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功課活動總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功課一‧04 盡頭 白衣女劍少‏
 瀏覽897|回應4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盡頭

「妳的願望是什麼?」
「我要從這裡走到路的盡頭!」

無情的風,肆虐著村莊各地…
稻田裡的稻穀倒了…
辛苦搭建的屋子毀了…

看著村莊裡的房子,總是被遠處颳來的強風吹倒,村民日日愁眉不展,女孩中心覺得非常不忍,因此從小立志要把遠處的風擋起來,帶給村莊永遠的寧靜。

她收拾好行李,踏出村莊,獨自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村民看著女孩的背影漸漸消失於邊際,輿論式的嘲諷就越來越大。

「笑死人了,說什麼要把盡頭的風給擋起來,怎麼可能啊?」
「就是啊!以為她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真的去了!」
「真是丟死人了,幸好她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些話,女孩當然聽不見,因為她早已走向遠方…

獨自走過街道,走過巷弄,大家對於女孩孤身一人的旅行感到好奇,紛紛投以關心的目光與口語詢問女孩。

「妳從哪裡來?」
「我是從依利山下的村莊來的。」
「要往去哪裡呢?」
「我要往風吹來的方向前去。」
「風吹來的方向?為什麼?」
「家鄉的房子總是被盡頭吹來的風吹壞,所以我要到路的盡頭,將風擋起。」

聽完女孩的回應,路人們都在心中暗自竊笑,怎麼會有人這麼無知?居然想走到盡頭將風擋起!怎麼可能會有盡頭?難道她不知道地球是圓的?世界有多麼大?路不只一條,哪有可能真的會有什麼盡頭?居然還妄想把風擋起來,要怎麼擋呀?

「問者」,用著不以為然的眼神看著女孩…
「女孩」,以天真、認真的態度看著他們…
因為她深信只要到了盡頭,就可以有辦法可以擋住風。

一路上,女孩走過無數個村莊、港口以及國家,大家總是問:「妳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女孩也總是不厭其煩的回答大家的問題,她不認為自己做的事有多麼偉大,卻驕傲得面對眾人訴說她的理想,路人們不斷的在女孩的身後嘲笑著她那荒謬的行為,甚至有人覺得女孩很可憐,不該這麼被嘲笑。

「妳是不可能走到路的盡頭,因為路根本沒有盡頭!別再繼續這種沒有意義的事了!快回家吧!」

即使有人告知女孩,更要她停止這無聊的舉動,女孩卻始終沒有因此而停下她的腳步。
  
  

**********************************

  光陰似箭,女孩出走村莊已有兩年,這期間,女孩不斷的往前走,風往哪裡吹過來,她就逆風而行,即使面對不少人的嘲弄,她始終不曾放棄。時日久了,女孩開始思考…

風,明明來自盡頭…
為什麼路卻沒有盡頭?

  女孩一面思索,一面行走,即使心中有再多的疑問,也不曾停下那滿是問號的腳步,只是心中多了茫然。

難道路真的沒有盡頭?還是自己走錯路?但風確實從面前吹襲而來!

  女孩離開村莊的時間越長,與村莊的距離就越來越遠,日子久了…

路人們不再憶起曾經嘲諷的女孩…
村民們也逐漸遺忘那曾經走出村莊的女孩…

沒有人記得女孩的長相…
沒有人記得女孩的願望…
沒有人記得女孩的存在…
女孩就像消失在所有人的記憶裡,形成一種若有似無的存在。

  踏入寂寞的途徑,踏上尋找盡頭的路,開啟逐漸《被遺忘》的人生,女孩忘了回村莊的路該怎麼走,忘了自己曾經走過哪些地方,不知何時,村莊在自己的記憶中開始呈現模糊不清的影象,只記得自己要到盡頭,擋住來自盡頭的風。

  首次停下腳步,回頭望著自己曾經走過的足跡,她究竟走了多久?女孩呆呆的愣了一下,她再次向前走,只是眼神多了一層薄薄的質疑,不再像當年離開村莊時那麼堅定與認真。

「真是可憐的孩子!一個人獨自出來旅行,還想要到盡頭擋風,神啊!請給予這孩子指引,將她導回應該走的正途!」

  無意間發現有人不斷在她身後替她祈禱,神?真的能給予她指引嗎?女孩走進路旁的教堂,望著十字架上的神,訴說著自己的質疑與願望!

  「神啊!請告訴我,我的想法錯了嗎?為什麼大家總是說這是不可能的事?難道路真的沒有盡頭?風真的擋不起來?風總是破壞我居住的村莊,難道我的想法錯了嗎?我的做法錯了嗎?」

  女孩沉靜了許久,等待著神指點她迷津,但十字架上的神沒有給予女孩任何的指示。她失望了!為什麼路人都希望神給予我指點,神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連神都不想理會她嗎?

  女孩步出教堂,垂頭喪氣的繼續往前走,她覺得邁出的腳步越來越重,質疑著風吹來的方向是否真的是盡頭?她走至港口,漁船上的人看到她,以為她想當順風船,因此熱情的表示願意讓她搭乘。

  「妳要上哪兒去?我順道載妳過去!」
  「我…我要去盡頭!」女孩既小聲又沒自信的說出想去的地方。
  「盡頭?喔!沒問題!那妳上來吧!」
  「真的嗎?你真的可以戴我過去嗎?」
  「上來吧!」
  「好!真是非常謝謝你!」

  對跑船人說的話感到非常驚奇,在那一瞬間,女孩眼神再度亮了起來,第一次遇上沒有恥笑她、沒有用怪異眼神看著她,甚至還願意帶她去盡頭的人,女孩心想,這就是神的指引嗎?她興奮的踏上漁船。

**********************************

  「你知道盡頭在哪裡嗎?」
  「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為什麼還說要帶我去盡頭?你根本不知道在哪裡不是嗎?」
    「妳所謂的盡頭,是指哪裡的盡頭呢?海的盡頭?路的盡頭?還是國家的盡頭?」

  「有分別嗎?盡頭就是盡頭不是嗎?」
  
「當然有分別!活了這麼多年,我去過不少的盡頭,像小時候,我常從被巷子口追打到巷子尾,那是一條死巷子,我無路可走,只能默默的被挨打,跑船那麼多年,從國家頭跑到國家尾,跟無數的人做生意,有時還碰壁,一毛錢也沒賺到,這些年來,我去過的無數個盡頭,這些盡頭對我而言,都有不同的感觸,都具有不同的意義!」
  
「什麼意義?」

  「小時被追打至巷尾的盡頭,是證明我太軟弱,不夠強壯!跑船碰壁的國家盡頭,是證明我的對各地人民風俗民情不夠瞭解,但這些挫敗並沒有讓我失志,反而讓我越挫越勇!」

  聽完跑船人的話,女孩才發覺,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的盡頭,那自己要去的盡頭到底是哪一個呢?

  「原來盡頭有這麼多!」
  「女孩!妳去盡頭做什麼?」
  「我住在依利山下的村莊,村莊裡房子總是被盡頭吹來的風吹倒,我想到盡頭,把風擋起來!」
  「把風擋起來?妳不覺得這樣風就太可憐了嗎?」
  「可憐?哪裡可憐了?它可是破壞我的村莊最大的兇手耶!」
  


  知道女孩思想單純,跑船人不斷的與女孩對話,想瞭解女孩最深、最真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也許妳覺得風破壞妳的村莊是非常萬惡不赦的,但妳可曾思考過,也許是村莊裡的房子不夠堅固?或是村民做了什麼讓風非常憤怒的事?」
  
「沒有!」
  
「走過這麼多的地方,妳可曾發現,有人跟你一樣怨恨著風!」
  「沒有!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大家都可以這麼包容?」

  「對妳而言,風,也許是可怕的,只會破壞一切,但對其他人而言,風卻是生活上最大的幫手。」

  聽著跑船人對風的敘述,女孩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風那麼可怕,怎麼可能會是生活上的幫手?

  「很意外是吧!妳想想看,如果沒有風,那麼如何在炎熱的天氣中找尋一絲涼意?如果沒有風,那麼晒在外頭的魚,幾時才會變成魚乾?如果沒有風,那麼有些植物的種子就無法順利繁殖下去,最後只能乖乖等死,沒有風,是多麼不方便的一件事呀!」

  跑船人舉起手指向某個方向,女孩放眼望去,看到一座非常大,用四片大扇子組合起來不斷旋轉的東西!

  「看到那個了嗎?妳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不知道!」

  「那叫做風車,這個國家的風勢非常強,在許多年以前,這裡的人民也總是遭受狂風襲擊所苦,但是後來他們克服了!」
  「克服了?怎麼克服?風又看不見,也抓不住,只能用擋的不是嗎?」
  「是的!但這裡的人民並不是把風擋起來,反而利用這強勁的風,來創造一些東西!」

  「創造?怎麼創造?」
  


「妳現在看到的風車,就是這裡的人民利用風而發明出來的發電機!風勢越強,風扇的葉片轉動的就越快,那發電機就不斷的在發電,這裡的人民,利用大自然的風,發明出不用任何會製造汙染燃料的發電機。瞧!這片土地是多麼美麗,天空是這麼蔚藍,河水是那麼清澈!也許在妳的童年,風是非常可怕的,但妳現在也看到了,風給予我們這麼多的幫助,妳不可以以某些負面的影響來推翻它賜予我們的好!」

  跑船人的一襲話,推翻了女孩對風的偏見,原來風也可以有這麼多的幫助,為什麼她以前始終沒有發現這一點?過去曾經嘲笑她的路人,是否因為她的無知而暗自竊笑!

  女孩不知自己是不是應該繼續往前走,現在的她才真正明白,自己的做法是多麼可笑,多麼無意義!支持女孩前進的動力在剎那間快速瓦解。

該往前走嗎?
要走至何方?
該回頭嗎?

回家的路早已遺忘!許久,女孩不曾再口開說話。

船始至終點,女孩下船,踏著美麗的土地,呼吸新鮮的空氣,但心情卻輕鬆不起來,女孩走在陌生的街道,看著遙遠那端的風車,腦袋一片空白!突然,聽見一陣相當清脆悅耳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她往聲音的方向望去,是風鈴!風的吹拂居然可以製造出如何悅耳的鈴聲!走至街尾的公園,看著樹葉因風的吹拂而發出沙沙的聲音,感覺似乎是風正與公園內的植物悄悄對話!

風,原來也可以這麼溫和!女孩靜靜的站在公園裡,感受風吹拂在她臉上的感覺,閉眼沉思著以前走過的路,曾經理所當然以為的感覺。原來,她只看見風的缺點,卻忽略了風的優點,風,應該很傷心吧!

深思了一下後,女孩再度起身,走至碼頭看著跑船人,充滿感激的對跑船人表達心中的感激之意。

「非常感謝你帶我到這裡來,也非常感謝你告訴我那麼多關於風的事情,若沒有你,我恐怕還陷於矛盾的迷思中,我想,我已經明白,我為什麼要到盡頭去了!」

「妳還是決定要去盡頭?」
「是的!非常感謝你!」

話語方落,女孩便轉身離去,跑船人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回想著女孩再次與他面對面的眼神與方才搭船時那混淆不清的眼神截然不同,他看得出來,女孩已找到心中的答案,即使再被路人恥笑,相信她也不會再度迷惘!

**********************************

  女孩再度踏上尋找盡頭的路,她的心情快樂了,步伐輕快了,因為她找回出走村莊時的感覺,但心中對風不再帶有怨恨,反而心存感激!

  女孩再度走過無數個村莊、港口以及國家,相同的對話也不斷的重覆響起!

  「妳從哪裡來?」
「我是從依利山下的農村來的。」
「要去哪裡呢?」
「我要往風吹來的方向前去。」
「風吹來的方向?為什麼?」

  「我要感謝它給我們帶來這麼多的方便,要是沒有它,我們的生活也許會更困苦也說不定,而且我還要告訴它,過去我是多麼的無知,對它的怨恨是那麼沉重,我想走到盡頭,親自為我的無禮與無知向它道歉!」

  語畢!女孩便再跨步向前,即使路人始於不斷的在女孩的身後嘲笑著她荒謬的行徑,但不管路人再怎麼嘲諷,女孩不再有所迷惘,依舊開心的邁步前去,她不再覺得寂寞與孤單,因為她找回最初的悸動!

  不知過了多久,輕快的步伐緩緩放慢,烏黑秀麗的髮絲逐漸轉成銀白,女孩老了,沒有年輕時的體力持續快步的往前走,但,卻沒有因疲累而停止腳步,雖然速度變得緩慢,但期望見到盡頭的願望那一刻依舊沒變!

    行道樹上的綠葉漸漸轉黃,從樹上凋零而落…
風,迎面而來,將落葉吹離大樹旁…
吹拂而來的風,將眼前的應的有茂密生氣,悄悄帶離…

女孩看著眼前幾近荒蕪的山丘,感受著不一樣的風,原來在沒有生氣的地方,少了樹葉的共鳴,少了花朵的伴舞與香氣,風吹拂而來的感覺這是這麼孤寂。

女孩停下腳步,感受著風吹襲在她身上的感覺,她放開心胸,想像著風從她身體穿越而過的那種感覺,沒想到竟是那麼淒涼,心中不自覺的有股莫名的悸動!胸腔有種微微刺痛的感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睜開眼睛,往山丘的上方前去,越往上走,景色越是荒涼。風都是從這些荒涼的地方來的嗎?

女孩繼續往上走,她發現前方已經沒路了,在前方,只有一處斷崖,斷崖旁邊的地方有一棵只殘留幾片葉片,幾近光禿的老樹,女孩站在沒有路的斷崖上,由高處俯視而下,人、田、屋,竟是那麼的渺小。

風,從沒有前路的地方來,朝向未知的地方而去,原來,這裡就是盡頭,我終於到達了這裡,這就是我找尋一生的盡頭。

「風啊!請原諒我年少無知,曾經對你的誤解是那麼的深!」
「風啊!我要感謝你帶給大家帶來這麼多的方便,若沒有你,大家的生活就不會這麼便利,這麼幸福!」

風,在女孩的耳邊低鳴,似乎正回應著女孩對它的愧疚與感激,似乎在對女孩訴說著自己長久以來不為人知的心事。女孩無語,靜靜聆聽風所傳達的聲音,俯身坐至大樹底下,將大樹作為自己身後的依靠,閉上眼睛,緩緩睡去…。

在女孩最後的人生中,她沒憶起最初的故鄉,她沒憶起曾經走過的地方,甚至連跑船人的臉龐也模糊不清。她忘了路人曾經是如何恥笑她?她也忘了跑船人曾經給她的努力與鼓勵,腦海中是一片空白,耳邊只依稀想響起…

妳從哪裡來…?
要往哪裡去…?

女孩一生最常聽見的言語,伴隨女孩的終身!她從不曾後悔過自己的決定,雖然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但最終,她如願了!她終於抵達用盡一生不斷尋找的盡頭,同時也走到了自己人生的盡頭…

風,在耳邊低吼…
路,已走至盡頭…
樹,佇立在那…

靜靜看著女孩…
一個人走…




背包1、水袋1、磨刀石1、燧石與鐵片1、普通油燈1、燈油1、肉12、中治療藥水2。巨斧1、精製彎刀1、精製巨劍1。載重:46.5(輕)。錢:1574金4銀1銅。EXP:4400/LV3、戰勛6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7431
 回應文章
風的盡頭             是虛無?
推薦0


鎇狼逆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開頭給人的感覺,這是一篇為了擋風而追風的童話故事。

女孩為了村莊的緣故,跑遍世界各地尋找風的盡頭,要將風永遠阻隔遠離村外。





可是到中段時怎麼突然話風一轉,變成女孩失去忘卻原意,然後不知怎地變成尋找風為了向它道謝,而且女孩還死掉 囧!身為讀者的某狼頓感無力(汗)

--女孩果然還是小鬼頭,那份執著與熱情還未夠!(?)

還是讓她乖乖去向永無盡頭的風先生拜師學藝吧?



咳,開玩笑到此為止......

其實這個追風的童話蠻有意思的,不過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作者的毅力不夠,還是小女孩實在過於亂來(連地圖也不帶?),以致女孩在隨風行走多年的路後,不但理性上迷了路,連感性上都迷了路,結果收制不及,要以一死謝罪。。。。。。(嚇!抱歉,又搭錯線了)

小的雖然覺得文章就像小女孩迷路一樣,有點散亂,可還是看到了故事帶著某些不錯的元素。從開頭風破壞小女孩住的村莊、小女孩決定追風開始,小女孩被人恥笑卻不肯停下腳步,途中遇上為她解困的漁民,開闊視野的小女孩繼續上路......等等。

尤其在漁民一段的對話,要是能利用裡面談論的元素將之與故事重新整合一下,會不會變得更加有趣呢?

童話故事其實是將哲學性的思考內容化為故事,就像甜點一樣,是一整塊糕點被製作轉化成甜甜的美味,而不是在平淡無味的糕點上倒糖漿撒糖粉......呃,小的並不是說上面的糕點本身沒有甜味,不過裡面還滲入了些許帶著還未轉化完全的苦澀、未知的奇怪味道的配料......

雖然小女孩(還是老女孩?不知她過了多久才死去)失去生命,不過作者的寫作故事還是可以繼續延續下去--(這句話可以無視XD")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115442
或許這就是人生吧
推薦0


naafk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追求著問題的答案離開熟悉的地方,離鄉背井的執著在一開始表現的很明白。

整篇文有許多地方都帶著一些哲學和人生道理串連

雖然不是什麼深奧的理論卻也讓人回首細思,有幾許童話的意味,蠻適合國小學齡的讀者觀看

不過,從開頭的執著到後頭的結尾,事情的轉折有些弱勢,這卻也給了人一種,會人生尋找目標會應各種原因退而求其次,只要結果或是理由能接受即可的感受

整體而言,沒有熱情的成份,執著則是有的,雖然沒有走到風的盡頭但是人生的盡頭倒是抵達了

或許人生就是如此……莫名的有股無奈感升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90469
請不要太難過
推薦0


killban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或許這樣說有點殘忍.但是就像我小時候的無趣電視裡常演的兩代衝突中常用的對白:我不想再聽你說什麼大道理了(通常伴隨著小孩氣沖沖的甩門甩書包之類的動作)

人都會說大道理 也都不喜歡聽大道理 這有點矛盾 不過人就是這樣

所以通常我們會認為說大道理沒什麼了不起 要說小道理才是厲害 (如同棋靈王說棋道的最高境界是深奧幽微 不是說深奧巨大吧.)

這篇很正面很好,不過要說缺點,就是不夠深奧幽微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90274
讀者感想
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對此篇 我個人覺得

劇情開頭是女孩要找到可以擋住風的那個盡頭

但中間因他人想法的影響下 動搖了擋風的念頭

後頭則以女孩找到死了做結尾

因而有一種破了念頭(破了原先為擋風而出發的那個執念) 結局虛掉的感覺

也就是說 雖然女孩有繼續執行找盡頭的行為 但原本擋風的出發點斷了

感覺上像看似完整的蛋 有殼卻沒有蛋白 蛋黃

雖然有增添理由取代擋風的部份

但這對讀者的我來說 劇情已經讓我好奇女孩是要怎樣擋風了

結果後面生變 難免有落空的感覺

至於熱情 專注 感覺不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9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