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功課活動總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功課一‧06 自由 孤夜
 瀏覽807|回應3推薦1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司諾曼

自由

  「『自由』,就是那個吧?」

  少年伸直的手臂在空中一握,像是要抓住什麼一般,但隨後攤開的手掌中,只有少許灰塵飄落下來。

  在他上頭,一道光柱從頭頂的洞口照射下來,那洞口是如此的遙遠,以至於看起來只有銅板般大小。他就站在光柱正中間,毫不理會旁人怪異的眼神,只是呆呆望著那個洞口,不時伸出手想去抓住那光線。

  「只要能爬上光梯,就能到外面去……」

  他口中不斷唸著這句話,這句幾乎被人們所遺忘的傳說,同時開始在原地跳躍,像是這麼做就能順著光線飛上去似的;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了喊出了他的名字,才把他從幻想中拉回現實。

  「你果然在這裡,輝翼。」

  「啊?原來是小賢呀。」

  聽到熟人叫喚,輝翼終於停下近乎白痴的舉動,回頭看著這位氣喘吁吁的朋友,不解風情的說:「不是說晚點就會回去嗎,幹麻還特地跑來嘛。」

  「你還說!」小賢當頭給了他一捶,「大家擔心死了,你也知道……」

  「──這裡到處都不安全,是是是,這些話已經聽膩了。」不等小賢說完,輝翼搶先接了他的話,邊說還邊嘆氣,不時往頭上的洞口看去,「如果能到外面就好了……」

  「外面?你還相信那個傳說呀?」

  看到這位朋友像中了毒一般每天跑來光柱下「朝拜」,就連好脾氣的他也終於忍不住要說上兩句,「你還是放棄吧,那洞口那麼高,而且附近又沒梯子、沒牆壁,不可能爬上去的。」

  「一定有方法的,難道你想繼續住在這種爛地方嗎?」

  輝翼不悅地盯著小賢,指著身旁近乎黑暗的世界。

  這裡終年被黑暗所籠罩,沒有任何的光線,空氣中彌漫著腐敗的臭味,幾條巨大的河流將陸地劃分成了好幾塊,河上隨處可見不知名動物的巨大屍骸飄浮著,腐爛的血肉使得河流變得混濁,如果不小心跌落,恐怕再也爬不起來。

  就連居民們也是成天緊張兮兮,醒著的時候就像野獸般四處尋找食物,時常為了好不容易到手的食物爭的你死我活,就連睡覺都不得安寧,因為一些大型肉食生物就在黑暗中視機而動,稍不注意,便成了牠們的盤中飧,吃與被吃,就是這個世界的生活方式。

  聽完輝翼的責問,小賢頓時啞口。他當然也知道這裡有多麼糟,自從有記憶以來,他們就一直住在黑暗中,唯一照亮這世界的,便是頭上這道光柱。

  傳說,那道光的來源叫做太陽,它能夠帶給世界活力和溫暖,而不是像這樣一片死寂。

  然而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各種說法眾說紛紜,有人說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甚至連遮蔽都沒有,人完全暴露在外,對於過慣躲藏生活的人們來說顯得毫無安全感;有人則說外面有著五花八門顏色的建築,足以令人眼花撩亂,還有許多比地底下更為巨大的生物在活動著;不過最吸引人的說法還是外面食物豐饒,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從古自今,似乎已有許多人去過了那個世界,但平安回來的卻少之又少,是安居於那裡嗎?亦或是遭遇不側?沒有人知道。

  聽老一輩的講,上去的路不只一條,然而安全與否又是個大問題,除了要越過毒死人不償命的河水外,還得提防黑暗中的恐怖生物,以及那些佔地為王的人群,只要不小心踏入他們的領土,通常很難平安走出來。

  是要在這種地獄般的環境下終其一生?還是相信傳說,去外頭一看?

  小賢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他和輝翼從出生就是孤兒,照理說應該沒有牽掛了,但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也同樣是無父無母的同伴,大家在一起總是有個照應,況且都相處一段時間了,就這樣拋下他們似乎說不過去。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時,手臂突然被用力拉扯,只見輝翼抓著他的手就往黑暗中奔跑,看他滿臉詭異笑容,不知又想到了什麼怪點子。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因為輝翼邊跑邊興奮的叫著:「快點快點!我們去問張爺爺,他一定知道怎麼上去。」

  「啊,你說那個怪老伯嗎?」聽到張爺爺的名字,小賢的臉頓時鐵青,連忙停下腳步,死也不肯再往前走。

  輝翼口中的張爺爺,就是告訴他們傳說的人,也是這附近曾經到過外界的人,不過年邁的他,最近被大家公認為瘋子,不僅講話語無倫次,而且開始六親不認,不時會攻擊其他人,人們也只好盡量避而遠之。

  想到要去面對這麼一個不定時炸彈,小賢可是百般不願意,無奈嬌小的他根本不是輝翼的對手,連拖帶拉,最後還是到了張爺爺的住處。

  那是個由鐵皮蓋成的房子,屋頂因為受過撞擊而半塌,粗糙的蓋法讓人不免擔心隨時會塌下來,半圓形的門上長滿了鐵銹,不注意還會割傷手腳。

  輝翼小心穿過鐵門,拉著小賢進到屋裡,刺鼻的腐臭立刻撲面而來,只見滿地果皮和肉塊中,一名斷了腿,渾身是傷的老人正趴在腐敗的食物堆上,不斷嗅著,尋找可以吃的食物往嘴裡塞,發現有人闖進來,他警戒地往後跳開,整個人縮在角落,用僅剩的一只眼睛盯著這兩名入侵者。

  「張爺爺,是我,小翼還有小賢。」

  為了避免他突然撲上來,輝翼趕緊報上名字,見老人似乎放下戒心,這才慢慢靠過去,並且說明了來意。

  「是這樣的,張爺爺,您上次不是跟我說過,您年輕時曾經到外界去嗎?還說外界有很多好玩的東西,可不可以再說詳細一點?」講到這裡,一直不敢出聲的小賢從輝翼身後探出頭來,小聲道:「還有那個……要怎麼才能上去……呀!不方便說就算了,我走了……」

  說完,小賢轉身就想逃跑,卻被輝翼一把抓了回來,同時重複了他的話:「對呀,那個洞那麼高,要怎麼上去呀?」

  「啊……」

  聽完輝翼的話,老人張大了嘴,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想是想起了什麼,但就是沒說出來,就這樣僵持了一會,老人突然彎下身子,又自顧自的在地上翻找東西吃。

  「真的病的不輕呀……」小賢在輝翼耳邊小聲道:「我看我們還是走了吧,小心等一下他突然攻擊我們。」

  「才不會。」

  輝翼對小賢的警告不理不睬,逕自走向老人身邊,搖著他的身子,又把問題問了一次。這次,老人終於有了反應,只見他那只暗淡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眼中映出了輝翼的樣子,骨瘦如柴的手臂也抓上了輝翼的肩膀,喃喃唸了起來。

  「啊……外界、外界,啊……我想起來了,是光呀……令人暈眩的強光……寬廣的世界……還有吃不完食物……呀!來了、來了,他們來了呀!」

  說完最後一句,老人臉上滿是驚恐,甩開了輝翼的身體,整個人往角落裡縮,瑟瑟發著抖,就在輝翼想上前慰問時,老人突然大叫一聲,向身後一堆垃圾撞去,一陣巨響後,那些垃圾散了開來,露出一個足足有一人大小的洞,洞一破,就見許多垃圾和汙水不斷從那個洞口流出來,看來是因為這些東西的關係,日積月累把洞給堵了起來。

  「啊……外面……是外面呀……」

  見到被撞開的洞,老人露出激動的神情,用僅剩的條腿掙扎著向洞口爬去,口裡邊說:「食物……給我……食物……你們殺不了我!我可還活著呀!」

  老人嘴裡叫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像是曾經受過什麼驚嚇,但顯然誘惑遠比傷害來得大,即便生命曾受到威脅,但仍執著著想再去一次,然而命運總是愛捉弄人,就在他伸長的手臂碰到洞口的同時,死神也悄悄到來,直到他眼裡生命的光芒完全消失,那只手臂仍然緊緊的抓著洞口。

  對於老人突如其來的死亡,輝翼和小賢都沒有多大反應,只是輕輕嘆了口氣,這種生離死別每天都在這個世界上演,他們的感覺幾乎麻木了。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輝翼,為了不讓老人的死掃了興,他將老人的屍體拖了出去,隨後回頭就要往洞裡鑽,卻被小賢出聲阻止。

  「喂!等等等,你要幹麻?」

  「這還用說,當然是上去啦。」輝翼半個身子已經進到洞裡,聽到小賢叫喚,不悅的探出頭,用莫名奇妙的眼神盯著他,「怎麼啦?難道你不相信張爺爺嗎?他剛剛不是拼命想進去,這裡一定就是通往上面的路了。」

  「不……不是這個的問題……」小賢開始結巴,不知道該怎麼對輝翼說明。看到老人剛才的舉動,他也相信這條路若不是通往外界,就是跟外界有著某種關係,只是老人話中的「他們」,讓他難以下決定是否要踏進洞裡。

  「欸,你確定真的要進去嗎?你看那些水……好噁心……而且根本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要是迷路……」小賢結結巴巴的把問題說出來,儘可能不去想要是進去了會怎樣,但是目標就在眼前,這種小細節輝翼當然不會去在意。

  「管它的,走就對啦,反正亂碰亂撞一定會到出口,大不了回到原點,而且這水……還好呀,只是有怪味,又不像大河裡的一下去就毒死人。」輝翼蠻不在乎的說,甚至還嚐了一口給小賢看,不過當下一秒有泡泡從嘴裡冒出來時,輝翼這才改了口,「好吧……不能喝,咳咳,這什麼鬼水!又黏又滑!」還沒說完,又吐了一些泡泡出來。

  看著輝翼近乎白痴的舉動,小賢苦笑了一下,同時暗自嘆氣,知道現在不論說什麼也無法改變輝翼的心意了,但至少陪著朋友完成一次心願,不論最後是成功還是一場空,都不會遺憾。

  帶著這樣的心情,小賢終於放下擔憂,跟著輝翼踏入幽暗的洞中。

  潺潺流水聲不絕於耳,若不是沒有光線,恐怕很難想像腳下踩的是喝一口就足以喪命的汙水,潮濕的空氣和好似無止盡的道路,很快就讓人感到疲累。

  「已經走多久了?出口到底在哪呀?」洞穴因為長期的潮濕而長滿青苔,雖不至於寸步難行,但三不五時就讓人滑倒還蠻令人火大的。

  小賢整路就這樣嘟嚷著,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什麼怪事都有可能發生,他同時要注意腳下,又要確定輝翼是否走遠,要是不小心走丟,自己一個人待在這種鬼地方,恐怕會在發瘋至死。

  好在面對陌生的環境,輝翼也難得收起了那股衝勁,摸著牆壁小心翼翼的探索著,偶而像是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會突然叫出來,但結果總是讓人失望,很快的,他也開始不安了起來。

  「欸,小賢,我們真的有在往上走嗎?」

  「我哪知道……」

  「好像都是平路耶,嘖!又有叉路了,要往哪呀?」

  「我哪知道……」

  「……好吧,往這邊,不過還要走多久呢?」

  「我不知道啦!是你帶路的耶,自己想辦法啦。」面對輝翼不知所云的問題,小賢也不太想回答了,乾脆把問題全推回去。

  「喔……可是……好吧,繼續走。」

  就算在怎麼沒神經的人仍然可以聽出小賢語中的不滿,輝翼撇撇嘴,不敢再問下去,閉上眼開始回想張爺爺以前說過的故事。

  「穿過黑暗的通道,就能迎來曙光……黑暗通道就是指這裡吧,唉……早知道就去尋找上光梯的方法了,這邊好恐怖,怪不得張爺爺回來後會變成那個樣子。」

  「說不定全是他發瘋後產生的幻想呢。」小賢補上了一句,一半是出於懷疑,一半是為自己現在的遭遇找發洩對象。

  就這樣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很快就把時間拋到腦後。就在兩人幾乎忘了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的時候,一聲巨吼從身後不遠處的叉路口傳來,那種長而尖的叫聲,只要是這裡的居民都知道是什麼。

  「是巨獸!」

  輝翼和小賢同時回頭,望著他們剛才走過的路,這才發現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離開了小通道,來到另一處較大的通道裡,大小正好適合那些巨獸活動,從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中,他們知道現在跑回小路已經來不及了,巨獸會在他們進通道前攔截並吃了他們。

  「跑!」

  輝翼大叫一聲,拉著小賢就往前跑,幾乎是同時,一隻龐然大物從黑暗深處竄了出來,尖銳的牙齒狠狠往他們剛才所在地咬了下去,一陣難聽的撕裂聲後,地面被咬出了一道凹痕。

  偷襲失敗,巨獸發出不悅的嘶吼,閃著幽光的眼珠骨碌碌的轉動,尋找著逃跑的獵物,身上的毛髮因為憤怒而豎了起來,前爪不斷耙著地面,像是準備發起攻擊的野牛。

  看到巨獸蓄勢待發的樣子,輝翼和小賢都嚇傻了眼,如今他們就潛在離巨獸不遠處的流水中,動也不敢動一下,藉著流水的臭味蓋過他們身上的味道,只露出了眼睛,好觀看巨獸的動靜。

  這一刻,他們只覺得時間好似停止了一般,泡在黏稠的汙水中,讓他們幾乎要暈眩,好在這招似乎發揮了效果,巨獸揚起鼻子四處嗅了嗅,但並沒有發現他們,最後只好甩著細長的尾巴,識趣的離開了。

  在地獄邊緣走了一遭,當兩人從污水中爬起,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是望著對方不斷的喘氣,許久,小賢先從驚恐中回過神,一把抓住輝翼搖晃了起來。

  「夠了!我受夠了!我要回去,我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這……不行!」輝翼差點應和小賢的話,但很快就清醒過來,甩開小賢的手說:「好不容易到這裡了,回去還不是一樣會碰到牠們,不如到外界去,永遠和牠們說再見。」

  「外界、外界,繞了這麼久連個影子都沒有,而且又那麼危險,你還想繼續呀!」

  「不付出代價,就不會有收穫。危險越大,等到獲得時的榮譽感才越大呀,如果你要回去就先回去,但是,我是不會放棄的!」輝翼反過來抓住小賢,整個臉湊了上去,帶著堅定的眼神看著他,一時讓小賢無話可說。

  就在他們還在爭論不休的時候,幾滴溫暖的水落到了他們身上,他們同時抬起頭,當看到眼前發生的事,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爭吵也停了下來。

  在他們頭上,一道光柱從頭頂的洞口射進了洞穴中,那洞口中間是一個圓圈,外圍呈現放射狀,形狀就如太陽般。一股溫暖的水流自洞口流下,洗淨了他們身上的汙水,也帶走了所有疲憊。

  從前看到它的時候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如今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輝翼和小賢看傻了眼,許久才從喉嚨硬擠出話來。

  「是、是出口……」

  「嗯……嗯!」

  兩人都被那光線所吸引,也忘記了還在爭吵的事,慢慢朝著洞口爬去──

  「呀!」

  浴室裡,一陣尖叫傳了出來,讓正在做菜的媽媽急急忙忙從廚房探頭出來查看,只見女兒包著浴巾站在浴室門口,臉上還帶著飽受驚嚇的淚水。

  「怎、怎麼啦?」媽媽擔心的問,看那樣子,好像見到鬼一般,正要放下鍋鏟出來查看,女兒又發出一聲尖叫。

  「呀!蟑、蟑螂呀!在排水孔那邊,有兩隻啦!」

  聽到女兒害怕的東西,正準備要去拿醫藥箱的媽媽差點沒跌倒,兩手扠腰,哼了一聲道:「蟑螂而已,有什麼好怕的,打死牠呀!」

  「可是好噁心……呀!要爬出來了!」

  不等女兒叫完,一條略胖的身影就從她身邊閃了過去,只見媽媽兩手各持一只拖鞋,神情有如夜叉般,直接衝進浴室裡。

  「喝呀!看老娘的厲害!」

  啪!啪!

 

 

 

 

 

 

 

 

 

 

 

 

 

 

 

 

 

 

 

 

 

 

 

 

 

 

 

 

 

 

 

 

 

 

 

 

 

 

 

 

 

 

 

 

 

 

 

 

 

 

 

 

 

 

 

 

 

 

 

 

 

 

 

 

 

 

 

 

 

 

 

 

 

 

 

 

 

 

 

 

 

 

 

 

 

 

 

 

 

 

 

 

 

 

 

 

 

 

 

 

 

 

 

 




背包1、水袋1、磨刀石1、燧石與鐵片1、普通油燈1、燈油1、肉12、中治療藥水2。巨斧1、精製彎刀1、精製巨劍1。載重:46.5(輕)。錢:1574金4銀1銅。EXP:4400/LV3、戰勛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7442
 回應文章
傻里傻氣的兩小伙冒險記
推薦0


鎇狼逆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是......縮小版本的冒險王?XD"

一開始的感覺蠻不錯的,熱衷於尋找前往「上面」帶光之世界的路的小賢,還有與之唱反調一直只想留在居地的輝翼,兩個小鬼頭在亂打亂撞之下,單靠一個「勇」字(而且只有小賢有)、毫無計劃便上路,途中幾乎迷路還遇上怪獸......

最初,的確有從小賢身上看到那點「尋找上面的路」的熱情,不過怎麼到後來卻只覺得在看兩個傻小子在硬著頭皮冒險然後不幸喪生的故事呢?

很快的再翻一遍瞄到中後的部分,終於給我發現了--當他們一路平安無事的往前走,直到連小賢也漸漸感到不安!咦,不是輝翼比較不安才對嗎?怎麼從談話間看來,似乎他比小賢還鎮定。。。。。。角色性情倒換過來,那種不協調感把之前好不容易才帶出來的(小賢在)熱情地冒險的氣氛都冷掉了。

另外中途的真的只是過街老鼠吧-口-?有種只追了一會,還沒真的讓主角們受到致命威脅就已經跑掉了的感覺。

要是能利用兩個角色的性情間的互動,加上改善冒險中途的刺激程度並藉此帶出小賢無論怎樣也要到達「上面」的那種堅持,說不定就能好好演上一場生死猶關卻仍然堅持執念的尋(上)天路歷程吧。

這樣想來,似乎前面無論小賢他們有沒有「訪問」那位老人也變得無關緊要了......(汗)當然,老人也許是個不可缺少的存在,不過可不能跟小伙子搶風頭哦......XD"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115478
讀者感想
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對此篇 我的想法是

劇情取向對外界的好奇味道頗重 蓋過了執著的味道

至於熱情 專注 在此篇我感受不到

個人建議 若加強執意要去的意念 想法 理由

執著的部份也許會更顯突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9873
讀後心得
推薦0


yagamisata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初見這篇文時,我最先想到的,是發生了什麼災難,所以部份人類被埋在地底嗎?再往下看,我又開始懷疑,人類既然能在地底黑暗的空間裡生存,那麼,造個梯子應該不難,於是,我的懷疑再度轉向,外頭是不是有什麼可怕的病毒,例如電影「我是傳奇」那樣的變異。

  隨著劇情流程,作者漸漸帶出主角對外頭世界的好奇與想像,但是,由於作者未於心理方面多加描寫,所以讓我對這份執著有所疑惑,到底,是單純的想知道外頭是何模樣,還是不甘心放著傳說中的「伊甸園」美好不顧,又或者,僅是一種食物的需求?

  我想,應該是每個都有可能。

  直到主角們在張爺爺那尋得秘道後,耀翼和小賢兩位於黑暗中的爭執,挺像一回事,我想,作者安排小賢這角色,是要用來對與耀翼的執著作為對比,但,小賢的表現雖在合理範圍,但卻少了絲歇斯底里,以及毫無理智的怪罪。

  不過,這也許是兩人初入黑暗,加上多年知交的緣故,所以小賢的態度柔軟了不少。

  結局也相當的出人意料,居然是兩隻蟑螂......還是剛見天日就被擊斃的蟑螂......

  PS.我不是要故意找梗,但我想說,蟑螂會飛,而且牠的腳有上有種可以使牠們吸附在牆上、各處的絨毛或是倒鉤,所以,牠們其實可以自己爬上那個光柱洞口的。

  最後,強烈建議作者,可以在心態上多加描寫,雖說過度描寫容易使人難以閱讀,但適當描寫則會帶來正面效果,甚至能讓讀者產生共鳴。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9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