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城
市長:吾不悅  副市長: 書寧鎇狼逆風jades(朕鈺)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夢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會活動成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 08─千翎
 瀏覽182|回應0推薦0

Dake100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美麗的小鳥兒掉下水,掉下水,掉下水,美麗的小鳥兒掉下水,被水沖去﹗」
  
  在瀝瀝淅淅的水聲中,一個中年婦人正一邊哀怨地吟唱著古老的童謠,一邊坐在潔白的浴盆邊,撩撥著懸浮在水面的小鳥標本。
  
  一個小身影在門外探頭瞧了瞧 ,便一蹦一跳的走了進來。
  
  婦人見狀立刻偏臉到一邊去,拭去眼角的淚珠,低聲咒罵道﹕「小鳥兒,給我滾出去……」
  
  被稱為小鳥兒的女孩卻逕自爬進了浴盆,把玩起她最喜愛的鳥兒標本來,如美麗的小仙女撩起了裙擺站立在水澤中,開始為她的鳥兒溫柔地梳洗,還發出「吱吱呀呀」的叫聲,猶如鳥鳴般清脆悅耳。
  
  然而,這個小仙女的輪廓越美麗,氣質越靈秀,嗓音越動聽,婦人心裡的嫉妒之刃便越陷得深。
  
  「小鳥兒,聽說妳很有妳死去媽媽的影子啊﹗」婦人的語氣瀰漫著酸澀的味兒,但女孩卻渾無所覺地繼續嬉水。
  
  婦人又冷冷的道﹕「她比我漂亮很多吧﹖難怪妳爹不喜歡我,整天把我留在家裡照顧你們,自己卻到外面鬼混﹗」
  
  她開始悔恨自己的好奇心。如果她沒有在丈夫的衣物上聞到那種清芳的香味,如果這夜她沒有偷偷跟著他出去……或許她仍能愚昧地沉浸在虛幻的幸福之中。
  
  可是,她已不小心開啟了那扇通往絕望的門。
  
  看見一顆晶瑩的水珠灑到女孩的臉上,在如桃花般嬌艷的臉頰上畫出了一條弧線,婦人恨不得水珠能化成鋒利的小刀片,割在女孩的俏臉上,劃下一條永不磨滅的血痕。
  
  「小鳥兒啊﹗妳知道甚麼讓我最痛恨嗎﹖」
  
  婦人的雙手,不知不覺地爬上了女孩雪白的脖子上。
  
  最令她含恨的事,並不是丈夫的不忠,而是他情婦的樣子,竟像極了前妻的女兒——眼前這個如小仙女般嬌柔動人的女孩。難怪丈夫說不需要在家裡放置前妻的照片,難怪他凝視女兒時臉上總會浮現一抹難解的情愫……
  
  憶起丈夫對她的背叛,再想到他對前妻的念念不忘,婦人心裡的怨憤更加劇烈地翻騰,她搭在女孩頸上的雙手,緩緩地往下壓。
  
  女孩不明白婦人的舉動,還傻傻的把手中濕漉漉的小鳥標本遞給她,標本卻被婦人一手摔到地上。
  
  曾幾何時,女孩可愛的臉蛋和先天失聰的缺陷,贏得了這個後母的憐惜,但如今……婦人卻恨不得這個小狐狸精永遠消失。
  
  女孩「吱吱呀呀」的叫喊,卻不敵婦人向她施下的壓力,整個人很快便沉浸在水中。散亂的髮絲隨著她的掙扎,在水波中浮游飄盪,珍珠般的小水泡一串串急速地擠擁上來。
  
  隨著死亡的氣息移近,女孩清靈的眼睛開始驚駭地睜得又圓又大,小手慌張地往上亂揮亂抓,但光滑的浴盆沒有抓得住的握柄,她只能任由冷水咕嚕嚕的不斷入侵她的口鼻。
  
  婦人卻低低地發出愉快的笑聲,還為了蓋過劈劈吧吧的水聲,不斷吟唱道﹕「美麗的小鳥掉下水,掉下水,掉下水,美麗的小鳥掉下水,被水沖去﹗」
  
  不知過了多久,婦人發覺手下的小身軀不再傳來反抗的力量,才願意放手。
  
  可憐的女孩,一雙小手一動不動的懸浮在水中,如扇的長睫毛已不再顫動,粉嫩的肌膚在水中顯得蒼白如雪。剛才激盪流轉的水面,已然平靜下來。
  
  婦人卻沒有後悔。她一邊哼著曲調,一邊用布包起那具冷冰冰的屍體。她紅踵的眼下依舊佈滿了淚痕,但心中的屈怨,終於得以釋放。
  
  可是她並沒有發現,地上那隻小鳥標本已然不知所蹤,只靜靜地躺著一灘死水。
  
  
  
  自從得知丈夫每晚的去向後,靜夜對婦人來說,更顯得漫長難熬。
  
  撫摸著身側冷冰冰的床單,她安慰自己,雖然對方帶走了她的丈夫,但她同樣把對方的女兒帶走了。
  
  記起這陣子晚飯的時候,吃飯的人少了一個——少了那個總喜歡如小鳥般煽動著一雙小臂膀,吱吱呀呀地飛鳴的女孩。
  
  「小鳥兒到哪裡去了﹖」丈夫曾這樣問。可是聽見妻子說把女兒送進了特殊的寄宿學校時,他便嗯了一聲,繼續咂著飯。
  
  「對女兒已不再在意嗎﹖大概得到了可暖床的成熟情婦,青澀的女兒便身價大跌吧﹗」婦人心裡惡毒地猜想。但想起晚飯後丈夫再度愉快地外出,無盡的鬱悶難受再度襲來,她又埋首在枕頭裡泣不成聲。
  
  忽地,一陣清脆悅耳的鳥鳴聲,在隔壁簌簌地響起。
  
  這叫聲輕柔而婉轉,像極了小鳥兒往常向婦人撒嬌的情調,也像她蜷伏在父親懷裡時的軟語低喃。
  
  「小鳥兒……」婦人慣性地輕聲低喃,下一刻才驚覺對方已然夭逝,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不禁咋舌這聲音真像小鳥兒的叫聲。從前小鳥兒每當從夢魘中驚醒,便會發出近似的叫聲,然後她便會過去安撫她。
  
  如今,清脆的叫聲依舊,聽者卻只覺毛骨悚然。
  
  「難道小鳥兒回來了﹖」這個駭人的念頭讓婦人顫抖地躲在被窩中,但她接著甩了甩頭,不肯相信那些鬼神之說。何況隔壁是她親兒子的房間,於是最後還是壯著膽子去窺探一下。
  
  越接近隔壁的門邊,裡面傳出的啼聲便越清晰,在靜夜裡格外嘹亮,還伴有陣陣的回響。
  
  婦人輕輕地推開房門,鳥鳴聲戛然而止,映入眼簾的是小兒子佇立在窗前的背影。
  
  兒子用稚嫩的童音說道﹕「鳥兒姐姐飛走了。」
  
  他總是用「鳥兒姐姐」來稱呼同父異母的姐姐。
  
  「你……看見她﹖」
  
  兒子點點頭,指向隨風飄蕩著的窗帘,眼神有點空洞。
  
  婦人憂心地看了兒子一眼,便拉開窗帘,但見漆黑中只有月兒露出灰白的臉龐,向她流竄著冷冷的目光。
  
  晚風徐徐飄來,她只感到寒氣襲人,於是立刻閉上窗,拉上帘。
  
  「別亂想了,快睡吧。」
  
  
  
  往後幾天,每當夜闌人靜時,隔壁吱吱呀呀的鳥語便不絕於耳,兒子的神情更一天比一天呆滯,飽經憂患的婦人因而寢食不安,眼裡總是佈滿紅絲。
  
  這夜,她只好把兒子帶來主人房裡與她共寢,那麼隔壁發出甚麼聲響,她大可不必理會。可是當輕柔悅耳的鳥鳴在夜半時分響起時,醒過來的婦人摸到身畔冰冷的床鋪後,不禁大驚。
  
  這夜隔壁傳來的叫聲份外幽怨,先是微細的低鳴,然後音調慢慢拖長,再逐漸急促而洪亮,彷彿是小鳥兒死後的餘音,正斥責著這個繼母的恨毒。
  
  婦人抑壓著心裡躁狂的律動,急急掠進兒子的房間。見他正呆坐在床沿,她立刻上前緊緊摟抱著他,深怕一鬆手,便會失去疼愛的兒子。
  
  循著他一瞬不瞬的目光,婦人在微弱的燈光下,看見一片觸目驚心的彩色翎毛,正懸浮在床几上的水杯裡。
  
  「真的有鳥兒飛了進來嗎﹖那麼每晚的叫聲……」
  
  「鳥兒姐姐飛走了。」小兒子望向窗子的方向,眼神是說不出的悠遠無邊。「鳥兒姐姐洗完澡,會回來嗎﹖」
  
  瞧見兒子憔悴的模樣,婦人深覺他們母子被那只神秘的鳥兒已經煩擾夠了,於是猛然拉開窗前的帘子,管不得來者是真的鳥兒還是女孩的化身,也誓要想法子把牠揪出來。
  
  可是出現在的帘子後的,卻只有一付母夜叉的嘴臉——婦人在玻璃上的倒影。
  
  窗子一直緊閉著……那麼翎毛從哪裡來﹖
  
  婦人只覺背脊泛過一陣寒意。
  
  驀地,兒子吟唱起一首耳熟的童謠﹕「美麗的小鳥兒掉下水,掉下水,掉下水,美麗的小鳥兒掉下水,被水沖去﹗」
  
  婦人登時轉身震驚地問﹕「你、你怎會懂得唱這首歌﹖」
  
  兒子沒有回答,只是從身後拿來他姐姐最喜愛的小鳥標本,作勢替牠在杯子裡梳洗,然後他又唱起那首童謠﹕「美麗的小鳥兒掉下水,掉下水……」
  
  「難道……你看見了嗎﹖你看見母親對鳥兒姐姐做的事嗎﹖」婦人驚惶地搖晃著兒子弱小的身軀,逼問道﹕「快回答媽媽啊﹗」
  
  可是兒子依然沒有回應,還突然露出一付抽搐的模樣,然後模仿著姐姐「吱吱呀呀」的叫了起來。
  
  原來他稚嫩的嗓音與小鳥兒十分相似,但婦人聽見後,卻不禁嚶嚶的啜泣起來。
  
  只因,婦人彷彿瞧見那個來懲罰她的夢魘竟然找錯了房間,每晚去蠶食她兒子脆弱的心靈﹔也彷彿聽見自己最痛恨的小鳥兒正在唱﹕「我是只狡猾的小鳥兒啊﹗我的母親早已不在,卻還要勾走妳的丈夫﹔現在我也不在了,卻要躲到隔壁來,連妳唯一的兒子也勾去……」
  
  拿起一枝尖銳的釘子,婦人恨恨地刺穿了自己的耳膜,任由血水撲簌簌的流下來,然後臉上綻放出令人顫抖的冷笑。
  
  從此,她不要再聽見任何鳥兒的叫聲。

 


<font color="0000ff">
鵝毛筆:

閱讀次數:3

算是不錯的參賽文,角色的刻畫非常成功,一家人隨著劇情的發展陸續上場,各配角在故事比重上拿捏的頗準確,間接的帶入題目「隔壁的鳥每晚都在叫」也不會太圖兀,從各方面看來,作者的文筆應該有相當的程度。

開頭正在怒罵的婦人與失聰女孩是種微妙的對比,也暗示後頭婦人的自殘行為。前半段在婦人心境的陳述與失聰女孩一些較細微的神情都處理的頗細膩,邏輯上的處裡也算是合情合理,架構上比其他文章複雜許多,但是整理的頗清楚,許多小地方的處理都看的出作者筆力。
 
中上,一些基本功夫足以當成此次文鬥範例。

<font color="8800ff">
蘭宴:

水澤:眾多河流、湖泊交錯的地方。
評這篇文前,先說個童話故事。有一個男孩是前妻所生的,後母很不喜歡他,有一天她假意拿了一顆蘋果給男孩吃,趁著男孩注意力集中在蘋果上時,她拿著斧頭一把砍掉男孩的頭,然後把男孩的屍體包一包埋在樹下。
有一天,有一隻鳥兒飛到埋藏男孩屍體的樹上歌唱童謠,唱著後母殺死他,把他埋在樹下的經過。
久了,後母的小孩也會唱了,後母最後精神崩遺,拿著斧頭要殺了這隻唱童謠的鳥,結果鳥兒卻去叼來一顆巨石,把後母砸死。
結局是,男孩不知怎麼的復活了,把後母煮給父親和弟弟吃。從此一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故事說完了……我給這文的創意是:零。
文句的精練度、節奏、結構、氣氛掌握都算中上程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7291&aid=2314071