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職業的故事‧旅店命相學--星斗
 瀏覽295|回應0推薦0

有卿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傳說中冒險者大陸上有三個國家,分別是「灌水王國」、「寫作王國」以及「評論王國」,其中最為強盛的灌水王國,不論是領土還是人口比起另外兩國皆多了五倍以上。儘管如此,三個國家之間長久以來仍是維持著相安無事。
  在寫作王國的國土邊垂,靠近評論王國邊疆地帶有個小城鎮,城鎮裡新開了一間旅館,叫做「不穩定客棧」。這間旅館使得來往寫作王國與評論王國之間的旅者以及商賈們,在漫漫長路上有一個可以暫時棲身休息的地方。
  旅館老闆名叫「小白」,小白與他老婆一起合力經營旅社,因為經營有方,生意很快贏過了其他同行,將原本的客棧擴大成了大飯店,賺了不少錢。儘管小白夫妻擁有了很多財產,但是他們十分樂善好施,他們時常幫助一些無家可歸的窮人,將多餘的客房便宜租給他們。有些人太窮,連低微的租金都付不起,小白也都不曾追討。
  他們生了一個兒子既聰明又乖巧,時常幫著父母打理飯店的事務,小白也將自己生意成功的秘訣全都傳授給兒子。等到兒子長大,就向父母借了資金出外做生意,時常來往於寫作王國與評論王國之間,由於從小得到父親悉心教導,因此每次回家都一定會帶回不少錢財。
  有一天,兒子又做完一筆買賣,從寫作王國的都城趕回家鄉,見到父母就說:「我的生意恐怕需要暫時停下來了。」小白看兒子面有憂色,而且一毛錢都沒帶回來。他知道兒子不是會因為經商失敗而鬱鬱寡歡的人,肯定是發生了另外的事情,趕緊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兒子道:「爸,如你之前的預料,戰爭已經爆發了,灌水王國的軍隊有如瘋狂的海嘯攻打過來,都城那邊只怕再過不久就要淪陷,我這次生意賺了不少錢,全都按照爸的指示,捐給國家買武器去了。」小白說道:「早聽說灌水王國數年前已蠢蠢欲動,加緊秣馬厲兵,尤其國王下了一道命令,要灌水王國皇室貴族中的年輕人皆須熟讀『灌水兵法』,必然是有所圖謀。這下子戰爭果然的爆發,只是我沒想到會這樣快。依此情勢看來,過不了多久,前方的難民都會往後方退過來,咱們這裡是退往評論王國的重要通道,到時候那些難民肯定會經過咱們城鎮,對於本地民生肯定會造成重大打擊。」
  兒子問:「爸,你可有什麼主意?」小白道:「不如我把家裡多年的積蓄都給你,你快些帶著你的商隊,到評論王國去採買物資運回來這裡,等到難民遷徙過來這邊,就可以發放救濟,雖然這些錢救不了太多人,至少讓大家生活免強過得去也就是了。」兒子道:「我也是一樣的想法,那我這就出發吧。」帶著商隊往評論王國去了。
  果然不出幾日,難民就如綿延不絕的潮水湧入城鎮,但是兒子的商隊要大老遠運送物資,不可能這麼快趕回來。加上冬天快到了,可不能讓這些人凍死街頭,小白立刻將飯店的生意收了,開放飯店所有的空間給難民進駐,可是難民實在太多,不但每個房間的擠滿了人,就連大廳、走廊,甚至廁所也人滿為患。
  由於平日儲藏的食物不足,所有人刻苦刻難挨了幾日,這天一大早,飯店的大門急促的響起。小白急急忙忙去開門,原來敲門的是一個體型魁梧,瞧來十分孔武有力的男子。
  男子說道:「我家老爺要在這借住幾晚,老爺不喜歡受到打擾,你給我找一間安靜的房間。」魁梧男子身旁站著另一個人,小白見這人氣度不凡,雖然穿著普通衣物,但應該是有來頭的人物。小白小心翼翼回答:「壯士您這就讓我為難了,您來看看我這大廳,人多到連一隻蟑螂都擠不進去,要我去那兒找一間安靜沒人打擾的房間給您老爺住?」
  魁梧男子面色微怒,正想繼續說話,卻被被身旁男子制止。小白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別惹上權貴才好。」他趕緊道:「好吧,不然我這就去把我自己的房間收拾收拾,給你們老爺住了。」小白和妻子則暫時搬到兒子的房間去住。
  小白十分擔心戰爭的情況,對魁梧男子問道:「壯士您是從都城來的吧?之前聽別人說戰況十分吃緊,現在情勢到底如何?」魁梧男子道:「都城這會已經淪陷了,不過弟兄們仍然不斷堅守每一吋國土,儘管暫時撤退,灌水王國的部隊一時半刻還打不到這裡,你倒不用太過擔心。」恰巧在這時候,兒子終於帶著物資趕回來了,進了門立刻關心地問:「爸,現在情況怎樣了。」小白照著魁梧男子的話說了,兒子道:「那可不太妙,現在都城淪陷了,這戰事要是一直拖下去,物資將會匱乏,只怕勝算也越來越低。我看我再走評論王國一趟,去面見他們的國王請求救兵吧。」
  魁梧男子聽了兒子到話,嘆息一聲,說道:「國家一個月來已經派了好幾個使者去了,可偏就是一個小兵都請不到,評論王國只怕真的是打定隔岸觀火的主意了。你這小子異想天開,你有什麼能力可以面見他們國王,就算見了,也不可能勸得動他們出兵相助。」兒子道:「您有所不知,我時常到評論王國去做大筆生意,認識了不少他們國內有權有勢的人,尤其他們的宰相『小砲』,與我更是有些交情,若讓我去遊說,成功的機會肯定大些。」魁梧男子聽了十分訝異,他說道:「聽你這樣說,這事情還真有些希望成功。我這就去請示我家老爺,看他有沒有什麼意見。」
  過了一會兒,魁梧男子從房間出來,對兒子說道:「既然你有信心能請到救兵,你就快點出發吧,你商隊拉車的馬跑不快,我的馬就先借你一用。」
  兒子騎了好馬,連日連夜趕路,很快就到了評論王國的皇宮前。他對手們的士兵通報道:「我是寫作王國的使者小妖,求見貴國大王。」那士兵趕緊到了宮殿內報告道:「寫作王國的使者小妖求見。」
  評論王國的國王聽了,微怒道:「又是寫作王國的人?孤不想見他,叫他快點回去,孤是不可能出兵的。」
  一旁的宰相「小砲」是個頗眼見識之人,很怕灌水王國併吞了寫作王國,接著就會威脅到自己國家,但他也是一直苦無辦法勸國王出兵。他方才聽到前來的使者是自己認識的小妖,知道小妖口才好,說不定可以幫他說動國王,就趕緊對國王道:「人家來者是客,大王雖然不接受他們的請求,但在總得接見才不會失了禮數。」但國王竟然發怒:「孤才是一國之君,孤說不見,誰敢要孤見他?」嚇得小砲不敢再說話,只好讓傳令兵去傳達國王的話。
  小妖聽了傳令兵的轉答並不訝異,他平常待在評論王國也聽說了這個國王的一些事蹟,知道這個國王生性太過謹慎,一定是害怕與灌水王國結下樑子,所以不敢出兵。小妖便對傳令兵道:「可惜啊可惜,你看看你們國家的都城是這樣的繁華富庶,人民生活這樣快樂,但是過不了多久,只怕也要在戰火中燃燒殆盡了。你將這話幫我轉達貴國大王吧。」說完轉頭就走了。
  那傳令兵聽了這話可不得了,連忙上奏國王,國王一聽,心裡也有些慌亂了,但是嘴上仍然強硬:「這人妖言惑眾,不安好心,你快帶人去將他趕得遠遠的,永遠不得再來。」宰相小砲連忙建議道:「大王,這傢伙胡言亂語,只怕還會去蠱惑人心,依臣之見,還是將他押解來讓大王您親自審問定罪,才可以真正杜絕謠言。」國王道:「你說得很對。」馬上就派人把小妖給捉了來。
  國王問小妖:「你說孤的國都會被戰火焚燒,這根本是子虛烏有之事,你亂放謠言難道就不怕孤將你處斬?」小妖回答道:「大王,我這話是真的,如今灌水王國入侵敝國,敝國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到時候灌水王國得了敝國國土,勢必更加壯大,而且緊鄰貴國國都不到十天路程。以灌水王國的狼子野心,必然會出兵攻打貴國,只怕貴國到時候想要抵禦卻為時已晚了。」
  國王罵道:「你們每個使者說的話都一樣,孤早就聽厭了。灌水國王很早之前就派人送來了黃金萬兩、美女百名與孤結盟,相約互不侵犯,又怎可能威脅到我評論王國。你說這些話不過是為了請求救兵而編出來的謊言,你以為孤是三歲孩童,不懂得分辯真偽嗎?」
  小妖答道:「大王有所不知,外臣的父親對於看相十分精通,即使是第一次見面的人,也可以一眼看穿他人性情以及其好惡。外臣自小即跟隨在父親身邊做事,所以也學了一些看相的本領,因此斷定灌水王國將會對貴國不利。」
  國王問道:「你倒說得煞有其事,你父親難道真的是個算命先生?」小妖道:「不是,父親做的是旅店生意。」國王道:「旅店老闆豈會看相?你休得胡言亂語。」小妖道:「外臣的父親就是因為有這本事,所以只要旅店有客人前來,必然能分析出這個客人的性格以及喜好。由於旅店平時已經準備好了各式房間,所以只要按照客人的喜好給予適合的房間以及服務,客人定然會滿意,所以旅店的生意也越做越好。耶!大王切莫懷疑,外臣這就分析這看相的道理給大王知曉。」國王道:「要是你說服不了孤,小心孤砍了你腦袋。」
  小妖道:「這道理其實也不難,想了解一個人,只要觀察他的舉止,再聽聽他說話的語氣以及方式,那麼就可以大約了解十之六七。接著再看看他的穿著打扮,隨身帶的行李,或是更進一步與他攀談,那就算不能真正完全了解,也可以知道八成以上。因為外臣的父親每天接待各式各樣的客人,多年的經驗累積下來,自然可以萬無一失。」
  國王道:「那你倒說說看,灌水王國何以會對孤不利?」
  小妖道:「大王,雖然外臣沒有真正見過灌水王國的國王,但是您也知道,灌水王國現在舉師興兵,拿著槍矛以及弓箭,對敝國強取豪奪。如此行徑,就如豺狼之流獵補其他動物,肯食其骨肉。等到灌水王國得了敝國土地與財富,就是得到營養補充的豺狼,只會更加壯大,更加嗜血蠻橫,又怎可能突然變成吃草的牛羊,與大王和睦相處呢?而且當初灌水王國之所以會先與大王訂定合約,就是有所顧忌,怕大王若是出兵協助敝國,那麼他們此次戰爭必定會失敗。大王您堂堂一國之主,難道就這樣讓干心被這蠻夷之邦戲耍,讓他們稱心如意嗎?」
  國王道:「你這話非常有道理,孤現在馬上傳令下去,讓所有部隊集合聽令,出兵迎戰灌水王國。」國王略一思考,又問小妖:「你相命的本事這樣厲害,那麼你看看孤這一國之君與古代那些明君聖主相比,高下如何?」
  小妖回答:「大王必然是一個百世獨出的仁君了。」國王道:「你已為孤不知道你說的是奉承話,孤要你照實回答。」小妖道:「外臣並非妄言,大王之前不肯出兵,是因為愛民如子,不肯讓人民投入戰場,在戰爭中受到傷害。如今出兵,亦是為了人民的前途著想,不忍百姓將來受到野蠻異族的統治,生不如死。如大王這般為百姓著想的君主,當然是百世難尋的仁君。」
  國王樂得哈哈大笑,道:「你看相的本事果然厲害,孤心裡想的都讓你看了出來,其實孤真的一直將百姓放在心裡的。」小砲聽了差點沒大笑出聲,總算及時忍住。
  由於評論王國出兵協助,讓灌水王國措手不及,在兩國通力合作之下被打得大敗虧輸,逃回老家去了。
  這時小妖早已回到家鄉,跟著父親小白重整家園,旅館的事業也要重新開張。誰知道,這時候卻有個傳令的官員,從都城帶來國王的旨意,傳小白父子二人到皇宮晉見。小白只得暫時將家務交給妻子主持,與兒子來到了都城。
  國王聽說二人到了皇宮外,立刻傳小白進殿,卻讓兒子小妖留在外頭等待。國王見到小白,見他神色如常,就問道:「你見到孤一點都不訝異的樣子,難道你早知道了孤的身分?」原來這個國王就是當初住到小白房間的那個王公貴族。
  小白回答:「小白確實在大王住在旅店的時候就已知曉您的身分。」國王道:「咱們兩個之前可連一句話都沒有對過,你卻是怎麼知道的?該不會是有人洩密?」小白回答:「小白的確是因為大王您那個隨身侍衛才知道您的身份。」
  國王微怒道:「好啊!這傢伙竟然敢隨便對外人洩漏孤的身分,一定要治罪才行。」小白道:「大王且息怒,小白之所以知道這件事,並沒有任何人像小白洩漏,是小白自己看出來的。小白也從未向任何人說過大王身份這件事。」
  國王道:「看出來的?那麼你方才怎又說是因為孤的隨身侍衛的關係?」小白道:「大王,小白一開始看您氣態不俗,必是達官顯貴。再看您那侍衛神態及言語,亦有皇家威嚴,固知曉您為皇室之人。再者當時我兒子自願出使評論王國,侍衛更小心翼翼前去向您徵詢,因此我就斷定大王的身分了。」
  「原來是這樣。」國王說道:「孤這次傳你進宮,是有件事想問問你的意見。你兒子說服評論王國出兵,立了大功,孤想提拔你兒子孤的大臣,不知道你覺得如何?」
  小白道:「這千萬不行。」國王問:「為什麼?你兒子才能出眾,比起孤那些大臣更加管用,你何以說不行?」小白道:「我兒子長年經商。商人習氣太重,有道商人重利,尤其時常需與他人洽談生意,固然能言善道,卻有浮誇而不實在之嫌。古人說『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若是因此使得人民養成了爭逐利益、言語過度浮誇的習慣,百姓就很難治理了。百姓是國家的根本,要是根本不穩固,國家必然會有動亂,那麼就危險了。」
  國王道:「既然如此,那孤舉你來輔佐國政,你可接受?」小白道:「小白亦不合適。」國王問:「這又是什麼道理?」小白道:「小白之所以會經營旅店生意,就是因為明白自己偏好安穩的生活,是以定居一處。小白本非雄才大略,掀天揭地之人才。如今年歲漸高,志氣消磨,是以更不適合擔任大位了。何況現在戰爭才結束不久,國家內部百廢待興,大王需要的應該是些年輕有為的人才,對於開創國家未來才能有所助益。」
  國王道:「既然你執意推辭,孤也不便強求。在你回去之前,孤還有個問題要問你。你既然猜得到孤的身分,代表你觀察入微。現在孤想問問你,你看孤是怎樣一個君王?」小白道:「小白一介平民,不敢評論大王。」國王道:「是孤命令你說的。」小白道:「當初戰爭爆發,幾乎所有王公貴族,達官顯貴全都爭先恐後逃至評論王國避難。國王避開戰爭險地,卻仍不離國土,不棄人民,稱得上是進退合宜。而大王當時又放手讓所有的皇家軍隊全都投入站場,自己只帶了一名隨身護衛,而不怕那些帶兵的將軍們倒割叛亂,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氣度。」國王聽了沒有答話,讓小白退出殿外,接著又召了小妖進殿。
  國王問道:「小妖,你上次出使評論王國請求出兵,到底是如何說服他們國王的?」小妖照實回答,國王聽了哈哈笑道:「好個相命之學!」又道:「孤想請你父親做官,你覺得如何?」小妖道:「父親已經老了,必然不會答應。」
  國王又道:「這一回你立了大功,其實孤本欲提拔你做大官,但是你父親不同意,你可知道為什麼?」
  小妖想了一會兒卻答不出來。國王笑道:「你這看相的本事,可還得跟你父親再多學著點呢。孤賞賜你們白銀萬兩,你就快點和你父親回家去吧。」
  小白父子回到家鄉,將那些賞金拿出一部分來雇用因戰爭而無家可歸的人,請他們幫忙商隊的工作以及打理「不穩定大飯店」,剩餘的則都出借給需要資金做生意的同鄉。如此一來,小鎮很快恢復了戰爭之前的繁榮,且比從前更加興旺,吸引了許多外地人前來,大飯店也因此賺了大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507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