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12─楓零
 瀏覽161|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流瀉在草蘆上的月華,微微照著逐步啃食著蘆上乾茅草的羊齒植物。在遮遮掩掩的烏雲中緩緩幽轉銀輪似的光采,此時正逗弄著這間在子夜的竹林中顯得淒涼無依的陋舍,像是同時在哀怨自己懸掛夜空中的萬年孤寂般,它也同樣安詳的凝視著這間足以和自己同病相憐的小草蘆。
  
  微風,穿越微掩的窗櫺,淡淡在徒有四壁的房間裡舞動出屬於夜空的蕭索風聲。月色遺落在房內的漫地皎潔,彷彿不甘於只是閃爍在平靜的窗外,在被窗縫切割成無數色塊的牆上影白中,漾晃著微涼卻道盡一整個秋天的哀戚水色。
  
  一個穿著青衫的人影,無聲的倚坐在被乾冷的空氣薰得雪白的牆上,藉著明明滅滅的燭光,將溫和的目光徘徊在手中書冊裡的文字行句間。
  
  輕微的床絆木聲響起,一個清麗的女孩緩緩扶著牆壁坐起身來。
  
  「先生,你還沒睡阿?」小書僮的聲音在房間中漾盪著,語聲中還摻著剛從睡夢醒來倦意。而即使是這樣平淡的話語,裡頭卻帶著些許的不捨與莫名的眷戀。
  
  「雨筑。」青衫人影在聽見這句話後,抬起他的臉向著收縮在一旁小床上的身影笑了笑「我還不能睡,至少在這冊讀完前不能。」
  
  沉默的氣氛在兩人間悄悄蔓延,小書僮站了起來,她披著尚未梳理的烏黑長髮靠到了青衫人的身旁:「先生,為什麼你要這麼刻薄自己呢?雨筑的身體,不值得先生這樣子的。」她將自己的話語聲,絲絲送入了青衫人的耳中,彷彿是在悲嘆些什麼已經註定是無法挽回的東西。
  
  青衫人看著眼前這個沐浴在月光下的小女孩,她憂愁的臉蛋在柔和的光彩下流露著純淨無瑕的單純,他撫著她緊蹙著的眉,在自己的心中刻劃出一抹憐惜。
  
  她是病了的,青衫人的眼神中帶著淡淡的愁緒,仔細的將手指滑過她蒼白的臉頰,淨白的皮膚上傳來的體溫顯得有些冰冷。注視著她一天比一天消瘦的身軀,青衫人的胸中只覺得一陣無法言喻的感覺,滿滿的充脹著他的每一絲柔腸。
  
  瘟疫嗎?這病是從半個月前開始的,當他發現伴讀身旁的小女孩,咳嗽不止的倒在自己的懷中時,那一瞬間,他感覺她在他的手心中,緩緩的流失了惟有的溫度。
  
  他是喜歡她的,在這漫長有如一世的隱居歲月中,除了竹子和鳴動在山澗中的鳥鳴外,就只有這個小女孩陪著他,陪著他渡過這無數個平靜若水,孤寂若月的夜晚。
  
  而當她在倒下如花瓣的凋謝時,這個關於離別的結局就已經寫下了,深深的鏤刻在兩人之間不知如何去詮釋的情誼中。
  
  他是請不起大夫的,潔身於荒山上的草蘆裡,青衫人沒有任何的一點積蓄,即使有,也已經化在這半個月來雨筑的飲食中了。不管他怎麼下山採買營養的蔬果肉,雨筑嬌小的身軀,卻還是在飽受病苦的這段期間中,瘦削著仿彿從未吃過東西般的虛弱。
  
  他看著雨筑彷若出水芙蓉的清麗,腦海中逐漸浮上了屬於堅毅的思路。一切都還是像他初遇這個無父無母的女孩時那樣,雨筑還是出於本能的眷戀著她從未擁有過的人情溫暖,她含情脈脈的注視著自己,就好像是他帶回這個流落街頭的少女的那一天,沒有變過的是她始終無法割捨的深刻愛戀,加於自己身上。
  
  青衫人清楚的知道,什麼是他應該做的。憑著他隱居十多載所讀的萬卷書,當世的文人中已經少有他如此的博聞,他想著,或許淵博如他可以藉著考取功名來挽救這個垂死的女孩,還給雨筑自己請不起的大夫,還給她照料服侍自己這許多年來無怨無悔的恩情。
  
  追求功名,代表的將是離別,或許只是短暫幾個月的相思,或許將是天涯海角永不相見的失落,就像參、商二星般,這一去,很可能就將是相隔一整個天空的分離。
  
  誰願意分離呢?特別是那個總是住在心頭的人影阿…而對於一個甘於深居簡出的隱士而言,必須棄絕自己的操守爲五斗米折腰,更是情何以堪。
  
  但,倘若是爲了她,他願意。
  
  一個人,一輩子,只要能愛上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愛上,一切都是值得的,青衫書生是這樣的相信著。
  
  「先生…」書僮看著默然不語的青衫人,黑白分明的眼中帶上了些許的眩然欲泣「您還是決定離開嗎…即使先生捨得,雨筑也捨不得和您別離阿。先生…」
  
  「雨筑。」青衫人放下手中的書籍,將自己的臉轉而朝向窗外,朝向可以藉由月光遮掩盈滿眼眶的淚水的窗外「妳知道,為什麼長棲在我們隔壁這片竹林中的鳥兒,每晚都會啼叫著嗎?」
  
  「不知道,雨筑不知道。」或許是察覺到先生的話語中帶著的哽咽,女孩也哭了出來。
  
  「那是慈烏。」青衫人緩緩的說道「牠們是在啼叫著逝去的父母,哭訴著自己未能報答哺育牠們的恩情。昔白樂天曾謂牠們是鳥中之曾參,就是在傳達牠們這番感念報恩的情思。」
  
  「是,不過先生,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即使淚痕仍然停留在雨筑的臉上,她仍舊不解的問。
  
  「有關的…有關的。」青衫人轉頭過來,眼中帶著從未如此堅定的色彩「雨筑,妳待我如何,我是此生此世不會忘卻的。妳服侍我於危病之中,陪伴我於孤寂之時,在這許多年中每個慈烏啼叫著的孤涼夜晚,只有妳愛著我,惦著我,將我的背影映在妳的秋水眸中…就連慈烏也懂得報恩,倘若身為一個讀書人的我,尚不會爲了自己最重要的人做點什麼,叫我用什麼面目存活於天地之間,叫我何堪於無可奈何地看著妳逐漸消瘦呢?」
  
  他激動的說:「妳待我如何,我也就如何待妳了。雨筑,就像這皎月一樣,只要它還能升起為這樣的柔光,我就永遠不會忘了妳,漫天星子都是我們的證人。」指著白月的青衫人再也不掩飾自己的感情,用力抱緊了眼前的佳人…
  
  月色依舊蒼涼,一對男女在草蘆中緊緊的摟抱著彼此,以往因為拘泥於世俗理法的感情,此刻終於融化在彼此的體溫中,化作四行清淚…
  
  * * *
  
  菊白色的清輝閃耀在青石板的道路上,金烏在萬里無雲的蒼穹中鼓動著。隨著天際蔚藍色的暖意越來越近春,它悄然帶走了某些屬於過往的歲月。
  
  無數的人影擁擠於京城的大道,貼在白牆上的張張榜單正在熾白色的日光下鮮豔蔓延著如同淌著血般的亮眼。如今已經是殿試考試後的放榜時候,在無數焦急探著頭的文士中,赫然可以見到一角青杉。他也正注視著張張足以宣判生死的紅榜單,以往止水般的眼神竟也浸潤著些許的焦慮。
  
  「許攸之。」榜單上的首位赫然出現了青衫人的名字,楷書端正健挺的筆劃割刻在他的心頭,滑落了按耐已久的相思淚。
  
  終於,在這近一年來的浮沉後,他看見了在淚水中模糊的自己名字。青衫人將袖口用力的拭過自己不知是喜是愁的淚,彷彿也是在抹去些遇語還休的憂。
  
  他將懷中的信紙掏了出來,仔細的看著雨筑娟秀的字體,那是她上個月託人帶來的。終於,在將她託付在大夫那兒如許歲月後,他亦可以還清自己欠債於錢莊的上千兩銀子了,亦可以在高中狀元後的省親裡,將雨筑接回自己身絆了。
  
  看見向他迎來的狀元轎,青衫人將信紙收入了懷中,勉強的在他臉上漾出個略顯淒苦的微笑…
  
  * * *
  
  雨,荒山大雨。
  
  一個紅衫人影跪倒在破敗的草蘆前,向著一根歪斜著的木條滴落無聲的淚水。
  
  「雨筑。」木條上沒有多寫些什麼,只是用著鄉下人拙劣的字體刻著這個曾經讓他魂牽夢縈的名字。沒有任何的唁弔,陪伴著眼前這座孤墳的只有一片蓊鬱的青草,與在風雨中咿啞著的青竹。
  
  他是在回到山下小鎮時知道的,雨筑在他離開後的半個月中病況每日越下,回天乏術。她在死前爲他留下了數扎信件,並拜託鄉人替她安葬在這個她從無法割捨的地方。
  
  或許,只有在這個繚繞著熟悉鳥鳴與風聲的荒山中,才是她能安穩沉眠的地方吧。
  
  原來,承載在那些信件中的滿紙相思,都只是一縷幽幽孤魂罷了…
  
  看著墳上的青草,他槌地,低首,痛哭失聲。
  
  竹林與鳥語依舊,人面卻已歸於塵土…
  
  一口鮮血從他的唇湧出,濺透了身上的衣衫,化作數朵紅裡泛紅的血花,開在已經失去意義的狀元衣上…
  
  功名富貴,愛恨情仇盡為一場空,朦朧在雨中,朦朧在青衫人失神的眼中。
  
  慈烏依舊啼叫著,幽咽著…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2

非常優美的文字,不過一些刻意修飾的辭彙有點超過(可參考一下編號21),花太多心思在這方面,付出其他代價,對於題目沒有其他特殊的發揮,故事內容也少了點讓人期待之處,雖然文筆頗佳,但氣氛的營造單純停在字面上,建議作者對於文鬥的生態要再多了解些,作品才會具競爭力。

似乎是第一次參賽。

<font color="ff8866">
章雲:

劇情創意(50%):28
筆觸流暢度(25%):21
伏筆或轉折與吸引力(25%):11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和錯字(-5%):0
總分:60
簡評:
  一則彼此為愛人犧牲的故事,文筆不差,不過故事設計平淡無奇,長句的層疊功力略顯不足。另外雖然有沾到題目,題目在此篇中卻一點也不重要,有跑題的嫌疑。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其實書童是女的,這已經是BUG了。不過文字的流暢可以彌補這項缺失。
時間、空間轉換的很快,但連結的地方太不順,可再改進。可以研究一下8號作品,是如何轉換場景的。
「妳知道,為什麼長棲在我們隔壁這片竹林中的鳥兒,每晚都會啼叫著嗎?」以此破題,不夠切題。又以慈烏的父子情來比擬男女間的愛情,並不適宜。
書生和女書童的情感,可以參考Berserk.C的插花文,應該可以有所收獲,也可學習一下場景轉換,這是作者最大的問題。
此文的亮點在「隔壁的竹林」,隔壁一定是屋子嗎?也可以是竹林。不過有個矛盾點,是「外面的竹林」還是「隔壁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