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蔡詩萍 之 萍水相逢
市長:Luke-Skywalker  副市長: 長腿姊姊寧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蔡詩萍 之 萍水相逢】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哈啦456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大醫學生不敬業 洪蘭痛批
 瀏覽8,132|回應17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寧子

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220909
台大醫學生不敬業 洪蘭痛批
2009/11/09 
【聯合晚報╱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

 
當全世界的大學都在搶人才時,台灣最拔尖的大學生上課姍姍來遲,進教室還在吃泡麵、啃雞腿、打開電腦看連續劇、或趴在桌上睡覺…,這些畫面讓醫學院評鑑委員、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實在看不下去,發表文章痛指台大醫學院上課不認真的學生「尸位素餐」,下一代到國外當「台傭」的擔憂,將不會是杞人憂天。

不警覺國際競爭激烈 上課睡覺的一堆「陣亡」

2009年醫評會 (TMAC)醫學院評鑑10月上旬展開,19至22日訪視台大醫學院,擔任評鑑委員的洪蘭親眼看到學生上課百態後,在最新一期天下雜誌發表「不想讀,就讓給別人吧?」一文,直指學生應「敬業」、好好學習,因為父母出錢讀書、國家出錢蓋了教室、買了儀器栽培,就要好好學習,「這不是八股」。「如果不想讀,何不把機會讓給想讀的人呢?尸位素餐是最可恥的」。

洪蘭說,看到香港城市大學來台灣招募好學生並提供10萬港幣的獎學金,真是心裡一驚,「十年河東轉河西,莫笑窮人穿破衣」,以前是香港學生來台灣讀書,現在是我們去香港讀書了。

洪蘭憂心,當國外大學派出「學探」到全球網羅人才,國際競爭如此激烈,我們的大學生卻沒有感受到這股壓力。

她文章中描繪台大醫學系學生的上課百態包括:「已經打鐘了,學生才姍姍來遲,進來後,有人吃泡麵、有人啃雞腿、有人打開電腦看連續劇、有人趴在桌上睡大覺。打手機、傳簡訊的就更不用說了…」她看不下去,起身離開,後來好奇再回去看,發現不但原先睡的沒醒來,而且「陣亡」更多。

不尊重同學的上課權 遲到了還大剌剌進出

洪蘭看到遲到的同學不是悄悄在後面找位子坐,而是「大剌剌」叫坐在外面的同學起來讓他進去,「絲毫不尊重同學的上課權」。

她今天告訴本報記者,她也是台大畢業的,了解台大醫學系學生上課有固定座位,但她認為到音樂廳、戲劇院看表演,觀眾也有固定位子,但表演一開始就不准進場,因為怕侵害到觀眾和表演者的權益。她認為,知識殿堂更不該如此隨便,遲到了還自由進出,「好像菜市場」,既不尊重老師,也不尊重其他同學的受教權,更是不尊重自己學生應有的本分。

不僅台大醫學系學生上課不敬業,洪蘭文章中,更指醫生也一樣不敬業,早上8時開晨會,評鑑委員卻發現「醫生們不但遲到,連白袍都沒穿,當然也還沒去巡病房,紀律的鬆散令人咋舌」。

她強調,敬業是最基本的做事態度和操守,不敬業的人,能力再好也不會成功,醫生不敬業,還會害死人。

洪蘭文章只提到最近去一所「台灣最頂尖的醫學院」做評鑑,今天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證實,文中指的是台大醫學系,她寫了文章後就關掉手機,也不收email,並做好「不要去台大看病了」的心理準備,更自我解嘲說,「以後要做好保健,不要生病」。

她沈痛的說,台大是她的母校,但她堅持「知識分子要說真話」,看到不對的事不說出來,就變成「共犯」。

學生上課吃東西、打瞌睡,難道教授都不管?洪蘭指出,這是「制度」的問題,大學教師的升等評鑑,有一部分是讓學生來打分數,造成年輕老師不敢得罪學生。

最令她憂心的是,政府花五年五百億拚卓越大學,台大不能只拚世界百大,學生品德卻沒教好,這樣的教育「走偏了」、「很危險」。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683512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林中斌:缺乏聆聽教育的國民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寧子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418662.shtml
林中斌:缺乏聆聽教育的國民
 
【聯合報╱林中斌】 2010.02.10 03:22 am
 
 
「噓…!」

我回頭向右後方卅多歲喋喋不休的女士抗議。但是她依然旁若無人繼續高談闊論。這時熄燈後的全場數千人,正在凝神觀看充滿寧靜氣氛的舞台。那是○九年十二月廿日下午,台北小巨蛋,「火焰之舞」的序幕。

我不禁回想起○一年八月在義大利北部維羅娜(Verona)聽歌劇的序幕。

義大利聽歌劇 萬人鴉雀無聲

這裡,羅蜜歐茱麗葉曾經相愛殉情。古城的市民近年來動了生意腦筋,把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時期建構的鬥獸場轉化為露天歌劇院,可容納兩萬觀眾。下午六點半,人潮開始由六十五個拱門陸續入場。放眼望去盡是起伏鑽動的人頭。穿著亮橙色服裝的醫護人員穿梭各角落,照顧昏倒的老太太或肚子痛的小孩。到處一片熱鬧,熙攘不休。

大約九點,落日餘暉消逝。穿古裝的青年手持大銅鑼出場,「」的一聲,全體歡欣鼓掌。一分鐘後,他再出場,敲兩聲鑼。又一分鐘後,他出場,三聲鑼畢,退下。兩萬人鴉雀無聲!每人點燃了手邊小白蠟燭,兩萬顆星光昇起。這時,樂團奏起韋爾第歌劇的序曲。高貴的音樂像甘泉般的流出,把我們的靈魂輕放在天使的翅膀上,飛向一個遙遠時空。

老師台上講課 學生台下聊天

兩個場景,同為序幕,對比何其強烈!為什麼?我思索。

在國外教書多年後,我回國內大學,發現不少同學輪到發表意見時,羞澀木訥,甚至手持昨日已寫好的心得,卻發抖念不出來。但是老師台上講課時,他們喜歡台下竊竊私語。如此案例,在大學部、碩士班、博士班都有。

任公職那幾年,我曾代表長官出席行政院院會。令我難忘的是:閣揆院長台上講話,有些部長們台下仍然私語,他們聲音之大在馬蹄型座位對面的我都聽得見!

剛去國防部,在軍中主持會議,令我眼界一開。當其他將領發表意見時,居然有兩星將領與鄰座私語,聲聞全場。與外軍貴賓會談,居然有出席之將領打盹,而且警告後再犯。

在華府智庫服務八載期間,每次耶誕節前數百人盛裝出席的年終酒會是大事。總會安排名學者演講,全場肅靜聆聽,之後大家攜伴下舞池盡歡。國內智庫的尾牙便大異其趣:不止沒有腦力激盪的演講,幾乎從頭至尾麥克風發出震耳欲聾的談笑歌唱,連與鄰座朋友交談都困難。我曾建議調整作法,回答是:「不容易。你入境隨俗嘛!」

安靜聆聽發言 原來要教才會

我恍然大悟:這是農村文化的傳統,要熱鬧,不要冷場!咦,台灣現在不是已由後工業時期進入資訊時代了嗎?而且是要跟世界先進社會接軌的全球化時代嗎?回答:「他們有他們的傳統,我們有我們的傳統!」

我又聯想起世界各地的婚禮:在莊嚴儀式之後,有流動的酒會和入座的餐會,大家隨意交談。但是一旦有人敲玻璃杯「叮、叮」,全場肅靜。所有的注意力聚焦在發言人,而發言聚焦在新人,因為他們才是婚禮的中心。

我們的婚禮呢?台上儘管發言,台下依然聒噪。熱鬧才是喜氣,冷場反是衰氣!無形中,婚禮的中心成了吃喝談笑的你我,新人成了久未見面老朋友歡聚的理由。

我問學生:「這難道是我們引以為傲,而且不容改變的文化傳統嗎?」之後,他們再也不當別人發言時竊竊私語。噢!原來從幼稚園經小學、中學、大學,沒有人教他們如何聆聽。我們希望是有的,在未來。

(作者曾任陸委會副主委、國防部副部長,現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2010/02/10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55352
還有誰也是來混的?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寧子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10020100300,00.html
還有誰也是來混的?
2010-02-01 中國時報 【沈聿德】

 學測日昨登場,十多萬名考生與陪考家屬擠滿各大考場,成了每年寒假風景之一。無論是全力以赴也好、虛應故事也罷,考生們悉遵考場規則、考試場序,一向都被視為理所當然;儘管偶有遲到或跑錯考場,面對採訪時,考生也多快跑遮掩,不願直視鏡頭。然而,首日一則小插曲,卻顛覆了你我對進入大學殿堂的美好想像--一名遲到考生面對媒體時,態度從容、靦腆地說:「我是來混的啦!」不久,身兼大考中心董事長的台大校長得知此事,表達「希望能改變這種學生態度」的無奈與憂心。

 綜觀這個事件,它不僅點出了高等教育理想與社會期待間日漸擴大的落差,同時,更突顯了教育體制齊頭式平等與立足點平等間含糊混用的危險。

 就教育主管單位而言,針對大學教育,教改不僅採用了了「齊頭式平等」,廣開大學之門,讓人人有書讀;也採納了「立足點平等」,鼓勵各大專院校在基礎學科上施行分級教學。

然而,相關單位卻沒有想到,學習態度不佳、學習意願低落的同學,因為教育主管單位嚴格限制不得分班的「齊頭式平等」政策,於國高中階段已經得不到有效的教育,上了大學,也不會因為分級教學的「立足點平等」政策,就此改善其學習態度與狀況。

 就學生言,當大學畢業生「不具備」高等教育智識與能力,媒體往往站在「齊頭式平等」立場,鼓吹社會戴著「學以『制』用」眼鏡看待所有大學畢業生,以其所學「限制」其所用,粗淺地以為大學教育培養的就是專業能力,如此一來,面對大學生失業問題,也只有強化「讀書無用」之效;學生連同社會大眾,不明白應該將大學期間習得的溝通表達和邏輯思考能力、宏觀的國際觀、面對多元化社會的觀察反思能力,運用於未來的職涯規畫,真正以其所學「致」其所用,反而只看到自己面對高度競爭職場的無力感,再次深植「讀書無效」的錯誤觀感。這對於學習態度不佳的大學在學生而言,無異是惡性循環。

 就辦學者而言,教育部對公私立大學、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採取「齊頭式平等」的監督政策,連年舉辦評鑑,不論公私立學校,皆有相同的評比辦法。幾年下來,原先「監督輔導」大學辦學狀況的美意,已經變成了各學校的夢靨--尤其是對於私校辦學者而言,每次的評鑑結果好壞,變成是爭取日益漸少的招生來源必要的表面功夫。

姑且不論評鑑結果是否優異,學生素質不見起色,已是定論;而受制於「讀書無效」的意識形態與難以算計的招生變異,辦學者(尤以私校為甚)只能自忖「立足點平等」,想辦法透過與下游高中職的結盟學校,以變相式私相授受的推甄管道,爭取學生--這不但是「齊頭式平等」下廣設大學的後遺症,更是「立足點平等」下私校想辦法生存的現狀,大學生素質非但無以提升,反而更加低落。

 對教育者而言,台灣私立大學、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普遍存在著「第二春」的教授與副教授職--這些已經在公私立單位退休的人,依著教育部對所有大專院校教師學歷的「齊頭式平等」要求,到「需要」他們貢獻「學經歷」的學校任職。

然而,面對各學校「立足點平等」的教師考核時,這些已然是第二春的教師卻坐享「齊頭式平等」的待遇,因著其「過去」的貢獻和「曾經」服務學校的職級,免疫於考核辦法的種種要求。

從這則高三生面對大考脫口而出自己是來「混」的新聞裡,筆者以為,社會大眾真正要看到的是,或許對很多大學教師而言,他們也是來「混」的吧!這樣上下交相賊的結果,台灣的大學生競爭力逐年下降,也不足為奇了。(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講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36529
觀念平台-從混吃等死到小革命
推薦1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輕輕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10020100307,00.html
觀念平台-從混吃等死到小革命
2010-02-01 中國時報 【黃宗慧】

 這一代年輕學子的求學態度似乎越來越令人憂心──不論是學測遲到的考生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來混的」,或是台大學生被批上課散漫、尸位素餐,都難免讓人懷疑莫非學生們真的只想混吃等死?

然而光是批判並不能解決問題,而需要醞釀更多不同的省思,檢討各種可能的問題成因。如一月廿四日《中國時報》社論〈吃飽等死的下一代?〉就做了頗為深入的分析,從就業機會與生活環境的變化,來理解世代與世代間的價值觀、行為模式乃至核心能力的差異,並建議不同世代應以欣賞與讚美來取代誤解與指責。

 社論中也指出,更早之前郭台銘質疑這一代年輕人夢想太小、只想開咖啡店,但這樣的批判恐怕有失公允,因為「要比較開一家以代工嵌入世界生產體系的公司,和開一家獨具風格的小店,哪個算是比較優質的志願,不同世代可能會有不同答案」。

個人認為,大學生「混吃等死」的處世態度與「缺乏夢想」確實有關,但這並不是認同郭台銘的說法。正好相反。郭台銘所謂的夢想和社會主流的價值觀是一致的,但也是窄化的,而大學生之所以顯得缺乏夢想,很可能正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只肯定這種單一的夢想,讓他們失去了做夢的動力。

 事實上,整個社會對於夢想的詮釋往往是以成敗論英雄:功成名就,就成了逐夢達人,一旦失敗,則落得昧於現實、不切實際的批評。若是勇於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是值得肯定的,即使失敗,逐夢的過程應該還是有意義的吧?

但我們很少如此鼓勵年輕人,於是在制式的教育下大家只能追求同一夢想|揚名立萬、出人頭地。有些乍看之下混吃等死的學生,會不會只是不想做這種夢,但又不知何去何從?而台大的學生,會不會只是從小開始當「好學生」當到彈性疲乏,卻不知如何處理自己的徬徨與疑慮,因此只想修完所有學分拿到學位,而不見規劃人生的熱情與動力?

若在大學教育之前,我們不曾讓學生適才適性地發展或教導他們積極思考自己的未來,也就很難期望他們到了大學之後,突然「茅塞頓開」地領悟人生方向吧。

 因此,若年輕學子打混的心態果真日益明顯,與其批評,教育工作者們的當務之急應是思考如何讓他們不再只想吃飽等死。例如可以告訴他們,人生有許多不同的夢想值得堅持|甫獲二○○九開卷好書獎的《我的小革命》一書中,關懷弱勢議題、從事社會運動的小人物們都是實例。

《我的小革命》所報導的不是被這個社會拱為逐夢達人的一群,他們或者為縮小城鄉數位差距、支持身障者庇護農場而努力,又或者為光害防制、動物福利燃燒熱情,這些人不執著於個人得失,以具體的行動對社會主流價值展開了小小的革命。

如果我們能讓更多學生發現,夢想未必需要與大眾一致、從自身做起的小革命便是一種成就夢想的方式,或許他們會更勇於逐夢,也更有可能體悟到,人生有那麼多發光發熱的可能性,若只是混吃等死,實在太可惜!(作者為台大外文系副教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36527
果真是想不遠的學生
    回應給: Luke-Skywalker(Luke822) 推薦1


Blogho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e-Skywalker

頂著台大學生會會長, 自以為是的評論.

如果他不說罵學生成為風尚, 其實也就不想說什麼! 畢竟自己也曾經是學生過, 現在也還是學生.

但是說到樂生是一種功績, 野百合也可以說嘴.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作為一個學生, 尤其是大學生, 其實最需要的是辨證的能力. 當然在思辨的過程中, 人可能是會犯錯的. 可是從錯誤中學習獨立思考, 卻是現在大學生沒有的能力.

如果看見現在民進黨檯面上的人物, 多少是野百合時代就在攫取資源, 當時的我, 也有學生証, 但是帶到中正紀念堂時, 卻恥於承認自己是想要參加他們的.

野百合是什麼東西? 不過就是看到吾爾開希, 看到柴玲等民運人士, 可以在世界各地到處受到英雄式的歡迎, 最後所創造出來的百合. 當時參加的學生有兩種, 一種是現在的這些政治人物, 他們懂得算計, 所以現在吃香喝辣的. 另一種人是腦子九成新(註), 不懂算計, 甚至連沾沾自喜台灣不會用坦克鎮壓都想不到的人. 他們渾渾噩噩, 人云亦云. 把參加當做是時尚. 這種人最可悲, 而且佔大多數.

台大學生本來就是該罵的學生, 眼高於頂, 自不量力. 這是他們最大的缺點, 我的一個親戚是某上市櫃公司的主管, 在選擇員工時, 絕不使用台大, 他就遇過一個博士來應徵, 總覺得自己可以月薪十萬以上, 加上每年幾十張股票分紅還請的起他. 否則他是不屑做這份工作. 反而是一些科技大學, 能力是比台大的差一點, 但是有自知之明, 反而後來居上.

所以, 想不遠的學生, 光是妄想用自己的頭銜來壓迫他人, 卻不懂得以理服人, 這樣的台大學生會會長, 就不要貽笑大方了!

註: 腦子九成新, 因為不使用, 所以折舊率低, 可以回收, 但是不能再利用.
不喜歡拘束, 喜歡自由自在
So I am Bloghost.

我是博格幽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31979
大學生的問題不在大學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10012900423,00.html
大學生的問題不在大學
2010-01-29 中國時報 【博義道】

     從洪蘭教授訪視台大醫學院起,這幾個月不管是在學校教師休息室老師們彼此討論,還是在校園同學間聊天,主題圍繞著台灣學生到底怎麼了。我是台北天主教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的專任講師,自義大利來台有八年多了,可說對台灣大學環境有相當的了解。在此,想針對台灣大學問題這主題表達看法。

     我認同黃玉琴教授昨天在《外國的月亮真的不是比較圓》一文中所表達的觀點:台灣大學畢業學分沒有比國外多,上課時數沒有比國外多,師生比例跟國外的大學差不多。筆者認為台灣大學以及學生就讀心態的問題不在於大學本身,也不在學生身上,反而在於台灣教育制度。

     這幾年學生一批一批地進校就讀義大利文系,他們的就讀背景都一樣:從小一直到高三,一年比一年辛苦,課越來越重,一天比一天晚回到家,高二跟高三幾乎每天在學校或在補習,根本沒有時間,更沒有力氣做別的事。學生考上大學後,發現free time跟高中比起來多得多!之前沒有做過的事情,不管是玩、打工、參加社團等,想要趕快嘗試體驗一下,免得大學畢業之後出社會開始「無休假」拚命工作的生活,會後悔之前沒有做過的事。當然用功的同學也很多,一般來說學生知道他們要念書,但是因為之前忍受過太大的壓力,在大學「讀書」通常不是擺在第一。

     台灣制度第二個要改進的地方在於就讀動機。讀者看這篇文章可能是第一次聽到台灣有義大利文系,這並不意外:學生剛知道他們進入本系,通常會聽父母講這「怎麼會考到這麼冷門的科系?」台灣的高中生準備考大學的時候,有心理準備:將來大學的科系不一定是他們自己想要念的那個。因為入學制度的關係,不是學生自己決定念什麼,而是由考試分數幫他們做決定。

     我從輔導學生和聽與其他老師分享中,遇到不少這樣的例子:志願填錯了就來念本系,指考本來可以念台大,可是學測考不好便只好念輔大義大利文系;不然是父母替同學決定,或著是因為不知道念什麼就隨便選…。我覺得這不只是本系的趨向,每間學校大同小異,每個科系的情況是類似的:念大學不清楚要念什麼才對。缺乏動機,這大學怎麼念?

     在導師約談時筆者會鼓勵同學培養第二專長,當我問到他們輔系或雙主修想要念什麼時,很多人回答:「不知道」。

     我覺得問題不是學生不想念書,是他們不了解自己要念什麼。改善台灣的大學,改進大學生就讀心態,關鍵時間不在大學,因為那時候已來不及了;應自國高中開始培養學生成長,獨立思考,學習自我評估,了解自己要什麼,自己會什麼:這樣台灣的學校才會培育出有動力讀書的「大學生」。(作者 Cumin Paolo 為輔仁大學義大利文學系教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29654
嗚呼 罵學生竟成為風尚(傅偉哲)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259115/IssueID/20100126
嗚呼 罵學生竟成為風尚(傅偉哲)
2010年01月26日蘋果日報


二○○九年台灣全年平均失業率5.85%,(其中青年失業率超越15%)創下歷史新高,政府為搶救失業率,祭出年輕人月薪「22K」政策,喊出破盤價,讓大專畢業生薪資水準退回十年前。民間智庫研究更指出,失業人口趨向年輕化高學歷化。當年輕人想投入公共議題討論時,卻發現,藍綠政黨已經壟斷了大半個公共領域討論的空間,當年輕人跳出來說話,大家就等著貼他們政黨標籤,等著看好戲。有時候,年輕人自己都搞胡塗了,究竟是在捍衛自己的飯碗?還是又一次的淪為政黨操作的工具?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不論是坐在課堂內認真念書,或是走出課堂參與社會議題,似乎都沒有個價值行為準則。


學生身影從未消失
郭台銘說:「現在的年輕人只想開一間咖啡店就滿足了,夢想在哪裡?未來在哪裡?」林火旺也說:「你們是在吃飽等死,然後告訴自己明天會更好」。現在的年輕人或許沒有機會搭上30年前台灣經濟起飛的潮流,順著國際分工的趨勢,開一間動輒數百人的大公司,然而,有些年輕人雖只開一間小小的「公平貿易」咖啡店,心繫著自由貿易市場所帶來的「南北」經濟剝削問題,一樣努力嘗試的改變這個世界。現在的年輕人雖然不會寫文章,發表什麼大道理,到處跟別人說自己愛人、愛國,但卻很習慣用小小的簡訊、MSN、facebook這些能夠迅速傳遞資訊的工具,串聯公民與公民團體、傳播理念,進而發起一場又一場社會改革運動,屬於年輕世代的小革命。
上個世代的學生參與保釣、參與野百合、積極的投入政治改革與愛國運動;這個世代的學生無論是在樂生療養院保留的爭取、或是對於政府侵害人權的抗議,在各種不同的社會議題上,年輕人的身影從未消失過;而且年輕人面對公共議題的方式是用更勇敢、更多元的方法來讓社會關注。
八八水災時,政府癱瘓,大量的青年志工投入水災援助行動,各大專院校、服務性社團前仆後繼的投入關懷社會救助工作;日前,台大學生在校內集體推動性別議題,例如:參與同志大遊行、推動性別友善宿舍、腋毛T等活動;近日,台大學生會舉辦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論壇,提出政府在重大政策推動時,對人民應有更清楚、更完整的溝通,並且應當竭力聽取人民聲音的呼籲。


正視每個世代特色
可以說這是一個極具挑戰的時代,但或許也更可以說,這是個爆炸而充滿驚奇的時代。課堂上有個教授曾經說過:「我今天教你們的這些知識,在明天都已經成為過去的知識了;所以,我只能教導各位,如何應付明天的知識!」
並非否認上個世代經驗與參與,但是在一個公民社會裡,卻存在著不同世代的公民—而我們所承擔的社會責任卻是相同的。究竟,我們應該以一種孰優孰劣的姿態來相互貶謫?或是以一種同理的態度來理解進而肯定彼此的差異?作為公民社會的一員,這是我們不能迴避的選擇。唯有正視每個世代不同的勇氣與特色,才能夠決定我們共同的社會與文明。


作者為台灣大學學生會會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22523
林火旺:台大症候群 別只著墨挑撥師生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udn.com/NEWS/OPINION/X1/5382970.shtml
林火旺:台大症候群 別只著墨挑撥師生
 
【聯合報╱林火旺/台大哲學系教授(台北市)】 2010.01.23 08:05 am
 
 
前天我在全國教育局長會議的講題是:「品德教育與幸福人生」,這個題目我已經講過很多次,每次聽眾的反應都非常正面,所以昨天平面媒體的報導,連我自己看了都嚇一跳,因為我整個演講的主要內容不是針對台大,動機也不是批評台大,媒體報導的方式,我只能說是一種「台大症候群」—只要有人言談間對台大或台大學生有負面的意涵,立即就被擴大。

「台大學生只是聰明的動物」這句話我確實說過,但是我說話的整個脈絡是:「如果你們(學生)每天想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只關心自己的家庭、朋友、前途,而從來沒有想到別人,這種思考模式就是『趨利避害』,而這種思考模式動物也會,你們和動物有什麼差別?惟一的差別是:你們是一群聰明的動物!但是『人』是什麼?人會令人感動,而會令人感動的行為,永遠都是對別人付出關懷和愛。」這段話的目的是期許學生行善愛人、關懷社會,這樣才比較夠格稱得上「人」;其實這是德國哲學家康德的精神,康德認為人之所以為人、不同於動物,就是因為人能夠從事道德行為,如果一個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根本和動物無異。孟子也說過:「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也是這個道理。這樣論述方式是批評台大學生嗎?

我也說過:「許多人其實說穿了是吃飽飯等死。」但是我說這句話的脈絡是:「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思考過存在的意義和價值,就等於吃飽飯等死。」這個說法出自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他說:「一個沒有經過反省的生命是不值得活的。」與其說這句話是批評台大學生,不如說我批評的對象是:所有從來不深刻反省存在意義和價值的人。我教的是哲學,在哲學課堂上逼迫學生深思生命的道理,這也算是一種批評嗎?

不過我也常和學生說,台大得到社會最多的資源,承擔全國人民最大的期許,所以社會用放大鏡、甚至顯微鏡看台大,在某種意義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期待社會對台大的關心應該放在:如何使台大更好、社會更棒。像這樣一則報導,完全不處理我演講中一再申訴的:品德教育和幸福人生的關聯,只著墨於在我和台大學生之間挑撥離間,這對我們的社會有什麼好處?台大症候群似乎應該適可而止。
 
【2010/01/23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15208
林火旺:台大生混吃等死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50104110+112010012200096,00.html
林火旺:台大生混吃等死
2010-01-22 中國時報 【林志成、陳至中/苗栗、台北連線報導】

 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昨天在全國教育局長會議以「品德教育和幸福人生」專題演講時,炮火四射,他批評,台大只是高級人才培育所,台大學生跟動物的差別,「只在於是聰明的動物,只想到個人的前途」。林火旺還透露,他常罵自己的學生無法面對挫折,一跌倒就起不來,「吃飽飯等死,還以為明天會更好」。

 林火旺引用羅斯福夫人的話說,「生命有許多苦難的人不是很可憐,他們至少深刻的活著,空泛的生命最可怕」。他在課堂上向學生提到自己童年有多窮、多苦,但學生的反應是「誰叫你活該倒楣,活在那個時代」。他認為,現在大學生無法面對挫折。

 台大學生會長傅偉哲表示,林火旺批評台大學生「混吃等死」,其實高中以前都是填鴨式教育,沒人告訴他們要怎麼求取知識,上了大學一切解放,很多人都還在摸索。他認為外界不該一直用以前的道德標準看年輕人,而要尊重不同世代的歧異。

 一名不願具名的研究生說,台大學生的確沒什麼了不起,「爛人」一堆,但還是有很優秀的,名嘴們不該「以偏概全」,看到什麼就罵什麼,會讓兢兢業業的人感到「躺著也中槍」。

 台大主任秘書廖咸浩表示,台大生被視為未來社會菁英的代表,社會對年輕人抱有期待,若沒達到標準,當然會急著提出建言,不需要過度解釋。站在校方立場,絕對歡迎各方鞭策,對於任何批評,不只是學生,教師也該檢討,在教學管理上是否有可以改進的地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12868
他應該很感謝學校給他這個空間
    回應給: Luke-Skywalker(Luke822) 推薦1


小筏 ( 休息中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e-Skywalker

不是每個學校都會包容老師們的做法
尤其當老師敎的科目屬於共同科範圍或通識科目
蔡依林修的國文不是中文系的科目, 只能算"共同科"
有些學校對"共同科"的要求是希望老師配合讓學生過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05977
記錄教室奇蹟 遇見人師謝錦
推薦0


Luke-Skywal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yam.com/cna/garden/201001/20100117219943.html
記錄教室奇蹟 遇見人師謝錦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1-17 15:05

(中央社記者林思宇台北17日電)如果你看過「第56號教室的奇蹟」或「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就不能錯過,由輔仁大學校友自發性拍攝的「謝錦」紀錄片,敘述發生在輔仁大學LA306教室啟發生命的歷程。

「如果不願意上台報告,現在就可以離開教室…」1/3學生立即離開教室。輔仁大學英文系大一國文必修課教師謝錦,上課重點與眾不同,認為「人是不能被教的,只能幫助他認識自己」,要學生真正認識自己,知道自己要什麼。

謝錦教的是「中國文學」,但在學生眼中卻是個十足的「嚴師」,輔大大一新生,一定會收到學長姐的警告說「要小心謝錦」,不但功課多到難以想像,上課規定更是一籮筐,只有喪事或自己結婚可以請假。

謝錦規定,1學期只能請1次假,「少男殺手」蔡依林卻因為參加婚禮,要再請第二次假,謝錦就當掉蔡依林,有學生乾脆稱謝錦「少女殺手」。

在學生眼中,謝錦講話毒到不行,「通往地獄的路是滑的、門是開的,你可以決定要怎麼走!」、「精神死亡就是20歲死了、80歲才下葬,行屍走肉也是人生…」,每句話都有尖銳的挑戰,句句命中目標,好像比自己還了解你。

有一次上課,謝錦要學生自願上台報告,但只有1組學生願意自願上台,謝錦當場就說「不願意自願上台的同學,現在就可以離開教室…」結果有1/3學生立刻走人。

謝錦認為,學生不想上課就離開,不然就不要選;有學生就直接說,他也不想選,但是是必修課,沒辦法;謝錦卻說,學生可以向系上反映不要上;學生覺得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雙方僵持不下,有學生看不下去,出來協調各組,希望能有「雙贏」的局面,學生討論後,決定以「兩代電力公司」的方式來上課,事件才和平落幕。

台灣的學生,從小就是服從、上課和考試,很少自己思考生命歷程,謝錦嚴格教導下,學生們釐清自己要什麼,努力去追求,不會渾渾噩噩度日,校友們感激在心,拍攝紀錄片「謝錦」,希望將謝錦生命教育的經驗,推廣到全台灣每間教室,讓每個學生都有清楚的人生。

2003年開始,「走過好味道」導演崔永徽開始跟拍謝錦,2005年正式拍攝輔大英文系大一國文課整學年,2007年整理拍攝素材,2008年毛片剪接,並成立部落格,2009年3月毛片試映,5月舉辦募款茶會,募到新台幣100萬元,做為紀錄片後製與推廣映演經費,10月紀錄片正式完成,2010年1月28日在台北試片,隨後將走進各大學校園推廣。

謝錦,全名其實叫謝錦桂毓,但是多年來他的朋友都稱呼他「謝錦」,如果只看名字,可能還會誤以為他是女老師。謝錦在2008年夏天從輔大退休,但他退而不休,帶了2個讀書會,下學期將在輔大心理系開課。他始終堅信,什麼樣的大學生,就有什麼樣的社會。

崔永徽說,紀錄片不是為謝錦而拍,而是為了探索生命的人而拍的;這部片,不只是大學老師和一群年輕人彼此對抗、爭執和相愛的故事,更是發掘一種價值、探尋一份意義,它訴說的是人的無限可能性,只要你願意,生命隨時可以變高變大,展現蓬勃不息的本質。

謝錦則不改本性,提醒每位記錄片的觀眾,「你們不是為我而來,而是為自己而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3&aid=3802333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