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職業的故事‧噩耗通知--有卿
 瀏覽397|回應0推薦0

有卿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踏出那扇門,神崎克己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長氣,彷彿想將那些深積在體內的東西都一起吐出來一樣。

  背後的門內隱約傳來哭泣的聲音,讓人聯想到絕望,這家又是同樣的反應吶……或者應該說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反應不出是那幾種吧?他搖搖頭,畢竟再怎麼想也無濟於事,他只是個負責傳遞消息的送報員而已。

  決定那些事情的,是上面的人。不管哪個時代都是一樣的,有決斷者跟服從者——神崎很了解這件事,因為他也屬於服從者的類別。

  天空如果能再晴朗一點就好了,稍微可以舒緩一下沉重的氣氛。很可惜的,空中烏雲密佈。

  「站在這裡發什麼呆啊?接下來還有五十一家要拜訪,早點解決吧。」他的同僚甲斐谷悠率領鎮壓小隊,慵懶的從那扇門走了出來。「即使我受命協助你,判定指揮權的官階還是比較高,請別忘了。」

  「是,馬上前往下一個地點。」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神崎並沒有因為甲斐谷的態度感到不快,對方是少尉而自己只是伍長,再怎麼說他也沒有資格抱怨。

  坐上黑色轎車的後座,除了一個小窗口以外,前座跟後座用一塊鋼板隔了起來,完全看不到前方的風景,能看到景物飛逝而過的只有兩邊貼著隔熱紙的車窗而已。

  甲斐谷一臉無趣的靠在左邊的窗口上,看著窗外飄過的雨滴,似乎沒有講話的興致。而神崎則是看著鋼板開始沉思。

  事實上,他正在想著剛才的情況;當他說出通知內容的時候,那位母親的表情,先是睜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一樣;父親則是表情猙獰的衝了過來,被甲斐谷一槍射中小腿。那位母親這才驚醒,扶著自己的丈夫開始哭泣。

  克己的個性正如他的名字一樣,是個謹守本分的人,非聯絡內容的台詞向來不會多說,這次卻不知怎麼的,說了一句“請節哀順變”,讓甲斐谷不高興的瞪了一眼。自己可能是覺得他們實在太可憐了吧……

  所謂的“計畫”又稱“BR法”(BattleRoyale),平均每隔兩年都會從全國國中三年級的班級中選出五十個班級來實行——省略那些累贅的說明,簡單的說就是要讓一個班級內的學生自相殘殺直到剩下最後一人。

  不管怎麼聽都非常的殘酷——

  才通知第一家就如此的疲累,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對象。

  神崎傷腦筋的想著,這可不是說不想做就可以暫停的工作。首先,第一個難關就是怒氣滿載的甲斐谷,被判斷為叛國罪當場被射殺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那個人殘暴的事蹟早在軍官學校的時候就無人不知了。

  啊啊——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啊?

  神崎開始抱頭苦思,卻還是沒有半點頭緒。

  就是因為不想殺人又希望能有個安定的職位才從軍當送報員的啊!為什麼上面會突然派這種讓人不舒服的任務給他呢?

  還有五十一家,真的是倒楣透頂了……不管是他們還是自己,都是同一種人。

  「喂、神田伍長,聽到我說的話了嗎?」耳邊突然傳來甲斐谷少尉的聲音,嚇的神崎連忙從自己的思緒中回到現實。

  「是,甲斐谷少尉!」雖然自己的名字被叫錯了,不過神崎不敢糾正——他還想活久一點。

  「隨便講些什麼吧,無聊死了。」甲斐谷翻弄著軍服的領口,一臉煩悶的命令道。「有什麼想問的事情,順便說出來也可以。」

  「是、是的,那個、真的說什麼都沒關係嗎?」這還真是絕佳的機會,神崎小心翼翼的確認。

  「對啦,難得我剛好有說話的心情,能不能回答我會自行判斷。」甲斐谷用手指敲著窗邊,似乎沒什麼耐心。

  「請問,為什麼通知家屬的這份任務會指派給我呢?」神崎問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問。「我只是個普通的通訊兵而已,這不是應該由“計畫”的指導者親自通知的……」

  「因為上一屆發生了指導者被殺、兩名學生從“計畫”中逃脫到美帝去的事件,所以沒有那種閒工夫一個一個的拜訪家長了吧!」甲斐谷忍不住笑了出來,對他而言這實在是個蠢問題。「身為送報員,你的消息還真不靈通。為了大東亞共和國的未來,為了自己的生命,想要準備的更加完善也是應該的。」

  從這裡逃跑……嗎?神崎突然想起了前兩年的報導確實有這件事情,只不過是兩個國三的孩子、做到這種程度真厲害。

  原來曾經有人做到過,逃離這個恐怖的國家是可能的!神崎彷彿看到了一線光明,想像著在美帝過著自由生活的景象,他的臉上染上了一層希望的光芒。

  左太陽穴上的冰冷觸感,很快的又將他拉回現實。甲斐谷的配槍正抵著他的要害,上膛的聲音清晰可聞。

  「懷著叛國思想可是犯罪喔,神代川伍長。」甲斐谷臉上的神情像是抓到老鼠的貓一樣,有種邪惡的滿足。

  「不是的、我並沒有這種想法,你誤會了!甲斐谷少尉……」神崎急忙辯解,斗大的汗珠滑過額角,恐懼的反應再明顯不過。這種時候,姓名什麼的都無所謂了!最重要的還是性命!

  一時間,空氣好像凝結了一樣。

  「算了,要殺人的話,等一下還有五十一家。」過了一陣子,甲斐谷滿意的笑了笑,將手槍收回腰際。「要記好這種感覺啊,神崎伍長,如果你不想死的話,背叛大東亞共和國的思想跟行為是絕對不可以存在的。」

  神崎這才從屏氣凝神的狀態恢復過來,貪婪的呼吸著寶貴的空氣。

  「還有問題的話就問吧,我說話一向算話。」靠著椅背,甲斐谷平淡的說。

  「殺人……很快樂嗎?為什麼……」剛剛差點跨越了生死分界的神崎,突然覺得自己有了勇氣,他終於了解到活著跟死去的間隔其實並沒那麼遙遠。「為什麼少尉你可以這麼漫不經心的做這種事?」

  但是接著本以為會聽到“很有趣”、“因為快樂”的答案的他卻大吃了一驚。

  「因為想活下去的話只能這樣了啊,神原伍長,你問的真是些蠢問題。」有那麼一瞬間,他似乎看見了甲斐谷的眼中閃過一抹憂鬱。「既然無法抗拒,那就學著去享受——或者選擇麻木也是不錯,不過能夠快樂的話更好不是嗎?」

  連甲斐谷都曾經煩惱過嗎?從那自嘲的語氣中,神崎驚訝的發現這一點。

  「所以你也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吧!」甲斐谷感受到車子停靠路邊,臉上又浮出嗜血的微笑。「看來下一家已經到了,說話真是打發時間的好方法。」



  就認了吧!自己這一生,只是大東亞共和國的一個送報員而已。

  因為除此以外沒有其他辦法了,自己也不像那兩個孩子一樣能夠幸運的逃出去。

  神崎這樣想著,按下電鈴。

  那家的女主人將他們請進去,用顫抖的手端出了茶,她似乎已經意識到了接下來的噩耗,只是還在等著證實的那一刻——

  「恭喜,你們的孩子被選為今年“計畫”的對象。」

  神崎面無表情的宣讀通知文案,連聲音都沒有一點波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507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