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卡林雅共構世界(共同創作活動)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雲雨的思念
 瀏覽682|回應0推薦0

拾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一朵雨做的雲…
    雲的心裡全都是雨,滴滴全都是你…

  年方十七的易欣,正值年華之期,卻不像同齡的孩子一樣的活潑,放學後的她,只能乖乖的走回家,哪裡也去不得。

  「媽!我回來了!」
  「回來啦!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好!」

  慢慢走進房間,易欣將她的側背在肩頭上的書包放在書桌前的椅子上,脫下西裝外套,並將它吊在衣架上後,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著呆。

  又過了一天…

    除了教室裡的活動她能與同學一起上之外,其他的時間,他都必須待在老師辦公室裡,幫老師做一些事情。

  曾經,她認為自己多運動,就能改善身體不好的毛病…
  刺耳的鳴笛聲,劃破校園寧靜的天空…
  此後,她再也不能參與任何戶外的活動…

    噹!噹!噹!噹!噹!

    又到了下午五點,她總是很準時的會在這個時間回到房間。

  起身,按下床頭音響的按鈕,清麗的歌聲,一句一句的放出,沒有繁複的歌詞,緩慢的曲調,是易欣最愛的一首歌。

  突然,就像想到什麼似的,易欣下床拉起房間的窗戶,再走回床邊,將音響的聲音調大,而後坐在床頭,眼睛瞄向對面房子內的金剛鸚鵡。

  她很喜歡那隻鸚鵡,紅通通的身體,長長的尾巴,不時在棍子上左右來回走來走去,頭還會點來點去,有時還會哼上幾句,那模樣相當可愛,如果可以,她真想過去摸摸牠。

    她也不是沒試過,只是因為她有嚴重的氣喘,鄰居雖然很想歡迎她,卻根本不敢讓她進屋,就怕鸚鵡拍動的羽毛讓她引發氣喘。

  「小欣,音樂關小聲一點。」
  「喔!」

  易欣起身,並沒有將音量轉小,而是關上房門,她的目的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聽到隔壁的鸚鵡唱出這首歌,要是調小聲了,那隔壁的鸚鵡就聽不到了,她相信音樂放這麼大聲,那隻鸚鵡應該有聽到才對,真想聽聽看那隻鸚鵡唱歌的樣子。

    「小欣阿!吃飯了!」
  「喔!」

  起身走出房間,輕輕關上房門,她任由音響內的音樂繼續播放。來到餐桌前,她拿起已經為她添好的飯碗開始吃。她是單親,和母親同住,父親在她還很小時,就因一場車禍過世,母親也因此腳殘,根本無法到公司或工廠去上班,只能在資源回收廠幫忙,賺取微薄的薪水,有時還能在回收廠裡撿一些還能用的東西回家。

  兩母女靜靜的在餐桌前享用晚餐,雖然房門緊閉,但房內的音樂仍舊隨著門縫悠悠傳出。

  「今天學校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阿!跟平常一樣!」
  「嗯!」

  每當天空又下起了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每當心中又想起了你,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每次都聽這首,不膩嗎?」
  「不膩阿!很好聽,也很好學!」
  「別老開那麼大聲,會吵到鄰居的。」
  「我沒開窗阿!」

  語畢!兩母女又恢復安靜,這個家總是這樣安靜,除了易欣房內會有音樂傳傳出外,整個家似乎就沒有其他聲音了。

    每天晚上,易欣的母親都會在客廳做一些從其他朋友那邊接來的零星手工的工作,有時是組裝CD盒,有時是為小玩具鎖上螺絲,都是以件計酬的工作,而房內的易欣則是乖乖的寫著功課,寫完功課後,總會拿著父親小時候送給她的彩色鐵琴敲呀敲!而敲的旋律,正是音響內不斷播放的那首歌。


     “若聽到鼓聲,阮的心情會快活…
           攀過了一山又一嶺,演唱阮甜蜜的歌聲…”

     突然聽到隔壁的鸚鵡唱開口唱著主人連教幾日的歌曲,易欣走到窗邊,看著始終背對著牠的紅鸚鵡,心裡想著,不知道哪一天那隻鳥能唱出她每天刻意放給牠聽的歌曲。


    ***


  「大家聽著,校慶要到了,我們要開始選參加比賽的選手,老師說要我們利用這節自習課選出名單以及決定那天的班呼!」

  臺上,班長對著全班報告有關校慶的事宜,同時也開始準備選出各項活動的選手。

  「女子一百公尺賽跑,三選一,請提名!」
  「林俞欣!」
  「杜蕙妤!」
  「易欣!」

  第三個人選名字一被提出來,頓時,全班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眼睛都轉向提名的人,本來以為與她無關,而在筆記本上安靜畫畫的易欣,這時也茫然的抬起頭,搞不太清楚現在發生什麼事了?

  「幹麻!不就是提名嗎?她是我們班上的吧!我不能提名嗎?還是她可以完全不參加阿?」曾育瑋擺出一臉挑釁的表情對著全班道。
  「易欣有氣喘,不能參加!」班長篤定的對著曾育瑋道。
  「那可以在旁邊加油吧!」
  「操場的空氣不好,會讓她的氣喘發作!」
  「那不公平!為什麼我們就得在操場曬太陽,她就可以在辦公室吹冷氣?搞不好她是裝的勒!」

  頓時,全班又是一陣寂靜!莫名成為爭論的當事人的易欣,也感到語塞,生下來就有嚴重氣喘那又不是她想要的,她很多事都不能做,很多地方都不能去,甚至因為這個原因,使她沒什麼朋友,大家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害她氣喘發作甚至葛屁,對她,大家都是敬而遠之,即使她的成績不錯,卻沒有人願意主動與她做朋友。

    「總之,易欣不能參加,這件事不用再討論了!」

  班長強勢的壓下刻意挑起的戰爭,心裡卻很明白,易欣從不參加戶外活動一事,早就在同學心中引起一陣不滿。

  下課鐘聲一響!曾育瑋藉機走過易欣的座位旁,就在走過易欣身邊時,罵了一句:

  「做作女!」

  當時的易欣正準備將桌上的本子收到書包內,一聽到做作女這三字,馬上停止手邊的動作,眼神直視著手上的筆記本,如果可以,她也想在操場上大聲吶喊,如果她的身體允許的話……


    ***


  「我回來了!」
  
  易欣頭低低的走回家裡,卻發現沒有人回應她,她微微瞄著屋內,燈沒開,廚房裡也沒有炒菜的聲音,她抬頭看看牆上的鐘,“04:52”,她的確是如往常的時間回家,所以是她的媽媽今天回來晚了!

  她走回房裡,將書包放到椅子上後,整個人又倒在床上,無奈的嘆了口氣,為什麼她成了人家口中的做作女了?她招誰惹誰了?

  鏘─鏗─

  關門聲以及一些塑膠袋的聲音,不斷傳進屋內,一步又一步的腳步聲往廚房走進,易欣卻沒有想起身查看的動作。

    噹!噹!噹!噹!噹!

    再度傳出整點的鐘聲,沒有成功喚起躺在床上的易欣,反倒提醒了剛進家門的母親。

    「今天不聽歌嗎?」

    被母親這麼一提醒,易欣才意識到怎麼房裡這麼安靜?看來,她真正很在意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

    她按下音響,起身打開窗戶,看到隔壁飼養的紅鸚鵡正高興的吃著牠的飼料,心裡想著,哪一天才能聽見紅鸚鵡唱她最愛的那首歌呢?易欣雙手撐在窗臺上,盯著紅鸚鵡的背影發呆,心中有點羨慕牠,什麼事也不用做,每天都有人伺候得好好的,只要心情好唱個幾句,還可以得到主人的誇獎,簡直就是沒有煩惱的生活嘛!

    就在易欣盯著紅鸚鵡發呆時,紅鸚鵡的主人剛好也走過來,發現易欣正盯著他家的鸚鵡瞧,熱情的對著她道:

    「小欣阿!放學啦!」
    「是阿!」

    鄰居知道易欣很喜歡紅鸚鵡,因此要正在對他撒嬌的紅鸚鵡轉向易欣,並誘導牠向易欣打招呼!

    「小欣!小欣!」鄰居手指向易欣,眼睛看著紅鸚鵡道。
  
  紅鸚鵡先是歪著頭看向主人,再瞧瞧前方的易欣。

    「小欣!小欣!」鄰居仍舊將手指向易欣,對著紅鸚鵡道。
  「小欣!小欣!」

    一開始紅鸚鵡歪著頭看向易欣,有些不順的叫著,教了幾聲習慣之後,似乎有些叫上癮了,開始不停的叫著。

    「小欣!小欣!─小欣!小欣!」

    見到紅鸚鵡看著自己,不斷叫著自己的名字,不自覺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


    翌日放學

    易欣如往常般,獨自走在回家的巷弄內,走著走著突然聽見後方有個熟悉的咆哮聲!

    「讓開!讓開!撞到不賠!受傷不管!」

    騎著登山車的曾育瑋,正加快速度的往易欣的方向直衝過去,易欣發現曾育瑋似乎是故意往她那個方向衝過去的,她想快點避開,不過巷弄不大,又有其他的學生也在路上,不得已只好開始邁開腳步往前跑。

    一見易欣往前跑,曾育瑋就像發現什麼寶貝一樣,更是加快速度的往易欣的身後衝去,見曾育瑋不死心的一直往前衝,原本還是一邊跑一邊回頭望的易欣,害怕被腳踏車撞傷,更是死命的往前跑,但有氣喘的她,哪禁得起那麼一跑,很快的速度就變慢,呼吸變急促,最後腿軟,攤在巷邊,而後追上的曾育瑋將腳踏車停在非常靠近易欣的身旁,然後用腳狠狠的踹了她書包兩腳後道:

    「做作女,不是不能跑嗎?騙子!」

    語畢!曾育瑋便踏著腳踏車離開。倒在地上不斷喘氣的易欣,身體靠在路邊的牆在,眼睛半瞇,上氣不接下氣,她的手從往西裝外的內袋裡拿出藥,並將藥放最嘴中,不斷的吸吐。路過的同校學生,只敢一面放慢速度,一面用關切的眼神看向易欣,還不忘刻意保持距離,就怕出現什麼萬一。

    用過藥後,剛剛的不舒服感已稍稍解除,在路邊坐了約二十分鐘左右,易欣覺得似乎有力氣了,才用手攙扶著牆面慢慢站起來,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家。

    當她快走到家門時,隔壁養著紅鸚鵡的鄰居正好準備要倒飼料給鸚鵡,見易欣走過,順勢抬頭望了一下,意外發現易欣的臉色非常不好,便拿著飼料走到窗邊叫著:

    「小欣!妳還好嗎?妳臉色好差!」
    「沒事!」

    雖然很想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的回答,但是她卻沒有辦法如往常般的回答。

    「真的沒事?妳臉色真的很糟阿!」
    「小欣!不舒服!小欣!不舒服!」

    突然開口說話的紅鸚鵡,讓小欣有些意外,居然連一隻鸚鵡都看得出她的狀況,可以想像她現在的臉色有多糟糕了!

    「我真的沒事!」
    「那妳好好休息喔!」
    「好!」

    語畢!鄰居用著擔心的眼神,看著易欣的背影慢慢走回家,心裡想著,該不該跟易欣的母親說一聲?至於身後的鸚鵡,早在易欣離開時,就將目光移到主人手上的飼料了。

    回到家裡,易欣發現家裡居然又是一片黑暗,她抬頭看向牆上的鐘,“05:32”,她都那麼晚回來了,怎麼媽媽比她還晚回家?這時的她,已經沒有任何的腦容量去思考事情,只想躺著好好休息一下!

    把書包放到椅子上後,易欣連外套都沒脫就倒在床上,已經完全沒有力氣的她,迷迷濛濛的閉上眼睛,開始沉睡。


    快要過年了!很多比較老舊的傢俱因連日大掃除的關係,全都被送到資源回收廠,也因為送來的東西變多了,因此易欣的母親接連幾天在回收廠待的時間也較以往還要長,因此回到家的時間是一天比一天還要晚。

    今天,易欣母親回到家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早已習慣客廳一片黑暗的她,卻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感覺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打開燈,提著從超市買回來的菜走進廚房,途經易欣的房間,突然想到今天小欣怎麼沒有放歌?再瞄一下門縫,發現房間內似乎沒有開燈,所以小聲的敲了一下房門。

    「小欣!小欣!妳在嗎?」

    等了一下,發現房內一回應都沒有,易欣的媽媽好奇轉了一下房門的喇叭鎖。

    「小欣!媽進來嘍!」

    走進黑漆漆的房間,易欣媽媽打開房間的燈,見易欣連外套都沒脫就躺在床上睡覺,一開始只是小唸幾句,當她推了一下易欣,打算要她起床梳洗準備吃飯,但不管她怎麼搖,易欣就是沒有醒過來,易欣的母親覺得很奇怪,今天學校的課有那麼累嗎?
 
    「小欣阿!起來了!小欣!」

    易欣的母親越叫越不對,她的女兒平時沒那麼難叫的呀!再仔細看看女兒的臉……

    不對!為什麼臉會怎麼死白?

    易欣的母親越叫越心慌!又接連叫了幾聲,易欣仍然沒有清醒過來時,她急著打電話叫救護車。


    ***


    一連幾天都沒有到校,班上的同學雖然覺得有些疑問,但因為平時和易欣沒有很深的交集,所以頂多只是提起幾句就沒有再提了!

    直到……

    「各位同學!在上課前,老師有一件事要跟大家說,我們班上的易欣這幾天都在加護病房裡,她目前的狀況很不穩定,希望大家能一起為她祈福,祝她早日康復!還有,曾育瑋!」
    「有!」
    「有人看到你在易欣請假的前一天下午,騎腳踏車追易欣是吧?」
    「.....」
    「我希望你能晚上能到易欣家,去跟她媽媽道歉!」
    「嗯!」

    叮咚!

    易欣的母親打開門,看到一對夫妻,帶著一個男孩站在家門前,只見三人面帶愧疚的看著她,讓她一時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

    「請問有事嗎?」
    「易太太妳好,我是育瑋的媽媽!」
    「我們認識嗎?」
    「我們家育瑋跟你們家易欣是同學,我今天是特地帶他來向您賠罪的!若不是他一直騎腳踏車追著易欣……」

    說至此,易欣的母親大概知道出現在眼前的三人是什麼原因出現在她的面前了,只是現在她什麼都不想討論,只希望她的女兒能快點恢復健康,快點回家!

    「這件事情就別再說了,我只希望小欣能快點回家。你們回去吧!」語畢!易欣的母親關上門,因為她覺得沒有必要再禮貌的目送他們離開。


    一星期後

    經過醫生的允許,易欣可以回家休養,但必須是靜養的狀態,所以易欣的母親到學校為她辦休學手續,同時也希望老師轉答易欣已經回家休息,也間接的暗示希望不要有人再上門打擾。

    躺在家裡的易欣,雖然還是有氣無力的,但至少可以起身稍微走動了,她還是放著最愛聽的那首歌,沒有課業的壓力,少了同學執疑的眼光,她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

    就在她愣愣的看著天花板發呆的同時,一陣熟悉的歌聲透過窗戶,傳進她的房間裡,那首歌和她床頭音響放出來的歌是一樣的,她起身,從窗戶探出去,發現居然是對面的紅鸚鵡正對著她的房間,唱著那首她最愛聽的歌,一旁還站著牠的主人。

    見易欣起身看向自己的方向,鸚鵡的主人大聲的對著她說:

    「知道妳最愛聽這首歌了,所以妳不在家的這段時間,我可是很努力的教牠唱阿!祝妳早日康復!」

    無法大聲答謝鄰居的好意,易欣對著鄰居點了個頭,表達她感謝之意,她終於等到那隻紅鸚鵡唱這首歌了。


    每當天空又下起了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每當心中又想起了你,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俺だけが知っている、おまえの痛み、おまえの不安、そして孤独。このまま时が、二人だけのものになればいい、そして、おまえがそれを望むなら、俺は何度でもいいよ、俺はおまえを裏切らない。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