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功課活動總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功課一‧03 仇 夜曉‏
 瀏覽667|回應4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秋風帶著陣陣涼意,吹散了些許的楓葉。

楓葉飄落在地,明葉在楓樹林裡舞著劍。

他的長劍隨意揮灑,把葉子當成練習對象,時而揮砍,時而削切。

正當他專注的練習時,有名女童頂著花環向他直奔而來,她甜甜的說:「哥哥。」

明葉見到慌忙的丟下劍抱住她:「小玦小心點。」

明葉他手忙腳亂的抱著小玦,而現在的她把頭上的花環拿了下來。

「嘿嘿。」小玦喀喀笑著並它放在明葉的頭上,用那稚嫩的聲音說,「給。」

「小玦做的嗎?哥哥很高興喔。」說完還胡亂摸了小玦的頭髮。

「高興。高興~~」小玦拍拍自己的小手高興的說著,見到小玦高興的笑著,明葉也莞爾一笑。

遙望著那澄紅的天空,眼看天色已經不晚了,就牽著小玦的小手回家去,在路途上小玦高興的大幅擺動手臂,他們嘻嘻哈哈的走在草皮上。

他們嘻鬧的走回家去,一回到家,他就看到爹與娘站在門口臉上的神情十分擔憂,他心裡大呼不妙,低頭看著小玦,吞一口唾沫鼓起勇氣向前走。

「爹…娘…我回來了。」明葉怯怯的說著

「回來了?你還知道知道要回來,居然一聲不吭的跑出去玩,難道你都不會告知的?」

父親一看到明葉兄妹回來,起先是鬆一口氣,但發覺不應該這樣,就故意板起臉孔凶巴巴的訓斥著明葉。

而偷偷出來的明葉自知理虧就默默的聽父親的訓斥。

但就在這時候,小玦被父親那大嗓門給嚇着了,她淚眼汪汪,淚水在眼珠子裡打轉,抽抽噎噎的就快要哭了出來。

三人見到小玦的樣子,就趕緊安慰小玦。

「噯,小玦乖乖喔,父親沒有責備哥哥啦。」

父親暖暖的說著,一邊說還一邊把小玦給抱了起來,嘴裡還不停的說著『我們來玩飛高高好不好?』等哄小孩的話語。

母親摸著明葉的腦袋,她說:「都這麼大個了,出去也得說會,我還以為你們……」沒說完就搖搖頭,繼續說,「沒事,以後注意點就好了。」

雖不知道母親在擔心什麼,但是自己先做錯事,所以就低聲的說:「下次我會注意的。」

「那就好,走吧明葉,我們來對練。」

父親拿著劍,一臉笑嘻嘻的,而明葉則抱怨的說:「啊?不要啦,我剛剛在樹林裡練過了啦。」

但是父親根本不聽明葉的報怨,一把拉住明葉就往裡面推。


夜晚,明葉總覺得父母親今天的狀況好樣有點奇怪,連晚餐的時候都有點心不在焉的,覺得煩惱,明葉究重棉被裡爬出來,打開房門看著外面。

晚上的天空高掛著月亮,明葉偷偷的溜出房門,走到外面想要出去散心。

當他經過父母的睡房時,聽到裡面嘈雜聲,不時還有物品翻落的聲音,他不經停下腳步,輕聲的說:「爹?娘?」

才剛說完,房門就框啷的打了開來,明葉有點緊張的踏了進去。

一進房間,就看到父親倒臥在地,地上留滿了的鮮血。

「爹!」明葉不敢置信的跑到父親身旁,探了他的鼻息,發現他還活著,就鬆了一口氣。

他望著一動也不動的父親,臉色死白的喃喃自語:「娘…娘呢?」

他進來就只看到父親,沒有母親跟小玦的身影,茫然的望著四周,雖然房間昏暗,但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最終他還是找到了她們的身影。

母親背靠在外面蜷曲在角落。

心裏有個不祥的預感。

明葉用顫抖的手碰觸著母親,發現她沒有反應,再次的搖著她的身子,還是沒有反應。

他說:「母…母親妳嚇着我了,別鬧了。」他一廂情願的認為這是一場惡作劇,但是他母親還是沒有反應,明葉咬著牙猛力一推,她就被推開來了。

『喀咚』發出沉重的聲響,她的身子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動也不動,眼睛也睜個大大的。

「母親?」

不管明葉怎麼叫喚,她就是沒有回應,明葉抓著母親的手臂,那手臂僵硬又冰冷。

明葉嚇到倒臥在地,當手碰到地板的時候發覺到自己的一陣濕涼,抬起手一看發覺整個手掌都被紅色的顏料給染紅,那是血,那是母親的血。

他被這一幕嚇到說不出話來,就在這時候,他的身後有個黑影擋住了那微弱的月光。

那個人驚愕的說:「嗯?這裡還有人嗎?」

明葉聽到聲音就反射性的回頭一看,房門外站了一名大漢,他還不知道明葉就在房內,他四處的探尋者。

那名大漢還握著大刀,刀上沾滿了鮮血,明葉瞪大雙眼,就算他不說也知道這刀上的血是誰的。

當大漢要走進房門時,他聽進房內有沙沙的,他回頭一看,小聲的說:「父親?」

明葉的父親咬著牙,神色複雜的看著明葉,為什麼要擺出那個表情,他不曉得。

父親他對明葉擺擺手嘴裡含著鮮血糊糊的說:「從後門逃走,快點。」

明葉聽到之後,就抓著父親的手臂想要一起逃走。

但是他卻掙脫明葉的手:「別管我了,快點逃,別被發現了。」

「但是!」明葉急急的說著

「沒但是了,我自己的身體難道我還不知。」他知道自己傷勢嚴重,正處於回光返照的階段,他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一點,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一把抓住明葉冷冷的說。

「明葉答應我,別報仇了,這事是我們先不對的,不該報仇的。」

明葉不懂父親的話,想要上前詢問,就在這時,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於是他著急的說:「快走。」

「但…」明葉還沒問為什麼別報仇,也沒問到底是誰殺了他,雖看了面容但卻不知道是誰。

可對方沒有給他們遲疑的機會,見到明葉還是不動,被逼急的父親拿劍抵住自己的脖子:「還不快走,難道你要我死在你面前?」

「父親!」

「還不快走!」

瞧劍在父親的脖子上留一條血絲,知道他是認真的,雖不願意但也不希望父親死在自己眼前,明葉就咬著牙往後門跑。

他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當他回過神來時,發現離家已經很遠了,他猛然想到。

「小玦呢?」小玦不見了!

他只顧自己逃跑,完全忘記家裡還有小玦。

不…不會的,現在還來得及,他憑著記憶跑回家裡,卻發現家早已被大火灼燒,面目全非。

他在殘骸中尋找著,在廢墟裡找到了父母的屍體,他抱著一絲希望瘋狂的尋找著,想要找出小玦的身影,最後,他在衣櫃的一角裡找到了小小的焦黑的屍體。

為什麼會這樣,他不明白,小玦還很小,還沒長大就這樣死了,就因為自己只顧著自己的生命,沒有保護好小玦,才會這樣……

他想要報仇,但是他腦袋充斥的是父親要她別報仇的話,但為什麼不知道,他就在這廢墟裡呆愣的站著。


***

一年後──

「框啷」一聲,沉悶聲音從巷弄裡傳了開來。

有名男子倒臥在攤販上,前方有位少年冷冷的注視著他。

「你知道這個人在哪嗎?」那位少年也就是明葉左手握著劍,右手拿著一個人的畫像,他淡淡的說著。

那張圖是他憑著自己微薄的記憶,去找畫師畫出來的。

他找了一年多,終於找到兇手的形蹤了。

站再他面前的男子一看到他手上的頭像就跑掉了,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於是明葉就追了上去。

「我不知道他在哪!就算知道也不會跟你說。」男子惡狠狠的說著。

「哦?」聽到這句話就更加深自己的猜測。

他舉起劍,淡淡的說:「說出他的形蹤,不然……」

他往旁邊的菜攤一劈,攤子被劈成兩半,明葉恐嚇的說:「你就會向這攤子一樣。」

「呸!少說大話了。」

男子吃痛的站了起來,見到自己逃也逃不掉,就提著刀朝明葉揮砍。

路過的人見到兩人要相殺,也不想被波及,都嚇的倉皇逃逸。

明葉見到對方的攻勢,就往後挪一步,而左手反握著劍,冷然一劈。

【秋楓落葉】!

完全無視對方的斬擊,硬是吃下這一刀,並挑掉對方的刀,對方的刀就像是落葉一般,毫無反抗的掉落在地。

明葉冷哼一聲,面容滿帶不削之意。

見着他的表情,男子不禁耳赤。

他抄起地上的刀,『阿』的一聲,奮不顧身繼續往明葉一砍,刀被擋下,就繼續砍,他黏著明葉的劍猛力攻擊。

擋招檔到心煩的明葉,『嘖』的一聲,趁對方馬步不穩的時候,掃了他的大腿,男子吃痛的跪在地上。

此時,明葉把劍抵在他的脖子上。

「我不想跟你廢話,說則活,不說則死,你選其一。」

見到是最後通告,男子咬著牙輕輕的說:「────」

得知了仇人的住處,他頭也不回的離開城市,往林內邁進。


「我回來了。」

走到一間破舊的茅草屋,房門『壓』的應聲打開,就把劍放在桌上喝起茶水來。

「又惹事了?」房內出現了一名跛腳的老者,他皺眉看著桌上的劍。

「不干你事。」明葉把茶杯放在桌上,抄起劍放回腰際淡淡的說。

「什麼較不干我事,你是我撿回來的。」老者氣憤的拿拐杖預作要打明葉。

明葉閃了過去,見着明葉的態度,又更他生氣。

「還躲,你這小兔崽子,沒了我你還活得成嗎?」老者氣的差點岔不過氣。

明葉見狀只得低聲的說:「老爺子,是我不對,別生氣了。」

剛來這城市,就因為不小心惹惱的某位少爺,在一陣口角之下打了起來,但那位少爺仗着人多勢眾,就把明葉打的半死。

路過的人又驚怕少爺家世,都不上前幫忙,把明葉當成空氣,看都不看一眼。
跛腳的老爺子經過之後便把明葉給救走,老爺子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不為過。

老爺子氣的哼了一聲,作勢要往房門內走去,明葉機伶的扶著他進房間。

最近老爺子的身子骨不好,又被氣着,身體著時不好受。

當他坐在榻上時,一把抓住明葉的手臂。

「老爺子?」

「你…現在該不會還想著要報仇吧?」

他睜大那應老而混濁的雙眼,明葉笑著說:「您老又猜錯了,我沒想過要報仇。」

聽到明葉的話,老爺子喃喃的說:「那就好…那就好…」

在被他收養的時候,明葉就有把家境因素說給老者聽,但聽到報仇二字,老者十分的反感,甚至叫他不要報仇,說什麼報仇不好等等的話,但明葉都沒有聽下去,畢竟滅門之仇不共戴天,哪有說放就放的。

說謊固然不好,但基於善意,明葉還是騙了老者。

他躺在草皮上仰望藍天,感受涼風的吹拂,報仇啊……

這事明葉想了很久,但還是搞不懂不要報仇這件事,為什麼呢?

正當他沉思的時候,有個孩子湊了過來。

「明鋒怎又跑來了。」明葉做起身子看著年幼的小男孩。

「嘻嘻,來找大哥哥的。」小明鋒笑嘻嘻的說著。

明葉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小孩,只知道他很愛在這玩耍,當他看到明葉在這裡時,就會湊過來。

「來,給。」明葉笑著把放在胸前的糖葫蘆第給明鋒,明鋒高興的歡呼。

「大哥哥真好,比爹爹還要好。」

「嗯?怎麼說?」難得聽到明鋒說自己的父親,明葉好奇的問了問。

「爹爹小氣,不讓我出去玩,我每次都偷溜出去。」明鋒氣鼓鼓的說著。

「那你娘親都不管的嗎?」明葉不解的問。

聽到這句話,明鋒有點沮喪的說:「我…沒有娘親。」

察覺自己說錯話,就摸摸他的頭說:「這樣喔,那我以後都陪你玩好不好?」

「真的嗎?那以後都要陪我玩喔。」

伸出小指,小明鋒高興的說著,明葉微笑的回勾小指頭。

當太陽西沉時,小明鋒發現自己玩太晚了,於是他就三步併兩步的跑回家去。

臨走前還對明葉揮揮手,看著小明鋒走遠的身子,他想說要是小玦來到這裡,他就會多一個玩伴吧。

可惜小玦早就死了,那麼小,還沒長大成人,就這樣被燒死了。

想到這事,就讓他心痛,咬著牙,他握著劍,走向目的地。

***

冷冷的看著眼前的草屋,裡面有微弱的燈光,可見人還沒睡,他輕輕的壓著門,把門打開。

輕輕的,他走進屋內。

腳踩一步,木板就「壓」的一聲,他盡量輕手輕腳的走進有著燈光的房間,正當他要進去時,房內忽然傳出一個沉悶的聲音。

「是誰?」

那個聲音他永遠都忘不掉,那是滅門仇人的聲音,他雙腳邁進去,冷冷的看著他。

那名大漢看到他的臉,面容有點抽蓄,但一下子又恢復過來。

他說:「就是你吧,把我朋友打傷的人。」

明葉聽到之後就冷哼的說:「就是你吧,一年前殺我父母跟妹妹的仇人。」

他臉色微微一變,停滯一下緩緩的說。

「是我沒錯,但我沒有殺你妹。」

「你屁!要不是你放火,我妹會死嗎?要是你看到我,你也會殺了我吧?別說風涼話了,我父母人那麼好,為什麼要殺他們。」

明葉咬著牙恨恨的說著,他不明白,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沒了,原因?為何?他都想要知道。

「原因?現在說有何用?就算說了,你也不相信吧?」

明葉用顫抖的手握著劍,他把劍抵在大漢的面前,冷冷的說:「沒錯,你就要死了,說在多也沒用。」

他往前揮砍,但沒想到坐在蓆子上的大漢從袖子裡飛出一把匕首,明葉見狀,頭往左一偏,但是右臉頰還是被匕首擦到。

明葉呼吸急促的看的釘在牆上的匕首,要是沒躲過會怎樣?

沒有人回答,忽爾,大漢伸出握住拳頭,他說:「這裡窄了點,我看到外面打如何?」

「什麼?」

話與未畢,明葉就吃了一拳被打了出去。

「嗚嘔!」明葉半跪在地,一手捂住肚子,一手緊握著劍。

劍不能鬆,鬆了就會輸!

【燕迴】!

明葉忍住痛楚,他的劍就像燕子的速度一樣從拔刺而過。

他利用手腕的力道,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飛撲而過,握緊劍炳不讓他飛出去,咚的一聲,他拉近與大漢的距離,猛力一揮。

大漢下意識的用右手去檔,劍輕輕的劃過,細細的血絲劃過大漢的右手手掌。

再劃過的那一瞬間,明葉往後退了一步。

他微微一笑,冷然的看著因劇痛而面部表情扭曲的大漢。

「你!」

大漢氣的大吼,袖裡劍飛了出來,『鏘』、『鏘』兩聲,匕首被明葉的劍給打落。

大漢的右手以廢,袖裡劍也被打落,明葉冷冷的說:「這麼輕敵可不好,我這一年可不是白活的。」

「是啊,我也沒說我輕敵!!」

大漢一吼,左手握拳,衝向明葉,明葉瞳孔一縮,自知危險,於是就按住手上的劍。

【秋楓落葉】!

掃盡前方所以事物,明葉劍尖一揮,切斷了要往明葉揮去的左手,左手其根切斷,鮮血狂湧,大漢吃痛的大吼,明葉更是不可置信的看著。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如此容易,如此容易的殺了他,他真的是滅族兇手嗎?手握著沾滿鮮血的刀,手足無措的不知怎麼辦。

眼褚瞪著大漢,喃喃的說著,忽地,他想了起來。

他揪住大漢的衣袖,大聲吼著:「為何要滅我全家。」

大漢滿身冷汗,咬著牙冷冷的說:「你真想知道?那就仔細聽來。」

明葉鬆下手,大漢則吃痛的把右手壓住斷臂處。

他冷哼的說:「你的父親殺了我妻子。」

「你騙人!」明葉大聲的吼著。

「這是事實,十年前我家遭逢劫難,有一群人到我家偷東西,家丁把他們趕跑,他們不甘心,就上前來尋仇,就在我外出當晚,父母親被棍棒活活打死,當時的老大就是你的父親。」

「不…不可能的,父親人那麼好,怎麼會殺人。」

「那也只是表象,就算現在改邪歸正又怎樣,殺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想你應該也知道,因為…就是我親手毀了你的家。」

大漢臉色慘白的笑著,明葉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該殺?不殺?

哥哥……

想起小玦的聲音,她還沒長大…就這樣死了。

「既然如此…該死的也只是父親,為何麼要殺了母親跟小玦。」

顫抖的聲音,顫抖的手,他想知道答案。

「你覺得我會留下活口嗎?正如你剛剛說的,回到當時,要是我看見你一定會殺了你。」

聽到這句話,明葉一劍刺入胸膛,把劍抽回,鮮血狂湧,大漢當場慘死。

這時他從房內聽到稚嫩的聲音。

「爹爹?」

那是明峰,明峰用小手揉著那睡眼惺忪的眼睛,找著不在房內的父親。

明葉停滯了呼吸,想著剛剛的話:「你覺得我會留下活口嗎?」

他握住劍,殺與不殺。

這麼小的孩子沒了父親一定活不下去,但…

下的了手嗎?

不…不可能,就算自己再怎麼冷血,砍不下去,親手殺死跟小玦年紀差不多大的人,這是不可能的。

他往後跑,不顧後面的哭喊聲,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被察覺了,他頭也不回的,狼狽的跑了。




背包1、水袋1、磨刀石1、燧石與鐵片1、普通油燈1、燈油1、肉12、中治療藥水2。巨斧1、精製彎刀1、精製巨劍1。載重:46.5(輕)。錢:1574金4銀1銅。EXP:4400/LV3、戰勛6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7421
 回應文章
套句火影忍者的話--復仇?這種程度的恨還未足夠
推薦0


鎇狼逆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先不論武不武俠、功不功夫的,這只是配菜的醬料,因為重點還是作者能否利用劇情帶出主題(對某種事情的執著、熱情等)......單就主角(對復仇)的執著這點看來,應該算是合格吧。

不過以一篇短(中?)篇來說,既要表現出主角對復仇對象的憎恨程度高至要殺死他,又想要帶出主角家庭的悲劇背景,加上把復仇對象的家庭因為主角的緣故也被牽扯進來等等等等......的內容,還要保持那種報仇故事中高潮起伏的刺激感、牽動讀者體會主角的那種執著於復仇的心態。。。。。。說真的,實在太太太困難了。

小的覺得,因為前後有些部分被非復仇內容支開了,所以整體來說,這個「復仇故事」感覺比較散亂了點,有點失真。

要是反之而行,把故事重點放在復仇的過程之上,說不定反而能帶出重點。當然主角的悲劇童年是其復仇誘因,所以也不可能完全撇除掉,不過作者要是能花點心思,利用主角和復仇對象的互動,將這些「前傳」的片斷加在復仇時的空檔,而那個復仇對象的家庭受到牽連這點等到故事將要結束時才帶出來,可能出來的效果更加震撼也說不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115280
說一下比較遠的事
推薦0


killban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可能有聽我在群組嘴砲的人就知道

我覺得當今武俠寫手的問題 最重要的就是大家都從書裡學武俠 只是重複前人的種種橋段印象.(還有一種是只會表面的顛覆而自以為創新 那種我更討厭)

我們這時代 很多人真的被滅門嗎?真的有什麼血仇嗎?

寫這些東西,自己真的會感動嗎?

我想請有志創作的人反問自己一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9140
報仇的執著嗎?
推薦0


naafk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報仇雪恨也是一種執著沒錯。

想法是對了,不過劇情的安排就讓人覺得奇怪了。

邏輯方面和劇情的合理性有待加強哦。

主角的決心也不夠明顯執念亦不夠強烈,可能是文筆的表達能力不夠造成的。

另外想要表現復仇也未必一定得用武俠小說的情節來描寫,因為對武俠不夠明暸反而會有畫虎不成的結果。

建議用武俠的劇情,將重心放在十年磨劍只為報仇雪恨的心情。

為復仇習劍倒下,為復仇練功不眠不休,混雜著血與淚倒在泥地裡的情節會更有看頭。

在面對仇人的時候,所有累積的恩怨一次暴發!

這只是一點小建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9100
讀後心得
推薦0


yagamisata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如果敝人沒有記錯,此次的功課主題,應該是「執著」與「熱情」,每個人對熱情的看法都不同,所以這邊,敝人單就執著部份觀文。

  執著該是什麼樣,我相信,就如同該是怎樣表現才算得上是熱情般,大家心裡的尺度都不相同,但是,這既抽象又實際的東西卻比熱情還要容易捕捉,當然,這些純粹是個人看法,如有不喜,還請多加見諒。

  仇這篇文,初開頭的用字遣句還頗有那麼回事,但再往下看,我只有種觀感整個被打亂的不協調感,劇情更是有許多不合邏輯之處。

  首先,就明葉雙親來說,十年前的恩怨,今日才開始感到憂慮,是他們神經太過大條,或是,這對夫妻其實擁有高超演技,把這些前塵往事都藏在心底深處,那麼,他們倏然顯露的情緒,就顯得過於矯作。

  又或者,明葉這孩子其實才是反應最遲鈍的一個,整整十年都沒發覺到,這個家裡有所隱瞞?直到今日,父母只差沒直接告訴他,孩子,你爹以前是強盜,仇人找上門了,他才稍稍有所警覺?

  接下來的劇情也相當怪異。

  滅門聽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很困難,詳情請參照金庸的笑傲江湖,林平之一門被滅,是需要長遠計劃的,就算今天,對方只是明葉一家,一大一小,加上一個女人和女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對方只有一人,就算他今天卑鄙的先制住明葉他娘,他爹就不會出手相救嗎?夫人就不會掙扎嗎?再者,明葉之母是死於房間外頭,沒了人質,兩者間都負有殺妻之恨,打起來多半是不會客氣的,更何況,家裡還有兩個小的。

  就算今天打不過,也可以在拖延時間時出聲示警,要是按照常理判斷,當父親的面子,絕對不會大過孩子的身家安全,可這打鬥從頭至尾,非但沒有驚動明葉,還有像是夫妻吵架摔摔碗盤的柔軟趨勢......實為本文之不可思議之一。

  既不下藥撂倒一家子,又溫溫和和的像是小朋友打架,這是哪門子的孤身滅門?於是,敝人將對方認定成秒殺型兵器,凡他過境,無一活口,但這又開始不合邏輯。

  明葉既然聽見細微騷動,那就代表,在他開房門前,他的父親仍舊在和對方搏鬥中,但開啟房門時,對方卻不在房內,請問,對方穿牆了,還是他有門不走,跳窗去搜房了?

  接下來,類似的矛盾多不勝舉,縱使字數有限,仍舊希望作者可以在邏輯方面多加著墨。

  最後,這篇文的執著太過牽強,有種為題而寫,硬是相連的感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3088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