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職業的故事‧調香師--沉默審判者
 瀏覽400|回應0推薦0

有卿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走入了粉刷的雪白的房間內,在關上門之後甚至聽不到一點聲響。

裡面的擺設很簡單:三個座位的吧台,後面是一整面牆壁的小瓶子,兩側各有一扇門。

不是什麼優雅的環境,卻也不讓人討厭。

觀察結束後,我選擇了中間的位置坐下。

而就在這瞬間,另一側的門開啟了,走出來的是個老外──不對,對他們來說我才是外國人才對,不過既然在國內叫慣了,只要別顯得失禮就好。

「你好。」老外微笑著用標準的中文說著,不過習慣了英文的我反而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嗨。」我習慣性的用英文回答。

「你不是中國人嗎?」在發現沒有獲得預料中的反應時,老外改口用英文來問我。

「不、只是習慣說英文而已。」

「喔,那我想我可以給你一個小禮物。」語畢、老外便已經開始從背後的櫥窗中拿出各種小瓶子了。

「我聽說你能調配出任何名稱的飲料,這是真的嗎?」

「你說呢?」即使手上沒有停下來,老外的聲音還是非常的悠閒。「來,給你的禮物。」

小小的玻璃杯被推送到我的面前。

「母語(First Language),」老外說,「當作是我給你的禮物。」

杯中裝著透明無色的液體,湊上去聞…也沒有味道。

我疑惑的將「母語」一飲而盡,嚐起來也跟清水沒什麼兩樣。

「請耐心的等一分鐘。」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疑惑,老外這樣說著。

雖然不明白,但是我仍然遵從指示的等著。漸漸的,一股淡淡的甘甜從舌根傳來,而在我試圖將精神集中在那處時,那個味道卻又消失了。

「或許你能告訴我,你是否喜歡這份禮物?」老外微笑的問。

「很…奇妙的感覺。」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過無知,我立刻改口。雖然感覺老外已經知道我的想法,但他卻只是微笑著,沒有多說什麼。

「那麼,就開始正題吧。你想要喝些什麼?」

「我能點什麼?」我從進來為止,還沒看到任何的菜單,這樣是沒辦法進行下去的吧?

「你有什麼不能點的?」老外反問。

意思是我什麼都能點嗎?

「好吧,那麼請給我一杯『生命』(Life)。」

「好。」老外的回答讓我非常的吃驚,畢竟嚐遍天下美食的我可是從來沒聽說過有名為「生命」的飲料──但是為了不讓自己顯得難堪,我只是嚴肅的點點頭。

不同於「母語」,這次老外拿出了一個容量要大的多的啤酒杯。

過了一會,「生命」就完成了──一大杯銀灰色、像是水銀的液體,中間充滿著彩虹般的各色線條,完全看不出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調配而成。

「請『慢慢的』飲用。」老外給了我一跟吸管的同時強調著。

喝下第一口的感覺只有一個:苦。

非常的苦。

差點要停下來的同時,老外卻請我「不要中斷的喝」,於是我也只好硬著頭皮的吞下去。

喝了三分之一、還是苦的,但是已經不向先前那樣難以容忍;
一半、苦味已經消失,漸漸的覺得還有其他的味道在;
三分之二、漸漸的覺得有點甜甜的,但是不仔細去品嘗的話就沒辦法發現;
五分之四、「生命」已經變的非常的甘甜,我也從一開始的抗拒轉變成了現在的享受;
最後一口,我已經找不到可以形容它美妙的字句,甚至完全感覺不到一大杯的液體在肚子裡面打轉──就好像我從來沒喝下那些「生命」似的。

「如何?」老外問。

我把剛剛的感覺照實說出,老外則保持著笑容的點頭。

「你不覺得『活著』就像那杯『生命』嗎?」

我愣了一下。

「你是誰?」我問。

「一名調香師。」老外微笑著說,「不過我跟其他調香師不一樣──在他們為了金錢而努力的時候,我卻為了藝術而開始研究這些…」他指著後面的瓶瓶罐罐說道,「然後我開始問自己,『調香師』真的只能與『藝術家』結合嗎?」

「所以你也成為了『哲學家』?」毫無掩飾的說出了這念頭。

「是的。」

我好像漸漸的開始理解這是什麼樣的地方了。

雖然我懷疑老外真的只用香料等等來製造出那些效果…不過還是別問這種問題好了。

付清了「生命」的錢之後,我開始在思索有什麼好玩的東西能點來喝喝看。

「一杯『天真』(Innocent)。」

拿到的是一杯用酒杯盛著的白色飲料,邊緣還插著幾片…乾癟的檸檬?

我一直以為「天真」應該是孩子們的專利,所以要放檸檬也應該是還沒熟的才對吧?

說出心中一獲的同時,我照著指示將「天真」一飲而盡。

有點酸又有點苦同時、甜味卻迅速的爬升──即使如此,我卻仍然感覺這是個十分清淡的飲料。

「真正的『天真』不是在小孩子的身上,那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錯覺。」

看著乾癟的檸檬,回想著「天真」的味道,一個荒謬的答案慢慢的浮現…

「老者?」

老外點頭。

即使知道正確答案,我卻仍然不能理解原因──想問、卻又不想讓自己顯得太過無知,只好在心中牢牢的記住,未來再慢慢的思考吧。

然後我又開始思考該點什麼好。

「寂寞(Loneness)」是大杯、黑色、無味的飲料,但是裡面充滿著一旦咬下去就會釋放出讓人無法忍受的酸味的小顆粒;
「信念(Believe)」是一小口溫暖的東西,真要形容的話是跟水一樣,但是喝下去的瞬間卻讓我渾身顫抖──一種興奮、充滿活力的顫抖;
「領導(Leadership)」的比重根本就不像飲料,看上去色彩鮮豔的一小杯在我毫無防備的狀況下差點讓我下顎脫臼──我在那之前還以為是杯子的重量;
「復仇(Revenge)」跟「寂寞」有點類似,是大杯的紅色甜甜的飲料,聞起來有點刺鼻,稍微大了點的顆粒則是辣的讓我噴淚的東西;
「休息」、「精神分裂」、「絕望」、「活力」……隨著時間的過去,一旁的空杯子也越來越多,但是我仍然不覺得自己的胃在這麼多奇怪的飲料後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直到一通電話提醒我該是離開的時候。

「你是基督徒嗎?」老外在等我拿錢的時候問。

「小時後就受洗了。」

「那麼在你走之前,我再送你一個禮物吧。」老外收下錢,卻沒有走向收銀機,而是開始調配最後一杯飲料。

讓我不明白的是,為何要問我是否為基督徒?

在我試圖用自己的邏輯解釋這問題時,一大杯琉璃般的飲料被推到我的面前──與其說是飲料,不如說這是個甜品吧,看起來比較像固體,雖然我覺得這也是喝的──而不是吃的東西。

「原罪(Sin)。」老外只簡單的說了這個字,臉上常駐的微笑也轉為了平靜。

「這是…考驗?」

老外沒有回答。

「我有選擇?」

他點頭。

我看著那杯「原罪」,猶豫著。

然後,我想起了聖經那最經典的故事。

最後,拿起了「原罪」,一口氣乾了。

好味道!

稍微大力了點的將杯子放到桌上,老外的臉龐又恢復成了先前的笑容。

毫無原因的,我也笑了。

「謝謝招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50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