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秋止符部落
市長:寧子  副市長: 夢魅~笛藍悠遠暱稱者無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奇幻浪漫【秋止符部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每月主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秋止符城市09904_02活動主題_朱自清《背影》讀後雜感_【我最難忘的背影】
 瀏覽3,448|回應21推薦15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5)

李小花
澗 泉
淇松仔
beek
sunism
王新發(楠哥)
陳明裕(阿川)
大同
暱稱者無
好希望

more...

【影片為朱自清生平故事簡介】

記得中學時期的國文課本曾經收錄朱自清所寫的《背影》這是一篇感人至深的當代抒情小品,它記述著朱自清對父親深厚的愛。當年初讀此文的感動至今猶然存在,作者使用極為淺顯卻帶有感情的筆觸來敘述他與父親的互動情形。不耍弄文字技巧的寫作態度,反倒造就朱自清不平凡的文學地位。

《背影》最精采的段落:「父親是一個胖子,自然走過去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幾乎所有讀者的心情都被上述這段文字揪得緊緊的,雖然這篇文章出現的時空背景1925年距今已有相當久遠之時間,我相信這樣至情的慈祥父愛仍將感動著您。也許您對朱自清的《背影》閱讀之後有些想法,也許您的生命裡,也曾出現過令您難忘的背影。親愛的朋友們,請用文字寫下它吧!讓我們一起來分享這感動的時刻。

我最難忘的背影(浮生小民2010/4/6

我的母親只受過四年日式教育,在她的眼裡「丈夫是天,孩子是地」父親生前最後的歲月,因為中風的緣故,相當依賴母親與我的照顧。偏偏父親又是一個傳統大男人主義者,經常會因為生活中的細微瑣碎事情對母親發脾氣。只見母親依然溫順地幫父親打理妥貼,盡量求取他的開心。

我知道母親對父親的愛意很深,當時父親在醫院急救時,母親焦急地求天拜神的背影,至今仍然不時浮現在我的眼前。經過幾十年的牽手,好不容易地拉拔孩子長成。父親忽然地生病,母親幾乎亂了方寸。

每個深夜醒來的時分,都是母親正在用溫水幫父親擦澡所發出窸窸簌簌的聲音。因為怕臥病在床的父親身體長痱子,我又看見母親雙腿曲跪地幫父親翻身。我趕緊上前幫忙,畢竟父親的身形比較龐大,憑母親瘦弱的體態是根本無法翻動父親。

印象中的母親,一直是個充滿活動力的樣子。雖說身為大家庭長媳的壓力始終壓得她難以喘息。(筆者家裡是個數十人共同生活的大家庭)因為有著父親堅強的肩膀依靠,母親認命知份地扮演好她的角色。

直到父親中風之後,我第一次看見了母親的慌張與不安。即使我們這群孩子們都已幾十歲數了。「在母親的內心裡,我們還是孩子。」習慣苦往自己肚裡吞的她,想盡一切辦法求神問卜。每當看見母親捻香跪在神明前虔誠祈求的背影,那日漸佝僂的背影,竟藏著無限偉大愛的能量。就是這個熟悉的能量,伴隨著我們成長,也帶給我們希望。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28461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感念親恩
    回應給: 寧子(chuma22055) 推薦4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李小花
寧子
陳明裕(阿川)
阿計 Edith

生離與死別

這是人生不變的運轉真理

至親尚在者

別忘了經常晨昏定省地問候

已經遠行者

只要心中常存懷念之意

順著人生正道走下去

不違先人遺緒

這樣也算感念親恩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40095
&_背影獨步_&
推薦5


寧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李小花
寧子
陳明裕(阿川)
阿計 Edith
浮生

&_背影獨步_&

是誰輕忽了他
沉默的背影  漸行漸遠
挽不回的流光
憂鬱的回首
那無助且擔憂的臉龐
時而回到夢中的故鄉

渡口汨汨迴流的河面
不再有牽繫的歸人
文明已然將鍾愛的家園
剖成兩半
也剪斷了
舊時思鄉的完美片段

背影與景物全非
在冷雨中
匆匆一瞥
是誰的淚
在心上飄飛

是誰的心
時常的後悔
那無法回首的歲月
與背影漸漸銷毀

 

寧子  2010.04.16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9900
愛與感謝
    回應給: 穎川裔(Pumpker) 推薦6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李小花
阿計 Edith
寧子
陳明裕(阿川)
大同
暱稱者無

您有多久沒有抱抱您的父母?

您還記得他們身上的味道嗎?

曾經是您兒時最大之仰望

而今   歲月滄桑

爹與娘   身形不再精神與容光

佝僂的背脊

演化一生的飄盪

遺忘了嗎?

有家就有溫暖   有親情就有想望

趁著月兒明亮

給他們一個緊緊的擁抱

說出您的愛與感謝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9314
遺忘(下)
    回應給: 穎川裔(Pumpker) 推薦7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李小花
暱稱者無
寧子
浮生
好希望
阿計 Edith
大同

 

新的路上左右都蓋滿了房子,看起來有點距離;所以我記憶中右轉過來的田埂想是全部已經被拓寬。一點痕跡都不留。記憶有時候是一種殘酷,不斷提醒你失去的、誘發你的不捨、惡意的要你比對,藉著確認記憶的存在。單調水泥房舍實在引不起絲毫的感觸,我步伐加大了些,加緊逃離與記憶的對話。

    這路的末段,原應有個接到主要街道的叉路。走著走著,還好這叉路口還在。不過原本單純的路口,變成四條通。記得的原貌是你只要繼續走,就可以走到竹園;現在,我只能傻愣在路口。偶有騎機車經過的,帶著黑色全罩式安全帽好奇望過來,在偶露的陽光下閃閃發亮,正好反映出我的一臉茫然、完全失去方向感。那種被一刀切斷不知所措的茫然。

    繼續走嗎?回頭嗎?這一路走來,發現這?變了;變得我完全不熟悉,變得我無從預期。每每我回家,只覺得有稍稍變化;時間間隔大些,逐漸產生疏離、陌生。一直以沒空當作變成陌生的藉口,然後就沒有絲毫知覺的接受。如果我沒先走過前面那一段,突然被投到這個位置,大概就是舉目無親的感覺。

    是變化太過劇烈吧!還是太長時間沒有用心參予!像才走過的這排單調房舍,只要現在不回頭,我就完全無法描述出造型、顏色、感覺;我像是剛走過兩面平版黑白的大幅畫作,體會不到線條、輪廓,只知道是灰暗地糢糊一片。長時間的缺乏互動,對環境變成心靈上的色盲;然後這種麻木不斷擴散到全身,併發感官上的沒有知覺。所有的藉口變成掩飾記憶空白的工具。

    少了一段時間的參予,我已經走不到竹園;想是再一段時間,將會遺忘所有的人事物吧。當你以為逃離,又赫然發現記憶就站在你的身邊;但這次,他不會再與我對話;像是緩慢要揮揮手,但又希望會有人趨前去挽留。可是,我拼湊不起來,連要怎麼去握住都記不得。在生命中的每一次駐足,回過頭就是黑白,前端是你準備要失去的。這種感覺非常孤單,也令人痛恨。最後會痛恨的是自己,可以參予的過程都不在、即便在也不積極;最後,迷失在四條通的路口。一直以來,走的是一條讓自己遺忘的路。

像父親與我的關係,恐怕是自己沒有負起參予經營的責任。

我回過頭,打算好好用心看一看經過的這路上,或許可以想像出變化的軌跡。變化不可怕,可怕的是來不及參予。現在就看,現在就開始再一次拼湊。或許,記憶終究是回不來,但是父親仍然可以不斷地摟摟我的肩,只要我走向他。

    走著走著,記起了出門前母親說的話:『不高興轉身就走,跟你爸一個樣』。是阿,

跟爸一個樣,想想也沒什麼不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6368
遺忘(上)
推薦7


陳明裕(阿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李小花
暱稱者無
寧子
大同
阿計 Edith
浮生
好希望


    好難得回家,卻和爸吵了一架;我轉身就往門外走。媽在後頭嘮叨,但聽不太清楚;或許是裝作沒聽清楚。我滿腹情緒頭也不回的走了一段距離,突然想要依著童年步行到竹園的路再走一趟,天有些陰但漸漸要晴。

    從老家沿巷道望去,景緻變化不大;不遠的前頭是天上聖母的廟庭,加了鐵皮的屋頂比較突出。我緩步往前走,記不得廟庭原本的樣子。是因為時間久了,連我的記憶都有一點支離破碎,然後一點一點沉到腦海深處。我不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慢慢遺忘的感覺。

    我要花很多時間經常拼湊與父親的互動,記憶中很少很少。有一次完整印象,是我們一家五口去看孫越、陶大偉主演的片子。當我們樂不可支的時候,父親說不好看,『回家吧』。說來好笑,掃興刻在腦子中的痕跡比快樂要更深。然後,我必須用十多年的時間去找出每一個片斷,拼出『我和父親感情很好』的圖。但實在拼不出一個孩子在父親懷中,或是坐在肩上的印象;連一個輪廓都沒有。說多了感情很好,卻愈來愈心虛;那種像是從來沒發生,又自欺欺人的硬說有。就好像這廟到底有沒有庭一樣。

    走過天上聖母廟,路要往右轉下坡。轉彎的左邊原來是雜貨店,我經常要在這邊花一角、五角的挑張80當或160當簽紙抽上幾支;有時候買個麥芽糖解饞。跑到這一家的原因,是因為母親找人的時候,不會一下跑到這邊。右邊原來是一家理髮店,牆面還是土砌,都會有幾根稻禾黏不住的向外張揚;印象很深的原因,是這店的右邊有一條密道。一條直通到市場旁土地公廟廣場的小徑,你可以非常隱密快速的跑穿這一大片屋子,經過土地公廟,突然現身在市場買豬肉母親的身邊,對她扮個鬼臉。

    轉過彎,你會看到大水溝。原本或許應該稱作小溪,自從溪岸築成水泥材質後,看起來都像是水溝;或是大型的水溝。我模糊記得原本是長滿矮草的土坡,夏天的課後下午可以緩緩柔柔地滑進溪裏,弄濕腳掌、腳踝、小腿、膝蓋,一直到水線快逼近短褲褲管的位置,趕快掙扎往後倒退。上下個幾次,再清清涼涼的走回家。到家前腳都會乾了,一點痕跡也不留,不擔心挨罵。年紀大了,都只能回憶從前;是因為水泥的堅硬粗糙不討喜,所以才想用記憶中的柔滑清翠想要覆蓋;還是基本上只因為記性不好,推委說是水泥害的。進步的象徵都是這麼沒有緩衝的對比嗎?或者基本上是因為我們放棄、刻意不認知。但它終究已經立在那兒,而且顯然會比記憶中的短草更長命。有些事,就永遠回不來了;像偷偷跑來清涼一下的滿足感。

    過了溪,要直行。右手邊沿溪岸早期是座屠宰場,殺豬的。每天起早,偶而都會聽到尖銳淒厲的叫聲;其實還隔的有一段距離。大了才知道豬隻是一早就殺,趕送到市場。現在地是整平荒在那裏,有幾株雜草漫不經心的垂著。沿路往前,右邊是一條小小匯到小溪的水溝,經過整治挖深了些,不過溝岸還是長著草。這原來是大型青蛙的出沒區,我們挖了蚯蚓都會來這邊釣一下午。因為長著草,要用長一些的桿子往草下一點,然後引出比較大的青蛙。經常釣,但是炒四腳倒沒吃過幾回。一是沒有袋子,二是帶回家就等於自行招認出去玩耍,划不來的。突然想到綁蚯蚓是老爸的絕活,那一次他教會我的時後,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話鼓勵,只能摟摟我的肩叫我趕快釣。

    記憶中,再往前就會碰到稻田,然後要往右沿著比田埂稍寬一點的路走一大圈。當我走到轉彎的地方,才發現這地方全部面貌都變了。寬大的田埂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一條7 8寬的馬路。我一樣右轉,希望還能找到舊的路跡;不過顯然是癡人說夢。路變得堅實,但是少了些樂趣;那種天色昏暗,你要小心不要踩空掉到田裏,免得染一身烏泥;那種雨後,土表光滑,不小心就要摔一跤的步步為營。其實,你就真的摔了,大家只會覺得好笑,不用擔心擦破皮。走在柏油馬路,顯然心情上要誡慎到有一點無趣。小時候的這一段,認真走來大概要有20分鐘,實際上會久一些。因為在路上,你忍不住要拿鬼針草互相鏢射一下、會去翻一翻草堆想要看看發出嬉嬉鳴叫的草蟬到底長什麼樣、或是沿途抓抓紡織娘,會追逐不小心走在路上的蜥蜴;有時候運氣不好,把玩金龜子,剛好會在手上遺下一坨屎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5858
從搖籃到墳墓
    回應給: 大同(chenliyunn) 推薦6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暱稱者無
大同
好希望
阿計 Edith
陳明裕(阿川)
寧子

真正的社會福利政策

應該是「從搖籃到墳墓」都要面面俱到

台灣社會普遍存有誤解

沒有合理稅收哪來資源支撐福利政策之推動

政府應該開源節流並行

給民眾充份就業之機會

各項福利制度之建立更需要民眾之配合辦理

否則~以後您我年紀大了

結果會蠻慘的

因為孩子們的負擔真的很沉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4457
社會福利不是只發老農津貼而已
    回應給: 浮生小民(life989) 推薦6


大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暱稱者無
好希望
陳明裕(阿川)
浮生
beek
阿計 Edith

小民果然說到了重點,

為了拼選舉,這個發老農津貼,那個實施大學生就業補助方案,

其實都只做表面功夫,沒有真正解決社會問題,

我家三兄弟在外工作,也沒空照顧父母,也請了外傭...

早年高中、專科求學及當兵時,父親還年輕,都會送到車站,

等我上車後,父親轉身回家,牽著二十多年的老單身,

那情形頗有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感覺...尷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3456
台灣社會長期安養照護工作仍待努力
    回應給: 寧子(chuma22055) 推薦7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暱稱者無
好希望
陳明裕(阿川)
寧子
sunism
大同
阿計 Edith

台灣社會已進入老人國時代

超過65歲的人口比例已破人口總數10

很可惜,關於老人長期照護這個部分

始終未曾受到政府與民間之重視

再過幾年之後,台灣就會有600多萬65歲以上的老人

現在尚未出生的孩子,日後每人平均得養3.5個老人

您說~這負擔重不重

現在的安養中心最想收全部是氣切的患者

只要給他一個床位,每天固定管灌餵食

然後按月向家屬收取27000~50000元不等的安養費

裡面僱用2/3以上的外勞看護

您能指望這樣的安養照護品質嗎

做為一個社會學系與公共政策的學習者

我對這樣的社會現況感到憂心與著急

寧子市長對父親的處境感覺悲涼

我深有同感

之前我曾在研究所就讀時期就寫過類似報告

經過幾年之後~再去看看幾家安養中心現況

非但沒改善~甚至還更糟糕

有一天~您我都會變老

您曾想過自己晚年的生活處境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2274
父親走的那一日
    回應給: 寧子(chuma22055) 推薦8


寧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暱稱者無
好希望
sunism
浮生
阿計 Edith
大同
辛夷
陳明裕(阿川)

每年媽祖生日的隔天  就是父親的逝世紀念日
想起父親孤單的背影       每想一次就難過一次
他與母親 因家族的問題  在我國三時離異 
想到他的一生 是這樣的勞碌 
走時是如此的孤寂  很是傷慟的........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1893
說來很感傷
    回應給: 浮生小民(life989) 推薦8


寧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暱稱者無
好希望
sunism
浮生
阿計 Edith
大同
辛夷
陳明裕(阿川)

就說見父親最後一面吧
那時我正忙於拜訪的工作   將手機關了
開機時傳來小妹的留言....父親已經在醫院走了
悲痛的趕到醫院  原本70餘公斤的父親   只剩下50公斤
看他瘦弱的身驅   平靜的躺在那裡  真是萬分不捨............

這一生最大的悔恨   就是沒能見到父親最後的一面
臨去前 不能開口說的他.卻開口跟小妹道謝揮手道別。。。。。。

父親走的原因 是因為過於飢餓。。
事後...我檢討原因如下

父親因騎機車回家的路上 發生車禍路倒在地  被送到三峽某醫院
當時並無外傷 醫院方面說是檢查沒事一再催促繳費 最後
回家靜養   由弟照顧  二個月後某日  早上地發現父親倒在客廳
電話告知我 緊急送亞東醫院 檢查到顱內出血  所以行動受影響
無法自理 弟因為工作須赴大陸 所以考量下請了看護照顧
當時一個月內 父親恢復的不錯  但因礙於規定 
原本希望繼續能讓他住院的  種種問題  考量  無法如願
只能安排到被推薦在土城的安養院 當然這是錯誤的選擇
父親因插管只能餵食流質 就這樣一回回看到父親
就是消瘦  四個月後  正打算重新找適合的地方
父親就走了。。。。。。

這安養院對待行動不便的老人  其照顧令人質疑不安
家人疏於追蹤  其結果竟如此不堪設想  
憶想到父親因過飢而衰竭 真是歉疚不已。。。。。。。。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82&aid=3931890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