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就是反馬-AntiMa
市長:Tienwe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就是反馬-AntiMa】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偷襲珍珠港
 瀏覽61|回應1推薦0

關爺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66&aid=5734865
 回應文章
菜蟲的乾爹
推薦0


關爺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最瞎自殺 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的最後一程

東條英機受審(圖/今日頭條)

東條英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任職軍部最高領袖、大政翼贊會總裁、日本皇軍的陸軍大將、陸軍大臣和第四十任內閣總理大臣,是二戰的甲級戰犯,任內參與策劃珍珠港事件,偷襲美國夏威夷珍珠港,引發美日太平洋戰爭。戰後被處以絞刑。在他任內,對中國使用毒氣,又親自策劃珍珠港事件。他宣稱「日本沒有活著的戰俘」,自己卻在臨死前一次次試圖自殺,一場又一場的自殺鬧劇反映著他怎樣的心態?是表演?還是真的自殺?他留給世人怎樣一副嘴臉?

東條英機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軍部的最高領袖(圖/今日頭條)

1945年9月11日,東京近郊一座木結構的兩層樓房前聚集了許多記者,有美國的,也有日本的,這房子就是東條英機的家。從下午3點開始記者就已經來到了這裡!這天,麥克亞瑟下令逮捕東條英機,下午四點,美軍上校波爾.克勞斯帶著三十多名美國士兵準備逮捕東條英機。當波爾走到東條英機家院子時,從東條房間裡傳出四聲槍響。一名日本記者說道:「上校先生,您的獵物自殺了。」波爾隨即衝進去,一腳踹開房門。只見東條躺在椅子上,左胸鮮血直流,上衣被血浸濕了大半。東條右手拿著手槍,嘴裡呻吟著。波爾大喊了一聲:「你幹什麼?住手!」東條將手槍扔在地上,表情痛苦,他向一名日本員警說要喝水,喝了一杯不夠,又要了一杯。隨後他又抱怨道:「要這麼慢才死,我真遺憾。」

東條英機自殺未遂(圖/chinayouth)

這個屠殺上千萬人的戰犯就這德行,實在與美國人眼中的魔鬼相差太大。東條英機可是和希特勒、墨索里尼齊名的「三大法西斯頭目」之一,也是策劃侵略中國的主犯之一,從承德到張家口再到大同,日軍一路推進,他踩著中國人的屍骨登上了內閣首相的寶座!他掀起太平洋戰爭,進攻同情中國的美國,侵略東亞十幾個國家。他很清楚自己的下場。

波爾上校迅速叫來了東條英機家對面的鄰居,也就是鈴木醫生,醫生看了看後說沒救了。於是波爾又叫來了美國軍醫,軍醫給他注射了嗎啡。隨後立即送往美軍第98醫院,醫生在做了檢查後說:「還有得救,沒有打中心臟!」一名B型血型的美國士兵一連給他輸了兩次血,這名士兵說:「我可不能讓他死了,我在新幾內亞的戰俘營裡所受的罪還沒找他算!」

東條英機在戰爭時曾立下軍規「敗兵不能苟活」1941年他又立下著名的《戰陣訓》,戰訓規定:「生而不受俘囚之辱,誓死要為天皇效忠。」日本已經戰敗,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戰敗是要自殺的,但又為何連開四槍還沒死呢?他可曾是日本陸軍大學畢業的優等生,槍法極好,美軍認為這裡面肯定有蹊蹺,果然不出所料。

在當時,日本軍官戰敗後是要剖腹自殺的,正規的剖腹應該沐浴更衣,穿上乾淨的和服,再吃點小菜,然後在地上鋪好一張毯子。之所以鋪上毯子,是防止內臟流到地上不好看。最後拿起刀先從左向右對肚子劃一刀,再從上到下劃一刀,劃成一個十字。東條英機作為一個武士更得剖腹了。可他不但不剖腹,連開槍自殺都沒成功,更為蹊蹺的是,東條是左撇子,可他開槍時用的是右手。對此後來他的孫女東條由布子解釋說:「左手不方便瞄準心臟。」

東條自殺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很多日本人鄙視他這種行為。從天皇投降那天開始,東條家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每個人在寒暄了幾句後都直奔主題:「天皇都已經說投降了,您也差不多該選個日子吧?」東條家的電話每天都響起,響了一聲,不接,再響了一聲,東條的妻子才接。打電話的人基本就一個意思:「您丈夫打算拖到什麼時候?」很多日本人對東條質疑:「我的兒子死了,為何你的三個兒子還活著?」終於,東條的二兒子有一天鼓足勇氣,對東條說:「父親,就讓我們自殺吧。」

東條英機被救回一命(圖/suttonde)

東條英機在10月初基本痊癒了,10月7日被送到美軍戰俘收容所,兩個月後又轉到巢鴨監獄。五個月後,也就是1946年5月3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東條開審。地點就是日本權力中樞的陸軍省大廳,這點頗具諷刺意義。這裡是東條的發跡地,在這裡,東條由陸軍大臣坐到了首相的位置,在這裡,他制定太平洋戰爭的政策。

法庭上對日本甲級戰犯共有55條罪狀,其中東條英機占了54條,每個戰犯都想與他保持距離,因此在法庭上和私下沒人和他說話。審判一時半會結束不了,1947年12月26日,東條英機做了自我辯護。他說:「日本所進行的一切事業是為東亞和平,至於屠殺被侵略國人民純屬無奈。」《朝日新聞》稱他恬不知恥!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正式判定他為死刑,於12月23日零時一分執行。

在這段時間裡,東條英機每天度日如年。美軍為了防止他自殺每天24小時點著燈,窗戶是雙層的,木門上面有個孔,方便每15分鐘觀察他一次。軍醫每天會為他量血壓、測脈搏,一發現情況不對馬上就醫,目的就是讓他活到執行死刑的那天。

東條英機絞刑(圖/今日頭條)

到了12月22日這一天,東條英機一整天臉色煞白,神經兮兮。他的末日馬上就要來臨,晚上11點軍官問他還有什麼想做的不。他回答說:「我還想吃一碗日本飯。」軍官滿足了他的要求,但東條只扒了幾口。11點30分,東條英機正式被帶到絞刑架面前!他兩腿發抖,聲淚俱下,臉抽搐得像是被電擊了一般。十三級臺階他用了近兩分鐘才走上去。23日零時一分,東條英機被正式執行絞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566&aid=5734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