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10─血月天狼兒
 瀏覽199|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夜,總是我難受的開始……
  
  
  陽光尾露未跟上回去還在飄蕩的淡橘彩帶,慢慢飄入暗藍的染水內,四周也液染成深矇黑藍的天幕,馬路旁原本快看不見的街上,路燈一個接著一個亮起,街路也接起回去的路,我摸索著包包裡面的鑰匙,慢吞吞的開著大門。
  
  「呼。」終於打開了門,映入眼的是黑矇矇一片的景象,我只是習慣的瞇起眼睛,脫下鞋子後按著每天的路線,不開燈的走回房間。
  
  每天下午參加「瘋狂派對」,也是每天都會拖著勞累的身體才回家,躺在床上,身體享受著背部軟床上躺起來的舒服感,重重的吐了口氣,舒服感過後平靜的四周顯得特別寂靜,心跳聲急聚又用力的顫動著,胸口緩緩升起一古不適感,鬱悶從心牢悄悄的逃了出來。
  
  「阿阿阿阿!煩死了。」受不了這樣鬱悶感,我煩躁的跳起大喊,煩躁的高溫侵擾著胸也攻向肚子,肚子一把火的窮燒,帶著不知為何而煩的心情走到了陽台。
  
  “啾、啾”小鳥鳴的叫聲,輕亮的響著,對於煩悶的我,此時再美的古典樂也都是噪音,即使更貼近的自然樂曲,還是安撫不了我的心,心情鬱悶到了極點,我大喊:「喂!隔壁的,叫你們家小鳥別叫!吵死人了,每晚都這樣,小心我告訴公寓管理員。」
  
  不一會便有人衝出來,一張呆笨,看起來就是會被欺負的男生慌張的跑到鳥籠那,一臉哀求的道:「不…不要這樣啦,紅玟小姐。」
  
  「那就叫它安靜阿!」我大聲斥吼,隨手拿起地板的拖鞋砸到他家去。
  
  「唉,你心情又不好阿?」他一臉擔憂的詢問我,伸手拍拍鳥籠,鳥兒便不在叫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心情不好?」雖然也知道自己不怎麼高興中,但是就是會忍不住想吼他。
  
  「兩眼…」他怯怯的說著,不過卻往我這走來。
  
  「閉嘴!讓我靜一下會死喔?」我狠瞪了他一眼,便轉頭往下看著車燈連成的光流,台北的夜景是很美的,可是心情卻絲毫沒好起來。
  
  他微微皺眉,走到我們兩家陽臺隔閡的最邊邊,兩眼眨眨,頭歪一邊的說:「心情不好,這樣看下面會好嗎?」
  
  「你煩不煩阿?」我不爽的回他,繼續瞪看著下面。
  
  一陣寂靜過後,煩躁退去卻隨而一陣難受又升上來,胸口悶痛的不太能夠好好呼吸,鼻頭微微一酸。
  
  “啾、啾”鳥鳴又開始叫起,打斷了我的思緒,我眉頭一皺又轉頭看他,發現他將鳥兒放出,讓牠站在手指上,又往我這走來。
  
  「我家路兒飛起來很漂亮喔……」他摸摸路兒的頭,路兒扭扭頭,回應似的頂著他的手指,嘴理不斷出著聲音。
  
  無聊……,我白了一眼給他,把注意力移走,抬頭看看天空,黑幕上,大玉珠掛在那兒,曚曚的令人應該感到有些唯美,可是我卻皺起眉頭,「空氣污染還真嚴重阿…」一句話便捅破畫面的美感,可見我沒有體會浪漫氣息的天份。
  
  「噗…」一陣叱岔出來的笑聲,馬上緊忙的收回著,不用想就知道是那可惡的愛鳥人士發出來的。
  
  「哼!不想理他,我繼續瞪我的月亮,可是不一會我就泛起沒落感,我疑惑的摸摸胸口,怎麼又來了?我是生病了嗎?
  
  “啾…”鳥叫讓我想到旁邊還有人在,我盯看向他,不知道他有辦法回答我嗎?
  
  「喂,洋東……」我一臉猶豫的出了聲,想著要怎麼個問法呢,可是當我看到他又是一臉痴呆的從逗鳥的世界中回來,心就冷了一半,好像叫到一個白痴,「算了。」
  
  「紅玟,你……」他兩眼似乎有些睜大,似乎發現了什麼,好奇的說:「原來你也會這麼無聊阿。」
  
  「如果你要我明天養貓的話可以繼續說…」
  
  「……我錯了,對不起…」一具非常常聽見的話又說出,每次當我不想跟他說太多就會拿養貓來威脅他,愛鳥人士自然會為了他的寶貝兒子擔心。
  
  我滿意的點點頭,嘴巴不禁上揚,身為一個女人看到男人這麼聽話,當然也會有份驕傲感升起,鬱悶也就通通沒了。
  
  「路兒?你想飛阿?那去吧…」忽然一陣拍翅聲響起,從我臉龐飛劃過。
  
  我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沒想到他居然現在在放生?難不成他發高燒阿,那不是他最愛的寶貝鳥兒子嗎?
  
  「你…」我看著那原本呆呆的臉所換成的開心面容,不確定的問。
  
  「阿,你看!路兒飛的很漂亮吧。」他身手一指,我便跟著他所指出的方向一看…
  
  雖然之前說過曚曨因為空氣污染,可是這樣的景幕我還是不禁一呆,月光照在牠那白羽上,純白靜麗,牠開心轉了好幾圈,又叫了幾聲便飛回洋東那。
  
  我沉默了一下,我摸摸胸口,剛剛似乎有一種被撥動的感覺,撥動過後響起的回音直到消散後,並沒有難受的感覺,到有一種還不錯的感覺。
  
  「嘿嘿,路兒飛的很漂亮吧?我晚上寂寞的時候路兒都這樣安慰我呢。」他高興的說著,有指腹替路兒按摩著。
  
  「寂寞…,寂寞的感覺是…」
  
  「唔,就是…沒有人在身邊會感到很失落、沒有人理就會難過…還有…」
  
  「那寂寞要怎麼消除?」
  
  「……」他停下了,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忽然臉一紅,「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幫你吧…」
  
  幫我幹嘛臉紅阿,還真不了解他,「恩?你發高燒阿?臉怎麼變這麼紅?」
  
  「呃,沒什麼,你心情好多了吧?」他一愣,又傻傻對我衝出一個笑容。
  
  「恩」算了,反正心情都好多了,何必又強問他一堆東西呢,「去睡了。」
  
  「是嗎,晚安。」他似乎又被我的不追問的動作嚇到,看來平常被我逼的習慣了,臉上顯出有一點失望,似乎想說什麼,不過還是又揚起笑容,便轉身進屋了。
  
  
  上次見到你是多久前的事?我記得那晚夜色很美,但並沒有安撫我,我計的你那晚的臉好像有話,想對我說……
  
  看著這些簡單式的家具,還有壁上那張我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人的相片,我忍不住伸手觸摸,摸著模糊的我的臉……
  
  那是一張在夜色極晚時所照的,唯一能讓人明顯看到五官原因還得感謝月亮打光,我拉開陽台,想起之前你站在這裡和我說話的那一夜,有2個月了吧?
  
  一旁的鳥籠門還開著,飼料盤我刻意的放在外面,自從你上次車禍後,管理員還是發現路兒了,便強行的把牠放生…
  
  不過他似乎不太想走,所以我刻意的把飼料放在外面,雖然隔天飼料總是被吃光,不知道是不是路兒吃的呢?
  
  “啪啪啪”又是一陣拍翅聲,我抬頭就看見路兒又回來了,牠跳進龍內,用頭啄著鳥籠門,似乎想把它關上。
  
  「小傢伙…」我替它把鳥籠門關上,輕輕敲著鳥籠。
  
  可是牠不在叫了,牠只是靜靜的在裡面呆呆的看著我,「不要這樣看我……,怎麼人說有其主必有其寵嗎?怎麼都一樣呆呢?」
  
  可是牠始終是一隻鳥,牠不會跟我說話,我繼續敲著鳥龍,「叫一聲嘛…」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想那叫聲阿…,很想阿…
  
  「我已經…聽不到那聲音了嗎?」我苦苦的一笑,一種陌生的情緒湧了出來,雙頰流劃下用水所形成斷不了的陌生小流。
  
  「真的聽不到了嗎?」我甩甩頭,從口袋理想拿出衛生紙擦拭掉眼淚,可是抽出兩張白色的紙張。
  
  一張有著「我愛你」的淡藍字跡。
  
  一張寫著「死亡證明──夏洋東」
  
  藍藍筆跡開始暈開,眼淚慢慢把字都糊開了,我只是顫抖的看著那三個字,腦裡則是一直響著……,每晚隔壁的鳥叫聲…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1

第一句實在是看不懂。全文錯字多的誇張,讀起來很痛苦。題目方面……硬凹。別鬧了這位同學……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嗯,離題。而且錯字很多,標點符號也用錯,作者很不用心喔,叫評者怎麼願意花心思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