覺羅所產生的革命情感,因而如此中意天下城,我就不知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436
Opium
推薦1


雇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張爺

 

馬克思好像說過「宗教是鴉片」和「宗教是思想上的拐杖」一類的話。政治上的「認同」亦若是。

所謂「藍營」、「綠營」、「紅營」一類的群眾,或許有顏色及深、淺、左、右之分,甚至於彼此之間有不共戴天之恨,但在我看來,都是一群沒有大腦或缺乏自主意識的人。他/她們之間的相似處,遠大於表面上紛紛擾擾的爭論。

不是嗎?「口水戰」能反映什麼有深度或有營養的「歧見」或「意識型態」呢?

說穿了,替自己貼顏色標籤的人,都是一群被賣了還幫著出賣自己的「賣家」數鈔票的豬仔罷了。

如果有什麼不同,只是選擇的或「認同」的「賣家」不同罷了。

------------------------------------------------------------

Opium. That was what Karl Marx said.

We all need opium except Mr. Hu BK. He needs banknote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666&aid=2968334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