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二把匕首 23 ( 冬殘 )
 瀏覽184|回應0推薦0

書寧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第二把匕首 23 ( 冬殘 )
  幽暗的月光下,一場死鬥方才結束。
  
   一具屍首自男子面前倒下,鮮血濺了一地。男子俯身,在死者身上搜出了一把匕首。
  
  「這是第三把……」他喃喃道,神情陰鬱。「第一把及第三把皆已到手,第四把與第五把也都有消息了,為何獨獨不見第二把匕首?」
  
  為了奪得代表皇座的五把匕首,他費了多少的心力啊?絕不能讓計畫有失敗的可能性!
  
  思及此,他一個轉身,頎長背影消失在夜色裡。
  
  下一目的,第四把匕首的所在。
  
  
  ※ ※ ※
  
  
  這是一處再普通不過的村落。
  
  朋燕和丈夫生活在此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這裡對他們來講,可說是最最溫馨可愛的天堂。
  
  當初是為了逃避什麼而遷徙至此,朋燕已不復記憶──或許那也是淺意識的躲藏,她不願想起。
  
  只能依稀印象,那是個殘忍可怕的惡夢。
  
  
  
   「娘,您在想什麼?怎麼都沒聽到我叫您呢?」小小的手掌搭到肩上,令正在恍神的朋燕一驚。
  
   「啊,蘭兒乖,有什麼事嗎?」寵溺地摸摸女兒的頭,朋燕問道。
  
  「爹說您洗衣服也洗的太久了,叫我過來看看娘到底在做什麼?結果蘭兒就看到娘對著河水發呆,有一種快要跌下去的感覺呢!」嚇的她趕緊跑過來喚人。
  
  「呃……娘沒事的,娘沒事,對不起讓妳受驚了。」提起裝滿衣物的竹籃,朋燕起身牽住蘭兒的小手望回走,「娘已經洗好嚕,咱們回去準備晚膳好嗎?蘭兒今天想吃什麼呢?」
  
  「好耶!蘭兒想吃蒸蛋!」
  
  「好好好,今天娘也來教蘭兒怎麼作蒸蛋。」
  
  暮色漸深,朋燕耳邊縈繞著女兒的嬌言軟語,心思卻越飄越遠。
  
  最近總是這樣,精神狀況很差。是要發生什麼事了嗎?有一種很不安很不安的感覺。
  
  就像她時常做,每次醒來卻都忘得一乾二淨的惡夢那樣,令人感到深沉的恐懼。
  
  
  
   就是這裡了。
  
  男子身著黑衣的站在村莊入口,唇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
  
  他可以預見,成功之日已不遠矣。
  
  視線鎖定一間儉樸的小木屋,男子抬腳一踹,木門應聲而破。
  
  正在享用晚飯的朋燕一家三口愣住了。
  
  這個男人……好眼熟……
  
  「顎爾朋燕,將匕首交出來,我還能留你們一家全屍!」男子語氣狂妄,長劍業已抽出。
  
  「我不叫顎爾朋燕,我是趙朋燕。這位公子,想必你找錯人了。」朋燕很害怕,但她還是鼓起勇氣對著眼前之人解釋。
  
  可是,為何她對顎爾這個姓氏有種很親切的感覺?
  
  腦中突然閃過一些畫面,快的令她措手不及。
  
  「我相信這會幫妳回想起自己的身分。」男子冷笑道,自懷裡掏出一碎裂成塊狀的玉璽。
  
  那塊碎玉……她也有!
  
  
  以往所作的惡夢情節,一幕幕地回到腦海。
  
  前朝君王駕崩後,權臣造反,群雄崛起,她還記得那充滿血腥爭鬥的宮廷慘景!乳娘及公公在混亂之中將她帶出宮,交與她一把匕首……
  
  是了,那把代表著皇室身分的匕首。
  
  「顎爾納真!」釐清腦中的渾沌,朋燕叫出了眼前男子的名。
  
  「妳回想起來了啊,我的好妹妹。」顎爾納真邪惡的笑開了,「快把妳手中的第四把匕首交給我吧!」
  
  「你為了權勢,連手足之情都不顧了嗎?」
  
  「朋燕,這是怎麼一回事?」「娘,我好怕……」
  
  「相公!快帶著蘭兒走!」朋燕猛然驚覺家人還在身邊,急忙大吼。
  
  「哼,我今天可不打算留下任何一個活口。」語畢,長劍一揮,劍氣瞬間在朋燕丈夫頸上劃開血痕。
  
  男人雙眼突睜,不可置信的摸了摸噴灑著赤紅的傷口,倒地。
  
  女娃的哭叫聲在同時爆發開來。
  
  「不……」朋燕見著這一幕,卻連喊叫的力氣都沒有。「你怎麼能……」
  
  「匕首在哪?」
  
  「我死都不會告訴你的!怎麼能讓你這種一定是暴君的人得逞!」她哭,嗓音嘶啞著。
  
  「很好。」顎爾納真的耐性已告用罄,「我自己找。」
  
  劍起劍落,是兩道血泉湧出,是兩條無辜性命淪為權力慾望的祭品。
  
  上蒼弄人。這是朋燕斷氣前,心中所浮出的怨嘆。
  
  一把大火燃盡了這座儉樸小屋,鄰近街坊趕來搭救時,一切都來不及了。人們所見,只剩下一堆木灰,與焦黑成炭的不甘屍骨。
  
  
  
  ※ ※ ※
  
  
  
   第五把匕首的主人,是名少年。
  
   長期的顛沛流離,少年──顎爾慶一的臉上只有不合年齡的早熟,以及對世態炎涼的疲憊。
  
   當顎爾納真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
  
  「你……已經把其他的手足全都殺害了嗎?」他問。
  
  「喔,也不盡然。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第二把匕首的主人──顎爾晏稚的下落。」顎爾納真知道眼前少年的個性,於是他開了一個條件:「慶一,看在你我手足的過往情分,如果你能說出晏稚的下落,我還可以留你一條命。」
  
  「真是個誘人的交易啊……出賣自己的兄弟以換得生存機會。」顎爾慶一輕笑,「但可惜,我也不知道哪!」
  
  「連你都不曉得嗎?我記得你以前跟他最要好的了。」顎爾納真拔出配劍,筆直指向少年,「把匕首交出來吧!」
  
  「這裡……」顎爾慶一自袖口抖出一把精美小巧的匕首,「是你要過來拿,還是我拿過去給你呢?」
  
  顎爾納真微偏了偏頭,接著踱步走向他。
  
  就在伸手拿取的時候,顎爾慶一忽然臉色微變,匕首就這麼往眼前男子的腹部刺去。
  
  不!沒有預期中的刺入感。少年抬頭對上了殺意滿盈的雙眼,回過神,長劍已有一半沒入自身。
  
  眼一翻,身一軟,魂歸離恨天。
  
  「去!想跟我玩?」一腳踹開屍首,顎爾納真滿是不屑,「你還不夠看哪,小鬼頭。」
  
  他檢視了下腹部被割破的衣物處,有著一塊碎玉,上頭已被劃出一道頗深的割痕。
  
  「幸好有這玩意兒替我擋住,不然死的就換成我了。」
  
  第五把匕首,取得。
  
  
  
  ※ ※ ※
  
  
  
   顎爾納真來到了一座頗莊嚴的殿堂裡,對著一名斗篷老者鞠躬。
  
   「看來,你很順利的將匕首集全了。」老者滿意的笑著,「真不枉我費盡心力拉拔你成人。帝王之位之於你,已近在咫尺。」
  
  「多謝師父,若不是您這麼看重徒兒,徒兒又怎能有現今的成就?」顎爾納真恭敬地說道,「只是……納真至今仍無法找出第二把匕首的下落啊!還請師父替徒兒想想法子。」
  
  「第二把匕首……嗎……?」老者的語氣略顯遲疑,「納真,你真傻……」
  
  顎爾納真疑惑,只見老者手一揚,長久服侍身邊的蒙面侍衛立即靠攏上來,等候領命。
  
  「師父?」
  
  「來,納真你過來。」佈滿紋路斑點的手指朝他一勾,顎爾納真只得乖乖上前。「納真啊!我的愛徒,你想知道第二把匕首的下落?」
  
  「是的,師父。徒兒在登基之後,絕對不會忘記師父您的恩情的!」
  
  「你真傻啊,納真,真傻……」老者神秘兮兮的笑了,「第二把匕首……一直都在你身邊啊……」
  
  顎爾納真驀地瞪大了眼,看著老者身邊的侍衛將匕首插入自己的心窩!
  
  那把匕首的紋路……為什麼這麼的眼熟……
  
  顎爾納真無法思考,他只感到寒冷不間斷地啃噬自己的身體。
  
  心臟似乎已無力跳動下去。
  
  他就這麼帶著滿滿的不解不甘及怨恨,死亡。
  
  「納真,你的手足們都在等你跟他們去作伴呢!」老者嘿嘿的笑了,看向身旁將匕首拔出的侍衛,「晏稚,很好!你做得可真好!不枉我費盡心力……」老者的話突然停頓,他看看胸口的匕首,又看看已將面罩解下的侍衛,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閉嘴!死老頭。」侍衛淡淡說道,「你以為我真會讓你這種充滿心機的危險人物留在我身邊嗎?」
  
  語畢,他拂袖離去。
  
  帶走了五把匕首,也帶走了兩條訝異非常的生命。
  
  
  
  ※ ※ ※
  
  
  
   時序,晏稚元年春。
  
   新的霸主顎爾晏稚帶著代表帝位的五把匕首登基為皇。
  
  人們皆打從心底悅服著這位果敢有為的年輕君王。
  
  民間謠傳著顎爾晏稚是如何運用自己的智慧謀略,打倒其他覬覦皇位的權臣小人,並且由原本只擁有第二把匕首,終至得全了五把代表皇室血統之匕首。
  
  沒錯,他的故事將會一直如此流傳下去。
  
  
  
  023
  
  Berserk.C:
  究極開門見山法──「第一把及第三把皆已到手,第四把與第五把也都有消息了,為何獨獨不見第二把匕首?」
  點題點得如此開門見山,和編號12的小說開頭不相上下,當真是開門見山中的開門見山,強化系中的強化系!看到這裡,只能說,強!中國一定強!
  轉了一折,納真死了;再轉一折,師父也死了。晏稚曲折地拿到五把匕首,小說整體而言結構還算完整。雖是佳作,但或許是把焦距放得太大,使得讀者對「五把匕首」的印象比對「第二把匕首」還來得深刻,有失焦的狀況。喧賓奪主,是為遺憾。
  
  
  
  
  Jades:
  以五把匕首來詮釋第二把匕首的重要性,點題的技巧直接,而且實用。
  筆法十分流暢敘事清晰,故事也寫得不錯,只可惜故事以三千字要寫太多的情節反而失去了嚴謹的整合感和向心力。
  我以為若改成他手上已有三把,只剩兩把的情形之下,再加強最後兩把之間的關係互動,故事會更精彩好看。
  簡言之此篇有切題,該有的都有了,但故事的設計不夠好,是佳文,但不優秀。
  
  
  
  
  逍遙散仙:
  劇情創意(25%):20
  筆觸流暢度(25%):20
  伏筆或轉折(25%):22
  吸引力(25%):18
  劇情邏輯性(-5%):
  人稱語法(-5%):0
  總分:80
  簡評:
  三千字短文中能有此番轉折的佈局實屬不易,只是破題式的寫法在吸引力上比隱喻型略遜一籌,僅提供給作者一個參考。
  
  
  
  
  鵝毛筆:
  乾淨俐落!搞出五隻匕首,結構特殊。
  
  這也是篇非常直接的開門見山法,但螳螂捕蟬雀鳥後伺的手法在這次文鬥頻頻出現,看多了實在令人提不起勁,幸好在架構上夠清楚明白,劇情流暢的進行不讓人感到太過厭煩,整體來說沒有什麼太大問題,但反過來說也少了令人期待之處。
  
  文末的旁白收尾總覺得非常無力,效果就像是在書後加上全書完三字一般,建議是沒必要將字數放在這上頭,但如果故事需要,且處理得當的話那就沒問題,當然這部分純屬個人建議,參考即可。
  
  ※ 結尾與編號24類似,可比較。
  ※ 直接破題可與編號13比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