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22 ( 韓劍擎 )
 瀏覽143|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22 ( 韓劍擎 )
  他是一把雙面刃。
  
  也是個闖蕩江湖已有數十年載的旅人殺手,寒冰霜刃乃是他的殺人武器,不知情的人總誤以為那只是個飾品,可惜不是,那是把已沾染成千上萬殺人犯鮮血的匕首,也是他長年以來最忠實的朋友。在他的心裡,人是骯髒、卑鄙的東西,只有沒有靈魂的匕首才是最忠實,不會反抗,更不會背叛。
  
  還記得十多年前,這把寒冰霜刃一直被他娘親鎖在非常闇黑的地窖,也是他向來不屑一顧的殺人武器,直到那一年,他最好的刎頸之交居然背叛了他,就只為了一個女人。
  
  可惜當時他已知道太晚,他的家、親人全都被皇上冠上莫須有的罪行,下旨要將他們全府上下給連姝九族,府邸也全都被查封,只有他逃過一劫,被娘親推進那條藏有那把寒冰霜刃的地窖之中,足足餓有三天三夜之久,而當他偷跑時,也順道將那把他們府裡唯一的寶物--寒冰霜刃帶走,也許,在冥冥之中,他早已和它分不開也不一定。
  
  驀然,燦燦白光如流螢從他眼前一閃而過,說時遲那時快,他已迅速抽出腰際的寒冰霜刃抵至面前,鏘地一聲,金屬撞擊回聲久久散不去,這時,他也已看清來襲者是何人,原來就是那個背叛他,且還害他家破人亡的男人。
  
  「你果然還活著,天頤。」
  
  「您認錯人了吧?公子,小人只是個平名百姓。況且,對一個平名出手,豈是您一名大將軍該有的行為?」他可是還有在觀察他們家被抄斬之後的事。
  
  「你根本就不是平名百姓。」
  
  說的也是,他早該是個死囚,如果不是娘親即時為他想出逃脫方法,他現在應該也已不在這個世上。
  
  「是嗎?」
  
  「你一定就是天頤!就算戴了鐵面具,你那與眾不同的氣質是始終抹滅不掉的!」
  
  「呵呵,你又怎麼知道我就是那個叫天頤的男人,難道他對你非常重要?」
  
  「當然!」
  
  天頤聽了大笑。「可笑呀!既然如此,你當年為何又要背叛他?不是要他對你死心嗎?」語落畢,兩人本來糾纏難捨難分的長劍已分開,兩人同時因刃的劍氣大大後退三大步。
  
  「天頤--嘔!」他話還沒說完已倏然跪下,哇一聲吐出血來。
  
  「我再說一次,我不叫天頤,叫匕首;也的確不是個平名百姓,是個名聲狼籍的旅人殺手。」把劍收入刀鞘,揚手一揮,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那個滿臉憂傷的男人。
  
  「你根本不叫匕首,你原本就是天頤,為什麼你不肯認我?」他默默拔起那把入土三分的寶劍,不是把它收入刀鞘,而是把劍面輕輕貼在臉頰,閉上眼不知在想些什麼,淚,已悄悄從他眼角落下……
  
  古云:男兒有淚不輕彈,可他,已為了那名叫天頤的男子落下男兒淚。
  
  
  
  「看來,我們的緣分並不淺,匕首兄。」
  
  「是呀!你已把我的殺人過程看得一清二楚,是不是也該下去陪葬?」天頤不回首也知道是何人。
  
  「我叫閔海。」
  
  「知道呀!不就是那個皇上最重用的鎮國大將軍?」嘲諷的意味十足。
  
  「你究竟還要殺多少人?」從三天前開始跟在他後頭,他看到的只有他一再殺人又殺人,他就像是個嗜血戰神,以嚐人鮮血為樂,不再是以前那個單純開朗的天頤,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曾經是刎頸之交的他們,現在卻生疏的像是陌生人,是他變了還是他?
  
  「看來小人之前的介紹好像不夠詳細,難怪大將軍還是一臉懵懂無知呀!」他斂了斂眼,顧左右而言他。
  
  「快說!」
  
  「你既然要問我還要殺多少人,為何不出面阻止我殺人?這不是你的職責嗎?」他回首不答反問。
  
  「沒錯!」可是他卻發現他做不到,他無法狠心帶他去衙門受罪!
  
  這句話他說不出口,只能在心底深處不斷徘徊吶喊。
  
  「那你為何不趕快行動?」
  
  「千萬別逼我出手!」閔海狠狠瞪他一眼,就是不拔劍出鞘。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我在逼迫你般?」
  
  「你是存心的嗎?天頤。」他一再的挑釁,是為了什麼?
  
  「你又說錯了,是匕首。」他糾正他的說辭。
  
  「難道你是要逼我對你痛下殺手?」
  
  「你砍的到我再說。」
  
  「告訴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像仇人般敵視對方?」他真不明白.
  
  「你不知道?」聽他這麼一說的天頤微微一楞。
  
  「沒錯!」
  
  「哈哈哈哈!你是在跟我裝傻嗎?演的還真是逼真哪!」這時天頤已把滿心怨念說出,也間接承認他就是天頤。
  
  「這種事情我裝傻做什麼!」他大聲反駁。為什麼天頤會說他在裝傻,像是他先背叛了他?難道,那一年有發生他不知道的事?
  
  「當年不就是你去和皇上說我父有通敵叛國的意念?」
  
  「怎麼可能!當年我還遠在北狄,正準備和悠兒成親,難道……我爹和你說了什麼?」只有這個可能性較高,也是使他們反目成仇的真正原因。
  
  「沒錯,就是我剛剛說的那件事!」他永遠不會忘記,娘親在把他推入地窖時充滿悲傷的最後一眼。
  
  「我根本就沒有去參見皇上,應該是有人冒充我才是。」
  
  「你騙人!」
  
  「我沒有騙人,我說的句句屬實,你不信也罷。」
  
  「你……」他究竟該相信誰?
  
  「我本以為,你是最懂我的人……」沒想到頭來,他們的友誼還是敵不過一場陰謀--一場可能是他爹故意設下的陰謀。
  
  他應該早該料到的,爹早就已對許府產生戒心,就算他們兩府已有多年的邦交,但他還是不願相信他爹會為了地位而做這種事。
  
  「是嗎?可是我發現其實我一點也不懂你在想些什麼。」再一次掉頭離去,不過這次他已留下狠話。「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我一定會讓你死。」
  
  
  
  如果他知道這一次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當初就應該再多看他幾眼,而不是像現在,只能用他那雙逐漸失去光明的眼,望著他那模糊的身影。
  
  「你不是說要親手殺了我嗎?為什麼!你既然要殺我為何還要救我?」
  
  「你……不明……白……」
  
  「不明白什麼?你說呀!」
  
  「你……以為我真的……會殺你嗎?」
  
  「不然呢?你不是一直很希望能夠替你的爹娘報仇?難道你就這麼甘心死去?」雖然他還沒有找到爹明確陷害許府的證據,可他也還以為來得及查出的,如果……沒有發生這個突如其來的意外。
  
  「你……真以為我甘心?」雖說真是如此,可是他卻一點也不後悔替閔海擋住這把足以致命的劍。
  
  「難道不是嗎?如果你剛剛不救我,也就可以順便替許府報仇了!」
  
  「可是……我……不願……」
  
  「為什麼!我是害死你們許府的兇手呀!」就算幕後兇手真不是他,可他也是其中之一呀!
  
  「那……不是你……的錯……」鮮血屢屢從他嘴角滑落,看得閔海直用衣袖擦拭著,眼裡的悲傷一目了然。這幾天他也想了很多,其實他早也猜出閔海不是這塊料,他根本就不懂得陷害人,他只會主張正義。「你……還相信你爹……是個清……官嗎?」
  
  「我……」他答不上來。
  
  「呵呵……你說不出來……也沒關係……放心……我早就……不恨你了……對了……可以請你幫我把臉上……那張鐵面具拿下……好嗎……我想要讓你看……現在的我……」
  
  「別再說了!我幫你拿下就是了!」他那些斷斷續續的話,更是讓閔海聽的眼淚直流。
  
  「謝謝……咳!咳咳!」全身開始冒冷汗的天頤,因為呼吸不順暢而嗆著。
  
  「我幫你拿下了!我看到了,你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嘛!只是又臉頰多了一條長長的疤痕。」閺海強顏歡笑地說.
  
  看不到了,他發現他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就連他說的話,也是模糊不清……他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了,聽不見了……
  
  「我……可不可以……請你……答應我一個請求……求求你……」突然又想起一事的天頤,因為看不見他而只能用雙手在他面前胡亂抓一通。
  
  「什麼事?只要是我能做的到的事,我絕對都會做到!」他只求上天不要把他帶走。
  
  「不要殺了你的親爹,好嗎?」他不希望他後悔。
  
  「我答應!」他有點言不由衷。
  
  「謝謝……」語落畢,他那緊緊抓住他肩膀的雙手也已垂落至地。
  
  傷心欲絕的閔海,抱著他冰冷的身軀,忽然也想起他倆小時後的一段無心對話。
  
  我聽我娘說過喔!每個人身上都有第二把匕首喔!
  
  什麼意思?
  
  娘說我的匕首在友誼,真搞不懂她在說什麼。
  
  那你知道我的匕首在哪?
  
  你呀!一定是親情,因為你逃不開你爹所製成的漩渦了!
  
  呵呵,說的也是。
  
  
  
  022
  
  Berserk.C:
  大將軍為何沒事耍跟蹤?不用鎮守疆土,不用做事嗎?這是個謎…
  第一把匕首是友誼,第二把匕首是親情,文末的象徵有硬凹之疑,「第二把匕首」的點題全無力道,反而像是「匕首恩仇錄」…
  
  
  
  
  Jades:
  全篇呈現一股不知所謂的混亂,立論是:“每個人身上都有第二把匕首喔”,“我的匕首在友誼”,“你的是親情”。
  什麼跟什麼?真是一團霧水,你指的是他們的弱點一個在友誼一個在親情嗎?那跟題目的“第二把匕首”有什麼關係?
  故事的情節十分的拖拖拖,對白也嘍嗦無味,還不知想表現什麼,想重看一篇嘛,實在又受不了那股拖泥帶水的節奏,最糟的是完全離題。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15
  筆觸流暢度(25%):18
  伏筆或轉折(25%):12
  吸引力(25%):14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5%):0
  總分:59
  簡評:
  我聽我娘說過喔!每個人身上都有第二把匕首喔!什麼意思?娘說我的匕首在友誼,真搞不懂她在說什麼。←本仙也搞不懂。與主題的關係太過牽強,佈局亦不夠清晰。
  
  
  
  
  鵝毛筆:
  內容與題目有出入,同編號2、10、16、第四篇名為兩把匕首的文章。
  
  借匕首之名象徵友誼以及親情,故事也繞著兩把鋒刃兜轉,不過太過單純,容易淹沒在眾多參賽作品之中,不少人的文都有名為匕首的角色,這篇主角天頤自稱匕首,寓意不深,暗示不明,這裡的雙面刃指的可是一把傷人傷己的鋒刃?如果是的話,挑剔點來說,這裡頭的雙面刃是友誼、是親情、還是人?
  
  全文幾乎以對話方式呈現,投入的元素與筆法過少,一來一往像是重播的連續劇。最後那一段可以這樣寫,但是在架構上與整篇文章無太大關係,成為獨立斷句,無法與文章產生共鳴。
  
  ※ 象徵手法可與編號08、30比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