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11─癸饜
 瀏覽156|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無雲的夜晚,白色的月亮潔淨的高掛於天。
  
  零散的星辰,越加顯現出月色的白及夜晚的黑。
  
  豎立在周圍的樹林仍是同樣的靜謐,隱藏在深處的黑暗依然不變。
  
  靜立在校園內的宿舍大樓,少數仍然透出光芒的窗子,表明裡面的人尚在努力的事實。
  
  今晚,就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分格線──────────────┤
  
  一個房間,兩張書桌、書櫃,床鋪,一切的樣式和其它的宿舍房間沒有任何差別。
  
  唯一的差別是,現在住宿在這裡的兩名少年。
  
  一張書桌,桌面上攤開的是一張尚未完成的圖稿,和凌亂散落在桌上的許多不同種類的手繪工具。
  
  一張書桌,一本尚未看完的的小說,和桌前整整齊齊排列著的各式各樣資料參考書。
  
  「好吵。」以略嫌不雅的姿態坐在書桌前,褐色短髮少年不悅的皺眉,手上的藍色自動筆隨著心情越轉越快。
  
  「怎麼了?」坐在隔壁,難得專心看書,以著美麗金色長髮出名的少年轉頭詢問友人,桌前的書正看到一個小高潮的地方。
  
  「隔壁的鳥又在叫了。」聽著從隔房傳來不停鳴叫的鳥鳴,褐髮少年的心情顯的越加不悅。
  
  「鳥叫?…聽習慣就好了。」停頓一下,金髮少年才了解友人所指的是什麼。
  
  「最好是啦。嘖,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夠別聽到這聲音。」不悅的感覺直接變成厭煩,恨不的衝過去隔壁毀掉。
  
  〝真想毀了,不然將牆換成隔音的也好呀。〞煩躁的在心理抱怨著,但也只限抱怨。
  
  「天曉得,反正絕不可能現在換。而且,要是能換的話早就換了,哪還用你再這邊說。」聳聳肩,金髮少年臉上表情清清楚楚的顯示出一副【你在說廢話】的不屑表情。
  
  很了解友人心理現在正什麼,因為自己也有同樣的念頭。不過要是能做的話早就做了,何必還在這裡抱怨。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自我安慰說沒剩多久就能夠別在聽到聲音了。
  
  「……真煩!欸,最近有沒有什麼新的東西過來?」嘴角不明顯的抖了下,褐髮少年將話題移轉自另一個方向,好將想把某人暴扁一頓的念頭給壓下。
  
  「明天吧?聽那些人說明天就會有新品來了說。」將椅子不著痕跡的往旁邊挪了下,金髮少年快速換下臉上表情,免的呆會會發生暴力事件。
  
  「真的!那貨色如何?」引起了興趣,褐髮少年停止手中轉動的筆,同時也將桌上的工作丟到一邊,好專心接下來的話題。
  
  「你現在問我我哪知道。」用著略帶【你好無知】的語氣,金髮少年將桌上的書隨意的放進一張書籤,便同褐髮少年一起移到牆邊的床上,開始聊起毫無內容和沒有建設性的談話。
  
  交談的聲音不斷的交叉,打破靜謐整潔的空間。少年們愉悅的談論一個又一個的話題,直到撐不住睡意的來襲才回到各自的床鋪。
  
  鳥鳴的聲音仍不斷響著,從老式的機械內不斷的傳出。
  
  書桌上被遺忘的書本靜靜躺著,清冷的蒼白月色透過窗戶,將書本上的文字映照的異常清楚。
  
  『舊式的老舊機械不斷運轉著,發出了一種類似鳥類的鳴叫聲。
  
  從透明窗子內流洩下的蒼冷月光將室內映照的清清楚楚。艷色的痕跡如同隨意潑灑的顏料般佔據了整個房間,蒼白無色的人體凌亂散佈著。
  
  就像一幅驚悚詭異的圖一般,奇異的淒麗美艷。
  
  散亂在四處的少年頭部,張開的瞳孔當中唯一剩下的情緒只有恐懼和害怕,在蒼白無色的臉龐和夜色下,似如用鮮血劃過的鮮豔嘴唇張的異常的大,讓人清楚的可看見裡面的所有構造。
  
  以整齊或是粗暴不等的手法所拆卸下來的四肢,被零零散散的丟放在各處,但也有不少的肢體被人整齊的方式列排釘在牆上,型成一幅強烈散發出死亡味道的抽象藝術作品。
  
  而放有心臟的中驅身體部位,則是被一具具的整齊疊放在房間牆壁上,整整齊齊的往上堆排起來。
  
  就像是按照著某種定律一般,所有的身體上,中驅的心臟部位皆是一個整齊的空洞替代。而依照著排列的方式,除了統一早已是空洞的心臟除外,其餘的則是按照排列順序少掉了身體內其他的器官內臟。而最靠牆的一列身體,則是只剩下一個以骨頭和肉及皮支撐起來的空架子一副而已。
  
  除去地放佔滿整個地面的血色,牆上仿若被人隨意潑灑上去,乘乘疊疊的艷色痕跡,雖然有著深淺不一的色澤,卻都以著一種不會乾枯的詭異姿態,連同地面上的艷色,緩緩的聚集流動著。
  
  不斷運轉發出一種類似鳥鳴聲老舊機器中,放人放入原料以維持運轉的桶子上,此時正因為需要而尚未蓋上蓋子。在蒼白的月色照耀下,數不清幾個的暗紅色心臟仍在做著壓縮運動,努力的將其內血液押榨出來,以作為原料維持著機器的運轉。
  
  「喂,整理好了沒。」倚靠在牆邊,淡褐色的短髮浮順的貼在臉上,少年表情不悅的詢問在房間裡的友人。
  
  「嗯?別那麼沒耐心嗎,在等一下就好了。」手法熟練的將手中失去生命跡象,只能說是一個人型肉塊的物體迅速分解,各歸其位。
  
  熟練快速的進行著手上的工作,在蒼白月色下閃著淡淡光輝,宛若太陽碎片的美麗金色長髮靜靜的垂落,將少年專心的面容更清晰的襯托出來。
  
  「好,可以了。」將最後一樣物品也取出後,終於做完拆解工作的金髮少年慵懶的伸個懶腰。
  
  「終於用好了呀?」挑眉,褐色短髮的少年詢問著。
  
  「別廢話,快點來幫忙收拾。」
  
  「好。好。」
  
  快速的在將物品該放哪的就放哪的收拾好後,兩人聯同的回到宿舍。
  
  「真吵!」不悅的皺著眉頭,褐髮少年以著不雅的姿態坐在書桌面前,桌上的是一幅正畫到一半的構圖。
  
  「怎麼了?」專心的看著桌上的書,金髮少年頭也沒回的詢問有友人。
  
  ……………………
  
  今晚,就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2

中間!…中間描寫屍塊的段落實在是混亂兼嚕囌,讀起來有種【無法想像】的感覺。窗外皎潔月色滲入房內染了我一身銀,手指輕輕的敲打著鍵盤,思索著該如何下評,恨不得不。

----------我也是分格線--------

以上段落讀起來就如同編號11一般,符號胡亂使用,許多描寫在用字上刻意雕琢,但顯的有點多餘,尤其有關隔壁房過於細膩的陳述,除了讓人無法想像之外,也顯的有點做作。且開頭的寫景個人以為不上不下,看似不想寫的太樸實簡單,但遣辭用字又不夠細膩,算是反效果。

    引文:「恨不的衝過去隔壁毀掉。」是要毀掉什麼?
 
    問題不少,都是基本功,多讀多寫。


<font color="ff8866">
章雲:

劇情創意(50%):31
筆觸流暢度(25%):18
伏筆或轉折與吸引力(25%):15
劇情邏輯性(-5%):0
人稱語法和錯字(-5%):-2 標點符號運用與若干錯字
總分:62
簡評:
  作者顯然是想運用主題設伏,可惜前半段兩少年話題,並沒能成功吸引讀者興趣與疑點。第二段落部分揭謎,因為段落標示不明,初看令人無法理解;且因第一段營造不足,以致沒有驚奇的感覺。另外就引言與最後的呼應句,作者想表達出來平靜下的真相,力度感覺不太足夠。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贅字太多,不必要的陳訴太多,不正統的標點太多……閱讀的很辛苦。尤其是中半段耍筆鋒的書本內容,陳訴的太饒舌。
氣氛帶的不夠好,沒有恐懼,沒有詭異,只有閱讀的不耐煩。
為了舖訴出後面的機器,特別開頭那段:「恨不的衝過去隔壁毀掉。」毀掉後面的「機器」二字省略,一開始還以為是作者寫錯,後來才發現別有玄機。
不過利用此方式太不高明了,只會造成讀者在閱讀上的錯亂。以我而言,就是第二次才看懂文章。可能我比較笨吧。
是沒有離題,有鳥叫、而且利用「今晚,就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來代替每晚,算是高竿的替代法,但是敗在文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